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身份大白

上一章:184.卑劣的计划 下一章:186.朝臣反应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八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哥舒翰盯着恒王,沉声道。他跟恒王的关系素来就不太亲善,来到西越之后自然也是各行其事互相并不干涉,只要恒王不惹出什么天大的麻烦也就是了。

原本哥舒翰还以为恒王是个有分寸的人,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再胡闹也有个底线。没想到恒王竟然敢直接对西越丞相出手。再想想那位新登基的西越新帝的脾气,只怕这一次恒王能不能活着离开西越都是未知之数。

如此境地,在一看众人打量着他的眼神恒王也知道事情对自己不妙。连忙大声叫道:“本王是冤枉的,都是他们冤枉本王!”

容瑄挑眉道:“那就请本王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容瑄心中也很清楚,恒王说冤枉绝对是胡扯,至少他确实是事先算计了一些阴谋。但是如果说他行刺西越丞相,容瑄却是不太相信的。若是真的要行刺顾流云,何必选在这么个地方,还邀请了他们这么多人来。

看了一眼坐在一边淡然自若的沐清漪,容瑾心中若有所悟,同时眼中有更生气了几分兴味之意。

夏修竹眼神幽冷的盯着恒王,恒王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现在说西越丞相是个女人,他意图对沐清漪不轨?若是真说出来了,到底谁更丢脸还真是不好说。但是,如果真的被栽上了一个刺杀西越丞相的罪名,他也吃罪不起。

恒王咬牙道:“这是误会!本王跟顾相不过是发生了一些口角罢了。”

容泱冷笑道:“所以恒王就刺了顾相一刀?”

恒王怒道:“本王说了,这不管本王的事情。那一刀是顾流云自家扎的!”在场的所有人,尤其是西越的权贵们纷纷以你耍白痴么的眼神瞪着恒王。看看顾相肩头那一片嫣红,再看看顾相那俊雅秀气的模样,这样的一个书香世家的贵公子没事干会拿刀扎自己?难道他不知道痛么?

哥舒翰转身看向沐清漪,沉声道:“顾相,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请顾相告知。如果当真是八哥的错,我北汉一定给顾相一个满意的交代。”

沐清漪目光淡淡的从恒王和沐云容身上扫过,淡然道:“本相应邀前往东阁赴约,但是喝了一杯酒之后便不省人事了。醒过来的时候就在此处...然后...”沐清漪欲言又止,目光却慢慢的从地上那把带血的匕首上扫过,众人顿时生出几分了然之意。

哥舒翰神色微变,心中却渐渐有些明白了。他知道沐清漪身份,恒王也未必不能从别的渠道知道,而恒王一贯......哥舒翰冷冷的瞥了恒王一眼,沉声道:“此事是我北汉不对,请顾相看在本王的面子上饶过八哥一次,本王一定给顾相一个满意的交代。”

容瑄不满的盯着哥舒翰,冷笑一声道:“恒王意图行刺顾相,不知道烈王打算给我们什么样的交代?若是让烈王就这么把人带走了,我西越的颜面何在?”

哥舒翰微微皱眉,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真不想理会这个八哥。但是身为北汉使臣,如果恒王在西越死了,同样的...北汉的颜面也要扫地。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善恶对错的问题了,而是关系到国家体面。

哥舒翰叹了口气道:“此事本王会亲自与西越帝交涉,还请顾相网开一面。”

“烈王有什么要跟朕当面交涉的,不如现在就说吧?”哥舒翰话音刚落,容瑾的声音已经在门口响起,声音里带着一股森冷肃杀之意。恒王当场就脸色一白,求助的望向哥舒翰。

哥舒翰微微移动了一下身子,阻断了容瑾盯着恒王的视线。沉声道:“陛下见谅。”

容瑾冷哼一声,大步踏入房中。神色阴鸷的扫了众人一眼,在看向沐清漪肩头的血色时神色又是一变,快步上前道:“子清,伤得如何?”

