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莫问情到来

上一章:159.慕容煜之死 下一章:161.西越帝病重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回到顾府的时候,府中却有一个意料之外的人等着他们了。沐清漪看着坐在庭院中的梅树下,一身白衣胜雪的冷漠男子,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但是转念一想,突然又觉得有些明白了。

“莫问情。”沐清漪从容的走上前,白衣男子站起身来淡淡的点头,正是许久不见的莫问情。

对于莫问情能够找上门来沐清漪虽然有些惊讶却并不十分震惊。药王谷主总是会有一些不同于别人的手段,所以此时莫问情看着她和容瑾站在一起脸上也没有半分的惊讶之色。

“沐清漪?”莫问情点头道:“许久不见。”

沐清漪低眉一笑,道:“莫谷主会出现在这里,倒是让我十分惊讶。”莫问情打量了她一眼,摇头道:“易容也是有破绽。你是女子,易容成男子更不可能全无破绽。”

沐清漪心中无奈,只能在心中对莫问情的高深医术暗暗叹服。只怕比起灵枢和那些所谓的名医,莫问情的本事高了不止一点半点。要知道,即使是夏修竹这样目光如炬的内功高手也是探到她的脉搏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的。而莫问情却是看一眼便得出了结论。

“莫谷主是什么时候到京城的?”沐清漪好奇的问道。莫问情迟疑了一下,道:“刚过完年我就到京城了。”

“原来如此。”难怪莫问情这么快就能找上她还能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只怕这些日子京城里的闹剧他都看在眼里了。只是莫问情生性冷漠,对这些事情都毫不在意罢了。

容瑾走过来将沐清漪来到自己身边,一边挑眉道:“莫谷主今日来此,所为何事?”

莫问情平静的道:“我已经不是药王谷主,不必如此称呼。我是为了慕容煜而来。”

容瑾眨了下眼,扬眉道:“你来晚了,慕容煜已经死了。你若是为了慕容煜怎不直接去奉天府反而要坐在这里?说不定还能救他一命?”

莫问情淡然点头道:“我知道他死了,我来为他收尸。义父救我一命,养我长大。我救他一命,将药王谷还给他,替他收尸。”

听着某人毫无起伏的语气,即使是容九公子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感情莫问情就是在这里等着给慕容煜收尸的?容九公子倒是没有小肚鸡肠到跟一具尸体过不去的地步,何况,为了一具尸体得罪一位使毒的大宗师,这简直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没问题,回头本王让人将慕容煜的尸体给你送出城。不过…要十天后。现在天气不热,先放十天半月没问题吧?”容瑾挑眉道。

莫问情无所谓的点点头,难不成豫王以为他会看看慕容煜死干净没有,没死彻底的话再救回来?别说奉天府的人下手不会那么大意,就算慕容煜真没死干净他也不会出手相救的。他早就说过,慕容煜那样的人,根本不配让他出手。

“正好,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办。”莫问情淡然道。

沐清漪突然觉得有些不妙,迟疑了一下问道:“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莫问情看着她,平淡的道:“灵枢长老,背叛药王谷。杀!”

沐清漪抚额,果然没好事儿。不过…只是杀灵枢的话…倒也无所谓了,“想必京城的情况莫谷主都清楚了,魏公子与清漪略有交情。还请莫谷主不要见怪。”

“随便,本王和清清跟那个女人没什么交情。好走不送。”容瑾懒洋洋的道。

莫问情点点头,忘了一眼沐清漪道:“你上次跟我说请我救的人,我看到了。”

沐清漪一怔,“你见到他们了?他们可还好?”

莫问情道:“我去步夷族采药的时候遇到他们的,他们似乎是要去找什么东西。”

“步夷族?”沐清漪皱眉,她没有见过步夷族的人,但是在古书上有记载,步夷族世居南方炎热之地。藏于深山之中不与外人往还。大哥和表哥去那种地方能找什么东西?

