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失败的刺杀

上一章:171.华国来使 下一章:173.血溅奉天府(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与赵子玉耽搁了不少时间,沐清漪回顾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不过今天显然不是什么好日子,还没到府门口,只听嗖的一声羽箭破空而来,笔直的朝着走在最前面的的沐清漪射了过来。

因为之前有了南宫翼的提醒,这几天夏修竹都是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边的。只是一转身,抬手就直接朝着那疾射而来的羽箭抓了过去。跟在沐清漪身边的太史衡连忙拉着沐清漪躲到了一边。

一群手持刀剑的黑衣人从各处用了出来,飞快的将三人围住了。

扫了一眼眼前的黑衣人,沐清漪并不着急。夏修竹冷然扫了众人一眼,沉声道:“什么人?”

“要你们命的人!”为首之人沉声道,“识相的就将顾流云教出来,可饶你一条小命。”

闻言,沐清漪有些忍不住暗笑。若是夏修竹还需要人饶命的话,这世上只怕也没有几个人还能平安的活着了。

只见夏修竹俊脸微沉,“滚,不然死。”

被人如此轻视,黑衣人顿时眼冒火光,“好狂妄的小子,受死吧!”气急败坏的黑衣人不再多说什么,一挥手一群人朝着夏修竹涌了过去。

这群黑衣人的运气显然并不太好,刚刚跟赵子玉打了一架夏修竹的心情也不好。一抬手,一截短枪从袖中划出。在众人的目光中夏修竹伸手一拉立刻将原本银色的短枪拉出五六尺长,抬手一挥轻而易举的扫到了一大片。

枪乃长兵之王,大开大阖在战场上特别是混战之中最合适不过。所以战场上的士兵用长枪的居多。但是普通士兵的枪法和夏修竹这样的绝顶高手的枪法,却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只见夏修竹银枪在手,银光所到之处势如破竹所向披靡。

太史衡护着沐清漪站在一边观战,一刻多钟时间竟然连一个刺客突破夏修竹的防护冲到他们跟前来的都没有。让原本打算一显身手的太史衡颇有些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概。只见宽阔的大街上银光闪烁间,血色和惨叫声齐飞,地上早就已经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大堆黑衣人的伤的伤死的死,没有一个还能动弹的。

“好枪法,这聂...夏统领若是上了战场,必定是一员虎将啊。顾相手下真是能人辈出。”太史衡称赞道。

沐清漪点头赞同,安西郡王的武功本身就是从战场厮杀里磨砺出来的。同样的夏修竹的武功也是一脉相承,单打独斗其实并不占优势。但是若论对普通人的杀伤力,只怕天下五大高手还是要以夏修竹为最。

至少容瑾的修罗刀虽然刀下无活口,狠戾非常。但是如果上了战场的话,却远不如夏修竹的银枪顺手。

“这些都是什么人?如今皇城里都是豫王的天下了,居然还有人斗胆敢刺杀顾公子?”太史衡好奇的道。

沐清漪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太史公子不是消息灵通么?怎么会问我?”

太史衡默默地摸摸鼻子,发现这个据说是云歌的弟弟实际上是云歌的表妹的姑娘实在是太不好相处了。半晌才叹了口气道:“我总觉得...事情要遭。”早不行刺晚不行刺,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行刺顾流云。西越皇室这些皇子皇孙的脑子是被狗啃了么?

“我也觉得。”沐清漪幽幽的叹了口气,抬头看着空中的一轮圆月。那清冷的月色仿佛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

这次的刺客人数并不少,质量也不算差。如果真的只是刺杀一个普通的丞相的话大约已经得手了。但是不幸的是他们刺杀的是顾流云,顾流云身边还有这一个前华国御前侍卫统领和江湖百晓生的文华公子太史衡因此别说刺杀沐清漪了,就连一滴血迹也没有溅上她雪色的衣衫。

