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容淮的毒计

上一章:152.南宫雅来访 下一章:154.金殿对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别说是南宫雅这样未经世事的小姑娘,就是沐清漪也被容瑾这神来的一笔给吓得有些呆住了。之前容瑾说得沐清漪只当他是胡扯罢了,但是却忘了容九公子素来都是一个能够将任何胡扯的事情做得仿佛正大光明一般。

而论力气,就是三个沐清漪加在一起也不会是容瑾的对手。沐清漪推了一下,揽着她的人却是纹丝不动。最终,沐清漪也只是暗暗在心中叹了口气,一边哀悼自己即将荡然无存的名声,也就随他去了。

其实这件事受到冲击最大的还是本就是无辜的南宫雅。可怜一个被南宫家千娇万宠着长大的姑娘,连男女直接的亲吻都还没有见过,就一步登天的去看两个俊眉男子亲吻。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妙龄少女而已啊,兄长为她选择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数一数二的人选,只是名声方面有些问题,她只是想来确认一下或者看看到底要怎么办而已,为什么就要让她看到如此...火爆的一幕?

好一会儿,容瑾终于有些意犹未尽的放开了怀中的人儿。侧首似笑非笑的看着呆若木鸡的南宫雅挑眉道:“现在你明白我们是什么关系了吧?”

“你...你们......”南宫雅脸色有些苍白,神情呆滞。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做出什么反应才是对的,要骂吧,看着豫王身边那玉颜嫣红,气喘吁吁,眸光流转的白衣少年,她却觉得怎么也骂不出口。她甚至觉得,顾流云个豫王站在一起甚至比跟她站在一起更加赏心悦目。她根本就无法想象顾流云如果跟豫王一样亲吻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情景。本就苍白的脸色顿时更少了几分血色,南宫雅恨恨的瞪了容瑾一眼,跺了跺脚哭着跑走了。

看到对手不战而退,容九公子顿时龙心大悦。低头看着因为力气不济被迫靠在自己怀中的沐清漪,笑容可掬的道:“清清你看,这个南宫雅对你一点儿也不真心,这样就跑了。”

沐清漪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忍不住在心中磨牙,“她若是对我真心又该如何?!”

“哎?”容瑾眨了眨眼,很快的反应过来,坚定的道:“那就更加狠狠地收拾!”

沐清漪一把推开他,整理了一下仪容往外走去,“你一个大男人,把个小姑娘气哭了还能耐了?”

“小姑娘关本王什么事?本王只对清清一个人好。”容瑾理所当然的道。

沐清漪脚下一顿,回头望着跟在自己身后俊美的黑衣青年轻轻叹了口气。虽然容瑾大多数时候很混蛋,但是更多的时候他说的话总是很容易就让她心软和动容。特别是这些话他只会对她一个人说。只要还是个女人,恐怕都很难拒绝这样的专注和感情吧。

“清清怎么了?”容瑾偏着头有些担忧的看着沐清漪。沐清漪摇头,在容瑾疑惑的目光中抬头,微微踮起脚在他微凉的薄唇上印下一个淡淡的吻,“今天做的不错。”

容瑾怔怔的望着转身悠然而去的白衣身影,一时间也回不过神来了。抬手轻触依旧微凉的唇,上面仿佛还留着淡淡的幽香......

自家妹妹笑语嫣然的出门,却红着眼睛一脸惊慌的回来。即使是南宫翼也有些不能淡然了,连忙拦住了想要回自己院子的小妹,将她带到了自己的书房,“雅儿,出什么事了?难道是顾流云欺负你了?”再一想顾流云的为人,就算对他想要撮合他和雅儿不满也断不至于欺负一个小姑娘,迟疑了一下才问道:“是豫王?”

