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登基前奏

上一章:177.玉佩定情 下一章:179.太庙惊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含章宫外,姜誉有些奇怪的看着所在墙角撞墙的某人,“你看到什么了?”

东方旭哀怨的望了他一眼,张了张嘴终究只是小声的说了三个字,“没什么。”

姜誉忍不住一脸黑线,你那副一脸如丧考妣的模样,谁看了都觉得有什么好不好?东方旭同样也很忧郁,作为一个心腹的痛苦姜誉这种刚刚投靠的人怎么会理解呢?

他对陛下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不感兴趣,反正陛下也不会看上他。但是…如果他刚好撞上了陛下抓着顾相酱酱酿酿…那就很有麻烦了。想起陛下那睚眦必报的性子,东方旭就觉得自己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最好不要出现在宫中比较好。欲求不满的男人什么的…太可怕了。但是…陛下和顾相,白日宣淫什么的,真的好么?

所以,这种事情完全不能怪他啊。

进门之前完全没有敲门的习惯的东方公子半点也不觉得自己有错。

不一会儿,容瑾和沐清漪并肩走了出来。东方旭噌的一声躲到了姜誉的背后,“陛…陛下…。”

心情不错的容瑾难得的没有记恨刚刚某人坏了他的事,淡淡的斜睨了他一眼道:“你方才想要说什么?”

东方旭这才想了来自己原本是有大事要禀告的,连忙道:“启禀陛下,那个…北汉烈王跟夏统领打起来了。”

“怎么回事?”沐清漪抬起头来,沉声问道。

东方旭看着眼前白衣无瑕的俊美少年,在响起刚才在含章殿里看到的倚在容瑾怀中,面带桃花,眼如秋水的模样,少见的俊脸红了红,忍不住更往姜誉背后缩了。姜誉看了一眼躲在自己身后的东方旭,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喜。这为靖远侯公子到底是什么毛病?有人这样面君奏对的么?这种不靠谱的德行陛下居然还让他担任羽林军的统领,真的没有问题么?

“禀丞相,烈王和夏统领似乎是旧识。不知怎么的说了几句就打起来了。原本也没什么…只是两位在宫里动手,所以才…。”那两人看着不像是有仇,倒像是比武切磋,但是这宫里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动手的地方。但是无论是羽林军还是大内侍卫,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这才急着来禀告皇帝,免得事后陛下怪罪他们失职。

容瑾不在意的挥了挥手道:“无妨,让他们打。”打死一个少一个,不顾目测这两人谁都没本事打死谁。

沐清漪叹了口气,道:“还是去看看吧。烈王来者是客,若是受了伤也不好交代。”

清清的话,容瑾自然不会反驳。立刻笑道:“那就听子清的,咱们去看看。”

姜誉松了口气,虽然有些惊讶陛下对顾相的言听计从,但是面上却没有丝毫惊讶的表情。沐清漪看在眼里微微点头。难怪那位前任右相宁愿丢了实权回家养老也要捧起这个孙儿,看来姜誉确实是个可造之材。

容瑾拉着沐清漪往含章宫外面而去。却在东方旭暗暗松了口气以为逃过一劫的时候突然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东方旭一眼道:“东方统领,这点小事都要朕亲自来处理,看来是锻炼的不够啊。从今天开始,羽林军的训练加倍怎么样?”

“啊?”东方旭一脸木然,“臣遵旨。”

容瑾满意的点头,“很好,看来东方统领也跟朕的想法不谋而合。去吧,回去告诉羽林军的就将士们,你的决定。另外,记得陪着一起练。”

看着某人大摇大摆离去的背影,东方旭平生第一次懊悔某人现在已经不是皇子了,他不能扑上去狠狠地揍他一顿。虽然即使是从前,他被揍的可能性也远高于揍他的可能性。

什么叫他的决定?他什么时候决定过?他会被羽林军那帮纨绔弄死的!

