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对峙

上一章:148.魏无忌的相救 下一章:150.深夜探访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半晌,魏无忌才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淡淡道:“沐姑娘,华国一别…倒是没想到沐姑娘如今才当真是让世人惊叹啊。”

沐清漪微微蹙眉,心中却暗暗松了口气。既然双方都已经怀疑对方,说开了反而轻松自在一些。低眉淡淡一笑道:“让魏公子见笑了。”

魏无忌挑眉道:“只怕是在下让沐姑娘见笑了才是。”既然容瑾就是云隐,那么云隐知道的事情沐清漪自然也不会不知道了。只怕长久以来,他的许多作为在这两人眼中都只是一场好戏罢了。

沐清漪淡笑不语,并不否认。如今魏无忌固然是抓住了容瑾一个极大的把柄,但是魏无忌落在他们手里的把柄却也不少。

“魏公子见谅,既然说开了,清漪还是想问…魏公子今日的提醒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者说,魏公子身为天下首富,不在外面逍遥自在,却一意加入皇城里这些纷争之中,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沐清漪沉声问道。

魏无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沐姑娘…当真不怕我杀你灭口?”

沐清漪笑道:“魏公子若是要杀我灭口,又何必出手相救?”

“更何况…沐姑娘是我从京城里带出来的,若是出了什么事,我自然是脱不了干系。”魏无忌淡淡的将她没有说的话补齐。站起身来看着沐清漪叹了口气道:“沐姑娘只要相信在下与豫王殿下并非敌对便是了。”

沐清漪挑眉道:“魏公子觉得…这样能说服我么?”

他们这样的聪明人,很擅长说服别人,但是自己却从不擅长信任别人。所以,除非魏无忌能够拿出令她信服的证据,否则…就算魏无忌说出一朵花儿来,沐清漪也不会相信他。

魏无忌剑眉深锁,有些无奈的道:“我不能说。”

“为何?”沐清漪有些好奇的问道。

魏无忌只是苦笑,摇了摇头,走到一边背对着火堆负手而立,显然是放弃了说服沐清漪的打算。只是淡淡道:“今晚看来只能在这里待一晚了。明早便会有人来接应,天亮了回去也安全一些。沐姑娘将就着歇歇吧。”

沐清漪顺从的点头道:“多谢魏公子。”

靠着身后的山坡,就这温暖的火腿沐清漪渐渐放松了精神闭目养神。到底是从小娇养在闺中的妙龄少女,沐清漪的身体体力都不算好。今天这么多的事情又晕过去了一遭,醒过来之后还耗费精力跟魏无忌言语试探,这会儿早就疲惫不看了。靠着温暖的火堆,不一会儿就渐渐的沉入了梦想。

只希望…容瑾真如魏无忌所说的,不要闹出什么大事来才好……

有些幽冷的山坳里,一团篝火静静的燃烧着,不是燃烧出哔啵的轻响。火堆前的沉睡的白衣少年被俊俏的玉颜被红光找的红彤彤,虽然秀眉微蹙仿佛睡得不安稳一般,却再也没有了清醒的时候那样温润却有不掩精明的模样。看上去竟像是又小了几岁。

“沐…清漪…沐长明能生出如此厉害的女儿,想必九泉之下也足堪告慰了。”良久,魏无忌方才低声叹道,只是没想到沐家的女儿终究却还是跟顾家走的更近。不仅暗中接受了顾家遗留下来的产业,甚至连化名也都是用的顾家早夭的嫡次子的名字。

“什么人?出来。”望着沐清漪默然出神的魏无忌突然眼神一沉,抬手一道指风掠过瞬间点了沉睡中的沐清漪的穴,让她完全的昏睡了过去。

一个黑衣男子从暗处走了出来,沉声道:“魏公子。”来人正是之前带人追杀沐清漪和魏无忌的黑衣人首领。

魏无忌皱眉,沉声道:“还不死心?你觉得…你能在我跟前杀人么?”

