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魏无忌的相救

上一章:147.宝剑赠名将 下一章:149.对峙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转眼间便到了慕容煜和平湖郡主大婚的日子,才刚刚二月初依然有些春寒料峭之意。京城里的顺宁郡王府却一片热闹欢腾。其实这整整一个冬天,顺宁郡王府都不算沉寂。如今整个京城谁不知道顺宁郡王府有数位医术高明胜于宫中的太医的大夫,其中更有这江湖上号称素手观音的灵枢姑娘。冬天也是这些京城里的权贵们最容易患病的季节,所以顺宁郡王府倒是一直宾客盈门。只是到底有多少人领情就是未知之数了。

“顾大人。”沐清漪刚刚踏入顺宁郡王府就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声在身后响起,俊美的容颜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转过身来面对来人的时候却有已经是笑容春风,淡然温和,“南宫大人。”

南宫翼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挑眉道:“顾大人跟二弟也不过是数面之缘,却能有通财之义,而在下与顾大人相交也不必二弟少,顾大人对在下有意见不成?”

沐清漪无奈,心中暗叹还真是让容瑾那张乌鸦嘴给说中了。自从南宫羽前往边关之后,沐清漪突然发现自己经常见到南宫翼了。有时候是公事有时候是私事,有时候完全没事也可以巧遇。渐渐地有些熟悉了之后,南宫翼果然透露出一丝想要联姻的意思,只是还没有直说沐清漪反倒是不好直言拒绝了。于是,每次看到南宫翼沐清漪便都要忍不住头痛起来。

南宫翼此人倒是没有什么让人诟病的毛病。但是身在官场太久的人总是不如南宫羽那样的相交起来舒服。何况两人还分属不同的阵营,能跟他诚心相交才是怪事。

“南宫大人不是也称呼在下顾大人么?”沐清漪淡笑道。

南宫翼一愣,可不是么?顾流云固然一直对他不冷不淡的,但是他也未见的真心对顾流云有多亲近。如果顾流云当真跟他亲密无间了他才要怀疑呢。看着眼前的俊秀少年,南宫翼不由得苦笑。这少年年纪小小的却当真是目光如炬。如果不论别的什么打算,单从顾流云这个人来说,也确实是一个配得上自家小妹的上佳人选。

看着南宫翼愣住,沐清漪淡笑道:“南宫大人,咱们还是别堵在门口了。仔细一会儿顺宁郡王把咱们轰出去。”

两个人虽然身份对不算高,但是却十分的敏感。就在这门口站了这么一会儿就已经有不少目光落到了两人身上。如今京城的权贵们找已经默认了顾流云是豫王的人,而南宫家自然毫无疑问是庄王的人。如今顾流云和南宫翼交好,岂不是代表着豫王有意和庄王交好?如此一来,庄王有势有名有功,而豫王有宠于陛下,若是这两人联手,别的皇子还有什么希望?

一时间,看向两人的目光都有些复杂起来。

南宫翼扬了扬眉,含笑看向沐清漪。他在这里跟他搭话,原本就存着这样的意思,也算是一种试探罢了,自然也不怕被人看。只是这些日子豫王府态度似乎有些暧昧,让南宫翼有些拿不定主意豫王到底是接下了他们抛过去的橄榄枝,还是单纯的只是懒得理会这些事情。

沐清漪叹息,摸摸鼻子笑道:“南宫大人不怕被人看,流云却是有些不胜瞩目。”

南宫翼笑道:“既如此,咱们进去说话。不过…顾大人俊秀风雅天下皆知,居然还怕人看,当真是让在下感到十分意外。”

对视南宫翼调笑的话,沐清漪也只得无奈的苦笑了。

这是沐清漪第二次来顺宁郡王府了,但是这一次却更上一次和容瑾一起前来,被大多数人当成是豫王的附庸不同,不少品级相当的官员都纷纷上前来打招呼。顾流云虽然上任奉天府尹才不过一个月,但是一个十几岁从未有过任何经验的少年,却能在骤然接下奉天府尹的职位之后将刚刚过去的雪灾后续以及整个奉天府衙门的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条。甚至比那位已经在奉天府尹的位置上已经待了两三年的前任府尹还要条理分明,就不能不让人惊讶了。