姜誉拍拍东方公子的肩膀,一脸同情的走了。羽林军不同于别的军营,大多数的羽林军都是朝中重臣权贵之后,这些人可不比那些没有身份背景的小兵好管理。真的弄死东方旭是不敢,但是让东方旭不好过却未必不能。

沐清漪和容瑾赶到的时候,夏修竹和哥舒翰已经从宫门口打到了御花园里。如今的西越后宫空虚,除了太监宫女后宫半个人也没有,自然也没什么可避讳的。哥舒翰和夏修竹打的兴起一时也忘了地点,直接从宫门口横越了大半个皇宫打到了御花园里。

后宫里,平日本就无所事事的宫女太监们难得见到这样的场景,自然纷纷的躲在不远处观看了。

只见繁花似锦的御花园里两个人影时分时合,时高时低,每一次交手就看到兵器撞击火花四溅。更不用说那些被劲风扫了的花瓣,一时间落英缤纷飘飘洒洒的煞是好看。

就在众人看得眼花缭乱之时,一道黑影如闪电一般的冲入花园中,原本的两人对战立刻变成了三人混账。也不管是谁打谁,一时间三个人影倒是打得不亦乐乎。

“怎么回事?”沐清漪稍晚一步过来,就看到容瑾已经兴致勃勃的加入了战局。原本看到容瑾过来,夏修竹就打算退出。但是哥舒翰打上瘾了却不肯让他退。夏修竹帮容瑾对付哥舒翰的时候容瑾却毫不留情的对他下手,而当哥舒翰准备捡便宜的时候容瑾又转攻哥舒翰。不一会儿,一向性格平稳的夏修竹也被打出了火气来,手中银枪一展,毫不犹豫的杀入了战团。

于是,众人就看到了这一幕混乱的让人眼花缭乱的混战。

花园里围观的不只有宫女太监,还有跟着哥舒翰等人一起进宫的恒王、沐云容,以及永嘉郡主和赵子玉。

赵子玉淡淡的看了沐清漪一眼道:“不知道,哥舒翰看到夏统领就直接动手了。”

哥舒冰却容不得别人非议自己的十一哥哥,立刻瞪着夏修竹道:“什么叫直接动手?十一哥明明说了请夏统领指教,夏统领也没有反对。”

赵子玉无言的扫了她一眼,那是因为哥舒翰甩下请赐教三个字就直接杀过来了,根本就没给夏修竹拒绝的时间。

旁边,沐云容若有所思的道:“那位…夏统领,似乎在哪儿见过。”

赵子玉神色漠然的看了沐云容一眼,没有说话。虽然沐云容是华国送去和亲的郡主,但是她并不是华国皇室血脉,在肃诚侯府已经衰败的现在,不过是个个明和公主陪衬的角色白了。虽然现在,沐云容远比明和公主和和琳郡主爬的更高,但是恒王根本就丝毫都影响不了北汉皇帝哥舒竣,甚至跟哥舒竣的关系并不怎么好。所以这个恒王妃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赵子玉身为华国第一名将,自然也没有必要太将她放在眼里。

沐云容睨了一眼旁边的沐清漪,却有些不依不饶的意思。

“顾相,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两个打一个,是欺负咱们北汉无人么?”沐云容尖声道。

沐清漪侧首,淡淡的看了沐云容一眼,淡笑道:“恒王妃倒是关心烈王。”

“容儿,闭嘴。”恒王也有些不悦的看了沐云容一眼。如果哥舒翰真的被人围殴了他才会高兴呢,怎么会替哥舒翰抱不平?同时也对自家爱妃帮着哥舒翰这一点有些不满。

沐云容只得怏怏的住了口,看到靠在一边柱子旁观战的白衣少年更加不满了。

“清弟弟,你看他们谁会赢?”哥舒冰挤到沐清漪身边,兴致勃勃的问道。沐清漪看着御花园里打斗中的三个人只觉得头晕。作为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弱女子,她真的无法欣赏也欣赏不了这么高深的比武场面。只得靠着柱子旁边的栏杆坐了下来,无奈摇了摇头,侧首问赵子玉,“安西郡王,你觉得呢?”

