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金殿对质

上一章:153.容淮的毒计 下一章:155.废后,负恩侯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收到沐清漪的消息的南宫家和容瑄是如何的恼怒外人自不可知,但是第二天的早朝上容瑄的脸色确实前所未见的难看。

朝堂上,沐清漪站在三品文官中间靠后的一个不甚起眼的位置。趁着西越帝还没有到来悠然自在的观察着殿中的众人。南宫翼是跟着南宫绝和容瑄一起进来的。只是南宫绝一脸冷肃凛然,殿中众人多年下来也习惯了。但是一向虽然威严却也还算和气的庄王居然也杀气腾腾的,就不免让一些胆小的官员悄悄的往后缩了缩,心中暗暗揣测着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走在容瑄身边的南宫翼朝着沐清漪微微点了点头已示谢意,沐清漪脸色云淡风轻,心中却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想要拉她下水也不要做得太直白了,就算豫王府不报信给容瑄,容瑄自己未必就真的查不到,介于目前知道这个消息的似乎并不止豫王府和庄王府两家。

“九弟。”十分难得的,早朝上居然有人主动跟豫王殿下打招呼。更奇怪的是,豫王殿下居然没有张嘴嘲讽挤兑。虽然态度略显傲慢,但是九皇子还是微微的点了下头,算是对庄王的回应。

殿中众人不由得暗暗吸了口凉气。所谓反常必有妖,再想起这些天庄王党和秦王党在朝堂上的你死我活,难道…今天又要发生什么大事了么?不过看来,豫王殿下似乎打算站在庄王殿下这边。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秦王曾经可是狠狠地得罪过豫王的。豫王若是不趁这个时候踩上两脚,简直就是不正常。

对此情形,旁边的皇子们自然也是心思各异。只适合此时却是谁都没有心思说话。倒是沐清漪跟前的众位官员忍不住趁机上前打探消息,“顾大人,王爷今天……”

“嗯?”沐清漪秀气的眉毛微微一挑,笑道:“何大人说那位王爷?”

那留着长长胡须的官员陪着笑道:“自然是豫王殿下。”

“豫王殿下怎么了?”沐清漪问道。

那何大人小心的道:“这个…豫王殿下今儿好像有些不太一样。”

沐清漪抬眼扫了一眼站在前方的容瑾,还是一脸的桀骜和阴鸷,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往日里总是一副阴郁无聊的眼神今儿变得有耐性多了。但是沐清漪敢打赌那眼神里却是对带着看好戏的期待和对某人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的幸灾乐祸。

“啊,这个么…。”看着周围的官员们都小心的竖起耳朵听,沐清漪淡淡一笑道:“大概是今儿豫王殿下心情好吧。”看到有人要倒霉,心情能不好么?特别是那人还是自己一直看不顺眼的人的时候。沐清漪觉得自己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都是三品官,南宫翼站的里沐清漪并不远。沐清漪的话他自然也听在了耳里。看到周围的众人一脸失望的神色,南宫翼含笑看了沐清漪一眼,低声道:“顾大人今天心情也不错。”

“尚可。”沐清漪淡淡道。

庄王府和豫王府关系果然不浅,不仅豫王肯给庄王面子,就连顾流云和南宫翼的交情似乎也不菲。只是…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呢?所有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又暗暗担心这样的变化会对即将到来的局势产生什么变化。沐清漪却是在心中暗笑,这些人自然不会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变化,因为许多变化往往就在容瑾的一念之间。

“循王殿下到!”门外一声通禀,众人又是一愣。和豫王以前的情况差不多,循王容璋已经有将近二十年没有上过朝了。朝臣们也只有偶尔在宫中的大型宴会上才能远远的看一眼这位曾经也算得上是叱咤一时的三皇子。但是二十多年来,众人早已经习惯了这样一位游离于朝堂之外,苍白而虚弱的三皇子。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就连这位也来了?

