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慕容煜之死

上一章:158.棋子的悲哀 下一章:160.莫问情到来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次日一早,奉天府大堂里便是一片肃然。大堂之上坐着的是负责审讯这次庄王中毒案子的三位官员。中间坐着的时候刑部尚书,刑部尚书两侧坐着的则是奉天府尹顾流云和大理寺卿南宫翼。

刑部尚书今年也有五十来岁了,大约是因为今天的案子重大,本就爬上了不少皱眉的脸此时更是皱成了一团。跟坐在他两侧美如天人的少年府尹和俊逸卓绝的大理寺卿比起来,就更加显得苍老又不起眼了。

大堂下,与往日截然不同的是放着两派座椅。依次坐着西越的几位皇子以及德高望重的老臣。毕竟是皇子险些遇害的案子,另一个嫌疑人也牵扯到皇子,自然不可能让奉天府或者是大理寺随随便便就审了。

上面坐着一个从一品官,下面坐着两派一串儿的王爷和朝廷重臣,即使是在朝为官多年的刑部尚书大人也不由得抖了抖,在心中默默盘算着要怎么审才能不得罪人。相比之下,沐清漪和南宫翼到倒要显得镇定多了。

“时间到了,尚书大人,你请?”沐清漪含笑道。

刑部尚书瞥了一眼下面虎视眈眈的王爷们,摸了摸额头笑道:“还是顾大人来吧?”

沐清漪淡笑道:“下官岂会如此不知礼仪?还是尚书大人请。”尚书大人心中默默擦汗,本官一点儿也不介意你不知礼仪啊,“那…还是南宫大人来吧?”

南宫翼轻哼了一声,抬手一拍惊堂木,道:“带疑犯上来。”

不一会儿,奉天府的衙役便带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走了进来。完全没有悬念的,男子是顺宁郡王府的人,交代出了是奉了慕容煜的命令毒杀庄王的等等。

之后出来的便是慕容煜了,比起那明落到南宫翼手里的人,慕容煜的运气显然要好些,至少衣衫整齐,完全看不出有受过刑?南宫翼盯着慕容煜沉声道:“慕容煜,你府上的下人说是你指使毒害庄王的,此事可属实?”

慕容煜朝着在座的王爷们一样望去,果然没有看到容琰的身影,心中一沉,垂眸道:“是。”

“砰!”南宫翼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谋害皇子是诛九族的大罪?”

慕容煜点头道:“知道。”

“你为何要谋害庄王?庄王与你有仇?”南宫翼问道。

慕容煜摇摇头,沉吟了片刻道:“是端王命令我这么做的。”

“你胡说!”十皇子容瑆猛然起身指着慕容煜厉声道,“四哥和二哥是亲兄弟,怎么会谋害他?污蔑皇子,也是死罪!”

南宫翼微微皱眉道:“十殿下,是不是污蔑一会儿就知道了。这里是公堂,还请十殿下稍安勿躁。”

慕容煜看了一眼容瑆,沉声道:“我有与端王交往的书信密函。”

南宫翼点头,“呈上来。”

底下的衙役呈上了一盒书信,南宫翼和沐清漪请刑部尚书一起看了,刑部尚书皱眉道:“这…虽然能证明顺宁郡王和端王确实是私交甚笃,但是似乎还不能证明是端王指使他下的毒。”

沐清漪垂眸沉思片刻,道:“不如请端王殿下来说话?”

其他二人自是赞同。

“端王殿下到!”容琰因为第一时间被人告指使毒杀容瑄,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容瑄作为被怀疑的人也是没有资格旁听审讯的。只得在偏厅等着。

容琰从容的跨入大堂,淡淡的扫了一眼堂上的三人和站在堂中的慕容煜。南宫翼犹豫了一下还是道:“顾大人,后面的由你来问?”南宫翼虽然也是主审官,但是他却同时又是容瑄的表弟,自然还是需要稍微避嫌的。

沐清漪也不在意,点了点头道:“端王殿下,慕容煜指控你指使他谋害庄王,你可承认。”

容琰表现的十分从容,淡然道:“本王自然不认,本王与二哥关系虽然算不上好,却也是兄弟。本王怎么会毒杀自己的请兄长?”