等到将所有的黑衣人全部摆平了,夏修竹原本还有些沉郁的神色也开朗了不少。显然发泄一通对他的心情是有所帮助的。

“公子,这些人要怎么处理?”夏修竹抬脚踢了踢脚下的黑衣人,黑衣人有些痛苦的声音了一声显然是还活着的。

沐清漪挑眉笑道:“辛苦修竹了,让人送奉天府去吧。”夏修竹下手很有分寸,并没有全部打死。

“是。”夏修竹恭敬地点头,正要转身去料理这些人,突然猛地转身一把抓住沐清漪往街边闪去。

“嗖嗖!”几道羽箭破空而至,险险的贴着太史衡的脖子飞了过去。

“该死的!”太史公子自出江湖以来大概都没有收到过这么大的惊吓,怒吼一声飞身朝着羽箭射出的方向扑了过去。太史衡武功不及,但是轻功却当真称得上是一绝。

躲在暗处的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见太史衡犹如一只大鹏猛扑了过来。一惊之下,黑衣人哪儿还顾得上沐清漪,齐齐的举起弓箭想要朝太史衡放箭。太史衡冷笑一声,凌空一个翻身,身子在半空以一个极为诡异的角度倾斜扭转,同时广袖一挥,几道暗器射向了来不及改变方向的黑衣人。

扑通扑通几声,躲在暗处的三个黑衣人颓然倒地。

“白痴,真以为本公子会跟你们拼武功么?”看着倒在地上的黑衣人还睁着眼睛愤怒的瞪着自己,太史衡毫不犹豫的踹了两脚,冷笑道。

在一看其中一人,太史衡惊讶的朝另一边的沐清漪道:“都残废了还来做杀手,这是跟顾公子有多大的仇恨啊?还是说...这位真是...身残志坚?”

闻言,沐清漪漫步走过来果然看到躺在地上的三个黑衣人,其中断了一臂,面容看上去...有些眼熟。

“他们怎么了?”

太史衡撇嘴,“没什么,软筋散而已。”

打量了地上的人半晌,沐清漪想起一个人来,犹豫了一下挑眉道:“端王府二公子?”

黑衣男子咬牙道:“是又如何?”

沐清漪淡淡评价道:“不知死活。”

黑衣男子气得呼吸有些急促,厉声吼道:“顾流云,你不过是个媚上惑主的佞臣,你敢拿我如何?”

沐清漪微笑道:“我确实不会拿你如何?不过...还请二公子往奉天府走一趟。回头,本官再跟令尊商量到底该如何。二公子最好是祈祷...端王足够看重你,不然......”

黑衣男子脸色一白,他当然知道沐清漪那个不然之后是什么意思。父王看重他么?或许从前是看中他的,但是现在...在他断了一臂之后还会看重他么?他并不是嫡子,真是因此他才更加急于在父王面前立功,却没想到会功亏一篑。

“带走吧。”沐清漪也懒得理会这些人,挥挥手让夏修竹叫人来将这些刺客押走。等到容瑾知道了之后,只怕又是一场祸事。不过,京城里这些皇子皇孙确实是该教训了。

回到府中沐清漪便直去见了顾秀庭和慕容熙。慕容熙如今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是要彻底清除余毒却还需要不少时间。容瑾虽然将漱玉丹给了莫问情,但是莫问情却并没有直接用来解毒。只是拿在手里闻了闻,研究了一会儿便原物还给了容瑾。

莫问情医术高绝,同样对医道也有着自己的骄傲和坚持。即使是要救人也绝不会用漱玉丹这样的药的。在他看来,这样就算将慕容熙的毒彻底解掉了,也不是他医术高明的原因,而是用另外一个人的命换回来的。一命换一命,真正出类拔萃的医者都不屑为之。

因此这些日子莫问情就在京城附近四处寻找解毒需要的药材,就连宫中的太医院药房都被他翻过机会,幸好现在住在宫里的认识容瑾而不是西越帝,御药房自然是任由莫问情进出。皇家御医的医术虽然未必不得上药王谷,但是皇家御药房的收藏却丝毫不比药王谷差。比起离开药王谷之后要全天下到处寻找药材,莫问情对西越京城暂住一段时日的安排也难得的表示满意。

“大哥,表哥。”后院里,慕容熙和顾秀庭正对坐着弈棋。看到沐清漪进来顾秀庭方才放下棋子笑道:“今天回来的这么早?不是去迎接华国的使臣了么?”