黑衣人有些无奈的苦笑道:“魏公子,杀顾流云是主上的命令,属下不能违抗。求魏公子不要为难在下。”凭他跟魏无忌的熟悉程度,难道他疯了么没事干跑来找魏无忌的麻烦。但是做别人的奴才,哪里有自己决定做什么不做什么的份儿?

魏无忌皱眉道:“你回去,此事我会亲自去处理。顾流云不能死。”

“但是…。”

魏无忌厉声道:“顾流云是我带出来,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让我怎么跟豫王交代?别忘了豫王的脾气,他若是不管不顾的非要为顾流云报仇,谁都讨不了好!”淡淡的看了黑衣人一眼,魏无忌沉声道:“你先回去我府上带着。回头我亲自去处理此事,绝不会连累到你。”

黑衣人也知道,只要魏无忌不松口自己想要杀顾流云根本就只是妄想。将魏无忌亲自揽下了这件事的责任自然也松了口气。拱手道:“如此,属下告退。”黑衣人来得快,走得也十分干脆。片刻间便消失在暗夜中茫然无踪了。

魏无忌低头看着靠着山坡拢着自己的外衣,还无意识的想要往火堆跟前靠的白衣少年,重重的叹了口气。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顾流云都不能出事,虽然他对豫王了解的不多,但是对云隐了解的却不可谓不多。若是顾流云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魏无忌也不敢肯定容瑾到底会干些什么事情出来。

城外一片宁静,但是此时的京城里的某些地方去几乎闹翻了天。魏府里,原本早该沉寂下来的大厅里却是灯火通明,富丽堂皇的大厅里跪满了人。这其中也包括魏家如今的未来女主人千凌。

千凌有些狼狈的跪在地上,虽然有柔软的毡毯铺在地上,但是突然被人从床上抓起来扔到大厅,身上单薄的衣裳还是让她感到一阵阵刺骨的寒意从膝盖涌现全身。

千凌泪眼朦胧的望着座上的俊美男子,咬牙道:“豫王殿下,就算你是皇子也不能如此胡作非为!这里是魏家,不是你豫王府。”

座上,一身黑衣的容瑾此时眼中却是一片暴戾和阴鸷,隐约流动着猩红的光芒。俯身居高临下的望着千凌道:“告诉本王,魏无忌去哪儿了?”

千凌一怔,有些茫然的道:“无忌还没有回来。你若是有事要找无忌,怎敢……”

容瑾不耐烦的打断她,“谁有功夫找魏无忌?本王只想知道,他把本王的子清弄到哪儿去了!”

“子清?”千凌不解。她这两天染了风寒根本就没有出门,突然被容瑾派人抓到前厅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子清……”

千凌身后,魏府的管事战战兢兢的道:“豫王殿下容禀,咱们公子今天上午出门之后,还没有回来过啊。”豫王喜怒无常的名声他们可是听过的,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得小心翼翼的只求不要触怒了豫王。

门外,无情匆匆走了进来,容瑾盯着他问道:“还是没有子清的消息?”

无情低头,沉声道:“顾公子跟着魏公子出城之后,就没有人再看到他们进城国。城外的人依然还在四处打探。”

容瑾站起身来,沉声道:“本王亲自出城去找。”

无情连忙道:“王爷,现在城门已经关了……”容瑾冷笑一声,已经快步离开了大厅往外走去,“愚蠢!关了不会再开么?”

无情默然,问题是自古以来除了紧急战报以外,从来就没有晚上开城门的先例。看着容瑾匆匆离去的背影,在看看大厅里跪了一地的人,犹豫了一下道:“步公子,这里就劳烦你了。”

步玉堂无奈的耸耸肩,表示让他随意。

“步公子,这些人该怎么办?”身边有人小心的请示。步玉堂没好气的道:“还能怎么办?找个地方先关起来再说!”

