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癫狂如魔

上一章:150.深夜探访 下一章:152.南宫雅来访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幽静的房间里,最后进来的魏无忌反手关上了房门。原本厚重的暗金色帘幕已经被拉起,那中年男子就站在一张宽大的软榻前面,含笑看着容瑾。

“瑾儿,这么生气是要做什么?”中年男子含笑问道。

“容、璋!”这中年男子,正是西越帝的三皇子,循王容璋。

魏无忌叹了口气,走过来抬手按下容瑾手中的修罗刀。容瑾冷然的抬手格开了魏无忌的手,刀尖依然定定的指着容璋,“你…想杀清清?你想死么?”

“你想杀我?”容璋的神色有些古怪起来,俊雅的容颜上闪过一丝与外表不相称的扭曲。

容瑾冷冷的看着他,并不答话。容璋定定的望着他冷峻的容颜有些怔忡,低声轻喃道:“你…跟你娘长得真像…。”

容瑾毫不留情的抬刀拨开他想要伸过来的手道:“我没见过她,你不用跟我套交情。敢伤害清清,本公子就要他死。”

容璋却并不介意他冷酷的语气和神色,含笑摇头道:“不,你不会杀我的。真是个傻孩子……”

容瑾脸上闪过一丝讥讽的笑意,不再说话直接抬刀就朝着容璋砍了过去。

“容瑾!”魏无忌脸色一变,他本就是放着容瑾可能会突然出手,因此一看到容瑾动作便立刻挡在了容璋的跟前,举起折扇架住了容瑾的刀。容瑾冷哼一声,挥刀横斩毫不留情的再一次砍向容璋,魏无忌回身空手抓向容瑾的修罗刀,虽然刀被抓住了,但是魏无忌的手上却是一片血红。

“无忌。”容璋皱了皱眉,看着魏无忌鲜血直流的手。

容瑾神色阴冷的看着他,“现在你总该知道,我是不是下得了手了吧。”

容璋似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这孩子脾气真坏。”

“不许用这种口气跟本王说话!”容瑾烦躁的怒斥道。容璋却没有理他,而是拉着魏无忌到一边去上药。对于习武之人来说手有多重要自然是不言而喻的。若是伤的重了魏无忌的武功虽然不至于全废却也至少要折损两三成。但是对于一个绝顶高手来说,就是一丝一毫也可能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境界。

容瑾冷漠的盯着上药的两个人,等到魏无忌包扎好了伤口容璋方才回过神来看着容瑾,柔声道:“因为我要杀顾流云,你就要杀我?”

“任何想要杀清清的人,本王都要杀。”容瑾冷漠的道。

容璋叹息着摇头,道:“傻孩子,本王是为了你好。”

容瑾冷笑,显然是根本不信容璋的话。一个从小到达就当他是路人的人,突然要杀他心爱的女子却美其名曰是为了他好?他不会信,也不需要这种好。

容璋漫步走回软榻上坐下,似乎完全不担心容瑾越过了魏无忌再砍他一刀。皱着眉轻轻咳嗽了两声,容璋看着他道:“你想要皇位什么?”

“是有如何?”容瑾傲然道。

容璋笑道:“我可以帮你。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跟无忌的关系,就应该也知道,如果我帮你的话…你可以得到多少东西。”

容瑾挑眉,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天上也绝不会掉下馅饼来。果然,只见容璋淡淡笑道:“离开顾流云,我会替你安排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做王妃。到时候…有了我的支持,再除掉容瑄和容琰,这皇位便是你的了。”

容瑾垂眸,许久唇边才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安排的真是不错…到时候,本王登基继位了,你在暗中操纵朝堂,就算父皇不见皇位传给你,你一样可以江山在握是不是?”

容璋摇头,微笑道:“你以为我对皇位和西越的江山和敢兴趣么?乖孩子,情之一字害人不浅,我也是为了你好。已经快要二十了,还没有王妃,也没有子嗣。就算真的占了先机,朝臣们也绝不会同意一个无妻无子的皇子继位的。只要你让我杀了顾流云,所有你想要的一切都会摆到你面前。你……”

房间里,黑影一闪,容瑾已经到了容璋的跟前。冰凉的修罗刀就架在他的脖子上。

“你敢伤清清一根汗毛,本王将你碎尸万段。”容瑾沉声咬牙道。

容璋清清抬手,拨开了架在他脖子上的刀。望着容瑾柔声道:“你不会杀我的。瑾儿,你明白的是不是?我…才是你的父王。这些年,你不是一直都想要问我这个问题么?”

