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合谋算计

上一章:182.臣子的私心 下一章:184.卑劣的计划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顾府的偏厅,慕容恪坐在椅子里,剑眉微锁,但是淡淡的忧虑和不安。

看到慕容熙进来,愣了一愣方才起身道:“二弟……”慕容熙淡淡一笑道:“大哥,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慕容恪点点头道:“我很好,二弟你…看上去也不错。”事实上,慕容熙比他想象中的要更好。谁能相信,当初在华国看上去总是苍白消瘦的仿佛弱不禁风的慕容熙,离开华国还不过一年时间竟然已经恢复了七八成了。就连外表看上去也仿佛年轻了许多,隐隐有了几分四五年前还是身为太子的时候的器宇轩昂。

慕容熙笑道:“在外面走走,心情好了身体自然就好了。大哥请坐。”

慕容恪点点头重新坐了回去,慕容熙也在对面落座,看着慕容恪淡笑道:“没想到,今生还有机会在见到大哥,也是咱们兄弟的缘分。”

慕容恪一怔,定定的望着慕容熙道:“二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打算…。”

慕容熙笑道:“大哥何必明知故问,我既然出来了自然不会再打算回去了。何况…就算我回去,华国又岂会还有我的容身之地?所以,大哥…可以放心。”

慕容恪脸色一僵,一时间有些下不来台。他确实是不想让慕容熙回去,慕容恪很清楚这个弟弟的能耐远比自己高,如果真的回到华国,只怕自己现在得到的一切又将化为乌有。会有这样的想法,也并不是慕容恪的错。人心本就是自私的,慕容恪身为皇子自然也不会完全没有野心。从前只是被现实所限,无法可想。但是这一年多,华国皇室人才凋零,让华皇不得不重用这个自己一直不重视的儿子。如今的慕容恪尝过了权势的滋味,自然也不希望自己所拥有的再被人剥夺。

慕容熙自然也明白慕容恪的想法,所以他也并不怪慕容恪。这些年,慕容恪本就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也是他自己放弃了华国的。他如此说,也不过是想要表明自己的立场,让慕容恪不必在小心的防着自己罢了。

好一会儿,慕容恪有些颓然的叹了口气,道:“我不如二弟。”

慕容熙淡淡一笑道:“大哥过谦了。慕容熙所言句句属实,既然离开华国,我必不会再回去了。何况…那些宫廷纷争,我也着实是有些厌了。”

慕容恪望着他沉声道:“但是…父皇却希望二弟能够回去。”

慕容熙一愣,有些怔怔的盯着手中的茶杯半晌无言。慕容恪沉声道:“父皇让我告诉二弟,只要二弟能带着顾流云和顾秀庭回到华国,以前的事情他都可以既往不咎。你依然是华国皇子,平王殿下。”

慕容熙有些意外的看着慕容恪,慕容恪苦笑道:“我也不知道父皇哪儿来的消息。不过这是我在来西越的路上才收到父皇命人快马传来的旨意。二弟…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么?”

慕容熙很快便回过神来,冷笑一声道:“考虑什么?难道大哥以为父皇让我带着流云和秀庭回去是想要重用他们么?”

“难道不是?”慕容恪皱眉道。顾秀庭和顾流云都是难得一见的人才,虽然之前跟皇室有不少的纠葛,但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也是皇家有错在先。更何况,他们是慕容熙的表弟,只要跟着慕容熙回到华国,在着意安抚,必然不会背叛华国。如此一来,既能得到两个人才,又能让西越损失一个大丞相,有什么不好的?

慕容熙含笑摇头,看着慕容恪笑道:“所以…大哥还不是帝王,才会不明白父皇的心思。若是我带着秀庭和流云回到了华国,父皇再委以重任的话,那就代表…当年的事情是父皇错了。而帝王…是绝对不会错的。父皇之所以想要让我回去,不过是想要借机会杀了秀庭和流云,以除后患罢了。正当我慕容熙是傻子么?”

