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循王的决绝

上一章:179.太庙惊变 下一章:181.登基,共享江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殿里的气氛一时间凝重的让人有些喘不过起来。容瑾剑眉微微一皱,扫了一眼不远处一脸漠然的莫问情,沉声道:“清清,你先出去。”

沐清漪淡笑道:“只怕循王殿下还有话想说,不会让我出去。”

容瑾冷笑一声,似笑非笑的看着容璋道:“是么?本王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想这么快跟我同归于尽。清清,先出去。”

容璋闻言,似乎有些伤感的看着容瑾叹气道:“你说的不错,本王虽然也不愿意顾公子这么快离开,但是...如果你坚持要让她走的话,我也没法子。不过...既然你都要死了,你将他留在世上干什么?”

“干卿底事。”容瑾冷眼以对。

容璋叹了口气,道:“罢了,顾流云,你走吧。”

沐清漪若有所思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摇摇头站回了容瑾的身后,淡笑道:“看起来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有危险,该走的时候我再走也不迟。”

容璋皱了皱眉,打量着沐清漪的眼光有些复杂,好一会儿才对容瑾道:“你的眼光倒也不差。”

容瑾轻哼一声不予理会,容瑾淡淡一笑低下头也不再说话。

“三哥,你到底要干什么?”容琰有些焦躁的道。容琰快要被这个不按理出牌的三哥给逼疯了,好好地杀了容瑾就能完结的事情,搞到现在要同归于尽。他都后悔了自己竟然会被容璋说动,趁着容瑾还没登基之前杀了他。

容璋淡笑道:“四弟,别怪三哥骗你,你不也在利用我么?你说今儿若真的将瑾儿给杀了,这皇位、是归你还是归我?若是皇位归你了...将来你杀我不杀?”

“我...”容琰咬牙,“三哥这样做只是因为不相信四弟么?”因为怀疑他将来会鸟尽弓藏杀人灭口,现在就干脆要跟他同归于尽?容璋果然是疯了!

旁边,沐清漪低声淡淡一笑道:“端王殿下,看到魏公子和灵枢素问两位长老,你还没有想明白了么?”

容琰一愣,有些怀疑的看向倒在地上的灵枢和素问。有猛的看向容璋手中的东西,不由得变了脸色。其实真的给容琰时间他未必会想不到,但是他看到灵枢和素问的时候已经是他们开始行动来到太庙后殿之后了。刺杀容瑾在即,就是有天大的事情也要搁置一边,何况是两个女人的身份。这会儿被沐清漪特意一提,容琰才回过神来,“药王谷...是三哥的人?”

如果是这样...那么药王谷是什么时候投靠容璋的?如果是他设计毒杀容瑄之前还好说,但是如果药王谷一直都是容璋的人,那么...之前他跟容瑄拼的死去回来的事情又算什么?

“慧极必伤,年轻人太聪明了不好。”容璋看着沐清漪,竟然有些温和的道。沐清漪一愣,不由苦笑。太聪明了确实是不好,其实这世上真正说聪明超出常人的并不太多,所谓的聪明不过是猜得透人心,看得透事理,随意才显得人格外聪明罢了。这样的人确实是不太好,不容易快乐也不容易幸福。如果没有顾家败落后那四年的经历,终其一人,顾云歌或许也只是个比一般女子聪明一些的大家闺秀罢了。

看了看沐清漪,容璋目光又转向了容琰,“四弟,别怪三哥心狠,这些年...看着你们闹腾,三哥也很累。”

虽然容璋一直神色悠然的跟众人说话,但是沐清漪却明显的注意到从头到尾他的注意力其实都没有离开过手心那玲珑剔透的珠子。谁敢相信,那样一颗明亮而精致的珠子里竟然常人要人性命的剧毒。

容璋很仔细的将握着珠子的手放在了身后,这样就算容瑾这样武功高强的人想要突然攻击,第一个攻击到的也绝不会是他的手心,而在受到攻击的那一刹那,他却可以涅破手中的东西,跟所有人一起同归于尽。更何况,他身边还站着一个武功跟容瑾不相上下的魏无忌,最重要的是,现在魏无忌和容瑾都受了伤。

