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西越帝驾崩

上一章:163.京城夜雨 下一章:165.皇位初定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宫殿里,西越帝躺在床上平静的望着坐在自己床边的俊美青年,有些浑浊的眼里慢慢的绽出一丝和蔼的光芒。仿佛有什么释然了一般,抓住容瑾的手低声道:“九儿,你记着,你是容瑾,是朕的九皇子。永远都是。”

容瑾微微蹙眉,平静的点了点头。

西越帝唇边扯起一丝微笑,有些艰难的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瓷瓶道:“这是漱玉丹…原本也是该交给你的。但是…你记着,这个你不能再用了。”容瑾小时候服过半刻,以后无论在发生什么情况,半刻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作用,再服用整颗的话又无异于自杀。

原本也不是打算自己用了,容瑾不在意的点了点头。西越帝摩挲着手中的瓷瓶,低声道:“瑾儿不知道…这个当初用你妹妹的血炼出来。只可惜……”只可惜什么,西越帝并没有说,但是容瑾却能猜到。漱玉丹炼了四颗,当初他只用了半颗,如今却只剩下两颗半了。还有一粒自然也是被人用了。

引起容瑾注意的却是西越帝话中提到的那个妹妹。容瑾死死的盯着西越帝手中的瓷瓶。他也是阴年阴月阴日所生,碰巧漱玉丹又是在那一年炼成的。所以莫问情说起漱玉丹的炼制的时候他就有些不舒服。但是却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过一个双胞胎妹妹,原来这小小的四粒药丸竟然是牺牲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的性命。难怪莫问情说有伤天和,怎么可能只是简单的取几滴血而已?

“你不后悔么?”容瑾盯着他,沉声问道。

西越帝扬眉道:“后悔?朕为什么要后悔?若不是有它…你母妃会死得更早,若不是有它,当初也救不回你来。虽然…朕也想看看一个长得像夕儿的女儿是什么模样,但是…若是为了夕儿的性命,自然什么都可以牺牲的。”只可惜夕儿并没有瑾儿那么好的运气,即使拖延了一些日子却也没能等到神医赶到。

“服用了漱玉丹至少能拖延一年的寿命,但是我母妃才三个月就死了。你就没想过为什么?”即使是张狂如容九公子也忍不住有些想要作呕的*。看到那精致的小瓷瓶里装着的东西,就仿佛看到了什么极为厌恶的脏东西。

西越帝脸色一变,神色扭曲了一下,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性情古怪桀骜,以后自己好好的吧。朕…看着那个沐清漪倒是个不错的,瑾儿倒是跟朕一样有眼光。只可惜…夕儿却没有沐清漪那样的手段和能耐。”

容瑾想说,本王可比你有眼光多了。但是看到西越帝那消瘦灰败的脸色,终究还是沉默不语。

里面两个人虽然一直在说话,但是外面的人却诡异的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隔着屏风,众人也只能看到容瑾坐在床前似乎一动不动的模样。

奉天府

“启禀公子,收到王爷传讯了。”一个黑影翩然落入堂中,沉声道。

沐清漪满意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道:“陪本官…往京畿守备府走一趟吧。”

“是,公子。”

整个京城被笼罩在夜色中,虽然外城的人们依然如往常一般的沉静如水,但是内城里说不上灯火通明真正睡得着的人也不多。内外城之间的城门外伤是紧闭的,所以城门守卫看到这夜深人静之时一群人过来的时候,立刻便警惕起来了。

“来者何人?!”

城楼下,无心举起手中的一块金牌沉声道:“奉天府尹顾大人,奉陛下指令要见京畿守备将军。”

守卫犹豫了一下道:“将军今晚去外城巡视了。”

无心冷笑一声,有些不耐烦的道:“我们自然知道将军去外城,这不是去找他么?还不开门。”京城内城是羽林军的地盘,京畿守备大军的主力都在外城,负责拱卫外城的四道城门。

上面有人飞快的跑下来,看了一眼来人确实是号称京城第一美男子的顾大人,又检查了金牌令箭的真假,这才连忙开城门放人。沐清漪带着人从城门下从容而过,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跟在她身边的无情和步玉堂。两人微微点了点头,沐清漪微微一笑,从容穿过了城门往外城而去。

外城东门城楼上,京畿守备将军沈定武有些焦躁的在城楼上走来走去。不时的向城外的方向望去。魏公子明明说好了从东门带神策营的人入城,怎么这个时候来没见人影?