片刻后,在众人的注目中,依然脸色苍白消瘦的容璋穿着一身白色的银龙朝服漫步走了进来。白色绣银纹的朝服穿在他身上更加衬得他整个人苍白虚弱,仿佛风一吹便能将他吹倒一般。

“三弟。”

“三哥……”众皇子连忙上前见礼,容璋虽然多年不理朝政,但是他到底是皇子,而且还是皇子中排行靠前的皇子。如今西越皇家除了一个容瑄以外,其余的皇子公主都要称呼他一声三哥。

容璋点点头,道:“二哥,四弟,五弟、六弟…。”六皇子以后的皇子年纪都比较小了,基本上跟容璋不熟,容璋也就不一一打招呼,只是微微点头,“各位兄弟来得早。”

容琰犹豫了一下,问出了众人都有些好奇的事情,“三哥…身体好些了么?怎么响起来今天来上朝了?”

容璋笑道:“还是老样子。不过是…淮儿派人来跟我说今儿有事要说,要我这做皇叔的也一起来听听。昨儿我才让人给父皇递了折子,今天、就来凑个热闹了。”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容淮。容淮却是一脸没事人的模样,傲然道:“不错,正是本王请三皇叔来的。”

“真是胡闹。”容琰摇摇头,看着容淮责备的道:“三哥身体不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要劳动他?”

容淮冷冷一笑道:“不过是请三叔来这儿站一会儿,也不是什么劳神的事情。至于是什么事…一会儿四叔你就知道了。”

容琰摇摇头,没再说话。

“陛下驾到!”随着一声尖锐的呼声,西越帝一声明黄的龙袍从殿后走了出来。

“臣等恭迎陛下!”殿中群臣齐声跪拜。

这一次,西越帝却并没有如往日一般叫起,而是停顿了片刻。直到蒋斌有些担心,低声的提醒道:“陛下?”

西越帝方才回过神来,淡淡的道:“平身吧。”

“谢陛下。”众人谢恩起身。

西越帝的目光习惯性的先从容瑾身上扫过,但是很快就落在了更前面的人身上——循王容璋。

算来,西越帝已经有整整二十年没有仔细看过这个儿子了。虽然他贵为天子自觉做任何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梅妃的事情,即使是西越帝自己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地道。不然当年他也不会杀那么多人了。因此,对于容璋这个儿子,一直就怀着眼不见为净的心思,而容璋也很识趣,这些年一直都病者。即使在偶尔的宫中宴会上,也永远都是沉默而低调的垂着头,西越帝自然也就乐得不去看他。

现在突然看清楚了才发现,这个当年风度翩翩的儿子如今竟然也已经是一个年过不惑看上去却比真实年纪更沧桑的中年人了。

“循王,身体可好了?”西越帝沉声问道。

容璋出列,恭敬的垂眸道:“多谢父皇挂心,儿臣一切安好。”西越帝点点头,“好了就好。”

大殿中的群臣齐齐的垂下头,梅妃的事情虽然已经过了二十年,整个朝堂也被西越帝折腾过不止一次。但是二十年前的老臣却也不是没有,整个大殿中的气氛总是有些古怪和别扭。

西越帝显然也并不太喜欢这种气氛,淡然的看了旁边的蒋斌一眼。蒋斌会意,尖声道:“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将各自需要禀告西越帝决断的事情一一上前禀告。

沐清漪依然一如往常的站在人群里当木头人。奉天府的事情虽然不少,但是要眼中的需要惊动天听的却当真不多。至少沐清漪上任以来京城还没有发生过什么不可控的大事。于是,沐清漪上朝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听着朝臣皇子王爷们说话了。

“既然没事了,就退朝吧。”见底下的朝臣们没有什么要再说了,西越帝挥挥手沉声道。

“启禀陛下,臣…还有本要奏!”文官最前方穿着正一品朝服的周丞相颤巍巍的走了出来,高声道。

西越帝眼眸一沉,淡淡的看着他道:“哦?所谓何事?”

周丞相往殿中一跪,高声道:“老臣,告…庄王杀害悼恭太子!”

