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宝剑赠名将

上一章:146.新官上任 下一章:148.魏无忌的相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顾府多了一只火焰一般红彤彤,圆滚滚的小狐狸。这只看起来像狐狸又有些不太像狐狸的小东西立刻收到了顾府上下的姑娘们一致的喜爱。特别是盈儿和霍姝两个,更是将这个小家伙当成另一个小主子一般的照顾着。

这只被容瑾从千里迢迢的青州抱回来的小东西也格外的有灵性。或许是知道沐清漪是唯一能够解救自己从大魔王容瑾手中脱险的人,所以对沐清漪更是表现出了十分的亲近谄媚。每天沐清漪一回府中,小家伙便立刻像是箭一般的冲了出去钻进她怀里撒娇。如果刚好沐清漪穿着的是红色的官服的话,小东西就更高兴了,蓬松松的大尾巴得意的摇晃着爬到沐清漪的肩头上,仿佛她们才是一伙儿的。

“火儿,这又是怎么了?”沐清漪刚踏入大门,之间一道红光闪过,小狐狸已经利落的爬到了他的肩头上,两只小爪子紧紧的抓着沐清漪肩头上雪白的锦衣,小眼睛委屈的望着她。沐清漪无奈的抚了抚它柔软的毛,低声问道。

盈儿和霍姝跟着赶了过来,看到这副模样不由得掩唇笑道:“公子不知道呢,中午的时候豫王殿下过来了。豫王殿下走了之后火儿便一直有些恹恹的。”至于这小家伙是怎么被豫王殿下欺负的,还是不要说了比较好。

“嗷嗷呜……”小狐狸抓着沐清漪的衣服,嗷嗷叫着告状。只可惜,沐清漪虽然聪明绝顶却也不通狐狸语,而小狐狸更不可能口吐人言。只得柔声安慰道:“乖,不怕…等会儿我跟容瑾说,让他不要欺负你了。以后你躲开他走不成么?”

“嗷嗷呜呜……”小狐狸眨着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沐清漪的话,只是小眼睛更加委屈了。沐清漪叹了口气道:“以后豫王来了不要让他见火儿了。”沐清漪真的有些不明白容瑾哪儿来的那么多耐性天天欺负一只小狐狸。偏偏火儿也不知道什么叫害怕,每次被容瑾给欺负了回头还要往他跟前凑,被整的泪眼汪汪又要告状,周而复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盈儿掩唇偷笑,脆声应道:“是,公子。”只怕无论她们将火儿藏在哪里,豫王殿下都能够找出来。好几次她都不小心看到豫王殿下盯着火儿的眼神,总有那么一丝…垂涎欲滴的模样。

“呜呜…”火儿撒娇的在沐清漪的颊边蹭了蹭。

“呵呵,流云,这就是豫王殿下专程去青州带回来的焰狐么?”跟在沐清漪身后进来的南宫羽低头闷笑,看着那火一般明嫣的小团子趴在白衣少年的肩头,仿佛就像是一朵跳跃的火焰,让人觉得格外的赏心悦目。

沐清漪无奈的叹气,“你也知道了?”

南宫羽笑道:“京城里谁不知道豫王殿下大冷天儿的专门跑到青州的深山老林里去,就为了抓这只小东西给你做礼物?”

沐清漪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了,明明某人是去遛人的,反倒是传出了这么一段风流艳闻。与南宫羽并肩而立的却是南宫羽的大哥,如今的大理寺卿南宫翼。看着南宫羽对着顾流云自若的笑意,南宫翼微微蹙眉觉得自己有些不能理解弟弟的想法了。

如今顾流云和豫王的事情在京城里可说是传的绘声绘色,以南宫羽以往的性子对于这种人肯定是敬而远之的。但是南宫羽面对顾流云的时候笑得仿佛只是一个单纯的好朋友,丝毫不为外界的传闻所动摇。

这个顾流云…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低头逗弄小狐狸的时候唇边噙着的浅浅的笑容。这个顾流云确实是有一种像他们这样身在权利漩涡之中的人所没有的亲和与温雅,让人不由自主的新生亲近之意。

“在下不请自来,还请顾大人见谅。”南宫翼含笑拱手道。

沐清漪淡笑道:“南宫大人言重了,南宫大人大驾光临,在下才是感到蓬荜生辉。”

南宫羽侧首看了一眼自家大哥,在看看笑的温文尔雅的好友皱了皱眉。有些不满的道:“大哥,我跟流云聊聊便回去,你跟来做什么?”

