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毒杀未遂

上一章:156.两败俱伤 下一章:158.棋子的悲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奉天府的后衙一处小院里,宁静之中总是带着一种让人觉得喘不过气的沉闷和危险。虽然小院里的住口并没有被限制行动,只要不出院门。但是所有人却似乎都有志一同紧闭了房门将自己锁在自己的房间里。

孙立言大概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关进奉天府衙门——在他成为了礼部尚书之后。

被关进这座小院里已经整整有三天了,孙立言也从最初的愤怒之后的嘲弄到现在…忍不住心中开始有些忐忑起来了。那位新上任不久的奉天府尹并没有见他甚至除了例行的询问一些案子的事情,连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这样的做派让在官场上打滚了一辈子的老油条心里也有些惊疑不定了。这个年轻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最重要的,孙立言知道被关进这里的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这么多朝廷重臣被关在一个小小的奉天府衙门好几天,不仅几位王爷没有什么表示,就连陛下也没有任何表示。孙立言不由得想起了三天前十殿下来见他的事情,虽然十殿下什么都没说,但是孙立言知道事情只怕是有些棘手。这个以前他们根本不以为然的奉天府尹竟然是个如此扎手的角色,这却是所有人意想不到的。端王想要利用顾流云折了庄王的羽翼,却没想到连自己也一起折进来了。

孙立言想要出门去找同僚商量一下该怎么办,但是站起来之后犹豫了一下又坐了回去。这院子里住着的并不只是端王府麾下的官员,还有庄王府的。第一天进来的时候大家都在院里闲逛,接过双方竟然打起来了。而庄王府一方有着一位将军,最后的结果自然不必说,说不上两败俱伤但是双方却都有几个人现在还躺在床上直哼哼……

“碰!”原本关闭这的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孙立言一惊本想出口训斥却发现进来的竟是这小院子的煞星,南宫绝麾下的旧部威武将军。一个小小的院子,一群相互对立的人,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和一个上阵杀敌战功不弱的将军。这简直就像是一个羊群里突然闯入了一匹狼。

“雷临!你这是什么意思?”孙立言脸色一沉,盯着眼前的男子怒斥道。虽然穿着一身寻常的锦衣,但是这位刚刚年过不惑的威武将军看起来依然是气势迫人。至少,对于孙立言这样的文官来说是足够了。

威武将军轻嗤一笑,道:“什么什么意思?闲着没事来串个门啊。孙尚书这是躲在房间里装孙子么?”

孙立言冷笑,“你不装孙子,怎么不直接冲出去啊?堂堂威武将军和咱们这些文人一起困在这小小的院子里,这就是威武将军征战沙场的本事么?”

威武将军脸色一僵,他也不是没试过强行冲出去。但是却不料这小小的奉天府衙门竟然戒备十分森严,而且似乎高手如云。他被请进来的第一天就曾经忍不住想要冲出去,原本差一点就出了小院里。最后却来了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拂袖就让他跌回了院子里,半天也顺不过气儿来。之后南宫翼进来探望过他们示意他稍安勿躁,这才安静了下来。但是同时他也对强行闯入奉天府衙门没有了什么信心。

见他如此,孙立言嘲弄的脸色更加明显。

威武将军冷笑道:“如果不是你们这些就会勾心斗角的文官,本将军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所以…孙大人,本将军揍你一顿出气,不冤枉吧?”说着,威武将军狞笑着掰着手指,骨节咔咔作响。

“你敢!”孙立言吓了一跳,惊惶的叫道:“本官是吏部尚书,你敢动手本官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威武将军不以为然,“本将军好怕……早就看你们这些文官儿不顺眼了,陷害本将军,找死!”这小院里的人说冤枉还真没几个冤枉的,但是以这些人的身份其实很多事情大家都默认了不过是小事。若不是被人捅到了奉天府,根本就不伤大雅。底下人妄为的大不了处理几个下面的人就是了,这些权贵若真是都循规蹈矩,这京城里大概也就没什么事了。但是如今,两派相争一下子竟然送了这么多朝廷重臣进奉天府,只怕西越开国这也还是第一回。

