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玉佩定情

上一章:176.重逾万金的求婚书 下一章:178.登基前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毫无疑问,沐云容很美丽。即使当年在华国京城也是有名的美人。但是,沐云容显然还不够美丽,至少在见过了梅妃德妃等上一代西越美人的老臣和看惯了容瑾、顾流云等一干绝色风姿的年青官员都表现的很淡定。

恒王所以为的让人赞叹爱妃的绝色风姿的情景只可能发生在他的臆想之中。至少在西越众人的眼中,那一身红衣鲜艳夺目的永嘉郡主都比这位恒王妃要耀眼几分。

若是再与跟前白衣翩然的少年丞相相比,就更不知道被甩出几条街了。难怪恒王羡慕嫉妒恨啊,这种货色也好意思拿出来跟顾相比。西越的官员们看看自家风华绝代的丞相,在看看站在恒王身边,虽然华服美饰珠环翠绕却依然显得光芒黯淡的恒王妃。心中莫名的升起几分自豪之意。

沐云容有些出神的望着眼前侃侃而谈的白衣少年,心中莫名的升起了几分嫉恨之意。其实沐云容无论是跟顾流云还是张清都不熟,只是…想到自己在北汉的各种遭遇和苦楚,想到下场凄惨的肃诚侯府,这一切的一切都要怪到沐清漪身上。但是在沐清漪下落不明的现在,这个跟沐清漪有关系,又跟她有几分相似的少年自然是成了沐云容迁怒的对象。

虽然现在身为恒王妃看似风光无限,并不代表沐云容就没有受过苦。在遇到恒王之前的日子,沐云容过的并不容易。也正是那段日子,让原本还有些天真的沐云容迅速的成长了起来。没有了肃诚侯府的依靠,远在异国他乡的沐云容只能靠自己,而人的潜力是无限的。所以,她才能抓住机会攀上了恒王,而不是如和琳郡主、明和公主一样被北汉皇帝哥舒竣给扔进了冷宫里。

但是,大约也正是恒王的宠爱助长了沐云容的骄气,让她忘记了曾经的惧怕和恐慌。沐云容本身就不是一个吃一垫长一智,知道什么叫做安分守己的人。她惧怕你的时候自然会万分乖巧,但是当她认为她有足够的依仗的时候她依然会耀武扬威。

虽然在沐云容眼中的顾流云和沐清漪并不是一个人,但是却并不妨碍沐云容讨厌眼前这个白衣翩然的俊美少年。

沐清漪平静的看着眼前变化颇大的沐云容,才不过一年多时间,沐云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曾经身为肃诚侯府嫡女的娇纵之意,反倒是眉宇间更多了几分妩媚和温柔。若不是那双眼睛里面依然不时闪过算计的精光,只怕沐清漪还真的要以为这只是一个跟沐云容长得一模一样的另一个女子了。这样娇柔的女子,确实是许多自以为英雄了得的男子最喜爱的模样,难怪恒王能对她如此宠爱。

“恒王妃有礼。”其实沐清漪只看了一眼,就淡淡的转开了眼,甚至还侧身让了半步。他现在到底是男儿装扮,自然是不太方便盯着别国的王妃看了。沐清漪抬头对哥舒翰笑道:“烈王殿下,恒王殿下,请先入驿馆稍事歇息。”

哥舒翰若有所思的看了沐清漪一眼,点头道:“有劳顾相。请。”

“烈王请。”

恒王自己讨了个没趣,又见沐清漪对哥舒翰殷勤有礼对自己却不闻不问,心中也是十分不悦。只是碍于哥舒翰的威势不能多说什么,只是轻哼了一声,拉着沐云容跟在两人身后。

沐云容同样不悦,她虽然并不欣赏顾流云这样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小白脸,但是也并不代表她喜欢别人忽视自己。而现在,她堂堂恒王妃却被西越所有的臣子忽视了。就连站在顾流云身边那个叫容泱的安郡王也没有多看她一眼。反倒是有不少人的目光落在了一直跟他不对盘的永嘉郡主身上。

永嘉郡主岂会不知道沐云容在想什么,把玩着腰间的软鞭凑到沐云容跟前,哥舒冰笑眯眯的道:“八嫂,这是在想什么呢,闷闷不乐的。”

沐云容轻哼一声,咬牙道:“与郡主无关!”