南宫雅又羞又恼,恨恨的瞪了大哥一样,道:“没有人欺负我!大哥,我...我不喜欢顾流云,我不想嫁给他。”到底她还是没有当着大哥的面说出顾流云和豫王的事情,虽然京城里的流言已经不少,但是流言到底还是流言没有人拿到过什么真凭实据。平心而论,南宫雅也不想让那个俊雅如玉的少年被人们轻视议论。

南宫翼认真的打量了南宫雅许久,确定她是认真的之后却也还是稍稍松了口气,面色也跟着和缓了许多。虽然他当初想要撮合顾流云和自家妹妹的时候存着拉拢顾流云和豫王的私心,就算顾流云真的个豫王有些什么,男子跟男子到底不是长久之事也无伤大雅。但是南宫雅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如果她婚后过的不好他也未必会高兴,而如果南宫雅真的跟豫王抢人...将来到底会多么悲惨,已经有无数人曾经印证过了。

抬手轻轻揉了揉南宫雅的发丝,南宫翼柔声道:“没关系,不喜欢就算了。以后大哥一定给你找一个比顾流云跟出众的如意郎君。”闻言,南宫雅不由也是莞尔一笑,道:“比顾公子更出众的...只怕是不好找呢。”

这世上,比顾流云长得好的未必没有,比他身份贵重的也不少,比他才华横溢的找找应该也有,比他性子好的也有,但是若要找一个比顾流云长得好,出身好,能力强,性格好的,只怕还当真找不到。

“顾公子...大约也看不上我呢。大哥不嫌弃雅儿就好了。”南宫雅低声道。南宫翼笑道:“我们南宫家的女儿谁敢嫌弃?既然雅儿看不上他那就算了。”这样也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原本双方也都是处在试探的阶段并没有将这件事外传。如今南宫家的女儿看不上顾流云,虽然说对顾流云男人的面子来说有些不好看,但是却已经是双方都不受损失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了。而南宫家送出去凤来琴的事也说得过去了。

“翼儿...雅儿怎么在这?”兄妹俩正说笑间,南宫绝从外面进来。看到南宫雅沉吟了一下,温声问道。

“雅儿见过父亲,见过...庄王。”南宫雅连忙屈身行礼,有些意外的看到跟在南宫绝身后进来的容瑄。容瑄和南宫雅虽然是表兄妹,但是年龄却可算得上是两代人了。平时自然也没有什么交集,只是淡淡的点头,“雅儿免礼。”

南宫雅也知道他们必然是有正事要说,识趣的福身道:“雅儿先告退了。”

看着南宫雅出去,南宫绝才看向南宫翼道:“雅儿这么怎么了?”南宫绝半生纵横沙场,身上的杀气莫说是寻常人物就是自己的家人也有些畏惧。膝下三个儿女除了儿子南宫羽以外,长子南宫翼和女儿南宫雅对她都是尊敬有余但是亲近不足。所以,南宫雅有什么事一般都是宁愿跟自己的两个哥哥说而不是他这个老父亲。

南宫翼摇摇头道:“没什么,雅儿跟我说顾流云的事情。”

容瑄有些好奇的挑眉道:“顾流云怎么了?是了,本王前些日子听说你将凤来送给了顾流云,难道......”

南宫翼摇头道:“这事儿不成。”

南宫绝也有些不悦的道:“这事本来就不妥,那顾流云跟豫王之间的传言虽然不知真假,但是若是真的,雅儿嫁过去岂不是受委屈?”南宫绝是武将,即使如今深陷朝堂也远没有那些文人来的喜欢拐弯抹角。对于这个年幼的女儿也是真心疼爱的。

南宫翼点头道:“父亲教训的是,这事是儿子当初相差了。不过...虽然这婚事不成,但是从这些日子顾流云的态度来看,豫王偏向表哥的可能性也不小。”

容瑄蹙眉,有些疑惑的问道:“顾流云可以代表九弟的决定?”

