187.婚事初定

上一章:186.朝臣反应 下一章:188.迟悟,提亲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沐清漪依然如往常一样早就上朝。只是身上穿着的却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一身与众不同的银白色朝服,而是穿着一身同样款式,但是却能够清楚的看出来是女装的衣衫。依然是白衣银纱,暗绣中银色的祥云和四爪银龙的女装更加衬托的她肤白若雪,面容精致美丽。并没有什么特别雍容华贵华丽的配饰,只是一根银色云纹的发呆将一头青丝挽起,远远的走来却仿佛九天下凡的仙子一般美丽动人。

原本还在心中暗暗腹诽的人们,也不由得惊叹。西越的美人并不少,但是如眼前的少女这般美丽却又气韵高华却而不显高傲,淡淡一笑只让人觉得如春风拂面的女子却是绝无仅有。难怪竟然能让陛下那样的性子都死心塌地,果真是事件一等一的美人儿。

若是再别的地方,见到这样的美人。这些自诩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的才子文豪们必定要倍加赞赏,吟诗作赋,笔墨丹青歌颂美人的绝色风姿。但是当这个美人站在朝堂上要与他们一争高下的时候,大多数人的心情却都是万分复杂的。

“陛下驾到!”

容瑾步履沉稳的从殿后殿后走了出来,神色平淡的榻上了大殿之上的龙椅,“平身吧。”

看着殿下一身白衣,美丽出尘的沐清漪,容瑾的心情更加愉悦了几分。淡然道:“又是便说,没事就散了吧。”

众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谁都没有勇气出来说话。只看这些人难掩沮丧的神色就知道,这些人谁都没有信心觉得自己的策论会比沐清漪写的更加出色。

容瑾轻哼一声,淡淡道:“既然你们没话说,那么朕就说一下。顾相…各位现在都知道了,本是华国肃诚侯府嫡女,沐清漪。以后就称沐相吧。”

众人心中一沉,陛下果然还是坚持要将沐清漪留下做丞相。

容瑾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继续道:“另外,着礼部尽快准备大婚典礼。”

几个位高的老臣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人站出来道:“启禀陛下,陛下与沐姑娘大婚之后,沐姑娘便是我西越的后妃。自古…后妃不得干政,请陛下三思。”现在,在这些人的眼中,一个皇后之位远远没有一个女子成为西越的丞相来的重要。若是平时,容瑾随随便便说要娶一个华国女子为后,即使是华国公主,这些大臣只怕也还要搅和一下。现在他们却宁愿皇帝直接封沐清漪为后,也不想看到她在朝堂上占据一个位置。

容瑾冷笑道:“朕什么时候说过要封后了?”

“可是陛下……”难道只打算将沐清漪纳为妃,如此就更好了,陛下总是要立后的,到时候沐清漪必定会跟陛下产生矛盾……。

容瑾冷然道:“后位从缺。”

“这,陛下三思,后宫不可无主……”

容瑾不屑的冷笑,“朕只听过国不可一日无君,还没听过后宫不可一日无主的。朕的话,各位爱卿听不明白么?大婚,封后暂缓!”

众人怎么会不明白容瑾的意思?大婚,自然是以正宫之礼迎娶沐清漪。但是封后大典却要押后,既然没有封后封妃,沐清漪自然也不算后宫,那么后宫不可干政这一条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其实这些可怜的人们并不了解,容瑾岂会在乎什么后宫不可干政?在他看来清清完全可以同时兼任丞相和皇后。只是清清竟然不愿意,而后宫…本身也不存在,那皇后这个位置就先留着,什么时候清清喜欢了再拿回去就是了。

“臣等…遵旨…”被容瑾几番折腾的礼部和钦天监飞快的答应了下来。心中却是暗暗垂泪,从先帝驾崩到陛下登基,最遭罪的就是礼部了。虽然平日里礼部很清闲,但是每逢这些改朝换代或者重大庆典的日子,他们总是格外的忙的那一个。接二连三的被容瑾折腾,现在别说是要娶的当朝丞相是个女人了,皇帝就是说要娶个货真价实的大男人回来,他们也只敢说“臣等遵旨”。

“陛下,请陛下三思啊。”几个老臣老泪纵横,可以容九公子心肠冷硬无比。只是淡淡的望着下面,懒洋洋的道:“除了这个,还有什么话说?昨儿朕说过了,谁想要当丞相…承认自己比清漪能力更强就可以。你们谁?嗯?”

