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卑劣的计划

上一章:183.合谋算计 下一章:185.身份大白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启禀公子,北汉恒王和王妃请公子一叙。”顾府书房里,霍姝进来恭敬的禀告道。沐清漪从重重的卷宗中抬起来头,抬手揉了揉眉心道:“恒王和恒王妃?所为何事?”

霍姝摇头道:“说是恒王妃思念故人,余公子一见如故,所以想要跟公子说说话,叙叙旧。”

沐清漪抬眼,似笑非笑的道:“你看,沐云容像是跟我一见如故的模样么?回禀恒王,本相没空。另外,男女有别,本相也不适合跟恒王妃叙旧。”

说没空是真的,这些来道贺的各国使臣不赶时间可以在西越慢慢逗留。但是身为西越丞相的她,如今新皇登基百事待兴,怎么会不忙?虽然现在距离七月还有两个多月,但是恩科考试毕竟不是每三年一次的科举早有惯例,一般十几年几十年也碰不到一次。自然也要早作准备,好选拔出合适的人才。

霍姝道:“属下说过了,但是对方表示恒王殿下有要事想要跟丞相商议,请公子务必去一次。”

霍姝跟在沐清漪身边已经有不少日子,身为天阙城专门培养出来的七星堂主之一,自然远比盈儿能力更加卓越。因此,盈儿便自动的搭理起沐清漪身边的琐事,而在外面的事情就都交给了霍姝。霍姝自然知道沐清漪的性格和这些日子的繁忙,若是恒王只是以恒王妃这样的接口的话,霍姝根本就不会禀告沐清漪,直接推了。

沐清漪手下停顿了一下,皱眉道:“哦?恒王的人怎么说?”

霍姝皱眉道:“恒王派来的人说,是想要跟公子讨论一下明泽公主的事情。公子……”

沐清漪秀眉微挑,沉吟了一会儿唇边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笑意,道:“知道了,你去转告恒王派来的人,本公子到时候一定前往。”

“公子…说不定恒王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贸然前往,会不会……”霍姝有些担心的劝阻道:“不如先将这件事禀告陛下,由陛下定夺?”

沐清漪抬手阻止了她道:“不必了,他们若是知道我的身份,想要算计,这一次不成就一定还会有下一次,既然如此,我何不成全了他们?修竹可回来了?”因为蓉瑾登基这些日子,为了震慑军心,夏修竹和东方飞南宫绝这些人这些日子都一直在军中。夏修竹虽然身份不明,但是他的武功却足够让任何一个心高气傲的将领心服口服。

霍姝松了口气,连忙道:“属下立刻就去请夏公子回来。”无论公子去哪儿,有夏公子跟着至少就安全了七八分了。沐清漪本想说就是随口一问,但是看着霍姝明显放松的神色,只得淡淡一笑由她去了。上一次不小心出了意外,蓉瑾就差点没有暴走,这些吃虽然她心中有数,不过带着夏修竹让人放心也是好的。

她实在是有些好奇,知道了她身份的沐云容和恒王打算怎么对付她。

夏修竹回来的很快,沐清漪稍做收拾便带着夏修竹和霍姝等人往恒王所说的地方而去了。

恒王跟沐清漪越好的地方是城内一处精致颇佳的园子。往日里也有不少权贵之家的公子千金闲来无事到这里走走。这段时间,或许是因为局势紧张的缘故,园子里倒是显得格外的安静。

一进园子,恒王便带着沐云容迎了上来。

“顾相,顾相大驾光临,本王真是荣幸之至。”恒王拱手笑道,一派风度翩翩的做派。只可惜恒王是土生土长的北汉人,身形高大,长相粗狂,扮起温文的翩翩公子难免有几分画虎不成反类犬之感。

沐清漪仿佛不见,拱手笑道:“恒王,恒王妃。”

沐云容有些嫉妒的望着对面温文尔雅的白衣少年。这沐清漪命真好,在华国就被华皇宠爱有加,还封为公主。到了西越又勾搭上了俊美无俦的西越帝蓉瑾,甚至不惜让她女扮男装做了丞相。只要一想起这些日子看到的沐清漪穿着丞相朝服站在百官之间挥斥方遒的模样,沐云容就忍不住嫉妒的眼睛都要红了。

