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重逾万金的求婚书

上一章:176.容瑄效忠 下一章:177.玉佩定情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送走了一脸释然的容瑄和一脸茫然的南宫翼,沐清漪的心情十分不错。南宫家是西越最重要的武将世家。尤其在这个先帝驾崩新皇登基朝政未稳的时候,南宫绝这个一些第一名将的效忠就显得格外重要了。而且,即使不看南宫绝,容瑄本人的能力也不容小视。

之前沐清漪一直担心着容瑄会因为彭城的事情而心生芥蒂。如果换一个稍微心胸狭窄的人,遇到这件事只怕都没有那么容易就算了,如今容瑄肯主动和解也算是一件好事。

“清清这么开心?”看着沐清漪含笑的模样,容瑾有些吃味的道。

沐清漪挑眉道:“南宫家和庄王府的事情解决了,难道你不高兴?”容瑾不以为然,“还好。容瑄识趣自然是好事,若是还想要闹本公子也不怕他。”

沐清漪无奈的抬手去捏他那完美无瑕的脸颊,“九爷,吓唬几个武功平平的人也就算了,你真当自己天下无敌啊?”这一眨眼,天下五大高手又聚集到了一处,若是容瑄真想要跟他们闹腾,也未必没有办法。至少添点乱是没有问题的,刚刚杀了一对西越皇族的容瑾也不可能再立马就将容瑄给宰了。

容瑾伸手将她搂入怀中,懒洋洋的将头靠在她肩上,“总之,清清不许为了不相干的外人高兴。”

沐清漪抬手,毫不留情的掐了下去,“原来,我连高兴的权利都没有了?嗯?”

“清清……”顶着被掐的红通通的脸颊,容九公子可怜巴巴的望着沐清漪,“我不是……。”他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在吃醋而已么。最近的事情太多,还有那讨厌的顾秀庭和慕容熙,分去了清清太多的注意力,让容九公子感到森森的寂寞。

“我知道。”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模样,沐清漪含笑靠在他怀里笑道:“九爷,你也想点正事成么?”

容瑾眨眼睛,“什么正事?求亲的事情么?顾秀庭到底对本公子的聘礼有什么不满意?!他已经拒绝本公子三次了!”说起这件事,容九公子就满腹的怒气,虽然没见顾秀庭看在眼里,但是经过慕容熙隐晦的提醒容九公子还是非常识趣的准备了丰厚的聘礼前去求婚,虽然他一点儿也没觉得在清清答应嫁给他之前这件事到底有什么意义。但是如故顾秀庭从中作梗的话,清清很有可能会原本已经答应了他还临时反悔。

所谓…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秀庭公子在九公子的眼里妥妥的是个小人。

但是,即使容九公子诚心十足,秀庭公子却连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给他打回来。一次也就罢了,接二连三的让九公子十分火大。

沐清漪无奈,打定了主意大哥和容瑾之间的争斗他绝不插手。只得笑道:“这个…或许是大哥想要考验你的诚心吧…大哥没跟我说,我也不知道。”

“诚、心!”九公子咬牙,本公子难道不够诚心么?那个混账分明就是故意刁难本公子!

见状不好,沐清漪连忙不着痕迹的转化话题,“我刚刚想说的是…朝堂上的事情,还有跟华国和北汉的关系,你该好好考虑一下了。别整天想着打打杀杀的。你刚刚登基,根基不稳,华国和北汉的心思只怕没有单单是道贺那么简单。”

各国之间今天打明天合早已经是常态。华皇如今已经是风烛残年,去年华国皇室也是元气大伤,不足为虑。但是北汉却不一样,自从北汉现任皇帝哥舒竣却是正当壮年雄心勃勃。这些年北汉厉兵秣马找已经有逐鹿天下之心,这一次西越帝突然驾崩,容瑾这个毫无政绩人心可言的皇子意外登基,对北汉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容瑾俊眉微扬,将她搂在怀中笑道:“这些我自然知道,清清你放心,我心中有数。”

哥舒竣的野心他自然知道,即使是老头子在外的时候北汉和西越的边境也没有真正安宁过。而哥舒翰这样的一代名将的出现,更是助长了哥舒竣的野心膨胀。不过…本公子还怕他不成?

