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朝臣反应

上一章:185.身份大白 下一章:187.婚事初定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年,西越的大小官员们注定了要经受接二连三的精神摧残。似乎从去年悼恭太子薨逝开始,整个西越皇城就没有过片刻的宁静。显示庄王和秦王斗,后是端王和庄王斗,最后西越帝驾崩豫王渔翁得利。偏偏各位皇子还不肯消停,突然跑出来一位已经沉默了二十年的循王玩了一出同归于尽。好不容易新皇顺利登基,众人暗地里悄悄的松了口气,突然又爆出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将满朝文武震得七晕八素。

——新皇陛下最宠爱的臣子,当朝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顾相竟然是个女子,而且还是华国公主!

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西越众臣们眼珠子和下巴都掉了一地。更不用说,这个消息的后边还附带了另一个消息,陛下将会在近期迎娶沐清漪!这,怎么可以?!

“外面都要闹翻天了,你倒是放心的下。”

顾府里,郁郁葱葱的大树下,沐清漪和顾秀庭悠然的依靠着椅子对弈。看着沐清漪神色淡定的拈着棋子思索,顾秀庭含笑挑眉道。

沐清漪抬头笑道:“这点事情容瑾若是都处置不了,大哥也不会如此悠然了。”如果容瑾连这种事情都需要她来处置,只怕大哥也要重新开始考虑他们的婚事了。平时容瑾总是喜欢将许多事情推给她做,其实并不是他处理不了或者没有办法,只是容瑾喜欢看着她为他忙碌而已。

顾秀庭淡然笑道:“还没成婚呢,胳膊肘就往外拐。西越那些老顽固可不是那么好说服的。”这件事看似没什么大不了的,实际上却是比之前的任何事情都要打。如果顾流云是个男人,无论容瑾再怎么宠信,那些人大不了骂一声佞幸。即使本事不如沐清漪,心里只怕还是会站在高高的道德制高点上轻视沐清漪一番。但是,当沐清漪是个女人的时候,就完全不同了。

从皇室婚姻的角度来看,皇帝喜欢一个女子自然比喜欢一个男人要好得多。但是,一个佞幸做了丞相和一个女子做了丞相却是天壤之别。前者,世人只会骂皇帝昏聩,后者,却要骂整个西越的男人无用,让一个女人也在头上了。

更不用说自古以来男尊女卑的规矩早已经深入人心,人们可以忍受自己因为一个女人是皇后,皇妃而下跪参拜,因为这是皇帝的附属。跪皇后就等于跪皇帝。但是丞相却不同,丞相是完全独立于皇帝的存在,是属于皇家以外的男人人生的顶峰,怎么能让一个女人占去?这已经不是关系到什么江山社稷的问题了,这是关系到西越所有男人的尊严问题!

沐清漪淡笑道:“不服…他们又能如何?”

如今容瑾手握着京城附近的几乎所有的兵马,皇室中除了容瑄也没有再拿得出手的皇族。除非他们能够同时说动东方飞、南宫绝和容瑄造反,或者干脆自己揭竿而起,不然的话,又能奈容瑾何?

顾秀庭笑道:“你倒是不担心这些人。”

沐清漪淡淡笑道:“文人造反,三年不成。”不是她看不起读书人,而是事实就是如此。文人可以乱政,但是从来夺天下的却都是武将。偏偏,西越这些年被西越帝压制的,根本就没有几个真正能够全完拥兵自重的武将。

顾秀庭莞尔一笑,落下一子道:“看你如此淡定,大哥才真的放心你做这个西越大丞相了。”

位极人臣,说来风光但是能力和心性却一样重要。有的时候沉稳的心性甚至比能力更加重要。即使小妹有容瑾偏袒,顾秀庭也不能完全放心下来。如果在看着,顾秀庭倒觉得自己当真不如小妹。论智谋,论沉稳他或许不输沐清漪,但是若论果决和狠辣,他却犹有不及。如果清漪当真是个男儿,顾秀庭向她他若不是权倾天下就必定是流芳百世。

“让大哥担心了。”沐清漪浅笑道。

顾秀庭摇摇头,道:“等到你和容瑾大婚,大哥也要回南夷去了。”

沐清漪有些不舍的望着他俊秀的容颜,“大哥,就不能不走么?”顾秀庭摇头道:“西越有你和容瑾就够了,再多一个人…就多了。何况,大哥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要办到。另外…容瑾既然志在天下,到时候…你要表哥如何自处?”他们姓顾,或许无所谓。但是慕容熙却是姓慕容的,有朝一日西越和华国真的兵戎相见,慕容熙情何以堪?