南宫翼斜眼扫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道:“你明儿就要出发去边关了,还不许大哥跟你多说说话?更何况…我跟顾大人同朝为臣,难道还没有你跟顾大人要说的话多?”

南宫羽低声嘟哝着:“一个是大理寺的,一个是奉天府的,你们能有什么话说?”两人虽然品级相当,但是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交集。除非是流云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坏事,落到了大哥手里。要不就是大哥干了什么事情犯到了流云手里。

沐清漪摇头笑了笑道:“正好今天提南宫践行,南宫大人不如一起进来坐一坐?”

南宫翼非要跟着弟弟来顾府,本来就存着和顾流云套近乎的打算,自然是求之不得,“那就打扰顾大人了。”

三人进了府邸,西越帝御赐的府邸跟容瑾的豫王府比起来自然是不够大。但是对于一个三品官来说却是已经足够了。府邸布置的也是十分幽静雅致,更难得的是花园里竟是华国的贵族喜欢的小桥流水的风格。比起西越的隽秀更多了几分温雅气息。

前院的书房外面有一株梅树,此时梅花开得正好。推开窗户一股淡淡的幽香便紧紧的弥漫开来。一枝寒梅刚好伸展到窗前,宛如一幅冬日寒梅图。

南宫羽深吸了一口气,闻着书房里带着淡淡梅香的墨香味笑道:“流云不愧是华国的书香世家,这份风雅咱们西越却是少有人能及的。至少…咱们南宫家是没有的。”

南宫家世代将门,南宫翼虽然弃武从文却更多的是情势所需而非本身所愿。南宫羽说南宫家少了一份风雅倒是真的。

沐清漪笑道:“南宫将军武功盖世,军功彪炳,才是真正的一代英豪。华国文人风雅固然,到底是少了一份英气。南宫明天就要前往边关了,我也祝南宫武运昌隆,青出于蓝。”

“多谢流云!”南宫羽朗声笑道,他前往边关虽然也算是继承了父亲的衣钵,但是京城里看好他的人其实并不太多。并非他不够优秀,而是他的父亲太过优秀。南宫大将军名震天下的同时,也将他跟前的人们包括他的儿子掩盖的黯然无光。沐清漪还是第一个如此理所当然的祝他青出于蓝的。这些日子,他听得最多的勉力便是要努力不要毁了南宫大将军的英明。虽然说的人未必有什么坏心思,但是听得多了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看着南宫羽充满朝气的年轻面孔,沐清漪笑道:“南宫要镇守边关,于情于理我也该送你一份贺礼才是。”

南宫羽笑道:“你若是还有,便将你那三十年的青竹酒再送我几坛便是。”沐清漪无奈的摊手道:“这个真没有了。”起身走到一边的,从柜子中取出一个长形的盒子拿过来,放到南宫羽面前,道:“上次买马的时候王爷胡闹险些搅和了,不过现在南宫总算也有了宝马,便该还有一把好兵器。看看如何?”

南宫羽有些惊讶的扬眉,在沐清漪含笑的目光下上前打开了桌上的盒子。盒子里装着一柄造型古朴无华的剑。只是这么看着,仿佛并不出奇,但是南宫羽却隐隐觉得心中一动。

小心的拿起长剑,铮的一声长剑出鞘。整个将给人的感觉竟是温润平和,丝毫感觉不到兵器应有的锋利和杀意。但是剑身上那湛湛青芒又告诉握着它的人,这并不是一件玩物,而是一柄能够主生死定杀伐的绝世宝剑。

“这是……”旁边,南宫翼脸色微变,站起身来轻触南宫羽手中的宝剑。剑为百兵之祖,虽然有君子之称却到底还是杀人利器。而真正能够让人感受到的是宽厚仁慈而不是锋锐杀气的宝剑从古至今也不多见。良久,南宫翼才幽幽吐出两个字,“湛卢。这是湛卢剑。”

南宫羽震惊的望着手中的剑,回过神来连忙小心的将剑入鞘放回了跟前的剑匣中。湛卢可是传世名剑,能够跟湛卢齐名的古剑就是西越皇宫中都找不到两件。他跟流云虽然谈得来但是交情却也还没有好到如此地步。

沐清漪挑眉道:“南宫看不上这把剑?”

