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南宫雅来访

上一章:151.癫狂如魔 下一章:153.容淮的毒计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容瑾这一病,豫王府顿时又热闹起来了。容瑾突然病了,皇帝自然要派人来关心一番,众皇子王爷自然也要来探望一番,沐清漪为了照顾容瑾,耽误的正事自然还要处理。无奈之下,刚刚搬走没多长时间的沐清漪再一次搬回了清宁轩。也幸好,顾府就在豫王府的边上,直接在院墙上开一道门也不会引人注意。

容瑾房间里,灵枢坐在窗前身后为容瑾把脉。魏无忌沐清漪都在旁边看着。虽然不知道魏无忌为什么突然要她来为豫王诊脉,但是这些日子药王谷不事权贵的规矩早就被破坏的干干净净了,自然也就不忌讳这个,坐下来便认真的为容瑾把脉。

沐清漪坐在一边秀眉微蹙,并不抱有太多希望。按容瑾的话,如果连药王谷的前代谷主都没有办法的话,那么,灵枢这个药王谷的长老只怕也没什么太大的惊喜。

好一会儿,灵枢才收回了诊脉的手,秀眉轻蹙。魏无忌问道:“灵枢姑娘,豫王怎么样了?”

灵枢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道:“豫王殿下…似乎并没有什么病,也没有中毒之兆,只是脉象确实是十分虚弱。但是,却也不像是天生的体弱。”

魏无忌点头道:“豫王出生的时候是十分健康的。”

灵枢有些奇怪的看了魏无忌一眼,他怎么会知道豫王刚出生的时候是否健康?不过这个灵枢也无意深究,不管怀着什么样的心思,身为一个医者遇到奇怪的病情她本能的就想要去研究。

魏无忌和沐清漪对视了一眼,魏无忌皱眉道:“会不会是…。”

“什么?”灵枢连忙问道。

魏无忌摇摇头,没有说他怀疑容瑾是不是因为练功走火入魔了的缘故。毕竟他小时候并没有这样的毛病。但是这个自然不能跟灵枢说了。灵枢有些失望,只得道:“虽然我并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好豫王,但是两位暂时也不必太过忧心。豫王这病发作起来虽然很痛苦,但是暂时也不会对身体又太大的伤害,自然也不会伤及性命。”

魏无忌皱眉,想起义父对容瑾的期望,绝对不仅仅是不伤及性命可以的,只是现在这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

看到魏无忌皱眉的模样,灵枢犹豫了一下才道:“有一个人…两位若是不放心的话,可以找他试试看。”

“谁?”魏无忌问道,心中却已经淡淡的有了一个底。果然,灵枢轻声道:“莫问情。”

沐清漪蹙眉问道:“莫问情?据我所知…药王谷前代谷主曾经也替豫王诊治过,但是依然素手无策,莫谷主……”

灵枢淡笑道:“虽然大多数人都认为莫问情的医术未必比得上前代谷主,但是那是因为他极少在江湖上行走,而且心思也不在这上面的缘故。事实上,早在前代谷主去世之前就已经亲口说过,莫问情的医术早就已经青出于蓝。如果这世上还能有人有办法的话,大约就只有莫问情了。只是现在…莫问情行踪飘渺不定,只怕是很难有人能够找到他了。”

沐清漪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多谢灵枢长老告知。”

灵枢打量了一眼眼前白衣翩然的俊美少年,淡淡一笑道:“举手之劳罢了。”

送走了灵枢,床上的容瑾坐起身来睁开了眼睛望着从外面进来的魏无忌,挑眉道:“这就是你的眼光?”一个千凌,一个灵枢,魏无忌的眼光从来都是那么让人讨厌。

魏无忌有些无奈的摸摸鼻子道:“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难道就因为你八岁那年我不小心……”

“嗖!”一道指风掠过,魏无忌颊边的一绺发丝悄然而断,飘落在紫色的锦衣上。魏无忌有些无力,“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相信么?”那时候他也才十几岁啊,好不容易看到了从未见过面的小弟弟逗弄一下不是每一个哥哥都会干的事情么?呃…虽然他一时紧张最后不小心把他给忘在了冰天雪地的梅林里,但是这也不能怪他啊,皇宫又不是他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地方。