沈定武深知今晚的事情的重要性,一着不慎便是满门抄斩的罪过。但是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京畿守备的位置十分重要,如果不是事先就站位了,无论是谁登基继位他这个京畿守备的位置都别想坐了。哪个皇帝不想将整个京城我握在自己的掌中?

沈定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魏公子说动站在看起来仿佛毫无希望的三皇子这边。或许从今年前魏公子替自己还了大笔的债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吧。只希望…魏公子和三皇子的计划一切顺利。若是如此,他说不定还能捞一个从龙之功。

“混账!不是说今夜警戒么?怎么还有人出城?!”一侧首,看到不远处的大街上一路灯火蜿蜒着往这边而来,显然对方来的人还不少。沈定武有些愤怒的道。

“属下立刻派人去问!”身边的副将也被他这不同于往日的脾气吓了一跳,连忙派人下去询问。不一会儿,下去的人便回来了,朗声禀告道:“启禀将军,是奉天府尹顾大人,说是奉陛下圣谕出城办事。”

“奉天府尹?顾流云?”沈定武皱眉,有些疑惑的道:“这么晚了他办什么事?”明明听说陛下已经病得快不行了,怎么会还吩咐一个小小的奉天府尹深夜出门办事?

“让他回去,天亮再说。”想了想,沈定武坚定的道。

“沈将军好大的口气,耽误了为陛下办的事,你担待的起?”一个清越低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城楼的阶梯上,披着白色披风的白衣少年缓步走了上来。因为天上还下着细雨,少年手中还撑着一把白色的烟雨江山纸伞。

沈定武心里有些不屑的轻嗤一声。果然是个弱不禁风的世家子,这点毛毛雨居然还要撑着伞!

看着眼前这撑着雨伞,一副身娇肉贵的模样的白衣少年,沈定武立刻便对这为这大半年来在皇城里名声显赫的少年府尹多了几分轻视之意。

“这么晚了,顾大人不在府中好好歇着,出城来做什么?”沈定武扬眉道。

沐清漪淡然一笑,道:“沈将军这么晚了,不也在此么?陛下若是知道沈将军如此尽责,想必会感到十分欣慰的。”沈定武想起自己今晚在这里的目的,心中不由得有些心虚,在看看跟在沐清漪身后明显不是寻常人物的一干侍卫,心中更是多了几分警惕。目光直射沐清漪身后,“这是本将的职责所在,顾大人大晚上带着这么多人在此,是什么意思?”

沐清漪抬手露出手中的金牌,淡淡道:“奉陛下旨意,请沈将军开城门。”

沈定武一惊,断然道:“休想,本将怎么知道你这金牌是真是假。”

沐清漪笑道:“在下再怎么胆大妄为也不敢伪造金牌令箭。将军可看清楚这金牌,你当真不开门?”

沈定武眼神猛地缩紧,盯着那金牌上如朕亲临的四个大字心中犹豫不决。他当然知道金牌是真的,但是他同样知道豫王随身就带着这样一面金牌。如果眼前这顾流云的金牌是豫王的那块而并不是陛下亲赐的……

“这么晚了,不知道顾大人想要出城干什么?”沈定武试探的问道。

沐清漪浅浅一笑道:“我不出城,只是想要请沈将军放几个人进来罢了。”

“这个…请恕本将无法从命。”沈定武沉声道:“京城安危更关系着陛下和西越的安危,顾大人深夜若是要出城,本将可网开一面,但是若想要带人进城…万万不可!”

沐清漪低眉一笑,有些嘲弄的道:“沈将军这么晚了等在这里不就是等着放人进城么?这会儿人来了你又不肯开城门,却是为何?”

