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京城夜雨

上一章:162.父子恩仇 下一章:164.西越帝驾崩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沐清漪和魏无忌说话的时候,夏修竹与南宫绝已经打得越加激烈了。南宫绝手中长剑纵横开阖所向披靡。夏修竹手中长枪同样的宛若游龙,银芒四射。虽然南宫绝的修为确实是要比魏无忌和夏修竹高上一些,但是也还远没有高到可以毫不费力碾压两人的地步。何况他已经年过七旬,体力和精力也远远比不得年轻人,刚刚又跟魏无忌打了一场,渐渐地夏修竹开始跟他打成平手,战局占据也僵持起来了。

魏无忌站在沐清漪身边,打量着远处打斗中的两个人,赞叹道:“顾公子身边的人果真不凡,竟然连华国第一高手也甘愿随侍公子身边,在下佩服。”

若是之前魏无忌还猜不出来夏修竹的身份,但是现在夏修竹使出全力与南宫绝动手,魏无忌再猜不出他的身份就有些奇怪了——冷面银枪聂云,华国第一高手。没想到竟然会无声无息的来到西越,还成了沐清漪的随身侍卫。魏无忌不由得想起当初在华国皇宫的时候聂云也是明泽公主的随身侍卫。这个沐清漪,果然有着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他的能力么?

“魏公子过誉了。”沐清漪淡淡道,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聂云最出名的便是他的枪法,虽然他大多数时候都是用剑的。但是如果跟南宫绝这样的高手过招还藏着掖着的话,便是自寻死路。

魏无忌叹气道:“看来是用不着在下出手了。”

南宫绝的武功并不比高他们特别多。之前他与南宫绝打了一场消耗了他的实力,这会儿夏修竹跟他打基本上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果然,渐渐地年轻人的优势便体现了出来。南宫绝出手的速度开始慢了起来,而夏修竹的银枪却依然凌厉无比。当然这些以沐清漪的眼力是看不出来的,她只能通过魏无忌的表情判断战局的情况。

良久之后,打斗中的两人交错而过,又飞快的分开。夏修竹连连倒退了十几步终于收住了脚步,手中银枪一展,凌厉的指向南宫绝。闪烁着银芒的枪尖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一抹血红。对面,南宫绝却并没有后退,足下双脚陷入了底下足足两寸有余,但是唇边却溢出了一丝血迹,月光下胸口的衣衫也绽放出一朵血花。

“咳咳...老夫输了。”南宫绝轻咳了两声,声音有些干涩的道。头顶原本花白的头发在月光下仿佛一瞬间都变成了雪白,整个人也显得更加苍老了。美人迟暮,名将白首,本就是世间最无可奈何也最伤感的事情。南宫绝纵横半生,武功盖世,如今却在这春夜的京城郊外输给了一个之前连名字都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如何能够不感到伤悲?

夏修竹沉默的拱了拱手,“大将军武功高强,在下佩服。”

夏修竹很清楚,如果不是南宫绝之前与魏无忌已经打过一场了,他未必打得过南宫绝。而且今晚这一战,对他的武功修为也颇有益处。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夏修竹都十分尊敬眼前的这个老者。

魏无忌手中的长剑早已经不知去向,手中依然握着那把乌金铁骨扇含笑走了过来,道:“大将军,胜负已分不知您可否遵守承诺,让健锐营的将士回去?”

南宫绝冷哼一声道:“老夫岂会出尔反尔?不过话说回来...今晚赢了老夫的似乎不是魏公子,还是说魏公子想要再跟老夫打一场?”

魏无忌一怔,不由摸摸鼻子苦笑道:“不敢,在下也不愿与大将军起冲突,还请大将军高抬贵手。”

南宫绝看着眼前的两个年轻人,只得叹了一句江山代有才人出,提着剑转身往来的方向而去。有这两个人在,就算他不想遵守承诺只怕也是不行的吧。现在的年轻人果然了得,自己年轻的时候在这个年纪可远没有这样的功力,一时间南宫绝心中也生气一股沧桑之感,对于京城里的诸多事情也有些意兴阑珊起来。

看着南宫绝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夜幕中,魏无忌回头朝着沐清漪拱手笑道:“顾公子,今晚真是多谢你了。”

沐清漪低眉浅笑,“不用谢,我也不是专门来帮魏公子的。你若是道谢,我又怎么好意思?”