如果没有这几年的事情,或许慕容熙真的宁愿当一个傻子,也会带着顾秀庭和沐清漪回去。但是如今…他却早已经不是那个一行敬畏着父皇的华国太子了。这样的把戏,就算是想要自己骗自己都是做不到的。

“二弟……”慕容恪微微变色,但是想起华皇的吩咐还是忍不住劝道:“二弟,到底华国才是你的根,难道你真的宁愿眼睁睁的看着顾流云和顾秀庭跟华国最多,最后甚至是毁了华国?”

他确实是不想让慕容熙回到华国,但是华皇的命令却不能不执行。至少不能让父皇觉得他不尽兴。

慕容熙淡淡道:“大哥不必再说,我心意已决。”

慕容恪道:“难道二弟连弟妹也不在意?你走了之后父皇并没有真的抄了平王府,弟妹依然留在平王府中,而且…几个月前刚刚生下了一个侄儿。”慕容恪以为,这样说慕容熙应该会心软。毕竟慕容熙与平王妃结缡十多载,曾经也是有过两情缱卷的时候的。几年前两人唯一的孩子却不幸早夭,也让慕容熙的身体更加雪上加霜。这会儿知道了自己有个孩子,自然会心情激动。

却不想,慕容熙只是面色一沉,冷然道:“若是父皇当真念着这一点血脉的份上,想必会善待这个孩子。大哥不必再劝。”

“二弟!”怎么劝也不停,慕容恪忍不住也有些恼怒了,“不管你承不承认,你都是华国皇子,无论你走到哪儿去,你也还是姓慕容的。”

“那又如何?”慕容熙抬眼道:“父皇的心思我知道,他很流云和秀庭当初在华国的所作所为扫了他的颜面。你可以回去告诉父皇,当初的事情我也有一份。难道他以为,我还会为了那所谓的父子之情,伤害我在这世上仅剩的亲人?”

慕容恪微微一震,仅剩的亲人自然是指顾秀庭和顾流云。慕容恪没想到看似平静的慕容熙居然会有如此深重的怨恨,甚至连华国皇室和他的血缘之亲都不愿意承认。

慕容熙含笑看着慕容恪道:“难得在西越还能见到大哥,也算是缘分。就不要再提这些让人心烦的琐事了。大哥这一年来可好?”

见他如此,慕容恪也无奈,只得说起了这一年来华国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有华皇的身体也不太好等等,慕容熙也只是含笑淡淡的听着不时插上两句,气氛倒是显得无比的和谐,只是却也凭空给人几分疏离之感。

慕容恪知道慕容熙这是真的彻底与华国皇室离了心了。放心之余却也有些感叹,不过短短几年之间华国皇室凋零至此,总是难免让人生出几分悲凉之意。

最后,没什么可而说的慕容恪也只得起身告辞了,只是叮嘱道:“二弟既然不愿再参与这些纷争,就尽早离开西越皇城罢。”

慕容熙眼神微闪,含笑道:“多谢大哥提醒,我知道了。”

慕容恪除了顾府,回头望了一眼眼前气势恢宏的府邸还有旁边更加磅礴的前豫王府,不仅暗暗叹了口气。

“王爷。”等候在门口的侍从见到他出来,连忙迎了上来。

“王爷,平王殿下会跟咱们回国么?”