哥舒冰扬眉道:“怎么会呢?咱们来的时候皇后嫂嫂还说要咱们互相照顾呢,我这不是关心八嫂么?”

沐云容冷笑一声,低声道:“不劳你关心,郡主有那个闲心关心我,还不如想想怎么把自己嫁出去吧。”

哥舒冰脸色微沉,很快又笑了起来,“本郡主是北汉贵胄,就算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愁吃喝。哪儿像有的人…若不是攀上了八哥,这会儿指不定在哪儿呆着呢,哦?你最好祈祷八哥一直喜欢你,不然的话…八哥能为你废了八嫂,哪天就能为了别人废了你!”

这也是永嘉郡主看沐云容最不顺眼的地方。恒王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了,居然为了这个女人废掉了为他生下了两个王子的恒王妃。前任恒王妃虽然是北汉女子,容貌并不如何出色,却也是难得的贤良淑德的好女人,却因为沐云容而被废为庶妾,就连两个小王子也差点被她害死。还是皇后嫂嫂看不够去,让人将两个孩子接进了宫中抚养,不然说不定就被沐云容给害死了。若是早知道这女人这么厉害的话,当初在回北汉的路上就弄死她!

“你!”沐云容神色一僵,咬牙怒道。

“你们在说什么?”一直听着前面哥舒翰和沐清漪说话的恒王突然转过头来,有些奇怪的看着两人。

沐云容连忙挤出一丝笑容,轻柔的道:“没什么,永嘉郡主问妾身累不累。”

“虚伪!”哥舒冰轻哼一声,不屑的侧过了头去。

走在前面的哥舒翰和沐清漪却没有理会后面三人之间的小波澜。哥舒翰侧首看着还不到自己肩膀的白衣少年,扬眉笑道:“不过一年时间,顾相如今已经是西越百官之首,真是让哥舒惊叹不已。”

沐清漪笑道:“烈王过奖了,不过是承蒙陛下看重罢了。倒是烈王之名威震诸国,本相才是感佩不已。听说烈王殿下去年又打了个大胜仗?”

哥舒翰笑道:“顾相消息灵通。区区北方弹丸小国,不值一提。”北汉西北方诸多小国林立,与北汉也是时合时战,这几年哥舒翰声威渐盛,才收敛了安分一些。不过偶尔还是免不了要打上几次的。

沐清漪淡淡道:“在下少时在家念书也曾读到过,柔然兵强马壮,民风悍勇,国虽小兵却不弱。烈王过谦了。”

“顾相果然广博,在下佩服。”哥舒翰笑道。北汉和西越西南和西北都同样与外族接壤,化外之民悍勇好斗,以至于北汉和西越民风也同样颇为尚武。反倒是华国,有西越和北汉为屏障,自来鲜少受外族骚扰,因此文采风流,名士辈出,但是民风却偏于柔弱。

沐清漪淡然微笑,哥舒翰看着沐清漪道:“在下想要跟顾相打听一个人,不知顾相可知道她的行踪?”

沐清漪一怔,行踪暗觉不好。只听哥舒翰道:“华国明泽公主,肃诚侯府嫡女沐清漪,算来也算是顾相的表妹,不知道顾相可有她的消息?”

“明泽公主……”沐清漪垂眸,有些勉强的笑了笑道:“让烈王失望了,在下…并没有明泽公主的消息。”

哥舒翰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点头道:“无妨,本王也不过随口一问。”

沐清漪心中有些无奈的一叹,她很清楚哥舒翰已经开始怀疑她了。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哪儿引起了哥舒翰的怀疑,但是她自己也清楚这一年多发生的事情太多,根本就不可能做到毫无破绽可循。既然夏修竹能知道,庄王能知道,哥舒翰自然也能够猜到。只是她却不愿再与哥舒翰扯上太多的关系。哥舒翰会是个不错的朋友,但是现在他们却是分属两国,更重要的是,哥舒翰之所以会注意到她都是因为当年漪儿对他有恩。但是…她并不是曾经的那个沐清漪。

将哥舒翰一行人送回了使馆,沐清漪便转身准备告辞了。但是北汉的使臣却显然没有华国那么好打发。若有所思的哥舒翰和一脸阴郁的恒王不说,只是永嘉郡主哥舒冰和沐云容就让她十分头疼。

永嘉郡主兴奋不已的拉着沐清漪要他陪她逛街,沐云容同样一脸温柔殷切的模样赞同着哥舒冰的话。

沐清漪没好气的瞥了哥舒冰一眼,要西越丞相陪着逛街,亏她想得出来。若她真的陪她上街走一圈儿,不用等到明天就不知道会传出些什么样的传言。沐清漪挑眉一笑道:“要人陪逛街是吧?不如在下替郡主找个人如何?”