魏无忌脸上的笑容微僵,“呃...顾公子的意思是?”

沐清漪挑眉笑道:“南宫大将军走了,魏公子这三万神策营和寒雪楼的人打算怎么办?”

魏无忌有些谨慎的望着沐清漪道:“顾公子有什么提议?”

沐清漪笑道:“不如...借给在下用用如何?”

魏无忌愣住,沐清漪竟然是想要来跟他抢兵权的?很快便回过神来笑道:“顾公子说笑了,这神策营的兵马...可不是说借就借的。”

沐清漪笑道:“健锐营认人不认领,南宫大将军凭着无上军威方能调动。而神策营却是认令不认人,劳烦魏公子将手中的兵符借给在下用一用吧。”

“若是在下不答应,顾公子想强抢不成?”魏无忌眼神锐利,直刺沐清漪而来。沐清漪却并不在意,站在瞄着烟雨江山的纸伞下,虽然在飘着细雨的夜色中却依然雅致的犹如名门世家精心教养的名门公子。有些遗憾的看着魏无忌道:“大家都是斯文人,我并不太想对魏公子动粗。”

魏无忌有的朗声大笑,“顾公子,你确定你有本事从本公子手中夺走兵符?”并非魏无忌看不起沐清漪,而是夏修竹的武功最多可以跟他打个平手,虽然还有个无心随侍在侧,却还要保护手无缚鸡之力的沐清漪。何况,他的寒雪楼也在这附近。“如果加上我们呢?”一个笑盈盈的声音出现在沐清漪身后。魏无忌抬眼望去,几个身着黑衣的青年男女手持各式兵器走了出来,各个虎视眈眈的盯着魏无忌。虽然不算绝顶高手,却也不容小视。

最让魏无忌担心的是,再往后不远处还出现了不少同样穿着黑衣的人。跟寒雪楼的杀手不同,这些人不仅武功不凡,而且一听那整齐错落有致的脚步声就知道,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高手,论实力,绝对比号称西越最精锐的御林军要强得多。这让魏无忌不由得想起了在彭城是沐清漪和容瑾身边带着的那六十名侍卫。但是事后却怎么也查不出来这些人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这几位是?”魏无忌挑眉道。魏无忌一眼扫过去,就认出了两个。都是当初在彭城见过的,其中一个女子是叫霍姝。为首一人拱手道:“豫王座下,天枢见过魏公子。”

魏无忌有些无奈的叹气,“没想到豫王手下还有这样一张王牌。”

沐清漪微微蹙眉,抬眼看了一眼黯淡的夜空,道:“魏公子,你考虑的如何了?在下还有事情要办,想必魏公子也并不清闲。或者说,魏公子打算现在让我们先跟寒雪楼打过一场?”

魏无忌看看已经堵住了自己四周去路的几个黑衣人,摇摇头从怀中摸出一块金牌丢了过去。无心接到手里检查了一下,才朝着沐清漪点了点头。魏无忌苦笑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没想到在下倒是栽在了顾公子手中。其实顾公子完全不必如此,你知道的...你我之间并没有冲突。”

都是为了豫王不是么?对于沐清漪来拦截自己的行为,魏无忌实在是有些费解。虽然也有些不悦但是他却绝不会在这个时候跟沐清漪硬拼,若是两败俱伤,便宜了别人不说多年筹谋更是将要付诸东流。

沐清漪把玩着手中令牌笑道:“有没有冲突,并非你我能说的算的,不是么?”

魏无忌无奈,显然容瑾还是在跟义父较劲。但是这种时候较劲不会太儿戏了么?

“就算有了兵符,顾公子要怎么调兵?要知道,就算是认令不认人,也不可能随便一个什么人拿着令牌就能调动兵马的。”魏无忌挑眉笑道。沐清漪抿唇浅笑,“这就不劳魏公子操心了。在下先行告辞。”

“什么意思?”魏无忌变色。沐清漪淡笑道:“天枢,你留下陪魏公子赏月吧。”

“是,公子!”天枢沉声应道。

今晚根本就没有月亮!魏无忌没好气的怒视着某人,沐清漪含笑折过身边的一支杏花在手中把玩,“杏花带雨,也别有一番风情不是么?”