沐清漪拿起桌上的书信问道:“这些书信你作何解释?”

容琰一愣,垂眸沉思了片刻,道:“当初慕容煜是跟着本王一起来西越的,本王与他交情自然比一般人好一些。偶有书信往来有什么奇怪的?”容琰记性也不差,飞快的回忆了一边信了虽然确实有些出格之处,但是比起谋杀庄王这个罪状却都是微不足道的。

沐清漪似乎也无意纠缠这个,只是淡淡道:“这么说,端王承认与慕容煜交情不浅了?”容琰有些谨慎的回答,“还说得过去。”顾流云的厉害他也是见识过了,开口也就自然谨慎起来。

沐清漪淡然一笑,道:“既然端王殿下与慕容煜关系不错,他为何还说是你指使的?而不说是别人?比如说循王、豫王?”

容琰眼眸一闪,垂眸道:“这个本王怎么知道?或许是…他天性号出卖朋友吧。别忘了…华国顾家不也是因他而毁的么?”

“顾家倒了,恭王从此在朝堂上独占鳌头。如今…若是端王倒了,顺宁郡王能够得到什么?”沐清漪平静的问道。

容琰闭眼,“这个你似乎应该去问顺宁郡王。”说完,便侧过身去,显然是拒绝再回答任何问题。

沐清漪耸耸肩,再次开口,“端王殿下,前些日子我奉天府收到近四五十封状告庄王以及与其关系深厚重臣的状子。有人说是你幕后指使,不知是否属实?”

容琰豁然睁开眼睛,厉声道:“顾流云,你不要血口喷人!”

沐清漪也不辩解,继续问道:“次日,本府又收到几十封状告端王府的庄子,据说是庄王府指使的,端王以为是么?”

“本王不知道,这不是奉天府的事情么?那些大人现在还被顾大人关在丰田府里,难道顾大人还没查出来?”容琰咬牙道。

沐清漪从容的道:“还没全部查出来,不过却又几件已经水落石出,端王殿下是否想要分享一下?”

容琰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正想拒绝,只听旁边容璋淡淡道:“虽然与此案无关,但是若是三位主审官都觉得可以证明些什么的话,听听也无妨。”

南宫翼自然是同意,本就是沐清漪提出来的自然也没有问题。倒是那刑部尚书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避过了容瑆射过来的凌厉目光道:“本官…也没有意见。”

沐清漪含笑转身接过身后步玉堂递过来的卷宗,淡声道:“本官查,两年前南宫家南宫羽纵马伤人案,虽然确有其事,但是事后南宫家确实补偿了伤着,而且伤着两个月后基本痊愈。但是不久前却莫名其妙的死了。端王妃娘家侄子伤人致死案,属实。哦,死的那个人仿佛刚好是两年前被南宫公子的马踢了的人。端王府世子收手贿赂案,属实。李大人强抢民女案,据查…那个女子似乎是李大人从青楼里买回来的女子私逃。当然…身为官员,却留恋青楼,只有御史弹劾……”

洒洒洋洋的念了一长串,在场的人都是熟悉官场的,自然分得清楚哪些事端王的人哪些是庄王的人。然后惊讶的发现,端王府的案子一般都罪证确凿,而庄王府的案子有一半是被人陷害的。

念完了之后,沐清漪挥挥手让人将卷宗送到各位王爷跟供他们观看。容琰的脸色有些难看,“顾流云,你……”

其实,两家的案子都差不多,都是半真半假。但是这也是一个技巧,沐清漪一眼看过那些案子大半能判断出一部分真假。先办的案子,她挑真的端王府的假的庄王府的,结果自然就成这样了。却是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如果所有的案子都结完了的话,就会发现其实大家都是半斤八两。

当初容琰只顾着给容瑄和沐清漪找麻烦,只怕根本就没想过还有这么一出。

沐清漪淡定的道:“本官以头上的官帽和性命担保,这些案子若有错处,本官以命相赔。”

话音未落,沐清漪便察觉到一道冷幽幽的视线射了过来。不用低头去看也能知道必定是容瑾正一脸不悦的望着自己。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平静的与容琰对视。

正是因为容琰知道这里面的真假,才气的无话可说。半晌,容琰才冷笑一声道:“就算是如此,又能证明什么?证明本王跟二哥关系不好?难道本王跟二哥关系不好就要毒杀他?那本王是否可以理解为,所有跟顾大人关系不好的人死了都是顾大人杀的?”