于是一番惨无人道的单方面殴打在西越皇城代表着公正和律法的奉天府后衙里上演。可怜的孙尚书除了无力的都比落在自己身上的拳脚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同时在心中却也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对端王的不满。如果不是因为端王算计庄王,他怎么会被一个武夫如此无礼的殴打?因为出身寒门,孙尚书骨子里的傲气和自尊比一般世家出身的官员更甚。堂堂一品大员被一个武夫殴打简直是奇耻大辱。

“救…救命啊……”渐渐地孙立言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雷临这是要将他往死里揍啊。

“救命啊!”

“这是在干什么?”一个清越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带着一丝疑惑不解的味道。

很快,威武将军被人拉开了,孙立言眯着被揍得肿起来的脸,终于看清楚了门口站在的一身白衣风流倜傥的白衣少年。

“顾…顾大人!雷临他要杀我!”孙立言连忙叫道。

沐清漪微微眯眼,清冽的目光在威武将军身上一扫过来,道:“威武将军,可有此事?”

威武将军也不是傻子,就算真有此事自然也不能承认,耸耸肩不屑的道:“本将军要杀这种废材,还用得到你们赶过来?”

沐清漪蹙眉,有些为难的看着孙立言道:“雷将军说的也是,孙大人…若是雷将军真有杀你之心的话,这会儿…下官大概只能进宫去向陛下请罪了。”

“你…你敢包庇他!”孙立言怒极,沐清漪皱眉道:“孙大人何处此言,奉天府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院落,各位达人为何不能和平共处?这才短短三日,就已经好几位大人受伤了,如今又添了孙大人。若一直这样下去,等到案子审结了本官该如何向陛下交代?”

孙立言脸色微变,也顾不上脸上的疼痛沉声道:“你说陛下同意让我们…留在奉天府?”

沐清漪笑容可掬,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道:“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孙大人已经在这里住了三天了啊。”

孙立言脸色更加难看起来,“那不知顾大人什么时候才能将案子审完?”沐清漪笑道:“原本快的话三五天也就差不多了。但是这一次堆积了这么多案子在奉天府,需要先询问取证,有几个案子只怕还要开棺验尸,本官平日里奉天府的事务也不能懈怠。这个…不快不慢一年半载总是差不多的。孙大人放心,各位大人的公事陛下已经找人代为处理了,大家就安心的在这里住着吧。本官一定会竭力还各位一个清白和公道的。”

看着眼前少年言笑晏晏的模样,孙立言只得在心中暗暗叫苦。想算计庄王,结果却连自己一起算计了,也不知道端王殿下此时有何感想。

见孙立言没话说了,沐清漪满意的挥挥手,“修真,快去请大夫来替孙大人看看,可别留下什么病根了。”

孙立言确实是无花可说了。陛下的态度其实已经说明了问题,只怕陛下也已经烦了皇子之间的勾心斗角才借着顾流云的手整治他们顺便敲打端王和庄王。而自己…若真是在这里留个一年半载,吏部尚书的位置还有自己的份儿么?

沐清漪挥手让夏修竹带着威武将军出去,自己却坐到了一边看着大夫替孙立言伤药。奉天府里虽然没有大夫随时候命,但是仵作却是有的,上个药验个伤也没必要那么认真不是么。

孙立言沉默的坐在一边任由别人为自己伤药,一边呲牙咧嘴的瞪着跟前悠然自若的白衣少年。等到上完了药才怒气重重地道:“顾大人是在看本官的笑话么?”