“这…是不是不太好,这些人里有魏公子的家眷。”

“家眷?若是顾大人平安回来还好,若是顾大人出了什么事,这些人能不能活着还是一回事呢。”步玉堂挥挥手示意手下的人去办事。越过哭哭啼啼的千凌走出门外,抬头望着当空清冷的婉约,步玉堂叹了口气低声轻喃道:“顾公子,你可千万要平安无事才好。”

豫王要出城,即使是深更半夜也没有人能够阻止。原本容瑾要出城自然是不用这么麻烦的,毕竟云隐公子轻功卓绝就算直接越墙而过也不会有人发现的。但是容瑾既然要找人,自然不能一个人出去,而带着一群人在晚上想要通过城门却是万万不能。

“豫王殿下……”守城门的守卫哭丧着脸,“求豫王殿下不要为难小的了,这城门不能开啊。”这个时候他不开城门固然是得罪豫王殿下,但是如果开了城门,只怕明天早上他全家都要人头搬家。

容瑾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盯着城门口的守卫,冷声道:“这么说…是不开了?”

“是不能开啊。”守卫苦口婆心的劝着。若是能开他一个小小的侍卫和豫王殿下为难做什么?又不是活腻了。

容瑾轻哼一声,倒是难得的没有为难他。直接亮出一块金牌,沉声道:“现在能开了吧?”

容瑾手中是一块九爪盘龙的金牌。金牌上明晃晃的刻着如朕亲临字样,这是陛下的随身金牌,别说是城门了就是宫门也能够叩开了。这原本是西越帝担心容瑾随时进宫不方便才给他的。却没想到容瑾拿到之后从没有主动进过宫一次就算了,第一次还是用在了这个地方。

守卫连忙下令开门。城门一开,容瑾便如一道风一般的直接卷了出去。

刚刚出城不久,就遇到了早就已经出城找人的夏修竹和无心。看到容瑾策马而来,无心更是一脸的羞愧。虽然是小姐吩咐他去做别的事情的,但是身为随身暗卫弄丢了主子却是天大的失误。

“王爷。”夏修竹剑眉微皱,脸色也有些凝重。

往夏修竹身后望了一眼,没有看到想要见到的人,容瑾眼神微黯,沉声道:“夏兄,可有什么线索?”

夏修竹沉声道:“应该是和魏无忌一起遇到了人攻击,不过顾公子和魏无忌应该逃走了。一路上我们也抓到了两个行踪诡异的人,但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来,自尽了。”

闻言,容瑾心中倒是微微松了口气。如果是跟魏无忌在一起,以魏无忌的武功只要他不对清清不利,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的。至于抓住的那些人…“自尽了?京城里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号神秘势力了?”一被抓住立刻自尽,这是死士的做法。但是,谁又那么大的势力又跟清清有这样的仇,会怕死士来追杀他?

近乎直觉的,容瑾觉得这些人即使冲着清清来的,而不是当时也跟清清在一起的魏无忌。

“想范围在扩大一些,往周边找,无论如何也要尽快找到子清。”容瑾沉声道。以魏无忌的脚程,如果真是他带走了清清绝对不会在京城附近提留。容瑾闭了闭眼,习惯性的伸手握住了腰间的寒玉。一阵清凉的感觉顿时沁入手心,让他无比烦躁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一些。容瑾想了想,一拉缰绳往另一个方向而去,“夏兄,你带人往另一边去找。”

山坳里,魏无忌盘膝坐在火堆边闭目养神。一阵马蹄声从远处渐渐的传来,魏无忌蓦地睁开了眼睛,侧头倾听了片刻,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笑意。

很快,马蹄声便朝着这个方向奔来。魏无忌起身走到沐清漪跟前,低头看着偏着头沉睡的少年,微笑道:“倒是睡得不错。容瑾对你倒是真的上心了,能找到这里来…只怕找了一晚上吧?”