方才还一脸义正词严的老臣们顿时老脸通红,很快又转黑。

“还有谁要说话么?”容瑾淡淡道。

“臣,南宫绝有本上奏。”武将最前列,南宫绝站出来沉声道。比起这些义愤填赝的文官么,武将倒是显得安静了许多。虽然同样震惊于沐清漪女子的身份,但是…沐清漪当的是文官又不是武将,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就算丢脸丢的也是文官的脸。自古以来朝堂上便是文武相轻,有人来打这些酸儒的脸,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就算沐清漪真是个武将,如果他们这么多大男人连个女人都打不过,大将军之位给她也无妨啊。不然的话,占着位置更加丢脸。

当然,其中也有身为武将之首的南宫绝一直都没有表态的原因在里面。此时南宫绝一站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落到了他的身上,那些不愿沐清漪继续为官的文臣更是一脸殷切的看向南宫绝。在他们看来,英明神武,性格老尔弥辣的南宫大将军肯定也不会容忍一个女人在朝堂上瞎闹的。

容瑾挑眉一笑,“说。”

南宫绝沉声道:“沐相虽是女子,但是文采卓绝,政绩斐然,丝毫不逊于男子。臣南宫绝请陛下为西越计,依旧任用沐相以辅佐我西越千秋伟业。”

容瑾满意的点头,南宫绝果然是个聪明人,总算不辜负本公子对南宫家的优待。

“臣姜誉附议!”

“臣东方飞附议!”

“臣容瑄附议!”

“臣……”

虽然一声声附议,这些老学究们震惊的发现,朝中大多数握有实权的大臣和宗室居然都毫无疑义的接受了这个震古烁今的决定——女子封相。眼看着眼前的情景已经是无力回天,当场又晕过去了几位两朝老臣。

虽然依然有不少人反对,但是礼部却已经毫无阻碍的迅速开始筹办起大婚事宜来了。而钦天监也火速的选好了大婚的日子,正好各国还没有离开的使臣们可以继续留下参加完大婚典礼再走。虽然被西越帝要迎娶丞相这样的消息震得七晕八素,但是各国的使臣们还是在第一时间纷纷上表表示了恭贺之意。

至于西越的普通百姓们,反而没有那么在意了。寻常百姓,就连谁当皇帝也不一定在意更何况是谁当丞相?而且不得不说,沐清漪之前风度翩翩,俊秀尔雅的模样给京城的百姓们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如今乍然听说那美若天人的少年丞相竟然是个女子,所有人也不觉得突兀。反倒是更加好奇起来,不过是一夜之间,就连茶楼里的说书先生也开始说起了少女丞相的传奇故事。京城的老百姓们也听得津津有味,远比听那些酸儒讲什么女子不得干政有趣多了。

“启禀…姑娘,长公主和南宫小姐来访。”门外,顾府的下人神色有些别扭的禀告道。趁着沐清漪低头看折子,还不忘瞧瞧的偷窥眼前的白衣女子。要知道…即使是他们这些顾府的下人,刚刚知道顾公子居然是个姑娘的时候也是震惊莫名的。虽然顾公子扮男装的时候俊美无俦,但是言谈举止却并不让人觉得脂粉气,便不由自主的好奇起若是女儿装扮又是什么模样?

这一看之下便觉得,自家主子果真是无论男女都让人赞叹不已。书案后面的白衣少女神色沉静,温文尔雅却不失清贵之气,让人见之忘俗。

沐清漪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眼前偷觑自己的小丫头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了,请公主和南宫小姐到大厅用茶。”这几日,这样的目光她不知道见过多少了。

“是,奴婢领命。”

顾府大厅里,长公主神色平淡的坐在椅子里,看着明显有些神思不属的南宫雅,不由好笑道:“这是怎么了?”