大殿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容琰显然还沉浸在从头到尾自己都是被容璋利用了的打击中无法自拔。

另一边,千凌惊恐的依靠着魏无忌,“无忌...我们先离开这里.......”千凌怎么都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这么恐怖的事情。如果事先知道的话,就是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会跟着来的。

魏无忌依然十分好脾气的看着她,微笑道:“不是你要来的么,怎么又要走了。听话,不会有事的。”

千凌将这句话理解为“我会保护你的”,虽然对容璋手中的东西十分恐惧,但是对魏无忌实力的信任还是让千凌有些安心了下来。

“表姐,你怎么样了?”素问俯身扶起了地上的灵枢。在众人的注目下,灵枢羞愤的抓住手中的披风想要遮住自己苍老的容颜。

自从上次在魏府被莫问情下了药之后,灵枢就非常的不安。但是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直到七八天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比之前老了七八岁。再往后,每过一日,她的容貌就更老了一些。半个月后,原本保养得意才二十出头的容颜看上去竟然已经仿佛三十七八的中年妇人。再往后,便成了如今这样满头灰发满脸皱纹和半点的模样。

这样的变化并不是一夜之间突然变成的,而是一天一天慢慢的形成的。就仿佛只用了淡淡的一个多月,就从青春少年变得垂垂老矣,过完了自己的一生。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老去,这对于灵枢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折磨。

“莫问情...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药?”灵枢声音嘶哑的道。她一处江湖便倾慕魏无忌,甚至为了魏无忌不惜背叛药王谷,但是如今却在魏无忌面前显露出自己最丑陋的模样,怎么能不让她羞愤欲绝。

莫问情淡然道:“红颜杀”韶华白首,芳华刹那,看来效果不错。”

“你!”灵枢气绝,却无可奈何。莫问情确实是冷心冷情,所以他永远知道用什么方式折磨一个人会让人更痛苦。灵枢怨恨的盯着莫问情,冷笑道:“你不让我好过,你也别想好过!大家一起死就是了!”

莫问情垂眸,淡淡道:“这就是你将无回珠交给循王的原因,为了杀我?”

灵枢不由得意的笑了起来,只是那嘶哑苍老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显得格外的刺耳,“我知道谷主你的规矩,你亲自下的毒绝对不会再解,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去死吧。谷主怎么不问问,我怎么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呵呵......”

“闭嘴。”莫问情微微蹙眉,有些厌恶的道:“本座对你的想法没有兴趣。”

灵枢不由得一窒,原本得意的笑声从口中嘎然而断,只能愤恨的瞪着眼前白衣若雪恍如九天仙人一般高高在上的男子。

素问秀眉紧皱,有些担心的看着灵枢,有望了望莫问情,却见他连一个眼角的余光也没有抛给自己,眼底不由涌起一丝失望之色。

太庙距离皇宫并不远,所以原本已经在到了宫中准备参加登基大典的皇室宗亲们来得极快,不过最先到达的却还是东方飞和南宫绝二人。两人踏入大殿,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由得都有些发懵了。原本他们还不明白为什么顾流云会突然急召他们过来,但是此时看到容璋和容琰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原本只应该有即将继位的新帝的太庙里却多出来了这么多人还有两位皇子,傻子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底南宫绝最是德高望重,先一步站出来沉声道:“循王、端王殿下,你们这是做什么?”

容璋微微蹙眉,显然没想到沐清漪会将南宫绝叫来。南宫绝武功高绝,出现在这里对他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虽然如此,容璋面色却是丝毫不变,淡笑道:“南宫大将军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看着容璋,南宫绝不由得长叹了一声,“循王殿下,这是何苦。”

南宫绝是西越老臣,曾经又是手握重兵的重臣,当年发生的事情他自然是一清二楚的。可叹循王原本是所有的皇子中最得西越帝喜爱的一个,却因为一个女人默默无闻的过了二十年,如今还闹到如此地步。

容璋笑容微苦,淡笑道:“多谢大将军挂心,大将军既然来了,就和靖远侯一起门外站一会儿吧。容璋也不想...不慎伤了大将军。”

南宫绝何等眼力,怎么会看不出来此时殿中众人对容璋的忌惮。虽然不知道为何如此,却也清楚的明白容璋此时只怕是极度危险的存在。

容瑾挑了下眉,淡然道:“此地确实是没有大将军和靖远侯的事,两位门外等候吧。”

南宫绝和东方飞对视一眼,齐声应道:“微臣遵命。”

“三弟,四弟,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跟在后面的容瑄带着众皇子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局面也是忍不住剑眉深锁。

容琰抢先一步,沉声道:“二哥,当初对你下毒的人是老三指使的!”