沐清漪点头承认道:“如此说…确实有些牵强。但是…如果在加上这个呢?”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沐清漪从跟前的盒子里取出一块并不太起眼的玉佩道:“据顺宁郡王说,这是端王殿下派去催他尽快动手的人落下的。嗯…据说是经常跟在王爷身边的心腹侍卫,这块玉,王爷应该也见过吧?”

容琰心中一惊,断然否决道:“一派胡言,本王从来没有见过这块玉!”

“另外,潜入庄王府的地图也是从端王府过去的。我看看…这份地图是用端王最常用的金霞笺绘成,角落里还有一个端字。”沐清漪漫不经心的拿起一个折叠的纸笺淡淡道。

容琰心中一动,“你胡说,本王怎么会在地图上写下自己的字号?本王根本没有绘过什么地图,一定是有人偷了本王的纸笺想要陷害本王!”

沐清漪冷笑一声道:“这上面确实没有端王的字号,既然不是王爷亲笔话的,王爷又何必觉得有人偷了你的纸笺?没有字迹的金霞笺,难道端王府的和外面卖的有什么差别不成?还是说王爷自己也知道这金霞笺确实是出自端王府的书房?另外,这块玉佩…二两银子一个的仿玉,因为款式简洁大方,极受京城里的普通人家喜爱。就是端王府的侍卫和下人,随便找出七八块来也是轻而易举。王爷怎么会说从来没有见过?”

“顾流云!”容琰咬牙切齿的盯着顾流云。虽然他行事小心,根本没有给慕容煜留下什么确凿的证据证据他与此事有关。但是经过今天这事,有关没关只怕在场的人都已经开始怀疑他了。容琰终于有些明白之前悼恭太子死了容瑄有苦说不出的痛苦了,虽然他确实并不无辜。

沐清漪秀眉微挑,淡定的看着容琰。这个案子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没有结果。或者说…就算有结果最后的罪责还是要慕容煜来承担。皇家不可能将兄弟相残的事情公之于众,这也是当初西越帝压着不让查容璜只是的原因之一。

要毁掉一个皇子,很多时候其实根本就不需要证据。只需要让人觉得他做了什么就可以了。

之后的事情倒不像是公堂审讯,更像是几拨人吵架。有坚持容琰才是幕后凶手的,有信誓旦旦认定容琰被人陷害的,也有觉得容琰根本就跟此事无关的。吵到最后,反倒是没有方面的三个主审官什么事了。他们官职最低,说不上话。

最后还是容瑾有些不耐烦,道:“有什么好吵的,将审讯的过程拿进宫给父皇看看不就行了?你们要是还有什么意见,一人写一份折子也行。啰嗦的跟上了年纪的老女人似的,本王饿了!”

众人顿时迥然,最后还是容璋轻咳了一声道:“九弟说的对,父皇只要咱们听审,并没有叫咱们插手,此时还有由几位主审定夺吧。”

刑部尚书连忙道不敢,容璋却已经挥挥手转身出门去了。

“顾大人,本王能走了么?”容琰冷着脸沉声道。

沐清漪笑道:“自然可以,王爷请便。”

容琰盯着沐清漪看了半晌,低声道:“顾大人,凡是适可而止。”

“四哥,你在和子清说什么?”容瑾的声音幽冷的从背后传来,容琰只觉得背心一愣,说了句没什么转身走了。

沐清漪让人将慕容煜押回去,又痛南宫翼和刑部尚书告了别才跟着容瑾一起进了后堂。

后堂里一边寂静,却是一坐一站的杵着两个人。西越帝穿着一身秋香色常服坐在屏风后面垂眸不语。没有了明黄的龙袍冕旒带来的距离感,沐清漪清楚的看到了西越帝确实是已经老了,脸上的气色也不如在宫里的时候好。