容瑾眼瞳飞快的收缩了一下,一抹淡淡的猩红在眼底慢慢的绽开。许久,才听到容瑾的声音仿佛有些艰难的从那冰冷却鲜红欲滴的薄唇里吐出,“父王?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瑾儿?”容璋微微皱眉,似乎察觉了有什么不对。却听到容瑾冷漠的笑声,“父王?本公子从小便会自己一个人长大的,自己学权谋,自己学武功,自己学…杀人,你觉得、本公子很需要父王这种东西?老头子就很讨厌了,你还敢来烦本公子,找死!”

血色完全的弥漫了整个眼底,容瑾一把掐住容璋的脖子。容璋虽然这些年身体欠佳,但是早年却也是文武双修的。反应过来飞快的抬手戳向容瑾掐住自己的手臂上的穴道。趁着容瑾松手之极立刻飞身往另一边退去。同时,看到不对的魏无忌也欺身上前,袭向容瑾的背心。

听到背后的响动,容瑾立刻放弃了容璋,转身跟魏无忌打了起来。很快,魏无忌便发现了容瑾每一招打出竟然都比平时看起来更厉害了两三分,但是幸好似乎没有了往日的刁钻阴险,只是直来直去仿佛凭着直觉在跟魏无忌动手。但是魏无忌知道,即使如此,他只怕也难以制服现在的容瑾。

“容瑾,你胡闹什么?”一边招架着容瑾的攻势,魏无忌厉声吼道。

容瑾却仿佛不觉,手中修罗刀幻起一片血色的光芒,“死去!魏无忌,你也去死!”

“你还认得我?”魏无忌也看到了容瑾充血的双眼,那模样分明就是已经失去了神智。只得对旁边的容璋道:“义父,你先走。我拦不住他。”

“别伤了他。”容璋沉声道。

容瑾似乎对容璋的声音更加敏感一些,一听到他的声音立刻放弃了魏无忌转身扑了过去,“想杀清清,你去死吧。”

魏无忌吓得脸色一白,飞快的扑了过去总算敢在容瑾的刀到之前挡在了容璋的前面,修罗刀在他背心上划了一道口子。却不知道这样的血腥味更加刺激了容瑾,魏无忌一把推开容璋,回身继续拦住容瑾。

“清清…都去死……”房间里本就不算宽大,不过转眼间整个房间就被毁成了一片废墟,两人很快就移到了房外的院子里。只见容瑾状如疯魔,想要上前来帮忙的侍卫无一不是不出一合便倒在了他的刀下。不过幸好,只要人倒了他也不计较到底死没死,并不会在低头去补刀,而是继续去砍下一个人。

片刻间,院子里就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这样浓厚的血腥味也让容瑾本就充血的眼眸变得仿佛是染了血一般的血红色,看不到半点原本属于人应该有的情形。

“清清……”被这么多人挡住去路,容瑾感到烦躁极了,他只凭着本能提刀便砍。只要将所有的人都杀光了…就能找到清清了。

魏无忌眉梢微微一挑,再一次插入众人之间,拦下了想要想要离开的容瑾。容瑾这个时候全部理智,若是出去也遇到人就杀,明天的乐子就大了。

“快,派人去找顾流云过来!”一边拦下沐清漪,魏无忌一脸侧首向旁边的人吩咐道。连这种时候都还能记得沐清漪,应该总是会有些效果的吧?

