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后宫之首?百官之首?

上一章:166.皇家旧事 下一章:168.秀庭公子归来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皇命难为,一句圣旨便逼得一群养尊处优的皇子皇孙后宫嫔妃们深更半夜的跪在西越帝的灵前。虽然现在已经是三月,夜里却依然有些微凉之意,更何况在这深宫之中,一年四季总是有一股除不去的阴冷之感。

皇子皇孙们还好,除了脸上不好看以外忍一忍也就过去了。但是这些后宫嫔妃们何曾受过这样的苦?白天已经跪了一天了到了晚上居然还要跪一个通宵,一时间不由得怨声载道。心中对鼓动他们到含章宫找事儿的容琰等人也多了几分不满。

容瑆跪在容琰身边,看了看身边的众人,有些不忿的道:“四哥,容瑾太过分了,难道咱们就这么被他折辱?”

容琰侧首看了他一眼,低声淡淡道:“他是君,咱们是臣,还能如何?”容瑆咬牙不屑的道:“他算是哪门子的君?父皇真是太偏心了!”抬起头望向殿内西越帝的灵位,容瑆的眼中对了几分怨恨之意。他们这些皇子,大约从出生那天起就没有入过父皇的眼,原本以为父皇之后宠爱容瑾而已,没想到最后竟然连皇位都传给他了。他们这些年的明争暗斗,奋发努力看上去倒像是容瑾眼中的一出笑话。

“十弟,慎言。”容琰低声道。

容瑆轻哼一声,却也知道容琰说的不错。虽然容瑾还没有登基,但是对皇宫的掌控竟是十分惊人,说不定他们什么时候说的话就被容瑾给听去了。忍下了心中的怒气,容瑆换了个话题道:“二哥没有来,看来…二哥是已经死心了。倒也免了受今天这一场罪。”

自从西越帝驾崩之后,容瑄就表现的出乎意料的安静。虽然同样跟他们一样被禁锢在宫中,每天却出了在西越帝门前跪祭,其余时间一律在自己暂住的宫殿中闭门不出。今晚他们来找容瑾的麻烦,容瑄也完全没有动静。

容琰所有所思的沉吟了片刻,低声道:“二哥身体不好,只怕是经不起折腾。”

容瑆嗤之以鼻,扬眉道:“我看是他怕了容瑾了,还以为他有多能耐呢。”

容琰在心中挫败的叹了口气,说不出他们大约都被容瑾算计了的事情来。其实如今容瑄的袖手旁观也不难理解。容瑄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命归西了,争的再厉害又有什么用?下一代的皇孙普遍都缺乏历练,若是容瑄有个什么万一,只怕庄王府就是第二个质王府了。

如果当初没有急着对容瑄下手……容琰苦笑道,当时谁能想到一向看起来身体不错的父皇居然会这么快就驾崩了?何况…就算是知道当时的想法只怕也是除掉容瑄就少一个敌人吧。

这个九弟…当真是好厉害啊。

“四哥,难道咱们就这么算了?”另一边,六皇子悄声道。

容琰侧首,神色有些复杂的打量着眼前的六皇子。六皇子是容瑄一党的人,只是自从容瑄中毒之后渐渐地开始上蹿下跳起来。父皇驾崩之后这几天又渐渐有了向他这边靠拢的迹象。容琰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对于这种野心勃勃的兄弟容琰并没有兴趣去理会。更何况,容瑄现在虽然沉寂了下来,收拾一个六皇子却还是轻而易举的。容琰也不想在这个时候为了他再跟容瑄交恶,彻底将容瑄推到容瑾那边去。

“不算了…六弟打算如何?”容琰挑眉,淡淡道。

六皇子咬牙不语,容琰道:“陛下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咱们能如何?”罚跪西越帝灵前算过分么?当然不算。西越帝是他们的父皇,别说是跪一晚上,就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跪着也是他们应尽的笑道。就算拿出去说外人也绝不会说容瑾一声不是。

这个九弟显然并不是他们一直以为的毫无城府只会胡闹的纨绔皇子。

容瑆有些不善的看了六皇子一眼,拉了拉容琰的衣袖低声道:“四哥,母妃那里怎么办?”容琰的母妃虽然已经早逝了,但是容瑆的母妃却还或者。西越帝对嫔妃素来苛刻,即使入宫二十多年,生了皇子容瑆的母妃如今也不过还是个婕妤。