但是她却不曾想过,就算给她同样的机会和际遇,她又是否能够像沐清漪一样专注机会。遇到困难的事情的时候,沐清漪第一个想到的必然是寻求合适的合作者,以自己的能力解决问题。而她想的却是寻求一个强大的男人作为依附,以男人的能力解决问题。只怕就算给了她一身丞相的朝服,穿在她身上也绝不会有半分丞相的模样。正所谓,穿上了龙袍也不像太子。

沐云容尖声笑道:“顾相少年有位,真是让本妃羡慕极了。”

沐清漪暗暗翻了个白眼,还以为沐云容变聪明了,原来只是因为她遇到了一个更蠢的男人。你一个女人,羡慕一个少年干什么?说出这样的话,就算她原本不认识沐云容,只要她还是女扮男装的心理也该起疑了。

“王妃说笑了,王妃天姿国色,本相也…羡慕得很。”沐清漪笑容尔雅,风度翩翩。

恒王看着眼前如玉一般的少年,眼睛不由得亮了亮。一双眼眸一直在沐清漪身上打滚。沐清漪身后,夏修竹不悦的轻哼了一声,霍姝更是脸色阴郁狠狠地瞪着恒王。若不是恒王身份特殊,现在这地方更不太隐蔽,她就把他的眼珠子抠出来了。

恒王这才注意到沐清漪身后的两个人,笑道:“这两位…。”

沐清漪淡淡道:“这是修竹和霍姝,王爷不必在意。”

恒王了然,必然是沐清漪的随身侍卫和丫头了。有些不悦的道:“难道顾相对本王还不放心么?还专程带着随时侍卫过来?”

沐清漪不以为意,淡笑道:“这些日子皇城里有些不安稳,多带个人也是好的。还请王爷见谅。”

恒王不着痕迹的看了沐云容一眼,沐清漪带着两个人,特别是其中一个还是个丫头,无论到哪儿说不定都会跟着沐清漪,那就有些不好动手了。

沐云容抿唇一笑,娇声道:“本妃和王爷已经略备薄酒,顾相里面请。”

沐清漪淡淡挑眉,“两位请。”

这座园子不愧是京城的才子佳人们最喜欢来的地方之一,现在虽然已经是四月末,却依然繁花似锦。更有一簇簇雍容华贵的竞相绽放,姹紫嫣红美丽动人。

两人选定的地方就在牡丹深处的一座幽静的小阁之中。进了房间,房间里果然已经摆好了一座酒席。沐云容含笑道:“顾公子,本妃和王爷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跟公子商议,这两位…。”

沐清漪挑了挑眉,回头对霍姝和夏修竹吩咐道:“修竹,你们在外面等等吧。”

沐云容笑道:“两位若是觉得无趣,不妨到外面走走。这园子的景色还是十分不错的。”夏修竹淡然道:“多谢王妃,属下还是在这里等着便是。”

沐云容笑容一僵,轻哼一声转身进房间去了。

关上了门,恒王方才坐了下来含笑看着沐清漪举起酒杯笑道:“顾相年纪轻轻就荣登西越大丞相之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本王佩服极了。来,本王敬顾相一杯。”

沐清漪含笑看了看两人,轻声道:“本相不善饮酒,只怕要辜负王爷的好意了。”

恒王笑道:“略饮一些又有何妨?难道顾相不给本王面子?”

沐清漪目光沉静,慢慢的从两人身上淡淡扫过,浅笑道:“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沐清漪举起酒杯,朝两人举了举,方才喝了一口。

沐云容和恒王交换了一个得意的眼神,也跟着举起酒杯来共饮了一杯。

“不知恒王和王妃,约在下来此,有何见教?”喝过了就,沐清漪含笑问道。

沐云容轻声笑道:“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四妹,你当真不记得三姐了么?”