容瑄一愣,看向容璋。目光同时也落到了容璋身边的魏无忌灵枢和素问等人身上。虽然容瑄已经认不太出来灵枢的摸样,但是他却也是见过素问的。自然知道他是药王谷的人。

容璋冷冷一笑,“我指使的?四弟,是本王让你去勾结慕容煜下毒的?”容琰脸色一僵,不管药王谷到底是谁的人,当初让人给容瑄下毒的人却实实在在的是他自己。

“那是你利用本王!”容琰切齿道。

“哦?本王跟你说过让你对谁下毒?还是让你杀了谁么?”容璋似笑非笑的问道。

容瑄眼眸一沉,平静的扫了众人一眼道:“三弟和四弟这个时候到太庙来,就是为了讨论是谁下毒害了本王么?若是如此,大可不必。本王身体已经好了不少了。”

容璋淡淡一笑,不再说话。容琰虽然心有不甘但是确实是他有错在先,根本无话可说。

“三哥,四哥,这个时候招咱们来此所为何事?”容瑄背后,五皇子皱眉道。看向容瑾的目光却很是不安。容琰太庙刺杀容瑾的事情,他们虽然不完全知道却也猜到了几分,甚至容琰跟他们借人,各位皇子都是帮了忙的。成了自然是好,不成也跟他们没关系,他们又没有跟容琰合谋。只是此时,容瑾却还完好无损的站在殿中,就知道容琰再一次失败了。

容璋含笑打量着众人道:“这个么...瑾儿今天是没办法登基了,但是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还是得从各位皇弟中选一位登基继位才行。”

闻言,众人一怔又不由得有些激动起来。但是看了一眼站在一边面目表情的容瑾,却又心中一冷。那一夜奉天府外的事情他们可还没有忘记。

看着众人惊疑不定的神色,容璋唇边勾起一丝不屑的笑意,“看来,是没有人对皇位感兴趣了,既然如此,你们可以走了。”

“这......”五皇子望着容璋,沉声道:“今天是九弟登基之日,三哥这是什么意思?”其实,到了现在还称呼容瑾为九弟,本身就是一种不敬,说没有别的心思只怕也没有人会相信。容璋冷笑一声道:“本王说过了,瑾儿不方便登基。各位皇弟可以另立新皇。”

其他人齐齐看向容瑾,容瑾却只是拉着沐清漪站在一边,丝毫不理会众人的神色,仿佛事不关己一般。众人这些日子见惯了强势嚣张的容瑾,哪儿见过他竟然会也有如此沉默无言的时候,心中对容璋的话又信了几分。

容璋饶有兴致的看向容瑄,问道:“二哥,你怎么说?”

容瑄沉默良久,淡淡道:“三弟,今天是陛下登基之日,你还是适可而止吧。本王既然已经说过了不在参与皇权争夺,就不会出尔反尔。”容璋挑眉笑道:“二哥,你当真甘心如此么?今天...瑾儿还有四弟大概要留在这里陪我了。就留下这些兄弟,你要甘心为臣?”

旁边,容琰想要开口,却被魏无忌上前一步点住了穴道,顿时动弹不得只得瞪着眼干着急。容瑄看了一眼魏无忌道:“原来魏公子是三弟的人,好手段。”容璋满意的一笑,环视了一圈大殿中的众人道:“不错,现在你们总该相信,我说的话是能作数的了吧?二哥,你怎么说?”