“怎么会?!”南宫羽连忙道,他哪里是看不上这把剑,只是怕他自己配不上这把剑罢了。

“流云…这,这湛卢太过珍贵了,我……”南宫羽解释道。沐清漪笑道:“湛卢剑在顾家至今已经有两百多年,可惜顾家历代都是读书人,却是让宝剑蒙尘了。如今送给南宫,我相信有一日南宫也会成为不输于南宫大将军的一代名将。名将配名剑,岂非相得益彰?”

南宫羽苦笑:他现在连战场都还没有上过,哪儿称得上是什么名将。

仿佛看明白了他的心思,沐清漪笑道:“若是真等到南宫成了绝世名将再来送,岂不是显得本公子攀附权贵了。等到南宫成名了,全天下都知道南宫将军的剑是我送的,岂不是显得本公子十分有眼光?还是说…南宫担心我以这个作要挟,让你欠着我的人情?”

“怎么会?流云不是这样的人。”南宫羽坚定的道。看了看沐清漪真诚含笑的容颜,再看看桌上剑匣中的宝剑,南宫羽深吸了一口气,抬手重新握住了长剑,朗声道:“那就多谢流云赠剑了。”

沐清漪满意的点头笑道:“这才会。男子汉大丈夫何必为了身外之物婆婆妈妈?”

“二弟……”南宫翼皱眉,湛卢剑太过珍贵,自家二弟和顾流云的交情其实也不过是比萍水相逢要好一些罢了。贸然收下如此贵重的礼物,实在是有些不妥。

南宫羽是个很能放得开的人,当初他跟顾流云第一次见面一见如故,沐清漪一下子借给他好几万两他也没有多做怀疑。若是换了南宫翼只怕就能直接从顾流云的身份动机想到跟南宫家是不是有什么爱恨情仇了。

南宫羽却不会,即使之后知道了顾流云跟坑了他的容瑾也是好朋友,他也依然将容瑾和顾流云分开了看的。因此刚刚看到湛卢剑的时候虽然震惊了一下,但是当他接受了这份厚礼之后也就不再纠结了。只是这份情谊却永远击在了心中。

“流云,多谢你。”南宫羽真诚的道。

沐清漪笑道:“宝剑就应该交给能够善用它的人,若是我这样的人便是在珍贵的宝剑也只是放在书房里的一个玩物罢了。”南宫羽爱惜的抚摸着手中的剑,郑重的道:“南宫羽定不负流云今日赠剑的情谊。”

“那就祝南宫早日扬威沙场。”沐清漪笑道。

南宫大将军府上,南宫绝坐在大厅里看着两个儿子一前一后的走进来。却见长子脸上的神色凝重,一脸的心事重重。而次子手中却抱着一把剑,一脸的欢喜和爱惜模样,不由奇道:“这是怎么了?”

南宫绝如今也已经将近六旬,头发早已经灰败,但是一双眼眸却是炯炯有神,丝毫不输年轻人。身为西越名副其实的第一战神和第一高手,虽然年近花甲依然容貌清癯,神采湛然。

南宫翼没好气的扫了一眼弟弟,转身坐在了下手的椅子里,道:“父亲你问他吧。”

南宫绝挑眉,目光落到了南宫羽手中的剑上,却也是愣了一下,“羽儿,把你手里的剑给为父看看。”

南宫羽犹豫了一下,还是双手奉上了湛卢剑。南宫绝握在手中,剑还未出鞘便赞了一声好剑。南宫翼轻声嗤笑道:“不仅是好剑,而且还是把名剑。”

南宫绝慢慢抽出剑身,剑身温润如果不是玄墨色的剑锋透着金铁之质,他几乎要以为这是一柄玉剑了。但是玉岂会有如此坚韧和锋利?金铁又怎么会如此温和而仁慈?