“呜呜嗷!”爬在沐清漪肩膀上沉睡的活儿被杏花挠到了鼻尖,打了个喷嚏醒过来,愤怒的伸爪去抓眼前的花枝。沐清漪含笑摸摸它的大尾巴,转身往京城的方向而去。

“魏公子,在下新练了一门阵法,还请魏公子不吝赐教。魏公子最好不要用轻功离开,若是伤了魏公子,王爷和公子会怪罪在下的。”天枢一挥手,两队黑衣男子飞快的将从两个方向包抄过来,将魏无忌紧紧的围在了中间。魏无忌本想笑他大言不惭,却在看到暗处不时闪动的银芒时只剩下叹口气的力气了,“既然如此,得罪了!”

刚刚回到奉天府,步玉堂便迎了上来,“公子,怎么样?”

沐清漪接下披风淡淡笑道:“没事,京城怎么样了?”

步玉堂低声道:“驻守京畿的步兵和羽林军皆有异动。羽林军应该是负恩侯府和庄王府都有,京畿守军应该是端王的人。不过,他们都还无法控制整个羽林军和京畿守军,应该只有一部分能听命与他们。”但是在这京城狭窄的地方,原本也容不下几十万大军,有数千上万人就已经绰绰有余了。

沐清漪点点头,道:“辛苦玉堂了。宫里有什么消息?”

步玉堂道:“王爷命人传来消息,等收到他的信号,立刻设法控制住京畿守军,羽林军不用理会王爷自有主张。”步玉堂有些小小的兴奋,这些日子跟着沐清漪他多少也看出来了王爷和公子的意图。若是从前,他绝不会想到他一个小小的彭城太守,会有一天参与这皇位之争。

沐清漪点头,踱步到堂上坐了下来,轻声叹了口气道:“都布置好了就好。接下来...就等着吧。”

看到她如此镇定的模样,步玉堂不由得暗暗唾弃自己的失态。但是要练成顾公子这样的镇定沉稳,自己...四十岁以前怕是没有什么希望了吧?

皇宫中,清和殿外的细雨中,众皇子皇孙依然只能跪着。细雨绵绵打在身上并不太舒服,但是西越帝没有发话这些皇子们既不敢起身也不敢换个地方避雨,只得这么生生的淋着。身体不好的容瑄还好些,有人专门撑着伞挡着,其他人就真的只能淋着了。

殿内,容璋沉默的坐在一边看着还在研究棋盘的西越帝,心中一边暗暗揣西越帝摆出这样的阵势到底想要干什么。“陛下,豫王殿下来了。”蒋斌悄悄走过来,低声道。

西越帝搁下了棋子挑眉笑道:“哦?快让他进来。”

不过片刻,容瑾便漫步偏殿走了进来。夜色中带着一身淡淡的水汽,黑色的衣衫更像是浓墨一般衬得整个人眉目如画,俊逸非凡。却又带着寻常时候少见的锐利的锋芒。

容瑾沉默的扫了一眼西越帝和容璋,“父皇。”

西越帝含笑招手道:“瑾儿来了,快过来。这么晚去哪儿了?容瑾轻哼一声并不说话,只是走过来随意的捡了一张椅子坐下。

容璋不由得握紧了手,紧紧的盯着眼前笑意盈盈,仿佛十分慈爱的西越帝。

西越帝淡淡道:“瑾儿,想知道你母妃是为何过世的么?”

容瑾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目光又在容璋紧绷的脸上停留了片刻,漠然道:“没兴趣。”

“不孝的孩子!”西越帝没好气的道,却并没有生气。只是有些无奈的道:“你母妃那般疼你,朕却没将你教好......以前只当你不懂事儿,但是现在这些事情总还是应该告诉你的。”