沐清漪看了一眼旁边淡笑不语的表哥,点头道:“已经打断好了,华国来的人是福王和赵子玉。”

慕容熙神色淡然的落下一子,目光在夏修竹身上停了一下挑眉道:“受伤了?跟赵子玉打起来了?”

夏修竹摇摇头道:“没事。”确实是没事,赵子玉看着下手狠其实都留了分寸,夏修竹也不过是手臂上多了一道浅浅的剑痕罢了,连药都不用上,两三天就能好。

“安西郡王府历代郡王都会华国忠心耿耿,华国皇室对他们也算不薄,赵子玉一时难以接受也是难免的,你不要怪他。”看着夏修竹,慕容熙淡淡道。

夏修竹沉默的摇摇头,自己的师弟他怎么会不明白?

沐清漪坐到顾秀庭身边,犹豫了一下问道:“表哥,你要去见见福王么?”顾秀庭在京城的消息肯定瞒不住,事实上现在知道的人也不少。慕容恪自然知道当初慕容熙是跟顾秀庭一起失踪的,只怕过不了多久也会找上门来了。

慕容熙摇摇头道:“算了,还是免了吧。既然已经离开了华国如何便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了。我不会刻意回避,但是专程去见也没有必要。”他跟慕容恪的感情也只是还说得过去,并没有深厚到瑞地步。

见慕容熙如此,沐清漪也就不再多劝了,点头道:“一切都看表哥的意思便是。”

顾秀庭看着一边的夏修竹皱了皱眉,问道:“出了什么事了?”沐清漪一怔,不解的看着顾秀庭。顾秀庭道:“修竹可不像只是更赵子玉动过手的模样。身上血腥气太重了。”

沐清漪无奈,笑道:“没什么,只是遇到几个不知死活的刺客罢了。”

顾秀庭皱眉,在皇城里还敢公然行刺的人,身份必定不简单。

“刺客呢?”

“丢到奉天府去了。”沐清漪道。顾秀庭沉默了片刻,点头道:“自己小心一些。”

“大哥放心就是了。我不会有事的。”

奉天府

大晚上的却是灯火通明,步玉堂脸色阴沉的盯着堂下刚刚被送来的捆成粽子一般的黑衣人。居然该在皇城重地刺杀当朝丞相,最重要的是居然还是顾公子,真是不想活了!

被步玉堂盯着的人却并不将他放在眼底,一脸傲然的道:“还不放开本公子,你不想活了么?”

“放开?!”步玉堂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在步玉堂看来,敢刺杀顾公子,眼前这人不管曾经是什么身份以后都注定了是一个死人了。

“大胆!本公子是端王府二公子容浩!”黑衣男子怒斥道。

步玉堂摸摸下巴道:“原来是端王府的人啊,很好...知道身份了就好办。来人,去请端王殿下来奉天府一趟,端王府二公子谋杀当朝丞相未遂,还请端王给本官和陛下一个交代!”

“是,大人。”门口的衙役匆匆领命去了。

失手被抓,虽然有些懊恼但是容浩并不太过惧怕。他是端王府的公子,正经的西越皇孙,难道还抵不过一个以色媚主的佞臣么?更重要的是,今天的事情并不是他一个人所谓,有道是...法不责众。他就不信,步玉堂一个小小的奉天府尹敢拿他如何。

只是容浩忘了,现在奉天府的后院里还关着十多个朝廷重臣呢。奉天府的职权大小其实完全取决于皇帝的态度。遇到西越帝这样的皇帝,奉天府就是个摆设,但是如果是容九公子,那就不好说了。

“端王到!十殿下到!”