他们会鼓动这些嫔妃去找容瑾麻烦也是看在容瑾年纪轻,根本就不会处理这些事情。而且这些嫔妃怎么说也是容瑾的长辈。只是没想到容瑾根本不吃这一套,直接就要将所有的嫔妃打入冷宫。这些嫔妃只怕是要嫉恨到他们身上了,这些女人虽然已经没有了什么用处,但是他们背后的家族却依然还是存在的。

容琰冷淡一笑,“要将太妃们送入冷宫的是陛下,与咱们何干?至于和婕妤…回头十弟去求陛下将母妃接回府中奉养便是。”

容瑆一愣,道:“这…行么?”

容琰淡然道:“这是十弟的孝心,有什么不行的?十弟不要胡闹,好好的求陛下,记得、务必要恭恭敬敬的恳求。”容瑆虽然不太明白容琰的意思,却素来信服这位皇兄的脑子,便点了点头道:“是,我知道了。”

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君。虽然这位新继位的君王并不让大多数人满意,但是登基大典却还是一件刻不容缓的大事。没几日功夫,钦天监就选好了日子,登基大典就定在四月二十。那时候正好西越帝的梓宫也送入了皇陵,各国前来道贺新皇登基的使臣也差不多都到了。

含章宫里,容瑾看着下面一脸恭敬的钦天监和礼部尚书,点了点头道:“就照你们说的办吧。”

“臣等遵旨。”礼部尚书和钦天监齐声道。这些日子,朝中的一品大员大概也就他们俩的日子好过一些了。别的权贵重臣,可都被关在宫中给陛下守灵呢。他们还能自由的出入宫廷为新皇办事,已经非常不错了。

对于这位即将极为的新皇,两人心中也都暗暗的有了个底。以前只觉得这位交横跋扈,除了胡闹什么都不会。但是这几日下来这位新皇的表现却让人刮目相看。别的不说,朝中各部的主事者都被关在宫里,但是朝堂上的事情却丝毫也没有混乱的迹象,所有的事情都处置的妥妥帖帖,就足以证明这位新皇陛下的手段。只怕新皇就是将这些重臣全杀了,只要压得住阵脚朝堂上也不会有半点风波。

两人恭敬的退下,沐清漪方才从殿后走了出来,挑眉道:“那些给先帝守灵的大臣,该放出去了。”将人押在宫里是一回事,但是如果押久了也是要出事的。何况,这些日子她和容瑾两个人敢十几个人的活,其实也远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轻松自在。若是光皇帝自己就能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完,还要大臣干什么?

容瑾挑了挑眉,点头道:“清清说的没错。宣那些人过来吧。”

蒋斌领命去传旨了,容瑾这才拉着沐清漪到自己的椅子里坐了下来,愉悦的道:“清清,以后有什么打算?”

沐清漪扬眉,有些疑惑的道:“九公子这是什么意思?还是说,九公子现在登基为帝了,就不需要我碍手碍脚了?”

容瑾顿时垮下了脸,“清清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么,清清…本公子登基做皇帝了,难道你不觉得少了点什么吗?”

“少了什么?”沐清漪挑眉笑道。

“皇、后。”容九公子磨牙道。

沐清漪一愣,浅浅一笑道:“原来陛下想要皇后了,这个还不简单,就算陛下不说等你登基了那些大臣们自然会替的。到时候…天下的名门淑女还不是任你…唔…。”

容瑾脸色微沉,一把将沐清漪拉入自己怀中恶狠狠地吻了下去。其实沐清漪也不过是跟他开个玩笑罢了,容瑾的心意她虽然未能完全接纳并回报,却也从来不曾轻视过。

“容……”这一吻却远不如从前那样的温柔缱绻,而是夹带着一丝怒气和势在必得的霸气。半点也容不得沐清漪的推拒,只是恶狠狠地吸允着她口中的馨香。

虽然算得上是两世为人,甚至曾经还在萃红阁待过几年,但是沐清漪何曾遇到过如此疾风骤雨般的情况。挣扎不能很快就被容瑾吻的有些昏昏沉沉,只能无力的靠在他怀里……

等到肩头微微一亮,沐清漪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方才回过神来,连忙推开容瑾,“容瑾!”