但是,仅仅只是为了这个,容瑾这些年就明里暗里的到处找他麻烦,心眼会不会太小了一点。几年前若不是千凌挡了一下,他说不定真的就被容瑾给弄死了啊。

“好歹,你也该叫我一声哥哥啊。”魏无忌有些无奈的叹息道。

“魏无忌,想死你就直说。”容瑾冷声道。

旁边的沐清漪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两人,之前不知道这两人有什么渊源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却当真只有哭笑不得四个字了。

轻咳了一声,沐清漪把玩着手中的折扇道:“你们打算让我看你们吵架?”魏无忌耸耸肩,看着容瑾正色问道:“现在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

容瑾淡然的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魏无忌道:“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很明显,对于容璋这个父亲容瑾并不是那么容易接受。不是说他对西越皇帝有什么深厚的父子感情,而是容瑾根本就不需要什么亲情。义父所以为的那些容瑾对他特别的感情只怕也只是义父自己理解有误罢了,至少魏无忌没有看到过容瑾的眼中有过一丝一毫对沐清漪以外的人的感情。

魏无忌深刻的感觉,他们有必要确确实实的了解一下容瑾这些年的所有事情。有太多的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了。或者说…他们实在是太不关心他了。

容瑾冷漠的道:“没有打算,要什么本王会自己去拿。他喜欢躲在暗地里就别多事老是探头探尾的,小心本王一刀斩了他!”

魏无忌无奈,“他是你……”

接触道容瑾阴冷的目光,魏无忌只得识趣的住了口,改口道:“总之,你好好考虑一下,其实…那晚他说的并没有错,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如果有他帮忙的话,你可以走多少近路。”

“不需要。”容瑾断然拒绝,冷笑一声道:“本王不需要被人控制的帮助,同样也不欠任何人的人情。”

他是你的父亲,这些年来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准备的,这怎么会算是人情?魏无忌心中暗暗叹气,却知道这话绝对不能再说出口。容瑾靠着床闭上了眼睛,冷淡的道:“你回去吧,告诉他本王不需要他多事。他若是再敢伤害清清,别怪本王手下无情!”

魏无忌叹了口气,经过了那晚的事情谁还敢动沐清漪?不过…义父会迫不及待的对沐清漪出手,只怕也是坐不住了吧。也是…那样的一个人,隐忍了二十年,再忍下去说不定西越帝都老死了。

“如果西越帝和义父…你会帮谁?”魏无忌问道。

容瑾唇边勾起一朵冷酷的笑话,淡红未退的眼眸充满了恶毒的笑意,“谁敢帮他们本王就杀了谁。两个人一起死了不是干干净净?”魏无忌苦笑,摇摇头转身出门去了。

看着魏无忌离去,沐清漪抬手捏了一下容瑾冷笑的容颜,笑道:“你何必吓他?其实…魏无忌这人还算不错吧?”魏无忌对容瑾确实是不错。即使他在当初还不知道云隐便是容瑾的时候对容瑾也算是不错了。当然,那时候大概是更多的是棋逢对手的敬佩了。

容瑾冷笑一声,淡淡道:“不错?你信不信如果我现在去杀容璋的话,魏无忌马上就能跟我拼命?”魏无忌对他的不错,是建立在他是容璋的儿子的基础上的。如果他跟容璋撕破脸,或者他不是容璋的儿子,又或者容璋要杀的人是他的话,魏无忌就是最危险的敌人。这样不稳固的,甚至是随时可能变化的不错,他不需要。

“本公子只要清清对我好,我也只对清清一个人好。”容瑾偏着头望着沐清漪,愉悦的笑道。

沐清漪挑眉,“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容瑾摇摇头,定定的望着沐清漪却笑得更加开怀起来了。沐清漪无奈,只得摇摇头懒得再理会他。

循王府里,容璋坐在书案后提笔练字。书房里显得有些冷清寂寥,四面的墙壁上都挂着重重纱帘,看上去不像是一个王爷的书房,倒是更像是一个闺阁女子书房。纱帘的后面零零落落的挂着几幅形态各异的仕女图,只是被重重纱帘遮住让人看不清楚画中女子的容貌。

魏无忌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书房中,恭声道:“义父。”

容璋似乎并不惊讶,只是搁下笔问道:“瑾儿怎么样了?”