看着自家小妹不舍的神色,顾秀庭宠爱的揉揉她柔顺的发丝,轻声笑道:“等到你们真的天下在握,大哥也会送你一份大礼的。”万一失败了,大哥还可以为你留一条后路。这话,秀庭公子自然不会当着妹妹的面儿说出来。

“我只是…舍不得大哥。”沐清漪眼眶微红。顾秀庭笑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咱们是亲兄妹,无论走到天涯海角都还是亲兄妹,永远也不会变的。”妻子可以休,丈夫可以离,朋友可以散,但是生为兄妹,便一生一世都是兄妹。

沐清漪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一笑,为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小女儿情绪。

顾秀庭也只是含笑看着她,淡笑不语。自从成为沐清漪之后,已经鲜少看见小妹如此模样了。

含章宫御书房里,容瑾神色阴冷的望着地下喋喋不休的众臣,脸色越来越难看起来。

只是这些往日里可说的上极为惧怕容瑾的官员们却仿佛压根没看到他难看的脸色,继续滔滔不绝的陈述着自己的谏言。大有不将容瑾说的幡然醒悟誓不罢休之意。

其中不就有朝中身居高位的权臣,更有清闲的御史言官,甚至连许久不上朝的一些老头子都来了。容瑾眼底闪过淡淡的冷意,好,很好。

等到一位大臣说完了,正喘气的时候,容瑾淡淡问道:“你们说…清漪身为女子不配出入朝堂?”

“启禀陛下,正是如此。”那大臣昂起头一脸傲然的道:“女子就该谨守闺训,在闺阁之中绣花抚琴,相夫教子。封侯拜相是男人的事情,岂能乱了规矩?”

容瑾冷笑,“清漪确实是个女子,但是你们这些所谓的科举才子,书香名门,连个女人都不如,朕要你们这群废物还不如让一群女人当官呢。”

“陛下!”众人脸色都有些难堪起来,但是却不得不承认,顾流云的手段确实是他们比不上的。

自从顾流云来到西越,到底走做了些什么,这些朝中大臣也不都是傻子,自然都看得明白。若让他们昧着良心说顾流云根本没有丝毫本事,全是靠容瑾的宠信的话,即使是这些经过千锤百炼的臣子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

“陛下,那沐清漪不过十六七岁。先在华国兴风作浪,如果又到我西越来玩弄朝政,必定是个祸国的妖女,请陛下下旨诛杀妖女!”一个胡须花白的老臣颤巍巍的道。

“放肆!”容瑾眼神一沉,沉声道:“朕看分明是你嫉妒清漪才华横溢,想要置她于死敌。气量狭小,不能容物,不怪先皇看不上你。给朕滚回去带着养老吧!”

“陛下,你……”那老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胸口起伏了好半晌终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位老臣已经七十高龄,只可惜一生都郁郁不得志。年轻时还颇有才名,但是知道最后致仕也不过是个三品的侍郎。还是容瑾登基之后,沐清漪看他一辈子清高,不与人同流合污也不容易,才恩封了一个一品的虚衔。没想到这一品的恩封还没捧热呢他又来给容瑾找不痛快,难怪容瑾火大,口中毫不留情了。

挥挥手,让人将他扶下去。容瑾轻蔑的扫了众人一眼道:“你们给朕听清楚了,想要让清漪离开丞相之位,可以。”在众人惊喜的目光中,容瑾淡然道:“证明给朕看,你们比清漪更厉害,更适合丞相这个位置。不然,就统统给朕滚的远远地。她是男是女,朕都改用。没本事就给朕闭嘴!”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陛下…要臣等如何证明?”谁适合做丞相,这种事情总不能一人轮着做几天丞相试试看吧?