看着沐云容得意的模样,沐清漪微微叹了口气,“你既然已经做了北汉的王妃,又何必在搅和到这些事情之中来?”平心而论,沐清漪并不想主动出手对付沐云容。沐云容太蠢,大奸大恶她做不来,也只能因着嫉妒耍弄一些令人厌恶的小手段。

沐云容脸上的笑容一脸,冷笑这盯着沐清漪道:“四妹,你可真是让三姐我刮目相看。离开华国之后你竟然还能够成为西越的丞相,真是了不起啊。”

沐清漪淡定的笑道:“去年在华国皇宫中,三姐难道没有对我刮目相看么?还是,三姐的记性不太好?”

沐云容脸色一白,蓦地响起了沐飞鸾死的时候的情形。但是想起沐清漪如今是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又更加恼怒起来。冷笑一声道:“四妹,现在你可在我们手里,你就不害怕么?你猜三姐会怎么招待你?”

沐清漪不以为然,挑眉笑道:“你能如何待我?别忘了…这里是西越。说起这个,我倒是更像知道…你是真的知道这件事的。”以沐云容的心计,若是头一天就认出自己来了,绝对不会隐藏这么久,只怕当天就闹出来了。而哥舒翰,虽然交往并不多,但是沐清漪还是相信哥舒翰的人品的,应该也不是哥舒翰透露的消息。

沐云容咯咯笑道:“四妹还不知道么?这个消息…当然是华国的福王殿下告诉我们的消息。华皇已经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四妹…这个公主的身份可是保不住了。”不就保不住,只怕华皇还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杀死沐清漪,以雪自己被欺骗的耻辱。

沐清漪淡然道:“有了西越丞相之位,我还要华国公主的身份做什么?”

沐云容轻哼道:“西越丞相?你以为你还能坐得稳西越丞相的位置么?一个女人…女扮男装做西越的丞相,不知道整个西越的官员们会是个什么反应呢。呵呵…四妹,不如跟咱们一起去北汉吧。我们王爷对四妹十分的赞赏,四妹去了北汉,姐姐要好照顾你一些。”

“王妃说得不错,顾相…啊不,沐姑娘,跟了本王,本王保证你以后荣华富贵享用不尽。”恒王望着沐清漪清丽的容颜,涎着脸笑道。得到沐清漪对于恒王来说不仅仅是美色的问题。他知道曾经哥舒翰还亲自去肃诚侯府向沐清漪求过亲,但是却被沐清漪给拒绝了。如果他能够得到沐清漪的话,那么到时候哥舒翰的脸可就丢光了。

沐清漪有些嫌恶的扫了一眼两人,对沐云容淡淡道:“你的眼光,倒是越来越奇怪了。”

沐云容顿时气红了眼,忍不住咬牙切齿。什么叫她的眼光越来越奇怪?难道沐清漪以为是她自己喜欢恒王的么?但是在北汉那种地方,除了恒王她还能靠谁?这一切还不都是拜她所赐!

“沐清漪!本妃定要你生不如死!”沐云容咬牙道。

沐清漪笑容浅淡,“你只怕没有那个本事。”

沐云容笑道:“你以为门外那两个人救得了你么?只怕等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四妹,你有没有觉得头晕眼花…浑身没力气?”

原本没有,但是现在既然你提醒了,自然可以有了。

沐清漪脸色微微一变,身子晃了晃晕了过去。

“这药效果果然不错,没想到才喝了半杯就晕了。”将沐清漪趴在桌上,沐云容含笑赞道。

恒王沉声道:“别废话,先把人带走再说。”门外那两个也不是傻子,万一察觉不对进来可就功亏一篑了。

沐云容却并不在意道:“为什么要带走,王爷在这里…不久可以了?若是不方便,妾身先退下便是了。”这座小阁本就是为了赏花准备的,前来的自然都是非富即贵。因此整个小阁修筑的也十分体贴,厢房的外面隔着月形门还连着一个小厅。不仅远远的隔开了和门边的距离,同时空间也大了许多,让人可以有个回避的地方。