“陛下。”沐清漪上前行礼,西越帝挥挥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他们坐下说。沐清漪还没来得及谢过就被容瑾拉着直接坐了下来。

西越帝靠在垫着软垫的椅子里,神色有些闲散的模样,仿佛就是一个不甚起眼的寻常老人。只有那不时泛着精芒的眼眸让人不由自主的记起他的身份而不敢有丝毫的放肆。

看着沐清漪,西越帝挑眉道:“这个案子,你怎么看?”

沐清漪垂眸,淡淡笑道:“其实,事情的始末陛下心中不都是有数的么,所谓的审讯也不过是走一个过场罢了。最后怎么样…还是要看陛下的心意。”

西越帝盯着她半晌,方才淡淡道:“你男子倒是不小。”沐清漪淡笑不语,恭敬的垂首坐着。

西越帝冷哼一声,“一群孽子!朕还没死他们就等不及了。”

沐清漪心中暗暗吐槽:您若是死之前还没能定下帝位,只怕也要落个诸子床前争位,无法安葬的结局了。

西越帝扶着蒋斌的手站起身来,沉声道:“那个慕容煜,你看着处理了吧。”沐清漪垂眸应是,心知西越帝是想要压下这件事。看来西越帝果真是老了,若是二十年前,这些皇子只怕一个也落不得好。只是…这件事只怕也不是西越帝想要压就能够压得下去的了。无论是险些遇害的容瑄和南宫家还是隔岸观火的容璋,只怕都不会允许这件事就这么平平顺顺的过去。

“朕回宫了,你们…看着办吧。”

“恭送陛下。”沐清漪恭敬地道。

送走了西越帝,沐清漪才看向坐在一边的容瑾道:“怎么了?居然没顶嘴。”容瑾睁开眼睛,淡淡道:“老头子果然病了。”

“嗯?”沐清漪挑眉。容瑾道:“他身上有漱玉丹的味道。”

“那是什么?”

容瑾淡淡道:“那是西越皇室独有的延命药,本身对身体有害,但是不是真的病重的无可挽救,是不会有人愿意吃的。我八岁那边就剩下一口气了,最后就是用半颗漱玉丹吊着命后来才找人救回来的。”

闻言,沐清漪心中一惊,“有什么危害?难道你……”想起容瑾偶尔无法自控的脾气和那搁一段时间就疯狂发作的病症还有时不时的痛苦吐血。如果这都是漱玉丹的害处的话,那确实是不到万不得已是没有人会去吃的。

容瑾摇头笑道:“只是一部分而已,那个药对身体的损害也不是固定的,有的人会耳聋,有的人会失明,有的人甚至会全身瘫痪。不过那个药效在我身上还没来得及完全体现出来,又出了一些事,那个药对我的影响反而是最小的。而且,我当年才八岁,所以只服了半粒。这个漱玉丹的药效却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的,整颗药丸的效果与半刻不可同日而语。不过,这对老头子来说也没什么差别了吧,他也未必能撑到毒性完全散发的时候。”

沐清漪皱眉道:“若正如你所说,陛下现在就应该准备后继人的事情了,为何他还要将端王的事情压下来?难道他就不怕他身后…兄弟阋墙么?”

容瑾也跟着皱眉,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哼一声道:“险些被老头子骗了!他若是真服了漱玉丹只会怕我看出来躲得越远越好,怎么还会专程跑到奉天府来。清清不用担心,本王会好好清楚的。现在…还是听老头子的将慕容煜解决了,免得再出什么风波。”慕容煜真是活得太久了!