南宫雅叹气,有些疑惑的望着长公主,“公主,顾相…真的是……”虽然早就从父兄甚至是府中的下人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但是南宫雅还是有些不能相信。那样一个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少年,怎么会是个姑娘呢?这样优秀的人变成了个姑娘,让她们这些姑娘家怎么活啊。相信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京城里不知道有多少大家闺秀暗中哭断了肠。虽然一直就有传顾流云和陛下的一些消息,但是在京城的闺秀们心目中,顾公子依然是远胜于同样俊美无俦的容九公子的翩翩公子啊。

长公主望着南宫雅,掩唇笑道:“这又什么好怀疑的,本宫倒是只是也只是远远地见过沐姑娘几次,不过那容貌俊俏的,便是个姑娘也是个绝色女子呢。”

南宫雅叹气,难道她是在担心沐清漪长得不好看么?她只是一时难以接受,自己曾经…有过一闪即逝的好感的人,居然是个女子啊。

若是别的女子,知道了这样的事情即使明知道怪不得沐清漪只怕难免要恼羞成怒了。但是南宫雅出身将门,倒是比一般的大家闺秀心胸要开阔的多。自然也明白沐清漪的难处,何况当初沐清漪完全没有与自己虚与委蛇,而是直接拒绝了她。也说明了她并不是那种虚伪的喜欢利用别人的人。所以南宫雅对她倒是并没有什么不满,只是纯粹的不习惯而已。

沐清漪走进大厅,上前朝长公主恭敬的一礼,“见过长公主。”然后又侧身向南宫雅浅笑道:“南宫小姐,别来无恙?”

长公主也跟着起身笑道:“沐…沐相不必多礼。”这也是长公主第一次近看沐清漪,之前只是时常听儿子称赞起这位少年丞相。原本当这样一个能将男子扮得天衣无缝的人,作为女子必然显得不够柔美。但是此时见到才发现,眼前的白衣少女虽然气质清贵出尘,让人想要仰望一般。但是笑颜浅浅,眉目如画,却是一派令人感到无比舒适的温雅婉约之意。哪儿有半分男子的冷硬?

沐清漪微笑道:“长公主叫我清漪便是。”

长公主点点头笑道:“如此也好。”

“沐…沐姑娘?”南宫雅迟疑的望着沐清漪,俏脸微红有些窘迫。沐清漪微笑,“之前也是迫不得已,还请南宫小姐莫怪。如果南宫小姐不介意的话,叫我名字也可以。”

南宫雅自然不会直呼沐清漪的名字,浅浅一笑道:“沐姐姐,沐姐姐不嫌弃的话,叫我雅儿便是。”

长公主看着沐清漪举止风度,更是在心中连连点头。难怪她那位眼高于顶的九皇弟都栽了,这个沐相果真是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举止之间皆是名门风范。更重要的是,这世上有本事的人多半倨傲,这沐清漪却依然美玉温润婉约,这却不是装就能装的出来的。只能说当真是心性平和温润。

宾主落座,沐清漪方才笑问道:“不知公主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长公主掩唇笑道:“什么指教?清漪与陛下的婚期不是已经选定了么?陛下说清漪在西越并没有什么闺中好友,府中也没有女性长辈,便让本宫过来瞧瞧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秀庭公子和慕容公子虽然才华卓著,只怕也没有操办过婚事吧?”

沐清漪俏脸微红,却是落落大方,“如此有劳公主了。”这事确是容瑾想的周到,慕容熙和顾秀庭都是男人,而沐清漪身为新嫁娘自然也不能自己抄办婚事。有长公主出面无论是身份还是经验都是足够了。

长公主笑道:“说得哪儿话,以后便是一家人了。何况,旭儿那小子也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多谢你在陛下面前替他说情了。”

沐清漪笑道:“东方公子文武兼备,将来前途必然不可限量。”

听到她这么说,长公主更加高兴起来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如今已为人母的长公主自然是更加操心自己唯一的儿子了。如今沐清漪是朝中百官之首,又将是无名却有实的西越皇后,有了她的话,以后对东方旭也更加放心了。

长公主起身笑道:“婚期有些急,不如清漪先与南宫小姐聊聊,本宫去见见秀庭公子和慕容公子,也好讨论一下婚事?”