去请容琰的人还没来得及出门,容琰就已经自己送上门了。听到门外的通禀,在看看容浩得意的神色,步玉堂冷然一笑,起身迎了上去,“微臣见过两位王爷。”

容琰脸色有些不好看,他这些日子忙着容瑾的事情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但是事情已经出了,就算他再不乐意也不能不管。上次容瑾当着那么多兄弟的面砍了容浩的胳膊他没说话,若是这一次再出点什么事儿,他在京城里的声望当真是要荡然无存了。

“父王!”容浩有些欣喜的道。

容琰冷然的扫了他一眼,朝着步玉堂拱手道:“步大人,打扰了。”

步玉堂笑吟吟道:“岂敢,就算端王殿下不来,微臣也正要派人去请王爷呢。”

容琰道:“犬儿任性妄为,若有什么差池还请步大人见谅。本王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他。”步玉堂笑容一敛,这么容易竟想要把人带走?若真是让他把人带走了,他就只能提着自己的脑袋去见陛下和顾公子了。

“端王殿下说笑了,下官请端王殿下来是有些问题想要询问。至于二公子,只怕暂时还要在奉天府住一些日子。”至于之后是进宗人府大牢还是直接上刑场就不关他的事了。

容琰脸色一沉,“步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步玉堂淡笑道:“令公子当街刺杀当朝丞相,如此大事下官若是就这么将人交给了王爷,要如何向陛下交代?还请王爷不要为难在下。”

旁边,容瑆忍不住新哼一声道:“顾流云他算什么丞相?不过是靠着容瑾的宠爱爬上去的佞幸罢了!”

步玉堂神色不变,淡淡道:“不管顾大人是什么,只要他一天在朝微臣他就是西越的臣子,此事请恕下官不敢擅专。”

容琰沉声道:“此事本王自会向陛下和顾相赔罪,步大人现在只需要将容浩交给本王便是。”

“抱歉,下官恕难从命。”步玉堂硬声道。使了眼色示意身边的衙役上前将容浩拉到了一边。

容瑆哪里受得了步玉堂如此冷硬的拒绝,怒斥道:“步玉堂,你好大的胆子!区区一个三品小官居然敢在皇子面前如此放肆!本王再问你,人你到底放不放?”

“不妨。”步玉堂平静而从容的道。

“信不信本王宰了你?!”容瑆怒道。

步玉堂毫不犹豫的转身抽出衙役随身的佩刀架在了容浩的脖子上,漠然道:“端王想要将人带走可以,除非是个死人。就算十殿下要宰了下官,为了不负皇恩,下官也只能在死之前杀了二公子了。”

“步大人倒是对陛下忠心耿耿。”容琰盯着步玉堂半晌,方才沉声道。步玉堂扬眉笑道:“为人臣者,自然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四哥,你跟他啰嗦什么。”容瑆有些急躁的道,不是他沉不住气而是时间不等人。如果他们不趁着事情还没有发作出来先把人抢回来的话,等到容瑾知道了此时,容浩肯定是没命了。若是如此,无论是对容琰的声望还是对端王府的士气都是一个严重的打击。只要人在他们手里,跟容瑾谈条件的时候就会更少几分掣肘。

容琰定定的盯着步玉堂,道:“步大人,你考虑轻触了。浩儿是皇孙,你若是伤了他对你没什么好处。说句难听的,本王不知他一个儿子,但是...你却只有一条命。”

步玉堂不所谓的一笑道:“多谢端王指点,不过...在下这条命也是捡回来的。就算丢掉了也不愧。”

“敬酒不吃吃罚酒!”容瑆冷声道:“来人,给本王将二公子抢回来!若有阻拦,格杀勿论!”

“是,王爷!”跟着容琰和容瑆一起来的侍卫齐声应道。

步玉堂一手抓着被捆着死死的容浩,一手握着刀警惕的盯着眼前的众人。蓦地,门外传来一个森冷的声音,“容瑆,你想杀谁?”

黑影一闪,容瑾已经出现在了大堂门口。负手而立,一身黑色锦衣仿佛与墨色的长发融为一体,整个人只能看到那如冷玉一般冰冷白皙的容颜,和指间闪烁着仿佛不祥光绯色光芒的修罗刀。

众人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进了院子里,只是一回头就看到他神色冷肃的站在门口。容瑆和容琰心中不由得一紧,容瑾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臣步玉堂叩见陛下。”一看到容瑾步玉堂顿时松了口气,毫不犹豫的放下刀俯身跪地参拜。

其他人这才回过神来,“叩见陛下。”

容瑾轻哼一声,举步踏入堂中。走到容浩身边的时候听了下来,上下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被困得跟粽子一样的容浩,柔声问道:“是谁让你去刺杀子清的?”