沐清漪微微点头,道:“我知道了。”

奉天府大牢里,幽暗的烛火下慕容煜失神的坐在有些杂乱的草堆上,颓然的神色让人完全看不出一年前他还是华国最具声望的六皇子恭王殿下。

看着眼前晦暗不清的幽冷牢房,慕容煜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还能想些什么了。其实他心中早就明白,在当初答应端王逃离华国的时候他就已经完了,只是他不甘心的想要奋力挣扎罢了。这一年来的苦心经营,小心翼翼,到头来却依然是一场空。

不由自主的,他想起了一年前萃红阁那场火灾中失去的那个红衣女子。其实她并不喜欢红衣,曾经的顾家大小姐无论容貌还是才华家世都称得上是京城里独一无二的。若不是年纪相差太远,父皇又有意压制顾家,当年也轮不到他与顾家大小姐订婚,只怕顾云歌早就该做太子妃了。

他不由得想到,如果当年自己没有生出那样狂妄的野心,他是不是早已经娶了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依然安心的做着华国的恭王,早已经儿女成群了?

可惜,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如果!

他害了顾家,风光一时。换来的却是顾家人的疯狂保护,母妃弟弟妻子死于非命,自己狼狈的逃离华国。

他陷害莫问情夺得药王谷主之位,最后却是被药王谷的人利用和背叛。当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么?

“云歌…等到了地下,你会原谅我么?”空荡荡的囚室里,慕容煜的声音幽幽的回荡。

吱呀——

原本紧闭着的牢房大门从外面被人打开,沐清漪托着一壶酒漫步走了进来。走到牢房外平静的看着沐清漪,慕容煜有些怔然的望着她,慢慢的又将目光移到她手中的酒壶上,神色微变,“已经审完了么?”

随手将酒壶放到一边的桌上,沐清漪坐下来平静的道:“所谓的审讯,本就是个幌子而已,你难道不明白么?皇家怎么会让这样的丑闻有机会流传出去?”

慕容煜不由惨笑,“所以,你要我指证端王,也不过是想要破坏他的名声?最后罪名还是落到我身上?”

“难道你觉得自己冤枉么?”沐清漪偏着头,有些奇怪的问道。不管容琰能不能伏法,慕容煜命人毒杀庄王的事情总还是事实。慕容煜一愣,终于摇头笑了起来,“你说得对,我不冤。”

挣扎了这么久,他都有些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在坚持了。原来从他离开华国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是别人暗中的一颗随时都可以抛弃的棋子罢了。有些悲哀的笑了笑,慕容煜甚至有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直接死在华国算了。

沐清漪悠然的执起酒壶往就被里倒了酒,一边淡淡道:“恭王可还有什么要问的?”

慕容煜时时的盯着沐清漪,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慕容煜问过不止一次,却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真正的答案,他想知道,自己到底败给了谁。

真是执着啊,沐清漪有些好笑,“我是谁有那么重要么?”

慕容煜不语,但是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他的想法。

沐清漪秀眉微挑,抬手拉下了头上挽起的发丝。柔顺的青丝垂下,将原本就精致无比的容颜衬托的更加的柔美。原本慕容煜还不明白她此举何意,但是很快,当她抬手抹去了脸上的易容时慕容煜才震惊的发现眼前自己一直以为的白衣少年竟然是一个柔弱少女。

“你…你是沐清漪?!”沐清漪,原来,张清就是沐清漪,顾流云就是沐清漪。

“不对!你若是沐清漪,本王自问跟你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慕容煜咬牙瞪着眼前的美丽少女。虽然慕容安退了他跟沐清漪的婚事,但是那也怪不到他的身上。但是沐清漪一直针对的却都是他,“七弟…七弟也是被你害死的?”

沐清漪勾唇笑道,“是又如何?”