抬眼看着容瑾道:“你重新启用南宫绝,就是为了防备北汉?”不仅是南宫绝,还有东方飞。东方飞虽然上战场的时候并不多,但是到底是将门之后,当年在战场上的表现也不俗,只可惜后来一直没有机会罢了。如今容瑾重新启用这二人,确实是比重新培养新的将领要来得快的多。而南宫家和东方家也可形成极好的制衡。

果然,容九公子什么都懂,只是不愿意说罢了。许多事情根本不用人提醒,他自己就能够做得很好。

容九公子得意的轻哼一声,“清清觉得我做这个决定怎么样?”

沐清漪称赞道:“很好,若是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容瑾愉悦的吻吻她的眉心,笑道:“清清做了本公子的大丞相,只要安心治国就是了,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本公子来处理。我会给清清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帝国。”

野心,不是只有哥舒竣才有。容九公子的野心几乎是与生俱来的蕴藏在他的骨子里的,而十几年危险重重的皇室生涯也更加滋养了他的雄心壮志。早在还未曾沾染到半分权利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心中将这个天下描画了无数次了。所以他才会在天阙城藏下数万精兵。而这些兵马如今都是他手中最重要也最忠心的砝码,也会是他将来征战天下的利刃。

其实所有的一切都在九公子的计划之中,唯一的变数大概就是眼前的人儿了。容瑾抬手,轻柔的描摹着她精致美丽的容颜,不由得满足的笑了起来。他喜欢这样的变化,若说从前,他想要夺得天下却不知道自己多了天下之后要干什么。但是现在他知道了,他想要将这天下作为礼物送给她,想要和她一起站在这天下的最顶端俯视苍生,看着她明媚愉悦的笑颜。

“清清,我想到送什么聘礼了,清清嫁给我好不好?”容瑾搂着她欢快的道。

沐清漪有些敷衍的点头道:“嗯…送什么?”送什么都没用,只要大哥不同意就什么都没的说。虽然这样对一直锲而不舍的容瑾有些歉疚,但是沐清漪是不可能为了这件事去违逆大哥的意思的。而且她也知道大哥并不是真的不同意她和容瑾在一起,只是…单纯的想要刁难某人而已。

“本公子把这个天下送给清清做聘礼!天下为聘…顾秀庭总不能还不满意吧?”九公子霸气无比的宣告。

沐清漪无言,“天下?”

九公子想了想,“嗯…现在只有西越,很快就会有全部了。”能先欠着么?说了大话的九公子深深地觉得有点郁闷,不过心中对这个想法却越加的跃跃欲试起来。

“嗯哼,本公子知道要准备什么了。这一次顾秀庭一定会同意了。”容瑾信心满满的道。如果他还不同意,本公子就把他绑了扔回南夷去,保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九公子在心中阴测测的想着。

看着他一脸认真盘算的模样,沐清漪有些不忍劝他不用太过着急。就算大哥答应了,一时半会儿他们也没法子举办婚礼。倒是…“庄王和南宫翼都知道了我的身份,不要紧么?”

容瑾挥挥手道:“庄王和南宫翼都是聪明人,他们不会说出去的。而且…就算说出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难道他不知道清清只要还是个男子他们就不能成亲么?所以,如果容瑄真的把这件事捅出去,他说不定反而会感激他呢。

回到庄王府,南宫翼还有些神情恍惚。容瑄挥退了容泱方才看着南宫翼挑眉道:“这是怎么了?还没回过神来?”

南宫翼苦笑,“哪儿那么容易…我当真是没想到,这顾流云居然是一个…姑娘。”有些艰难的两个字终于从南宫翼嘴里吐了出来,同时脸色也就更加难看了。

容瑄摸摸下巴,道:“顾流云那模样…就是个姑娘也必定是个绝色美人,你这模样怎么跟她是鬼似的?”

她分明就比鬼还要可怕!南宫翼默默扫了容瑄一眼,果然不愧是皇室中人,对于一些骇人听闻的事情接受度就是比他们这些普通人高的多。

“表哥…她是当朝丞相啊。若是这事传出去,西越的大丞相之女儿身。全天下的读书人都要疯了!”