容瑄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沉声道:“本王对皇位没有兴趣。”说完,转身直接走了出去。

见他毫不犹豫的转身而去,容璋垂眸不语,并不阻止。等到容瑄出了门,容璋才看向其他人,淡淡道:“跟二哥一个想法的,出去。”

剩下的五皇子七皇子八皇子十一皇子对视一眼,却是谁都没有动作,只是定定的望着容璋。

“看来...几位皇弟都有意一争帝位了?”容璋似笑非笑的看着众人。五皇子淡淡道:“三哥,你到底想要作什么?还请明示。”容璋莞尔笑道:“本王自然是想要为西越选出一位合格的新皇。其他人...可以走了。几位兄弟都留下吧。咱们可以好好的讨论一番。”

沐清漪握着容瑾的手微微变色,容璋该不会是打算跟所有的皇子一起同归于尽吧?不对,还有容瑄在外面。容瑾低头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别怕。

“清清,先出去,让所有人都推开。”容瑾淡淡道。

沐清漪叹了口气,低声道:“小心。”

容瑾淡淡一笑,“放心。”

“无忌,你也出去。”容璋沉声道。

“义父!”魏无忌断然拒绝,“无忌留下陪义父一起。”

容璋脸色一沉,厉声道:“本王说过了,滚出去!”

“义父...义父保重。”魏无忌咬牙,一手拉起千凌掠出了殿外,莫问情同样拉着沐清漪跟在魏无忌身后掠了出去,之后是素问和灵枢。两人刚刚出门,就听见身后的大门碰的一声被人甩上了。

“顾相,这是怎么回事?”看到沐清漪出来,南宫绝等人立刻涌了上来,纷纷问道。

沐清漪看向莫问情,莫问情点头道:“是真的,无法可解。”不是那无回珠里藏着的毒无药可解,这世上没有不能解的毒。而是无回珠里的毒太过阴损,只要一沾上瞬间就能毙命,根本没有时间服解药。而无回珠这种东西,药王谷立谷几百年用过的此处也不过一两回,莫问情又怎么会随身携带解药?

沐清漪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所有人,退出一里外。”

容瑄等人还在疑惑之中,南宫绝却已经反应过来了,沉声道:“循王殿下...真是冤孽!”能够让药王谷主和魏无忌都神色如此凝重,南宫绝怎么还会想不到容璋想干什么。只是没想到,这个沉寂了整整二十年的皇子行事居然如此狠绝,果然不愧是西越帝曾经看中的儿子么?

“退!”南宫绝长叹了一声,也只得沉声道。事情闹得如此大,早已经没有了回头路了。再相劝只怕也劝不了了。

大殿里

静悄悄的大殿里,一时间除了容璋等几个西越皇子就只剩下那些一直守在店中的侍卫了。这些侍卫却仿佛早已经石化了一般只是神色肃穆的站在一边,仿佛丝毫不知道容璋手中握着可以瞬息间将所有人都送入黄泉的危险东西。

容瑾瞥了容璋一眼,淡然道:“武功不错。”

容璋微笑道:“我的身子是真的不行了,武功也不是天天都这么好的。”

“三哥,你到底想做什么?若是没事...臣弟也走了。”看着面带微笑的容璋,五皇子不知怎么的感到有些不妙,转身想要离开。

容璋冷笑一声,“五弟既然来了,又何必要走?”

五皇子怒道:“三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容璋唇角笑容冰冷,”我的意思就是,你们都留下陪我。”

“......”

太庙外面不远处,沐清漪等人都站在一里外的地方望着那高高耸立的太庙。魏无忌看着一脸沉静的沐清漪,挑眉笑道:“顾公子,不担心么?”沐清漪侧首,淡淡的看了魏无忌一眼,道:“魏公子都不担心,本相担心什么?”

魏无忌苦笑道:“担心又有什么用?义父他...早就已经决定了后面的路了。”容璋早就已经不想活了,魏无忌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是从被容瑾关入宗人府,也或许是西越帝驾崩之后,更甚者,可能是梅妃去世之后。而他身为义子,除了帮助义父完成最后的愿望,他什么也阻止不了。

沐清漪默然不语。

旁边,莫问情目光森冷的看向灵枢,“擅自动用药王谷的禁物,你可知罪?”