“他们……”沐清漪有些担心,大哥一届文人,表哥又中毒在身。

莫问情淡淡道:“我替慕容熙看过了,他的毒也解的差不多了,只需要一样东西就可以全部驱除。虽然他中毒日久,难免影响寿数,但是若精于调理的话,活过天命之年总是不成问题的。我也是为了这个,才来京城的。”

容瑾皱眉,“你需要什么?本王派人去找。”

“漱玉丹。”莫问情道。

沐清漪心中一跳,“漱玉丹不是对身体有害,而且……”莫问情有些意外的看了容瑾一眼,似乎没有想到沐清漪会知道这个。漱玉丹的事情别说一般人不知道,就是天家皇子也不一定全都知道。如果不是容瑾当年服用过,就是他也是不知道的。

莫问情剑眉微挑,似乎对此十分不屑,“漱玉丹在别人手中自然对人有害。”言下之意,在他手里就会大为不同。见沐清漪凝眉不语,莫问情犹豫了一下才淡声解释道:“漱玉丹本是药王谷第一代谷主研制的。但是传至四代的时候药方被人偷走了,辗转流入皇家。漱玉丹本身就对人体有害且有伤天和,所以药王谷中记录也不多,之后药王谷中也没有了。”

“有伤天和,怎么说?”沐清漪奇道。

莫问情漠然道:“漱玉丹中有一位药引子是阴年阴月阴日出身的孩童的血。因此并不好炼制。但是,据我所知十九年前,西越皇室曾经炼制了一瓶,一共应该有四颗。”

容瑾脸色有些阴沉,沉声道:“本王知道了,本王拿到之后就会交给你。”

莫问情点点头,见没什么事便转身出门去了。

皇宫清和殿里,西越帝刚回到殿中身子一倾险些栽倒在软榻上。跟在身后的蒋斌大惊连忙上前扶住,“陛下…陛下你怎么样了?奴才、奴才传太医来吧?”

西越帝坐到在软榻里,摇摇头道:“不必了,朕心里有数。”

“可是……”看着西越帝难看的脸色,蒋斌只感到心惊胆战。其实从去年开始陛下的身体就开始不好了,只是一直都隐瞒着罢了。陛下自己本身便是一代高手,对自己的身体情况自然也是清楚的。

西越帝靠着软榻有些疲惫的闭上眼,挥手要蒋斌退下。蒋斌虽然担心却也不敢违逆,只得战战兢兢的退了出去。

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一片幽静,只有香炉里的沉香飘起屡屡轻烟。西越帝很清楚,他的身体支持不了多久了,但是…那些孽子却是一个比一个不成器。原本以为老四还算是个好的,现在看来也是不行的。老二…老大的死和他也脱不了关系,南宫家在军中影响太盛,若是再让老二登上帝位…难道要在那些小的里面挑,但是那些小的只怕是压不住老四和老二。还有一个老三…容璋!随时随地的虎视眈眈…。除非,将前面那几个都杀了!西越帝苍老的容颜渗出一丝杀意。

还有…还有他的小九……小九这些日子倒是长进了。西越帝皱眉,眉宇间闪过一丝淡淡的后悔之意。

西越帝睁开眼睛,满是皱纹的手慢慢从怀里取出一个绿色的小瓷瓶。有些颤抖的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一股淡淡的清香顿时弥漫在鼻尖,乳白色的药丸看上去让人觉得干净而纯澈。以婴儿的血液这样冷酷血腥的方式炼制出来的丹药竟然是白色的,却也不得不让人惊叹药王谷的本事。

看着手中的药丸,西越帝眼中闪现出挣扎之色。从去年开始他的身体就已经开始渐渐崩溃。所以他才那么急切的想要找到九霄仙芝,但是…服用这漱玉丹固然能够让他再拖一段日子,却也绝不会超过一年。最重要的是,这一年中会出现的各种症状让一世骄傲的西越帝无法忍受。与其那样苟延残喘,他宁愿死了!

