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血溅奉天府(下)

上一章:173.血溅奉天府(上) 下一章:176.容瑄效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碰!”

一道劲风扫过,原本还一脸大义凛然容瑆往后飞了出去,重重的跌落在身后的石板地上。容瑾并没有动作,仿佛只是随意的挥了一下手,但是容瑆却摔得比刚刚的容浩还要重。站得近的人都听到了沉闷的骨头的声音。

容瑆跌落到地上,不由得闷哼一声。肩膀上和胸口传来的剧烈疼痛告诉他他的右肩和肋骨都撞断了。

“容瑾,你…。”一口鲜血从容瑆口中喷出,染红了他跟前的石板。

“容瑆,你想死朕成全你!”容瑾的声音听在众人耳中犹如寒冬突降,所有的人心中都不由得一颤。之间大门口黑影一闪,原本容瑾坐的的位置上已经变得空荡荡的。就在众人的震惊之下,容瑾已经欺进了容瑆的跟前,跌落在地上的容瑆被他一把抓了起来,冰凉的手指落到了他的喉结上。

“陛下恕罪!”旁边众人大惊,容琰高声叫道。

容瑾冷哼一声,淡淡的盯着容瑆问道:“你想死么?”

“放…放开我…”平生第一次,容瑆真正体验到死亡的临近,此时在容瑆的眼中,容瑾比地狱里的恶鬼来要恐怖。容瑾只是轻哼了一声,听在他耳中却仿佛又闷哼在脑海中响起,心口又是一堵顿时隐隐作痛。

“陛下,请三思。”一直没有说话的沐清漪突然站起身来,淡淡道。

容瑾微微挑眉,漫不经心的放开了容瑆。容瑆做错了事他让人处置容瑆,外人只能说一句西皇严厉无情,但是如果他这会儿亲手杀了容瑆的话,只怕就会变成新皇残忍嗜血,好杀成性了。许多事情,容瑾并非不懂,只是以前不愿意理会罢了。

容瑆一被扔开,旁边的众皇子立刻接住了。在看看此时的容瑆,右肩诡异的凸起,胸口凹进去一块,显然是肋骨断了,脸色煞白,刚刚喷出的血染红了衣襟,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一时间,所有的皇子看向容瑾的脸色都多了一丝恐惧和隐忍的愤怒。容瑆的下场让他们不禁升起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来。只有站在人群中冷眼旁观的容瑄看上去最为冷静。

原本看到容瑾如此,容瑄也打算上前的。毕竟是兄弟,如果让容瑾当场吧容瑆给弄死了他们却一句话都没有的话,那才会惹人诟病。但是就在容瑄想要上前的瞬间,却被站在身边的南宫绝暗中一把拉住了。

容瑄有些意外的侧首看向自己的舅舅。南宫绝神色肃然,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正捏着容瑆的容瑾,压低了声音道:“不要靠近陛下,危险。”

“怎么?”容瑄挑眉。

南宫绝低声叹息道:“陛下的武功修为…绝不在我之下。”如今想来,当初那些挑衅九皇子的人是多么的命大,要知道到了他们这样的武功修为,弄死一个人是完全可以无声无息的。

容瑄也同样震惊,怎么可能?!

武功不下于南宫绝,全天下也不会有几个。他们都知道容瑾的武功不差,但是却也绝没想到会高到这种地步。但是容瑄知道,南宫绝是绝对不会骗自己的。这么说来…向药品将容瑾拉下皇位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武功高低不能决定皇位归属,但是…一个坐在皇位上的人的武功高低却能够决定他的帝位是否稳固。至少,来硬的是绝对不行的。暗地里刺杀什么的更是不行。

容瑄神色漠然的看向容琰和容瑆,眼神中倒是更多了几分怜悯之色。

看着不过片刻间原本还活蹦乱跳的容瑆就只剩下半条命了,容琰忍住气,沉声道:“陛下,就算十弟冲撞了陛下,陛下教训一二便是了。下如此重的手……”

容瑾漫步走回座位上坐下,冷然道:“朕是看…十弟学不会规矩,所以才出手教教他。有什么不对?”