哥舒冰倒也没有真的非沐清漪不可,只是直觉的喜欢这个漂亮又厉害的弟弟,想要跟他闹着玩儿罢了。听到沐清漪如此说,哥舒冰也好奇的道:“什么人?”

沐清漪笑道:“郡主你出了大门,去对面的那座宅子,那里肯定有你认识的人。不如找他陪你逛街如何?不…你们可以一起逛街,反正都是初来乍到的么。西越皇城还是有不少好玩儿的地方的。若是还担心迷路,安郡王也可以陪着一起去。”

“对面?那不是华国的使馆么?”哥舒冰惊讶道:“难道华国来的人…还是本郡主的熟人不成?”她在华国除了清漪以外没有别的交情好的人了啊。

沐清漪笑道:“是啊,安西郡王赵子玉。郡主还记得么?”

“那个小白脸?!”哥舒冰叫道。沐清漪无语,真是不知道这永嘉郡主的眼睛和脑子是怎么长得。赵子玉容貌俊美,身形修长略显单薄,确实是不想战场上战无不胜的猛将。除了那有些冷肃的气质,跟哥舒翰比起来还真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但是再怎么样,赵子玉那长相跟小白脸也有很大的差距,说的不客气一点,她现在的模样就比赵子玉更像小白脸。但是在哥舒冰面前,小白脸似乎不是个形容词,而是赵子玉的别称。

哥舒翰无奈的叹气,“永嘉!”

哥舒冰吐了吐舌头,朝着哥舒翰扮了个鬼脸笑道:“那个小…赵子玉,也可以啦,咱们去找他!”

沐清漪挥挥手道:“安郡王,劳烦你陪郡主走一趟?”

容泱当然没有意见,这个永嘉郡主美则美矣,这性子实在是让人吃不消。不过,这显然是安西郡王赵子玉的麻烦,而不是他这个安郡王的麻烦。华国使馆离这里也不愿,走一趟又如何?

“郡主,请。”容泱侧身,有礼的道。

沐清漪似笑非笑的看向沐云容道:“恒王妃也是华国人,要不要跟永嘉郡主一道去见见福王和安西郡王。”

沐云容脸上的笑容微僵,淡淡道:“不用了,本妃身为女眷,不好贸然去见外男。”言下之意便是嘲讽永嘉郡主不知羞耻,自己巴巴的跑去见别的男子。但是北汉对这些本就不怎么在意,永嘉郡主从小到大草原上到处跑,去找个男人逛街怎么了?轻哼一声不屑的瞥了沐云容一眼,直接转身走人了。

沐清漪浅笑道:“恒王妃果然不愧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如此便是极好,王妃就跟着恒王好好歇息吧。西越男儿多是不拘小节,小心唐突了王妃。”

说完,也不再看沐云容的脸色,沐清漪直接转向哥舒翰道:“请烈王和恒王稍事休息,本相先回宫复旨了。”虽然相处不过半个时辰,沐清漪也看出来了这次的北汉使团是以哥舒翰为主,所谓的恒王不过是个配成的罢了。自然也就懒得再多在他身上费心思了。沐清漪虽然不算睚眦必报的记仇性子,却也没有兴趣去跟一个明显对自己怀有敌意的人敷衍应酬。

“顾相,请。”哥舒翰点头道。

“告辞。”

送走了沐清漪,哥舒翰一回到大厅里就听见恒王再发火。大厅里的椅子也被他踹得东倒西歪,“什么玩意儿?!竟敢对本王如此无礼!”