容瑾一怔,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放开了沐清漪。却见眼前的人儿虽然穿着一身白色的男装,却已经发丝凌乱,衣衫半褪露出了雪白莹润的肩头。那刚刚被他轻吻噬咬过的樱唇变得嫣红欲滴。美丽的容颜满是粉色,面如桃花娇腮欲晕,美丽不可方物。

“清清……”俊美的容颜上,凌厉的凤眼染上了血色。容瑾却意外的清醒而冷静,小心翼翼的替她拉好了衣服,将她搂入怀中,“抱歉,清清…是我不好。清清…清清不愿意嫁给我么?”

他以为,清清是喜欢他的啊,为什么清清还是不愿意嫁给他呢?猩红的眼眸里写满了不解和一丝失落。

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让沐清漪忍不住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燥热。但是看到容瑾如此小心翼翼的模样,又不由自主的觉得心疼。轻轻叹了口气,沐清漪道:“我不是…不愿…”

容瑾惊喜的抬起头来望着她,沐清漪道:“如今只有我一个人在西越,就算要成亲也要知会大哥和表哥一声吧。”要是大哥知道她连说都没有说一声就把自己给嫁出去了…沐清漪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另外…我不想做皇后。”沐清漪低声道。

容瑾不解,沐清漪淡淡一笑。她知道就算做了皇后容瑾也不会介意她插手政事的,但是她不想那样。容瑾在西越根基未稳,若是在弄出来一个皇后干政并不是什么好事,何况她身后也没有庞大的家族作为依靠。但是如果她作为一个臣子位立与朝中的话就大不一样了。何况,重活一次,她不愿再循规蹈矩的按照一个女子的人生轨迹去生活。做皇后,自然是天下女子最高的目标和尊容,但是沐清漪知道,自己还可以做得更多。

虽然清清不肯做皇后让容瑾有些失望,但是却也并不在意,只要清清肯嫁给他属于他,皇后之位什么的他自然会留下来,早晚还不是清清的么?

相处了这么久,容瑾自然也明白沐清漪的许多想法。搂着她轻柔的拂起她柔顺的发丝,容瑾道:“那清清做我的丞相好不好?”

沐清漪有些惊讶的望着容瑾,容瑾笑眯眯的看着她,“有什么不对么?”皇后是后宫之首,既然他没打算娶别人,皇后不皇后的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而丞相是百官之首…容九公子深深的觉得这个主意实在是不错。

沐清漪低声笑道:“入朝不到半年,便升为丞相。我这可不是平步青云,简直是一步登天了。九公子就不怕天下百姓骂你昏庸么?”

容瑾愉快的笑道:“这不是有清清作陪么?清清既然不乐意做皇后,那么,就要劳烦清清做一回…权臣了。”

沐清漪眨眼,权臣么?这个说法她喜欢!不过还是忍不住跟他抬杠,“权臣?是佞臣吧?”

容瑾笑道:“权臣加佞臣,只是不知道将来史书上要怎么写清清呢?”

史书?沐清漪淡笑不语,这个…重要么?

容瑾搂着她笑得万分得意,抹了还不忘在她脸上偷了几个香吻,“本公子真是太喜欢清清了!”本身就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人,容九公子丝毫不觉得沐清漪的想法有什么大逆不道。难怪第一次见到他就绝对和清清十分投缘,他们果然才是真正的同路人么。

“启禀陛下,右相及众位大人求见。”门外,蒋斌尖声禀告道。

容瑾这才放开了沐清漪,朗声道:“进来吧。”

十几个年过半百的老臣走了进来,看到正懒洋洋的倚坐在椅子里的容瑾脸色都有些郁郁。这些人都是西越帝时候的众臣,有几个甚至是已经历经两朝的老臣了,无论是哪个皇子登基,即使只是明面上也得对他们礼敬三分。偏偏这位豫王殿下从来都不按理出牌。这几日让他们在宫中守灵就是真的守灵,从来没有召见或者拉拢他们的意思。每天至少五六个时辰的跪拜,折腾的这些老头子也渐渐的没有了脾气。