容琰一窒,转身道:“皇伯,皇叔,二哥,还请你们主持公道。”

一直作壁上观的容慕礼和容慕风对视了一眼,双双叹了口气。当真是没想到,当初的容慕天不好应付,如今上位的容瑾更不是省油的灯。至少容慕天最胡闹的时候,也没有像今天这样亲自出手伤人过。

容慕礼颤巍巍的走出来,朝着容瑾拱手道:“启禀陛下…今日之事确实是容浩等人之错,但是还请陛下看在先帝刚刚驾崩,尸骨未寒之际,饶了他们一条小命吧。”

容瑾偏过头看着沐清漪,“子清,你怎么说?”

沐清漪抬眸,看向容瑾淡淡一笑道:“微臣相信,陛下自有公断。”

容瑾满意的点头,含笑道:“子清是朕的功臣,是西越百官之首。朕自然不能寒了臣子的心。俗话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皇伯,此事朕恐怕不能答应你。不过…容瑆御前犯驾之罪,看在皇伯的面子上免了便是。”

众人无言,默默地看了一眼躺在八皇子怀里奄奄一息的容瑆。只剩下半条命了,陛下你还请怎么着?

容慕礼愣了一愣,似乎没想到容瑾竟然这么不给他面子。只是再看看容瑾俊美冷傲的容颜,又似乎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这么多的皇孙,若是就这么被杀了,却也实在不再皇家能够容忍的范围之内。就算是西越帝当年,也从来没有过一口气杀这么多皇子皇孙的地步。

叹了口气,容慕礼道:“还请陛下网开一面,饶过这些孩子吧。”

容瑾神色冷漠的盯着底下的众人,许久方才淡淡道:“抱歉了,皇伯。今天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皇伯,你不用劝他,他就是铁了心要将咱们这些皇子皇孙赶尽杀绝。”一边,六皇子高声道。

其他官员们也纷纷低头切切私语起来。虽然丞相遇刺的事情确实不是小事,但是一口气要将七八个皇孙凌迟处死,谁都看得出来陛下的目的绝不只是因为顾相遇刺而已。莫非真如六皇子所说的,陛下想要将这些先皇的子嗣和皇孙都赶尽杀绝。

经过了西越帝二十年的铁血统治,西越的权贵们并不想再要一个比西越帝更加冷血无情的君王。一时间,人心纷乱起来。

容瑾难得的拿出极少有的耐性听着下面的众皇子在六皇子的挑唆下开始你一眼我一语的控诉着他。就连原本还算安分的官员和权贵们也开始议论起来,神色间明显的更偏向这些皇子。容瑾心中冷冷一笑,目光冷肃的盯着折腾的欢快的六皇子。终于忍不住了么?

“父王……”容瑄身边,容泱扶着父王有些担忧的看着六皇子,低声道。他一直都知道,六皇叔是跟他们庄王府一党的,看着六皇子此时的作为不由得皱起眉来。

容瑄冷漠的看着六皇子,淡淡道:“不用管他,什么都不要说。”六皇子跟他到底不是同母所出的亲兄弟。原本他实力雄厚自然能够压得住他,等到他中毒之后失去了夺位的可能性,六皇子的态度立刻就转变了。之前还暗示希望庄王府支持他,被他否决了之后他的态度就一直有些游移不定,还暗中向容琰示好。现在却在这个时候出来搅局…看来他这位六弟也打算赌一把么?他倒要看看,这些年他学了些什么本事。

“请陛下开恩!”被众皇子一搅和,许多权贵大臣都纷纷跪下来求情了。原本被吓傻了的众位皇孙也回过神来,抓住机会大声哭嚎起来。这副场景,说是求情不如说是逼迫更恰当些,容瑾就是再狠,也不能把人全给杀了。容瑄有些好奇的挑眉,他也想看看这位九弟要如何应付。

“朕若是不开恩,你们打算如何?”台阶上,容瑾靠着椅子淡淡的问道。

众人一窒,六皇子咬牙道:“陛下尚未登基,就对子侄不仁,好杀成性有违先帝遗德,请恕我等不能尊奉父皇遗诏,想必父皇也不会怪罪我等的。”

容瑾盯着六皇子半晌,终于低声笑了出来,“终于说出来了么?你们也是这个意思?”