哥舒翰眼底闪过一丝不悦的锋芒,踏入大厅淡淡道:“八哥,适可而止。”

恒王一怔,有些不服气的瞪着哥舒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个顾流云,那是什么态度?不过是个仗着被西越新皇宠爱才爬到丞相之位的男宠,居然敢如此对本王!”

你除了仗着自己是北汉亲王,还有什么别的本事么?好意思说别人。哥舒翰沉声道:“八哥,他是西越丞相。在西越跟他闹,你以为你能占什么优势?”

恒王当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方才也只是出言嘲讽顾流云而已。若是在北汉,只怕就直接动手了。

沐云容站在一边,看着被哥舒翰三言两语便说的没了声息的恒王,眼底闪过一丝不满和不甘。但是哥舒翰在北汉的权威只在身为皇帝的哥舒竣之下,就连身为兄长的恒王都怕他,更不用说是沐云容了。即使不甘也只得默默地住了口。

哥舒翰神色淡然的扫了一眼沐云容道:“恒王妃,有空便劝劝八哥平心静气。皇兄对这次西越新帝登基很是看重,若是出了什么岔子,回去只怕不好对皇兄交代。”

沐云容打了个寒战,有些慌乱的点了点头。比起高大英武,似乎不好接近的哥舒翰,沐云容更怕那个看起来温文的有些不像北汉人的哥舒竣。

除了北汉使馆,正好便看到哥舒冰拉着赵子玉出门的情景。赵子玉俊美的容颜上写满了不耐烦和僵硬,但是却显然有些招架不住哥舒冰的人情。到底是华国人,从小便对女子尊重守礼的赵子玉哪儿招架得了哥舒冰这样自来熟完全不会看人脸色的女子。偏偏这个女子身份还不一般,赵子玉全完不能像对付一般女子那样将她远远地甩开。

正好看到沐清漪从对面出来,赵子玉朝他甩来一道恨恨的冷光。沐清漪只是朝他挑眉淡然一笑。当着我的面找夏修竹麻烦,还敢挤兑本公子。真以为我是大慈大悲的菩萨么?不给你找点麻烦怎么对得起我天纵英才的少年丞相的名声?

当然…如果赵子玉和哥舒冰真的成了的话,她也不介意手下一份媒人的谢礼。

“师弟跟永嘉郡主不合适。”身后,夏修竹淡声道。

沐清漪回头,笑看着夏修竹道:“修竹啊,没发生的事情不要轻易说不合适。而且你看,安西郡王都二十多岁了还没个红颜知己,很显然是前代郡王去世的太早了,没人为他费心,你这个做师兄的也要多为师弟操心一下。”

所以你就将一个敌国郡主塞给他么?赵子玉是安西郡王,华国柱石,华皇怎么可能同意他娶一个北汉郡主做王妃?

目送赵子玉被永嘉郡主和容泱一左一右的拉走往繁华热闹的大街的方向走去,夏修竹摇了摇头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清清……”容九公子兴奋的声音在身后传来,沐清漪一回头就看到容瑾一身黑衣,兴奋不已的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夏修竹微微蹙眉,抬手就去挡容瑾扑过来的身体。沐清漪根本没有丝毫的武功,若是被容瑾扑实了,有九成的可能会直接倒地上去。虽然夏修竹也可以在身后扶住她,但是三个人在大街上…实在是太难看了。所以夏修竹选择直接去挡容瑾。

但是容九公子却不是那么好挡的,只见容瑾飞快的朝夏修竹一挥袖,宽大的广袖直接卷了过去,在夏修竹侧首避开的同时,容瑾已经一矮神从夏修竹身边掠了过去,将沐清漪搂了个正着。

“清清!”

被人搂在怀里动弹不得,沐清漪顿时就黑了一张俊脸。这里可是华国和北汉使馆门口,被人看到了新皇和丞相搂搂抱抱的像什么样子!

“容、瑾!”

听到清清咬牙切齿的声音,容瑾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放开了她,却依然心情万分愉悦的望着她,“清清……”唤着沐清漪名字的声音更是缠缠绵绵,一波三折。

沐清漪叹气,“又有什么事?”