“即使不能,顾流云的态度也能从一定程度上显示出豫王殿下的想法。”南宫翼道,“这些日子上门跟顾流云套近乎的人并不是没有,但是顾流云的态度却一直都是不偏不倚的。看似温和亲切,实则冷淡呢疏离。也只有对南宫家还算...当然,这也可以解释成顾公子是看在二弟的面子上。”

但是,他们这些人都明白,朋友之间的交情和朝堂上的势力却是两回事。

容瑄沉吟着道:“若是如此,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或许本王应该找个时间去九弟府上拜访一番,这些日子的事情...本王总是感到有些不安。”这几日秦王府和庄王府之间的互相攻讦已经到了一个相当激烈的程度了。但是那坐在高高的龙椅上的父皇却始终没有丝毫的反应,这样的情况让容瑄感到十分的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范围。

听容瑄这么说,南宫翼凝眉沉思了片刻,皱眉道:“表哥可要小心着一些端王。”比起别的王爷,南宫翼一直觉得自己最不喜欢的就是端王。虽然端王在所有的皇子中可算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好性子。但是如果真的只是这样,一个母家出身平平的皇子能够到如今更秦王府和庄王府三足鼎立的局面么?要知道,秦王和庄王背后站着的可是南宫家和周家。

南宫翼的提醒容瑄怎么会不明白?只是如今的形式容淮步步紧逼逼得他不得不先出手对付容淮。但是如果最后却被容琰渔翁得利了,那才真是得不偿失。

南宫绝花白的眉头紧皱,以他对西越帝的了解,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如今朝堂上几乎闹开了锅,而西越帝却从来都不是一个可以任由别人爬到他头上撒野的人。

想了想,南宫绝点头道:“庄王去拜访一下豫王也好。就算豫王不肯助你,最好也要搞好关系。”也许,在万不得已的时刻,豫王可以救庄王一命。南宫绝不喜欢朝堂的斗争,但是西越帝早已经不许他外出领兵了。而身为一个武将在战场上厮杀了半辈子的对危险的直觉,南宫绝同样有不太好的预感。

秦王府里,比起庄王和南宫家的和睦同心,秦王府却没有那么愉快了。容淮到底年轻,不是说他的年龄而是他的资历。一个从前几乎从未做过任何事情的人突然接替质王掌握了质王府原有的势力,私底下并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

许多原本对治王忠心耿耿服服帖帖的老臣未必便服容淮。而质王的老人和容淮自己的心腹之前的冲突和矛盾更是容淮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虽然明知道父王留下来的人才是如今的秦王府的中坚力量,但是人心都是偏的,容淮很多时候行事很不自觉的就会偏向自己的心腹,这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满。另一方面,容淮对于那些总是喜欢对他指手画脚的老人也同样的不满。

书房里,容淮坐下坐上不悦的怒视着下首第一位的周丞相。一贯稳重的周丞相也难得有些气急败坏,“殿下,这次的事情你太过心急了。”

容淮不悦的道:“什么叫本王心急?”

周丞相抬起道:“殿下在朝中立足未稳就开始跟庄王作对...先不说胜负如何,就算是殿下省了,这让陛下怎么看殿下?让朝中群臣怎么看殿下?”

容淮冷笑一声道:“不然舅公想要本王如何?是本王先对容瑄下手的么?分明是他逼得本王不得不还手!舅公别忘了,父王的仇还要记在容瑄身上。”周丞相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殿下,老夫早就劝过殿下,如今说什么都为时过早。只有一个之,忍......”

容淮烦躁的摔了手中的茶杯,起身道:“忍忍忍!你们就知道要本王忍!容瑾本王要忍,容瑄本王要忍,杀父之仇要忍,现在连容瑄咄咄逼人本王还要忍!再这么扔下去本王还当成什么皇子皇孙,直接当那金水河里的王八不是更舒服!”

见他如此,周丞相只能无奈的叹气。不忍能如何?陛下是个眼底容不下沙子的,论资历容淮是所有上朝的皇子皇孙中最低的,论辈分是最小的。自己都还没站稳脚就想去绊倒别人,最后只怕先跌倒的会是他自己。

周丞相能够高居西越左相之位这么多年不倒,最要紧的便是行事谨慎。不该做的绝不多做,不该说的绝不多说,偏偏却摊上了这样一个性情急躁的侄外孙,除了叹气还能怎么办?

看着周丞相愁眉苦脸的模样,容淮只觉得晦气。但是到底还记得他的身份,忍下了心中的怒火沉声道:“现在说这些也来不及了,舅公,你还是说说看该怎么办吧。”

周丞相苦笑,“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打蛇不死必受其害,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除了你死我活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殿下派去彭州的人到底回来了没有?”