容璋站在一个角落里,温雅的容颜阴沉发白。听了魏无忌的话,朝着旁边的人点了点头,旁边的侍卫连忙飞身而去。

沐清漪大半夜被人叫醒原本十分不悦,但是听到容瑾出事的消息却也下了一跳。但是她刚刚被人刺杀过,顾府里无论是谁也绝不会同意她一个人跟着个身份不明的人出去的。最后只得由夏修竹和无心陪同一起去。

等到一行人回到那座神秘的小院的时候,还未进门就闻到里面传出来的血腥味。夏修竹皱了皱眉将沐清漪挡在身后,“公子,千万小心。”

沐清漪沉默的点点头,心中隐隐已经猜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果然,一推开院门,一道冷厉的红芒就扑面而来。夏修竹轻哼一声,抬手一挥挡开了迎面而来的刀气,但是衣袖却依然被削去了一角。不过容瑾并没有关注他们,因为他正压着魏无忌使劲打。往日里风度翩翩,气度尊贵的魏公子此时却是一副前所未有的狼狈模样。

身上的一副上被划出了好几道破痕,有的地方已经流血了,所幸并不是致命伤。就连头发都有些凌乱,俊美的容颜上,下巴处也有一道乌青,看上去像是用拳头打得。

看到夏修竹,魏无忌顿时喜出望外,“夏兄,快来帮忙。”

夏修竹皱着眉看了看,他也看出了容瑾的模样不太正常。侧首看向旁边的沐清漪,沐清漪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动手吧,先制服他再说。”

夏修竹无声的点点头,凌空一跃,一掌拍向容瑾的后背。有了夏修竹的帮忙,魏无忌的压力顿时大减,飞身退到沐清漪身边想要喘口气。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沐清漪盯着院中打斗的两人,皱眉问道。魏无忌苦笑道:“我也想知道我们到底做了什么。”

就算义父所说的话刺激到了容瑾,这反映也未免太激烈了一些,还是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魏无忌皱眉沉思着。

“你还想看到什么时候?!”另一边,夏修竹的声音冷冷的传来,显然是对魏无忌说的。现在这院中人确实是不少,但是够资格跟容瑾动手的却只有夏修竹和魏无忌了。但是原本三个人武功都是半斤八两,夏修竹想要独自一个人制服容瑾根本就不可能,拼尽全力只会是两败俱伤或者一死一伤。所以,即使魏无忌已经受伤了,却也不得不继续。

两个同级别的绝顶高手联手,总算勉强将容瑾给制住了。

夏修竹皱了皱眉,侧首对旁边的沐清漪道:“坚持不了多久。”失去理智的容瑾力气变得奇大无比,最重要的是他好像根本感觉不到疲惫一般。按理说之前已经跟魏无忌打了那么久了就算没受伤应该也消耗了不少体力了,但是居然还是要两人联手也用了不少时间才勉强将人制服。

“滚!清清…清清…”被人压制住动弹不得,容瑾不由得更加暴躁起来。夏修竹和魏无忌却更加不敢松手,只能死死的压住容瑾,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这一次如果再让容瑾挣脱了,完全被激起暴戾血性的容瑾真的有可能会血洗京城了。

“瑾儿……”容璋脸色苍白,终于忍不住冲了出来。却不想容瑾竟然还记得他的声音,一听到他的声音立刻又爆发起来,“滚!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魏无忌无奈,之前被容瑾砍伤的手痛得他直皱眉,但是他却连动也不能动只能用双手紧紧地扣住容瑾的重穴让他无法动弹。

“容瑾。”沐清漪快步越过跟前的容璋,走到了容瑾跟前。

“容瑾,你听得见我说话么?”抬手轻轻拂过他颊边散乱的发丝,沐清漪柔声道。

“公子…”夏修竹微微皱眉,容瑾这个模样实在是有些危险,沐清漪手无缚鸡之力若是不小心伤到那真的是非死即伤。

沐清漪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叹了口气,从容瑾腰间的暗袋里找出她送的那块寒玉放到容瑾的手里。容瑾反射性的紧紧的抓在手中,冰凉的寒意让他的癫狂的动作顿了一下,血红的眼眸有些疑惑的望着眼前的人。

沐清漪朝夏修竹和魏无忌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先带容瑾离开这里。这满园的血腥气息只会让容瑾的情况变得更加糟糕。魏无忌看了一眼容璋,容璋垂眸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魏无忌将人带走。