此话一出,朝堂上一片震惊。谋害悼恭太子这个罪名跟前些天两帮人马吵吵闹闹罗织的各种大大小小的罪名可不一样,这若是查实了,就是板上钉钉的诛九族的重罪。当然,庄王出身皇室,九族肯定是诛不了的,但是庄王府上下连带着南宫家只怕都要完了。

果然,周丞相话音刚落,南宫绝就站了出来,横眉怒斥,“周文彬,你不要血口喷人!”

到了这个地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自然是谁都不会再退让半步了。周丞相傲然道:“是不是血口喷人,陛下自有公断。”

西越帝皱了皱眉,轻咳了一声沉声问道:“你说庄王谋害悼恭太子,有何凭证?”

周丞相从袖中取出一份折子,恭敬的呈上,“这是微臣派人暗中去彭城查访的证据,请陛下过目。那一日,悼恭太子身边的侍卫虽然全数尽忠而死,但是彭城的人却没死完,自然会留下蛛丝马迹,想必庄王也没那个本事将整个彭城的人都灭了口!”

容瑄脸色阴沉,却并不开口辩解。西越帝身后蒋斌小心翼翼的走下殿阶,接过周丞相手中的折子快步走回了西越帝跟前。西越帝接过折子扫了一眼,脸上的神色也更加阴沉起来。冷漠的扫了容瑄一眼,道:“庄王,你有何解释?”

容瑄只觉得心中一寒,垂眸道:“儿臣冤枉,请父皇明察。”

“冤枉?”西越帝冷哼一声道:“悼恭太子过世之前已经拿到了九霄仙芝准备暗中启程回京,可对?”

容瑄道:“儿臣不知。”

“好一个不知。”西越帝冷漠的盯着殿下的容瑄,沉声道:“既然悼恭太子打算带着人单独回京,你有为什么会跟他一起遇到刺杀?”对于容璜得到九霄仙芝后单独回京的事情,西越帝并不奇怪。既然已经拿到了九霄仙芝,容璜当然会想要独享这份功劳,怎么会愿意让容瑄来分一杯羹?

容瑄抬起头来,望着西越帝道:“父皇…也是在怀疑儿臣杀害了大哥么?”

西越帝漠然无语。容瑄却觉得心中一沉,他或许却是对容璜有过杀意,但是容璜却当真并不是他所杀的。然而,他的父皇却并不愿意相信他的话。

“陛下,庄王殿下素来诚孝,绝不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请陛下明察。”庄王一系的人都知道,如果今天庄王倒霉了,那么他们谁也得不了好,连忙齐声道。

在场的其他皇子,不管是与容瑄交好的,还是与容瑄关系不睦的也都跟着求情,“请父皇明察。”只有身为秦王的容淮一脸义愤填赝,同样掀起衣摆往地上一跪,“请皇祖父为父王做主!”

听着这满殿的喧哗声,西越帝有些疲惫的皱了皱眉。到底已经是年纪七十的老人了,本身这两天精神就不太好,被这喧闹嘈杂的声音一扰,更加觉得头痛欲裂,心烦意乱。

“闭嘴!”西越帝沉声怒斥,盯着周丞相道:“这折子上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多是推测之词。证据何在?”周丞相咬牙道:“微臣虽然没有找到物证,却有人证!”

大殿上又是一阵惊呼,只听周丞相道:“悼恭太子的侍卫都死了,但是庄王殿下的侍卫却还有几个活着的。有一人因惧怕被庄王灭口而逃走,走投无路之下便投到了老臣府上,请陛下做主。”

西越帝沉声道:“让他上殿来。”

“是,陛下。”周丞相大喜。若不是有这样一张王牌,他怎么敢在大殿上贸然告庄王谋杀太子?要知道,谋害太子固然是罪不可恕,但是诬陷皇子的罪责同样不轻。

不多时,一个穿着寻常不已的青年男子便被宫中侍卫带了上来。南宫翼和南宫绝的脸色却都是微变,显然也是认识这个青年男子的。

“殿下何人?”西越帝眯眼问道。

那青年男子有些惊惧的忘了一眼殿中的众人,在看到站在一边垂眸不语的容瑄是更是微微瑟缩了一下。听到西越帝的声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小人…小人樊高,本是庄王殿下府上的侍卫。”

西越帝眯眼道:“庄王府上的侍卫?那你又为何在此?”