“那又如何?”容瑄挑眉,打量着南宫翼道:“我说表弟,你虽然现在是文官,好歹也是出身南宫家的,别一副那些穷酸文人没见过世面的模样行么?”容瑄尚武,对那些喜好勾心斗角的文人同样没什么好感。更重要的是,如果现在他是皇帝的话,有个女人当丞相他说不定还会震怒一下,但是现在他只是一个王爷,谁当丞相也轮不到他啊,事不关己,既不操心。有空担那份心,还不如到时候看看容瑾怎么处理这事儿呢。看明泽公主和容瑾的关系,她也不可能一辈子当男人吧。

说起来…想起那个白衣翩然的少年,容瑄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难得的叮嘱南宫翼道:“表弟,好好看着泱儿。不管顾流云是男人还是女人,咱们都惹不起她。”

南宫翼疑惑的看着自家表哥,素来都是他劝容瑄的份儿,如今轮到容瑄劝他了倒是有些新奇。容瑄苦笑道:“那位明泽公主…你想想之前咱们都以为华国那些事情是顾流云和顾秀庭暗中筹谋的。但是现在…根本就没有顾流云这个人。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所有的事情都是明泽公主一手操纵的。一个侯府不受宠的嫡女,不到两个月时间成为华皇新封的公主,将华国皇室弄得元气大伤。到了西越以后,咱们损失也不轻啊。南宫,论智谋,咱们这些人包括那自诩聪明的容琰,没人是她的对手。”

南宫翼也是一身冷汗,点头道:“我知道了,表哥你放心。”

容瑄点头,有些嫉妒的叹息道:“老天对九弟可当真不薄。”没有权势,没有党羽支持算什么?有沐清漪在满朝文武都是摆设。

“表哥,这事儿…要传出去么?”南宫翼犹豫了一下,问道。

容瑄沉默了片刻,摇头道:“不,谁都不要说。包括泱儿和舅公。这事儿…闹得越久…后面越好看。本王倒要看看到时候四弟这些人是个什么嘴脸。”不如容瑾也就算了,居然连一个女子都不如,到时候这些人的脸色一定很好看。

见他如此,南宫翼倒是彻底放心下来。既然如此胜败已定,认清楚自己的位置才是最好的做法。若是还心有不甘反倒不是一件好事。想了想,南宫翼笑道:“如此也好,顾…相虽然是女儿身,但是手段谋略不输男儿,泱儿跟着她一定能学到不少东西。”

容瑄一怔,这才想起来,“告诉泱儿,对顾相一定要尊敬,不得无礼。最重要的是…不许太接近了!”吃醋的男人是没有理智的,看容瑾平日里对沐清漪言听计从的德行就知道他对沐清漪有多看重了。万一儿子一不小心因为这个触怒了容瑾,到时候连喊冤都没有地方喊。

南宫翼愣住,看了看容瑄不由得一笑,点头道:“我知道了。”

顾府,沐清漪出门迎接北汉使团去了。后花园里,秀庭公子略带嫌弃的扫了一眼跟前的一张纸,挑眉道:“这就是西越陛下所谓的诚意?一张纸?”

容九公子脸上的神色扭曲了一下,咬牙切齿道:“这是普通的纸么?!这是圣旨!”

“所以你的诚意就是下旨要我同意把清漪嫁给你?我可不是西越的人。”秀庭公子淡笑道。

“你敢看完了再说话么?表哥!”还真以为自己是清清的亲大哥啊,在外人面前你也不过是个表哥而已!一表三千里,只听过求亲的时候亲大哥不同意的,长兄为父也没办法。就没听说过表哥还能发表意见的!

秀庭公子扬眉,从善如流的拿起桌上纸看。

西越新帝容瑾在此立誓,今生只娶沐清漪一人为妻。永不纳妾,共享江山,同享富贵,永世不悔。如有违背,江山易主,天下共诛!

下方,还盖着两个火红的印记。一个是西越历代皇帝的玉玺印记,一个是容瑾身为皇帝的私印。看着容九公子得意非凡的模样,秀庭公子淡淡挑眉一笑:有点意思。

“怎么样?本公子够诚意了吧?这可是本公子的一个私印印记。”容瑾斜睨着顾秀庭道。除了本公子,全天下还有谁能这么真心的对清清好么?哼哼!