沐清漪点头道:“劳烦公主了。我让人带公主去见大哥。”

长公主被霍姝领着去见慕容熙和顾秀庭,大厅里只剩下沐清漪和南宫雅两人,一时间大厅里一片宁静,好一会儿南宫雅才朝着沐清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沐姐姐…。”

看着她嫣红的小脸,沐清漪也不由得莞尔一笑道:“雅儿,之前…实在是抱歉。”

南宫雅连忙摆摆手道:“这怎么能怪沐姐姐呢,我只是有些不喜欢罢了。”若是当初沐清漪真的存着利用她的心思,哪怕是拒绝的时候稍微拖延一些,南宫雅都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可能会真的爱上了那个白衣翩翩的少年,若是如此…现在的情景才更加让人难堪。就凭着一点,南宫雅就在心中感激当初沐清漪的决然。

南宫雅看看沐清漪,有些羡慕的笑道:“陛下对沐姐姐真好。”

“?”沐清漪挑眉,有些疑惑的道。南宫雅道:“原本我早就想来看看沐姐姐,不过却…实在是有些不敢。若不是陛下今早亲自召见雅儿和长公主,我也鼓不起这个勇气。我还从没见过陛下如此和蔼的对人说话呢,陛下还吩咐我多陪伴沐姐姐,若是有觉得可信人又好的闺中好友,也可以带来跟沐姐姐交个朋友。这一切不都是为了沐姐姐么?”

沐清漪一怔,心中升起一股淡淡的暖意。容瑾虽然看着性情张扬桀骜,但是有的时候却又细心的让人动容。无论是当初的霍姝,还是如今的南宫雅,沐清漪知道,他是担心自己身为女子身边却没有好友陪伴,会感到寂寞。之前身份不能透露无可奈何,如今既然身份已经公开了,他自然要选自己觉得合适的女子陪她解闷。

对于容瑾的心意,沐清漪又是好笑却也很是感动。容瑾本身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对于自己重视的人总是愿意投注全部的注意力,同时也必然希望对方也只看着他一个人。还能想着提沐清漪找夏修竹这样的侍卫和南宫雅这样的玩伴,可算得上是相当的不容易了。

“雅儿以后也会找到一个一心对你好的人的。”沐清漪微笑道。

南宫雅俏脸微晕,低声道:“我哪儿有这么好的福分,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闺中女子罢了。”说羡慕沐清漪,南宫雅是真的羡慕。同为女子,自己即使出身比许多女子都好得多了,但是人生却依然是跟每一个闺中女子一样的。因此对于沐清漪这样能够活出完全不一样的人生,甚至比大多数男子都要精彩的女子,总是忍不住羡慕与敬佩。

沐清漪淡微笑道:“雅儿很好,以后雅儿一定会很幸福的。”虽然现在的她很喜欢这样的生活,但是如果是在一切发生之前又有谁会想要这样的人生呢?成为现在这样的沐清漪,顾家付出了太大的代价了。南宫家的人都还算是光明磊落,对于南宫雅这个女儿也十分宠爱,南宫雅未来的人生或许平淡,但是谁说平淡不是一种福分呢?

看着她的笑颜,南宫雅也不由得露出点点笑容,“谢谢沐姐姐。”

婚礼素来是个很繁琐的事情,更不用说是皇帝大婚了。从长公主亲自上门拜访之后,每天都有人陆续上门拜访。例如礼部以及钦天监的主事,皇室宗亲长辈,朝中有名望的大臣。这些人自然不是来拜访沐清漪的,而是来拜访身为兄长的顾秀庭的。也不知道容瑾是怎么挑选或者说是敲打这些人的,这些人竟没有一个表现任何对沐清漪的不满惹顾秀庭不悦。