沐清漪微微摇头表示自己不碍事,容瑾却并不相信,俯身盯着沐清漪肩头的血迹看了看,神色微变然后才缓和了一下。轻声道:“就算不要紧,也该先去包扎伤口。子清先回去吧,这里的事情由朕处置。”

沐清漪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道:“不,我也是当事者,自然也要在场才行。”

容瑾拗不过她,只得轻哼一声在沐清漪旁边坐了下来。只是看着在座的众人是眼光都很是不善。

容瑄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容瑾盯着恒王和沐云容的眼神也越发的阴郁起来了。哥舒翰一看就知道不好,一不小心今天恒王就别想活着离开这个房间了。

果然,就在众人胆战心惊的静默之中,容瑾突然出手一道指风毫不犹豫的射向恒王。哥舒翰早就有了准备一直暗中地方着,见这情况却也来不及去当,只得一脚将恒王给踹开。恒王被踹飞出去的同时,原本恒王所在的地方地板上噌的一声留下了一个手指粗细的小洞。一时间,众人脸色煞白。

容瑾一向喜好捉弄别人,不把人气的发疯他就不会高兴。但是如果真的有谁把他给气疯了的话,他一般都是喜欢一言不发先动了手再说。

哥舒翰捡回了恒王一条命,却给自己惹上了麻烦,“哥舒翰!你确定要替他出头?”

哥舒翰苦笑着摸摸鼻子,难道他还能有别的选择么?若是恒王在西越丢了性命他什么都不做,不仅是北汉的颜面扫地。只怕回到北汉皇兄也不好向北汉的宗室交代。

哥舒翰沉声道:“此事本王会让人快马禀告皇兄,想必皇兄必定会给陛下一个满意的交代。但是现在,还请陛下高抬贵手放恒王一条生路。”

容瑾盯着恒王,阴测测的道:“将他们的命交给朕,就是对朕最满意的交代。”

哥舒翰坚定的摇头,“现在不行。请陛下给本王一些时间,此事本王做不了主。”

容瑾挑眉,似笑非笑的看向哥舒翰道:“现在不行?那么...烈王的意思是要在西越多留一些日子了么?”

哥舒翰点头道:“可以,本王会就立刻传讯会北汉,等待皇兄的旨意。”哥舒翰艺高人胆大,自然也不怕容瑾软禁他。只是如果当着这么多的使臣的面让容瑾杀了恒王,北汉的颜面就不用要了。

容瑾冷冷道:“难道此事...就这么算了?烈王现在,总要给本王和子清一个交代吧?”将容瑾缓和了许多,哥舒翰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气。如果容瑾执意要现在杀了恒王,他还正没有法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容瑾的武功跟他势均力敌,而站在沐清漪身边的那位夏修竹同样深不可测,就算是硬拼他们也没有胜算。

“只是自然。”哥舒翰深吸了一口气,一闪身已经到了恒王跟前。然后只听到咔嚓咔几声,恒王发出一声惨烈的哀嚎,原本就跌坐在地上的人彻底倒在了地上。恒王惨叫道:“啊?!哥舒翰你敢!”

哥舒翰轻哼一声,手下连点了几下,恒王又是一阵惨叫,整个人瘫在地上浑身抽搐着陷入了昏迷。哥舒翰这才驻守,垂眸肃立,“不知陛下是否满意?本王保证,皇兄的圣旨未到之前,他会一直都是这个模样。”恒王四肢都被哥舒翰折断,言下之意就是北汉皇帝的旨意一天没到,恒王就得在床上躺一天。至于北汉皇的旨意到了之后是生是死就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了。

容瑾有些挑剔的轻哼了一声,面前算是满意了。淡淡道:“如此也好,正好...朕也想起各位使臣在西越多留一些时候。”

慕容恪微微一怔,其他几个小国的时辰也有些不安对视了几眼,一时间不知道西越新皇这是什么意思。若是想要软禁他们.....

容瑾笑道:“各位不用紧张,不是什么坏事。我西越即将有一件大喜事,朕想要邀各位共襄盛举呢。”

旁边容瑄看了看并肩而坐的两人,恍然大悟。

容瑾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地上躺着昏迷中的恒王,道:“带他下去,烈王最好遵守承诺,无论在什么地方,朕若是知道他能下地走路...那他这辈子都不用动了。”

哥舒翰平静的点了点头。容瑾的目光这才笑吟吟的转向躲在一边不敢出声的沐云容,幽幽道:“现在该你了...你说,你想要怎么死?朕成全你?”

