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秀庭公子归来

上一章:167.后宫之首?百官之首? 下一章:169.心若不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看着站在殿上白衣风雅的少年,年迈的御史大夫一口血梗在喉咙里硬是喷不出来也咽不下去。如果不是此时容九公子还在上面坐镇,御史大夫就要骂一句“小子猖狂”了。

此时在这位御史大夫眼里,这个叫顾流云的小子妥妥的就是一个以色媚主的佞臣,所有御史的天敌!

容瑾坐在上面,看着下面的老头儿脸色一会儿青一会紫一会儿黑,突然又觉得这老头儿不是那么糟糕了。当然,如果他不那么多废话的说骂清清的话,他也不介意做个能纳谏的明君让他颐养天年。

揉了揉眉心,容瑾扬眉道:“钱老大人,御史的职责是让你监察百官德行,不是让你对朕说三道四,更不是让你来质疑朕的决定。明白么?”

御史大夫一哽,好半天才硬别出来一句话,“陛下心思不妥,老臣是为了陛下好才出言劝谏的。老臣对西越忠心耿耿,还请陛下明察。”

容瑾挑眉,冷笑道:“哦?为了朕好?钱大人升为御史大夫七年,朕怎么听说钱大人从来没有劝谏过父皇什么?”

御史大夫脸上不由得一红,有些说不出话来。西越帝当年因为梅妃的事情杀御史杀的太顺手了。后半生二十年,朝中御史一职如同虚设,哪个不要命了才敢去劝谏。虽然古有言官不获罪一说,但是那也只是说说而已。君王真的龙颜大怒,谁管你是不是言官?大多数言官也还是顾惜自己的身家性命的。

看着御史大夫窘迫的神色,容瑾心中冷笑。什么为了他好?忠心耿耿?不过是看到老头子崩了,以为他是个好说话的就忍不住想要来指手画脚了罢了。别说清清不是什么佞幸,就算真是难道还能比老头子当年过分?这些老家伙当年一个个跟缩头乌龟似的,现在老头子不在了立马又跳出来蹦跶。只可惜...他九爷比老头子还不好说话!

看着下面的老头一副羞愧的要晕倒的模样,沐清漪轻咳了一声,示意容瑾适可而止。万一把这老头儿气死了还真不好收拾,到底还是朝中言官之首。虽然有些个小心思,总算还不是喜欢结党营私之辈,也没跟着那些皇子王爷胡闹。

容瑾会意,虽然有些不满却也知道他要坐稳皇位,清清要在朝中立足不是靠杀人就能解决问题。老头子可以,那是因为他已经坐了二十年江山,他这儿可是连龙椅都还没做热呢。

容瑾挥挥手道:“行了,此事朕主意已定,不必在意。”

下面的众人见他如此模样,也知道这没什么可说的了,只得退而求其次,“陛下,我西越素来是设左右二相,不知顾大人.....”

容瑾挑眉道:“没有左右二相,从今天起,顾子清就是西越唯一的丞相。”

一瞬间,沐清漪觉得自己收到了无数怨恨的眼神,只得在心中叹了口气。现在这个时候,容瑾想要收拢权利坐稳皇位,就只能集权。若是再将相权分出去,只能越来越麻烦。既然如此,这丞相之位她就当仁不让了。

面带微笑,在众人隐晦的眼刀攻击之下,沐清漪站在殿阶之上含笑而立,风姿卓然。即便这些对她无数意见和怨恨的重臣也不得不承认,这少年果真是兰芝玉树,风流倜傥。

一群被容九公子敲打抨击了一边,心神恍惚的朝廷重臣们神色恍惚,面色憔悴的出了宫门。宫门外早有各家的下人家眷前来迎接了。这些人大多年事已高,也是各家府中的顶梁柱,自从先帝驾崩就一直被关在宫里不能出来,怎么能不让人担心。

“祖父。”

新任太傅大人有些颤巍巍的走出宫门外,抬眼看了看头顶淡淡的暖阳,不由得松了口气。还能平平安安的出来,真是运气不错了。听到一声殷切的父皇,抬头便看到宫门不远处一个穿着月白衣衫的青年男子正快步向自己走来。

“誉儿啊。”青年正是老太傅的嫡孙姜誉。姜誉也算得上是少年英才二十四岁科举名列前茅,殿试为榜样。如今二十七岁已经是从四品的翰林院编修。

看到祖父安然无恙,姜誉也松了口气,扶着祖父往马车的方向走去一边问道:“祖父,你没事吧?”