何况这短短的一个月功夫,西越帝已经当着朝臣的面称赞过顾流云两次了。无论西越帝对她有什么想法,至少西越帝明显对顾流云的办事能力是十分赞赏的。

在朝臣们眼中,这位年少的顾大人简直就是前途无量的明日之星啊。如果不是顾忌着和豫王的一些传闻,这些人只怕早就前赴后继的想要将自己的女儿孙女侄女妹妹嫁给他了。

“看来顾大人果真是十分的受欢迎啊。”看着沐清漪从容的应付完上前来打招呼的众人,南宫翼笑道。

沐清漪低眉浅笑道:“南宫大人笑话了。”

看着眼前的少年一副不温不火却油泼不进的模样,南宫翼也只得无奈的叹气了。这顺宁郡王府显然也不是个适合谈私事的地方。两人只得随意的找了个位置坐了,一边不咸不淡的闲聊着一边听旁边的宾客们闲聊。

慕容煜虽然有郡王之位,但是在京城这些权贵们眼中却还算不得什么。所以皇子和真正的权贵们大多数都去了秦王府道贺,而沐清漪却没有跟着容瑾一起去豫王府,反而一个人晃悠悠的来了顺宁王府。但是碰到南宫翼却绝对是个意外。

“南宫大人怎么会来这里?”以南宫家和皇家的关系,无论如何南宫翼都应该去秦王府道贺才对。

南宫翼依靠着椅子,笑道:“母亲带着拙荆去给秦王和平湖郡主道贺了,在下就来顺宁王府凑个热闹。能够碰到顾大人,可见是有缘。倒是顾大人…”南宫翼挑眉笑道:“顾大人怎么会来顺宁王府。”

沐清漪也不扯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笑眯眯道:“说起来,在下和顺宁郡王也算是有些渊源。自然是来道贺了。”

南宫翼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如今天下谁不知道顾家当年败落全是因为慕容煜的陷害,而慕容煜如今的倒霉境遇大概也跟眼前的少年脱不了关系。倒当真是渊源颇深。不知道的只怕还以为顾流云是来砸场子的。

对上南宫翼怀疑的目光,沐清漪真诚的道:“我真的是来道贺的。”

南宫翼含笑不语,指了指门口道:“看来跟顾大人一样来道贺的人还当真不少。”

门口,一袭紫衣的魏无忌走了进来。只是难得的身边竟然没有带着千凌,沐清漪犹豫了一下,有些好奇魏无忌该不会是让千凌单独去秦王府道贺去了。不是沐清漪看不上千凌,而是千凌的模样真的不像是能够独当一面的。

“顾公子,南宫大人。”魏无忌也不犹豫,在门口顿了一下便直接走到了沐清漪和南宫翼跟前。比起沐清漪的浑不在意,南宫翼显然对魏无忌的身份颇为重视。毕竟魏公子富甲天下也不是说这玩儿的,而无论是挣储位还是争皇位素来都是个十分烧钱的事情。

“魏公子,幸会。”南宫翼眼神闪了闪,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坐在旁边淡定的喝茶的沐清漪,暗暗在型号中猜测魏无忌这到底是来找谁的。

魏无忌却并不在意南宫翼探索的眼神,含笑看向沐清漪道:“顾公子荣任奉天府尹,在下还没有道贺。”

沐清漪淡笑道:“魏公子客气了,魏公子富甲天下,岂会将一个小小的府尹看在眼里?这么说…实在是让在下有些受宠若惊啊。”

“顾公子过谦了,以顾公子的年纪执掌京畿之地,在下敢说不管是往上数一百年还是往下数一百年,只怕都不会有公子这般惊采绝艳的人物。”

沐清漪笑容微僵,“魏公子谬赞了。”好听的话人人都爱听,但是如果夸得太过了却也有些让人觉得吃不消。纵然顾流云真的是惊采绝艳的前后五百年都难得一见的天才,现在才刚刚一个月也没做出什么大事却也当不得魏无忌如此夸奖。若是换了一个人只怕就要当成魏无忌是在嘲讽了。

沐清漪却知道,魏无忌绝不是这样无聊的人。

抬头望了一眼魏无忌,沐清漪淡笑道:“魏公子不如坐下说话?”