“你住口!”容璋突然瞪着西越帝,厉声叫道。

西越帝淡然的挑眉,毕竟是做了几十年皇帝人,就算容璋这么多年苦心孤诣的谋划,论气度却还是比西越帝差了不止一筹。

显然梅妃的死对于容璋来说是一个不可触摸的伤痛,一听到这个竟然连之前对西越帝的忌惮的抛到了脑后,一双眼眸夹带着仇恨的锋芒恶狠狠地瞪着西越帝。

西越帝却并不将他看在眼里,只是看着容瑾道:“当年,你母妃有了你之后,在宫中的生活一直很平稳。但是直到容璋派人进宫暗中与她接触,要她趁机在朕平日里喝的茶水中下毒。并且许诺,将来他若是登基为帝,依然愿意立你母妃为后。之后后来...”西越帝摇头叹息道:“你母妃一直拖到了生下你都没有下手,最后无奈,自己将毒药给吞了。”

“我叫你住口!我没有逼夕儿,不是我做的!“容璋怒斥一声,终于忍不住不管不顾的扑了过去。虽然这些年身体被毁得差不多了,但是容璋年少时也是学过武的,不知何时手中已经握了一把匕首,飞快的刺向西越帝。

西越帝轻哼一声,抬手之间竟然快如闪电。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容璋手中的匕首已经被他夺到了手里,整个人也被摔了出去。

容璋突然暴起刺杀西越帝,更是将旁边的蒋斌吓了一跳,“陛下?!”

西越帝淡然的抬手,道:“不要声张,朕没事。”

“但是陛下你......”蒋斌担忧的看着西越帝唇边溢出的血丝。西越帝的身体这半年来衰弱的极快,如今根本就不宜动手。西越帝却并不在意,只是冷冷的看着被他摔倒在地地上的容璋,把玩着手中的匕首道:“就凭你?还想要来刺杀朕?不自量力。”

“瑾儿,杀了他!”容璋眼底闪过一丝阴霾,突然对着旁边坐着的容瑾道。

容瑾抬手,修罗刀优雅的滑落到他手中。专注的望着手中绯红精致的短刀,容瑾挑眉道:“为什么?”

容璋咬牙道:“是他害死了你娘,杀了他为你娘报仇!”

容瑾抬眼,淡淡道:“我没见过我娘,不过...你们两个、倒是可以一起杀了。既然你们都那么爱她,就都下去陪她如何?”

有个不受控制的儿子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容璋现在大概十万分的后悔这十几年来对容瑾的放任自流,导致他根本就不听任何人的话。再怎么完美的棋局,若是棋子不听指挥也是必败无疑的。

西越帝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不由的放声大笑起来,“哈哈,不愧是朕的儿子,有趣...瑾儿,朕现在都有些舍不得死了,朕想看看...这西越皇城以后会变成什么模样。”

“梁斌,去将朕的遗诏取过来吧。”

“是,陛下。”梁斌匆匆而去,很快便捧着明黄的遗诏回来了。西越帝接在手中,含笑朝容瑾招招手笑道:“瑾儿,过来看看。朕的选择怎么样?”

容瑾起身踱过去,看了一眼西越帝手中的遗诏,皱了皱眉一把抓了过去。最好的丝线织就的绢帛,在他手里不过霎间便化为一堆碎片。西越帝却并不动怒,笑道:“怎么?瑾儿不喜欢?朕给你留了不少东西。”

“没有皇位,本公子要那些东西干什么?嫌死得不够快么?”容瑾撇嘴道。西越帝有些无奈的看着他,“都怪朕以前太疏忽了,瑾儿...你知道的,就算朕留下遗诏传位给你,你也坐不上皇位的。”容瑾最大的弱点便是他没有朝臣和兵马支持。原本他是真的想过驾崩了就带着这个小儿子一起去的,但是也不知道是人之将死心肠倒是变软了,还是这个儿子这些日子一来的作为确实是让他刮目相看了渐渐的倒是打消了这个想法。若是在给他两年时间,容瑾绝对可以安安稳稳的坐上帝王的,只是现在...还是一句话,根基太浅。

“重写!”容瑾皱眉道,“要死了还那么多废话,以后怎么样是本王的事。”

西越帝不由莞尔,“你当真不怕朕动怒么?”

容瑾冷笑,“你以为我是在跟你耍赖发脾气么?本公子...是在威胁你。”原本还算暖和的宫殿瞬间弥漫这一股阴凉的气息。蒋斌心惊胆战的盯着豫王手中那精巧的犹如玩物一般的绯红短刀,生怕九殿下一不小心真的给了陛下一刀。

西越帝扬眉笑道:“瑾儿你不是这么天真的孩子啊,你当真以为拿着朕的遗诏出去,你外面那些皇兄皇侄就会乖乖的奉你为帝?”