“表哥同意本公子的求婚了!”欢快的道。

“表哥?”沐清漪挑眉。

“顾秀庭!”容瑾决定了从此就将顾秀庭固定在清清表哥的位置上。大哥什么的太讨厌了,太爱多管闲事了。

沐清漪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道:“嗯,既然如此,你回去娶他吧。”

“咦?”容九公子目瞪口呆的望着沐清漪转身而去的背影。有些茫然的望着旁边的夏修竹,“清清为什么生气?”

夏修竹摸摸鼻子,默默的跟着沐清漪身后走了。望着清清远去的背影,九公子委屈极了。他自然舍不得对清清发脾气,所以——“无情!”

无情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后,“公子。”

“限你十个字以内,告诉本公子清清为什么生气!”容瑾咬牙道。

无情犹豫了一下,道:“顾相大概、是不好意思吧?”他怎么知道顾相为什么会生气?不过九公子有的时候还是很好骗的。

“原来如此。”容瑾满意的点头,挥挥手道:“你回去,本公子要去追清清。”言罢,不再理会一脸纠结的无情,九公子飞身而去朝着前方掠去。

北汉使馆院内,哥舒翰靠着墙壁站着若有所思。院外的街道上的对话自然也一丝不漏的传入了他的耳中。

“清清…顾流云,原来如此……”说不上是惊讶还是失望,北汉对女子的歧视远不如西越和华国,哥舒翰更是一个心胸宽广的男子,对此倒是没有不能接受。只是没想到…“这个沐清漪,当真是他当年遇见的那个胆小如鼠的小姑娘么?”

“哥舒翰,你来晚了,清清是本公子的,你跟本公子离远点!”一个极细的声音带着嚣张的语气不知从何处传来。站在院子里的北汉侍卫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一半。哥舒翰眼神一凛。传说中原有一种武功叫做传音入密,只有内功极高的人才能够做到。这个西越新皇…西越九皇子…云隐!

“清清……”

容九公子追上沐清漪的时候沐清漪已经回到宫中坐在含章宫的书房里批折子了。

倒不是容瑾脚程太慢,而是他给了哥舒翰一个传说中的下马威之后,心情大畅脑子里灵光一闪又去干了点别的事情。而沐清漪将容瑾甩下之后却是直接回了皇宫。登基在即,各种事情堆积如山。前几日又狠狠地刷掉了一批重臣,堆积下来的事务自然要落到她这个丞相身上了。

只是,那时儿停下笔有些怔忡的神色,也表明了刚才的事情对她并不是全无影响的。回过神来,看着折子上一个清晰的墨点,沐清漪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怎么还真的跟个待字闺中的姑娘一般了?

摇摇头,将这些杂事抛到脑后,沐清漪开始聚精会神的处理政事。直到门外传来容瑾依旧欢快非常的声音。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影响不了容九公子的好心情。

有些挫败的搁下笔,沐清漪抬头看着已经踏入殿中的某人,挑眉道:“又有什么事?”

容瑾取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放到沐清漪跟前,眨巴着眼睛望着她,“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疑惑的挑了下秀眉,沐清漪小心的打开盒子,锦盒中放着的东西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务,而是一块精致小巧的玉佩。

一块极品的白玉,不过掌心大小的模样雕琢的却十分精致。一面雕着龙凤龙凤呈祥,另一边也同样雕着花开并蒂。只是龙的下方还隐藏着一个隽秀的瑾字。而在凤的下方却是一个歌字。

云隐的手素来是十分灵巧的,平日里也爱亲手雕刻一些首饰从给她。虽然她多半是用不着但是却也喜悦于这份心意。但是之前收到的所有的首饰都远没有眼前这一件来的精致美丽。一看就知道不知道废了多少心思。

容瑾笑眯眯的在圆形的玉佩上轻轻一按,原本完整的玉佩便被拆成了两块。一块是龙腾四海,一块便是凤舞九天之象。容瑾笑嘻嘻的将玉佩刻着龙的玉佩塞到沐清漪手中,另一块刻着凤凰的玉佩却小心的自己收了起来。

“清清喜欢么?”

沐清漪把玩着手中的玉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会儿才问道:“怎么想起来送这个?”在一看容瑾左手上一道明显的伤痕,不由得叹了口气。容瑾雕琢玉器显然是比一般的玉雕师要省事省力的多。毕竟那些坚硬的玉石在他的眼中更柔软的泥土大概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如此精致复杂的东西,换个寻常的玉雕师只怕半年也未必能够弄得好,容瑾急于求成怎么会不受伤?