直到上了马车,太傅方才叹了口气望着孙儿道:“誉儿,以后咱们姜家就要靠你了。”

“祖父,你这话...”姜誉一怔,自己不过是个四品编修,品级在这京城里排不上号,官职就更是没有半点实权了。姜家哪里靠得上自己。

太傅笑道:“祖父老了,也该休息了。明儿起你就不用去翰林院了,去吏部吧,吏部侍郎。”

“什么?”姜誉大惊,翰林院编修不过是个从四品的官职,吏部侍郎却是从二品,一下子就连跳四级,让姜誉怎么能不震惊。

太傅笑眯眯的看着孙子道:“吓到了?”

姜誉苦笑,能不吓到么?除了年初陛下封了一个奉天府尹直接跳到从三品以外,还没有哪个官员能够连跳四级呢。

太傅笑道:“不用怕,你这不算什么。还有一个直接从从三品跳到正一品的丞相呢。他比你更显眼。”而且还不是左右丞相之一,一人独揽左右丞相之职,当之无愧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了。

姜誉一愣,这才反应过来,“祖父...你、你......”

太傅笑道:“你这是什么反应,陛下也没亏待我。太子太傅加文昌阁大学士,我这老头子在右相位置上战战兢兢的坐了十几年,如今能得到这么一个结局,已经是邀天之幸了。何况,陛下还给了你一个吏部侍郎的位置,还有什么不值的?”

别人都当他这个丞相平庸无能,呵呵...那又如何?那些不平庸不无能的坟头的草都不知道长多高了。但是他却能够坚持到如今新皇荣封嘉惠后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只要新皇站稳了,孙儿再争气一些,过个二十年姜家再出一个丞相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瑜儿还不到三十岁呢,一切还早得很!

老头儿虽然在朝政上未必有什么高明之处,但是对于朝堂上的生存之道却是许多自诩天纵奇才的人也未必能够明白的。

“祖父.....”姜誉不由得红了眼,在他看来是祖父牺牲了自己的丞相之位,成全了自己。太傅虽然尊荣,却是个虚衔,哪里有百官之首的丞相风光。

太傅拍拍孙儿的肩膀道:“好孩子,就如祖父说的以后姜家就靠你的。你要记得...不管发生什么事,效忠陛下才是正理。”

姜誉有些疑惑的看着祖父,陛下夺了祖父的丞相之位给了一个还未及弱冠的少年,难道祖父一点儿也不怨怼?

太傅摇摇头笑道:“你祖父跟着先帝几十年了,自诩对先帝还是有些了解的。若是新皇真是个没本事的,就算先帝再宠爱他皇位也到不了他手里。还有那个顾流云,看着还是个孩子,不过这手段心计,嘿嘿...就是我这个老骨头也不敢轻易跟他较量。你自己想想看,这才短短几个月,在他手上吃亏的人还少么?就那个吏部尚书,现在还在奉天府里压着呢。陛下削了祖父的官,也未必全是因为顾流云,只怕...祖父老了,行事也不如你们年轻人有魄力,只怕陛下也看不上眼了。但是陛下竟然肯用你,就表示他对姜家还是满意的。你只要好好效忠,将来咱们姜家不愁没有前程。”

“但是.....”姜誉皱眉问道:“祖父觉得...陛下能坐得稳么?”如今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是暗地里却不好说的很。那几位王爷只怕是没有一位肯真心服新皇的。天家皇子都心高气傲,若是一个压得住他们的新皇还好说,九皇子却明显不是那个足以压住这些皇子的人。”

太傅沉思了片刻道:“为臣者,最忌摇摆不定。老朽这辈子都是效忠陛下的,以后自然不例外。你要记得,咱们姜家效忠陛下将来就算陛下输了咱们未必会有事。但是若是咱们暗地里投靠了别人,只怕陛下还没事咱们姜家就要先完了。”