众皇子沉默不语,这些要被容瑾弄死的皇孙都是他们的亲骨肉。何况容瑾登基原本也实非他们所愿。

许多时候,沉默就是默认了。

“还有谁觉得六皇子说的有道理,站出来让朕瞧瞧。”容瑾淡淡道。

大堂外一片宁静,众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六皇子一看,心中暗暗发急,朗声道:“众位大人不必怕他,神策营大军已经将此处团团围住,今日本王和众位皇兄弟便要清君侧,以慰父皇的在天之灵!”

六皇子一挥手,果然无数身着盔甲的将士从暗处涌了出来,将整个奉天府围得水泄不通。

容瑾有趣的勾起了唇角,果然有点意思。他这位六哥倒是个聪明人,还知道拉上所有的皇子一起。不过,这还不够!

“清君侧?”容瑾笑道:“刚刚还要朕放过这些人,这会儿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清君侧了?还是…六哥,谁准你擅自调动神策营兵马的?”

六皇子得意的一笑,“九弟,你以为神策营的兵马真的被你掌控了么?神策营的统帅不巧,是本王的人。原本以为没有必要动用,现在看起来却是恰到好处。不是么?”原本六皇子一直跟着容瑄,隐藏在南宫家的强大之下区区的神策营就不够看了,他也从没有打算轻易动用。只是却没想到容瑄居然如此的不中用,不过现在倒好,正好让他捡了个便宜。

容瑾垂眸,漫不经心的道:“六哥想要如何?”

六皇子道:“本王也不愿违背先皇的旨意,只要九弟杀了顾流云这个逆贼,你依然还是皇帝。”

半垂的眼眸中掠过一丝猩红,容瑾慢慢的抬起头来,“胆子不小。”

有神策营大军在手,六皇子并不担心。就算有御林军和京畿守备,但是容瑾现在也没有完全的掌控住这两支兵马的忠心。何况,此时围住了奉天府的兵马足足有两万人,等到羽林军和京畿守备军杀过来,早就已经晚了。说起来,这些兵马还是容瑾的人自己带进来的呢。

想到此处,六皇子的心情不由得更好了起来。朗声道:“顾流云区区无知小儿,陛下受其魅惑就封他为丞相。更是为了他不惜斩杀皇室血亲,这样的佞臣,难道不该杀?各位皇兄弟,各位大臣,你们说是不是?”

六皇子显然很擅长蛊惑人心,“六殿下说的没错……”

“正是,这顾流云果真是个妖孽…。”

回应的人越来越多,容瑾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愉悦起来。果真是没见过血这些人就怎么都学不乖,很好,实在是…太好了。

人心,有的时候就是这么有趣又可笑的东西。只需要稍微的撩拨一下,就能够让许多人按照自己的心思言听计从。当然,这也与许多人的审时度势脱不了关系。比如说现在,如果六皇子手里没有几万神策军,如果容瑾没有表现的这么冷酷无情,就算再怎么挑拨这些权贵大臣也不敢当着容瑾的面跟他对着干。毕竟,容瑾才是西越名正言顺的帝王。而这个时代,名正言顺四个字在许多人眼中都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正因为容瑾的冷酷超过了许多人能够忍受的范围,今天容瑾能对着皇子皇孙毫不留情,对着他们这些臣子自然就更不用说。六皇子手中有数万神策军包围着,赢面明显就更大于只带了十几个御前侍卫的容瑾。甚至连皇室的王爷们除了一直没说话的庄王和不知所踪的循王,其他人都明显是跟容瑾对立的。天时地利人和,容瑾似乎一样不占。这些本就不怎么忠心的权贵们自然是毫不留有的投向了六皇子。何况,他们连借口都光明正大——请诛佞臣。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请陛下诛杀顾流云!”众人齐齐跪地,齐声道。一时间,只有少数的一些人还站着以外,大堂外的空地上乌压压的跪了一遍。

“朕,不允。如何?”容瑾神色冷漠如冰,沉声道。

六皇子咬牙道:“陛下受顾流云魅惑,不辨是非。如此,就只有臣等替皇上清除逆贼了。神策营,诛杀顾流云!”