恒王一怔,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道:“不行,先把人带走。”

外面那对男女武功明显不弱,万一被他们发现了功亏一篑就亏大了。不管如何,他今天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恒王看向趴在桌边的白衣少年,眼中闪过一丝火热。

地方是他们准备的,沐云容和恒王事先自然是早有准备的。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在二楼,但是楼下却早已经安排了人接应。房间里的地板也找早被人隔开了一块,只要将沐清漪放下去自然就可以安然离开,丝毫不会惊动到站在外面的两个人。就算之后他们发现不对进来找人,只要将一切恢复了原状,他们也没有线索。

沐云容只是想要无所不用其极的羞辱沐清漪,见恒王坚持心中有些不悦却也不敢反对,只得道:“那就快一些,面得被外人的人发现了。”

门外,霍姝和夏修竹一左一右站在门口。夏修竹靠在门上闭目养神,过了好一会儿突然睁开眼睛,朝着霍姝点了点头。霍姝微微一怔,轻轻点了下头,夏修竹站起身来转身离去。

霍姝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房间里还隐隐传来低声交谈和说笑的声音,仿佛相谈甚欢。霍姝眼底掠过一丝杀意,最好顾公子没有伤到一丝一毫,不然……

“怎么还没醒过来?!”一处隐秘的房间里,沐云容有些不耐烦的道。恒王皱眉道:“是不是药下的太重了?”

沐云容不耐烦的道:“不管了,拿水将她泼醒!”

刚刚端起茶杯转身,就看到沐清漪已经睁开眼睛并且慢慢坐了起来。沐云容吓了一跳,“你…你什么时候醒的?”

沐清漪挑眉笑道:“刚醒。”有些好奇的看了看眼前房间里的陈设,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沐云容冷笑道:“四妹,三姐真是佩服你,现在你还有心情理会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会怎么样么?”

沐清漪淡淡道:“三姐你只要知道…得罪了我你会是什么下场就可以了。原本我以为三姐虽然不聪明,至少却还知道什么叫避害趋利,现在看起来…实在是让我有些失望。”

“沐清漪!你现在可在本妃的手里!”沐云容怒道,不敢相信落到了她的手里,沐清漪居然还敢威胁她,“信不信本妃可以立刻杀了你?”

“杀了我?三姐觉得你还能活着走出西越么?”沐清漪笑问道。

沐云容冷笑,“你以为蓉瑾会为了你得罪恒王殿下么?你女扮男装做了西越的丞相,本就是欺君之罪,只要一传出去,西越的那次大臣都恨不得你早些去死,谁也不会救你的。沐清漪,你完了!”

沐清漪淡笑道:“三姐,难道你不明白么?这世上只有我不想杀的人,没有我沐清漪杀不死的人。慕容安、慕容煜、沐翎、沐飞鸾、朱明嫣啊…还有咱们的父亲…当初放你一码的我是否太过心慈手软,才让人今天如此胆大妄为?”

“沐清漪!你这个贱人!你闭嘴!”听着沐清漪悠然的念着这些人的名字,沐云容的脸色越见惨白起来,“是你,是你害死了爹爹和娘亲,你这个魔鬼!”

沐清漪抿唇微笑道:“三姐你说错了,父亲可是自杀的,就在我跟前……”

“我要杀了你!”

“你疯够了没有!”看着要冲向沐清漪的沐云容,恒王一把抓住她,有些不满的道。不仅仅是对沐云容如此竭嘶底里的模样感到不满,更是因为沐清漪的话让他无形之中产生了一股不安的压迫感。虽然恒王大概也知道一些当初华国的事情,但是听着沐清漪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来感受还是不一样的,眼前这个坐在软榻上仿佛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硬生生的给他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王爷……”沐云容总算回过神来,怔怔的望着恒王含泪道:“王爷,你一定要提容儿报仇。是这个贱人害死了爹娘。都是这个恶毒的女人…。”

沐长明跟他有什么关系?恒王自然不在意沐长明是怎么死的,但是也不介意在这个时候讨好安慰一下自己的爱妃,“好了,我知道了。爱妃快出去吧,本王会替你报仇,你记得咱们说好的事情?”