容淮点头道:“回来了。据前去暗访的人说,父王本来已经拿到了皇祖父所要的九霄仙芝准备赶回京城了。原本他并没有跟容瑄一道走,但是最后却不知怎么的变成了容瑄和父王一起遇袭,而且...还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了!”说到最后,容淮已经咬牙切齿了。

虽然西越帝早早的将这件案子给了结了,但是秦王府却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让容璜死的不明不白。自然暗中拍了不少人去继续追查。

“我父王必定是被容瑄所害,说不定...连皇祖父的九霄仙芝也在他的手中!”容淮一拍桌面沉声道。周丞相心中一动,抬眼看向容淮。容淮问道:“舅公有什么话说?”

周丞相凝眉道:“九霄仙芝...如果陛下知道九霄仙芝在庄王手中的话......”

容淮皱眉道:“这只是我们的怀疑,只怕拿不出证据。”周丞相皱眉道:“怀疑就够了,我们能够这样怀疑难道陛下就不会?你觉得,陛下当初为什么同时派出两位皇子取寻找九霄仙芝?”

容淮疑惑的看着他,周丞相淡淡道:“自然是怕派去的人悄悄私吞了九霄仙芝。虽然你我都知道,如果得到九霄仙芝立刻献给陛下的好处,但是或许在陛下的眼中...九霄仙芝的用处远比陛下赏赐的好处要重要的多。”

容淮不解,“这是为何?”九霄仙芝固然能够延年益寿,甚至将武功平平的人变成绝世高手。但是,对于他们这些皇族来说,绝世高手的吸引力其实并不太大,至于延年益寿,能够延年益寿的东西总是会有的,皇族富有天下有什么找不到的。九霄仙芝再名贵也不能真的让人长生不老。

周丞相沉声道:“陛下今年已经六十八了,这个年纪的老人...都怕死。这种感觉,绝不是王爷这样三十出头的人能够理解的。”人生七十古来稀,就算西越帝身体不错按常理算也没有几年好活了。身为一个坐拥天下权势的帝王,他没有理由不怕死。或者说,他还不想死。

容淮心中一震,西越帝太过的高高在三,太过的冷厉无情。以至于很多时候容淮都会忘记那高高的龙椅上坐着的是一个年近七十的老人。他...没有几年好活了。这个想法,不知怎么的让容淮突然心跳快了许多。

有些艰难的掩去了心中突然的妄动,容淮凝视这周丞相道:“舅公的意思是说,咱们旧事重提...将这件事捅到皇祖父跟前去?”

周丞相沉默了良久,沉声道:“赌一次。”由不得他不赌,这一次秦王仓促出手对付庄王,根本就没有什么准备。而周丞相很清楚,秦王根本就不是老练的庄王的对手。更何况,这一次庄王的身后绝不止是庄王一个人的影子。现在朝堂上闹得仿佛势均力敌的模样,那只不过是庄王还没有下定决定做最后一击罢了。一旦走到最后,秦王只怕是有败无胜。

“好!”容淮点头,自信的笑道。眼中闪动着傲然的光彩仿佛已经看到了容瑄落败自己光明正大的傲立在朝堂上的一幕。

送走了周丞相,书房里间走出来一个人。

男子容貌俊雅,身形修长,隐隐有尊贵的王侯之相。只是严重的那一丝阴鸷深深地破坏了他原本应该温和的气质。

容淮抬眼看了男子一眼,沉声道:“刚刚本王跟舅公的话,你都听到了?”

男子含笑道:“自然是听到了,多谢秦王信任。”

容淮傲然道:“你是平湖郡主的夫婿,便是本王的妹婿。莫要辜负了本王的信任。”

男子,正是被封为顺宁郡王的现任药王谷主慕容煜。慕容煜看着容淮道:“秦王想要在下怎么做?”