沐清漪淡笑道:“孙大人误会了,下官是关心孙大人的伤势。”

孙立言轻哼一声道:“现在本官没事了,顾大人可以请便了。”

沐清漪点头,浅笑道:“既然如此,孙大人若是还有什么想说的,可以随时让人来找我。”

孙立言一愣,一时间有些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沐清漪却显然也没有为他解惑的意思,点点头便起身出去了。

端王和庄王两党的官员被羁押奉天府只是一个开始,两天后庄王在府中突然身中奇毒的消息传来之后才是满朝震惊。庄王已经被西越帝下令禁足在府中了,虽然府邸内外的守卫依然是庄王府自己的人,但是西越帝必定也有暗中命人看着的。这种情况下,庄王莫名其妙的中了毒,怎么能不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豫王府里,沐清漪难得悠然的坐在清宁轩里抚琴。不远处的假山上,容瑾也懒洋洋的趴着听他抚琴。和煦的春日照在身上,将冬日的阴寒扫去,只让人舒服的想要睡过去了。

一曲终了,沐清漪回头看向容瑾道:“庄王中毒了,你怎么不去探望?”容瑾懒懒的道:“又还没死。”

死了就不用探望而是去祭奠上香了。

见她清眸微沉,容瑾连忙从假山上一跃而起,走到她身边来坐下道:“慕容煜派人下的毒,却没将人毒死,清清不觉得奇怪么?”不是每个人都有夏修竹那么好运气刚好有个容瑾在旁边帮忙的,虽然庄王也有南宫绝。但是如果药王谷的要接二连三的毒不死人,药王谷的招牌也可以换一个了。

沐清漪微微点头,“确实有些奇怪。”

容瑾轻哼一声道:“一群蠢货,全都被人利用了还高兴的替人家数钱呢。”

“容…璋?”沐清漪低声道。

容瑾嗯哼一声,显然对某人不屑一顾。只是懒懒的趴在沐清漪身上,低声嘟哝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清清,咱们也该准备了。”

沐清漪垂眸,微微点了点头道:“你考虑好了,一定要如此?”

容瑾冷笑道:“一个二个都想拦本王的路,就别怪本王无情了。现在也没时间考虑了,老头子身体不好了。”

“这?当真么?”沐清漪有些惊讶,前两天上朝和进宫面圣的时候西越帝的气色都非常好,好的不像是一个刚刚死了妃子,圈了孙子,子孙不宁的老人。

容瑾淡淡道:“老头子武功高深莫测,就算病了一时半刻也没人能看出来。不过…这一个多月,他只宣过一位御医。”

“这…。”宫中的规矩,皇帝每三日要请一次平安脉。而且每次必须两位御医同时诊脉,每个月至少要有不下于六位御医诊脉。连续一个月只用一个御医确实是有些奇怪。但是若西越帝的身体正糟糕到这种地步,就该准备后继者的事情了,目前却一点也没看出来西越帝有这个打算。

容瑾搂着沐清漪,淡笑道:“现在就让他们去逗吧,等到最后…本王都有些好奇他们会是什么嘴脸了。”

沐清漪蹙眉道:“但是循王那里……”容璋不止一次的表示过,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容瑾,而最后的位置也是容瑾的。

容瑾撇嘴,不屑的道:“本王不需要,本王不需要一个人压在本王的头上,不管他是什么人。他只是想要一个傀儡而已。”沐清漪无奈的叹了口气,微微凝眉思索着:容璋若是有把握成功,完全可以自己登上帝位又何必要一个傀儡?

知道劝不住容瑾,沐清漪也不再多言。而且她也不喜欢容璋的做派,无论他是为了什么,本身对容瑾造成的伤害却是已经已经存在且永远都无法消磨的。

点点头,沐清漪轻声说道:“我知道了。”容瑾愉快的低头蹭蹭她柔顺的发丝,“我就知道清清最好了。”沐清漪无奈,“不管不问的听你的就是最好?”容瑾笑道:“这表示清清相信我不是么?”沐清漪莞尔一笑,确实,若不是相信容瑾她又怎么会无条件的听从他的决定呢?