容瑾策马驰入山谷,看到的便是沐清漪披着魏无忌的外衣昏睡在火堆边。魏无忌正面带笑容低头轻抚她沉静的容颜的画面。

“魏无忌!”容瑾咬牙切齿。

魏无忌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回头对着容瑾微微一笑,淡声道:“云、隐。”

容瑾眼神一闪,毫不犹豫的从马背上一跃而去,一道红光飞快的劈向了站在沐清漪身边的魏无忌。魏无忌朗声一笑,飞快的跃开。一柄乌金色的折扇飞快的出现在他手中,折扇一展,宽大的扇面横扫向容瑾。

容瑾的修罗刀固然不是凡品,但是魏无忌的折扇也不是文人用来附庸风雅的道具。即使与修罗刀相撞也完全没有丝毫的损伤,甚至隐隐有金铁相击的声响。而两人使得都是短兵器,短兵相接自然是招招凶险无比。

魏无忌跟容瑾交手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天下极大高手除了这段日子经常跟容瑾切磋的夏修竹以外,只怕就属这两人交手的次数最多了。但是魏无忌从来没有见过容瑾如此杀气腾腾的打发,可见这一次是当真惹怒他了。容瑾对沐清漪的重视确实是早已经超过了寻常的朋友,主仆,甚至是情人。也难怪那个人要杀沐清漪了。

“云隐,你现在杀不了我,何必如此动怒?”即使在打斗中,魏无忌也还有闲暇开口劝道。

容瑾眼中却满是嗜血的光芒,“杀不了呢?你试试看?”

又一次兵器相交,魏无忌握着折扇的手也不由微微一怔。心中暗暗叹息,云隐还没满二十岁,这样的武功天赋…若是再过两年他只怕真的要小心一点了。

另一边的火堆旁,打斗的声音让原本沉睡的沐清漪皱了皱眉,慢慢睁开了一眼。对着眼前荒芜幽暗的山谷和跟前的火堆,一时间还有几分茫然。看着天边已经寥落的星光,这一夜竟然睡得这么沉?沐清漪知道这绝不是自己自然入睡的,想必是魏无忌点了自己的穴道。即使在家里,她也无法睡得这么沉,何况是面对一个根本不能信任的外人?

“云隐,你玩真的?!”不远处,传来魏无忌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说呢?”容瑾冷笑道。

“容瑾?”抬头望去,果然看到不远处两个人影正在纠缠着。虽然天色黯淡,但是某人的身影却是即便不细看也能认出来的。

黑暗中的人似乎顿了一下,下一个容瑾便出现在了火堆边上。身上将沐清漪拉了起来,“清清,有没有受伤?”

沐清漪摇摇头,“你怎么来了?”

容瑾道:“自然是来找你的。”皱着眉看了看她身上披着的衣裳,容瑾一把拉下来随手扔到地上然后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衣给沐清漪披上,“真的没有受伤?”

沐清漪摇摇头道:“没有,是魏公子救了我。”许多事情自然不能当着魏无忌的面说,沐清漪便知挑了最平和的话题来将。

容瑾冷哼一声道:“若不是他带你出城,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本王还要怀疑他是不是跟刺客一伙的呢。”

沐清漪无奈,还真让容瑾猜着了,魏无忌就算跟刺客不是一伙的也绝对是认识的。只是此时若是再说这件事,只怕两个人还要再打一场,还是晚点再说吧。

魏无忌摇着折扇漫步从不远处走了过来,看着自己被扔在地上还疑是被人踩了两脚的外衣苦笑着摇了摇头。

“豫王殿下,现在你看到了顾公子没事。不知道在下府里可还安好?”魏无忌也算是了解眼前的人了,沐清漪被他带出京城不见了,容瑾若是不到魏家找人那才怪了。

容瑾有些怪异的看了魏无忌一样,“你府里怎么样了,本王怎么会知道?清清,冷不冷,坐下歇一会儿,天亮了咱们再回城。”

沐清漪顺从的点点头,重新在火堆边上坐了下来。又拉着容瑾一起坐下,轻声问道:“你一晚上没休息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见清清对自己如此温柔疼惜,原本看到魏无忌的怒火也渐渐消失了。容瑾不客气的偏过头枕在她的腿上,点头道:“本王困了,睡一会儿。”

沐清漪抬手轻轻拂开他垂在脸上的发丝,轻声道:“睡吧。”连魏无忌都没有发现,但是沐清漪却看得清楚。一晚上下来,容瑾的神经已经绷得紧紧的了。若是再折腾下来,只怕下一次发病的时候又要提早到来了。