“这是湛卢剑?”南宫绝吸了一口冷气。身为武将他对这把剑的震动比南宫翼更甚。身为一个名将,终其一生最爱的便是宝剑和宝马。而即使是卓绝如南宫绝,这一生也不曾得到过一把如此绝世名剑。

羽儿倒是个有福气的。南宫绝在心中感叹,还为上战场,若有征战沙场的将领们梦寐以求的宝马名剑都已经到了他的手中。若还不能一战成名,只能说明南宫羽确实是个废物。南宫绝当然知道,他的儿子绝不是一个废物。

过了片刻,南宫绝便将剑还给了南宫羽,扬眉问道:“我记得,湛卢剑似乎应该是在华国,怎么会在你手里?是…顾流云送的?”

华国名门世家众多,而这些有些渊源的名门世家总是喜欢收藏一些古物以示身份的。而传世几大名剑中的湛卢,正是收藏在华国顾家。只是顾家毁灭之后都以为应该被收入了华国皇宫,倒是没想到竟然落到了南宫羽的手里。

南宫羽重重的点头道:“不错,正是流云送我的。”

南宫绝的反应却没有南宫翼那么大,只是沉吟了一下道:“既然是顾大人送你的,就好好收着。”

“父亲…。”你南宫翼犹豫着道。湛卢剑可不是什么随便从哪个铸剑炉出来的几两银子一把的铁剑,若是收了南宫家欠顾流云的人情就大了。二弟对这些人情往来素来不在意,他们却不能不在意。

南宫绝皱了皱眉,他本就是武将,同样不喜这些繁琐的勾心斗角。只可惜南宫家如今的地位形势确实不得不为。想了想,南宫绝道:“听说顾公子是个风雅人物,将你姑姑赐的那个凤鸣琴送过去吧。”

南宫翼沉默,凤鸣琴也是传世名琴,只是不及湛卢剑名气大罢了。但是在文人的眼中只怕价值远比一把不能用的湛卢剑要高得多。原本这是早年南宫贵妃还受宠的时候西越帝所赐。后来南宫娴年纪渐长,便在南宫家这一代唯一的嫡女南宫雅出身之日将凤鸣赐下,打算将来当做南宫雅的陪嫁之物。

如此倒也不算沾了顾流云的便宜,不过…父亲提起此事倒是让南宫翼想到了另一件事情。看了看南宫羽,南宫翼还是按下了心中想说的话,点头道:“孩儿遵命。”

旁边南宫羽皱了皱眉,心中有些觉得父兄此举太过见外。但是想想自己受了流云如此贵重的礼物却从未有过回馈。流云也是华国的才子,想必也是喜欢弹琴的吧?

顾府里

沐清漪看着南宫家刚刚送来的东西有些无奈的叹气。凤鸣琴全身赤红如火,琴身上挥着金色的凤凰,轻轻一触琴弦冰凉如水却是用天蚕丝做成的,能够保存千百年而不腐。

比起湛卢剑的古朴无华,这毫无疑问是一具非常华丽的琴,确确实实当得起凤鸣二字。

“嗷嗷吱吱……”小狐狸火儿喜欢红色的东西,看到红色的琴就立刻兴奋的往上扑,却被人一把凌空揪住了蓬松松的大尾巴。

“吱吱!”火儿立刻尖叫着挣扎起来。大手的主人没好气的随手一扔,将他扔进了旁边的软榻里,嫌弃的道:“这小东西真是焰狐么?本王看它怎么越来越像是猫了?”

“嗷嗷…”火儿愤怒的叫着,却不敢真的扑上来。容瑾轻蔑的瞥了它一眼,算你识相。

沐清漪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就不能不欺负它么?”容瑾啧了一声,转身看着桌上的琴道:“南宫家送来的?”

沐清漪苦笑道:“可不是么?南宫家的人可不好拉拢。我刚送出去一把湛卢,人家马上就还回来一个凤鸣。”

容瑾并不在意,挑眉道:“南宫绝军功彪炳,若是连这点警惕和慎重都没有,早被老头子给鸟尽弓藏了。不过…清清可要小心一些啊,本王怕你惹麻烦上身了。”

沐清漪有些疑惑,“惹麻烦?从何说起?”

容瑾勾唇笑道:“本王记得,这凤鸣据说当初是南宫贵妃赐给南宫家的。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这是送给南宫家嫡女做陪嫁的。嗯哼…清清,南宫家的姑娘今年刚好也有十五六岁了。”

沐清漪一愣,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你是说……南宫大将军应该不会……”沐清漪有些头痛的道。容瑾轻哼道:“南宫绝是不会想到这个,但是南宫翼就不一定了。别忘了,顾公子可是名震皇城的第一美男子哟。”

“那…如果是真的这要怎么办?”沐清漪头痛的揉了揉眉心问道:“现在将东西还回去来得及么?”