沐云容这才抹了眼泪,笑道:“容儿知道了,容儿这就去办。”有些额恶毒的看了沐清漪一眼,沐云容转身出了门。

“沐姑娘,现在咱们该好好聊聊了。”恒王含笑看着沐清漪道。

沐清漪平静的低头,“王爷想要跟我聊什么?”

恒王笑道:“自然是聊聊沐姑娘跟着本王去北汉的事情。”

“只怕是王爷想多了,沐清漪没有要去北汉的意思。”沐清漪道。

恒王笑容阴冷,“现在没有没关系,等到沐姑娘成了本王的人自然就会有了。呵呵…本王也想要看看,这西越新帝千娇百宠的第一宠臣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一边说着,恒王一边上前伸手朝沐清漪的领口探去。

“再往前一下,小心你的脖子。”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原本还笑得得意非凡的恒王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只见他跟前,沐清漪也慢慢抬起头来,手指上的一只精致的白玉指环上不知什么时候弹出了一根又细又长的针,绿莹莹的针尖正指着他心口的位置,只要稍微一用力就能够刺进去。恒王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修竹,你来的太快了。”沐清漪叹气道:“我还以为北汉有什么高明的手段,无趣。”

夏修竹上前一步点了恒王的穴道一脚将他踢开,淡淡道:“北汉化外之地,能有什么好计谋?”想得出来好计谋,现在坐在北汉皇位上的就不是哥舒竣而是眼前的恒王了。

沐清漪站起身来,悠然的将手中的指环恢复院中,含笑看着恒王道:“恒王应该感激修竹来得及时,不然的话……”

恒王响起那绿莹莹的针尖,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你…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知道你们想要干什么?”沐清漪偏着头微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你们想要干什么,不然…我就不会来了。但是…明知道我跟莫问情是朋友的你们居然还能想到给我下毒这一招…实在是让我有些失望。”

自己精心设计的计谋却被人嫌弃的一文不值,恒王气的脸色发青。好一会儿才终于缓了过来,盯着沐清漪打量了半晌嘿嘿冷笑两声道:“就算被你识破了又如何?堂堂西越丞相居然是女儿身,这个消息传出去…不知道西越那些权贵会是什么反应?就算本王想要做什么,那又如何…本王是西越使臣,你们能如何?”

说道最后,恒王反倒是得意的笑了起来。不能得到沐清漪又怎么样,整垮沐清漪也一样事件让人开心的事情。他就不信等到西越人知道了真相之后,沐清漪还能坐得稳丞相宝座。到时候…总会有机会。,…。

似乎看出了恒王的想法,夏修竹眼眸一沉,抬脚一踢,恒王顿时变了颜色。比起刚刚将他踢反倒在地的那一脚,夏修竹这一脚踢得并不总,恒王身子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但是恒王却明显的感到心口一阵钻心的刺痛,就在他想要开口质问的时候,又消失无踪了。恒王愣了楞,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夏修竹。但是身体并没有什么不适,便只得忽略了过去。

“沐姑娘现在想怎么样?总不会想要杀了本王吧?”恒王有些挑衅的道。沐清漪坐回软榻上,含笑道:“杀了你?怎么会呢?恒王殿下可是西越的贵宾,虽然恒王殿下有些…但是也应该有北汉处置才对。本相相信,北汉会给本相一个合理的交代的?”

“交代?”恒王扬天大笑,“你想要什么交代?告诉外人本王想要对你意图不轨?到时候…。”

“不。”沐清漪抿唇浅浅一笑,“明明是,恒王意图行刺本相!”

门外,沐云容引着一行人飞快的走了进来,一边走还不忘一边道:“王爷就在前面的暖阁休息……”

“恒王说找咱们议事,到底有什么事情需要到这里来商议?”走在一边的赵子玉皱眉道。看了看走在自己身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福王若有所思。

沐云容掩唇笑道:“王爷要说得自然都是正事,妾身一个妇道人家哪儿能够知道呢?”