旁边,慕容熙有些好奇的接过了顾秀庭手中的纸张。能够让他家表弟都惊讶了的东西,想必是有些意思的。

待到低头看了纸上的内容之后,慕容熙真诚的看着顾秀庭,“表弟,可以同意了。”

看吧,连华国前太子都被本公子感动了!

“西越新皇如此诚意,若是再不答应岂不是显得咱们不识趣了。何况…这一纸婚约当真不错…哪天清漪不想要这个丈夫了,塞个女人给他就可以带着整个西越改嫁。相信到时候即便清漪已经嫁过人了,这世上想要娶她的人也会从青州一直排到瀛洲去的。”慕容熙淡淡笑道。

混蛋,本公子才不会把清清让给别人。

容瑾公子傲然的斜睨着两人道:“清清对本公子一片真心,尔等小人休想里间我们。”

秀庭公子仔细的收起了那贵逾万金的求婚书,抬眼看着容瑾道:“婚礼你打算怎么办?”

“咦?”还打算和秀庭公子打仗八百回合的容九公子没想到顾秀庭居然这么容易松口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顾秀庭无奈的抚额,把歌儿交给这种时灵时不灵,随时都可能犯傻的傻瓜真的没问题么?

俗话说长兄如父,做一个父母都不在了的长兄更是压力不小。至少为妹子选夫婿这件事就让他费劲了心思。虽然也没有别的人选给他选,但是眼前这唯一的一个却也要费些心思整治一番才行。

说起来,这一切都要怪容瑾。如果不是为了帮容瑾一直都易装成男儿,凭清漪的绝世容貌和才情,还用担心求情的男子不挤破了大门么?

“怎么?九公子不打算成亲?”顾秀庭没好气的道。

“当然不是!”容瑾愉悦的一跃而起,“本公子这就去准备,很快就可以了。嗯…登基大典之后就举行婚礼!本公子要昭告天下!”

慕容熙悠悠道:“陛下,关于婚期的事情,最好还是跟清漪商量一下比较好。”

“我这就去找清清。”容瑾足下轻轻一点,如一朵黑云一般飘出了顾府。留下顾秀庭和慕容熙面面相觑。

半晌,慕容熙才尤其好奇的问道:“你说清漪会不会同意?”

顾秀庭摇头,“现在时机不对。”容瑾刚刚登基,百事待兴,若是公开举行大婚的话,沐清漪的身份就绝对瞒不住。现在后宫里有没有皇后,皇帝大不大婚不要紧,但是若这个时候少了一位丞相,就是大问题了。

慕容熙不觉得有些同情起兴致勃勃的容九公子了。容九公子也算是天纵奇才,偏偏遇上了这么两个永远理智大于感情的兄妹俩,这些天被顾秀庭折腾的没脾气,这会儿可以预见的还要被沐清漪打击。

“他对清漪倒是真心,这世间除了容九公子只怕没人敢许下这样的承诺。”慕容熙挑眉道。别说是作为一国之君,就算是一个普通男人许下这样的承诺都是不易。并非男人一定就花心好色,而是这世道就是这样,男子三妻四妾才是正理,若真是只守着一个妻子反倒是要被人笑话。

秀庭公子悠然的弹了一下手中的求婚书,“他若没有这样的觉悟,我怎么放心将清漪嫁给他?就算真的嫁了…将来也必不能长久。”

这些年的经历,还有从烈火中死去又复生的经历对小妹绝对不是没有丝毫影响的。虽然她看上去甚至比作为顾家大小姐的时候更加的温婉如水,但是这静水深流之下隐藏着的却是令人惊心的波澜。曾经的顾家大小姐或许不会阻止丈夫纳妾,但是现在的沐清漪…如果容瑾身边又任何一个女人,她们也绝对走不到今天,如果将来容瑾背叛了她,只怕又是一场祸事。

慕容熙有些惊讶,“难怪这几天你一直折腾容瑾,原来就是为了这个?看来容九公子的悟性不错。”没有被顾秀庭折腾死或者气疯就能够自己想到顾秀庭想要的是什么。果然不愧是能够最后登上西越皇位的人么?

