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华国来使

上一章:170.顾府求药 下一章:172.失败的刺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南宫家…信得过么?”等到霍姝带着南宫翼和容泱离去,沐清漪方才所有所思的道。南宫家和庄王府的关系太过亲密,让人不得不防。

顾秀庭淡淡道:“南宫家能否信得过,端看庄王如何处置。南宫绝一代名将,除了北汉哥舒翰,无人能出其右。可惜哥舒翰正当壮年而南宫绝却已经年过七十。但是…既便如此,除了他西越也找不出来能独当一面的大将了。”

沐清漪点头,明白大哥这是在提醒他虽然庄王府棘手,但是南宫家若是能留还是要留下来的。她和容瑾果然都是一路人,遇到阻碍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除掉,而不是怀柔。但是一味的杀戮是不可能成大事的。他们可以以诡计夺天下,却不能以诡计治天下。诡者,鬼也。终究是难登大雅之堂。

思索了片刻,沐清漪点头道:“多谢大哥提点,清漪明白了。”

顾秀庭点点头,“明白就好。过善则懦,过厉则暴。王者之道,恶毋忘善,当生则生,当死则死,儒法相兼,方是长久。”

沐清漪点头,含笑道:“多谢大哥指点,清漪谨记在心。”

顾秀庭摇摇头淡笑道:“清漪聪明得很,从来不用大哥担心,便是大哥不说,你迟早也会明白的。”

沐清漪了然,大哥既然不是担心他,就是担心容瑾了。不过容瑾那性子,只怕就是他自己知道,也未必会忍耐。顾秀庭了然的看着她道:“正是因为他那脾气,你才要多加管束。你既然选了他,大哥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大哥不希望有一天你被他连累了让大哥一个人伤心。”容瑾的脾气心性实在是不得不让秀庭公子感到忧心。

“大哥…你放心。”沉默了片刻,沐清漪轻声道。

顾秀庭叹了口气,“若以选择明君的标准,就是下辈子顾家人也断不会选容瑾的。不过…他对你的心思倒是还不错,若真是个做明君的料子,我反倒是不放心了。罢了,不管怎么样,还有大哥在。”当真是心怀天下的明君,顾秀庭也不能相信他对清漪一心一意了。所谓的明君,不就是爱江山不爱美人么?为了天下什么都能牺牲。这样的人,若是以往顾秀庭就算不欣赏也能理解,但是现在,他还是更喜欢为了他的妹妹可倾国倾城倾天下的人。

“大哥。”沐清漪眼睛微红,投入顾秀庭怀中沉默不语。

顾秀庭有些好笑的看了看某处,含笑拍拍她的背心道:“罢了,都是一国丞相了还要哭鼻子不成?你把画收起来吧,我去看看表哥。”

“嗯。”沐清漪也有些不好意思,她往日里可没有这般的多愁善感。顾秀庭拍拍妹妹的肩膀,含笑转身往后院去了。

他肯定知道本公子在偷听!走廊的拐角处,容九公子神色扭曲的盯着秀庭公子潇洒而去的背影磨牙。他是故意说给本公子听的吧?!一定是!说人坏话都不用背对着人的么!

“大哥的话你都听见了吧?”沐清漪一边低头收拾画卷一边淡淡道。

容瑾撇撇嘴,漫步走了出来,“听见了,不就是不能杀南宫绝和容瑄么,不杀就是了。”

沐清漪叹了口气,淡淡道:“你心里都明白罢?九公子聪明绝顶,哪儿还需要人讲什么道理?”顾秀庭说的这些容瑾不是不明白,他只是不想那么做而已。想杀的人为什么要留?

看着她秀眉轻蹙的模样,容瑾不由得心里抽疼起来。原来清清一直都在为他担忧么?想起顾秀庭刚刚的话,容瑾拉起她的手柔声道:“我知道大哥说的对,以后我会注意的,这次我不是没杀人么。本公子还要称霸天下呢,怎么会弄得半路上翻船?”