慕容恪叹了口气道:“哪儿那么容易,他拒绝了。”

“那么…陛下的命令…”陛下可是命令如果带不回顾流云和顾秀庭,就一定要要除掉顾流云。这可是西越皇城,他们虽然是华国使臣,但是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想要除掉顾流云这个西越丞相,谈何容易。

慕容恪叹了口气,道:“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容璋的后事果然是不好处置,在一众权贵们求情无果,眼看着各自经营多年的皇室姻亲关系被新登基的皇帝干脆利落的收拾的干干净净之后。似乎所有人都将怨气转嫁到了罪魁祸首容璋的头上。容璋没有儿女,没有王妃,甚至连侧妃都没有。自然而然的也就没有什么姻亲了。于是,一时间弹劾容璋的折子飞快的堆满了容瑾的御案。其中无意不是怒斥容璋谋逆犯上,意图刺驾,最后更是杀害数位皇室血亲,其罪名罄竹难书。即使挫骨扬灰也不为过云云,看到这些折子,容瑾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看着他阴郁的神色,沐清漪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

早朝一结束,容瑾便拉着沐清漪走了。留下一众大臣们面面相觑,但是明显都能够看得出来,陛下的心情不太好。一时间却想不太明白所为何事。虽然这些人有些迁怒容璋的意思,但是却完全不知道容瑾跟容璋有什么干系。在他们看来,容璋意图行刺,最后虽然失败自杀,但是陛下同样应该讨厌容璋才对,他们现在上折子弹劾容璋罪名分明是体恤圣意陛下为什么还会不高兴?难道是陛下怪他们没有连端王一起骂?不少人在心中犹豫着回去重新上个折子要不要将端王的名字加进去。

“庄王殿下,陛下这是?”一个大臣凑到正准备出宫的容瑄跟前,小心的探问道。不管真实情况如何,现在至少看起来陛下还是颇为重用庄王的,或许庄王殿下能够揣测到陛下的心意呢?

容瑄似笑非笑的扫了众人一眼道:“前几日各位大臣还在求陛下开恩,今天又要陛下将容璋等人挫骨扬灰。所谓…死者为大,虽然容璋罪不可恕,但是人都死了,若是在做些别的,未免让人觉得陛下小肚鸡肠不能容物,陛下怎么能不生气?”

“原来如此,多谢殿下赐教。”那官员恍然大悟,匆匆拜别而去。

南宫翼走在容瑄身边,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人,才低声笑道:“表哥,你真的这么想?”

容瑄淡笑道:“我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事陛下想要他们这么做。这些人…当真是以为父皇驾崩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三弟四弟怎么样是皇家的事情,将先皇血脉挫骨扬灰,他们倒是真的敢想。”

南宫翼点点头,低声道:“我也觉得…陛下应该不太讨厌循王。不过,这是若是轻易过去只怕也不行。”谋逆犯上毕竟是大事,不可能那么轻易就了结了。容瑄想了想,道:“回头请舅舅也上个折子,循王端王削去爵位,依然安葬皇陵便是了。”

“这行么?”南宫翼有些怀疑。

“有什么不行的?”容瑄淡淡道:“三弟无子,原本爵位也没有人继承,老四更是,满门抄斩,留着个爵位有什么用?还不如用来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也能在皇陵换得一席安身之地。”南宫翼打量着容瑄,有些意外的道:“我还以为表哥恨容琰入骨。”

容瑄淡然一笑,往宫门外走去,“帝位之争,关乎自身的利益,自然是你死我活有什么恨不恨的?如今人都死了,本王还要带着这些怨恨进棺材不成?”看着容瑄离去的背影,南宫翼笑了笑跟了上去,“表哥想得开就好。”容瑄想得开,放得下,对南宫家也是一件好事。无论谁登基继位,南宫家都不可能完全抛开容瑄。如果容瑄对新皇还存着心结的话,对南宫家也不是什么好事。

西越最繁华的大街上,一处茶楼厢房里,慕容恪正坐着喝茶。只是盯着眼前茶杯的谨慎神色看起来不像是在看一杯茶,倒像是如临大敌一般。许久,才幽幽的叹了口气,略有些富态的容颜上绽出一丝苦笑,“罢了,事已至此,还能如何……”