想了想,一个人出列试探的道:“臣等愿意与沐清漪比试才艺。”

容瑾冷笑,“才艺?琴棋书画么?你们打算一个一个比还是轮着比?这琴棋书画与治国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想要比书画的给朕往墙上看看,觉得能胜过清漪的再上前说话。”

顺着容瑾的视线,众人才看到御书房的墙上一侧挂着两幅字画。一副是梅园晴雪图,另一幅却是手书的心境,落款都是顾子清。平日里进御书房,众人无比肃然端凝,哪儿敢东张西望,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两幅字画。此时再看,却都有些变色了。

这两幅画,若说堪称大家自然是太过了,但是也可算得上是上品。特别是那隽秀的字迹,已经颇有风骨。即使是西越朝中,除了极少的几个才学横溢之士,只怕也无人能及。只是这些人虽然比沐清漪更强,但是却大多已经是名闻天下的一方大儒。欺负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的事情,他们还做出不来。

满意的扫了一眼众人,容瑾冷笑一声,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堆折子便砸了过去,冷冷道:“这些全是清漪写的折子。拿回去看看,看完了…来告诉朕,你比她更厉害。朕把丞相之位让你们。现在,通通给朕滚出去!整天除了谏言你们还会做什么?朕要文武百官是来拿治理朝政的不是听你们废话的!”

君王加上绝代高手的威压,绝不是普通人能够抵挡的。即使再不愿意,这些臣子们也只能捡起折子灰头土脸的滚出了御书房。

“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容瑾没好气的扫了一眼站在一边发呆的东方旭。东方旭连忙赔笑道:“陛下息怒…微臣可没有劝谏的意思,陛下可别迁怒小臣。”

容瑾冷哼,淡淡的斜睨着他道:“那你这是想要干什么?”

“这个么…我就是想问问,顾相…真的是个顾相么?”原来,这位都还没回过神来。根本不能接受那位风度翩翩美人丞相是个姑娘的事实。

“你说呢?”

“真的是?”东方旭眼睛一亮,“那我可不可以……”话还没说完,在容瑾不善的目光下东方公子总算响起了这个惊人的消息后面还附带了一条小消息。连忙陪笑道:“那什么?恭喜陛下择得佳偶,微臣可不可以先去拜见一下未来的皇后娘娘?”

看着他一脸诚恳的模样,容瑾总算是满意的哼了哼。淡淡问道:“宗室中有什么反应?”虽然东方家只是侯府,但是大公主到底是西越帝的长女。容瑾也不是小气的人,登基之后就加封了大公主为长公主,并重新赐予了更好的封号。如今在西越帝子嗣凋零的时候,大公主在宗室里也能说得上几分话。

东方旭连忙道:“这个么…就那样呗。老王爷…好像被气到了,另一位倒是没说什么。其他的宗室都隔得远了,说什么陛下想必也不会在意的。至于公主们…娘这两天往各府走了走,大家都是聪明人,不会多说什么的。”

主要是这些公主都被容瑾登基以来的作为吓得不轻,本来在西越帝的时候就不受重视,如今皇弟登基更隔着一层了。就算有什么也没人敢说了。

容瑾满意的点头道:“很好,做的不错。告诉大姐姐,替朕安抚好宗室里那些人,朕自然不会亏待了靖远侯府的。”

“是,臣遵命。”东方旭自然知道容瑾的性格。对外人狠,但是对于效忠于他的人却是真的不会亏待,“那些文臣,陛下就让他们这么闹下去么?”

容瑾不屑的挑眉,“让他们闹几天,朕也想看看他们能闹出什么名堂来。”

东方旭心头一凉,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某人,这位…不会是还没有杀够吧?看来还是得想法子给这些人敲敲警钟,不然这皇城里就真的要血流成河了。

将他小心翼翼的神色看在眼里,容瑾微微挑眉心中暗笑:东方旭也太看得起这些人。若是这些人真有那么硬的骨气,朝堂上的文臣都该死光了。等到他们发现自己无论哪方面都比不上清清的时候,他们也没那个脸再唧唧歪歪了。

南宫府

南宫绝脸上的震惊之色渐渐的也变成了疲惫和无奈。看着庄王和南宫翼问道:“你们早就知道了?”