沐清漪默默的看着他,你确实没杀人,你只是故意纵容他们,等到他们闹大的时候才好一鼓作气全部给杀干净了。

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望着自己的俊颜,沐清漪不由得莞尔一笑。倾身靠在他怀里低声笑道:“也怪不得你,我明知道…不是也没劝你么?我们……”无论外表在如何霁月风光,他们的心底都隐藏着一股杀气。大哥说的没有错,这样他们凭着聪明才智和出其不意,或许可以夺得西越,却未必能夺得天下。夺得天下也未必守得住天下。人都杀光了,他们总不能什么都自己来。至少…南宫家是可以留下的,虽然原本他们是打算斩草除根的。

感受到怀中的温香软玉,容九公子顿时满足的笑了起来,“那么…现在就让本公子看看清清收服人心的手段如何?如果他们听话,本公子也不介意做个明君的。不过这个可以以后再说,清清今天要跟我回宫去哦。”

沐清漪扑哧一笑,容瑾只怕是下辈子也不会有明君的样子。不过不要紧,她也不是贤臣么。

“不成,我答应了大哥,他在西越的时间我都要留在家里陪他。”沐清漪无奈的拒绝道。

“大哥到底对本公子有什么不满意!”容九公子咬牙切齿。沐清漪暗暗发笑:总不能告诉他,大哥就是单纯的看他不顺眼吧?

“莫问情。”

顾府后院一处幽静的院子里,莫问情正坐在树荫下的石桌边上摆弄着桌上的药材,旁边还放着几个模样各异的药瓶和几本古旧的书卷,显然是在专研医术。沐清漪原本不想打扰,但是看莫问情专注的模样若是她不出声,只怕弄到晚上他也不一定能够弄完。莫问情虽然不是药王谷谷主的嫡系血脉,但是论起对医术的专注,只怕就是前代药王谷主本人也要甘拜下风。

其实沐清漪走进院子的时候莫问情就已经听到想动了,毕竟她的脚步声再轻也还是个没有练过武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何,莫问情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停下手中的事情转身跟她说话。

“何事?”莫问情抬头,淡淡问道。

被他如此一问,沐清漪反倒觉得为了这件事专程来道谢的自己有些太虚伪了。只是,莫问情这样的人总是会给人一种必须要慎重对待的感觉,不愿轻忽了他。

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方才…庄王府的事情,多谢你了。”

莫问情垂眸,漠然道:“举手之劳罢了,回头将灵柩交给我处置即可。”

沐清漪沉吟了片刻,灵枢是魏无忌的人,不过…倒也无妨。点头道:“好,等到京城的事情了了,我保证将灵枢带到你跟前。你…是打算回药王谷么?”如今药王谷群龙无首,若是庄王府执意要追究的话药王谷自是难逃一劫。如果说有谁能收拾这个烂摊子,大约也只有莫问情了。莫问情如果当真对药王谷毫无感情,也不会关注灵枢的事情了。毕竟他已经不是药王谷主,灵枢如何也与他无关了。

莫问情沉默了一会儿,点头道:“药王谷里是义父毕生心血。”

沐清漪明了,莫问情看似冷酷无情,实则是极为重情重义的。他若真的冷血无情,当初完全就可以不管慕容煜的死活,只怕也不会有后来被逼出药王谷的事情。更不用说,还千里迢迢专程跑来京城提慕容煜收尸了。

“我明白了,我会跟容瑾和庄王府商量的。只要处置了灵枢也算是给了庄王一个交代,绝不会牵连药王谷。”沐清漪轻声道。

“多谢。”莫问情道。

沐清漪笑道:“原本是我来道谢的,这会儿倒是你跟我客气起来了。不必如此。”

“你也一样。”莫问情淡然道。莫问情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不必道谢。

沐清漪一怔,倏尔才莞尔一笑不再多说什么。

庄王府

容瑄看着放在跟前的瓷瓶和药方半晌沉默无语。容泱肃手恭敬的站在书案前方,小心的问道:“父王,这药…用么?”

容瑄沉声问道:“莫问情就在顾家?”