容九公子理所当然的道:“表哥说华国成亲之前,要送给对方玉佩最订婚的信物啊。清清觉得不好看么?”

沐清漪默默地收下了玉佩,决定还是不要告诉他,大哥肯定是忘了告诉他华国的规矩是订婚之后女子要送玉佩给未来的夫君表示同意了这门婚事,而不是由男子送给女子。

看到她手下玉佩,容瑾更加高兴起来了。从沐清漪手里拿过玉佩,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了一段红色的丝线,小心的系好了玉佩然后挂在了沐清漪的脖子上。

容瑾一脸满足的偏着头打量着她胸前挂着的莹润的龙形玉佩,还有那个精巧的瑾字,只觉得无比的满足。

“清清,登基大典之后咱们就成婚好不好?我要办一个盛大的婚礼,让全天下人都知道我们成亲了。”容瑾搂着沐清漪,摩挲着她柔顺的发丝,低声道。

“胡扯。”沐清漪无奈的道:“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要怎么跟人解释我的身份?”她若只是个普通的小官甚至是奉天府尹都还好说,分身之术掩饰得当也未必会被人看出破绽。但是她如今身为丞相,皇帝大婚丞相却不在,这可能么?

有太多的场合都是丞相根本就不能回避的。

容瑾挑眉道:“本公子为什么要跟他们解释?本公子就要名正言顺的告诉所有人,西越的大丞相就是女子了,怎么样?”

“你就不怕那些老头子疯了跟你一哭二闹三上吊?”沐清漪好笑的道。

容瑾嗤之以鼻,“连个女子都比不过,他们还有什么脸闹腾。不管不管,清清,登基之后咱们就成婚。不然等到顾秀庭走了,以后咱们成婚的时候顾秀庭参加不了,你岂不是会感到十分遗憾么?”

“这个…”沐清漪犹豫,大哥对她来说很重要,若是大哥和表哥都不能参加婚礼,不只是她会遗憾,大哥肯定也会很失望的。

“随便办个婚礼不成么?”沐清漪娇颜微红,低声道。原本她是这么打算的,低调的办个婚礼有大哥支持就可以了。但是一贯张扬的容九公子显然很难接受这个想法。

“不行!”容瑾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下巴在她颈边磨蹭着,“那太委屈清清了,本公子要让全天下人都知道清清是我的妻子。而且…清清你也知道,这一年多许多事情我们做的并不周到,与其等到以后被人拆穿,还不如咱们自己来。我可不想清清一直穿着男装被人暗地里嘲弄。”

沐清漪无奈的叹气,被人暗地里骂是男宠佞臣,或者被人骂祸国妖女,到底哪一个更糟糕一些啊。

“清清本来就是女子,为什么要假装成男子?就算清清是女子,一样可以成为一代名相。”容瑾低头,额头靠着她的额头,低声道。

“你……”沐清漪神色复杂的望着容瑾真诚的眼眸,终于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声道:“都听你的便是。”

“清清?!”容瑾惊喜的睁大了眼睛,“太好了!”欢快的将她搂入怀中,容瑾低头深深地吻住那优美的菱唇,“清清…本公子会对你很好很好,最好…只对你一个人好的。”

“我知道。”沐清漪轻叹,抬手环住了他的肩膀。

“清清…我……”容瑾不知道想要说什么,想说我喜欢你?我爱你?却都觉得这些话完全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想法,只能更深的亲吻这眼前的女子,“清清,你是我的…。”

“启禀陛下,北汉烈王和…。”东方旭急匆匆的传了进来,却在看到书房里的情景时脸色一白,飞快的冲了出去,“啊啊…我什么都没看见!”东方公子惨烈的声音在含章宫中回荡着。

------题外话------

还是决定让哥舒翰早点知道清清身份吧。不然…太不公平额~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76.重逾万金的求婚书 下一章:178.登基前奏
热门: 重生之最强人生 车站 都市邪王 永恒天帝 我五行缺你 雄霸神荒 老千2:盗亦有道 我的男朋友是小蜘蛛[综英美] 恋爱洗牌 穿成暴君的御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