但是在看到容瑾这般慵懒的模样还有站在他身边的俊美少年的时候,心头的怒火还是很不打一处来。

“臣等叩见陛下。”众人起身参见。

容瑾挥手,道:“免了,几位大人这几日辛苦了。今儿大家就回府吧,为父皇守灵虽然重要,但是若是为此误了朝政,想必父皇在天之灵也是不愿的。”

这些大臣早就不想留在宫里了,自然是直呼陛下圣明。

容瑾满意的点头,示意众人平身。笑容和善的盯着下面头发花白的右相大人,心中有些遗憾的想着当初老头子贬了周家的时候怎么没有连这个老头子一起贬了呢?

右丞相发现新皇陛下正笑眯眯的望着自己的时候,心中不由得一抖。要知道,这位陛下从继位前的皇子时期,到继位后的这短短不到十天光景,从来就没有做过什么让广大臣民觉得舒服的事情。此时这般望着自己,右丞相只有一个想法: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容瑾有些不满的看着这个一脸警惕的老头子,遗憾的发现这一位不愧是在西越帝在位这么多年还能高居右相之位,连皇后的娘家周家都生生的压住了一头的老狐狸。居然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发作的把柄。

但是九公子是谁?九公子想要整治一个人的时候,有理由自然是毫不客气,没有理由制造理由也要整治的服服帖帖。何况现在只是想要这老头儿给清清让给位置而已。

“右相…马上就要是三朝元老了吧?”右丞相小心谨慎的低头道:“陛下过誉了,老臣不过是侥幸多活了写年头罢了。”西越帝在位近四十年,到了如今还能混个三朝元老的绝对不是简单人物,这位右丞相便是其中翘楚。

这位右丞相少年得志入朝为官,虽然没过几年老皇帝就死了,西越帝几位之后更是得到重用平步青云,不过五十岁就坐上丞相之位。虽然西越帝后来胡闹的厉害,但是却一直没有拿这位开刀,竟让他就这么安安稳稳的在丞相位置上坐了十多年,如今已经六十有五。

这些自然与他极为做人做官有关系,跟朝中的同僚关系不差,从不拉帮结派,从不反对西越帝的任何事情,比起那些烦得要死的御史,西越帝自然乐得有这么一位有跟没有差不多的右丞相了。也就是说,这些年,西越帝其实帝权跟相权都是一手掌握的,难怪底下的皇子权贵们怎么折腾也翻不出天。

西越帝喜欢这样听话的丞相,但是容九公子可不喜欢。更何况这老头还占了清清的位置,就更加让容九公子恨不得直接一脚将他踢出去了。

容瑾了然的点点头道:“右相劳苦功高,朕自然不能不赏。这样吧…加封右相为太子太傅,文昌阁大学士?如何?”

“老臣惶恐。”右相却没有想象中的欢喜,直接普通一声跪了下来,战战兢兢的道。无功受封,右相就算是脑子坏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何况眼前这一位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大方宽厚的君主。太子太傅,文昌阁大学士,这几乎就是文官尊荣的顶点了。但是…文昌阁大学士和是个虚衔,太子太傅…新皇连大婚都没有,太子再哪里?所以,太子太傅这个高高在上的职位…也是虚衔!

右相大人突然悟了,新皇这是要他回家颐养天年的节奏啊。两个虚衔换一个实权的右相,肯定是不划算的。但是当着座上某人虎视眈眈的眼神下,右相大人的骨气实在是不足以支撑他跟皇帝讨价还价。所以,他只得哭丧着脸道:“臣…多谢陛下隆恩。”

容瑾满意的点点头,为了这老头儿的识相。看在他这么识相的份上,就暂时不追究他说下贪墨了多少钱了,想了想,容瑾道:“朕听说太傅的嫡长孙这两年在翰林院干的不错?”