“什么?!你……”沈定武心中一惊,猛然抬头瞪向沐清漪,右手也同时搭到了腰间的剑上。

他动作虽快,却还有比他更快的。他手中的剑还没来得及拔出一点一把明晃晃的长剑就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甚至连对方到底是怎么拔剑的都没有看清楚。

看着原本站在白衣少年身后还有几步远,现在却已经到了自己身侧还将剑架在了自己脖子上的黑衣男子,沈定武只觉得额头上的汗一滴滴的往下流淌。

“你们想干什么?”沈定武颤声道。

沐清漪淡淡笑道:“开城门,京畿守备军的兵符给我。”

沈定武终于变色,“你好大的胆子,区区一个奉天府尹,就敢夺京畿守备军的兵权?你想要造反么?”

沐清漪浅笑,“沈将军这么晚在这里等着,难道不是为了…嗯哼?”

沈定武无言以对,只是死咬着牙关道:“本将是陛下亲封的京畿守备,你休想!”

沐清漪叹气,有些惋惜的抬手轻触了一下夏修竹架在沈定武脖子上的剑锋,道:“虽然说今晚难免有些混乱,但是我实在是不想见血。但是将军既然如此节义,本公子自当成全了你。杀了吧。”

“你!”沈定武只来得及说出一个你字,只觉得脖子一痛,咔擦一声夏修竹连剑都没有动直接拧断了他的脖子。

把玩着从夏修竹手中接过的令牌,沐清漪冷眼看着闻声匆匆赶来的副将和驻守城门的几个小校尉。显然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在京畿重地如此光明正大的杀了京畿守备将军,一时间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沐清漪举起手中如朕亲临的令牌,沉声道:“本官奉命行事,沈定武执意阻拦怪不得本官手下无情。各位可是想要跟沈将军一样一意孤行?”

对上夏修竹和沐清漪身后众人冷冽如冰的眼神,副将和几个校尉都木有的打了个寒战,看了看沐清漪手中的金牌终于还是识趣的低下了头,“请顾大人吩咐。”

沐清漪满意的点头,这些人想什么她当然知道。她手持金牌,这些人听她的是理所当然,就算事后出了什么事他们也可以推脱是碍于她手中如朕亲临的金牌不得不听命行事。但是她并不在意这些,此时她也没有那么多的功夫收服这些人,只要他们现在听话就可以了。等到今晚的事情尘埃落地,这些人自然也就顺服了。

“很好,现在…打开城门。”沐清漪吩咐道。

“是。”

副将一声令下,城中的城门在夜色中慢慢被打开,早已经隐藏在城外暗处的人看到信号,立刻朝着京城的方向涌了过来。不多时便已经京城了。

“顾…顾大人,这样真的没问题么?”副将看着足足有上万的人马涌入城中,不用的有些心惊胆战的道。早就知道今晚可能有大事,现在看来是真的要出事啊。

沐清漪含笑看着他道:“不用担心,有什么事本官一人承担。过了今晚,副将说不定就能升将军了。不过现在…还要劳烦副将配合一二修竹,京畿守备兵马交给你了。”

夏修竹皱眉道:“不行,我不能离开。”夏修竹接手京畿守备自然没有问题。他就算在正直不善权谋,也还是出身世家大族,长于将门世家的前御前侍卫统领。但是,今晚诸事杂乱,沐清漪根本就不会武功,身边更是不能离开人保护。

沐清漪有些无奈,道:“修竹,有无心他们保护我,天枢等人很快也会回来。但是这里确实非你不可。无心经验全无,控制不了这么多人马。”

夏修竹默然,身后突然传出一个冷漠的声音,“今晚本座保她无性命之忧。”

众人齐齐回头,只见莫问情一身白衣在夜色中翩然落到城头。神色冷漠的扫了众人一眼,最后落到了沐清漪的身上。所以被他的目光扫过的人,都不由得觉得好像被刀锋划过了肌肤一般又冷又疼,连忙都低下头去。