魏无忌自然也不客气,笑道:“如此打扰两位了。”

南宫翼笑道:“怎么会?寻常时候想要找魏公子说话也未必有这个机会呢。”

“南宫大人说笑了。”魏无忌笑道。

南宫翼看看魏无忌再看看沐清漪,便不再开口说话了。他本身也是个极为聪明的人,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眼前魏无忌显然是专程来找顾流云的,自己若是在强要插在中间套近乎,未免显得太不识趣了。

停了片刻,南宫翼便十分识趣的寻了个借口告辞了。

“婚宴还颇有些时候,顾公子不如咱们出去走走?”魏无忌看着沐清漪笑道。

沐清漪了然,魏无忌想必是当真有事情找自己,也不拒绝含笑道:“魏公子请。”

两人直接出了安顺王府往外面走去,沐清漪也不在意只是跟着魏无忌往前走。直到发现魏无忌带着她往城外走去才停了下来。魏无忌回头,有些好笑的看着沐清漪道:“怎么了?顾公子是怕在下对公子不利不成?”

沐清漪摇摇头道:“不,在下只是有些不解,魏公子有什么话不能再城里说,非要出城来?”

魏无忌沉默了片刻,淡淡道:“其实在下也是受人之托。在下知道…顾公子似乎对西越皇城里的一些旧事非常有兴趣?”

沐清漪心中一跳,脑海里飞快的闪过几个人来,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笑道:“不知道魏公子指的是什么?”

魏无忌默然的看着沐清漪,良久才沉声道:“二十年前,梅妃。”

沐清漪沉默了片刻,终于抬起头来道:“魏公子请。”

魏无忌淡淡一笑,打量着沐清漪笑道:“顾公子对豫王…倒是真的不错。”沐清漪笑道:“豫王对在下有知遇之恩。”魏无忌不置可否,只是转身继续往城外走去。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京城外不远处的一个小河边,四周一望无际的茫茫原野,还未生出新芽的草地显得有几分荒凉和萧瑟。

魏无忌笑道:“顾公子可知道,在下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一个地方说话?”

沐清漪看了看四周,淡然道:“四野开阔,光天化日之下,也能杜绝隔墙有耳,确实是个好地方。”

魏无忌满意的笑道:“顾公子果然是个聪明人,那么…顾公子应该也知道,在下问什么要找你了?”沐清漪侧首打量着魏无忌道:“其实…在下更想知道,魏公子是以什么身份来找顾流云的。于情于理,二十年前的事情,与魏公子都没有丝毫的关系不是么?魏公子一介商人,富甲天下,又何必让自己卷入这些纷繁的俗世之中?”

魏无忌神色微变,神色有些复杂的打量着眼前仿佛还不到自己下巴的白衣少年。良久才终于叹了口气道:“顾公子…委实是太聪明了一些。顾家的人都这么聪明么?”若是如此,也就不难理解华皇想要灭掉顾家的心思了。有这么聪明的臣子,这世上只怕没有几个君主能够安眠。

沐清漪淡笑不语,神色平静自若的望着眼前的紫衣男子。魏无忌叹了口气,沉声道:“不管顾公子信不信,当年梅妃娘娘对在下有恩。还请顾公子劝一劝豫王,不要再搀和京城里的事情了,也不要再查从前的事了。”

“魏公子说这话…让在下如何能信?”沐清漪淡淡道。魏无忌如今也不过才二十七八岁,梅妃过世的时候魏无忌还不到十岁。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记着梅妃的恩情,二十年后才来报答?也不是说不过去,但是…二十年前的事情,魏无忌又是怎么知道的?!