沐清漪身边的夏修竹脸色一沉,上前一步想要挡在她的前面,却被沐清漪抬手拦了下来。

在众人的注目中,一直沉默不语的沐清漪慢慢的站起了来,淡淡道:“六殿下,这种拙劣的计谋就想逼死我顾流云。是您想皇位想疯了还是觉得我顾流云是傻子?”

六皇子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显然没想到到了这种局面顾流云还敢面不改色的嘲弄自己。冷笑一声道:“顾流云,你不必嘴硬。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沐清漪有些疑惑的偏着头道:“说起来,六皇子似乎对本相怨怼颇深,不知道本相什么时候得罪过六皇子?”说起来,沐清漪还真没的罪过六皇子。就是跟容瑄的恩怨也比跟他要深得多。

“又或者,本官做了什么让陛下昏昧荒唐的事情,让六殿下如此急匆匆的想要清君侧?”沐清漪淡淡笑道。

六皇子冷声道:“因为你,陛下要将七八个皇室血脉凌迟处死,难道还不是媚主?”

沐清漪笑容冰冷,“哦?这么说,身为皇室子孙就可以刺杀当朝丞相了?六殿下,你似乎搞错了一件事情。西越,不是容家的,而是…陛下的。皇室宗亲之所以荣华富贵,是念及与君王同出一脉,不是说你们有资格跟君王共享江山!本相为臣,尔等,同样为臣。原来就因为你们姓容,陛下就连处置几个妄图杀害朝廷重臣的权利都没有了么?若是如此,不如你们直接与陛下平起平坐不是更好?”

“你强词夺理!”六皇子怒斥道,“就是因为你巧言令色,才让陛下根本不听朝臣谏言,肆意妄为屠杀皇室血脉!”

“谏言?”沐清漪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众人,“这难道不是在逼迫陛下么?”

“陛下做的不对,我等劝谏有何不对?”六皇子道。

沐清漪笑道:“这么说…六殿下认为几位皇孙刺杀朝廷重臣没有错?”

“不错!”六皇子傲然道:“你这种佞幸人人得而诛之。”

“好。”沐清漪点头,淡淡一笑。六皇子却是一愣,有些警惕的盯着沐清漪不知道他想要搞什么鬼,只见眼前的少年俊美的容颜一凛,厉声道:“修竹,把六皇子给本相杀了!”

“是。”夏修竹应声,随手拔过身边的侍卫手中长剑就朝着六皇子直直的刺了过去。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众人大惊失色,六皇子连忙往一边散去。但是以他的武功怎么可能躲得过夏修竹的一剑?即使只是极其随意甚至连一份力都没有用上的一剑。

旁边的容琰等人一见事情不好,也顾不得其他连忙拔剑去挡夏修竹的剑。此时六皇子好不容易扳回了一城,若是让夏修竹将六皇子给杀了,之前好不容易凝聚的士气又要烟消云散了。

容琰和旁边的五皇子一左一右,两把剑齐齐的架住了夏修竹的剑。夏修竹微微皱眉,剑锋微微一转,再一次刺向六皇子。六皇子得到了一丝喘息,连忙躲到了众人身后,慌乱中甚至将身边的一个侍卫送到了夏修竹的剑下。

“修竹,算了。”

长剑在那侍卫胸口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夏修竹皱眉,虽然一击没有成功,倒是只要这一剑刺下去,就算中间当着一个侍卫他也可以保重六皇子必死无疑。

“顾…顾流云!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当众刺杀本王!”六皇子吓得脸色惨白,就连说话都有些喘息了。

沐清漪悠然的坐回了椅子里,淡淡道:“既然六皇子认为皇孙刺杀丞相无罪,那么,本相杀了对陛下不敬意图犯上的皇子,也不是什么大事。六殿下,你说…是么?”

“你敢!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本王杀了这个逆贼!”六皇子气急败坏,明明自己占着上方,却被顾流云如此落了面子,六皇子怎么能忍?连忙高声呵斥神策营的将士。

“嗤!”

旁边,容瑾毫不客气的嘲弄的嗤笑,“你当朕跟你一样白痴么?神策营不听话朕还会将他们放在内城里?天枢,开阳!”