容瑾笑道:“还东西有什么用啊?南宫翼若是真起了这个心思又岂是还回去就能够打消的?”

“那要怎么办?”沐清漪问道。她虽然现在扮的是男子,但是却绝没有想要跟哪个女子扯出一段什么关系,来一段假凤虚凰的戏码。看着沐清漪难得的美男的模样,容瑾低低一笑,“清清想知道怎么办?”

沐清漪点头。

容瑾含笑点点自己的唇道:“亲亲。”

沐清漪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容瑾不是再叫自己名字,而是……俏脸顿时燃起了一片火焰。容瑾占过她的便宜不少次,但是若让她主动……

“亲亲……”容瑾笑问着眼前脸似红霞的人儿,悠然的等待着她的决定。

犹豫了半晌,在看看桌上的凤鸣琴。只要一想到刚刚容瑾所说的设想十之**会成为现实,就忍不住一阵阵头大。终于还是认输似的瞪了某人一眼,沐清漪抬手扶住容瑾的后颈,微微起身飞快的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容瑾眨了眨眼,砸吧了一下薄唇有些不满的道:“清清你耍赖!”这样的蜻蜓点水,还不如他自己来呢。

沐清漪俏脸绯红,没好气的道:“爱说不说!”

见她真的要生气了,容瑾也只得无奈的惋惜。为什么在大殿上都能够侃侃而谈舌战群儒的清清对这种事却总是这么羞涩呢?

可惜一肚子坏水,在情场上却是一片空白的容九公子不明白,若是一个女子对着一个男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面不改色心不慌气不短的话,那才是要糟了。那就证明,这个女子对这个男子根本没有丝毫的感觉。

容瑾趴在她的肩膀上,笑嘻嘻的道:“其实很简单,就像刚刚那样。只要清清当着那位南宫小姐的面儿亲本王一下…那位南宫小姐自然会去帮清清解决所有的问题。”无论是哪个女人,也绝不会愿意嫁给一个断袖的男人吧?就算这个男人是个俊美的犹如天人一般的断袖。

“这个…”对名声是不是不太好?

容瑾低头闷笑,“清清,咱们还有名声么?”皇城里谁不知道顾流云是豫王的人?前两天他去茶楼还听到有人讨论豫王和顾大人断袖情深呢。

想起外面的传闻,沐清漪面部表情的瞥了某人一眼,“这要怪谁?”如果不是某人不知收敛的话,怎么会有这种传闻?

容瑾无辜的笑道:“清清,这样很好啊。以前你只是豫王府的总管还好说,一旦你入朝围观,这种事情你知道的…就算没有南宫家,以后也还会有周家王家张家李家…干脆这样子多省心啊,本王还可以光明正大的照顾你。”

沐清漪冷笑,“那真是多谢豫王殿下了,说不定将来本官还有机会青史留名呢。”

“清清肯定会青史留名的,跟本王一起。”容瑾理所当然的道。

“是啊。”沐清漪磨牙,“佞臣传!是吧?”

“怎么会?”容瑾机警的往后一跃,躲开了沐清漪袭来的玉手。虽然清清不会武功,但是掐起人来还是很痛的。看着沐清漪不善的神色,连忙陪笑道:“怎么会是佞臣呢,清清必须上贤臣名臣传啊。”当然还有比如说…云隐夫人,豫王妃传,或者还有将来的…就更好了。

叹了口气,懒得再跟某人计较,沐清漪收起凤鸣琴,一边蹙眉道:“若真是如此,南宫翼想要干什么?”

