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深宫赐宴

上一章:137.顺宁王府的刺客 下一章:139.宫中遇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沐清漪有些担忧的看着容瑾,虽然她不知道运功逼毒到底有多么麻烦,但是会让无情感到不放心的,危险必定还是有的。沐清漪从不吝于承认自己自私,人都有亲疏之分。她固然担心聂云的生命,但是如果要用容瑾的安危来换聂云的话,她自然是选择容瑾的安危更重要一些。

容瑾含笑将沐清漪推了出去,笑道:“清清放心便是,这点小事本公子还能搞不定么?一会儿就好。”

石室的门当着他们的面慢慢合上,沐清漪坐在房间里盯着紧闭的石室们秀眉微蹙,心中隐隐觉得有些心慌意乱。

“无情,会不会有问题?”

无情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沐清漪,这还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沐小姐如此不安的模样。从前无论什么时候,沐小姐似乎都是从容自若的让人惊叹,有时候无情都会暗暗怀疑这个才十五六岁的少女是不是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担忧什么叫恐惧。这么看来,沐小姐也未必当真对公子没有感情吧?

不过…想起平日里这两人相处的情景,无情干脆的放弃了这个问题。也许对王爷和沐小姐来说什么是亲情什么是爱情什么事友情根本不重要,真正重要的只有,他们永远会在一起。

无情沉声道:“顾公子不必担心,虽然运功逼毒破费内力,但是公子武功高强,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何况聂统领也是当世强者,只要稍加清醒便可以自己自行运功,不会有事的。”

沐清漪点了点头,坐在一边只觉得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她平生当真还从未有过如此度日如年的感觉。叹了口气,叫无心去书房将书房里需要她过目的账册和折子都拿过来。

有事情做了,就不容易胡思乱想了。

“顾总管,步玉堂求见。”门外,步玉堂的声音响起。

沐清漪抬手揉了揉眉心,看了一眼依旧紧闭的石室门示意无情在里面守着,起身走了出去。外面的花厅里,步玉堂正恭敬的站在厅中等待着她的到来。沐清漪有些无奈的道:“玉堂,不用如此拘束,坐吧。”

步玉堂淡淡一笑,完全没有看到沐清漪从容瑾的房间里出来的以外和惊讶,仿佛一切都再自然不过了。步玉堂笑道:“上下有别,玉堂不敢逾越。”

沐清漪挑眉道:“玉堂这是在提醒我么?”说起来,她跟容瑾相处起来当真是有些上下不分,肆意而为。倒不是她不想做个恭敬合格,幕僚,而是某人总是有办法撩拨的让人想要以下犯上。至于吃穿住行更是完全比照着容瑾自己的规格来的,在某些方面,容瑾的霸道和固执确实是跟他的雄心很相合。

以至于现在,她甚至听说过京城里流传着一些关于豫王和顾大总管的奇怪的小道消息。而皇城里一些老学究每次看到她的时候那模样,俨然就是在看一个以色媚主的佞臣。让人不由觉得好笑又好气。偏偏某人对此还得意洋洋,丝毫不知道收敛。

步玉堂连忙笑道:“不敢,顾总管这么说回头王爷还不拔了玉堂的皮?”相处这几个月,步玉堂自然了解眼前的少年的能力。若不然,步玉堂同样也是颇为自傲的人,即使是豫王府对他有活命之恩,他也不会甘愿在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草包手下办事。如今两人能相处的如此自然融洽,自然是步玉堂认同了沐清漪的能力。

沐清漪忧心着容瑾,也不跟他闲聊了,直接问道:“玉堂这会儿过来可是有时?”