魏无忌摇摇头道:“义父不必担心,豫王…暂时并无大碍。”

“暂时?”容璋皱眉。魏无忌连忙将容瑾的病情解释了一遍,容璋眉头微皱,沉默了许久道:“你的意思是说…现在并不知道瑾儿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病?只是怀疑他练功走火入魔?”

魏无忌点点头,道:“豫王并不认同这个说法,但是…我总觉得以豫王的年纪,如今这样的武功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绝世天才并不是没有,魏无忌就自己就已经被赞为难得一见的习武天才了。但是容瑾却不一样,要知道,容瑾八岁以前,或者说十二岁之前其实都完全不会武功的。一个完全没有武功基础的少年,能够在去去三四年时间里练成一代高手,这绝对不是一件正常事情。当年云隐来找他并且刺伤千凌的时候也不过才十五岁而已。只是云隐一直带着面具,连声音也有些改变,以至于魏无忌一直以为云隐的年纪可能跟自己差不多或者比自己大。

容璋点点头,眉头紧锁。他也没有想到容瑾居然还会有云隐公子这个身份。要知道,容瑾之前一直被西越帝拘在宫中,时不时的便生病,连出宫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但是另一方面,做为一个父亲,他又不得不为儿子有这样的成就感到骄傲。

“之前我跟他说的事情,他考虑的怎么样了?”容璋问道。魏无忌低头苦笑,淡淡道:“义父…你说的那些,他只怕是不会考虑。”

“什么意思?”容璋不悦的皱眉。

魏无忌道:“顾流云对豫王来说绝不仅仅是一个…佞幸那么简单。那晚的情形义父也看到了,先不说顾流云身边那个夏修竹,武功与我也不相上下,就是想要对付他只怕也不会再有上次的机会了。就算是有…义父还想要看着豫王发狂一次么?无忌在豫王府亲眼所见,如今天下能够安抚下豫王的只怕也只有顾流云了。”

容璋沉思良久,有些烦躁的一挥手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别的事情呢,瑾儿怎么说?”

魏无忌无奈的看着容璋,既然容瑾不肯放弃沐清漪,又怎么会同意什么娶妻之类的事情?虽然他跟沐清漪相交并不太深,但是却也能够看得出来那个外表温文尔雅的女子内心里却是极为骄傲的,如果容瑾有了别人,只怕这辈子也别想换的她回首一顾了。

“胡闹!”容璋重重的一拍桌子,显然对容瑾的任性感到十分不悦。魏无忌深深地叹了口气,就算义父是容瑾的亲生父亲,一个从未进过责任甚至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的父亲怎么可能管束得了任性高傲的豫王?容瑾可不是那种为了一点点所谓的亲情就立刻感动的眼泪纵横从此承欢膝下的乖儿子。

容璋有些烦闷的挥了挥手道:“罢了,你先回去吧。本王再想想。”

魏无忌点头道:“是,无忌告退。”

魏无忌恭敬的退了出去,书房里容璋起身走到被遮掩在重重帘幕后面的画像前,抬手一扬,轻薄的纱帘被拂到一边,露出了墙壁上宛如天女一般的女子容颜。容璋痴痴的望着墙壁上笑容甜美,仿佛无忧无虑的女子,低声道:“夕儿,你放心…我一定会让瑾儿登上皇位为你报仇的。这孩子…真是不听话,不过没关系…我不会生气的。既然他不肯听我的,我便先替他解决一些碍事的人吧。”

豫王府里,送走了来来往往前来探病的人们,沐清漪和容瑾难得清闲的坐在湖心亭中弈棋。

一边执起落子,容瑾一边也不忘关心这两天京城发生的大小事情。虽然豫王生病这件事不算小事,但是到底也没有到全天下都要围着他一个人转的地步。所以在他生病养病这两天,京城也发生了不少零零碎碎的大小事情。最大的事情大概就莫过于庄王一脉的官员突然在朝堂上揭发皇后的娘家周家周丞相结党营私,贪墨朝廷军费的事情。应该说,这件事的影响远比容瑾莫名其妙的生病要大得多。