容瑾悠然的坐在一边的软榻上逗弄小狐狸,一边闲闲的道:“还能想要干什么?自然是要拉拢清清呗,最好还能拉拢本王。”

“九爷是那么容易拉拢的么?”沐清漪挑眉。

容瑾笑道:“以前不好拉拢,不代表现在也不能啊。就像是以前本王不顺心的时候绝对是直接抄鞭子,现在却只能一脚踹过去了。”

沐清漪恍然笑道:“说起来,九公子最近脾气变好了许多啊。”至少最近九公子祸害京城内外的人们的情况少了很多,看来豫王殿下那岌岌可危的名声还是有希望能够挽回一些的。至少上次雪灾的事情之后,不好平民百姓对九公子还是感恩戴德的。毕竟,九公子从前就是手再长也没来得及祸害城外几十里的百姓。

容瑾轻哼一声没说话。他的脾气确实是不好,但是在能够控制自己的时候他的脾气也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坏。所谓的暴戾任性不过是个掩饰的外衣罢了,容瑾若真是那种没有脑子只会打人惹事的人,也不会有今天了。如今既然已经开始接触朝政,以前那些脾气自然要稍微收敛一些。

“南宫翼想要拉拢九公子,九公子愿意给他拉拢么?”沐清漪笑问道。容瑾有些嫌弃的挑眉道:“如果他识趣的话,本公子就勉为其难给他拉拢一下好了。”

闻言,沐清漪有些意外的停手看着他。容瑾撇嘴道:“清清这么看着本公子干什么?”

沐清漪低眉想了想,道:“慕容煜投靠了容琰影响有这么大么?”大到让容瑾不惜偏向容瑄,才能重新位置住容瑄和容琰之间的平衡。

容瑾淡然道:“慕容煜投靠容琰自然没什么大影响,但是一旦容淮完了,最得力的就是容琰。容瑄和容璜容淮都有仇,一旦容淮完了,质王府的旧人和秦王府的人大多数都可能倒想容琰。到时候…容瑄必然会势弱。何况,容琰虽然母家没有什么势力,南宫家在朝堂上却也不占什么优势。老头子不是喜欢搞制衡么?本公子就帮他平衡一下。”

沐清漪嘲讽的扬眉一笑,三足鼎立的平衡跟双雄对立的平衡可是完全不一样的。牵着稳固,而后者却十分危险。无论哪一方稍有差池,就会让整个局势崩溃。不过……“容淮现在还好好的,你就已经想到那么以后去了。九公子,小心想太多了未老先衰。”

容瑾笑道:“清清难道会想不到么?”

沐清漪叹气道:“也不是想不到,只是……”现在想这个会不会太早了?虽然容淮现在看起来确实是有些岌岌可危,但是如果西越帝改变主意或者铁了心要扶持的话,只怕也没那么容易倒。

容瑾眸中闪过一丝寒光,微微勾起的唇角也带着一丝血腥,淡笑道:“所以啊,咱们就要帮帮他…让他快些走完他自己该走的路,好去跟他的父王相会,免得让皇兄等久了。”

比起容璜和容瑄,不知死活的容淮更该死!

可怜的还有些踌躇满志的容淮并不知道,早在他在容瑾和沐清漪面前趾高气昂的找麻烦的时候,他就已经为自己扑出了一条不归路。容九公子从来就不是大度善良的人。

“你说得对。”沉默了片刻,沐清漪微微点头道。犹豫了一下,沐清漪凝眉道:“陛下的身体如何?”

容瑾有些意外,“清清问这个做什么?”

沐清漪道:“陛下已经年近古稀,若是接二连三发生一些事情…陛下的身体自然也必须考虑在内。”

容瑾恍然大悟,有些嘲弄的笑道:“这个清清只怕多虑了,我看…就算是这些皇子全死了,老头子也不会受半点打击。大不了开始考虑孙子继位的事情罢了。”

沐清漪摇摇头,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算西越帝真的对儿子们不在意,但是也绝对不会铁石心肠到这种地步。

“那就看看吧。”容瑾笑道,语气中隐隐有些兴奋,似乎对如果所有皇子都死了,西越帝会不会难过这个假设十分有兴趣。

知道他的心结,沐清漪也只得在心中幽幽的叹了口气,皇家生长的孩子,大约就难得有正常的。而容瑾…大概就是这其中最不正常的了。

------题外话------

咩哈哈,上一章的姑娘们,乃们难道在期待神马么?现在这个时期…有人跟我说不吃素?真的可以么…伦家木有恶意断啊,真滴是到那里(*^__^*)嘻嘻……谁要吃肉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她…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46.新官上任 下一章:148.魏无忌的相救
热门: 彩虹梦 人外魔境 合久不分 战地厨师 豪门老男人撩又甜 史迈利的人马 他方世界 沉睡谋杀案 他的白月光竟然是我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