南宫翼有些无奈的道:“应该也不算太早吧。比…外面的人早一点。”

南宫绝看向容瑄,容瑄无奈的摊手道:“舅舅,顾流云是男是女咱们又能如何?就说现在这局势,别说顾流云是个女人,他就是个傻子,陛下想要他当丞相,别人人无可奈何。”

南宫绝轻哼一声道:“现在的情况,只怕比她是个傻子更严重一些。”南宫绝虽然也是个大男人,但是比起那些迂腐的文人却也要看得开的多。比起先帝抢了自己儿子的妻子为妃,现在这位…至少沐清漪也算是出生华国名门,还有着华国公主的封号。最重要的是,容瑄说的一点都不错,无论陛下想要做什么,他们管不了。

容瑄有些不以为然,“若是父皇刚刚驾崩那会儿这事爆出来,或许他们还有的闹,但是现在…闹个几天也就差不多了。除非那些人都不怕死。”

南宫翼叹了口气,道:“老实说,无论顾流云是男是女,咱们都不如她。这事那些人刚刚送来的,表哥和父亲看看吧。”南宫翼从袖袍中取出几分折子递过去道:“陛下说了,谁若是有本事写出比顾流云更好的策论和折子,丞相之位就交给谁。”

容瑄挑眉看向南宫翼,南宫翼有些苦涩的摇头。他虽然不是出身书香门第,但是这些年为了辅佐容瑄也可以说是饱读诗书典籍,但是沐清漪写的这些,别说他写不写得出来,他连想都没有想过。这样的治世之策,竟然是一个女子写出来的!

容瑄和南宫绝都接过了折子翻看,坐在旁边的容泱也小心的取过一本翻看着。南宫绝和容瑄虽然也精于这方面的事物,但是到底一个出生皇室一个见多识广,看了都不由得变色。看得出来,这只是一些最基础的东西,不然陛下也不会拿出来给外人看,但是就只是这些,每一条都毫无例外的是治国良策。

“这…老夫记得…顾秀庭和华国平王还在皇城,会不会……”南宫绝皱眉道。

“不会的!”旁边,容泱沉声道。三人齐齐望向容泱,容泱有些窘迫的扬了扬手里的折子道:“这个…是我亲眼看到顾相写的。”

三人面面相觑,良久南宫绝方才沉声叹道:“如此天纵之才,竟是个女子。可惜,可叹。”

南宫翼轻咳一声道:“父亲,现在不是感叹顾流云是男是女的时候,咱们到底该怎么表示?虽然陛下没有说话,但是如果庄王府和南宫家一直没有表态的话,只怕以后陛下心中会不高兴。”

南宫绝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道:“咱们还有选择的余地么?庄王也说了,无论咱们怎么选,陛下的决定都不会改变的。”只不过,如果第一个出面支持顾流云。若是以后一切顺利,南宫家自然也会水涨船高,顺顺利利。但是如果出了什么叉子,南宫家几代的名声也就付之流水了。

“那么…孩儿晚一点就去写着字。”南宫翼点头道。

南宫绝摇摇头道:“罢了,还是老夫亲自去吧。”现在出头支持容瑾和顾流云,结果或许是客观的,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南宫家大概都要被人排斥和嫉恨了。南宫绝还是坚定地将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南宫翼虽然也算年少有为,但是声望还远远不够,若是被那些老东西暗地里找茬,日子也不会好过。

“陛下年轻气盛,桀骜不驯,难得听得进劝谏。这顾流云…既然由此才华,难得陛下又肯听她的话,咱们不支持还能如何?只是…老夫只希望顾流云是当真一心向着陛下的才好,否则,后果必定不是西越所能够承受的。”

南宫绝和容瑄对视一眼,容瑄有些不确定的道:“这个…应该是真心的吧?若不然,她一个女子何必千里迢迢的跟着陛下到西越来?”当初顾流云来到西越的时候,容瑾还只是个什么都没有的皇子而已,甚至她在答应容瑾一起来的时候,容瑾连个封号都还没有。