赵子玉沉吟了片刻,沉声道:“都差不多,谁输谁赢端看运气。不过,烈王还是要占劣势一些吧。”

夏修竹和容瑾这些日子交手的此处并不少,都当彼此是陪练一般的存在。因此,此时对彼此的兴趣都不太大,他们更感兴趣的自然是没怎么交过手的哥舒翰,因此哥舒翰所承受的压力其实远比两人要大一些。

沐清漪叹了口气,只希望这两人别打的收不了手真伤了哥舒翰才好。北汉使臣第一天到来就打伤北汉烈王什么的,太有损两国邦交了。

三人足足打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终于渐渐的收住了手。最后一击之后各自朝后方退去。哥舒翰落到了花园里的空地上,夏修竹和容瑾却是一左一右一个落在了假山上,一个落在了不远处的凉亭顶上。居高临下的盯着哥舒翰。

这一战三人都打得酣畅淋漓,心情也都十分不错。哥舒翰抬手爽朗的笑道:“没想到,西越新皇武功居然如此高强,本王佩服。”哥舒翰背在身后的手微微发抖,外面却看不出什么异样。刚刚最后他与容瑾对了一掌,就发现容瑾年纪远比自己小得多,但是内力修为却丝毫不弱于自己,甚至还可能更强,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并没有完全发挥罢了。

容瑾背靠着江山,懒懒的点头道:“烈王也不差。”同样的,容瑾长袖之下,握着修罗刀的手也青筋凸起,指节握得发白,半掩在发丝下的眼眸染上了一丝淡淡的猩红。

夏修竹轻哼了一声,收起银枪飞身掠下了凉亭。最后一击并没有他什么事,所以他反倒是三个人中受影响最小的了。

哥舒翰走了回来,神色复杂的看了沐清漪一眼,拱手道:“本王一时兴起,惊动了陛下和顾相,还请两位见谅。”

容瑾一挥手,淡淡道:“无妨,烈王若是有空,不如常进宫来跟朕切磋切磋也好。”本公子揍不死你!

哥舒翰深深地看了容瑾一眼,低眉一笑道:“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在场的人默默的看了一眼虽然算不上一片狼藉,但是却也满地落英的御花园,总觉得…西越的皇宫很快就要返修一遍了。

容瑾笑眯眯的看着哥舒翰,眼睛一转继续道:“其实…西越皇城之中还有一位高手,烈王若是有空不妨也可以却跟他讨教几招。”

哥舒翰笑道:“陛下说的是南宫大将军,本王确实是有意跟南宫将军讨教几招。”

容瑾鄙视的瞥了他一眼,“南宫绝都快七十了,你敢有点出息么?”

“那陛下说的是?”哥舒翰摸摸鼻子,对容瑾的嘲讽倒是不太动怒,他只是更好奇能让容瑾承认是高手的到底是谁。加上容瑾,这西越皇城中决定高手就已经有三位了,难道还有他不知道的人存在?若是如此,这西越当真称得上是卧虎藏龙了。

容瑾笑道:“寒雪楼主,魏无忌。”

寒雪楼在北汉的势力并不大,但是并不了事寒雪楼的杀手不到北汉杀人。更何况,魏公子天下首富名震诸国。只是哥舒翰倒是没想到,他还是以为绝顶高手。

“确实是有些意思。多谢陛下赐教。”哥舒翰笑道。

容瑾轻哼一声,不以为意。心中暗暗道,“使劲儿打吧,不管是谁打死谁都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一看容瑾的表情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沐清漪也只得暗暗的叹了口气,默默为魏无忌和哥舒翰默哀。

回到府中还没有坐定,下人就来禀告烈王求见。沐清漪叹了口气,该来的还是要来。

听到她的叹息,坐在一边看书的秀庭公子抬起头来看了看她笑道:“怎么了?不想见哥舒翰?大哥可是听说当初在华国,哥舒翰还亲自去肃诚侯府向你求情来着。”

沐清漪无奈的道:“大哥,我不是漪儿。”

哥舒翰求得是当年那个救了她的沐清漪而不是现在这个冷心冷情,运筹帷幄的沐清漪。

顾秀庭合起书,挑眉笑道:“你怎知道哥舒翰看上的不是现在的沐清漪?我倒是觉得哥舒翰为人比容瑾更好一些。”