容瑾搂着她柔声道:“清清只要永远都相信我就好了。”

沐清漪浅笑,“我自然相信你的。”

豫王府里一片静谧和煦,皇城的另一边的顺宁王府却没有那么轻松了。书房里,一片凌乱。慕容煜疯狂的砸着书房里目所能及的一切,不一会儿功夫,整个书房面成了一片废墟。书房门口,素问和灵枢沉默的站着,眼看着慕容煜片刻间将整个书房毁的彻底,灵枢依然是一片沉静,但是素问眼中却露出了一丝不满和轻蔑。

素问一直就不能理解,表姐将这个慕容煜找回来干什么?说是前代谷主的唯一骨肉她们自然该遵从。但是这个慕容煜哪里有半分前代谷主的风采?他甚至连莫家世世代代对医术的天赋都没有。药王谷专门派了最德高望重的老大夫教他医术,结果他学了半天连最简单的药材都分辨不出来。没多长时间就连课都不愿意上了。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当药王谷的谷主?连问情哥哥的一分都不如!

“素问。”看着素问脸上显见的怒意,灵枢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收敛一些。素问轻哼一声,望着灵枢轻咬着唇角道:“表姐,我现在真后悔……”后悔什么?后悔当初那样逼迫问情哥哥,害的问情哥哥失去了谷主之位下落不明。但是…她真的没有想要赶走问情哥哥啊。在她心中,最有资格做药王谷主的人只有问情哥哥。

“别胡说。”灵枢低声道。慕容煜对莫问情一直很是忌讳,若是让他听到了素问的话又是一场事。

素问轻哼了一声,偏过头去不答话。在心中她隐约有些恨表姐的,若不是当初表姐说…她怎么会用那种法子逼问情哥哥?

“进来!”里面传来慕容煜沉闷的声音,显然是终于发泄完了怒气。灵枢率先一步迈了进去,小心地找了一个能下脚的地方站住,轻轻一褔,“谷主。”慕容煜回头,冷冷的盯着她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容瑄为什么还活着?”

灵枢垂眸,恭敬的道:“是属下办事不利,请谷主责罚。”

“办事不利?”慕容煜冷笑一声,道:“你真当本王是傻子么?你药王谷的毒药会连一个容瑄都毒不死?既然你毒不死还去下毒干什么?”灵枢依然是波澜不惊,垂眸道:“谷主息怒。”

“废物!”

“谷主,现在当务之急并不急纠结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是先离开京城吧?”跟在灵枢后面的素问忍不住道,“庄王中毒的消息一传出去,最先被怀疑的就是咱们药王谷吧。”这件事,素问也很是疑惑。药王谷多得是无色无味甚至是让人死的不知不觉的药,为什么现在人没毒死就罢了,居然还被人看出来了。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平静的灵枢,素问第一次有些不明白自己这个表姐到底再想些什么。别说慕容煜怀疑灵枢,就连她都有些怀疑了。

慕容煜脸上的神色扭曲了一下,沉声道:“你可去给本王放出消息,莫问情出现在皇城里。”

素问脸色一变,“你要嫁祸给问情哥哥?!”

慕容煜笑容有些狰狞,“叫的倒是好听,看来你是没有将本王这个谷主放在眼里了。”素问住口,只在心中暗暗道:“你有什么地方比得上问情哥哥么?”

灵枢淡淡道:“素问,去办吧。”

素问猛的回头死死地盯着灵枢,许久才咬牙道:“我不去!”灵枢皱眉,秀丽的眉宇间有些不悦,素问哄着眼睛道:“表姐,你变了。你当初跟我说可以让问情哥哥喜欢我,但是问情哥哥却不见了,你现在还想要陷害他!我不会帮你的。我…我不管你们了,我要回药王谷,我要去找问情哥哥!”说完,素问不管不顾转身往书房外跑去。

“素问!”灵枢脸色微变,反射性的便出手拦住了素问。素问被拦截自然回手反抗,但是灵枢的武功本就比她高,不过是几个回合下来素问便已经落入了灵枢的手中。看着她们二人,慕容煜的脸色越加难看起来,神色阴沉的盯着被灵枢定住动弹不得的素问,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灵枢长老,违抗谷主命令该当何罪?”

灵枢低声道:“药王谷以谷主为尊,违令者死。”

“那还不动手!”慕容煜厉声道。

“这……”灵枢迟疑了一下,沉声道:“谷主,素问年幼不懂事,还请谷主见谅。此时正是用人之际,还请谷主……莫问情的事,属下自会办好的。”慕容煜冷哼一声,总算慢慢讲目光从素问身上移开,沉声道:“滚出去!”