灵枢一头灰发,不顾一会儿功夫似乎有更加苍老了。对上莫问情的质问,她却只是不屑的冷笑,“就算动用药王谷的禁物,也是药王谷的事情,与你何干?你已经不是药王谷主了。”

莫问情眼眸一沉,并不说话。但是背在身后的右手却慢慢地举了起来。

“谷主!”素问大惊,连忙跪倒在莫问情跟前,“谷主,求你饶了表姐吧。”素问虽然任性骄纵,但是对灵枢这个表姐却是真心实意的。毕竟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只是素问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莫谷主,这个人,可否交给本王处置?”旁边的容瑄突然开口道。莫问情沉默了片刻,点头道:“随意。”

灵枢一把推开素问,冷笑着看着容瑄道:“就凭你也想对付我?”虽然急速的苍老,但是灵枢的武功修为并没有损耗。虽然她不是莫问情的对手,但是却也不惧容瑄这个如今可算的上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王爷。

“灵枢长老,是否忘了老夫的存在了?”南宫绝厉声道。

灵枢一怔,她确实是忘了南宫绝了。若是南宫绝出手,以她现在的实力却对逃不过去,“公子.......”灵枢希冀的看行魏无忌。魏无忌神色默然,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反倒是千凌朝她看了过来,“灵枢姑娘,你得罪了庄王是你的事情,你可别赖到无忌身上。当初无忌可怜你才收留了你,你可别恩将仇报。”

灵枢怨毒的望着千凌,若是可以她恨不得抓花了千凌那张可恶的笑脸,“你以为...魏公子是真心喜欢你的么?”

千凌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却很快又隐藏了起来,搂着魏无忌的一支胳膊笑得格外甜蜜,“无忌自然是喜欢我的,我是无忌的未婚妻,他不喜欢我,难道喜欢你这个年过花甲的老太婆?”

“你......”灵枢神色狰狞,神色怨毒的望向莫问情,“莫问情,都是你...都是你毁了我!既然杀不了你...我要你后悔一辈子!”说罢,灵枢突然狠狠地将身后的素问朝着莫问情的方向推去,却在素问撞向莫问情的同时朝着正专注的盯着不远处的太庙的沐清漪冲了过去。

灵枢的武功本就不弱,这一冲速度之快竟然十分惊人。本就距离沐清漪不远,莫问情被素问挡住了,魏无忌一支胳膊被千凌搂住,就连南宫绝也因为刚刚要与灵枢对峙走到了与沐清漪相反的方向。

“表姐?!”

“小心!”

灵枢手中的匕首狠狠地刺入人体,鲜血飞快的用了出来。灵枢不由得得意的笑了起来,但是却还没来得急笑出声,笑容就重新僵硬在了脸上。挡在她跟前的人,胸口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鲜血一瞬间染红了大片衣襟。美丽的容颜上还带着惊骇的神色和痛楚,但是.,..这人却并不是她最初想要杀的人,而是——千凌!

千凌一只手依然还抓着魏无忌的衣摆,但是整个人却插入了沐清漪和灵枢之间,正好替沐清漪挡住了这一刀。千凌痛楚的吸着气,震惊的望着身侧神色温柔的魏无忌,“无忌...为、为什么?”

千凌自然不会自己想要替沐清漪挡刀。以她的身手,就算想挡也没那个实力。显然,是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被人给硬生生的推了过去的。震惊之下,她甚至还抓着魏无忌的一片袖摆没又放开。

魏无忌平静的注视着千凌,眼眸中带着一点点淡淡的遗憾,“你不该抓着我。”

刚刚站的离沐清漪最近的就是千凌,而魏无忌却被千凌挡在了中间。原本魏无忌也来得急挥开灵枢的,但是却不想同一时刻千凌却紧紧地抓住了魏无忌的手,只是一瞬间的迟缓却已经来不及了。就算魏无忌再拍飞了灵枢,沐清漪还是免不了要挨上一刀。于是魏无忌只好将千凌推了出去,将原本站在那个位置的沐清漪撞斜了出去,而这一刀自然是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千凌的身上。

“你...你...为什么?”鲜血不停地从千凌的口中涌出,千凌不明白若是魏无忌为了灵枢放弃自己她虽然怨恨却也能够想的明白,但是为了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顾流云将自己推出去送死,千凌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你答应...答应我娶我的...”