夏修竹看了看莫问情,回头去看沐清漪。沐清漪大方的一笑,拱手道:“那就有劳莫谷主了。”

闻言夏修竹这才点了点头,莫问情无论是武功能力还是人品至少都是足以信任的。沐清漪将兵符和金牌都交给夏修竹,沉声道:“修竹,有劳了。”

夏修竹看了看沐清漪,终究只是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上万的兵马京城,就算再如何小心也绝对不可能不惊动人的。但是外城的百姓们却并没有什么好奇心,在京城这样的天子脚下住久了的百姓们深谙生存之道,这种时候好奇心越重死得越快。

站在皇宫门口,莫问情极为难得的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俊雅温文的白衣少年。夜色中的少年在执伞下被衬出比平时更加脆弱的之感。但是他却知道,眼前这看似无害的少年不过转念之间便能翻云覆雨,让多少曾经野心勃勃的王孙贵胄也只能黯然收场。

“你当真要进去?”莫问情皱眉问道。

沐清漪点头道:“自然。”虽然容瑾传出来的消息一切皆在掌握中,但是没有亲眼看到总是让人不放心的。自然这些事情也可以交给底下的人来做,但是…沐清漪微微苦笑,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竟然不是一个真正的能够运筹帷幄之中,只等着决胜千里之外的人。

只因为,这深深地宫闱之中有一个她挂念的人,她就不得不进去。

莫问情望着她沉默良久,点了点头道:“我陪你进去。”他这一生虽然才短短不到三十年,见过的各种或绝色或能力卓著的女子却不少。但是莫问情却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

做女子时婉约脱俗,聪颖灵慧。做男子时温文尔雅,行事手段丝毫不输男儿。若不是医术了得,莫问情自问只怕也没那么容易看破沐清漪的身份。这样一个出身名门才华横溢,又风华绝代甚至有着公主名分的女子,本该是所有人千娇百宠追捧呵护的对象。但是她却又放弃了一切跟着一个西越皇子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西越,放弃女儿身做一个三品府尹,竟也做的有模有样。如今,还要帮助豫王夺取皇位,甚至不惜以身犯险。

莫问情不得不承认,沐清漪这样的女子世间千千万万女子中也难再找出一个。容瑾…真是好福气。莫问情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缕淡淡的羡慕之意。

“多谢。”沐清漪低声道。如今宫中情况并未分明,以他们的交情莫问情愿意陪她冒险,除了感谢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我答应了别人,要保护你的。”莫问情淡然道:“何况,我以为我们也算是朋友。”

沐清漪莞尔一笑点头道:“说的是,我们是朋友。”

莫问情淡淡的转过脸去,“走吧。”在沐清漪看不见得地方,外人眼中冷酷无情的药王谷主莫问情悄悄的红了耳朵。莫谷主素来高高在上,平生第一次主动说要跟人做朋友,却还是一个不满十八岁的芳龄少女。

清和殿里,容瑾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原本跪在地上的众皇子都纷纷站起身来,只有被西越帝点了穴道的容璋动弹不得。

容琰有些奇怪的看了容璋一眼,担忧的问道:“九弟,父皇怎么样了?”

容瑾淡然道:“崩了。”