步玉堂有些无奈的抬手敲了敲脑门,笑道:“差点忘了正事,魏公子府派人送来了东西,我去清宁轩没找到你所以才过来的。”

沐清漪想起来之前在顺宁郡王府魏无忌所说的送他暖玉和冰蚕雪缎的事情,倒是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工夫魏无忌就已经命人将东西送来了。沉吟了片刻,沐清漪道:“既然已经送来了,退回去也没意思。就手下吧。回头送一份回礼过去,就送…前几日不是刚刚送过来了一些首饰么,送过去…给千凌姑娘。”

步玉堂也知道千凌便是魏无忌的未婚妻,点了点头起身办事去了。

沐清漪坐在花厅里垂眸沉思良久,听到里面传来响动才连忙起身奔了进去。

石室里,聂云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原本乌青的嘴唇已经多了几分血色,最重要的是人已经醒了。看到快步进来的沐清漪,聂云眼神微闪了一下,并没有开口说话。

容瑾坐在旁边,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耗损颇多。

“容瑾,你怎么样?”知道容瑾的毛病不喜人接近,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允许有人来把脉,沐清漪只得亲自上前轻声问道。

容瑾微微扬眉,道:“些许小事能有什么事儿?休息一会儿就好。”

沐清漪执起他的手腕把了把脉,确定却是没有什么问题才放心下来。问道:“聂统领怎么样了?”

容瑾斜睨了依然躺在床上的聂云一眼,道:“毒已经逼出来大半了。剩下的…要不去找解药,要不他自己慢慢来,花个一年半载再不济三年五载总有一天能全部除尽的。”

沐清漪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对聂云道:“既然不急于一时,聂统领先歇着吧,回头咱们再商量怎么解读的事情。”药王谷的解药也不是那么容易拿的,若是莫问情再次倒是容易多了,只可惜……

聂云有些困难的点了点头道:“多谢。”

容瑾警告的扫了聂云一眼,将自己靠在沐清漪身上,懒懒的道:“本公子累死了,本公子要去休息。这儿就让给他了,本公子要去清宁轩休息。”

“好,能起来么?”沐清漪好脾气的道,反正清宁轩那么多房间,哪一个塞不下容瑾?

容瑾也知道自己跟沐清漪的身高体型相差甚大,即使是想要耍赖也很有分寸,靠着沐清漪身上却没有丝毫的压力,“扶我。”

沐清漪似笑非笑的扫了他一眼,无言的扶起他往外走,一边交代了无情和无心照顾聂云。

回到清宁轩,刚刚一坐下一丝血红便从容瑾的唇边溢出。

“容瑾?!”沐清漪顿时脸色有些发白。

容瑾摆摆手,拉着她的手笑道:“没事,一时真气逆行而已。”看到沐清漪还是不放心的盯着他,容瑾无奈的笑道:“清清放心,我自有分寸,不会有事的。总不至于…为了救聂云,反而要搭上本公子自己吧?本公子没那么傻。”

沐清漪叹了口气,淡淡道:“你心里有数就成,回头还是找个信得过的大夫过来瞧瞧吧。”

容瑾也不在意,道:“我确实要修养几天,这几天要是还有什么宴会清清都推掉吧,就说我病了。过两天就该宫里赐宴了。到时候…一并推了也可以。”反正谁都知道九皇子身体时好时坏,有的时候就连祭天的大典他都不会参加何况区区一个过年的夜宴。

沐清漪点头道:“你安心养着吧,有什么事情我会处理的。”

王爷进了顾总管的院子就再也没出来,豫王府里也没人在意。经过这几个月的调教,豫王府的下人们总算是有了一些样子,主子做什么没有他们说话的余地,何况王爷和顾总管关系素来亲厚,清宁轩也是按照豫王府的主子的院落规格修建的,王爷暂住两天也没什么问题。

京城里,还因为顺宁王府闹刺客的事情而有些人心惶惶,秦王府和庄王府依然无时无刻的不在暗地里明争暗斗,这个冬天,西越皇城看似平静,私底下却也相当热闹。

转眼间,却已经到了大年夜。每年的大年夜西越帝都会在宫中赐宴,能够参与宴会的都是京城的皇子皇孙,王室宗亲,有爵位的权贵以及四品以上的朝中大臣极其眷属。

容瑾和沐清漪到达的时候,整个宫中已经十分的热闹喧腾了。大部分能够来参加宴会的人们都已经来了。这样的宴会,原本沐清漪是不必跟着来的,身为一个王府总管,她自然是没有资格与这些王爷皇子们共座出席宴会的。而如果是跟着豫王随身侍候的话,一个堂堂的大总管亲自跟着也未免太大材小用了一些。