那青年男子颤声道:“陛下饶命,小人…小人是为了躲避庄王殿下的追杀,才…才躲进了周丞相府。周丞相说只要向陛下揭露了庄王的罪行,小的便能保全性命。所以,小人才……”

“你要揭露庄王什么罪行?”西越帝问道。

青年男子颤声道:“去年小人跟随庄王殿下一起去了彭城。悼恭太子死的那天晚上…庄王殿下带着我们一起在一个树林里截住了准备回京的悼恭太子。然后…庄王便跟悼恭太子争执起来了。最后就动起手来…所有人都打成了一团,然后…然后……。”

“然后容瑄就杀了我父王,是不是!”容淮忍不住站起身来,盯着那青年男子厉声道。青年男子身子微微一颤,不开了容淮的眼睛,低声道:“然后…悼恭太子就死了…。”

虽然没有直说是庄王杀了悼恭太子,但是听在众人的耳朵里却也都差不多了。

“血口喷人!”南宫翼忍不住站出来,沉声道:“你身为庄王府的侍卫,庄王待你不薄你却在朝堂上反咬他一口,欲陷庄王于死地,你这种忘恩负义之辈的话,岂能尽信?请陛下明察,这背主之人所言根本不足为信。”

周丞相冷笑道:“蝼蚁尚且贪生,庄王做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想要杀人灭口,难道还不许别人求生不成?”

“灭口?”南宫翼挑眉道:“谁灭口?庄王殿下带去的侍卫也不过三四人活着返回京城。如今除了这个背主的奴才以外可都还好的在庄王府里呆着呢。周丞相红口白牙的就诬赖庄王灭口,难道不是想要置庄王于死地?”

庄王府跟别的王府略有不同,容瑄的贴身侍卫都是由南宫绝亲自挑选的南宫家最可靠的亲兵人选,几乎不可能背叛容瑄。何况,容璜的死大家都担着干系,真传出什么对容瑄不利的消息,对他们也没有好处。因此容瑄自然也不会做那种事后灭口的事情惹人怀疑也让自己身边的人心寒。

周丞相语塞,他们确实是拿不出容瑄灭口的证据。但是自从彭城回来之后也却是没有人在见过那些侍卫,就是这一个还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南宫翼朝着上方的西越帝一拱手道:“陛下,臣恳请宣庄王殿下当初带去彭城的侍卫上殿对峙。”

吵吵闹闹了一早上,西越帝实在是有些烦躁了。皱眉道:“将人带进宫来,所有皇子留下,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臣等告退。”在座的朝臣们暗暗松了口气。皇家的戏确实是精彩绝伦,但是也要有那个命看。沐清漪原本也想跟着退出去,却听到殿上的西越帝沉声道:“奉天府尹留下。”

于是,沐清漪愣了一下只得摸摸鼻子站在了原地。等到满殿的朝臣都退了出去,原本还显得有些拥挤的大殿顿时变得有些空旷起来。沐清漪默默地看着这满殿的蟒袍锦衣玉腰带的皇子龙孙和同样被西越帝留下的几位位高权重的朝臣,整个大殿上只剩下自己和南宫翼穿着绯红色的三品文官朝服了。摸摸鼻子,便走到了南宫翼身边不远处站着。

“子清,过来。”旁边的容瑾挑了挑眉,愉悦的朝沐清漪招手。

沐清漪不为所动,她还没疯到在这金銮大殿上西越帝的眼皮子底细跟容瑾胡闹。殿上的西越帝叹了口气,沉声道:“赐座。都坐吧,朕看着都累!”