老头儿可怜巴巴的道:“陛下谬赞了。”他的孙儿今年才二十七岁,翰林院从四品编修。官职品级来看这个年纪已经算得上是非常高了,但是若说不错…翰林院那种闲着没事做的地方能有什么错不错的问题?老头儿觉得自己已经败给这位有些天马行空的陛下了。他能当丞相不是因为他有多厉害,而是因为他听话,他会揣摩皇帝的心思。但是他发现他完全不懂这位新皇陛下的心思。

容瑾摸摸下巴,道:“既然这样,回头让他去吏部上任吧,吏部侍郎。话说…吏部的王大人这段时间事儿太多了…多添个侍郎先干着吧。”

老头儿心中一跳,有些疑惑的偷窥了一眼殿上一脸道貌岸然的皇帝陛下:陛下你真的没有暗示我我家孙儿干得好又听话的话,随时可以把吏部那还在奉天府坐牢的某人拉下来,取而代之么?

殿上容九公子意味深长的一笑。打一棒子给个甜枣什么的,公子不是不会而是懒得用。这老头儿虽然没用又碍眼,但是难得的是他不站队,没跟别的皇子混过。既然如此,倒也不妨给他后辈一个机会。对于这些世家出身的老头儿来说,家族的长远应该比一个区区的右相之位要重要得多吧?

果然,前右相现太子太傅文昌阁大学士立刻心领神会,欢喜的拜谢道:“老臣多谢陛下恩典。老臣一定督促劣孙尽忠职守以报陛下隆恩。”说着老头儿还感动的涕泗横流,呜咽不已。

容瑾只觉得一脸无语,能在老头子手底下混了几十年还屹立不倒的果然是个人物。就这演戏的功夫,他若是不知道只怕还正以为这老头感动的无以为报,恨不能鞠躬尽瘁了。

在场的其他人见状,都不由得各自对视了几眼,心思迭起。新皇将右相捧得高高的,但事实上却是明升实降,西越从来就没有丞相可以兼任太子太傅的。鉴于现在太子殿下还不知道在哪个姑娘的肚子里带着,右相大人其实已经可以算是致仕回家歇着了。那么,空出来的丞相之位……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巴巴的望着殿上的新皇陛下。一般新皇登基都要大赦天下,嘉奖群臣。新皇打压了他们这么多天,是想要先给个下马威,然后再打赏么?

“陛下,右相大人荣升太子太傅,如今这左右二相之位便都无人主持,还请陛下定夺。”除了右相以外,资历最深的兵部尚书上前一步道。心中暗暗盘算着,就算轮不上右相,至少一个左相之位是跑不了的吧?

“这个啊?”容瑾轻抚着下巴,含笑看了一眼旁边的沐清漪,笑眯眯的问道:“太傅,你可有什么建议?”

太傅大人心中一抖,一滴汗水明晃晃的挂在额边,心中却是暗暗叫苦。他如果能猜到西越帝五六分的心思的话,这位新皇他是一分也猜不透。

“这…老臣糊涂了,丞相人选关乎朝政天下,当由陛下乾坤独断才是。”

容瑾心中暗暗赞叹,这位右相若是不用那么多心思揣摩皇帝的心意而是多干点实事的话,说不定还是个人才。不过若真是那样估计他也做不了右相的位置了。

“这样么?”容瑾沉吟道。目光在底下众人身上徘徊不去。众臣虽然面上淡定恭敬,但是心地却都是崩得紧紧的,生怕皇帝看不到自己。虽然他们各有各的党羽派系,但是这丞相之位却是皇帝说了才能作数的。即使是他们身后的王爷们也无能为力。

有趣的打量着下面众人各异的神色,好不容易等到容瑾玩够了,方才幽幽道:“既然如此…子清。”

沐清漪平静的上前,俯身一拜,“臣顾流云叩见陛下。”

容瑾笑道:“顾流云护驾有功,治理奉天府期间也功绩卓著,破格提拔为丞相,统领百官。”

哐当!

底下众人撞得头眼花,眼前直冒金星。

顾流云?!这太特么无理取闹了有没有?论政绩,论声望,论资历,论年龄,这殿上无论哪一个都能甩出顾流云八条街去好不好?

如果有人去问容九公子的话,容九公子必然会得意洋洋的告诉他们,没错,论政绩,论声望清清都比不上这些老头子,但是有一样,却是这些老头子拍马都赶不上清清的啊。

——圣宠!