看着容瑾仿佛带笑却冰冷如寒霜的眼眸,沐云容吓得心中一颤,尖声叫了起来,“不...不要!不关我的事!”

容瑾冷笑道:“不管你的事?你在这里做什么?”

沐云容咬牙道:“是王爷带我来的。”

“子清,是这样么?”容瑾侧首,望着沐清漪柔声道。

沐清漪平静的注视着沐云容哀求的眼神,不觉有些好笑。沐云容到底以为她是谁?是活菩萨么?在她之前那样的算计对待她之后,她凭什么以为就凭一个哀求的眼神她就会放过她?

沐清漪摇摇头道:“不是,是恒王妃跟恒王一起挟持我的。昏睡中我还听到恒王妃跟恒王说下的药药效不错。”

“不是的!你胡说!”沐云容惊恐的叫道,刚刚看到容瑾是如何对待恒王的,沐云容早就已经吓得不轻。她虽然这一年多也受了不少苦,但是这样的皮肉之苦却是从来没有过的。她实在不敢想象如果容瑾将对付恒王的手段都加诸在她的身上,会有多么痛苦。

沐清漪秀眉挑眉,淡然不语。

容瑾冷笑一声,“不管子清是不是胡说,你在这里就脱不了干系。烈王,这个女人你该不会也想要救吧?”

哥舒翰淡然道:“这个女人与我北汉无关。”救恒王是因为他是北汉的皇室血脉,也是为了多给皇兄一些时间缓冲。但是这个沐云容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北汉皇室中众人对原本的八王妃都还算敬重。也正是因为敬重八王妃,也就越加的讨厌沐云容了。即使是哥舒翰也不例外。

“不...你们敢!我是恒王妃....”沐云容色厉内荏的叫道。

容瑾不屑的轻哼一声,挥手道:“没关系就好,带走。”

门外,两个御前侍卫装扮的男子进来,一左一右压住沐云容往外拖去。沐云容心知自己难逃一劫,越加忿恨的瞪向沐清漪,厉声道:“沐清漪!你陷害我!你不得好死!”

“闭嘴!”容瑾脸色一变,一个耳光甩了过去。容瑾距离沐云容的位置颇有,但是他身形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一个耳光却啪的一声重重的甩在了沐云容的脸上。沐云容当场吐出了一口鲜血先,鲜血中还有两颗牙齿。

“沐清漪,你这个贱人!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你女扮男装...呜呜...你这个妖孽.....”

“啪!”这一个耳光却是容瑾站到了沐云容跟前,亲自打的。盯着沐云容的脸,容瑾冷声道:“朕说过了,不许诅咒子清。”

“啊...放...啊...”沐云容抬手紧紧的抓住容瑾掐着自己脖子的手,艰难的想要将他的手掰开。但是容瑾的力气岂是她一个手无户籍之力的女子能够撼动得了的,眼看着就眼前来时发黑,眼睛翻白了。容瑾方才抬手放开了她。一跌落到地上,沐云容便疯狂的咳嗽,一边贪婪的呼吸这新鲜空气,一时间涕泗横流惨不忍睹。

“带出去。”容瑾厌恶的瞥了一眼地上不停喘气的沐云容,冷声吩咐道。

沐云容被两个侍卫拖着往外走去,或许是刚刚经历了生死,沐云容原本还有的几分胆子也被吓破了。一边挣扎着一边哭泣道:“四妹!我错了...我饶了我吧...我错了......”

可惜,沐云容在如何也挣扎不过两个身手不弱的侍卫。很快便消失在门口,远远的只传来她尖锐的哭叫声。

房间里,所有的人都没有心情去理会她的哭叫,因为他们都被刚刚听到的话吓呆了。目光齐齐的望向坐在容瑾身边的俊美少年。

沐清漪...这个名字不算熟悉但是也不算太过陌生。毕竟只要是关注过华国皇室的事情的人,或多或少还是听过这个名字的。但是...关键是,西越的大丞相,少年封相的顾流云,这么会是华国的公主,最重要的是,她怎么会是个男人?!