梁斌机灵的指挥这小太监搬来了椅子给各位皇子王爷,就连沐清漪和南宫翼都荣幸的得到了一个座位。只是容九公子却放着自己最前头的位置不坐,指使小太监又搬了一把一直放到沐清漪身边,就在她旁边的位置稳稳的坐了下来,还得意的朝沐清漪挑了挑眉。

你不来就我,我就来就你。

西越帝坐在上边,自然将下面众人的神色以及容瑾这些小动作看在眼里,却也不理会,只是一贯的纵容。只是在看向容璋的时候冷峻的眼眸里多了几分神似,却也掩盖在了那流珠的冕旒之下。

大殿里人数并不少,却是一片令人窒息的沉寂。所有人的默然无声的打量着身边的人,容淮的神色更加紧绷阴沉,反倒是被指控的容瑄还要冷静沉着得多。倒也不枉费众皇子中最有战功的庄王之名。

就在容瑾等的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庄王府的证人也被带来了。同样是三个青年男子,只是比起周丞相带上来的那青年男子,这三人要显得沉着得多。

“叩见陛下,见过各位王爷。”

西越帝有些不耐的一挥手问道:“这人告庄王谋杀悼恭太子,可是属实?”三个年轻人连忙喊冤,同时不忘怒斥那青年男子背主求荣。周丞相一看不好,连忙打算了他们道:“启禀陛下,谁能证明这三个人便是当初跟着庄王去彭城的人?更何况,这三个人都是庄王的心腹,难保不会为庄王做伪证。”

旁边,南宫翼冷笑一声道:“说得好,那请问周丞相,谁能证明你带来的这个人当初就是跟着庄王去彭城的?更可况…他买主求荣诬陷庄王殿下也不足为奇。”

“你强词夺理。”周丞相怒道。

南宫翼只是冷笑不语。

“周相,南宫大人,咱们不如先听这几个证人的说辞如何?”坐在一边的容琰皱眉道。

容琰发话,两人自然也不在争执。何况大殿之上,虽然西越帝没怎么说话,但是众人都很清楚此时西越帝的心情绝对不是那么美好的。

几个年轻侍卫这才你一眼我一语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无外乎都是当初在彭城的的时候两位王爷如何和睦,之后彭城大乱两位王爷不幸遇刺云云。末了,一个侍卫还冲着那青年男子怒骂道:“王爷对你恩重如山,你背叛王爷另投他主也就罢了,居然还敢诬陷王爷,周家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

那青年男子浑身发抖,低着头不肯说话,仿佛也是羞愧莫名。周丞相气得直吹胡子,“放肆!你们休得胡说八道!”

那青年男子似乎终于受不了了,猛的抬起头来朝着容瑄磕了几个响头,道:“王爷对属下恩重如山,属下今日如此做…实在是猪狗不如。但是属下也是迫不得已,是…是秦王派人绑了属下的妻儿。今日如此属下再也没有颜面见家中妻儿袍泽兄弟,属下今日便一死以谢王爷!”

这人之前看着一副懦弱的模样,这会儿竟然异常干脆。一抬手直接往自己脑门上一脉,击碎了天灵盖七窍流血倒在了地上。

沐清漪清眸平静的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除了周丞相和容淮的满脸的诧异和震惊以外,别人的神色都显得有些模糊。在场这么多的高手,如果说拦不住一个武功不错的侍卫自残那是笑话,特别是武功盖世的南宫绝就站在距离那青年男子几步远的地方。反倒是离他最近的周丞相本就是文人,被这突然地变化惊得有些回不过神来。

大殿里一片凝重,许久,西越帝才挥挥手示意殿中的守卫将人抬下去。威严的龙目一扫殿中众人,沉声道:“秦王,你现在还有何话说?”

容淮腿一软,连忙跪倒在地上,“皇祖父…孙儿、孙儿冤枉,那那奴才胡说八道!”

“陛下明鉴…此事、此事…”周丞相也有些慌神了,脑子里转的飞快但是一时半刻之间也不知道要陛下明鉴什么。人是他们找来的,状是他们先告得,现在证人当场在殿上翻供自杀,他们还能怎么办?

西越帝冷哼一声,沉声道:“秦王年纪轻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事?绑人妻儿,威胁他人做伪证,诬陷亲叔叔,好…这就是朕的好皇孙,真的好丞相!”