容淮眼中闪过一丝冷意,道:“舅公说的虽然好听,但是本王知道他其实根本不看好本王。若是皇祖父依然偏帮着容瑄的话,只怕咱们确实是扳不不倒他,毕竟...他身后,还有一个南宫家。南宫绝虽然早已经不上战场,但是他在军中的声望却是西越任何一个将领都比不上的。皇祖父就算看在他的面子上也不会轻易动容瑄的。”

“秦王的意思是?”

“既然如此...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容淮冷冷道。慕容煜似乎并不惊讶容淮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挑眉道:“秦王想要杀了庄王?只是在这天子脚下...只怕是不太容易。”

容淮盯着他道:“所以,本王才找你。”

慕容煜的另一个身份,药王谷主。药王谷里什么最多?自然是各种药,其中也包括毒药。而这其中自然也不乏无色无味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毒药。

慕容煜沉默了良久,方才问道:“秦王决定了么?庄王...可是你亲叔父。”

容淮冷笑道:“我父王还是他亲大哥!本王为父报仇,有什么错?”

慕容煜点头道:“王爷说的对。在下...会替王爷准备的。”

端王府里

容琰悠然的坐在凉亭里品茶,跟前不愿出站在一个恭敬地低着头看不清面目的灰衣男子。容琰淡淡道:“你回去吧,本王知道了。”

灰衣男子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王爷,这事...要不要提醒庄王一声?”

容琰温文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淡然道:“不必了,二哥...哪儿那么容易中了容淮的道儿?”若是真的能够死了,倒也干净!

“察觉到主子的不悦,灰衣男子心中一惊,连忙道:“属下遵命,属下告退。”

“去吧。”容琰道。

片刻后,幽静的凉亭里便只剩下容琰一个人了。打量着手中精致温润的玉杯,容琰唇边勾起一丝冷漠的笑意,“大哥,你这个儿子...还真是让弟弟刮目相看。”

“容淮打算毒死容瑄?!”

豫王府,容瑾俊美的容颜上难得的有多了几分惊诧之意。沐清漪坐在一边,低头看着手中刚刚送到的消息,有些无奈的道:“这又什么好奇怪的?皇室里不就是你杀我我杀你的么?”

容瑾扶着脑门,懒洋洋的道:“容淮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古往今来当真有几个皇子是被人毒死的?”如果毒真的那么好用,大家都下毒不就行了,何必还要勾心斗角?

皇子王爷身边侍候的人不知凡几。除了容瑾这种本身艺高人胆大的,大多数人进食之前都是有专人试菜的。专门准备膳食的地方更是戒备森严环环相扣,想要找机会下毒也是难上加难。若不是如此,这些皇室宗亲们早就被毒死光了。

另外,容瑄更是不同于别人。容瑄的舅舅是南宫绝,天下五大高手之一,也可能是目前武功最高的一位。容瑄身边自然少不了许多武功高强之辈或者是江湖中人。容淮到底哪儿来的自信可以一次就毒死容瑄?

最重要的是...这还没开始动手消息就已经传到他这儿来了。容瑾不得不相信,这会儿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已经不在少数了。这个容淮...手段比起他父亲容璜来只怕还要差着好几筹。身边亲近的人被人埋了钉子居然都全无察觉。

容瑾扯过沐清漪手中的信函,顺手将人也拉到了自己跟前一起看信,一边皱眉道:“之前打算用彭州的事情来对付容瑄,这法子不是挺好的么?怎么突然又想要毒杀了?如果没杀死容瑄,就算他有天大的理由,都要倒倒大霉了。”身为侄子却想要毒害叔叔,就算是西越帝还能容他满朝文武也容不了他。那些假学道的读书人更加容不了他。

只可惜容淮不知道,现在彭州早就已经暗中被冯止水掌控了。容淮以为自己查到的那些消息都是别人想要给他的罢了。

沐清漪挑眉,淡淡道:“或许是等不及了吧。秦王太过性急了。”稍微有点想法的人处在秦王那个位置都应该先韬光养晦,等到熟悉和掌握了一切之后再图其他。但是秦王或许是被容璜的死刺激了,也或许是突如其来的身份转变根本就让他无法适应,才会连出昏招率先去招惹容瑄这个早已经找朝堂上混迹了二十多年的叔叔。