顾家虽然在京城也有府邸,但是顾秀庭毕竟不姓沐,而且顾秀庭和慕容熙早晚是要离开的。也就是说沐清漪等于在京城是没有娘家的,更像是远嫁,倒是当真跟和亲公主有几分相似。虽然和亲公主背后还有一个国家,但是山高路远的,真有什么事这个娘家能不能派上用场还不好说,更多的时候,一不小心反倒是成了催命符。自古,和亲公主就没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沐清漪又与和亲公主不同,她不是被纳入后宫的后妃,而是高高在上统领百官的一国之相。只要她能坐稳丞相的位置,就不怕会被人欺负。

顾秀庭对自家小妹的能力还是十分放心的,否则当初也不会放心让她独自跟着容瑾到西越来。

皇家的东西源源不断的送入顾府,同样的顾家上下也没有闲着。虽然顾家现在已经没有当年相门的权势,但是如果之论财力的话,若不是容瑾刚刚得到了魏无忌一般的资产,又不算国库的话,还真的比不过顾家。因为要准备大婚的事情,沐清漪也暂时暂停了每日的早朝,也算是给那些还不能接受的老臣们一个缓冲的时间。但是只看每天诸如安郡王,姜誉,歩玉堂这些年轻官员纷纷上门请教政务,就可以知道,沐清漪继续当丞相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那些官员们的不能接受也不过是软弱的自欺欺人罢了。

奉天府的大牢里,幽暗阴冷的房间里沐云容双目失神的坐在稻草对上,望着空荡荡的劳烦发呆。就连一只蜘蛛从她给跟前不远处的墙上爬过,她的目光也没有丝毫的波动。刚刚被关进来的时候,莫说是蜘蛛了,一只小虫子小蟑螂也足够她叫上半天,但是几天过去沐云容也就渐渐的安静下来了。在里面呆的越久,她就越清楚不会有人来救自己了。唯一会救她的恒王被哥舒翰打断了四肢,如今躺在床上自身难保。哥舒翰和哥舒冰素来看她不顺眼,救更加不会就她了……。

沐云容突然后悔起针对沐清漪了。以沐清漪的脾气,如果她什么都不做,她也不会理她。但是…她当时到底为什么会那样做?当初在华国皇宫的时候,她明明是那样的惧怕着她的啊。沐云容惊惧的抱着头,缩在牢房里最阴暗的一角。

吱呀一声轻响,牢房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突然洒进来的光线让沐云容有些不适的眯起了眼睛。外面应当是天气正好,淡淡的光影中,一身白衣的沐清漪缓步走了进来。沐云容有些呆呆的望着已经换回了一身女装的沐清漪,回过神来突然猛扑到牢房的边上,叫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三姐,可还好?”沐清漪平静的看着跟前一身狼藉的女子,眼中没有丝毫的波动。她对沐云容并没有什么非杀她不可的深仇大恨,顾家和姨母的事情沐清漪也不至于迁怒到什么都不懂得沐云容身上。所以一直以来她对沐云容都是视而不见的原则,只要沐云容不要太过分她都懒得理会。但是这一次,沐清漪觉得自己的耐性其实并不好,沐云容不能对她造成什么大的伤害,但是如果经常在他面前晃悠,也很烦人。

沐云容一把抓住沐清漪的衣摆叫道:“沐清漪,你放我出去!我是你三姐啊!”

沐清漪挑眉,笑问道:“那么,三姐在跟恒王一起算计我的时候,可有想起来我是你的四妹?”

沐云容语塞,她从来没有将沐清漪当成过自己的亲生姐妹,又怎么会想到这个。只是此时她就算再笨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连忙道:“四妹…我错了,你原谅我吧,我真的是一时鬼迷心窍。四妹…沐家只剩下咱们姐妹俩了啊。求求你,放过我吧。”

沐清漪淡淡的抬手拉回来自己的衣摆,往后退了一步道:“三姐多虑了,我记得…大哥还在呢,说不定…三弟也还活着。沐家怎么会救剩下咱们俩了?三姐还不如说一些,我感兴趣的事情?”沐云容茫然,不明白沐清漪所说的感兴趣的事情是什么。沐清漪挑眉问道:“谁告诉你我的身份的?”

沐云容犹豫了一下,“我说了你就会放了我?”