魏无忌与夏修竹一人一边,挟持住容瑾转身进了身后的房间。这里自然不是三皇子的循王府,房间里自有密道可以让他们通往想去的地方。

“这位……”沐清漪望着跟前神色阴郁完全不同于上一次在街上见到的循王某样的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方才道:“今天的事情…豫王府改日再向阁下讨教,先行告辞。”

容璋冷冷的盯着沐清漪道:“你的胆子倒是不小。”

沐清漪不以为意,有了今晚的事情她自然也猜到了不少事情。只是现在容瑾的情况不明,她也无心计较这些,只是淡然一笑,拱手道:“告辞。”

无心挡在沐清漪跟前,戒备的看了一眼容璋才一手拉起沐清漪飞身掠出墙外。身后,容璋神色莫名的望着苍茫的夜空默然出神。

回到豫王府,容瑾果然已经被夏修竹和魏无忌给带回来了。静心苑平日里本就人少,有了天阙城护卫的守护更不用担心惊到什么人了。沐清漪推门进去,就看到容瑾被人用一条细细的链子捆着,那链子虽然不过手指粗细,容瑾却怎么也挣不断。捆绑的人显然是担心他磨伤了自己,还不忘在链子上缠了一圈厚厚的布。

看到容瑾被放在地上,沐清漪皱了皱眉。旁边的椅子里,魏无忌一身狼狈的外在里面连动都不想动一下,显然是累得不轻。看到沐清漪的神色,无奈的笑道:“不是我们想把他扔在地上,寻常的椅子和床可经不起他折腾。”旁边地上已经成为一堆木料的椅子就是证据。上好的檀木椅子人一放进去就立刻散架了。

魏无忌一边慢条斯理的为自己再一次裂开的手包扎,一边道:“这是极北之地挖掘出来的金石锻造的链子,以人的力量是绝对挣不断的。无论是寻常人还是盖世高手。而且这链子本身也带有寒意,应该能让他快一点清醒过来。”

“治标不治本,恐怕还要另想办法。不然只会越来越严重。”夏修竹肃然的看着沐清漪沉声道。无论是用寒玉清心宁神,还是用寒铁强行清醒,都是治标的法子。如果不解决容瑾本身的问题的话,早晚有一天他要癫狂致死。

“说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魏无忌皱眉道。这么多年,他竟然不知道容瑾又这个毛病。一直都只是听说容瑾的身体虚弱,但是真正身体虚弱的人是绝对不会有容瑾那样的武功的。同样的,真正身体虚弱的人,就算发狂也决不会有容瑾那么大的杀伤力。

沐清漪有些黯然的摇了摇头。

“唔……”地上,容瑾再一次开始挣扎起来。魏无忌皱眉道:“连点穴都没有用么?”

沐清漪叹了口气,对两人道:“你们去休息吧,我看着他就行了。”

夏修竹皱眉,不赞同的道:“不行,这太危险了。”

沐清漪笑道:“放心吧,我有分寸。何况,魏公子不是说了么,这个链子他挣不开的。”

“唔…清清……。”容瑾痛苦的呻吟着。此时他的脑海里一片混乱,更是只有漫天的血腥。心中有一股极为暴戾的感觉叫嚣着要他将眼前所有人都杀光。但是被寒铁链子束缚着,耳边又还传来一个极为熟悉的轻柔嗓音,又让他觉得十分舒服,仿佛就这样永远的睡过去都是一件十分愉快的事情一般。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闹得他的脑子都要炸开了一般,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呼唤一个名字,“清清…清清,疼……”

沐清漪连忙俯身在他身边跪坐下来,柔声道:“哪儿疼?”