抬手,重新将药丸放回了小瓷瓶中。西越帝苍老的眼中闪过一丝锐利的锋芒。罢了…就让朕来看看,你们能做到什么程度。

很快的,一个极为隐秘的消息,以各种隐秘的方式传到了每一个应该知道的人耳中。

西越帝已经歇下了传位遗诏!就放在清和殿中的“建极绥猷”匾额后面!

循王府书房

容璋靠着椅子坐在书案后面,消瘦的面容上带着淡淡的疲惫之意。魏无忌站在跟前,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道:“义父,请保重身体。”

容璋摆摆手,道:“本王没事。你说的消息属实?”

魏无忌凝眉道:“消息是从清和殿传出来的,应该属实。若是义父不放心,无忌亲自进宫去看看。”

“不。”容璋摇头道:“这消息传得太突然了,很可能是个陷阱。但是…这至少证明,父皇的身体确实是受不住了。这么多年了,也该到时候了。若是再这么下去,本王当真不知道…最后到底是他耗死了我,还是我磨死了他。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个位置一定要是瑾儿的!咳咳……”说道此处,容璋儒雅的容颜有些扭曲,似乎带着许多的怀念和痛苦。

“义父!”

“没事。”容璋沉声道:“瑾儿的病查出来了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无忌沉声道:“豫王八岁那年中了剧毒,为了拖延时间曾经服用过半颗漱玉丹,但是最大的问题应该出在他十二岁被刺客挟持的那一年。似乎是在失踪的短短两个月时间里豫王就拥有了常人几十年也练不出来绝世武功。但是也是从豫王回来之后,才开始经常生病,每隔几个月都有一段日子不能见人的。”

“可有办法医治?”容璋问道。

魏无忌道:“暂时还不清楚,豫王根本不许别人替他诊治,上一次灵枢也替他把过脉,但是没什么头绪。灵枢说,唯有莫问情才有可能有办法。”

容璋点点头道:“此事先搁下,等到京城的事情尘埃落地了再找莫问情。”

“是,义父。”魏无忌点头应道,“那么义父,遗诏的事情,咱们就静观其变么?”

容璋摇头道:“不…现在先不管遗诏。现在重要的是…庄王和端王。只要除了这两人,其他的都不足为虑。”

“义父是打算?”

容璋冷笑道:“也该让本王真正见识一下药王谷的本事。那个灵枢,这一次不会再让本王失望了吧?”

魏无忌心中一动,“义父是说,还是用毒?”

“办法不怕用老,只要有用就行。”容璋淡淡道。魏无忌疑虑的道:“这…庄王府恐怕有了防备,没那么容易得手。”容瑾冷笑道:“谁说要对庄王下手?釜底抽薪……”

魏无忌眼底不由一震,“义父你是说……”

容璋微微点头,“去办吧。”

魏无忌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应声道:“无忌领命。”

回到魏府中,魏无忌只觉得心底冰凉。怔怔的望着空荡荡的窗外不禁苦笑。兄杀弟,弟杀兄,父杀子,子弑父…这是个什么世道啊。

“公子。”门外传来一声轻柔婉约的声音,灵枢端着茶点走到门口,轻声笑道:“我可以进来么?”

魏无忌飞快的收敛了脸上的神色,又是那个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魏公子了。看了一眼门外,淡然道:“进来吧。”

灵枢踏入书房,将茶点放到魏无忌跟前的桌上,柔声笑道:“公子这两天心情不好么?怎么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发呆呢?”

魏无忌平静的看着她张罗着一切,仿佛是个贤惠的妻子一般,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波动,“这些事情交给下人做就是了,你怎么亲自送过来。”

灵枢清婉一笑,眼波盈盈的望着魏无忌道:“灵枢只是想要为公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自从…六年前遇到公子,灵枢便…如今终于能够随侍公子身边,灵枢只感到万分欢喜。”

魏无忌望着她道:“你身为药王谷长老,身份尊崇。跟在我身边只会委屈了你。”

灵枢眼神一黯,有些忧伤的道:“公子是嫌弃灵枢么?灵枢厚颜,依旧不能求得公子一丝垂青?我不在乎什么药王谷长老,也不在乎什么素手观音的名声。若不是想要为公子分忧…灵枢又何必要那些虚名?”