魏无忌叹了口气,笑容有些发苦,“我没有证据让顾公子相信。”

“既然如此,魏公子今天岂不是多此一举?”沐清漪挑眉道。

魏无忌摇头,“顾公子是聪明人,在下只说该说的,该怎么做想必顾公子只有判断。”

沐清漪凝眉沉吟了片刻,问道:“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似乎很简单,但是其中却又有许多无法解释的地方。比如梅妃的突然去世,不如容瑾一出生就被丢在梅园不闻不问,比如容瑾从小打到遇到的危险,再比如…魏无忌到底是谁。

即使魏无忌不说,只凭他说话的口吻沐清漪便能够判断出,魏无忌绝对不是一个无关轻重的局外人。来历神秘的天下第一首富魏公子…到底是什么人?沐清漪敏锐的察觉这必定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秘密。甚至只要揭开了这个秘密,很多她和容瑾在心中疑惑的事情都能够迎刃而解。

魏无忌摇了摇头,淡笑道:“抱歉,在下不能…小心!”魏无忌脸色突然一变,一把推开了自己对面的沐清漪。

“嗖”的一声劲风袭来,一支在淡淡的冬日下闪烁着碧绿光芒的暗器从两人之间划过。

一瞬间,魏无忌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起来。一把拉起沐清漪道:“快走!”沐清漪自然也看到了,暗器飞来的方向一群黑衣人飞快的围了过来。沐清漪心中一沉,她觉得京城里不会有什么危险,将夏修竹和无心都留在了府里处理事情,今天只怕是有些麻烦了。

魏无忌也不多话,直接拉着沐清漪便往另一个方向奔去。若是魏无忌一个人,沐清漪相信是不用这么麻烦的。毕竟,魏公子武功盖世,直接将这些黑衣人杀了灭口想必也是不难的。但是如今她在这里,除非魏无忌打算连她一起灭口,否则的话也就只能继续假装不会武功了。

两人奔出了半里路便被黑衣人追了上来,“魏公子,咱们不想跟你为难,留下这个小白脸就行了。”

魏无忌脸色却是前所未有的难看,甚至带着一丝阴冷的怒气,沉声道:“既然知道本公子是谁,还敢在我面前劫人?”

为首的黑衣人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坚持道:“咱们也是听命行事,还请魏公子不要为难我们。”

“我就是为难你们,又如何?”魏无忌沉声道。

“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说罢,为首的黑衣人一挥手,周围的众人便朝着沐清漪的方向冲了过来。这些人显然是不想伤害魏无忌,招招都朝着沐清漪的招呼过去。但是有魏无忌护着,即使不显露武功,一时半刻这些人也是伤不她的。

但是沐清漪也知道,这样下去是绝对不行的。沐清漪苦笑一声,道:“魏公子,你还是自己走吧。”魏无忌淡然道:“不成,我既然带你出来了就得将你带回去,不然豫王还不拆了我魏家?”

黑衣人也发现这样僵持下去根本就无济于事,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眸微沉,高声道:“魏公子,你若是再不退,别怪我等无礼了。”

魏无忌默然不语,只是拉着沐清漪巧妙的避开来到跟前的刀剑。

“射!”黑衣人一挥手,一群握着弓箭的弓箭手飞快的出现在不远处,所有的箭尖都对准了他们的方向。

煞那间,魏无忌的眼神突然充满了煞气。冷笑一声道:“你们是打算连我一起杀?”

黑衣人犹豫了一下,沉声道:“主上有命,不惜一切代价杀了顾流云!”

魏无忌沉吟了一下,漠然道:“既然如此…你们都去死吧。”

“小心?!放箭!”黑衣人显然也是知道魏无忌的底细的,魏无忌刚刚一动便厉声吼道。

魏无忌一把抓住沐清漪,宽大的袍袖一卷射到跟前的箭雨立刻便卷翻了过来然后被送了回去。一瞬间,对面的黑衣人便有几个倒地。

魏无忌足下一点,带着沐清漪飞快的往另一边的山道掠了过去,“追!魏公子,你当真要跟主上作对?!”

京城郊外,光天化日之下一道紫影挟着一个白衣人飞快的在山林间掠过,身后的黑衣人同样是紧追不舍。

等到甩开了黑衣人一段距离,魏无忌才放开了脸色有些苍白的沐清漪沉默的道:“你没事吧?”