抬手轻柔的在他头上的穴位上轻轻按压着,容瑾原本还有些僵硬的神色在火光下也渐渐变得柔和起来。开始还不紧不慢的跟沐清漪说几句话,慢慢的却似乎当真睡着了。

“豫王很信任你。”看着脸上的神色和缓,俊美的容颜宁静乖巧的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白日里那个张扬桀骜的豫王的人,魏无忌神色有些复杂的望着沐清漪淡淡道。

沐清漪含笑看着魏无忌道:“每个人都有信任的人,魏公子自然是一样的。”

魏无忌摇摇头道:“不一样。”至少,他绝对不会在任何人面前如此的毫无防备,将自己的所有弱点都毫无掩饰的展示在一个人的面前。魏无忌相信,在遇到沐清漪之前,容瑾必定也跟他是一样的。

头上的穴位是人体之重穴,身为绝顶高手的他们早就已经养成了习惯,即使是在自己信任的人面前也绝对不会将这样的地方毫无保留的交给任何一个人的。而沐清漪对容瑾来说,显然已经不仅仅是信任而已了。容瑾俨然是能够将自己的性命交给眼前的女子了。只是不知道这样对容瑾来说,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祸事。

说话间,夏修竹提着宝剑慢慢出现在了不远处。显然是循着容瑾的踪迹跟上来的。但是看到火堆前的三个人却并没有再上前,只是沉默的站在不远处伫立着。甚至,沐清漪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

沐清漪不能察觉,却不代表魏无忌也不能。魏无忌警惕的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黑暗中站着的人,虽然没有感觉到什么敌意,但是这人明显也不是自己的人。那么就只能是……

看了一眼靠着沐清漪睡得惬意的微微掀起唇角的某人,黑暗中的那个人武功修为分明不在自己之下,容瑾手底下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位高手?或者应该说…这世上什么时候还出现了这样一个无名的高手?

魏无忌神色凝重之时,原本闭着眼的容瑾慢慢睁开了眼睛,淡淡的扫了一眼魏无忌之后又重新合上了。只是唇边的笑意显得更加愉悦和放松起来。

等到容瑾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凉了。容瑾坐起身来笑眯眯的看着对面脸色有些不渝的魏无忌,“魏公子心情不好么?”

显然,躲在暗中的夏修竹给了魏无忌不小的压力。即使是魏无忌在同时面对两个武功跟自己差不多的高手的时候,也不得不为自己的性命小小的担忧一下。

魏无忌淡淡笑道:“豫王殿下不准备回去上朝么?”

容瑾挑眉,“上朝?不上又怎样?”即使已经开始参与朝中事务,对于上朝这件事容瑾表现的也并不太热衷。并不是每天都有重要的事情的,大多数时候还是一群无聊的官员互相东拉西扯。

魏无忌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不远处,夏修竹沉默的拎着两支刚刚打来的野兔走了过来。这里距离京城足足有三四十里,即使是骑马回去吃早膳也太晚了。

魏无忌这才看清楚昨晚困扰了自己小半夜的人的模样。身长玉立,身形并不壮硕但是浑身上下却都俨然散发着武者而且是强者的气息。习武之人,很难有人能够如魏无忌和容瑾这样将身上的气息完全掩盖住。特别是当夏修竹可以释放出杀气却不现身的时候,对魏无忌的困扰不可谓不大。

“修竹,你也来了?”沐清漪惊讶道,她完全不知道夏修竹的存在,自然也不知道魏无忌为什么自从容瑾睡着了之后神色就越来越难看。

夏修竹沉默的点点头,“公子可有受伤?”

沐清漪笑道:“我没事,辛苦修竹了。”

夏修竹点点头,熟练的将已经处理好的猎物架在火上烤。然后才取出几个红彤彤的果子抛过去,却被容瑾凌空接住了。容瑾拿在手里看了看,挑眉道:“从城里带出来的,还是夏兄细心,本王倒是忘了,清清吃。”这个时节山里无论是要找猎物还是要找野果都不容易。这新鲜红润的果子自然是从京城里带出来的。

沐清漪也不拒绝,大早上以她的胃口也吃不了油腻腻的野兔,而她现在也确实是有点饿了。

看着这两人一个小口的吃着果子,一个仔细的捧着果子等到她吃完了立刻又送上另一个的模样,魏无忌摸摸鼻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旁边的夏修竹笑道:“这位公子是?”