当年灵枢也是个芳龄少女,第一次出谷历练便为魏无忌所救,从此一颗芳心落在了魏公子的身上。知道魏无忌心怀大志,所谋非小,她迟迟不肯回谷,小心翼翼的经营着素手观音的名声。回到药王谷之后,收敛谷中的权利,甚至不惜为此利用自己的表妹素问,赶走了并不好控制的莫问情。甚至还害死了前代谷主留在世上的唯一血脉,让药王谷莫氏血脉从此不存于世。

灵枢是个极聪明的女子,她很清楚以色事人的弱点。她也是一个骄傲的女子,她不屑于如千凌那样完全依附于魏无忌。看似万千宠爱在一身,实则随时都可以被抛弃。她要成为魏无忌身边最不可缺少和倚重的那一个。这些年,利用她在江湖中的人脉为魏无忌暗中拓展势力,甚至是为寒雪楼探取情报。而这一次在京城的事情她更是办的无比的漂亮。如今庄王中毒,虽然抱住了一条命但是注定了永远无法痊愈,端王背负着谋害兄长的嫌疑,根本无法洗清。

魏无忌平静的打量着灵枢,半晌方才道:“这些年,辛苦你了……”灵枢心中暗喜,正要谦逊几句,门口传来千凌娇柔的声音,“无忌,你…。你怎么在这里?!”

原本温柔似水的声音在看到魏无忌跟前的女子时顿时变得尖锐的刺耳。千凌苍白着脸看着灵枢,手中端着托盘的手不由得紧紧抓住,纤细如玉的手指指节发白。

灵枢垂眸,淡淡道:“千凌姑娘,你也给公子送茶点过来?”

千凌这才看到魏无忌跟前的桌上摆着的茶水和精致的点心。一看就知道不是府里的厨子做的,显然是灵枢亲自下厨。千凌轻咬着樱唇,脸色苍白如纸。灵枢对魏无忌的心思不用看都能够猜到。迄今为止,灵枢也是给她感觉威胁最大的一个女人。

容貌跟她不相上下不说,灵枢还是江湖中出了名的女神医,是药王谷的长老,她能够帮魏无忌做的事情,自己这个丫头出身的女子是永远都做不到。因此,魏无忌对她也格外的倚重。这一次甚至直接让她住进了府里,虽然无忌跟她解释过是为什么,但是她还是感觉不安极了。

“无忌…。”

魏无忌微微皱眉,看着眼前对峙的两个女人,眼底划过一丝不耐。

“千凌,进来吧。”

千凌咬着唇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有些羞涩的道:“听说你这几天胃口都不好,我特意去厨房做了一些你喜欢的汤。”

魏无忌淡淡点头道:“辛苦你了,放着吧。”

千凌放下东西,看着眼前的两人一时间竟不知道要说什么。魏无忌的公事她都不懂,上一次难得插嘴一次还被魏无忌甩了一个耳光。有些惊惶的望着魏无忌道:“你们…你和灵枢姑娘有正事要谈么?”

灵枢浅笑道:“是啊,灵枢有些事情要跟公子商量。只怕要耽误一会儿工夫,千凌姑娘也有事情要说么?”

千凌有些幽怨的看了她一眼,抿唇道:“是关于婚事有些地方还要跟无忌商量一下,灵枢姑娘若是有空不如也跟着一起参谋一下。”

闻言,灵枢温婉的容颜也是一怔,半垂的眼眸闪过一丝锐气。无论如何,千凌是魏无忌公开承认的未婚妻,从这一点上,就胜出她许多。即使还没有成亲,千凌也算是魏家的半个主人。

魏无忌皱眉道:“千凌,你先回去,一会儿我再去看你。我跟灵枢有事相商。”

千凌娇弱的身子微微一颤,眼中的泪水霎间便要滚出了眼眶,她连忙低下头,低声道:“是。”压抑不住的呜咽声溢出唇边,千凌转过身飞快的跑了出去。

书房里有片刻的宁静,只是这样的宁静却让灵枢有些不安,“公子……”她知道刚刚跟千凌争锋相对有些过于锋芒毕露了,魏无忌必然不会高兴的。但是对于千凌,她当真是看不上眼。除了几年前碰巧替公子挡了云隐公子一剑以为,她什么也不会,却因此成为了魏公子的未婚妻!