“你到底是谁!你…你绝不是沐清漪!”慕容煜怒吼道。沐长明绝对没有本事养出这样的女儿来的。眼前长了一副沐清漪的模样的女人绝对不会是沐清漪本人。

沐清漪叹息一声,低声吟道:“”忆韶华兮,梦成殇。落尘埃兮,心如霜。怨兮恨兮,永世难忘。君既无道,国何不亡……“

慕容煜脸色一变,震惊的盯着眼前的少女,”你…你是顾云歌?!这不可能!顾云歌已经死了!“顾云歌已经死了,他亲眼看到她走进了火海里,烧的连尸骨都找不到了。难道有人救了她?不…慕容煜很快冷静了下来。顾云歌今年已经十九岁了,但是眼前的女子却明显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根本就不可能是顾云歌。

”这种时候还要骗本王,有意思么?“慕容煜有些愤怒的冷笑。

沐清漪低眉浅笑,”你也说了…你都要死了,我还骗你做什么?难道你就没想过,我若真是清漪…怎么会那么轻易拿到顾家的产业?你找了很久吧?应该也不是没有将主意打到清漪身上,毕竟,自从顾家抄家之后,她也算是除了表哥以外唯一与顾家有关系的人了。“

”顾家……你、你真是的云歌?你怎么会……“慕容煜怔怔的望着她。

沐清漪笑道:”我若是死了,你怎么会有今天。不…应该说,我若是不死,你怎么会有今天?清漪的身份…确实比顾云歌的身份好用多了不是么?“

”你是回来找我报仇的?“慕容煜沉声问道,”你真的是云歌……“

沐清漪端起酒杯漫步上前,含笑道:”我是来,给你送行的。饮下此杯,从此你我恩怨两消。“

慕容煜有些失神的望着眼前的绝色少女,渐渐地与记忆中的顾云歌重叠起来。沐清漪的长得本就有几分像顾云歌,他还记得有段时间他看到沐清漪总觉得眼熟一般。只怕当时觉得眼熟的不只是沐清漪的容貌还有顾云歌的气质。

看着眼前浅笑盈盈的端着酒杯的女子……少年时,他曾经也想象过等到自己与云歌大婚,洞房花烛之夜她穿着一身大红的嫁衣,朝自己举杯敬酒,”饮下此杯,愿你我从此白首偕老。“

慕容煜伸出手去拿沐清漪的手中的酒杯,却在将要触到她的手的时候猛的向前一把抓向沐清漪。

”嗖!“沐清漪指间一道银光射出,同时杯中的酒泼向了慕容煜的脸上。慕容煜这看似全力的一抓竟然落空了。等他避开了暗器再望过去,沐清漪已经退到了他触不到的地方,冷然的笑看着他。

”云歌…你当真、这么恨我么?“慕容煜望着她低声道。

沐清漪冷笑一声,”我不恨你,只是想要你死而已。慕容煜,我既然活着,你怎能不死?你若是不死,我父祖和族人亡灵如何能安?“

”不,云歌。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慕容煜抓着铁栏哀求道。沐清漪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顾家败在你的手里,当真是奇耻大辱。你怕死么?你怎么知道别人不怕死?顾家的人都死了,你还活着干什么?让你见一个人如何?“

'修竹,进来。”

夏修竹推门进来,并没有带面具的冷峻容颜让慕容煜一眼就认出来了,“聂云,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修竹淡然道:“奉陛下圣谕:罪人煜叛国无赦,诛!”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修竹,这里交给你了。”

夏修竹点头,“属下谢过小姐。”沐清漪挥挥手,转身漫步走了出去。

“不,云歌!你别走!云歌……。”慕容煜惊恐的叫道。夏修竹微微蹙眉,却没有多问什么。只是神色默然的看着眼前神色灰败的男人。

出了门,沐清漪深深地吸了口气。只觉得心中突然轻松了许多,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除了华皇…当初的害了顾家的人终于都死光了。虽然没有亲手了解慕容煜,但是沐清漪觉得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从此这世上再也没有慕容煜这个人了。而她…也找到了与仇恨截然不同的存在的意义。

“清清。”容瑾快步走过来,接下身上的披风披在她身上,连头头发一起盖了起来,“变天了,小心着凉。”

沐清漪无奈的一笑,“走吧,咱们回去。”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58.棋子的悲哀 下一章:160.莫问情到来
热门: 所罗门的伪证2:决意 混乱中立迦勒底 我在等,等风等你来 雪国之劫 假如chuya没有成为羊之王 逆旅来归 完美人生 太阳系幸存计划[无限] 异世药神 从收租开始当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