“你不说,我一定不会放你。”沐清漪淡笑道。

沐云容脸色一白,沐清漪有多心狠她是见识过的,所以也绝不会以为沐清漪现在是在跟自己说笑。心中只是暗暗后悔自己怎么就一时鬼迷心窍来招惹这个煞星。说是鬼迷心窍是当真一点儿也不为过,对沐清漪的嫉妒让她将曾经对沐清漪的恐惧抛到了脑后,完全忘记了一个能够当上一国丞相的人,是不是自己能够随便去算计的。而恒王的宠爱大约又更加放大了她的胆子,让她以为有恒王撑腰的自己即使是沐清漪也不敢得罪的。然而,现在的结果却告诉她,最后恒王什么也做不了。

犹豫了半晌,沐云容有些苍白的嘴唇颤了颤,终于还是忍不出招了,“是…是福王告诉我们的。”

沐清漪秀眉微挑,对这个答案并不感到意外。只是淡淡道:“为何?”

沐云容摇头道:“不知道,恒王说是华皇派人传给他的消息。当初在华国的事情,华皇很生气,所以要福王设法杀了你。但是福王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就找上了我和恒王。”

沐清漪抬手揉了揉眉心,轻声笑道:“倒是有点意思,那么…哥舒峻派恒王来又有什么打算?”

沐云容垂泪道:“我不知道,哥舒峻并不相信华国去的人,即使是我也打听不到什么消息。只是听恒王说过,哥舒峻要恒王试探一下西越新帝的底,之前北汉的注意力都在庄王和端王质王身上,对西越新帝根本就不了解。”

沐清漪笑道:“所以,恒王算计我,只是为了试探陛下?”

沐云容苍白着脸色,点了点头,“恒王说…西越帝新皇登基,如果不想江山不稳的话,你的身份暴露之后就只能舍弃你。而且西越帝也不会为了一个女子得罪北汉,只是没想到……”没想到容瑾根本就不按理出牌,虽然没有当场杀了恒王,却逼着哥舒翰亲手折断了恒王的手脚。这样的惩罚只怕比直接杀了恒王还麻烦。如果恒王这次死了也就罢了,若是逃过一劫,将来必定记恨哥舒翰。沐清漪淡淡一笑,心里很清楚,恒王绝对是活不了了。就算她和容瑾不杀他,哥舒峻也不会容他再活下去的。

沐清漪又继续问了一些北汉的事情,沐云容虽然身份北汉恒王妃,但是时间并不长,对北汉皇室也只是有个大概的了解。对北汉更是一问三不知,还不如西越皇家本身收集的资料详尽。问了几句沐清漪变失去了兴趣,直接转身走人了。

“你别走!放我出去!”看到她转身要走,沐云容连忙叫道。沐清漪回身,含笑看着她道:“对了,忘了告诉你,慕容煜就是死在这个房间里的。”沐云容一愣,顿了一顿才反应过来慕容煜是谁,脸色更是变得惨白。

“求你饶了我吧,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呜呜…我错了,四妹…你别走!”沐云容软到在牢房边上,紧紧地抓着栏杆哭叫道。沐清漪淡然一笑,转身出门去了。门外,歩玉堂恭敬的伫立着,望着沐清漪的神色很是复杂。知道顾流云就是沐清漪第一时间歩玉堂救有些傻了,当初在彭城他可是见过沐清漪。再仔细一想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

只是明白了歩玉堂也只是无奈的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别说他没有证据证明当初的事情是沐清漪和容瑾算计的,就算有又如何?至少最后沐清漪和容瑾还将他就出来了,如今更是高居奉天府府尹之位,除了当初受了些不大不小的惊吓意外,这两位当真是没有什么对不住他的地方了。或许…当初遇到那件事,也算得上是他今生最大的机遇吧?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86.朝臣反应 下一章:188.迟悟,提亲
热门: 国家公诉 我以为我们在恋爱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第二季) 史迈利的人马 美滋滋 与权臣为邻 吃货人设不能崩 米乐的囚犯 五大贼王7:五行合纵 垂钓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