“头…头疼…杀!我把他们都杀了…。清清……”沐清漪微凉的手指轻轻触碰到他的额头,轻柔的按压着,柔声道:“没事了,很快就不疼了。别怕……”

看着地上渐渐平静下来的人,魏无忌和夏修竹对视一眼,魏无忌叹了口气低声道:“走吧,应该没咱们什么事了。”夏修竹回头看了一眼跪坐在地上,搂着容瑾的头温柔的低声说话的白衣少年,无声的跟着魏无忌走了出去。

容瑾一醒来便闻到房间里淡淡的梅香,深吸了一口心情不由得愉悦起来。是清清调制的幽寒香。其实清清调制的幽寒香与当年梅妃留下的并不是完全一样的,至少容瑾就能清楚的分辨出这其中的差别,但是容瑾却觉得自己更喜欢清清的。

呃?动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人用什么铁链子捆着。即使是绝世高手被这样捆着一晚上动弹不得也绝对不会舒服的。浑身上下都酸痛不已,背后的地方更是火辣辣的痛。容瑾原本慵懒的眼神一凛,昨晚的一幕幕瞬间用上了心痛。依然有些充血的眼眸颜色渐渐的又开始加深。

一只微凉的手轻轻掩住了他的眼眸,“不要忽视乱想,容瑾,控制好你自己。”

“清清?”容瑾低声道。

“嗯。”手清清拿开,眼前出现的是沐清漪微带倦意的容颜。只是穿着一袭素色的衣衫,发丝半垂,眼底带着淡淡的暗青色,显然是一晚上都没有休息,“还有哪儿不舒服么?”

容瑾摇摇头,“清清…昨晚吓着你了?”依然带着淡红的眼眸露出一丝丝紧张。他记得所有的事情,昨晚发作的似乎也格外的厉害。其实在此之前清清根本没有真正见过他发作的时候的模样。上一次虽然也很吓人但是他提前将自己关进了石室锁了起来,破坏力自然是有限的。

沐清漪淡笑道:“我倒是没吓着,你却把别人给吓得不轻。魏公子他们现在还在外面等着呢。我去叫他进来将这链子解开。”

容瑾脸色微沉,“魏无忌……”

“昨晚多亏了魏公子,不然……”沐清漪轻声叹息道,“知道你不喜欢他,但是现在别发脾气。昨晚虽然没被你吓着,但是你一直这样下去也是不行的。知道么。”

自己的身体容瑾怎么会不知道?就是因为知道的越清楚他就越讨厌这些人!

但是容瑾从来都不是不知道分寸的人,他也不可能永远都不见魏无忌。只得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魏无忌便走了进来,昨晚的大都还是在他俊脸上留下了痕迹,下巴下面一大块暗青色的痕迹让他原本俊雅的容颜变得有几分好笑,手上还缠着纱布,笑眯眯的看着容瑾挑眉道:“哟?醒了?”

容瑾淡淡的看着他并不说话。魏无忌也不在意,上前来解去了容瑾身上的锁链。不想容瑾耿耿能动抬手就朝着魏无忌的脸上一拳打了过去。魏无忌惊呼一声连忙后退,幸好容瑾每次发作之后都有些浑身无力,这一拳才没有揍到魏无忌的脸上。魏无忌昨天在容瑾跟前吃了不小的亏,这会儿有些惊魂未定,“容瑾,有你这么忘恩负义的么?”

容瑾靠在沐清漪身上,挑衅的扬了扬眉:本公子就是忘恩负义,你怎样?

魏公子顿时气结。他能怎样?没好气的对沐清漪道:“对这么个混蛋这么好,你就不怕他哪天翻脸无情?”

沐清漪浅笑道:“不会,容瑾对我很好。”

容瑾听了这话,心情顿时大悦。靠着沐清漪的肩头蹭了蹭,满意的躺了回去。这一天一夜,真费力的其实是他,发作的时候自然没感觉,但是一旦醒过来就仿佛发作的时候的力大无比是将后面的时间的体力精力给提前抽掉了一般。

看着这两个人,魏无忌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闭目休息了一会儿,容瑾精神好些了睁开眼睛才看到沐清漪依然坐在床边看着他。清丽的眼眸里却带着淡淡的担忧和倦意。

“清清,上来休息一会儿。”容瑾往里面让了让,将另一半的位置让出来给她。沐清漪摇摇头道:“不用了,待会儿我回房休息便好。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容瑾摇摇头,除了浑身无力以外,他觉得舒服极了。拉着沐清漪的手握在手心里,容瑾半闭着眼睛问道:“他没有为难你吧?”

“他?”沐清漪一怔,很快便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循王容璋。浅笑道:“没有,怎么了?”