周丞相是谁?当朝左相,皇后的弟弟,已故悼恭太子的舅舅,秦王的舅公。说他结党营私,本身跟说秦王府没有什么差别了,无论是从前的质王府还是现在的秦王府跟周家的关系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时间,秦王的党羽自然也是疯狂反击,秦王府和庄王府之间本来就有着悼恭太子死的不明不白的仇,而周家的历代文官和南宫家的武将世家素来也是互相看不顺眼。于是一时间两派人马都发了疯一样的攻击对方,闹得朝堂上一片腥风血雨。

容瑾也不由得庆幸,“幸好清清不在朝中为官,不然的话还不给他们烦死?”虽然奉天府尹也有上朝的资格,但是到底还是不属于内朝的官员,而是直属于皇帝的地方官。鉴于前几任府尹的悲惨下场和顾流云跟豫王的关系,倒也没有那一派的人来拉拢或者为难沐清漪。

沐清漪把玩着手中的棋子,一边思索着道:“看来庄王和端王打算对秦王下手了。不过…端王……”明面上说,似乎都是庄王在出力,端王倒好像没什么事一般。

容瑾冷笑一声道:“容琰一贯会隐藏实力,玩渔翁得利的把戏。不过这一次也怪不得容瑄出手,容淮一直对容瑄有敌意,处处紧逼。容琰可以慢慢磨,容瑄却必须尽快将容淮给除了。否则,容淮一直给他捣乱,等他们两败俱伤了还是容琰得利。另外…容璋只怕也暗中插手了,否则事情不会这么快就闹得不可收拾。”

沐清漪微微叹了口气,看着容瑾道:“之前你说的没错,不要跟循王走的太近了。”现在到底还是西越帝当政,容瑾跟别的皇子走得近无所谓,但是如果跟三皇子走的太近了,难保会不会触发西越帝一些不怎么愉悦的想法。

容瑾轻哼一声,无论是西越帝还是容璋,他都没有想要亲近的兴趣。他只想夺得高高在上的那个位置,把他们狠狠地踩在脚下。

“启禀王爷,顾公子,南宫府南宫雅小姐来访。”凉亭外,下人恭敬的禀告道。

“南宫雅?”沐清漪刚要落子的手顿了一下,有些懊恼的想起来这几天忙着容瑾的事情倒是将这件头痛的事情抛到了脑后。不过…他跟南宫翼应该还没有说到这个地步才对,为什么南宫雅会到豫王府来求见?

“只有南宫小姐一个人?”沐清漪问道。

下人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何突然冷气横溢的豫王殿下,道:“不…还有两位姑娘相配。说是来给豫王殿下诊病的。”

容瑾站起身来,斜眼道:“这么说,南宫雅是来拜访本王的?”那下人暗暗叫苦,心中懊恼着怎么偏偏轮到自己来通传这事,颤声道:“不,南宫小姐说是来求见顾公子的,那两位叫灵枢素问的姑娘才是来见王爷的。”

想要分开他和清清然后勾引清清么?容九公子心中冷笑一声,道:“既然是一起来的,就一起见吧。子清,咱们走。”

沐清漪无奈,只得任由他拉着自己往前厅的方向而去。

“容瑾,吃女人的醋你好意思么?”看着容瑾阴沉如墨的俊脸,沐清漪挑眉笑道。容瑾扬眉,“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谁让本王的清清是京城第一美男子呢?不管男人女人,都给本王滚得远远地。”

沐清漪拉住他道:“你收敛一点,别吓坏了南宫小姐。别忘了,咱们还要跟庄王合作呢。”

容瑾嗤之以鼻,“南宫雅好歹也是将门之后,总不是名字里有个雅字你就真以为她跟华国的千金小姐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寻常的闺阁千金敢还没订亲就跑上门来找人么?”