容瑄给了站在自己身边的容泱一个稍安勿躁的神色,淡定的打量起在场的人来了。恒王叫来的人还真不少。北汉华国和几个比较大的国家的使臣,西越的王爷还有几个重臣。既然容瑄都没有开口,这些西越的臣子自然也不会开口了,只是在心中暗暗猜测,这北汉的恒王到底要搞什么鬼。

哥舒翰和哥舒冰走在最前面,剑眉微皱若有所思。哥舒冰搂着堂兄的胳膊,低声嘀咕着:“十一哥,八哥到底要干什么?”

哥舒翰摇了摇头。哥舒冰低声道:“他自个儿找死可别拖上咱们,西越的那个蓉瑾是个疯子!”除了刚刚相见的时候对容瑾容貌的惊艳,但是七八回交锋下来,哥舒冰对容九公子的好感是磨得半点不剩了。若是真的嫁了这么个男人,指不定什么不是被玩死了都不知道。永嘉郡主虽然素来喜好美色,但是还没有想要牡丹花下死的觉悟。

哥舒翰淡淡一笑,安抚的拍了拍哥舒冰的肩膀。

“就是这里,王爷,列王殿下他们来了!”沐云容作势禀告了一声,就直接推开门冲了进去,“王爷,你们……”

原本早就准备好的震惊的表情僵硬在了脸上,震惊的叫声也哑在了喉咙里。沐云容呆呆的望着眼前房间里的情景一直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被她堵在门外,门外的哥舒冰有些不耐烦道:“恒王妃,你搞什么还不让开!”伸手推开沐云容走进大厅,哥舒冰惊喜的叫道:“清弟弟,你怎么在这里?你比咱们来得早么?哎呀…你怎么受伤了?!”

房间,恒王倒在地上。沐清漪坐在软榻上,夏修竹驻守在旁边一动不动。地上,距离恒王不愿的地方有一把染血的匕首,只看那匕首上的纹饰和装饰的宝石就知道必然是北汉之物。而沐清漪的肩膀上也同样有一朵侵染的血花。

“八哥!你…。”哥舒冰吓了一跳。眼前的场景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误会了。无论是谁,第一眼看到了必然以为是恒王刺伤了沐清漪。

跟在后面的众人进来,脸色也是一边,“顾相,你伤的怎么样了?”容瑄和容泱直接上前询问。容瑄一脸正色,盯着哥舒翰道:“烈王,此事只怕贵国必须要给我西越一个说法。”

哥舒翰深深的看了沐清漪一眼,点头道:“这个自然。”

容瑄轻哼一声道:“顾相是我西越大丞相,如今却被恒王所伤…不知道贵国到底意欲何为?”

一个是一朝丞相,一个是一国王爷。到底那个一个更加金贵一些?从爵位上看自然是王爷更加尊贵,毕竟是皇室血脉。但是…丞相只有一个,王爷却有一堆。而西越的大丞相更是集军政民生大权与一身,地位仅次于西越皇帝容瑾。这样的人物,被恒王给刺伤了,北汉自然是必须要给个交代。

“他们胡说!不是本王…她根本没有……”恒王怒道。

“恒王的意思是,是顾相自己没事干请恒王劫持到这里来,然后自己拿着恒王的刀刺了自己一刀?”旁边,夏修竹冷冷道。

“劫持?!”众人惊呼,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恒王。夏修竹轻哼一声道:“恒王和王妃约了顾相在院中东阁说话,等到我们进去的时候里面却早已经人去楼空。我在远离东阁的西面这座暖阁找到顾相,不知道恒王要作何解释?”

所有人看向恒王的目光都带上了疑惑之色,约了他们这么多人来这里,却又再那之前约了顾相去东阁,然后又将人劫持到这里,说恒王没有打什么主意,谁信?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83.合谋算计 下一章:185.身份大白
热门: 熬鹰航空业 山村野情 我在恋爱综艺搅基 天骄战纪 酷酷的代课老师 命犯宿敌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锦瑟 高攀 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