但是沐清漪却与一般的王府总管不一样,她不仅仅是容瑾亲自请的王府总管,而且还是豫王的朋友。当初也说的清楚,只是暂代总管之职而已。九殿下的知交好友,就是客人,只要有豫王邀请自然是有资格的。

于是,豫王殿下便一脸理所当然的拉着沐清漪进宫来了。

举行宴会的在宫中专门用来赐宴的清和殿。金碧辉煌的殿内十分宽敞宏大,地上铺着厚厚的毡毯,地龙也烧的暖暖的,整个宫殿里温暖如春让人丝毫感受不到外面漫天飞雪的寒冷。同时也不由得让人羡慕起皇家的权势财力,以天下之力供养一人,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也难怪那么多人想要那把椅子了。

“豫王殿下到!”

十分难得的容瑾换上了一身绛紫色绣着四爪龙纹的锦衣,锦衣外面罩着一层淡淡的淡紫色纱衣。与容九公子平素喜好的装扮截然不同,却是皇子王爷出席正式场合必穿的礼服。

原本有些随意挽起的长发规规矩矩的以一顶青玉冠挽起,要将缠着精致的玉带,整个人身上少了那份让人不安的阴鸷和邪气,更多了几分添加皇子的尊贵。

走在容瑾身边的沐清漪依然是一声白衣寻常的白色锦衣,她本就是一介庶民,以豫王好友的身份前来,自然也用不着什么正式的袍服。一身白衣神色淡然,即使在一群玉带锦袍的权贵之中也丝毫不减风采。

沐清漪抬眼望去,倒是还有一个人跟自己一样——魏无忌。

魏无忌显然来了不少时间了,坐在庄王的下首,看到他们进来含笑朝沐清漪举了举被。魏无忌也是一身常服,月白色的云纹锦衣,与坐在他旁边的一声浅红衣衫的千凌倒是相得益彰,俨然是一对璧人。

宴会的座次安排也很有些意思。皇子中年纪最长的容瑄坐在右边第一位,他对面左边第一位坐的却不是三皇子容璋,而是皇长孙容淮。容瑄后面坐着的自然就是魏无忌,而容淮的下面坐的却是容瑾。再往后才是容琰,容璋等皇子们按照序齿各自落座。于是沐清漪和容瑾就正好坐在了魏无忌的正对面。魏无忌的左右两边是容瑄和容璋,沐清漪和容瑾的左右却是容淮和容琰。

对于年纪小了自己一半的弟弟和自己的侄子却坐在自己前面,容琰似乎也没什么不满,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甚至还不忘含笑和沐清漪打了声招呼,倒是端王妃的脸色有些郁郁,倒是也没有说出什么失礼的话来。

沐清漪坐在容瑾身边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大殿中的人。这还是她来到西越之后第一次完全的看清楚西越皇室中的众人。旁边的容瑾早就趴在桌上昏昏欲睡了,稍微还有些苍白的脸色倒也正符合他刚刚生病了的传言。

“子清……”不知什么时候,坐在后面一些的东方旭摸到了两人身后。沐清漪莞尔一笑,“东方公子怎么来了?”

东方旭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沐清漪旁边的位置。前方皇子王爷的本就是可坐三人的长桌,大多数的人都是带着嫡妃和嫡长子落座的。也幸好沐清漪跟着容瑾过来了,不然的话,容九公子只怕就要成为全场唯一一个孤零零的王爷了。

“九…他怎么一副没睡饱的模样?”东方旭望着趴在桌上昏昏欲睡的某人,再看看那俊美无俦的睡颜不由得心中痒痒的。眼前这要不是恶名在外的九皇子殿下,说不准东方公子就要伸出罪恶之手在那白皙如玉的脸上恰两把了。

沐清漪淡笑道:“王爷这几天身体不太好,东方公子怎么在这里?”