顾秀庭淡笑不语,只是道:“婚事推后一些也无妨,既然容瑾准备了这份厚的聘礼,嫁妆总不能太薄了。”整个顾家陪嫁,对于一般的人家甚至是王侯将相来说都绝对不薄。但是对于以江山为聘的容九公子,就有些不够看了。秀庭公子自然不能再嫁妆上委屈了妹妹。

如果容九公子知道顾秀庭的想法的话,一定恨不得在地上打滚哭诉:本公子一点也不介意有没有嫁妆的问题啊!

皇城城门外,沐清漪带着容泱和礼部一干官员等在城门口准备迎接北汉的使者。远远的便看到一路常常的队伍朝着这边过来,队伍最前面却是一个红衣女子策马扬鞭,疾驰而来。

还未走进,就看到那女子容貌明艳动人,骑在马背上更是显得风姿飒然。她骑着马一路狂奔,倒是将身后北汉的队伍远远地甩在了马后。

骏马一转眼就已经到了城门跟前,那女子停也不停,直直的朝着沐清漪冲了过来。跟在身边的侍卫连忙上前挡在了沐清漪跟前。站在沐清漪身后的夏修竹更是直接放出了一丝凛冽的杀气。马儿顿时受到了惊吓嘶鸣一声两腿人立而起险些将马上的女子甩下马背。

“哎呀!”马背上,红衣女子惊呼一声连忙拉住缰绳安抚马儿。一边叫道:“清弟弟,你不记得我了么?”

沐清漪忍不住抚额,“永嘉郡主,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红衣女子,真是北汉的永嘉郡主哥舒冰。

哥舒冰骑术显然十分不错,马儿很快就被安抚住了。哥舒冰这才从马背上一跃而下,跑到沐清漪跟前笑道:“果然是清弟弟哦,远远的我看到就像。咱们这是有缘啊。”

沐清漪一脸黑线,你的眼力是得有多好才能那么远就认出我啊。

旁边,容泱轻咳了一声,道:“顾相,你们认识?”

沐清漪点头,道:“这是北汉的永嘉郡主,郡主,这是庄王府世子,安郡王容泱。”

“郡主远道而来,欢迎。”容泱拱手道。

哥舒冰不在意的点点头,一脸亲密的挽着沐清漪的胳膊笑道:“清弟弟,你怎么会在西越?啊…你是西越的官员?”

看看沐清漪站的位置,再看看沐清漪身上不同于往日朴素的白衣,哥舒冰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容泱忍着笑道:“郡主,这是我西越大丞相,顾流云顾相。”

“啊?!你是丞相?”哥舒冰惊讶的望着沐清漪。虽然她不参与朝中,却还是知道丞相到底是什么的。但是丞相不是应该是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么?

沐清漪无奈的白了她一眼,低声道:“别装了,再装就不像了。”她才不相信北汉远道而来视线就没有打听一点关于西越的事情。哥舒冰呵呵傻笑,望着沐清漪真诚的道:“我是真的很震惊啊。”

沐清漪翻了个白眼,低声问道:“你想跟我说什么?”

哥舒冰不是不懂规矩的人,不顾整个北汉使团还没到达就先一步跑过来了,想必是有事情要说。在打量了一下明媚动人的永嘉郡主,“这次…你该不是又来和亲的吧?”

哥舒冰嗤之以鼻,“本郡主怎么会来和亲?十一哥哥最疼我了。”最重要的是,哥舒冰这性子来和亲,谁能放心得下啊。

“本郡主是来悄悄告诉你一声,沐云容那个女人也跟来了。”哥舒冰翻着不优雅的白眼道。

沐清漪微微一怔,垂眸道:“沐云容?她跟我有什么关系?”原本以为沐云容去了北汉这辈子应该见不到了才对,没想到她竟然能跟到西越来,你那不成?

“和荣郡主现在是烈王妃?”沐清漪挑眉道。

哥舒冰连连摆手,道:“你可别胡说,我十一哥喜欢的可是清漪。唉…也不知道清漪现在怎么样了。”

沐清漪无言,默默地摸了摸鼻子,“那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西越使者的队伍里?”