“订了亲再看不就来不及了么?”沐清漪笑道。

两人进了大厅,果然看到三个颜色各异的美丽女子正坐着喝茶。灵枢和素问两人自然都认识,只有那穿着一身天蓝色衣衫的秀丽女子沐清漪还是第一次见。果然眉宇间有三分南宫羽和南宫翼的模样,但是跟南宫大将军南宫绝却并不太像,想必这三兄妹都是肖母的。

“豫王,顾公子。”看到两人进来,灵枢先一步起身见礼。

容瑾淡淡的扫了三人一眼,挑眉道:“你们来干什么?”

三个姑娘齐齐的抽搐了,真是太没礼貌了!

只可惜…对方是皇帝爱子,是高高在上的豫王,就算是没礼貌他们也只能忍着。灵枢神色淡定,浅笑道:“灵枢来给豫王殿下诊脉,正好碰到南宫姑娘也要来豫王府,就结伴而行了。”

容瑾轻嗤了一声,有些挑剔的打量了灵枢一下道:“既然没那个本事就别费那个事了。浪费本王的时间。”连他身怀武功都探不出来,还好意思自称什么神医,他都替药王谷感到没脸。

“你这是什么态度?表姐肯为你诊脉是你的荣幸!”旁边的素问却有些忍不住了。

容瑾拉着沐清漪坐了下来,靠着椅子懒洋洋的睨了她一眼,问道:“本王求她了么?天天没事到处显摆药王谷的医术,你们以为这西越皇城没大夫了么?这么卖力替慕容煜拉拢人心…可惜,看起来成效不彰吧?”

被容瑾如此尖锐的挤兑,灵枢也不生气。伸手拉住了想要发作的素问,叹了口气道:“灵枢学艺不精,难怪豫王殿下看不上。不过灵枢也是受人所托,竟然豫王不愿让灵枢诊脉,那便罢了。”

容瑾满意的点头,给了她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道:“很好,来人,送客。”

“你!”素问气结,在京城里见识了这么多的达官显贵皇子皇孙,还没有见过如此傲慢无礼的人。

灵枢浅浅一笑,看向沐清漪道:“南宫姑娘特意前来求见顾公子,小女也答应了陪同南宫姑娘一起来。顾公子这是要下逐客令么?”

沐清漪无奈的叹息,淡笑道:“王爷开玩笑的,灵枢姑娘请用茶吧。”

素问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沐清漪,她比灵枢来京城的时间略晚一些,平日里也杂事缠身倒是没见过沐清漪。只是第一眼看到这个俊美无俦的白衣少年,就只觉得有些不喜欢。一个男人,却长得比女人还美丽…虽然豫王也长得俊美之极,但是豫王那一身冷酷桀骜的气质却只会让人觉得张扬冷厉进而神迷。但是眼前这温文矜贵的白衣少年却隐隐让素问感到一种莫名的威胁。

南宫雅有些惊讶的看着坐上的两个男子,一个黑衣张扬,神色冷厉桀骜。一个白衣风雅,笑容宛如春风。只是那以脾气怪异暴戾出名的豫王每每在看向白衣少年的时候眼神中却总会多几分淡淡的暖意和柔和。这让南宫雅不由得想起了京城里的一些传闻,脸色也跟着有些古怪起来。

沐清漪自然早察觉了南宫雅带来打量自己的目光,只得无奈的看向南宫雅笑道:“南宫小姐,不知…有何赐教?”

南宫雅看看沐清漪,俏脸微红,犹豫了一下道:“小女,是否可以单独跟顾公子谈谈。”

“不可以!”

“当然。”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沐清漪挑眉看向容瑾,容瑾轻哼一声,不悦的瞪着南宫雅,“南宫雅,难道南宫绝没教过你未出阁的女儿家不能随便跟男子单独相处么?”