“属下在!”神策营将士中,天枢和开阳排众而出恭敬的道。

容瑾淡淡道:“把这些白痴给朕带下去,看着就心烦。”

“是,陛下。”天枢沉声应道,一挥手,神策营的士兵立刻上前,将之前蹦跶的最欢快的几个权贵大臣都扣了起来。

“这…怎么会…”六皇子立时傻了眼,他一直以为神策营是自己最大的底牌,就连容瑄和南宫绝都不知道的底牌。却没想到神策营真正进城的根本就不足一成,其余的都是天阙城的将士。即使是他以为自己掌握的神策营,也早就已经不是他能掌握的了。毕竟,原本的神策营也是认令不认人的。

看着容瑾盯着他如毒蛇一般阴冷的眼神,六皇子哪儿还会不知道自己完了。但是此地被他自己调来的神策营团团围住根本就是插翅难逃。扫了一眼周围众人,六皇子突然飞身想沐清漪扑了过去。

众人之间黑影一晃,原本距离沐清漪还有一段距离的容瑾已经出现在两人之间挡住了六皇子的去路。一道绯红的刀光流过,半空中的六皇子惨叫一声,颓然倒地。

跌落在地上的六皇子身上完好无损,比起惨状渗人的容瑆好看多了。但是,鲜血从他的双手的手腕上淌出,不一会儿就染湿了身下的大块地面。这模样就算六皇子不死,手也要废了。

“容瑾!”双手被废六皇子又恨又怒,全然忘了之前的谨慎和对容瑾的戒备。怒吼道:“容瑾,有本事你杀了我!”

容瑾冷笑,“你当朕不敢么?”

广袖一挥,刚刚还疯狂的叫骂的六皇子脖子一歪顿时没有了声息。脖子上一道血痕慢慢的绽开,双眸还睁得圆圆的充满了愤怒和震惊,仿佛不相信容瑾真的会这么轻易的杀了他一般。

一个刚刚还得意非凡嚣张不已的皇子,就这么轻易地丢了性命。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仿佛连呼吸都不敢大声一般。看着眼前站在血泊中垂袖而立的黑衣青年,俊美不凡的容颜上带着阴鸷和冷酷的杀意,仿佛从地狱归来的修罗。

他们…到底在挑战一个什么样的人?

所有人心中都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股寒意,眼前这个冷酷的几乎让人喘不过起来的男子,真的是当初那个被西越帝千娇百宠的纨绔九皇子么?其实六皇子不算是在容瑾手下死得最惨的人,但是六皇子的身份和容瑾此时的气势以及武功,却让人心中升起了从未有过的畏惧。

“你们,给朕听清楚。这西越,是朕的。朕也不需要让告诉朕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如有再犯,他就是你们的下场!”低沉的声音清楚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胆子小的人早就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许久——

“臣等万死,求陛下恕罪!”原本还义愤填赝的控诉着沐清漪的罪状的朝臣们重新跪了下来,这一次却是恭恭敬敬的臣服。

容瑾面上冷然一笑,既然不知道什么叫忠心,那就教会他们什么叫畏惧!

“现在,刑部尚书,行刑!”容瑾漫步走回台阶之上的位置沉声道。

“是…是…臣,遵旨。”刑部尚书颤抖着道。

容瑾犹豫了一下,看向坐在一边的沐清漪,淡淡道:“天色以外,明日还要接待北汉使臣,丞相先回去歇着吧。”

凌迟的场面太过凄惨血腥,容瑾并不想让沐清漪被吓到。沐清漪微微叹了口气,淡淡开口道:“陛下登基在即,凌迟之刑有伤天和,还请陛下从轻发落吧。”

容瑾点头道:“朕心中有数,子清先回复吧。来人,送顾相回去。”

“臣遵旨!”跪在一边当壁画的东方旭难得的机灵了一会,抢在御前侍卫之前开口,然后飞快的冲到沐清漪跟前,“顾相,请。”

他可一点儿也不想看血流成河的场面,更不想等陛下忙完了之后再回过头来找他算账。沐清漪点点头,起身道:“有劳东方大人了。”