听着西越帝冷怒的话音,周丞相也跟着软倒在地上,完了…都完了……

“父皇息怒!”众皇子也吓得不轻,连忙跪下请罪。

“息怒!朕息不了怒!气死了朕你们就高兴了是不是?”西越帝冷笑道:“可惜,朕没那么容易就死!”他容慕天是什么人,上半辈子从十几个皇子中脱颖而出夺得地位,纵横天下,下半辈子即使为所欲为天下人也只能对他俯首帖耳畏若寒蝉。这世上谁也别想让他不高兴,谁让他不高兴他就能让谁死无葬身之地。

“陛下,不好了!”殿外,传来太监焦急惊惶的声音。

西越帝一怔,冷声道:“说!”

殿外的小太监趴在地上,颤抖着道:“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要杀德妃娘娘!”

“什么?!”众人又是已经,原本还算镇定的容瑄也变了脸色。小太监道:“皇后娘娘…听说是庄王殿下害死了悼恭太子,说是要杀了德妃娘娘为悼恭太子报仇,德妃娘娘宫里的宫女们…不敢拦皇后娘娘……”

“父皇,儿臣先行告退!”不等小太监说完,容瑄沉声道。也不等西越帝同意便转身冲出了大殿往后宫的方向而去了。

南宫绝和南宫翼此时哪儿还有工夫管周丞相和容淮,能做的他们都做了,要怎么处置就是西越帝的事情了。南宫绝也跟着道:“陛下,臣恳请…。”西越帝挥手道:“去吧。”

南宫绝和南宫翼也跟着出了大殿。

西越帝高高在上的盯着跪在殿中的容淮和周丞相,两人的脸上已经是一片煞白。皇后要杀德妃,这件事无论成与不成皇后都是不占理的。只怕他们连最后能够翻身的一张底牌都要失去了。

“皇后要杀德妃?”西越帝淡淡的挑眉道:“她倒是会挑时间。”那个蠢女人,只怕是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西越帝眼中闪过不屑的冷笑。后宫里那些女人谁先杀谁,谁爱杀谁他都没有兴趣理会,死光了才干净。只是……垂眸扫了一眼底下的皇子们,这些儿子倒都是长本事了,只是不知道这件事又是谁的手笔?

“这件事,你们怎么看?”西越帝淡淡道。

众人对视了一眼,还是由除了容璋以外年纪最长的容琰先发言,“母后素来慈爱恭顺,这次的事情只怕是有什么误会。还请父皇明察。”

西越帝平静的看着他道:“若是,庄王去晚了,德妃已经死了又该如何?”

“这……”被西越帝冷淡的眼眸看的心中一凉,容琰连忙垂首低声道:“子不言父母之过,一切由父皇定夺。”

西越帝微微点头,似笑非笑的道:“你倒是个孝顺的。”

容琰也不明白西越帝这话里到底是些什么意思。此时再殿上也不敢胡思乱想。只得恭敬的随手而立。

“瑾儿,你怎么看?”西越帝看向坐在一边靠着椅子闭目养神的容瑾。容瑾身体不好,气色一直也比不得其他皇子康健。歪在椅子昏昏欲睡的模样倒真相是大病初愈的模样让人不忍苛责。

容瑾慢慢睁开眼睛,道:“儿臣不知。”

“不知?”西越帝挑眉。

容瑾慢吞吞的道:“儿臣不知皇后为什么要杀德妃,也不知道德妃现在死了没有,父皇要儿臣说什么?”

西越帝盯着他半晌,突然朗声一笑道:“瑾儿所言不错,既然如此,就去看看德妃到底如何了吧。”站起身来,西越帝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容淮和周丞相道:“你们也跟朕一起去看看。”

“是,陛下。”

扶着蒋斌的手,西越帝起身转进后殿去了。看着他如此模样,在场的皇子们无不感到心口冰凉。德妃和皇后…到底是陪伴了父皇四十多年的人啊。没想到临了了居然能够无情至此……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53.容淮的毒计 下一章:155.废后,负恩侯
热门: 大神病得挺严重[快穿]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七卷 城中诡事(下) 乡野春床 复仇者的秘密 装穷 虫图腾1:迷雾虫重 [综英美]英雄人设反派剧本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 穿成顶级流量后男主和反派成了我的迷弟 万法梵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