所有人面色都是一僵,一副半天反应不过来的模样。怔怔的望着屏风后面的龙床上躺着的老人,崩了……怎么这么快就…。

回过神来,容琰先一步闯了进去,其他皇子自然也连忙紧随其后。里面很快便传出来哀痛的哭声。蒋斌一直捧着圣旨站在那里,见这情形也知道自己伺候了几十年的主子是真的去了。

“陛下驾崩了!”不多时,宫墙最高处的楼上响起了丧钟的声音,整个皇城里都能听到咚咚的沉重的钟声,显示着一代君王的陨落。

这一天,内城里的大多数人其实都是有准备的,所以还不到两刻钟时间,皇室宗亲和从一品以上的大臣就都已经聚集到了宫中。能够进入清和殿的却只有皇室宗亲了。

西越皇室里,跟西越帝亲近的宗亲并不多。西越帝那一代也只剩下了一个兄长一个弟弟和几个侄子,其余的关系都已经远的没有资格参与皇家的事务了。

因为西越帝的行事作风,这些硕果仅存的亲王郡王们日子也远没有别的国家的王爷们舒服,平日里都是夹着尾巴做人。这会儿西越帝终于死了,说不定他们心中还暗暗叫一声好呢。

“王伯,王叔。”众皇子连忙上前家里。

这两位王爷,便是如今西越仅存的与西越帝同辈兄弟。璐王容慕礼和齐王容慕风。容慕礼今年比西越帝年长四岁,今年已经七十三岁了。虽然须发皆白但是或许是因为这些年保养得宜,养生有道,倒也是精神奕奕。容慕风是先帝最年幼的儿子,比西越帝和容慕礼的年纪都要小的多,今年才不过五十出头,虽然红着眼睛一副哀伤的模样,但是精神却都不差。

容慕礼年纪大了,被自己的儿子扶着进来,摆摆手道:“免了,陛下驾崩本王也是十分悲痛,但是这身后之事…却还是要你们这些儿孙来料理。千万不可过度哀损。”

“多谢伯父教诲。”众人谢道。

容慕礼问道:“陛下身前,可有留下什么旨意?”

蒋斌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捧着圣旨道:“启禀王爷,陛下的遗诏在此。”容慕礼犹豫了一眼,抬眼去看众人。容慕风沉声道:“皇兄,这里也都不是外人,皇兄是长辈,就由你主持吧。”

容慕礼这才接过了遗诏慢慢打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西越帝生前显然兴致还不错,洒洒洋洋的写了一大堆。等到容慕礼念到最重要的地方时却险些卡壳,“皇…嗯,九子容瑾才智卓著,深肖朕躬,传位皇九子容瑾,钦此。”

别说跪着的众皇子了,就是拿着圣旨的容慕礼也忍不住眨了眨眼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眼花看错了。但是他就是把眼睛眨得抽筋了也不得不接受,那明晃晃的圣旨上写着的就是皇九子容瑾五个大字。

容慕礼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叹息,他这位皇弟天纵英才,当年登基也可算是无人不服的。只可惜自从遇到那个女人之后就昏了头了,还一昏就是二十年到死都不能清醒。皇帝宠爱九皇子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但是若说皇帝要将皇位传给九皇子却是谁都不相信的。除了皇帝的宠爱,九皇子有什么?能力?功绩?权贵的支持?民间的声望?九皇子什么都没有。

容慕礼摇头叹息,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底下的穿着一身黑衣显得格外沉默的容瑾,道:“豫王殿下,接旨吧。”

“王伯,你是不是看错了?父皇怎么会将皇位传给九哥!”容瑾还没来得及起身接旨,跪在他身后的十一皇子就忍不住跳出来了。

容慕礼脸色微沉,皱眉道:“本王还没有眼花。十一皇子若是不信,也可上来检查。”

十一皇子自然知道容慕礼不可能看错,他只是不甘心而已。别说他不甘心,在场的皇子就没有一个人是甘心的。十一皇子脸色一变,盯着容瑾道:“是你…是你篡改了父皇的遗诏!”

容瑾慢条斯理的站起身阿里,有些漫不经心的看着眼前的十一皇子,道:“篡改?遗诏是在你们进来之后父皇才亲手叫道蒋斌手里的。本王要如何篡改?”

“那就是你逼父皇写的!本皇子绝不承认父皇会传位给你!”十一皇子怒叫道。

容琰等人纷纷对视了一眼,几乎立刻的便明白了十一皇子想要做什么了。容瑾在朝中根基全无,想要顺利的登基本就不容易。只要他们协商妥当了…所谓的遗诏不过是个糊弄寻常百姓的玩意儿罢了。

“二哥,你怎么说?”容琰看向容瑄问道。

这一晚上的折腾下来,容瑄早就已经脸色苍白有些摇摇欲坠了。旁边的人连忙将他扶到一边坐下。容瑄面上虽然一脸疲惫虚弱,心里却是一片清明。舅舅这会儿还没有消息,只怕是城外的事情也不是那么顺利。罢了,横竖自己本就没有什么机会。容瑄睁开眼,淡淡道:“本王自然是遵从父皇的遗诏。”