姜誉沉默不语,显然是在琢磨祖父的教诲。虽然外面的人都到祖父无德无能,只是一味的逢迎先帝。但是姜誉却觉得,这只是祖父的为臣和保身之道罢了。

许久,姜誉方才抬起头来望着祖父坚定的道:“孙儿明白了,多谢祖父教诲。”

太傅欣慰的点点头道:“明白就好,明白就好...”侧首望向皇宫的方向,太傅浑浊的老眼里突然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那个坐在含章殿上的青年,突然让他想起了四十年前刚刚登基的西越帝。一样的桀骜飞扬,一样的自信傲然,眼中都写满了志在必得的雄心和冷酷。虽然似乎也有些不同,但是却依然让他不由得有些期待起来。二十年前...西越丧失了一次机会,或许,这会是西越的第二次机会呢?

新皇继位,连登基大典都还未举行就封了一个才十来岁的少年做丞相的事情在皇城里自然引起了轩然大波。无奈各府的王爷们正在宫里西越帝灵前尽孝,京城内外的兵权又被新皇以极快的速度收拢在了手里,这些人议论也只能议论着,不能对宫里的某人产生任何影响。至于一些书生意气的读书人上书的谏言,根本连看都没有看就直接被容九公子扔到角落里去了。

当然还有几位自恃甚高的老臣因此而消极怠工,却发现即使他们不干活,原本属于他们的工作也被人料理的妥妥帖帖。新皇并不是非他们不可,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原本还想要怠工刁难新皇和新任丞相的心思也悄无声息的打消了。

皇城里,因为西越帝刚刚驾崩,整个皇城也显得有些苍白。春日里本该是处处姹紫嫣红,却被重重的白纱遮掩住了几分春色。国丧期间禁宴饮禁舞乐,也让往日里热闹喧腾的西越皇城多了几分清净。

城中一处有些喧闹的茶楼里,人们一边喝着茶一边兴致勃勃的议论着这些日子皇城里的事情,其中议论的最多的自然就是刚上任不久的少年丞相顾流云。而对于顾流云的评价自然也是褒贬不一五花八门。

有说,顾流云不愧是出身相门之后,小小年纪执掌奉天府也是有模有样。又有护驾之功,成为丞相也是理所当然,是当之无愧的少年英才。

也有说,顾流云柔顺媚上,凭借出众的容貌得到新皇的宠爱,不过是个佞幸罢了。

而大多数女子则对顾流云的印象不错,皇城第一美男子对女子的吸引力是毫无疑问的,即使顾流云的名声毁誉参半,也只当不了姑娘们对他俊雅斯文的模样的喜爱。

茶楼里最偏僻的一角,坐着两个俊秀男子。年长的大约三十出头,一身淡青色衣衫,沉稳之中带着一丝让人无法忽视的尊贵气质。年轻一些的不过二十三四的模样,穿着一身素色布衣,极为寻常的打扮却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庸俗,反倒是一种温文尔雅的气质萦绕于身。若是看了男子的脸,所有人都会忍不住暗道一身可惜。这素衣男子仗着一张极为俊美尔雅的容颜,但是半边脸侧却又一道狰狞的疤痕划过,硬生生的破坏了原本的完美容颜。也让男子原本温雅的气质平添了几分冷肃。

这样的容貌,若是没有那道伤痕,只怕也不会比即将登基的新皇和皇城第一美男子的顾流云差了。

这两人,自然便是失踪许久的顾秀庭和慕容熙。慕容熙握着茶杯,含笑看着跟前显得有些魂不守舍的表弟,道:“当初在华国就该想到,清漪的本事当真是让人惊叹不已。”

沐清漪今年也不过才十六七岁,这样的年纪便成为一国之相,别说是女儿家就是男儿从古至今也屈指可数。

顾秀庭低头喝了一口茶,淡淡笑道:“清漪比咱们强得多。”只是正因为如此,他也就更心疼这个妹妹。云歌并不是天生就喜欢这些谋略算计的,只是...曾经的事情伤她太深,受过的苦也太多了罢了。