容瑾淡淡笑道:“会不会一直乖乖的本王不知道,但是...现在他们恐怕只能乖乖的听话了。”西越帝一怔,很快便想明白了其中关键,“你控制了羽林军?是谁...东方旭么?”

容瑾轻哼一声,并不答话。西越帝道:“就算你控制了羽林军,还有京畿守备步兵和城外的神策营和健锐营,你也都拿下了?”

容瑾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容璋,“南宫绝的健锐营兵马不是有人去帮本王拦住了么?你说...一个魏无忌一个聂云,挡不挡得住南宫绝?父皇,你说...我的清清拦不拦得住魏无忌?”

西越帝点头道:“好主意,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拦下两路兵马。”

容瑾笑的仿佛一个得意非凡的孩子,“还不止呢,清清还顺道跟魏无忌借了一些人,这样...凭着她奉天府尹的身份出其不意...京畿守备应该也可以拿下吧?”

“你就没想过,若是事后神策营和健锐营动乱怎么办?”西越帝挑眉道。容瑾勾唇一笑,“儿臣还在城外准备了五万步兵和一万骑兵,父皇觉得够不够?”

这一次,即使是西越帝也忍不住微微变色了。抬眼看着眼前俊美无俦的青年,点头道:“能让六万人马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京城附近,看来朕还是小看你了。若是朕现在问你哪儿来的兵马,你肯定不会回答吧?看来上一次你去彭城收获颇丰。”

容瑾淡笑道:“多谢父皇成全。”彭城距离京城不过两日路程,如今冯止水控制了彭州,天阙城的将士出谷之后完全不用担心为发现的问题。只要日伏夜行,三四天之类便可以到京城附近。

西越帝叹了口气,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容璋道:“看到了么?这小子是你能控制的么?”说完,也不再多说什么。西越帝提笔在跟前明黄的遗诏上开始写字。

“你...你将无忌拦在了城外?”容璋有些艰难的问道。魏无忌带着神策营是他手中的一张暗牌,却没想到竟然被容瑾截了胡,“我说过,我会帮你。”

容瑾淡笑道:“我也说过,不需要,我也不信。”

其实信不信在其次,他不需要他的帮助。

西越帝写好了遗诏看着容瑾满意的点点头,对梁斌吩咐道:“去宣他们进来吧。瑾儿,你可满意。”

容瑾看着西越帝跟前摊开的圣旨满意的点了点头,若是老头子继续顽固的不肯写,他还要费许多的事情。

西越帝盯着地上的容璋,淡淡道:“三皇子容璋,意图行刺...先拿下等候处罚。”

容璋死死的盯着神色已经有些灰败的西越帝,冷笑道:“他不会杀我的,你若是不放心,何不现在就杀了本王?”西越帝淡笑道:“朕答应过不会杀你就不会杀你。你当真以为...瑾儿是你的骨肉么?”

容璋一愣,很快又冷笑道:“你不想承认么?”

西越帝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诡秘,“真是个傻孩子...你以为你收到一封夕儿的绝笔就是真的么?那封信,是朕让人送给你的。若不是你以为瑾儿是你的骨肉,这些年早就想要杀了他吧?只是一封信,就让你乖乖的替朕暗中保护瑾儿不是很好么?只是朕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无用,连个孩子都保护不好!”

一瞬间,容璋的俊颜再一次扭曲起来,“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将他留在梅园几年不闻不问,难道不是因为怀疑他不是你的骨肉么?”

西越帝默然,外面却传来一阵有些急促的脚步声,西越帝眼神一凝,清清一弹指,一道劲风掠过容璋身边,容璋身上的几处穴道一麻,顿时动弹不得。

“儿臣等叩见父皇。”

容瑄和容琰领头,一众皇子皇孙们走进了殿内,看到坐在软榻上的西越帝有些意外的愣了愣,连忙俯身请安。

西越帝轻咳一声,淡声道:“你们来了。”也不叫平身,众人也只得继续跪着。

容琰的目光扫了一眼跪坐在地上神色难辨的容璋,在看了一眼就站在西越帝身边的容瑾,皱了皱眉没敢开口说话。

西越帝淡然的扫了他们一眼,外面细雨如烟,众人身上虽然还没有湿透但是衣服发丝却也染上了湿气。西越帝淡淡道:“这么晚了,你们倒是孝顺。”

容琰恭声道:“孝顺父皇是儿臣们应该做的。不知父皇龙体可还安好?”