被人挟着飞了这么大半天,对于一个不会武功的人来说没事才怪。沐清漪忍住了一阵阵眩晕和想要呕吐的感觉,问道:“你认识那些人?”魏无忌留手了,即使她看不出来他的招式,但是对他的武力值却有十分明确的估计。如果魏无忌当真下死手,绝不会被那些黑衣人追到到处跑。只能说明,魏无忌认识这些刺客的主人,而且关系还十分不错。

“抱歉。”魏无忌沉声道,“今天的事情是我疏忽了,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沐清漪苦笑,她可没有那么乐观。背靠着树,沐清漪压抑着一阵阵的眩晕,问道:“魏公子,看在我这么倒霉,说不定就会没命的份上,告诉我是谁派来的杀手如何?”

魏无忌沉默,直接以行动表示了拒绝的意思。

沐清漪无奈的耸肩,正想再说点什么,魏无忌突然道:“他们追上来了。我们走。”说完也不等沐清漪反应,跟刚刚一样一把抓起她再一次施展轻功飞快的向前方飞去。沐清漪只看到沿途绿色的景致飞快的往后倒退,寒风呼呼的在耳边刮过。终于忍受不住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陷入黑暗之前,沐清漪在心中暗暗懊悔着。若是知道会有今天,她当年怎么救没想过往文武双全的方向发展?

等到沐清漪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揉揉有些眩晕的头坐起身来,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处避风的山谷里。身上还盖着一件紫色的锦衣。身前不远处,魏无忌沉默的坐在火堆旁,看到沐清漪醒来才抬眼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她。

沐清漪取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想要还给魏无忌,却敏锐的闻到了衣服上淡淡的血迹。她没有受伤,魏无忌看起来似乎也没有受伤。那么显然她昏过去之后魏无忌还是杀人了。

“魏公子,多谢你了。这是哪儿?”

魏无忌并没有伸手去接衣服,只是淡淡道:“披着,晚上这里很冷。”沐清漪皱眉看着魏无忌身上同样单薄的衣服,“但是,你……”

看着魏无忌略带些嘲讽的笑意,沐清漪才想起来魏无忌跟容瑾一样的,内力高深到了一定的境界,根本就不惧怕冷热。

低声道了声谢,沐清漪还是将衣服重新披在了身上。西越的冬天她已经领教了不少。如今这初春的阴寒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她也没有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的打算。坐的靠近了火堆一些,沐清漪才打量着周围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魏无忌淡然道:“这里距离京城已经有三十四里远了,而且回京的路上可能会有埋伏,明天再回去。”

“但是…。”沐清漪蹙眉,有些担心京城里的容瑾若是知道自己始终的事情,不知道会干出些什么事来。

魏无忌淡淡道:“你放心,豫王不会鲁莽之辈。”

沐清漪垂眸,暗暗在心中叹气。跟笨的人交往固然让人头痛烦闷,但是如果对手太聪明了也是让人有些郁闷的。撇开对千凌的偏见不说,魏无忌绝对是她认识的人中最聪明的那几个之一。最糟糕的是,她无法确定对方的用意,也就更加让魏无忌这个人增添了几分危险的感觉。

魏无忌似乎并不在意沐清漪的警惕,慢条斯理的伸手将方便干枯的树枝折断了扔进火堆里。这样的动作在他做来却依然优雅的犹如京城里那笑傲王侯的紫衣贵公子。

“顾…公子,对在下似乎一点儿也不好奇?”魏无忌沉声问道。

沐清漪秀眉微蹙,魏无忌看着她道:“顾公子似乎一点儿也不惊讶在下会武功的事情?”

因为我早就知道你会武功啊。沐清漪面色从容淡定如水,还带着一丝适时的疑惑,“这有什么惊讶的?难道…魏公子原本不会武功么?”