人生而不同,每个人的阅历想法都不一样。同样经历了毁家灭族之恨,秀庭公子反而彻底看淡了世间的权势,从此只愿逍遥天下。而身为妹妹的顾云歌却恰恰相反,经历过一切之后,干脆的投身进去,开辟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对此,顾秀庭有些惭愧,却更加心疼这个从小被自己捧到手心上疼爱的小妹。

“你说不愿再插手这天下的事情,还不是为了清漪巴巴的往西越跑?当真是没有清闲的命。”慕容熙扬眉笑道。虽然体内的余毒未清,但是经过莫问情治疗之后慕容熙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不然也没办法陪着顾秀庭天南地北的到处跑。

顾秀庭喝着茶,道:“天下事我是没有什么兴趣,但是清漪却是我的妹妹,总要来看看她过的好不好?如今看来...她是要跟着那个容瑾了,姑娘家,没有娘家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慕容熙嘴角暗暗抽搐了一下,这世上哪个不要命的敢欺负沐清漪?只要看看这一年多所到之处无不天翻地覆的光辉战绩,只要那容瑾还有点脑子就不会去欺负这样一个凶悍的女子。

说来却也奇怪,当年他也不是没见过沐清漪。每次总是看到她躲在云歌身后一副怯生生的模样,如今倒是比云歌和秀庭加起来还吓人,这算是物极必反么?

看着顾秀庭一脸忧虑的模样,慕容熙摇头叹息道:“所以,这次来西越,你是打算不走了么?”这个表弟什么都好,就是心软的不像是权贵之家出身的孩子,尤其是对自己的家人。如今这世上,真正跟顾秀庭还有关系的人就只剩下他和沐清漪了,沐清漪又是个姑娘家,慕容熙完全不难想象顾秀庭为了这个表妹根本不可能过什么自己喜欢的闲云野鹤的生活。

顾秀庭摇头道:“不,就算我再如何...这里是西陵。容瑾是西越的新帝,我留在这里对清漪并没有什么好处,清漪也不需要我这个做大哥的随身看护。”

慕容熙摸着下巴沉默了片刻,方才抬头看着顾秀庭叹气道:“难怪你非要拉着我往南边跑。值得么?”

顾秀庭淡笑道:“那是我妹妹,有什么值不值得?”

慕容熙扬眉一笑,摇头道:“也罢,你乐意怎么做怎么做,不过先说好了,帮你忙没问题,别想把事情丢给我,我对那些玩意儿...没兴趣了。”比起顾秀庭,慕容熙更讨厌那些东西。顾家被君王所弃,而慕容熙被父皇所弃,也不知哪一个伤的更重一些。

顾秀庭淡然道:“不过是暂时的。容瑾虽然看着对清漪不错,但是手里多一些资本总是好的。最是无情帝王家......”

一时间两人都不由默然,最是无情帝王家,他们都深有体会。所以他们怕了,退了。而清漪却反其道而行之,说起来,他们两个大男人反倒是不如一个女子有勇气了。

“大哥!”一声清越的呼声从背后传来,顾秀庭一怔回过头去便看到楼停口站在一个俊美无俦的白衣少年,双眸微红的望着自己。

这茶楼处在皇城的闹市之中,坐在这里喝茶的大都是一些普通百姓,看到沐清漪也只是惊叹今天这里竟然同时出现这么多俊秀人物,倒是没有联想到名震京城的少年丞相身上去。

沐清漪快步走到顾秀庭跟前,“大哥...表哥...”

顾秀庭笑容温和,怜爱的揉揉她的发丝笑道:“哭什么?看到大哥不高兴不成?”

沐清漪连忙抹了眼泪,拉着顾秀庭往茶楼的厢房而去,“大哥你们来了怎么不去顾府,若不是收到莫问情的消息,我还不知道你们老了呢。”厢房里,沐清漪望着顾秀庭,娇嗔道。

看着自家小妹这副俊雅扮相和与方才全然不同的女儿家娇态,顾秀庭和慕容熙都不由得低声笑了起来。慕容熙摇头道:“清漪,你若一直都是在秀庭跟前这副模样,西越的那满朝文武是瞎了么居然没有认出你的身份?”