圣宠是个好物,有了圣宠就算你真的无能废材的指挥吃喝拉撒也能一步登天。没有圣宠,就算你有经天纬地之才,也得乖乖的找个旮旯待着。所以,现在圣宠天下第一的顾流云当然可以做丞相,有问题么?!

自诩忠臣的老臣们忍不住在心里喷了口血。他们都是造了什么孽运气才这么背啊。前二十年遇到一个爱江山更爱美人的,为了个女人差点杀了一大半的朝中重臣。难道后二十还有忍受一个有断袖龙阳之好,将一个才不过十五六岁的佞幸捧上丞相之位的皇帝?这是天要亡西越么?

“臣顾流云,叩谢隆恩。”仿佛没有察觉底下的老臣们几欲喷火的眼神,沐清漪淡定的低头谢恩。如今容瑾在朝中毫无根基,好名声对他们来说无济于事。只会让人觉得他们年轻识浅好欺负而已。

“子清起来。”容瑾愉快的起身扶起沐清漪,道:“子清以后便是百官之首,当好好督促文武百官尽忠职守,为西越尽兴。”所以,清清,那些大臣不听话的话就使劲的敲打吧!

看着容瑾笑意慢慢的凤眼,沐清漪唇边也不由得扬起了浅浅的微笑,“是,微臣领旨。”

伤风败俗!殿上的两人含笑以对,若是一男一女必然是一对璧人,但是两个男人却让这些老顽固们觉得无法直视。

“陛下,此事万万不可!”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道。

容瑾垂眸,清冷的眼眸掠过一丝冷意,终于忍不住了么?

抬眼看着底下一脸浩然正气的御史大夫,挑眉道:“有何不可?”老头子当年果然没杀干净,这才二十年,居然又有御史敢在皇帝面前忠言逆耳了么?

御史大夫朗声道:“顾大人身为华国人士,入朝未满半年,不见寸功,得先帝敕封奉天府尹已经是天大的恩典,若是再封为一国之相,如果能堵悠悠众口,又如何让我西越官员心服口服?顾氏年少无知,只因容貌出众与陛下交好便一步登天……”御史大夫显然是在西越帝一朝憋坏了,一开口就有些刹不住。从国籍,年龄,资历,名声,以及局势各个方面毫无死角的将沐清漪抨击了一遍,说到最后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告诫沐清漪,“顾大人身为华国顾氏后裔,当珍惜祖先名声,以色侍主,乃是佞幸所为,令顾氏一族蒙羞……”

容瑾越听脸色越难看,若不是沐清漪暗中按住了他只怕立刻就将这老头拉出去打死了。难怪老头子讨厌御史,御史果然是一种令人厌恶的生物!

沐清漪垂眸,平静的听着御史大夫滔滔不绝的告诫。好不容易等到老头儿说完了,沐清漪方才抬眼含笑看着他道:“流云多谢御史大夫忠告,大人尽管放心,本官一定会秉承顾家先祖之风,认真、努力的做一个好丞相的。顾家历代名相辈出,流云纵然不济,也能学到两三分,就想御史大人家中不也是世出谏臣,才会有御史大人如此正直敢言的直臣么?流云必不会让御史大夫失望的。”

御史大人愣了愣,回过神来险些一口血喷出来。这个混蛋小子是在嘲讽他家里从来就没有出过真正掌权的众臣,全都是言官么?!这小子不是在炫耀他家世世代代都是当丞相的,所以没人比他更知道怎么当丞相么?!

------题外话------

妞儿们,中秋节快乐哈。(*^__^*)嘻嘻……大家吃月饼了么,表示月饼好甜吃完跑步一小时消耗热量吧~回头要统计抢楼,留言就不一一回复了哈,我会看的,有重要问题也会回复的。抢楼和长评的币币很快会发放,大家中秋快乐哈~

ps:不要无限制刷楼哈~

另:票票在哪里啊?票票在哪里?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66.皇家旧事 下一章:168.秀庭公子归来
热门: 队内不能谈恋爱[电竞] 重生之衙内 心腹 长大 附件!结案报告 异能力是川上富江 你微笑时很美 小白杨 (综漫同人)在横滨当守护神的日子 从文抄公到全大陆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