“现在说这个有趣么?”沐清漪无奈笑道:“大哥还是看容瑾不顺眼?那为何还要答应他……”无论哥舒翰看重的是谁,都已经不重要了。现在的沐清漪,曾经的顾家大小姐选定了容瑾,只要容瑾不变她也不会变。更何况,以沐清漪现在的见识眼力,除了容瑾她当真不可能选任何人。并非是因为不相信情爱和别人的真心,而是除了容瑾,没有人能够提供给她现在这样施展才华的空间里条件。人若是没有得到过什么,或许并不会渴望。但是当她得到过最好的,就不会再愿意去屈居次一等的。现在的沐清漪,根本不可能做一个循规蹈矩的王妃或者妻子。

顾秀庭笑道:“看不顺眼?没这么严重…。只是,就是忍不住想要刁难他而已。清漪心疼了不成?”

沐清漪耸耸肩,“大哥随意。”刁难小舅子是做大哥的权利,“我去见见烈王。”

大厅里,只有哥舒翰一人。就连平素总是跟在十一哥身后,像个甩不掉的小尾巴一般的永嘉郡主也不在。

沐清漪刚刚走到门口,原本坐在大厅里喝茶的哥舒翰便抬起头来向门口看来。深邃而坚毅的目光中带着一丝让沐清漪有些心虚的神色。

“烈王。”心中轻叹了口气,沐清漪走进大厅,在哥舒翰对面坐了下来。哥舒翰打量着沐清漪许久,方才挑眉道:“本王该称呼你顾公子呢还是沐姑娘?”

沐清漪无奈,低眉一笑道:“让烈王见笑了,若是方便…烈王称呼在下一声顾公子便是了。”

哥舒翰眼神一凛,这是要断然斩断他们之间曾经的交情么?见他如此,沐清漪便知道他误会了,连忙道:“烈王…你眼前的人,或许是沐清漪,却并非烈王想要找的那个沐清漪。烈王本就是天下少见的英雄人物,若能与烈王为友,顾流云荣幸之至。”

哥舒翰皱眉,虽然有些不理解沐清漪所谓的“眼前的沐清漪并不是他要找的那个沐清漪”是什么意思,却也只当她不愿再提及从前的事情。只是凝眉道:“本王并非迂腐之人,当初…你说不愿离开华国,如今却成为西越丞相,甚至……这又是为何?”

沐清漪有些歉疚,浅笑道:“当初所说并非虚言,因为在下在华国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确实是不能与烈王一道离开。之后事情做完了,华国…又岂会有顾流云容身之地?”

沐清漪在华国做了什么,哥舒翰自然是知道的。惊讶于这个看似温文尔雅的少女的狠绝与手段的懂事,哥舒翰也更加多眼前的女子多了几分好奇和探究之意。哥舒翰是北汉第一高手,第一名将,说是盖世英雄也不为过。这样的男子,眼界自然是比寻常男子高的多。而眼前的少女,却是他遇到过的堪称最独特也最美丽的一个了。这种美丽无关容貌,哥舒翰觉得即使眼前的少女容貌平平,站在人群中她依然会是最耀眼夺目的一个。

“既然如此…”哥舒翰盯着沐清漪,挑眉道:“现在…沐姑娘可愿意与本王一起前往北汉?”

沐清漪一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现在的身份根本就不可能前往北汉,哥舒翰这一问等于白问了。

哥舒翰认真的看着沐清漪脸上惊愕的神色,半晌方才点头道:“本王明白了。”

沐清漪低头淡笑道:“多谢烈王美意。其实烈王实在是不必…当年的事情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哥舒翰抬手阻止了她,淡然道:“既然顾相说如今的沐清漪已不是当年的沐清漪,那么…本王也请顾相不要干涉本王的作为。沐姑娘需不需要是一回事,本王做不做是另一回事。”

沐清漪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如果她只是个旁观者,必定会为有一个这样优秀的男子诚心对待漪儿而感到高兴的。即使哥舒翰对沐清漪未必是爱情,但是哥舒翰这样的男子只要承诺了就必定会负起应有的责任。但是现在,她却是沐清漪,也就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哥舒翰倒是也不多做纠缠,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了,让沐清漪也暗暗松了口气。