“属下告退。”灵枢拉着素问飞快的退出了书房。

“启禀王爷,奉天府府尹顾大人和大理寺卿南宫大人来了。”灵枢和素问刚到门口,门外顺宁王府的下人匆匆而来禀告道。闻言,慕容煜脸色微变,“他们来看什么?”下人低声道:“小的不知,只是…两位大人是带着兵卒来的。这会儿…顺宁王府已经被官兵围起来了。”

慕容煜定了定神,沉声道:“本王知道了,你先去吧。”

下人匆匆告辞,慕容煜回头看向站在门口的灵枢问道:“你怎么看?”

灵枢低声道:“只怕是…来者不善。谷主,咱们先离开这里吧。”慕容煜有些犹豫,他很清楚一旦离开了也就表示他默认了下毒的人就是他,从此以后就真的只能流落江湖了。最重要的是,就算是他想要退居药王谷只怕也不得安宁,从此西越和华国都会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除非是远走蛮荒从此背井离乡。但是这样的生活却绝不是心高气傲的慕容煜愿意接受的。闭了闭眼,慕容煜沉声道:“他们没有证据!本王去见他们,灵枢,你去面见端王,让他想办法。”

灵枢迟疑了一下,终是点了点头。

大厅里,沐清漪和南宫翼同样都穿着官府坐在大厅里悠然的喝茶。只是沐清漪的悠然是真的悠然,南宫翼却是半真半假,毕竟如今庄王还躺在床上,虽然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将来到底会怎么样还是难说。

看着沐清漪淡定从容地低眉饮茶,南宫翼挑眉笑道:“在下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还能与顾公子一起办差。”

沐清漪放下茶杯,含笑道:“这次的事情事关重大,无论交给奉天府还是大理寺或者刑部陛下想必都不能放心。最妥当的自然是咱们三家一起会审,在下少不经事,还请南宫大人多多指点。”南宫翼笑道:“便是看顾大人这样的从容态度谁敢说你少不经事。咱们共勉吧。陛下将此事托付给你我,咱们做臣子的自然要尽心为陛下分忧。”南宫翼倒是不担心顾流云会给慕容煜放水,毕竟慕容煜和顾流云虽然都是从华国来的但是经历却大不同。当初顾家几近灭门便是慕容煜的手笔。顾流云不再其中对付他就已经是宽宏大量了。派了这么一个人来审这个案子,只怕陛下也看慕容煜不顺眼很久了吧。

“顾大人和南宫大人大驾光临有何贵干?”慕容煜从外面走进来,面色沉着的问道。

南宫翼起身笑道:“顺宁郡王打扰了,有劳郡王跟下官走一趟吧。”

“走一趟?什么意思?”慕容煜问道。

南宫翼盯着慕容煜,冷声道:“有人告顺宁郡王意图毒杀庄王殿下,陛下命本官和顾大人主审此案,还请顺宁郡王配合。”慕容煜脸色,怒道:“毒杀庄王?胡说八道!南宫大人没有证据你也该诬陷本王?你说有人告?不妨叫他出来和本王对质。”

南宫翼轻哼一声道:“想要对质,顺宁郡王进了奉天府自然就有了。”

“奉天府?”慕容煜转身看着沐清漪,嘲讽的道:“听说顾大人刚刚抓了朝中十几位重臣,如今又动到本王身上来了,不知道顾大人到底是勤政为民还是公报私仇呢?”沐清漪抬眸,淡淡的看着他,有些漫不经心的道:“顺宁郡王觉得是怎么样就怎么样。请顺宁郡王去奉天府是陛下的意思,本官只是奉命而行罢了。另外,顺宁郡王和那些大人们是不一样的。他们只是在奉天府暂住配合调查,而你…是疑犯,只怕要暂时委屈郡王在奉天府大牢里呆几天了。”

闻言,慕容煜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咬牙道:“你敢!”沐清漪抬手轻触额头,有些不耐的叹息道:“我当真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人问我敢不敢?若是不敢…本官还来干什么?来人!将顺宁郡王拿下!”