南宫雅抬眼悄悄看了沐清漪一眼,低声道:“我们家又不是什么书香门第。父亲没这么说。”容瑾挑眉笑道:“那真是太遗憾了,子清家刚好是华国最负盛名的书香门第,很、重规矩的。”

如此明显的恶意,即使南宫雅出身将门也被容瑾弄得十分委屈了。抬眼望着沐清漪,眼眶微红。难怪容九公子虽然俊美不凡,西越称绝,女人缘却一直少得可怜。这么恶毒的男人,女人得要有多么坚强才能够忍受得了啊。

“容瑾。”沐清漪有些不悦的警告道。南宫雅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罢了,容瑾如此胡乱的语言攻击一个小姑娘实在是有失风度。

就在三个姑娘以为容瑾必然要大发雷霆的时候,却见豫王殿下脸上的神色变幻了半晌,终于平静了下来。挥挥手道:“那好吧,子清快去快回。”

沐清漪站起身来,朝南宫雅笑道:“南宫小姐,请。”

未免某人等不及闹事,两人并没有走出很远,就在大厅左侧的偏厅里说话。

“南宫小姐请坐吧。”偏厅里,沐清漪含笑看着眼前的似乎有些局促的蓝衣少女,“小姐大驾光临,可是有什么事?”

南宫雅犹豫了一下,问道:“大哥…大哥将凤来送给了顾公子?”

沐清漪点头道:“确有其事。这…凤来对南宫小姐很重要的话……”南宫雅连忙摇头道:“不,不是。父亲说过,那是因为顾公子送了二哥一把名剑,凤来是大哥替二哥送的回礼。”

沐清漪心中暗暗松了口气,不是来提什么婚事的就好。

“那么…南宫小姐的意思是?”

南宫雅望着眼前俊雅无俦的白衣少年有些出神。平心而论,顾流云虽然年纪尚小一些,但是无论是容貌气质还是才华能力都是女儿家心中梦寐以求的如意郎君。如果说南宫雅丝毫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如顾流云这般出身名门,容貌俊美才华横溢,最重要的是还不恃才傲物的少年英才并不太多。但是南宫雅同样也从大哥那里知道了顾流云对这桩婚事并不热衷,还有就是顾流云和豫王的一些传闻也让一颗少女的跳动的心有些冷却。

南宫雅暗暗吸了口气,抬眼望着沐清漪问道:“顾公子,我大哥的意思顾公子应该是知道的吧?”

沐清漪有些意外的挑眉,这西越的女子和华国的女子道理是有些不一样。当初淮阳公主敢当众向哥舒翰示爱,这为南宫姑娘的言行倒也不算意外了。

无意隐瞒,沐清漪微微点头。南宫雅道:“顾公子并无此意?”

沐清漪再次点头。

“是…因为豫王么?”南宫雅轻声问道,心中也有些委屈,她一个南宫家的大小姐,容貌才华家世在京城都算得上是上上之选。被人拒绝了却不是因为有比自己更出色的女子,而是因为一个男人。当然,不论性别的话,或许豫王的容貌家世确实是比他更甚一筹。

沐清漪犹豫了一下,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南宫雅美丽的眼眸微微一黯,轻咬着嘴唇有些倔强的问道:“顾公子…跟豫王是什么关系?当真如他们所说的……”

“你想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何不直接问本王?”不知何时,容瑾已经出现在了偏厅门口。南宫雅有些恼怒,不悦的道:“豫王殿下,小女想要问的是顾公子!”

容瑾挑了挑眉,漫步走到沐清漪身边将她拉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南宫雅道:“你不是想知道本王跟子清是什么关系么,你看着。”

南宫雅有些惊讶的睁大眼睛,似懂非懂的望着眼前的容瑾。到底还是闺中女儿,虽然对容瑾和顾流云的传闻早有耳闻,但是具体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南宫雅其实并没有什么确切的感受。

只见容瑾一手搂住沐清漪的腰,一手揽在她颈后,然后再南宫雅惊讶的目光中俯身低头,重重的吻了下去。

“啊?!”南宫雅惊呼一声,一时间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51.癫狂如魔 下一章:153.容淮的毒计
热门: 盗墓笔记微信短篇 猎魔人2:宿命之剑 重生娱乐圈之匪夷所思GL 反派戏精[重生] 敬业的我居然失业了 官道无疆 宝瞳 仙君的小可爱养护指南 一剑斩破九重天 组织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