魏无忌无言以对,魏公子原来不会武功么?真是一个不错的理由,既可以解释为顾流云对魏无忌不熟悉所以不知道,也说明了顾公子对魏公子如何并不关心。

若是之前,魏无忌说不定真的会被沐清漪这样的话给糊弄过去。但是现在……魏无忌目光悠然的落在沐清漪身上,不知怎么的就多了几分意味深长的味道。

沐清漪自然也察觉了魏无忌有些古怪的目光,心中不由得一紧。不是她不相信魏无忌的人品,而是…人在昏迷中很多事情是很难控制的,魏无忌这样的目光很难让沐清漪自欺欺人的觉得自己半点也没有露出马脚。

但是,魏无忌既然没有直接开口说出来,沐清漪自然也不会不打自招的自己承认。

但是,沐清漪心中却不得不开始估算如果自己的身份真的被魏无忌知晓了,那么…容瑾的身份也藏不住了。不过幸好…魏无忌也不是全无把柄的,至少…双方也还算各有各的把柄。

魏无忌平静的看着对面抱膝而坐的白衣少年。身上披着紫色的外衣更加显得整个人娇小脆弱。但是火光映衬下那张美如冠玉的容颜却从一开始的惊怔,飞快的闪过担忧,蹙眉,然后又归于平淡。仿佛之前的担忧只是他眼花了根本不存在一般。

魏无忌不得不在心中赞叹,他知道对方显然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了。他们这样的人,天生就会想着运筹帷幄,走一步就要想十步。

只是魏无忌从来没有想过,眼前这个俊秀温雅的少年,居然会是…一个少女。当他杀掉跟在后面紧追不舍的人之后,带着昏睡中的少年来到此处,才惊讶的发现这白衣少年不同于寻常少年的娇弱和纤细。即使是十四五岁还没有长开的少年,到底跟十五六岁的少女还是不同的。当初聂云只是捏住了沐清漪的脉搏就能够知道他的真实性别。此时两人已经离得如此近了,魏无忌若是还没有发现,那才是瞎了眼了。

魏无忌是既聪明的人,只需要稍微一想便想明白了这其中的怪异之处。

看着昏睡中的白衣少年,魏无忌不由得想起了去年华国宫中宴会上的那美丽而婉约的少女。那个让千凌看了一眼便嫉妒不已的明泽公主。

许多事情如果不知道的话,无论你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但是一旦知道了其中的关键,许多原本怎么也想不明白的问题也就都迎刃而解了。

如果顾流云就是沐清漪的话,就是魏无忌也不得不惊叹这少女的智慧和才智。原来…华国京城里那一场让人看得险些落掉了下巴的戏码竟然都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一手导演的。那些号称是皇室英才的帝王将相们却一个个都被玩弄于鼓掌之间而不自知。

另一方面,如果顾流云就是沐清漪,那么…那个一直找自己麻烦的云隐是谁,也就不言而喻了。想到这几年云隐给自己找的麻烦,魏无忌哭笑不得。他总算是明白云隐为什么要找自己麻烦了。豫王殿下小心眼记仇的名声可是享誉京城内外的。

只是,连他都从来没想过,容瑾在那样的处境下,竟然还能有如此成就。该说,不愧是…那个女子的儿子么?

“顾公子…今天的事情,顾公子是否可以代为保密呢?”魏无忌含笑问道。

沐清漪抬起头来,认真的打量了她片刻,淡淡反问道:“今天有什么事?魏公子是说与在下一起落难的事情么?”

魏无忌满意的点头,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又愉快,容瑾可当真是好福气啊,“顾公子如此聪慧,豫王真是好福气。”魏无忌如是道。

沐清漪微微挑眉,含笑道:“流云不过多读了几本书罢了,如今这京城里若是说聪明,还当属灵枢长老才是。”

魏无忌一愣,有些不明白她突然说这么一句怎么听都有些怪异的话是什么用意。但是很快魏无忌就醒悟过来了,眼前的女子已经知道他看破她的伪装了。甚至还直接挑明了他跟灵枢之间可能有什么不可为外人道的关系。

无论是顾流云还是沐清漪,果然都是有足够的筹码威胁他的。魏无忌苦笑。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47.宝剑赠名将 下一章:149.对峙
热门: 金玉瞳 你师父我人傻钱多 鹌鹑 TFTG[电竞] 时光教会我爱你 飞天 穿书后弱受变成了渣受 地府重临人间 全横滨都以为我是反派 我要干件大事[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