“顾流云,你……”门口,一道黑影掠过。眨眼间慕容煜已经被人钳制住胳膊扭向身后,动弹不得。慕容煜心中不由得一寒,他的武功不算绝顶但是却也不错,但是在这个黑衣人面前竟然连一丝回手的余地都没有,“你到底是什么人?”慕容煜厉声道,不知为什么他总感觉眼前着带着面具的人有几分眼熟。沐清漪偏着头微笑道:“这是本官的随身侍卫,夏修竹。能让他亲自动手,也算是顺宁郡王的福分了。修竹,将人带回奉天府吧。”由夏修竹押送自然不用担心跑了疑犯的事情了,沐清漪安心的吩咐道。

夏修竹沉默的点了点头,扭着慕容煜的胳膊走了。

接下来自然就是住在顺宁王府的药王谷众人了。如沐清漪意料之中的灵枢和素问都跑了,原本就没有想要抓她们,若不然就不会坐在大厅里等着慕容煜出现,而是直接带人闯进去抓人了。看着一个个下人或者是药王谷的医者侍卫被扭着从府里抓出来,不一会儿,一个环佩叮咚的声音响起,平湖郡主在一群人的簇拥中走了出来,神色不善的道:“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

南宫翼淡淡的拱手道:“启禀郡主,顺宁郡王毒杀庄王,已经被收监了。”

“什么?!”平湖郡主忍不住尖叫道。有些憔悴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几个月前的飞扬跋扈。这几个月先是父王去世,如今连质王府和亲王府都不在了,她唯一的依靠也就只剩下了原本不屑一顾得顺宁郡王府。但是现在,却连这也要没有了么?

“你们胡说!慕容煜怎么会杀二皇叔!一定是你们陷害他的!”平湖郡主怒斥道。

但是现在的平湖郡主早已经不是从前的平湖郡主了。现在的她不过是已故悼恭太子的庶女,负恩侯的庶妹而已。有着圣旨在身的南宫翼自然不将她看在眼里,只是淡淡道:“郡主到底是皇室金枝玉叶,如果郡主不想离开,依然可以住在顺宁郡王府,或者回负恩侯府去,但是不得随意出门,还请郡主配合。”

平湖郡主脸色变了又变,终于还是只能咬牙道:“本郡主知道了!”

说完,恨恨的瞪了沐清漪和南宫翼一眼,带着人拂袖而去。她只是个嫁出去的庶女,又怎么能再回去?更何况,回哪里去?负恩侯府…只是听着就让人觉得你难堪。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沐清漪有些惊异的道:“我原本以为她会大闹一场的。”

南宫翼有些不屑的笑道:“顾公子也见识过这位平湖郡主的脾气?不过如今世易时移,哪儿还有得她骄纵?当初大婚的时候,闹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逃婚,最后还不是一样乖乖地在这府里做起了顺宁王妃?一个女人,还能翻出多大的浪不成?”

沐清漪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南宫翼。女人翻不起多大的浪?有一个女人可刚刚毒死了你的姑姑啊。或许应该让南宫翼见识一下江湖上那些能翻起浪的女人,又比如说灵枢那样的女人。

被她看看得有些不自在,南宫翼有些小心地问道:“在下又什么不妥么?”

沐清漪沉默的摇了摇头,“没有,你很好。希望南宫大人…一直能这么想。”

南宫翼望着眼前的俊秀少年,一脸莫名。

------题外话------

那嘛,姑娘们,月底了哟,还有飘飘的都投到伦家袋袋里吧。过期作废哟~么么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56.两败俱伤 下一章:158.棋子的悲哀
热门: 东方快车谋杀案 灵异片演员app[无限] 超级军工霸主 龙舞九天 家养小仙女 九阳医仙 他们都觉得我是大佬 我的妹妹是偶像 子夜悲歌 捉鬼实习生7:纷乱之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