容泱点点头道:“虽然没有见到莫问情本人,但是看顾流云的意思,莫问情肯定就在府中。”不然也不会那么快就能拿回药和药方。

容瑄叹了口气道:“这个顾流云果然不简单,就连冷心冷情的药王谷主也对他另眼相待。”容泱皱了皱眉,有些迟疑的道:“父王,您中毒的事情跟药王谷也脱不了关系,这事儿…九叔……”虽说这事是容琰的算计,但是很难说容瑾到底有没有在心中插一手。

容瑄摇头道:“不会,我虽然不了解九弟,但是…以他的能耐武功和心性,是不会用下毒这种法子的,若真是下毒,只怕也不会留下半点余地。”

即使不了解容瑾,但是容瑄也能够看出来,容瑾不下手则罢,一出手就绝不会留下余地。

“莫问情已经离开药王谷,这个消息想必不假。”

“但是我们到现在也还没有找到给父王下毒的人。”容泱有些愤怒的道。虽然慕容煜已经死了,但是谁都知道出生华国皇室的慕容煜没有那个本事,下毒的人自然还是药王谷众人。最有可能的便是药王谷那个叫灵枢的女人,但是自从慕容煜死了之后那个女人也不知所踪了。

容瑄淡然道:“总会找到的,不用着急。”

“那这药……”

容瑄拿起药瓶握在手中,道:“用,药王谷主亲自开的方子怎么不用?”何况,现实也由不得他不用,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虽然莫问情说不可能在完好如初,总也比现在这样苟延残喘要好得多。

容瑄倒出一粒药丸,就着手边的茶水服下,方才望着儿子问道:“你也去见了那顾流云,感觉如何?”

容泱一怔,一时踌躇着半晌也没说出什么来。容瑄看着有些心烦,挥挥手道:“罢了,以后跟着你表舅多学学吧。顾流云此人,就算不能跟他深交也绝对不可得罪。你明白么?”得罪了顾流云就等于得罪了容瑾,这些日子下来容瑄冷眼旁观,倒是越发对这个弟弟的手段感到心惊了。

“儿子明白了。”

转眼间登基的日子将近,各国的使臣也陆续赶到了西越。西越帝驾崩的突然,葬礼自然是赶不上了,但是新皇继位的大典却是必须参加的。各国收到西越帝驾崩的消息的同时也就开始准备启程去西越参加登基大典了,如此一来前后一个半月的时间倒也足够了。

身为丞相,百官之首说难自然是难,说易也易。至少沐清漪接手了朝政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有容瑾的帮助和顾秀庭慕容熙暗地里指点,倒也上手的极快。看在外人眼里竟当真像是这位少年丞相无师自通天生的相才一般。即使是跟容瑾和沐清漪不对盘的容琰等人,暗地里也不得不叹一声果真是少年英才。同时又咬牙切齿这样一个厉害的人物竟然让容瑾捷足先登了。

这些人自然不会知道,沐清漪夜夜拉着容瑾顾秀庭慕容熙批折子,每天一有空就抱着一堆折子请教顾秀庭和慕容熙的模样。没办法,阴谋阳谋或可无师自通,但是论起处理朝政,无论是容瑾还是沐清漪都是实打实的新手,偏偏朝堂上的事情有的时候是重不得轻不得,若不是有秀庭公子和曾经有过监国经验的慕容熙在,两人少不得还要焦头烂额一段时间。

所以,想要震慑世人,若不是真的多智近妖无师自通,那就必须有极其强大的后援。

这次西越新皇登基,各国也很给面子派出的使臣身份都是不凡。身为丞相的沐清漪自然免不了要亲自接待这些贵宾了。只是让沐清漪有些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华国派出的使臣竟然是皇长子慕容恪和安西郡王赵子玉。慕容恪倒是好说,但是赵子玉却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只是一照面沐清漪便知道赵子玉认出了自己了。

“张公子,去年华国一别,别来无恙?”华国使馆里,赵子玉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沐清漪,以及她身后的夏修竹,冷峻的容颜上眼眸微微缩了一下,最后将目光落到了沐清漪身上。