南宫绝点头道:“但愿如此。”

“那个…。”容泱迟疑了一下,问道:“据说陛下打算近期迎娶顾…沐姑娘为妻,那到时候沐姑娘到底是皇后还是丞相?”如果是丞相,那皇后之位要怎么办?如果是皇后,那现在朝中那些老头子又在争什么?直接请陛下尽快大婚不就行了?难道一个丞相之位还不如一个后位么?或者说…既是丞相又是皇后?这一切,让这些日子渐渐地将沐清漪当成自己半个老师的庄王世子安郡王殿下晕乎极了。下次见面,他要怎么称呼顾相呢?

三人闻言皆是一怔,沉吟了一会儿容瑄道:“这个…还是要陛下决定吧?”看陛下现在的态度,可不像是准备将丞相之位再交给别人的模样。容瑄心知,如果自己的容瑾的话也不会把丞相之位叫出来。娶了沐清漪之后,如果沐清漪依旧占据着丞相之位,就等于皇权和相权集于一身,皇帝的权利将会真正的达到巅峰。到时候容瑾干什么不都方便,哪儿还需要跟那些只会说废话的老头子闲扯?

同样的情况,在京城另一边的已经更名为太傅府的姜家书房里也同样正在发生中。姜家一众老小都小心翼翼的看着姜太傅,而姜太傅却顶着手中的折子看的津津有味仿佛根本没有体会到子孙们的忧心如焚一般。

最后还是姜誉小心翼翼的道:“祖父,这事儿咱们要怎么办?”

姜太傅抬起头来,淡淡道:“什么怎么办?陛下要娶谁是陛下的家事,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二十年前先皇要纳自己的儿媳妇都没人劝得住,如今陛下只是要娶一个华国公主,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姜家长子一脸囧然,苦笑道:“父亲,我们说的是…顾相的事情。”

姜太傅一怔,低头看着手中的折子最后几个字——“臣顾流云上”,字迹清丽清隽,称不上铁画银钩却更有一番出尘雅致之意。良久,姜太傅方才摇头道:“顾流云确实是相才。”

“但是顾流云是个女人啊!”姜家众人忍不住齐声道。

姜太傅一瞪眼,道:“瞎嚷嚷什么?老夫还没有聋,誉儿,你说说看。”姜誉虽然年轻,却是姜太傅最看重的晚辈,就连身为他父亲的姜家嫡长子都不能急。这些日子,身在吏部侍郎的位置上,姜誉比起从前也更加稳重了不少。沉吟了片刻才道:“陛下对顾相…的心思只怕不是任何人反对就能够动摇的,若是满朝上下一直反对,最后陛下逼急了…”

后面的姜誉没说,但是众人却都能够想象。奉天府外那一夜,姜家也有人在场的。就算没有在场,也不乏听人说起过的,不由得都打了个寒战。

“难道真的就这么…让个女人做一国之相?到时候…咱们西越读书人只怕就要成为天下的笑柄了。”有人有些不甘的道。

“不服气你就写一份比顾流云更好的折子呈上去!”姜太傅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没出息的儿孙,淡淡道。他老人家活了一辈子在朝堂上始终屹立不倒,凭借的就是审时度势四个字。倒不是他真的就喜欢让个女子做西越丞相,但是在明知道反对不了的时候,又何必去惹陛下的厌烦?更何况,这个沐清漪确实是有才,只要她能忠于西越忠于陛下,未尝不是好事。

“一群没出息的,沐清漪是个女子,就是再厉害她也要成婚,婚后也要相夫教子,她能在丞相之位上坐一辈子?你们若是不服气,还不如自己努力,将来从她手里将丞相之位接过来!”姜太傅没好气的道,目光却望着自己的孙儿姜誉。姜家虽然也算是儿孙满堂,但是姜太傅希望最大的还是这个嫡孙。

“你们若是实在不能将她当丞相,就当她是皇后。横竖她做了皇后你们也要跪她!”姜太傅继续道。至少一般的官员是不用朝丞相下跪行君臣之理的。

姜誉有些哭笑不得,这也算是一种安慰么?不过,一旦打破了男女之别这一层偏见,单以能力而论姜誉也觉得自己没什么可不服气的。最多大约是有一些竟然输给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子的羞愤。但是所谓知耻而后勇,他还年轻,有朝一日未必不能超过顾流云。

见孙儿神色渐渐坚定起来,姜丞相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姜誉恭敬地问道:“祖父,明天早朝咱们就上折子支持顾相么?”