转眼间便已经到了登基大典的当天,一大早整个皇城里便热闹起来了。自从西越帝驾崩之后就一直有些空寂的皇宫也跟着人脑起来。

含章宫内,沐清漪亲手捧着一件玄色的帝王冕服替容瑾穿上。虽然如今各国皇家都崇尚明黄金黄等咬牙的眼色。但是容九公子却素来不喜这样的眼色,即使是登基的礼服也依然是一件玄色冕服。只在领口袖口衣摆有五爪金龙图样,冕服上有十二章纹图样。在带上缀着十二冕旒的黑羽冕冠,虽然没有明黄色朝服的尊贵耀眼,却更更人一种高高在上的霸气之感。就连容瑾那张过分俊美的容颜半隐藏在冕旒之下也更对多了几分不敢直视的威严。

容瑾有些不耐烦的挥袖喷气,“清清…”即使是身为帝王,容瑾也不像别的帝王那样对仪容要求近于苛刻。比如说他从来不带冕冠,也几乎不穿代表帝王服色的明黄色衣饰。若不是今天是登基大典,只怕他也绝不会如此郑重其事的穿戴。

沐清漪没好气的压住他想要作乱的手,“好好呆着,别一会儿出去了给西越丢脸,下面可都是各国的使臣呢。”

容瑾轻嗤,“本公子站在那儿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靠衣裳装点那只能证明此人不堪入目。”

沐清漪没好气的推开他的脸,安抚道:“九爷这身装扮绝对威风凛凛,惊艳天下。所以…你就忍忍吧。就今天一会儿工夫。”

容瑾笑眯眯的把玩着沐清漪发间的暗金色发带,笑道:“真的么?清清…那咱们成婚的时候我也传给你看。”

“随便。”沐清漪只希望他现在安安分分的去参加登基大典。

容瑾总算放开了沐清漪,懒洋洋的靠着身后的软榻坐着,一边打量着沐清漪道:“其实清清完全没有必要在意这个。”西越皇帝的登基大典,有什么值得在意的?等到他们真的得到了天下再说也不迟啊。嗯嗯…清清真是好看。

因为自己的容貌出众,容九公子对美人的容貌可谓是极为挑剔的。但是眼前的人儿,无论是男装女装无论是华服雍容还是粗布青衫,都让他觉得美丽的无可挑剔。因为今天的普天同庆的大喜日子,沐清漪并没有穿平常习惯的白衣,而是换了一身淡青色云纹衣衫,外面罩着一层暗金色龙纹薄纱。少了几分温文纯善却更多了几分一朝丞相的尊贵。

只是,沐清漪年纪实在是太年轻了,扮男装之后还要比本身年纪更小两岁,所以她一向不爱穿那些老成持重的朝服。容瑾自然也舍不得自家清清委屈的穿着跟那些朝臣一样的衣饰,因此沐清漪所有的衣衫都是另外重做的,跟一般的朝臣既然不同。西越的臣子们已经有些习惯陛下对丞相的恩宠了,区区衣饰倒也不以为然。另一方面,完全不一样的朝服也算是凸显了顾流云这位集西越朝廷大权于一身的,一些第一位大丞相的尊贵之处。

“启禀陛下,礼部尚书大人禀告,登基大典即将开始了。”门外,蒋斌小心翼翼的禀告道。

容瑾轻哼一声,懒洋洋的道:“进来吧。”

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蒋斌带着礼部尚书,钦天监等一众负责登基大典的大小臣子走了进来,“臣等叩见陛下。”

“平身。”

众人谢恩起身,看到坐在一边的沐清漪也是一愣。还是礼部尚书反应最快,恭敬地道:“登基大典已经准备就绪了。请陛下启程前往太庙祭祖。”

容瑾点点头,登基大殿之前,新皇陛下先前往太庙祭祖,这是西越皇室一直以来的规矩。站起身来,容瑾道:“子清,你更朕一起去。”

钦天监连忙颤巍巍的站出来道:“陛下,万万不可。祭祖之事只能陛下独自一人前往。”新皇登基之前昭告上天和祖先之事,别说是丞相了,就是皇后也不能参与。只能皇帝度日一人去。

容瑾不悦的皱眉,沐清漪淡淡一笑道:“臣自然会跟随陛下一道去,微沉会在外面等陛下出来的。”