“夏修竹。”面具下,夏修竹声音平稳的道。

没有听说过。魏无忌挑眉,这样的武功修为绝不应该是默默无闻之辈。魏无忌的目光落在了他脸上的面具上,戴着面具就是为了不让别人认出来,就如同当初的云隐公子。那么,这个夏修竹必定也是一个有些名气不想让人认出来的人物。

魏无忌第一时间有些怀疑他是莫问情,两人的身形倒是都差不多。只是莫问情远比眼前的夏修竹要冷漠的多,而已莫问情的骄傲只怕也绝不会如此掩人耳目。灵以外就是,眼前这个夏修竹的武功显然还比莫问情高出了一线。

“原来是夏兄,不知夏兄……”

夏修竹直接的道:“魏公子不必如此多礼,在下只是顾公子的侍卫而已。”

魏无忌挑眉,自然是不信的。这样的绝顶高手只是顾流云的侍卫,任谁都不行。但是夏修竹显然也没有非要他相信的意思。慢条斯理的翻动着手中的野兔,淡淡的肉香从火堆上飘起。

“修竹,魏公子可是一代高手。他其实是想要跟你切磋一番。”旁边,容瑾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笑道。

夏修竹顿了一下,才抬头看向魏无忌道:“能跟魏公子切磋,是在下之幸。”能让容瑾评价为高手的想必就是真正的高手了。夏修竹晚来了一步并没有看到昨晚魏无忌和容瑾动手,但是天亮了之后却看到了两人过招时在地上和四周留下的痕迹。既然据说体弱多病的容瑾能够使绝顶高手,外人传闻的文弱商人的魏无忌自然也可以是绝顶高手。对此,夏修竹并不感到震惊。

魏无忌却有些犹豫,跟夏修竹过招自然有机会了解到他的武功甚至是他的来历。但是这会儿容瑾在一侧虎视眈眈他却无法放心动手,只得淡笑道:“以后若有机会,一定跟夏兄讨教几招。”

夏修竹也不在意,将手中烤好的野味以匕首分割开来,非给容瑾和魏无忌。魏无忌也不客气,道了声谢便接过来吃了。

四人吃了一顿野味早餐,东边的朝阳已经渐渐升了起来。魏无忌看看天色不早了,才起身道:“天色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城了。”有容瑾和这个夏修竹在自然也没有人能够再伤害到沐清漪,魏无忌觉得自己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便打算先行告辞。

“说的是。”容瑾漫不经心的点点头,也牵着沐清漪的手站了起来。盯着魏无忌淡淡道:“只是,在回京之前…还有一件事情需要解决一下。”

魏无忌心中一凛,警惕的道:“豫王请说。”

容瑾冷声道:“昨天刺杀清清的刺客,跟你是什么关系?”

魏无忌一怔,看了一眼站在容瑾身边的沐清漪也知道这事瞒不住。无奈的摇摇头道:“那些人…。我确实知道是什么人,但是,却不能告诉你。怎么?难道豫王殿下还打算恩将仇报不成?”

容瑾冷笑一声,“恩将仇报?难道不是你将清清引出皇城,那些刺客才来追杀她的么?”

魏无忌耸耸肩道:“所以我救了顾公子,也没有要豫王殿下报恩啊。至于那些刺客的消息…本公子应该没有义务提供给你吧。”

容瑾凌厉的凤眼有些危险的眯起,“那么…本王就只能将你当成给那些刺客一伙儿的了。”话音未落,原本气氛还算平和的山谷里立刻有紧绷了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48.魏无忌的相救 下一章:150.深夜探访
热门: 严禁崩人设[无限]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 斗破之我叫纳兰叶 穿成炮灰白月光后[穿书] 濒死之眼 尊严:池袋西口公园10 开局一条小渔船 绝世大明星 大唐总校长[穿书] 他会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