西越帝淡然的点头,随手将手中的圣旨递给蒋斌淡然道:“朕天命将近,以后也管不了你们了。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

众皇子连忙道:“父皇必定长命百岁......”

“长命百岁?”看着众人虽然隐晦,但是目光却都不由自主的去瞄蒋斌手中的旨意,西越帝嘲讽的冷笑一声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长命百岁?朕已经年近古稀,倒也算得上是寿终正寝了。西越下一任的皇帝,朕也已经挑好了。朕在位四十年,虽然算不得盛世明君,西越却也没有败在朕的手中,这以后的事情朕也管不着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这也是西越帝足以自傲的地方,这二十年他确实没有做出什么宏图伟业,但是就凭着前二十年的基础,即使他杀功臣,诛权贵,贬文臣,打压武将,西越在他手中依然并没有衰落的太多。依然是中原三国之中最富庶的国家。至于以后,身前的事情的管不完,谁还管身后的事情。

说完这些,西越帝皱了皱眉,一股淡淡的血腥在宫殿中弥漫开来。西越帝抬手,鲜血出口中喷出顺着指缝流了出来。整个人的脸色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快的衰败下去。

“父皇!”众人大惊,刚刚看到西越帝端坐在软榻上还有人心中有些忐忑,没想到才说几句话人就要倒下去了。

站在旁边的容瑾皱了皱眉,抬手扶住了他。西越帝喘了口气,淡淡的笑道:“还知道扶朕,总算朕也没有白养你这么多年。”

容瑾轻哼一声并不说话。

西越帝有些厌烦的扫了一眼在场的皇子们,道:“扶朕进去躺着,闹得朕心烦。”

原本哭天抢地的声音顿时窒了一窒,大殿里一时鸦雀无声。西越帝趁着容瑾的手站起身来,往屏风后面的龙船而去。容瑾素来不会侍候人,即使西越帝已经病得快不行了,扶着人也不怎么尽心。跪在地上的容琰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身来扶住了另一边,将西越帝扶进里间去。

西越帝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拒绝。

进了里间躺下,西越帝便道:“瑾儿留下,你出去吧。”

容琰看了看一脸漠然的容瑾,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得怏怏的退了出去。其实这里是清和殿的后殿,平日西越帝起居的地方。龙床和外间只是隔着一道山水画屏罢了,外面的人基本上也能看清楚里面的人,听见里面的声音。倒也不至于西越帝会跟容瑾说什么秘密不让他们知道。

但是父皇此时依然对容瑾如此亲近宠爱的态度,却不得不让容琰有了一些不好的联想。

转过屏风,正好对上容瑄深思的眼眸,显然两人是想到一起去了。容琰走到容瑄身边跪下,跪地之前却对着跪在后面的十皇子容瑆使了个眼色,容瑆点点头,看看左右的兄弟,悄悄的往后挪去,在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屏风后面的当头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原本跪在他旁边的八皇子和十一皇子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仿佛没看见一般。

大殿里的气氛隐隐的有些古怪起来,沉闷的让人心口隐隐作痛。

------题外话------

中秋快到了哈,亲耐滴们。打算筹备一个小活动算是感谢大家这么久以来的支持。999123言情币任你拿,还有神秘礼物哟。有兴趣的请请加凤轻vip正版交流群:敲门砖嫡妃或谋臣任一主角名:群号345311502入群请上vip截图或会员截图盗版者自重勿扰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62.父子恩仇 下一章:164.西越帝驾崩
热门: 你能不能不撩我 九州缥缈录I蛮荒 乡村首富 在惊悚游戏攻略四个纸片人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穿书] 在逃生游戏里撩宿敌 黑暗塔3:荒原 盛世嫡妃 养了一只小狼崽 娱乐圈吉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