好锐利的眼,不过数面之缘而已竟然记得这么清楚。

“安西郡王好记性。”沐清漪笑道,显然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安西郡王称呼在下顾流云便是,当时胡闹让郡王见笑了。”

赵子玉淡然道:“顾相的胡闹当真是…让在下大开眼界。”

沐清漪丹敛眉淡然一笑道:“安西郡王客气了,郡王和福王殿下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若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

赵子玉挑了挑眉,并不在说话。

慕容恪同样也在打量着沐清漪,张清当初在华国京城他自然也见过,但是如果不是赵子玉说破的话,慕容恪也未必想的起来眼前这个气度天成的少年丞相就是当初华国京城那个俊美少年。因此,对沐清漪的态度也就更加慎重了起来。

“顾相年少有为,本王佩服之极,若有机会还想向顾相讨教一二,还望顾相不吝赐教。”慕容恪朗声笑道。面上虽然亲切和睦,但是实际上慕容恪还是感到有些尴尬的。全天下都知道顾流云是华国顾家的人,顾家在华国被华皇弄得险些灭门,在西越顾家的子孙却以未及弱冠的年纪登上丞相之位。这摆明了就是昭告天下人华国皇室枉害贤良,华皇无法容纳能臣么?

沐清漪大方的笑道:“福王殿下客气了,在下不过机缘巧合得陛下看中,实在难当殿下的称赞。”

“顾相客气了。”福王笑道。

对于眼前这个白衣少年福王还是颇有些好感的。不管是顾流云还是张清,当初华国京城的事情确实是有些耸人听闻,但是说到底,跟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与之相反的,去年那一场可称得上是华国皇室浩劫的纷争,最后得利的还是他这个一直都不受宠爱也不受重视的皇长子。若不是好几个华皇看中的皇子死的死伤的伤,这次出使西越的事情也轮不到他。

同样的,沐清漪对这位福王殿下也没什么恶感。毕竟这位也算是这些年唯一一个跟表哥关系还不错的皇子了。素来都不受重视跟顾家也没什么仇怨的。或许是因为从小到大的环境关系,这位王爷身上并没有其他皇子那样高高在上的模样,倒是难得的平易近人。

“王爷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流云就不打扰王爷了,就请王爷稍作歇息明日一早再入宫觐见陛下。”沐清漪含笑起身道。

知道她事情多,福王也不多留,跟着起身笑道:“如此,本王就不送了。”沐清漪笑道:“王爷留步。”

“在下送顾相出去。”赵子玉沉默的起身,淡然道。福王也不以为意,笑道:“如此也好。”

沐清漪淡淡一笑也不在意,只是道:“那就有劳安西郡王了。”

告别了福王,三人沉默的往使馆外面而去。出了门赵子玉也完全没有要回去的打算,沐清漪侧首看了看跟在自己身边的夏修竹,心底叹了口气,。赵子玉既然能一眼认出她又怎么会认不出从小一起长大的夏修竹?上前一步走在了两人前面,漫步往人少的地方走去。

“郡王?可是有什么话要说?”走到一处僻静的小巷,沐清漪放在停下来看着赵子玉问道。赵子玉挑眉看着沐清漪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张清还是顾流云?或者…都不是?”别人不知道,赵子玉久居华国京城,当初赵家与顾家的关系也不差,怎么会不知道顾流云夭折的事情?

沐清漪淡然一笑道:“如今在下身在西越,到底是什么身份安西郡王又何必在意?郡王,你说是么?”

赵子玉冷笑一声,突然一掌朝着沐清漪拍了过去。身后夏修竹一把拉开沐清漪,只是单手与赵子玉拆招,却并不还手。一时间竟然被赵子玉逼得节节后退。但是赵子玉却不急追,在一掌将要拍到夏修竹的心口的时候险险的停住了,盯着夏修竹冷声道:“果然是你。”

夏修竹叹了口气,抬手取下了脸上的面具。俊美的容颜看着赵子玉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见到夏修竹的容颜,赵子玉眼中闪过一丝安心,很快却又染上了怒色,冷笑着看着夏修竹道:“好的很,堂堂华国御前侍卫统领,前代安西郡王的嫡传弟子,跑到西越来给人家当侍卫。当初人也是你故意放走的吧?”