魏无忌点头,认真的道:“我自然是真心想要娶你的。”只可惜,死人是不能嫁给他的。

“为什么......”千凌的眼神黯淡起来。

魏无忌怜爱的看着她,仿佛一直以来的宠爱一般,“俗话说兄弟如手足,她是容瑾的人,我自然不能让她死在我面前。”

“.......”千凌怔怔的望着魏无忌,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的一生,就像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一个卑微的丫头,因为一次救命之恩成了天下首富,名震天下的魏公子的未婚妻。她小心翼翼近乎胆战心惊的守着这个梦,却不知道从来美梦易碎。而她在他眼里,就连一个根本不承认他的义弟的下属都不如。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将她推出去替顾流云挡刀。你到底...为什么要答应娶我......如果他没有许诺娶她为妻,或许她还是一个卑微不起眼的小丫头,或许早已经嫁人生子,或许......

“你想嫁给我,我需要一个未婚妻。”仿佛看明白了她眼神中的疑问,魏无忌柔声道。

原来如此。千凌眼中最后一丝光芒散去,她本就不是身体强壮的人,当年被容瑾刺了一剑一直没有痊愈,如今再受了灵枢一刀,不死也难。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不由得呆住了。灵枢怔怔的望着眼前风度翩然的男子,只觉得浑身发冷。她一直都知道,魏无忌并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好人,但是却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这般清晰地认识到魏无忌的冷酷无情。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在推着未婚妻出去送死之后还如此温柔的跟她说“我是真心想要娶你的”?这一刻,灵枢突然可怜起已经死去的千凌来了。真是一个可怜人!同样,,,她更可怜自己。她到底爱上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或许,她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他。

“你......”

魏无忌平静的看着灵枢道:“我们素来交情不差,你自己了断吧。”

灵枢此时已经顾不得自己丑陋的容颜被魏无忌看到了,苦笑一声抽出了千凌身上的匕首笑道:“魏无忌...当初我们相遇,是不是你刻意安排的?”

魏无忌默然。

沉默很多时候就已经代表了答案,灵枢忍不住放声狂笑,“素问,表姐对不住你。魏无忌!我诅咒你,永远也得不到真心所爱之人,一生孤独!”说完,灵枢毫不犹豫的将匕首反手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表姐!”素问惊叫一声,冲过来接住了慢慢倒地的灵枢。鲜血如水一般的从伤口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大片的地面。奇异的是,在大片的血腥之中,灵枢灰白的头发去慢慢地变得乌黑。仿佛每流出一些血她就会变得更年轻。当灵枢彻底闭上眼睛的时候,躺在素问怀中的又是那个美丽清婉的药王谷长老了。

“表姐!”

魏无忌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慢慢垂下的眼眸中带着一丝苦涩和悲哀。何必你诅咒?这不是早已经注定了的事情么?

沐清漪沉默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心底深深地叹了口气,却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目光望向身后的太庙,那高高耸立的庙宇在日光下诡异的给人一种不祥的静谧之感。

碰!

沉静之中突然发出一声巨响。众人转身望去,就见太庙的门轰然倒塌,然后一个人影从里面飞了出来。说是飞出来,不如说是被人给打了出来。来人显然是没有防备突然被人给打了出来,落到半空中方才反应过来,飞身在空着一折朝着这边掠了过来。

若是平时,在场的不少人只怕要赞一声好轻功。但是此时,众人却只能紧张的盯着那砰然落地的黑衣男子——容瑾!

容瑾刚刚在空中那一转显然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一落地便倒在了地上。

“容瑾?!”沐清漪心中一颤,连忙将他扶坐起来。

莫问情蹲下身检查了一下,抬手扳开容瑾的手心,里面放着一刻蓝盈盈的珠子。莫问情毫不犹豫,直接将珠子塞进了容瑾的口中。

“避毒珠,不会有事。”忙完了这一切,莫问情方才抬起头对沐清漪道。

------题外话------

后面几百字原本是木有哒,未免亲们感觉伦家卡的太狠…还是先告诉乃们阿九木事。嘻嘻~姑娘们,月票来吧,到偶碗里来~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79.太庙惊变 下一章:181.登基,共享江山
热门: 半身侦探2 大撞阴阳路 [综]狗子今天也一心向大义 名侦探的诅咒 命运魔方 难哄 俗人回档 我在等,等风等你来 狂澜/爆裂匹配 王妃难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