“但是,这个遗诏明明就有问题!”六皇子高声道。

容瑄闭上眼,漠然道:“本王累了,各位兄弟商量着办吧。”

众人这才明了了容瑄的态度,他不争皇位,所以也别将他扯进去。最后谁能够胜出,他就奉谁为帝。

“本王认为四哥是最适合的继位人选!”十一皇子道。说着这话,十一皇子心中也并不是没有遗憾的。明明容琰都已经开始失宠了,只要再给自己几年时间未必不能取而代之。只可惜,父皇突然驾崩,自己却是羽翼未丰,无奈之下只得支持目前看起来依然实力最强的容琰。

“我也支持四哥!”五皇子沉稳的表态道。

大殿里顿时一片喧闹,众人仿佛都有志一同的忘了西越帝的尸体和那明黄的遗诏还摆在那里。甚至连容瑾这个人都直接给遗忘掉了。毕竟在众人眼里容瑾确实是不好惹,但是那是因为容瑾有西越帝的无条件支持,如今西越帝已经死了,难道还能在活过来给他撑腰不成?没有了西越帝,容瑾除了一个豫王的头衔以外什么都没有。也正是因此,十一皇子才敢如此光明正大的质疑遗诏。

容慕礼和容慕风对视一眼,都坐在一边没有说话。他们也是当过皇子的,这些皇子的所作所为他们岂会不懂?只不过当初西越帝实在是太强了,底下的兄弟根本就没有本钱跟他争。但是现在的容瑾却不一样,就连容慕礼都忍不住要质疑西越帝挑选继承人的眼光和私心,何况是这些本就有着继承权的皇子们。

皇位对于皇子们来说,一步之遥却是天地之别啊。

容慕风有些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坐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容瑾。这个九皇子似乎并没有传言中的那么暴躁易怒,若真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只会发脾气的纨绔,听了这些皇子的话早就已经发火了。但是容瑾却只是低眉坐在一边,望着地面沉默不语。众皇子正忙着争执皇位到底该归谁属根本就没有在意容瑾,但是容慕风却敏锐的从这样的沉默中感受到了一丝危险。

容慕风不着痕迹的拉了拉自己的大哥,示意他看容瑾。容慕礼也跟着望过去,同样也是一怔。很快,容慕礼轻咳了一声道:“遗诏就在这里,各位皇子不如问问九皇子的意见,”

众人一愣,这才响起他们吵得热火朝天,倒是把正主给撇到一边了。神色有些不善的看了容瑾一眼,还没说话,容瑆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丝志在必得的神色,傲然道:“本王绝不承认父皇会将皇位传给他!父皇分明是传位给四哥的!”

话音未落,门外便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显然有不少人将清和殿给包围了。容慕礼脸色微变道:“十殿下,你做了什么?”

容瑆笑道:“没什么啊,父皇驾崩,本王不过是调了羽林军前来护驾而已。”

“十弟你大胆!竟敢擅自调动羽林军!”六皇子怒斥道。他是庄王党的,庄王中毒之后一直自以为自己最有机会取代容瑄。

容瑆不屑的挑眉,现在这个时候谁还讲究什么规矩,谁先抢到兵权谁先控制了皇宫,谁就是赢家。而现在,显然赢家是他们了,“本王是来护驾的,六哥还是好好歇着,一会儿多给父皇磕几个头吧。如何?那位兄弟还有意见,不妨站出来说话。”

众人沉默,容瑆不善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蓦地,殿中传来一个幽冷的声音,“容瑆,你想造反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63.京城夜雨 下一章:165.皇位初定
热门: 生化危机4地下世界 排队的人 总裁他非以为我是替身 穿成玛丽苏文男主后我弯了 死亡回旋[无限] 小清欢 成了死对头的虚拟恋人 当年万里觅封侯 我的娱乐那个圈 逆转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