魏无忌平静的扫了她一眼,淡淡道:“凡事适可而止,千凌是我的未婚妻。”

“是。”灵枢神色微黯,低声应道。心底却有些幽怨,难道无论她做多少事依然抵不过千凌在他心中的地位么?

魏无忌这才道:“我确实有事情找你。”

灵枢眼眸一亮,魏无忌吩咐她做事,然后感到安心而舒适。因为这样她才能知道自己是被魏无忌需要的,“公子请吩咐。”

魏无忌却并没有急着说话,反而望向窗外,“何方高人,既然来了何不出来一见?”

一袭白衣飘落道院中,从打开的窗口往外望去,就将门外的庭院里站着一名白衣男子,神色冷漠如冰,一双眼眸清寒如九天冷月。灵枢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声道:“谷主!”

魏无忌眯眼,淡淡道:“原来是莫谷主,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莫问情负手而立,神色漠然的从灵枢身上扫过,“你出来,还是我进去?”

灵枢紧咬着唇角,原本嫣红的朱唇也有些发白了。清婉的眼眸中带着一丝恐惧。是的,即使是名震江湖的素手观音,即使她的毒术和武功都属一流,但是她还是本能的就惧怕着莫问情。因为太清楚彼此的距离,也太清楚莫问情的性格了。莫问情生性冷漠并不只是外表冷酷而已,如果她不出去的话,莫问情真的敢将整个魏府的人全部毒死。

魏无忌眯眼,沉声道:“不知莫谷主大驾光临,有何贵干?若是想要为难灵枢姑娘的话,灵枢姑娘现在舍下做客,还请莫谷主自重。”

莫问情却显然并没有心情跟魏无忌交谈,微微抬起手俨然是要动手。灵枢连忙道:“谷主,请听属下一言!”

虽然灵枢知道魏无忌的武功远比莫问情要高强的多,但是莫问情那出神入化的毒术却让她倍感压力。一个武功不错的用毒宗师,除非能够一击必杀否则谁也不愿意轻易招惹他。就连容瑾都不愿意招惹莫问情,何况是灵枢?

莫问情不语,只是淡漠的看着她。灵枢咬了咬唇角慢慢走出了书房,看着站立在庭院中的莫问情,灵枢道:“不知谷主有何吩咐?”

莫问情道:“我已经不是药王谷主,你不必如此称呼我。慕容煜死了,你怎么不去死?”

“难道谷主是为了慕容煜?”灵枢有些惊讶的道。

莫问情负手而立,“慕容煜总是义父唯一的血脉,他虽然该死,但是他死了我却也不能不为他报仇。”

灵枢神色微变,强笑道:“谷主要为他报仇,不是应该去找顾流云和南宫翼么?”

“你不必狡辩。”莫问情眼神平静无波,灵枢却觉得仿佛一眼就被他看透了一般,心中隐隐升起一股寒意。只听莫问情道:“你所作所为我并非不知道,只是不想管而已。”

灵枢不由惨笑,有些讥讽的看着莫问情道:“这么说,慕容煜的死谷主也是知道的?其实你也看慕容煜不顺眼,也想要他死。如今来找我麻烦不过是为了向前代谷主交代而已?”