容瑾满意的点头,拉着沐清漪往外走去。

身后,钦天监连连叹气摇头,看着旁边的礼部尚书道:“你看着……”陛下对这个少年丞相实在是太过于宠爱和依赖了,就连祭祖这样重要的事情都离不开,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啊。

礼部尚书摸着胡须摇摇头笑道:“老大人不必太过有心,陛下虽然有些任性,但是顾相看起来却并不是不知道分寸之人。想必不会有什么事的。”比起钦天监,这些日子他跟这位少年丞相接触的却并不少。自然之道这个看似矜贵无害的少年的能耐和手段。而且,这为少年丞相似乎也并不是外人传说的那样只知道媚上惑主的佞臣。回想起这些日子,若不是有顾相周旋劝谏这陛下,摊上这么一位主子,他们这些胸无大志的人只怕也忍不住想要造反了。

“老大人,快走吧。陛下已经出宫了。”礼部尚书提醒道。他还要去打理宫中的宴会,而太庙的事情就只能交由钦天监主持了。

西越的太庙并不在宫中,而是在距离皇宫三里外的一处专门供奉祖先灵位的离宫。宫中正中心筑有一处高台,台高四十九阶,只比皇宫里最高的建筑摘星楼矮上一点点。这高台之上就是西越皇室历代先皇的灵位所在。

站在高台之下,容瑾回头对沐清漪道:“子清,你在此处等我。”

沐清漪含笑点头道:“这是自然。”

容瑾伸手握住他的双手,低声道:“祭祖清清就别去了,进去了还要跪来跪去的。但是总有一天,本公子要清清和我一起站在这天下最高的地方。”

两人都穿着华丽正式的礼服,宽大的袍袖遮盖下跟在后面的钦天监倒是只觉得两人离得太近了,完全没发现两人暗中的动作。

沐清漪浅浅一笑,“好,我等你。”

“陛下,该上去了。”钦天监上前几步小声提醒道。

容瑾这才放开了沐清漪,回头看了她一眼,在她温和带笑的凝视中转身漫步朝眼前高耸的高台上走去。

看着容瑾往上走去的背影,沐清漪忍不住微笑起来。虽然才不过短短一年,却已经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而现在,容瑾终于要真正的掌握整个西越了。这不仅是他们曾经的约定和目标,同时也是他们这一年多以来努力的结果。以后,他们还会携手走的更远。

站在沐清漪身边的钦天监看了看身边唇角带笑的华府少年,心中不由得暗暗叹息。这位少年丞相无论何时总是面带微笑,让人如沐春风。无论从那方面来看这都绝不是一个会让人感到讨厌的人物。

但是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少年,却偏偏是西越新帝最重新的臣子。朝里朝外的流言蜚语钦天监自然也是听过的。最为一个已经年逾七十的老头子,他自问还是有些看人的眼里,眼前这少年绝不是那些人口中传说的媚主佞臣。

“顾大人年少英才,老朽万分佩服。只是有些话,老朽不知当说不当说?”

沐清漪有些惊讶,倒是没想到这位老大人还会主动跟自己说话。因为从头到尾这位老人家脸上眼底都写着嫌弃两个字。

“老大人尽管说,顾流云恭听教诲。”

钦天监沉声道:“顾大人才能卓著,若是有所建树将来西越青史上必有顾大人一席之地。只是流言如刀,顾大人行事还需谨慎,莫要毁了自家名声,徒留污名。”

沐清漪低眉淡淡一笑,拱手道:“流云多谢老大人指点,一定谨记于心。”这位老人家身为钦天监,其实并没有多少权势,倒也极少参与朝中争斗颇有几分风骨。如今说的话虽然不甚好听,但是确实是为了他好。沐清漪也不是听不进劝告的人,自然也是诚心道谢。

钦天监满意的点点头道:“顾大人心里有数便是。”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77.玉佩定情 下一章:179.太庙惊变
热门: 警神 花神录 我家客人你惹不起 同桌乃是病娇本娇 反派太美全星系跪求不死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 机械神皇 昭如日月 我在西幻搞基建 超魔构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