夏修竹有些无奈,“师弟……”对此,夏修竹也有些愧疚。当初他放走了沐清漪一行人,还让赵子玉为他担了不少心。

赵子玉盯着他道:“我倒是忘了,你现在可不只是随身侍卫了,你还是西越的京畿守备统领,西越新皇用人倒真是不拘一格。你若是还认我是师弟,登基大典之后便跟我回去。”

夏修竹摇头道:“不成。”

他既然答应了容瑾保护沐清漪就绝不会失言。何况华皇的恩情他还了,华皇的行事他无法认同。比起在华国皇宫做着受人忌惮的侍卫统领,他更喜欢留在西越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无论是沐清漪还是容瑾都没有真的将他当成侍卫,也给了他最大的自由。即使是寄人篱下,夏修竹却感受到了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的自由和安宁。只是…却是有些对不起教导自己的师傅和一直关心自己的师弟。

赵子玉怒极反笑,“好一个不成,那就动手吧。”

“你不是我的对手。”夏修竹垂眸,淡然道。

赵子玉冷哼一声,随手抽出软剑就朝着夏修竹刺了过去。夏修竹侧身让过,两人再一次交起手来。看着两人在小巷里你来我往的打得激烈,沐清漪有些无聊的靠着墙壁边上观战。

“哟,这是怎么打起来了?”这世上从来不缺无聊的人士,速来神出鬼没好些日子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的文华公子太史衡笑眯眯的从房顶上跃下来,刚好落在了沐清漪身边。

“……”

“哎呀,沐姑娘,好久不见。”太史公子一点儿也不感到不好意思,熟稔的跟她打招呼。沐清漪无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还穿着的白色绣银色云纹衣衫,“太史公子,太聪明的人都活不长。”她好像没有告诉过太史衡她的身份,但是看太史衡这幅理所当然的模样,绝对不是刚刚才知道的。

太史衡摸摸鼻子笑道:“这个…沐姑娘前些日子还有意招揽在下,怎么这会儿就翻脸无情了?难道我就不能考虑一些时候么?”

沐清漪挑眉道:“太史公子的考虑就是去将我的身份翻个底朝天?”

“呵呵。”太史公子傻笑。不翻怎么行,跟着天阙城主和跟着西越皇帝,虽然同样是为人做牛做马,但是待遇和前途却是天差地别的啊。太史衡当然不会说,他辛辛苦苦花了两三个月好不容易将所有的事情都查清楚想明白了,先写被这两个家伙给吓死。最后考虑到万一有一天这两人知道他已经翻了人家的底了,还不挥挥手灭了他。于是文华公子闭门苦思了三天三夜,还是决定识相一点的主动投诚比较好。

沐清漪浅笑道:“其实我本来想说,看在你跟表姐的交情的份上,太史公子若是实在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但是…谁让太史公子好奇心太重了呢?正好,我手里还有一个位置,太史公子一定会有兴趣的。”

太史衡眼睛一亮。“史官?”

史官好啊,史官的妙处不在于可以记录现在的事流芳后世,而是可以挖到很多原本以他的身份绝对不会知道的秘闻,以期让他江湖百晓生的名头晋升为天下百晓生。

沐清漪唇边绽出一个清冷的笑意,“监察御史,以后就麻烦太史公子了。”

太史衡俊脸顿时就垮了下来,以为他混江湖就不知道朝堂上的事情么?监察御史虽然也挂着个御使的名头,却是个从八品的小官儿。每天的事情就是明察暗访,然后给皇帝打小报告。官职不高,地位没有,还招人嫌。至于那些代天巡狩的监察御史,如果不跟地方官员同流合污,八成就是要被人一路追杀的倒霉催。

沐清漪懒洋洋的道:“太史公子游历天下,想必各地的风土人情都是十分熟悉的。这个职位…应该是再合适不过了。”

太史衡幽幽的看了她一眼,明白了,就是要本公子替你收集消息么?你直说呀,消息么本公子多得是!