随手将手中的信笺一挥,容瑾好心情的在沐清漪眉心落下一吻笑道:“竟然如此,咱们就安心的等待容淮的解决吧。”

沐清漪有些慵懒的靠在他身边,淡淡道:“只怕不只是容淮。”

容瑾眼眸一沉,轻哼一声,淡淡道:“容琰。”

沐清漪笑道:“其实...我一直觉得容琰很像一个人。”

容瑾挑眉,沐清漪道:“慕容煜。”

容琰确实是很像慕容煜,同样是生母出身平平,同样的能力颇佳。只是不同的是西越没有风光无比的太子,没有显赫无比的顾家,也没有一个傻傻的顾云歌。

所以容琰只得靠自己的努力到如今的地位和权势,看上去倒是比慕容煜靠着太子和顾家强大起来更让人欣赏几分。同时,也更加让人忌惮几分。

容瑾垂眸,细密的睫毛掩住了眸中的寒意,“容琰么?呵呵...他想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却未必所有人都能够如他所愿。”

沐清漪含笑道:“九爷有什么想法?”

容瑾偏着头,微笑着望着她清丽的容颜,“容瑄虽然也很讨厌,但是...总算还是本王的二哥么。提醒他一声也算是本王尽到了兄弟的情谊。至于那个慕容煜...还是早些去死吧。万一年底还活着,岂不是让本王对夏兄失约了。”

沐清漪茫然,“这又跟慕容煜有些什么关系?”

容瑾轻哼,“若不是有慕容煜暗中挑唆,容淮那种脑袋怎么想得出来毒杀容瑄这种法子?就算他真想要杀容瑄,皇城里的毒药来来去去就那么几种,除非当面塞进容瑄嘴里,不然他能毒死谁啊?”

但是,有了慕容煜就不一样了。当初夏修竹中的毒还废了容瑾好些功夫,豫王府的名贵药材更是不要钱一样的给他用,夏修竹才算是没事了。而且那还不是十分厉害的毒药,谁也不知道药王谷到底有些什么鬼东西。

沐清漪垂眸沉思了片刻,以慕容煜的城府是绝对不可能真的效忠容淮的,那么慕容煜挑唆容淮对容瑄下毒,只怕还真是存着将秦王府和庄王府一锅端了的打算。这样一来,最后占便宜的自然是...容琰,还有容璋。

未免刺激了容瑾,沐清漪没有提起容璋只是笑道:“端王果然是好手段,难得的是,慕容煜和药王谷居然真的能为他所用。”

容瑾冷笑,“慕容煜为他所用是真,药王谷到底是被谁所用只怕还不好说。”

看着他瞬间阴沉下来的容颜,沐清漪低低一笑,抬手揉了揉他俊美精致的容颜笑道:“药王谷为谁所用,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只要跟咱们没有冲突就好了,不是么。”

容瑾轻哼一声,算是认同了沐清漪的话。自从容瑾的身体好起来了,容璋也没有再派人来打扰过他们,也没有再对容瑾的事情指手画脚,倒是让容瑾原本的怒气渐渐平息了下来,然后顺理成章的将这件事丢到了脑后。

沐清漪也没有笑话容瑾这明显且难得的鸵鸟行为,这些事情本身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既然理不清便不去理他便是。

“清清让人去通知南宫翼一声吧,药王谷的毒确实不简单,免得容瑄当真一不小心被容淮弄死了。”容瑾有些不自在的道。

“我知道了。”沐清漪浅笑道,“回头便让玉堂派人去。”

“哼,本王最讨厌别人多事了!他想让容瑄死,本王偏要他活!”容九公子傲娇的道,沐清漪低头偷笑不止。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52.南宫雅来访 下一章:154.金殿对质
热门: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 黄粱客栈 我在星际养熊猫 抱歉,替身也有假的[娱乐圈] 横滨最强供应商 后宫·甄嬛传 只和修为最高的人做朋友 直播之荒野挑战 汉乡 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