沐清漪赫然一笑,放开了顾秀庭的衣袖,朝慕容熙微微挑眉,傲然道:“本公子扮相完美无缺,他们怎么认得出来?”

“这倒是有点样子。”慕容熙赞道,在华国京城他也见过几次沐清漪穿男装的模样,但是比起现在来却依然显得有些柔弱。但是来到西越这段时间,或许是在朝堂上历练过了,倒真是多了几分沉稳和锐气。便是慕容熙看了也不得不在心中暗叹一句可惜不是男儿身。

沐清漪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道:“不是男儿身又如何?许多男子做不到的事情,我一样能够做到。”

慕容熙点头笑道:“说的不错,十六七岁的丞相就不是哪个男儿能做到的。”

说起这个,沐清漪有些无奈,“表哥你别提这个,比没听到那些人怎么说我么?佞幸媚主来着。”慕容熙挑眉,“你不在意?”

沐清漪笑道:“我为什么要在意?能媚主至少也算赞我生得好,身为女子,就算我现在这样,别人说我真的好看我也是高兴的。何况...他们若是能抓住我别的把柄,也就不会单扯着这个说事儿了。现在他们骂我,是因为他们不如我。”

慕容熙含笑朝顾秀庭挑了挑眉,道:“现在看来你不用担心她了,就凭这份心智,再加上她的手段和容瑾的扶持,朝堂上也没有几个人算计得了她。”

顾秀庭轻叹了口气,拉着沐清漪坐下,道:“到底是个女儿家,哪儿能当真放得下心?清漪,你跟容瑾是怎么打算的?还是说...大哥以后还得另外寻一个如意的妹夫?我看...那位莫谷主就很不错。”

“大哥!”沐清漪俏脸微红,低声叫道。

看她这模样,顾秀庭便知道妹妹是留不住了。虽然当初小妹跟着容瑾来西越的时候他就预想到了今天,而且,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小妹还能真正的接受一个男子他也是万分欣慰。但是却还是免不了对抢走了自家小妹的男人有些不满。

将大哥不悦,沐清漪也不想大哥当真对容瑾不满。这两人若是掐起来倒霉的还是她,于是便将自己与容瑾的打算认真的说了一遍。听完之后,莫说是慕容熙,就是顾秀庭也有些意外,原本心中对容瑾的不满倒是消散了许多。

“他只会有你一人?即使你不愿入宫为后他也绝不立妃?”顾秀庭确认道。这一点对于一个男子特别是一个帝王来说绝对是殊为不易的。别说是帝王,就是从前顾云歌和慕容煜订婚的时候也没有人奢望过慕容煜只有云歌一个,只不过慕容煜向顾家许诺过必须等到云歌诞下嫡子之后才能纳妾罢了。

沐清漪认真的点了点头,顾秀庭却没那么好说话,“清漪相信他的话?”

沐清漪沉吟了一下,重重的点了点头,望着自家大哥轻声叹道:“大哥,如果我连他都不能相信......”这世上还有谁能够相信?

顾秀庭怜惜的轻抚着清漪清丽的脸颊,云歌受了那么多的苦,连生死都经历过了,还有在萃红阁那几年的经历,对于这世上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带着戒心的;。容瑾能让她坚定的说出相信,顾秀庭知道容瑾对她必定是真心的。

“好,清漪说相信,大哥自然也相信你的眼光的。”顾秀庭微笑道,“不用怕,有大哥再谁也不敢欺负你。”

“大哥......”

“咳咳.....”旁边,慕容熙有些无奈的抚额,这俩真的是表兄妹么?比当初跟云歌表妹还黏糊。若不是见秀庭真的为清漪感到高兴,他都要以为其实表弟是看上这个小表妹了。

“表哥。”沐清漪有些歉疚的笑道。她和大哥都一致决定了不告诉表哥她的真实身份,毕竟死而复生这种事情还是太过诡异了。曾经逝去的就让它逝去吧。

慕容熙摇摇头笑道:“听说容九公子是个醋坛子,你们还是收敛一些免得让人误会。”

沐清漪无奈,只得转开话题,“表哥消息真是灵通,表哥的身体可好些了。”

慕容熙点头道:“好多了,若不是有莫谷主相助,还真是有些麻烦。清漪,多谢你了。”

沐清漪笑道:“我叫你一声表哥你便是我兄长,说什么谢?”