莫问情沉吟了片刻,却并不否认,点头道:“是。”

“那你跟我有什么区别?”灵枢咬牙道。

莫问情侧首想了想,道:“没有区别,我想杀你,你若是有本事的话,也可以过来杀了我。”

灵枢有些失望,她早该知道莫问情这样的人无论怎么激他或者求饶都是说不通的。她不想跟莫问情为敌,但是如果注定了必须与他为敌的话,她也只能拼死一搏了。

“既然如此,就请谷主赐教。但是灵枢希望谷主不要伤到魏府的其他人。”灵枢道。莫问情的毒她是知道的,如果不是莫问情天性并不喜欢在暗中使阴招的话,他完全可以寻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将整个魏府的人都毒晕过去。到时候别说走进来杀了她,就是将整个魏府杀的干干净净也没有人会知道。

莫问情淡淡的点头,算是同意了她说的话。

“等等。”书房里魏无忌也跟着走了出来,盯着莫问情道:“莫谷主,虽说莫谷主来者是客,但是未免太过无视在下这个主人了。不如,在下先来领教莫谷主几招如何?”

“公子……”灵枢有些焦急,但是心中却也不由得微甜。魏无忌愿意为她出头,她虽然担心他的安危却也还是十分开心的,“谷主,灵枢知道不知你的对手。但是如果我跟魏公子同时出手,你只怕也没有几分胜算吧?谷主何必为了一个慕容煜闹得两败俱伤?”

莫问情看了看魏无忌,“你是顾流云的朋友?”

魏无忌一愣,有些不太明白魏无忌为何有此一问但是反应却也极快,点头道:“在下与顾公子确实有些交情。”

莫问情点头道:“好,看在顾流云的面子上,这次就算了。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莫问情一掌拍向不远处的灵枢,灵枢本能的想要躲避但是却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浑身无力,连摞动一下也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莫问情一掌拍了过来。

莫问情这一掌若是拍实了灵枢必死无疑,但是他却突然改掌为指,飞快的在灵枢身上点了几下。灵枢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上,一缕血丝从唇边溢出脸色苍白,“你…你废了我的武功…你下了什么毒…”最重要的是,没有了内力护体她刚刚分明闻到了一股暗香,虽然现在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灵枢知道自己肯定吸入了什么毒。

“红颜杀。”莫问情道。

“这…这是什么?”虽然没有听说过,但是只凭名字灵枢就有了不好的猜想。莫问情却没有回答他,一闪身消失在了庭院中。

魏无忌站在旁边,平静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灵枢。保下灵枢一命已经是仁至义尽,何况她只需要灵枢活着可不需要她的武功。武功高强如灵枢的人他手下说不上多却也不少。何况莫问情既然已经让步了,他自然也必须退步一些,否则真的惹毛了莫问情,可是麻烦不少。以后还要麻烦莫问情替容瑾看病了。为了一个灵枢得罪他绝对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你还好么?”魏无忌垂眸问道。

灵枢轻咬着唇角,眼眶微红。辛辛苦苦二十年,灵枢素来以自己的武功修为自傲。虽然算不上绝顶高手,但是在这世间的女子中她的武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如今却一朝化为流水,“公子…我……”

魏无忌叹了口气,将她扶起来道:“没有武功也无所谓,以莫问情的性格过了今天也不会来找你麻烦了。若不这样,以后时时刻刻要提防他反而更加费神。”

灵枢只得柔顺的道:“我知道,公子…会不会嫌弃灵枢?”

魏无忌笑道:“怎么会?难道我看重你是为了你的武功不成?”闻言,灵枢这才展颜一笑,“我知道公子对我极好。”

魏无忌淡笑不语,他当然不是看中灵枢的武功,他是看中灵枢对药王谷的掌控能力和医毒罢了。

灵枢靠着魏无忌,虽然带着温和的笑意,眼底却也藏着一片阴影。公子说的没错,以莫问情的高傲对她下手一次之后绝不会再出手。但是正是因为如此,她觉得莫问情对她做的绝不是那么简单的。红颜杀…到底是什么东西?不,她或许还比不上莫问情,但是却也不差。只要给她时间,她一定能够知道的,也一定能够配出解药的!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59.慕容煜之死 下一章:161.西越帝病重
热门: 阴间神探(猎罪者 阴冥鬼探) 奥术神座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殁世录I净眼 王牌 御兽修仙 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 伏天剑尊 暗灵法医 无限险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