姜太傅摇头道:“不,咱们不能最先出头。明天上朝之后你看着,如果有人先站出来支持,你们就立刻跟上。如果还没有,就先不要轻举妄动。但是,绝对不要跟着那些蠢货攻击顾相,明白了么?”

姜誉点头道:“孙儿明白。”

“儿子明白。”众人也跟着齐声道。姜太傅如今不用上朝了,姜家在朝堂上也还有那么几个人,自然都要叮嘱清楚。姜太傅满意的道:“俗话说枪打出头鸟,姜家立家最要紧的便是一个稳字。风头太盛,不是好事。”

姜誉有些好奇的问道:“祖父觉得…明天谁会最先站出来支持顾相?”

姜太傅抚着胡须,思索着道:“不是靖远侯就是南宫家。靖远侯府不用说,东方旭算是陛下的心腹。南宫家如今也急于取得陛下的信任,他们还有一个庄王在,不会看不清楚陛下的心思。这两家…一家有公主下嫁一家是亲王母族,咱们姜家可什么都没有,所以,一定要慎重。”

姜誉点头道:“孙儿明白了,姜家会紧跟着南宫家和靖远侯府。”

“孺子可教。”姜太傅含笑点头。

御书房里,几本折子飞快的送到了容瑾跟前的御案上。朕低头批阅奏折的容瑾搁下了笔,取过折子来翻看。毫无意外折子上写着的真是南宫家和姜家等一些重要的权贵之家的动作。南宫绝这样的绝世高手不能靠近了查探,但是姜家书房里的谈话却是一字不漏的记录在了折子上。

容瑾看完之后扬眉一笑,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愧是历经三朝的老狐狸,还算是识相,也免了本公子多动手脚。”收起跟前的折子淡然吩咐道:“送去给清漪看看,另外告诉她,可以多跟南宫家和姜家接触一些,必要的时候给一些好处也无妨。难得他们听话。”

无情沉默的出现在容瑾身后,接过折子恭敬的一礼,转身出门去了。

身后侍候的蒋斌眼观鼻子鼻观心,仿佛完全没有看到无情一般。容瑾淡淡问道:“那个老头子死了没?”

蒋斌一愣,总算响起了容瑾说的是谁,连忙道:“陛下是说李大人,听说李大人回府之后,吐血数升…还养着呢。”

“那就是没死。”容瑾有些遗憾,蒋斌心中暗暗为那倒霉的李大人默默擦汗,小声道:“还没有。”

容瑾皱了皱眉,“算了,传朕的话给东方旭,把慕容恪给朕盯紧了。”既然命大饶他一名好了,免得清清回头知道了又要怪他跟给一只脚踏进棺材的老头子较真。虽然他挺想帮他把另一只脚也放进去的。

蒋斌恭敬地道:“老奴遵命。”

容瑾哼了哼,低下头继续批折子。清清不在一下子忙碌了许多。那个慕容恪,就先让他蹦跶几天好了,若不是看在他帮了他一个大忙,还有几分利用价值,嗯哼……

------题外话------

昨天遇到个极品,略忧郁。新群是验证群,加过vip群哒亲们可以不用加了哟。不是会员用户的就更不用加了,可爱笑~感谢亲爱啊们的支持,月底了,月票啊,评价啊神马哒都来吧亲们,不用过期作废哦~凤需要乃们~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85.身份大白 下一章:187.婚事初定
热门: 霸总C位出道[娱乐圈] 悠闲乡村直播间 朕每天都想退位[穿书] 王之挚友 盗墓笔记续9 乡村大凶器 离婚后前夫加入了修罗场 女法医手记之让死者闭眼 美食直播间[星际] 校草太霸道了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