“王爷?”身边的近侍见到自言自语,有些担忧的上前。

近侍是跟着他二十多年的心腹,即使是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也不曾背弃过,慕容恪自然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低声道:“本王当真没有想过,沐清漪竟然有这样的能耐。”茶杯旁边的桌面上放着一张写满了字迹的纸笺。近侍自然也知道那上面写着什么,刚刚看到陛下命人传来的消息的时候王爷险些打翻了跟前的茶杯。就连他自己也忍不住在看中暗暗震惊。那个西越朝堂上淡定从容指点山的白衣少年丞相,竟然就是当初华国那位备受陛下重视的明泽公主。也难怪陛下会勃然大怒了,如今想来,当初明泽公主在陛下面前的所作所为全部都是做戏,是为了救出顾秀庭更是为了替顾家报复华国皇室。再想想去年因为那位公主直接或间接死去重伤的皇子,心中就会不寒而栗。

如今被陛下知道了这一切都是个骗局,恼怒之下,陛下想要置明泽公主与死地也是难免的。只是…将这件事交给他们去办,他们真的是明泽公主的对手么?

“王爷,北汉恒王来了。”门外有人低声道。

慕容恪伸手将桌上的纸笺收了起来,淡然道:“请恒王进来。”

不多时,恒王便带着沐云容走了进来,“福王殿下,幸会。”

慕容恪淡淡点头,“恒王,恒王妃,幸会。”

沐云容上前盈盈一福,“云容见过福王。”

慕容恪微微点了点头,“和荣郡主。”

当初在华国,因为福王妃并不喜欢沐云容,福王对这个七弟的未婚妻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感。之后沐云容和亲北汉更是没有在意。只是没想到,华国三位和亲的女子,其中更有身份尊贵的亲王之女明和公主,最后能从北汉出头的却是这个几乎算是陪衬的沐云容。但是既然沐云容已经成为了恒王妃,而且显然对恒王颇有影响,慕容恪自然也不会特意的去得罪她。|

看了看沐云容和恒王,慕容恪笑道:“恒王与王妃鹣鲽情深,真是让本王羡慕之极。”恒王笑道:“容儿来自华国,一直十分思念故国。今天听说本王要来见福王,才一起跟着来的,福王莫怪。”

慕容恪笑道:“怎么会?本王正好带了不少华国的小玩意儿,王妃若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带回北汉赏玩,如何?”沐云容浅笑道:“多谢福王殿下。”

众人落座,慕容恪若有所思的看了沐云容一眼,道:“说起来,今天请恒王过来的事情,与王妃也了颇有些关系。”

沐云容一怔,不解的看向慕容恪。慕容恪笑道:“顾流云,王妃可认识?”

沐云容轻哼一声道:“西越大丞相,云容哪儿有那个荣幸认识?”对于那个之前只在第一天有过交集的顾流云,沐云容是打心里不喜欢。不仅是因为他有几分像沐清漪,更是因为他身为男子但是那风采却远甚于身为女子的沐云容。原本还对自己容貌颇有信心的沐云容,精心装扮之后出现在西越登基大典和夜宴上,本该是惊艳四方的,却总是在顾流云出现的第一时间呗夺去了所有的光芒,让沐云容怎么能不讨厌他?

慕容恪摇头笑道:“不,恒王妃自然是认识他的,不但是认识,而且应该还关系匪浅。”

沐云容皱眉,有些不明白慕容恪的话。皱眉道:“他姓顾,就算是顾家的人,也跟肃诚侯府没有关系,我怎么会认识?”当年肃诚侯府和顾家关系确实是不错,但是那也只限于沐清漪和顾家的人。顾家那一对被京城里人人称赞的兄妹同样的眼高于顶,除了沐清漪,根本看不上肃诚侯府的其他庶出姐妹。她们这些人,就连顾府都没有去过几次,就更不用说与顾家人熟识了。

慕容恪笑道:“不,别的人王妃或许不熟,但是顾流云王妃却一定熟悉。王妃可还记得明泽公主?”

“沐清漪!”沐云容沉声道:“那又如何?”