看着沐清漪上了马车离去,在场的所有人心中不由得都紧紧地崩了起来。有沐清漪在场,容瑾多少还会收敛一点,但是当沐清漪离去之后众人才发现,原来他们刚刚见到的并不是陛下最可怕的一面。

“既然丞相替你们求情…凌迟也确实是有些浪费时间,就罢了吧。”容瑾斜靠在宽大的椅子里,懒洋洋的斜睨着底下的众人道。

“方才各位都急着想要清君侧,进忠言,为朕分忧。朕心甚慰。”容瑾悠悠道:“这会儿…也就劳烦众位一并为朕分忧了吧?”

说完,容瑾仿佛漫不经心的点了几个人的名字。都是朝中掌握着比较重要的权势,但是却摇摆不定的人。只见容瑾淡淡的一指,“就由各位大人来行刑吧?”

“扑通!”

刚刚站起来还没多久的朝臣们又跪倒了一片。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要他们算计别人弄的人家破人亡都不会眨一下养几个。但是要他们自己拿着刀子去杀人,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杀皇室之孙,他们却是没有那个胆子。何况,只要他们一下手,那么以后跟各家王爷的关系……

容瑾似乎也没有勉强他们的意思,说完这些话之后便撑着额头靠着扶手闭目养神起来。底下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此事要如何收场。

许久,容瑾才睁开眼睛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叹息道:“这就是…父皇留给朕的忠臣?嗯?”

底下一片沉寂,谁也不敢开口多说什么。

“陛下。”一个御前侍卫模样的男子飞快的走过来,低头在容瑾耳边低语了几句。容瑾神色一冷,原本就不太好看的神色更加冷漠起来,盯着下面的众人道:“既然你们不远为朕分忧,就在家好好呆着吧。来人,负恩侯容淮,端王次子容浩等人谋杀当朝丞相,御前犯驾,赐死!十皇子容瑆,六皇子容琤,意图谋反,赐死。所有从犯,与之同罪。其余人等,贬官一等。若有再犯,诛族!”

“多谢陛下!”众人颤声道。

如果之前容瑾一次处置这么多人,绝对会又是一场波澜。但是此时,众人大约已经被吓得麻木了,听到贬官一等,只觉得松了口气。突然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哪儿还顾得上其他?甚至对于闹出这一场祸事的六皇子都隐隐有些活该如此的想法。

容瑾淡然挑眉,沉声道:“大将军南宫绝,即刻起执掌神策营。庄王府世子容泱,晋封安郡王,靖远侯东方飞,加封骠骑将军,统领健锐营。”

“臣等多谢陛下隆恩。”被点到名的众人出列谢恩,最意外的自然要数容泱了,在基本上所有皇族遭殃的现在,他一人被晋封为郡王。是隆恩,也是烫手山芋,端看庄王府以后要怎么自处。

南宫绝也同样有些意外,西越帝已经多年不让他领兵了。虽然是他并不太熟悉的神策营,但是以南宫绝的威望无论是那一支兵马到了他手里都绝对可以指挥的动。抬眼对上容瑾平静无波的眼眸,南宫绝觉得他在容瑾的眼中看到了类似于挑衅的傲然。

很明显,容瑾不怕南宫绝掌握兵权,他有自信即使南宫绝想要干什么他也能控制得住。

南宫绝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难怪最后登上皇位的是这一位。

“臣领旨,谢恩。”南宫绝俯身一拜。

这一夜发生了多少事,外城的寻常百姓并不深知。而内城的权贵们也三缄其口。只知道,有几位皇室子弟再也不见踪影,不少朝中大臣抄家灭族,更多的人地位跌落,许多重要的位置也空了出来,让底下的官员们眼神火热,跃跃欲试。

也只有当晚在场的人和奉天府的衙役知道,当晚的血几乎染红了奉天府堂前的所有的土地。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73.血溅奉天府(上) 下一章:176.容瑄效忠
热门: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复刻少年期[重生] 偏心 命犯桃花与剑 犯罪心理师之替身 寒武再临 魂归西天后我恋爱了 生化危机8自由之路 寡妇村来了外乡人:乡情野色 两小无嫌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