“咳...陛下...”在众人殷切的目光注视下,容瑄有些无奈的上前一步开口道。他当然并不惊讶,因为他早就知道内情。但是他旁边的容泱却早就呆住了。这些日子他一直跟着顾流云身边办事,对于这个比自己年纪少的多的少年佩服的五体投地。甚至隐隐的将这个少年视为自己的老师一样的存在。现在突然告诉他,眼前的人并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少女.....容泱深深地觉得自己需要找个地方静一静了。

容泱木着脸,有些绝望的望着容瑾道:“九皇叔...那个女人...疯了,是胡说八道的吧?”一时间,连陛下这个称谓都忘了,容泱直接称呼容瑾为九皇叔。

容瑾挑了挑眉,淡笑道:“不,她说得没错。子清...清清确实是女子。你可以叫她一声九婶儿。”

砰咚!容泱往后面一样,后脑上正好撞上了身后的柱子。抬手抹了抹自己的后脑,容泱有些晕乎乎的道:“父王,孩儿脑袋有些疼,要回去歇歇。”容瑄一脸的不忍直视,沉声道:“泱儿,陛下面前不可无礼!”

容泱还是一脸晕乎,容瑄只得叹了口气偏过头去不再理他。

容瑾这番话,却等于直接的向众人承认了沐清漪的身份,出来哥舒翰和容瑄以外,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的模样。哥舒冰指着沐清漪的手指头不停地发抖,“你...你...你是清漪?”不能怪她震惊,她跟清漪和清弟弟都相交了多次,但是竟然从来没有看出来两人有什么相似之处。

“明泽公主。”慕容恪看着沐清漪低声道,神色有些复杂。他虽然早就知道了真相,但是真的听到容瑾承认还是免不了有些冲击。赵子玉同样盯着沐清漪,神色讶然。

“陛...陛下.....”西越的几个权贵终于回过神来了,颤声道。

容瑾含笑,抬手抽掉沐清漪头上竖着发丝的发呆,一头发黑的秀发披流而下,将原本俊秀的少年衬得更加柔弱清丽。原本还看不出来,如今再看,这长发披肩,清丽脱俗的人儿...不是个绝色少女是什么?

他们竟然一直都没有人认出来?!”

容瑾满意的笑道:“朕近日便会与清漪大婚,到时候...还请各国使臣赏光,一起喝杯喜酒。”

目光特意的在哥舒翰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转开。哥舒翰望着坐在容瑾身边,笑容浅浅的少女一时间有些恍然。

众人的神色显然取悦了容九公子,容瑾愉悦的轻抚着沐清漪的长发,柔声道:“清清,你受了伤,先去歇歇,顺便包扎一下吧。”

沐清漪低头看了一眼肩上的血迹,无奈的浅笑了一笑点头道:“也好,我先回去了。”剩下的事情,还是交给容瑾来处置吧。想必现在心情不错的容瑾应该不会将事情弄得一团糟才对。沐清漪起身,带着夏修竹和霍姝离去。

“沐姑娘。”哥舒翰突然开口叫住了她,沐清漪回头,哥舒翰沉声道:“我很抱歉。”

沐清漪回眸浅笑,“烈王言重了,此事...怪不得烈王。还请烈王也莫要放到心上。”

说罢,沐清漪转身出门去了,只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题外话------

那嘛~今天有点少,抱歉哈。新开了一个群:凤轻vip验证群,所有有意假群的亲爱哒请从这里入:201532384qq号不加群以外的人,看盗版的自重,不要进vip群,也不要留言秀存在~如果不能支持作者的辛苦劳动,至少请尊重一下作者。如果实在嫌弃,轻点x。谢谢合作。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84.卑劣的计划 下一章:186.朝臣反应
热门: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惟我神尊 名侦探的噩梦 挂锁的棺材 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如意蛋 独立电影人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 三重门 大约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