哥舒冰叹气道:“你要知道,这世上不是每一个人都跟我十一哥和皇帝哥哥一样不为美色所惑的。”不管怎么说,沐云容长得还是十分不错的。虽然她不愿承认,但是北汉草原上美女比起华国和西越这样的山水之间的地方还是少了那么一点儿的。

“十一哥不是不肯要沐云容么,皇帝哥哥本来是打算收紧后宫的。谁知道怎么会是,她就被八哥看中了,她现在是恒王妃。这一次出使西越是八哥和十一哥一起来的。”哥舒冰有些不满的道:“谁知道她给八哥灌了什么*汤,八哥对她言听计从……”

沐清漪却没有心思在听这些,只是心中若有所思,北汉一次派出了两个亲王来祝贺新帝登基,对西越倒是当真看重的很。

说话间,北汉的使臣也已经到了城门口。以沐清漪为首西越众臣跟着迎了上去。

“顾流云恭迎北汉恒王、烈王大驾。”沐清漪拱手笑道。

为首一人正是许久不见的北汉烈王哥舒翰。哥舒翰翻身下马,打量了沐清漪几眼,拱手笑道:“有劳顾相相迎。”

沐清漪笑道:“两位王爷远道而来,在下岂能不恭迎大驾。”

哥舒翰身后,只见一个身形高大,仿佛威风凛凛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有些挑剔的打量了沐清漪一眼道:“你就是西越的大丞相?西越是没有人了么?怎么是一个跟大姑娘似的小子?”

这位恒王…对她有敌意呢。沐清漪垂眸,心中暗暗笑道。

“本相正是顾流云,这世上如烈王殿下一般文武兼修的英雄自然是少见,在下出身书香世家,素来不谙武艺,不及恒王英武。不过…在下那是文官,倒也不妨事。”沐清漪淡淡笑道,笑容温润,眼神却没有半点温度。

恒王自然是听不出沐清漪在嘲讽他空有武功,一身蛮力。但是听到他如此盛赞哥舒翰脸上却很是有些不悦。北汉诸王之中,只有哥舒翰和北汉皇帝哥舒竣是同母所生。哥舒翰军功彪炳,哥舒竣治国有方,因此别的王爷都被掩盖在了这两兄弟的名声之下。

“顾相过誉,本王荣幸之至。”哥舒翰笑道。

恒王轻哼一声,道:“顾相这哪儿是不谙武艺啊,分明是比本王的爱妃还要柔弱的多啊。”说罢,便放声大笑了起来,其中讥讽的意味不言而喻。在场的西越众臣都有些尴尬。

沐清漪身边,容泱冷笑一声道:“顾相出身名门,天人之貌自非常人所能及。恒王的所谓爱妃容貌连个男人都不如,本王倒不知道,有什么可得意的!”

“你!”恒王显然没想到有人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嘲讽自己,顿时大怒。

哥舒翰有些不悦的皱眉道:“八哥,咱们是来做客的,就要有些做客人的抬举,免得让人讥笑咱们北汉都是粗俗无礼之辈。顾相,八哥素来有些…还请见谅。”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怎会?来者是客,这点气度本相还是有的。何况…身为男子虽然不该纠结于容貌,但是能得恒王称赞,也是本相的荣幸。恒王不必气馁,我西越女子无不娇俏可人,回头若是恒王有中意的,本相一定启奏陛下赐婚与恒王。必不会让恒王再有爱妃不如人之叹。”

“扑哧。”看着恒王僵硬的脸,哥舒冰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恒王冷哼一声,沉声道:“容儿,出来让顾相悄悄,西越皇城里能找得出比得上本王爱妃的女子来!”

“王爷。”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沐云容穿着一身华丽的北汉服饰款款走下了马车,看着对面的沐清漪微微一笑,“云容见过顾相。”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76.容瑄效忠 下一章:177.玉佩定情
热门: 都市剑说 超级天神系统 业余神偷拉菲兹 离婚协议请查收abo 何所冬暖,何所夏凉 光明皇帝 大牧场主 穿书后反派装穷了[娱乐圈] 秀恩爱都得死 妙医鸿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