无论太史衡怎么折腾,沐清漪都不再搭理他。送上门来的人不用白不用,原本以为太史衡遛了,他既然又自己跑回来了就别怪她不念往日的交情了。

看着眼前的少年一副铁石心肠的模样,太史衡只得无奈的认栽,自己送上门来的还能怪得了谁?

“咦?聂云怎么会打不过赵子玉?”看着不远处被赵子玉打的节节败退的夏修竹,太史衡不解的道。虽然聂云赵子玉的武功都是前任的安西郡王教的,虽然赵子玉才是安西郡王的亲生儿子,但是实际上聂云才是安西郡王的武功的真正传人。赵子玉学的最多也就五六成,居然能将聂云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沐清漪无语的瞥了他一眼,太史衡的武功是有多差才看不出来夏修竹是在让着赵子玉?

太史衡当然没那么差,他只是没话找话说而已。看着赵子玉一掌打在夏修竹的肩膀上,太史衡有些百无聊赖的道:“不去帮忙么?赵子玉虽然打不过聂云,但是如果聂云一味的退避的话,还是有可能被赵子玉弄死的哦。”聂云的武功肯定比赵子玉高,但是赵子玉杀的人绝对不聂云多得多。万一一个不小心一剑戳过去,说不定聂云就一命呜呼了。

沐清漪瞥了他一眼,问道:“帮忙?谁去…你还是我?”

“…算了,聂云好歹是天下五大高手之一,哪儿那么容易受伤啊。”太史公子抬头看天。

沐清漪倒是不担心聂云,赵子玉出手确实恨,但是却并没有杀气。显然并不是真的想要杀了夏修竹。至于想要发泄怒火之类的,沐清漪觉得也可以理解。只是…“安西郡王,你想要打得整个京城都知道华国使者一到西越就挑衅京畿守备统领么?”

闻言,赵子玉冷哼一声飞身退开。他主动停手夏修竹自然也就立刻停下来,垂手站在小巷里望着赵子玉,“师弟……”

虽然一直是赵子玉压着夏修竹打,但是这会儿反倒是赵子玉脸色更加难看一些。赵子玉收起剑走过来,盯着沐清漪道:“顾相好本事。”

沐清漪抿唇淡笑,“过奖。”

赵子玉轻哼一声,转身看着夏修竹道:“既然是你自己选的路,你好自为之。不管怎么样…你还是我师兄。”说完,赵子玉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被留下来的三人沉默了一会儿,太史衡有些茫然的问道:“这位到底是干什么来的?”一言不发就开打,打了一半又跑了。

沐清漪轻叹一声,淡笑道:“安西郡王倒是有些意思,不愧是修竹的师弟。”这样的人才…只可惜却是华皇的人,不过若是想要拉拢赵子玉,短期内是不可能的了。

夏修竹沉默不语,显然刚刚见到师弟的事情让他的心情有些沉郁。

“公子,华皇…。”夏修竹皱眉,如果华皇知道他留在了西越而且还跟着顾流云的话……

沐清漪摇头道:“只要华皇还没傻,他不会动赵子玉的。”如今各国名将凋零,如同西越只有南宫绝一样,华国真正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有赵子玉。这样算下来,其实西越还不如华国和北汉,赵子玉和哥舒翰都正当盛年,南宫绝却已经年事已高,一旦真的再起战事,南宫绝能不能撑得住还要两说。而下一代年轻一些的将领却都缺乏历练,这些年,西越过得太过安逸了。

夏修竹点点头,不会连累赵子玉就好。他并不在意自己的名声或者别的什么人,却决不愿连累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弟。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70.顾府求药 下一章:172.失败的刺杀
热门: 藏地密码(珍藏版) 夜的命名术 奥杜邦的祈祷 穿成极品的丈夫后[穿书] 官路十八弯1 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 琴爹的自我修养 七夜 暗杀1905 大结局 黑锅:我和罪犯玩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