容浩愤怒的瞪着容瑾,去怎么也挣扎不开夏修竹亲手捆上去的绳子。容瑾并不在意,抬手修罗刀在绳子上一挑,原本困得容浩动弹不得的绳子立刻便落地了。容浩睁大了眼睛,有些惊恐的看着那锋利的刀锋在自己身上慢慢移动。那么粗的绳子甚至根本没有用力就被挑断了,足见这看似华而不实的绯红短刀绝对是一把可吹毫断发的利刃。

“回到我,谁让你去刺杀清清的?”容瑾很耐心的又问了一次。容浩张了张嘴,有些艰难的道:“没...没有谁.....”

他不是没有试图散开,但是不知道为何却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仿佛提不起来。

“这么说,就是你自己一个人想要杀了子清的?”容瑾幽幽问道:“很好,你说本王该怎么对付你?把你剁了喂狗怎么样?不...子清养了一只小狐狸,一天割你一块肉喂狐狸怎么样?”

“你...你......”

“陛下!”旁边容琰变色道:“陛下,此事是犬子行事鲁莽,请陛下恕罪。臣一定让他亲自去想顾相赔礼道歉。”

“赔礼道歉?!”容瑾冷笑一声道:“若是今天让他得逞了,若是子清受了伤甚至是...你觉得赔礼道歉有用么?”

容瑆冷笑道:“不过是个佞臣而已,就算是死了浩儿也是为西越除了一个佞幸,有什么大不了的?难不成顾流云那个小白脸还比不过浩儿正统的皇室血脉,你的亲侄子?”

容瑾嘲讽的冷笑一声,“比?这些垃圾凭什么跟子清比?我说过,谁敢动子清,我便要他的命!现在...容浩,你准备好受死了么?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快的......”

容浩惊恐的看着容瑾手中的刀慢慢的在自己身上轻轻划下,身上的几乎立刻便是一阵阴冷的疼痛,然后容浩眼睁睁的看着鲜血从自己的身上渗出,染湿了身上的黑色衣衫也将容瑾手中的刀衬得更加鲜艳夺目。

容浩甚至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从刀锋下的伤口飞快的侵入了他的骨子里去了,整个人顿时如堕寒窟。

“不...不要!不是我...不是我一个人!”容浩颤抖着叫道。

容瑾眼中闪过一丝冷厉,“还有谁?”

在那妖红的刀锋下,容浩只得颤抖着吐出一个一个的名字。都是各家的王府的皇孙和一些跟容浩关系不错的世家子弟的名字。

容瑾冷冷一笑,收回了修罗刀侧首吩咐步玉堂,“去把这些人都带过来,”

“是,陛下。”步玉堂小心翼翼的道。虽然容瑾并没有暴跳如雷,但是步玉堂却本能的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心中不由得打了个寒战,登基在即陛下这不是打算大开杀戒吧?到底要不要去通知顾公子一声呢?

“还有各府的王爷,侯以上的勋爵,从一品以上的大臣,通通都过来吧。”容瑾继续道。

“是陛下。”心知事情大概不好收场,步玉堂飞快的应了声,脚下不停步的奔了出去。冷静的陛下好可怕!

大堂里一时间寂静无声,容瑾有些慵懒的坐在大堂上神色默然的盯着下面的人。底下,容琰和容瑆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自从容瑾进门之后就没有跟他们正眼说过一句话,明显是根本不将他们放在心上。若是平时,容瑆早就忍不住暴怒了,但是现在,在他们根本不知道容瑾的实力的情况下,却不得不忍了下来。

之前还硬撑着一脸傲气的容浩此时却委顿在地,身上的伤口慢慢的沁出血液,仿佛完全无法愈合一般,他的脸色也渐渐苍白起来。

今晚本该是一个几位平凡的夜晚,但是皇帝陛下一声诏命,京城里所有重臣几乎都到了奉天府觐见。一时间,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也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间都有些惶惶不安。他们没有忘记,奉天府里如今还关着不少重臣呢。