慕容恪轻声叹道:“如今的西越丞相顾流云,就是华国的明泽公主沐清漪。”

“什么?!”宁静的厢房里,沐云容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尖锐刺耳,但是却没有人有心思去理会。就连恒王也不由得呆住了半晌回不过神来。好一会儿,恒王方才轻咳了一声,讲刚刚不小心溢出的茶杯放到一边,道:“福王在说笑吧。”

顾流云是个女子?从容貌的角度来看恒王很容易认可这一点,毕竟顾流云的容貌实在是太过俊美的。这样的俊杰还跟顾秀庭的清雅,容瑾的凌厉不同,顾流云的容貌更显得精致。现在顾流云还年少,十四五岁,又是书香门第出生,雌雄莫辩也是不难理解的。但是若是再过个七八年顾流云的容貌还是这样的话,绝对会引人怀疑。

但是,从顾流云的行事和手段上,恒王却半点也不觉得顾流云会是个女人。即使是他们北汉的女子以坚强独立著称,也远没有顾流云这样的手段和气势。更重要的是,如果顾流云是个女人,她为什么会成为西越的丞相?容瑾是根本就不知道还是疯了?

慕容恪挑眉道:“恒王觉得本王闲着没事,专门来这里跟你说笑的么?”从袖中取出刚刚收起来的信笺放到两人跟前。沐云容根本就顾不得恒王还在,一把抓过桌上的信笺低头细看,越看脸上的神色就越加狰狞难看。

“沐清漪…沐清漪,竟然真的是她!”沐云容咬牙切齿道。恒王疑惑的取过信笺细看了一遍,同样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信笺上记载着沐清漪从华国到西越的许多事情,包括如何男扮女装混迹在华国和西越皇城,设计让慕容煜倒霉以及辅佐容瑾登基的事情。算不上巨细无遗,但是只要认真去看,就很难不让人吓一跳。

“这个沐清漪…竟然这么厉害。”恒王低声道。

沐云容拉住恒王,含泪道:“王爷,就是她…就是他毁了肃诚侯府,你一定要替我爹爹报仇啊。”

恒王看着爱妃泪眼朦胧的模样,心中不由得一酥,连忙柔声安慰道:“爱妃放心,本王一定不会让她好过的。”

“真的?”沐云容抬起头,眼中还带着晶莹的泪珠,模样楚楚可怜。恒王笑道:“自然是真的,何况…福王请本王过来,又告知本王这件事情,想必也是这个意思吧。”慕容恪叹了口气,点点头道:“不错,明泽…沐清漪欺瞒父皇,父皇已经雷霆大怒,华国绝不可能轻易放过沐清漪。”

“那就好。”沐云容含泪笑道,柔顺的靠在恒王怀中道:“有王爷和福王联手,何惧沐清漪那个贱人!”

旁边,慕容恪暗暗在心中摇头叹息。同时肃诚侯府的女儿,差别怎么就这么打呢。沐清漪自然是聪明过人,沐飞鸾脑子也不差,但是这个沐云容却是个满脑子豆腐渣的蠢货。偏偏她运气竟然不错。如果在北汉出头的是明和公主或者是和琳郡主,对华国还会有些益处。但是这位和荣郡主,不给他们添麻烦就是不错了。再看看那柔若无骨的模样,就知道为什么沐清漪能够出入朝堂统领百官,而沐云容只能依附男人以色侍人了。

等两人歪腻够了。慕容恪才问道:“恒王有什么打算?”