慕容熙莞尔一笑,只觉得这个没有血缘的表妹果然是个妙人。也不枉顾秀庭对她如此疼爱。他从小身在皇家,面对那些兄弟姐妹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算计着,也只有顾秀庭和顾云歌才真心拿他当兄长,如今再多一个妹妹却也不错。

叙过了离别,三人才坐下来细说分别这大半年的各种事情。比起沐清漪这边的权谋算计,顾秀庭和慕容熙日子过的也很是精彩。

顾秀庭和慕容熙离开华国京城之后为了躲避华皇派出的侍卫和杀手,一路往南而去。两人都是极为聪明的人物,一路上隐藏行踪即使有迷踪蝶也很难寻找到他们。等到了南方极炎热之地,迷踪蝶更是派不上用场了。之后为了慕容熙的身体,两人倒是一路寻常名医找到了隐居深山的步夷族,两人更是险些被抓起做了压寨夫君。幸好遇上了去采药的莫问情,这才化险为夷。不然的话,两人这会儿不是做了某个部落的上门女婿,大概就是在深山里做野人了。

听了两人的讲述,沐清漪也不由得目瞪口呆。盯着两人看了半晌才叹道:“那些夷族女子倒是有眼光。”

顾秀庭无奈的摇头,拍拍她的脑门,“顽皮。”

慕容熙笑道:“清漪,你大哥压寨夫君是没做成,但是现在却是南方最大的部落的军师了。”

“咦?”沐清漪惊讶的望着顾秀庭。南方与西越和华国接壤的地方,十万大山幅员辽阔,但是自古便是蛮荒之地。那里并没有君王通知,百姓们也裹着十分原始的部落群居生活。而且土地贫瘠,平原之地蛇虫重生,十万大山荒无人烟,历代中原霸主在国事最强盛的时候几乎都征讨过这块地方,却从来都是无功而返。倒不是这里的人有多么能征善战,而是这些人全无信义可言,打不过就降,降了在反。甚至有一朝就是为了这块地方平乱生生将国家拖垮了,久而久之这儿倒是成了无人问津的不毛之地。

顾秀庭淡笑道:“机缘巧合罢了,那边如今也不安宁,各个部落为了争夺资源打得不可开交。我碰巧帮了他们一个小忙。”

顾秀庭说是小忙,自然不可能真的只是个小忙。能够让顾秀庭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在那样的地方坐稳军师的宝座,大哥必然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大哥还要回去么?”沐清漪皱眉,有些担心的道。表哥也就罢了,好歹武功还不错,就算是那些蛮族一对一也未必是表哥的对手。但是大哥却不一样,真正的书香门第出来的文弱书生,而且因为前几年的事情,身体本身也不好。

顾秀庭微笑道:“自然还要回去,外人不知道...大哥却知道,南夷之地看似荒芜,实际上却是一座宝库。大哥还要为清漪准备嫁妆呢。”

“大哥!”沐清漪盯着他,轻声道:“我只希望大哥平平安安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能够照顾自己。”

顾秀庭含笑道:“大哥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看着清漪过的幸福安乐,有个如意郎君。你既然要帮容瑾夺天下,大哥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何况,我还答应了别人一个承诺呢,也不能撒手不管啊。”慕容熙的病,用掉了步夷族的镇族之宝,这个恩情不能不还。

“是我拖累了大哥。”沐清漪有些黯然的低声道。

顾秀庭淡笑道:“傻话,比起皇城里这些勾心斗角,南夷那些人可爱多了。你若是求大哥帮你辅佐容瑾,大哥倒是真的要好好考虑了。”

“本王有清清就够了,什么时候要你辅佐了?”门外,容九公子的声音懒洋洋的响起,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挑衅。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67.后宫之首?百官之首? 下一章:169.心若不甘
热门: 双蛟记 重生农家之小饭馆[穿书] 被渣的白月光杀回来了[快穿] 万相之王 大英雄时代 和死神躲猫猫/皮系玩家躲猫猫 远古开荒记 永远是孩子 穿成偏执反派的未婚夫 截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