奉天府大堂外面已经被宫中的御前侍卫重重包围。如今容瑾身份不同,一旦出宫自然是有不少侍卫随侍的。虽然这些侍卫苦逼的经常被皇帝陛下甩掉,经常是一不小心他们要保护的皇帝陛下就不见人影了。但是此时,他们却都恪尽职守的守在奉天府大堂外面,不让外面的人上前一步窥探里面的一切。

大堂外面的空地上已经站满了朝中重臣皇室宗亲,也没有座椅什么的,众人此时也顾不上挑剔,只是三三两两的站着暗地里小声的交换着各自的情报,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父王,你说到底出了什么事了?”容泱扶着容瑄漫步走了过来,一边低声问道。此时夜色已经深了,陛下却突然将这么多人叫到奉天府来,肯定不是什么小事。

容瑄淡淡道:“这些日子,你们有跟那些人混在一处吧?”用了莫问情的要,容瑄身体也好了不少。虽然还是不健康,但是比起往日那走几步路都要喘上一喘的模样是要好多了。

“谨遵父王的吩咐,儿臣不敢有违。”容泱恭敬的道,蓦地醒悟过来,有些震惊的道:“父王...你是说......”

“*不离十。”容瑄淡然道。

容泱只觉得额头上阵阵直冒冷汗。若不是前些日子父王三申五令,说不定他也被说动了跟着那些堂兄弟一起胡闹了。若是如此,那自己...幸好......

“庄王殿下。”看到容瑄,不少人纷纷上前见礼,一边隐晦的想要打探出一些消息。但是容瑄自从中毒之后,身体差了不少,性情倒是越发的沉稳圆滑了不少。说了半天,众人依然是迷迷糊糊的什么都没有打听出来,只得有些遗憾的退开了。

“看样子陛下是在里面?”容泱有些好奇的道。御前侍卫守在大堂门口,陛下肯定就在里面。只是不知道...容泱想起那日在顾府见到的那个如春风般和煦的俊美少年,不知道他有没有事?

“顾相到!”一辆马车稳稳的停在了奉天府门口,马车上一个带着面具的青年男子和一个温文尔雅的蓝衣青年同时跃下了马车。那戴着面具的男子已经有不少人认得,正是如今的京畿守备统领。而那蓝衣青年却是十分陌生。

太史衡好奇的看了一眼眼前乌压压一片的人,无一不是玉带紫蟒,富贵逼人。不由笑道:“好大的阵势啊。丞相大人,请下车吧。”

马车里,沐清漪淡淡一笑道:“太史公子好兴致。”

太史衡含笑不语,喜好挖掘秘闻的人一般都有爱看好戏凑热闹的天性,太史衡自然也不例外。如今闹这么大的阵势,难道即将登基的西越新帝真的打算冲冠一怒为红颜...蓝颜么?

夏修竹揭起帘子,沐清漪从容的从马车里走了下来。抬眼看了一眼跟前焦急的等候着的众人,不由得莞尔一笑。

“顾相好啊。”

“见过顾相......”

“顾相......”谁不知道顾流云是新皇最宠信的人?一时间众人纷纷涌上前来打招呼。沐清漪也不着急,淡然的向众人一一回礼,举手抬足,风度翩然。

“顾大人,陛下请你快进去呢。”大堂里,蒋斌匆匆走出来,恭恭敬敬的道。

沐清漪点头道:“我知道了,有劳公公。”

蒋斌连忙道:“不敢,顾大人请。”

“各位大人,先失陪了。”沐清漪含笑朝众人拱手,然后跟着蒋斌往大堂里而去,只留下身后众人神色各异的眼光和纷纷议论。蒋斌是先帝跟前的贴身太监,如今先帝驾崩依然还在陛下身边侍候着。虽然是个太监却是皇帝的亲信,这么多年谁见过蒋斌对哪个臣子如此客气恭敬的?可见这顾流云在陛下心中的地位。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71.华国来使 下一章:173.血溅奉天府(上)
热门: 幻影怪人 我当道士那些年 江河湖海 — 江河卷 灵魂破译师 从今天开始做掌门 锦瑟 完美离婚[娱乐圈] 另类间谍 曾是壬生狼 折断的龙骨 黑科技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