恒王若有所思,挑眉笑道:“那个沐清漪倒是个绝色美人儿,如果……”只一看恒王眼中的淫邪之意,慕容恪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垂眸掩去了眼中的厌恶之意,慕容恪沉声道:“听说北汉烈王跟沐清漪的交情也非常不错。恒王还是慎重的好。”

恒王冷哼一声道:“本王这么做也是为了北汉,十一弟有什么理由阻止?难道他不是北汉的王爷么?更何况,来的时候陛下已经言明了,这些事情都交给本王处置,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听了恒王的话,沐云容却是万分的不高兴。她自然之道恒王好色成性,当初若不是看她貌美柔顺,又怎么会为了她而贬了原本的恒王妃?但是那沐清漪…沐云容咬牙切齿却不得不承认,一年不见,沐清漪即使是穿着男装也比她美丽不少。若是换了女儿装扮……但是转念一想,沐云容又笑了起来。恒王好色是一方面,但是却喜欢柔顺妩媚的女子,以沐清漪的高傲又怎么会对恒王曲意承欢,被恒王嫌弃也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沐清漪便落到她的手中…最重要的是,曾经华国宠极一时的明泽公主,西越高高在上的大丞相,如果落得如此下场,该是一件多么让人高兴的事情啊?

“王爷,臣妾那位四妹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美人儿。便是臣妾也不及万一。妾以茶代酒,祝王爷早日如愿以偿。”

恒王一口饮下沐云容送到唇边的茶水,为了爱妃的贤惠朗声大笑起来,“好极了,不愧是本王的爱妃。爱妃放心,本王最疼的还是你。”沐云容柔声娇笑,“王爷最会糊弄妾身了。”

慕容恪神色淡然的听着两人打情骂俏,面上虽然没有一丝波动,心中却对恒王生气了淡淡的鄙夷。难怪争不过哥舒竣和哥舒翰兄弟俩,色迷心窍了吧。不仅愚蠢还自以为是,当真以为哥舒竣派自己同母的亲弟弟来是给你做保镖的么?不过是哥舒翰不适合做某些事情,所以才对他物尽其用而已。何况,在西越要跟西越的大丞相作对,再加上容瑾这么一位护短的不讲道理的皇帝,其中的危险自然是不用说,哥舒竣怎么舍得让自己视为王牌的亲弟弟身陷险境。这恒王不过是个哥舒竣退出来打头阵的替死鬼罢了。

看着眼前两个人,慕容恪有些对自己的计策是否能够成功产生了怀疑,但是却也无可奈何。在西越,他根本找不到更合适合作者。无论再怎么样,总比自己亲自出手的危险性要低得多不是么?

沐云容含笑望着恒王,美丽的容颜上带着恒王最喜欢的柔顺和崇敬之意,柔声道:“王爷如果如愿以偿了,正好可以启奏西越皇帝,将四妹带回北汉。四妹虽然贵为西越丞相,身份自然不同凡响,臣妾愿意以王妃之位想让,也算是为王爷和北汉尽心了。”

恒王搂着沐云容笑道:“爱妃真是有心了。不过本王倒是觉得不用那么麻烦。只要到时候讲沐清漪的身份一公布,西越朝堂上那些人自然容不下她,本王不信西越帝会为了一个残花败柳跟北汉交恶。”说起来,恒王虽然垂涎沐清漪的姿容,但是对沐清漪这个人却实在是没有半分喜爱。比起第一天就给他脸色让他下不了台的沐清漪他还是更喜欢小鸟依人的沐云容。

“王爷说的是。”沐云容柔声道。靠着恒王的肩膀微微低下头了,柔顺的发丝掩去了她眼底的恶毒。沐清漪,你既然能够成为西越丞相,真是好本事!但是本王妃就要让人试一试从高处重重的摔落到尘埃里的滋味,让你尝一尝我当初受过的苦楚!本王妃一定会把这一切的一切都还到你身上的,你等着瞧!

想到此处,沐云容笑得越发的娇艳起来。

旁边的慕容恪将她的笑容看在眼底,却是暗暗地打了个寒战。最毒妇人心,古人诚不欺我!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82.臣子的私心 下一章:184.卑劣的计划
热门: 我身体里有只鬼 火之幻影 咸鱼老爸被迫营业 不露声色 窈窕珍馐 相公是男装大佬 我在古代开医馆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临终的侦探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 镇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