容瑾道:“以后不要跟他单独呆在一起,他要将你也要先告诉我一声。”沐清漪沉默的片刻,低声问道:“之前派刺客来杀我的人就是他么?”

虽然这在外人看来实在是一个不太好理解的事情,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看的话却也是最有可能的事情。

握着她的手微微一僵,沐清漪仿佛没有感觉到一般,含笑以另一只手覆上他握着自己的手的手背,柔声道:“不是跟踪魏无忌么,怎么打起来了?”之前每次发作之前容瑾都会将自己缩入石室,可见这个病发作至少还是有一个大概的周期和前兆的。但是这一次却突然在那里发作了,只怕是什么事情刺激了他。

容瑾睁开微红的眼眸望着她,沐清漪浅笑道:“还有什么不可以跟我说么?”

“……他说他才是我父王。”良久,容瑾方才开口,有些咬牙切齿的道。虽然他对宫里的那个老头子确实是十分讨厌,但是却也还没有再换一个爹的打算。

或者说,容瑾的年纪和经历早已经过了渴望有一个父亲疼爱自己的时候了。或许在他七八岁之前也曾经盼望过那个偶尔会悄悄到梅园祭奠的温文男子才是自己的父亲,但是那也只是七八岁之前的事情。现在容璋突然告诉他这件事,能够得到的只有容九公子的愤怒。

对此,沐清漪曾经私下也有过不少猜测。但是因为循王和西越帝对容瑾的态度太过诡异而一直迷惑不解。如果容瑾真的是容璋的儿子,那么容璋这二十年来的不闻不问要怎么解释,而西越帝如今对容瑾的宠溺又要怎么解释?但是如果容瑾是西越帝的儿子,容璋又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容瑾八岁之前又为什么会被扔在梅园无关过问?

“你相信他么?”沐清漪低头问道。

容瑾冷笑道:“相不相信有什么区别么?难道他敢跑到老头子跟前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这话?本王不需要什么父王还是父皇,他跟老头子都是一样的,清清不要相信他。”

沐清漪浅笑道:“我当然不会相信。”要知道,那位现在可还想要杀她呢。相信一个想要杀她的人,她又不是活腻味了。

容瑾捏着沐清漪细致秀美的玉手,皱眉道:“本公子可真讨厌他们。幸好清清不是身在皇家的,顾家很好。”所以,昨晚他说要杀掉容璋,虽然有神志不清的原因在里面,但是至少也有一半是真的。

沐清漪微笑着摸摸他的额头,笑道:“讨厌的话不理他们就是了。”顾家确实是很好,如果不是那场从天而降的灾难,身在顾家的顾云歌当拥有这世上所有女子最羡慕的一切。慈爱的祖父,儒雅的父亲,温柔的母亲,还有个聪明俊美的哥哥…。轻轻叹了口气,沐清漪笑道:“容瑾这样也很好。”

容瑾愉悦的笑了起来,半闭着眼睛低声轻喃道:“我才不要什么父亲呢,本公子没有父亲也长大了。老头子…嗯,老头子和他都不是好东西,本公子只要清清,只要清清跟我一起……”沐清漪听着他七拉八扯的说了一堆有的没有的东西,其中十句倒有六七句都是在说她的,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小,慢慢的沉睡了睡梦中。

沐清漪低头看着两人我在一起的手浅浅一笑。其实无论是多么聪明的女人,许多时候都是很傻的。所求的不过是一个完全将自己放在心中的男子罢了。容瑾是第一个如此对她的男子,沐清漪想起了自己曾经对容瑾说的话。

“如果我不能爱上你,今生必然也不会再爱别人。”

不能…怎么会不能呢?看着睡梦中的男子难得恬静的睡颜,沐清漪的心中突然变得一边柔软。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50.深夜探访 下一章:152.南宫雅来访
热门: 忏悔的手,微微颤抖 针锋对决 ABC谋杀案 直播穿越后我上了教科书[综武侠] 黑魔法师 快穿:男神他自带万人迷光环 暗黑系暧婚 传奇再现 我老婆是豪门太子爷 恶龙咆哮~嗷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