东方旭皱眉道:“你不知道,宴会还要好一阵子才会开始呢。陛下现在也不会这么早过来。若是中秋什么的还可以出去逛逛,这大雪天的谁出去啊。我原本说晚一些再来反正也不会迟到,偏偏家里老头子和我娘不同意。喏,那是我爹娘。”

循着东方旭的目光望去,靖远侯和襄城公主的位置也算是靠前,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靖远侯本就是武将出身,本身也才四十多岁看上去倒像是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一般。襄城公主一看便知道是一位外柔内刚的美丽女子,察觉到他们的目光还含笑对沐清漪点了点头,顺便狠狠地瞪了东方旭一眼。

东方旭脖子一缩,叹气道:“果然是别人家的儿子都是好的,我娘喜欢你呢。”

听着他哀怨的声音,沐清漪不由摇头浅笑。

东方旭是一刻都不能安静,戳了戳沐清漪的手臂问道:“子清,那个…顺宁郡王是不是跟你有仇啊?他在瞪你。”

沐清漪瞥眼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慕容煜,淡定的道:“他嫉妒我长得比他英俊潇洒。”

东方公子被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道:“果然是好大的仇恨。”嫉妒什么的,确实是个好理由。

旁边被他唧唧咋咋吵得睡不着的容瑾懒懒的睁开了眼睛,“东方旭,没事就滚远一点。”

东方旭苦着脸,幽怨的道:“本公子不是在等王爷你醒来么?谁知道我伸手去戳你你会不会把我给拍飞啊?”

容瑾坐起身来,淡定的盯着他,“你为什么要戳我。”

“……”东方旭默然,“你听错了,我是说如果我叫醒你的话。”

“继续说废话。”容瑾淡淡道。

东方旭脸色微变,连忙靠近容瑾压低了声音道:“今晚小心一点。”然后以飞快的速度朝自家公主娘亲的方向奔了过去。九哥发火什么的,实在是太凶残了,他一点也不想再领教一次。

听了东方旭的话,容瑾皱了皱眉。抬眼扫了一眼大殿里的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到了魏无忌身上。

“怎么了?”沐清漪低声问道。

“我给你的暴雨梨花钉带着么?”容瑾问道。

沐清漪一怔,“出什么事了?”暴雨梨花钉确实是很厉害,但是其实不适合在这种地方用。闲杂人等态度,一不小心便死伤大片。沐清漪含笑道:“不用担心,我带着这个。”

沐清漪是个很惜命的人,所以她身边带着的防身的暗器其实从来都不少。修长的玉手上带着一只不起眼的玉指环。上一次容瑾给她的玉指环用掉了之后,沐清漪便又找人做了几个。远没有容瑾给的那个那么厉害,不过出其不意对付一两个人却也足够。更何况,之前聂云教她的暗器她也并没有落下。

容瑾抬手轻抚了一下她指间的玉指环,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小心一点。”

“会有什么事么?”沐清漪悄声问道。

容瑾冷笑一声,淡淡道:“有什么事,也不关咱们的事儿。本公子头晕着呢。”说罢,容瑾便一脸无力的模样靠在沐清漪的肩头。沐清漪无奈的看了看他也是无可奈何。

反正容九公子就是打定了主意要败坏他的名声就是了。

只听容瑾公子小声的哼哼道:“本公子倒要看看,哪个不要命的女人敢跟本公子抢清清。”

沐清漪一怔,抬眼望去果然看到不少名门贵女都惊怔的望着他们这边。一张张美丽的俏脸上还带着无法掩饰的惊愕和失望。沐清漪无奈的抚额,只剩下苦笑了。

“顾总管。”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沐清漪回头便看到站在身后含笑而立的灵枢,在回望了一眼另一边坐着的慕容煜,沐清漪淡笑道:“灵枢姑娘怎么会在这里?怎么没跟顺宁郡王在一起?”

灵枢嫣然笑道:“灵枢跟顺宁郡王只是主仆,可不是顾总管与豫王殿下这般的知交好友,哪儿有资格跟着顺宁郡王进宫来赴宴。”

“那姑娘这是?”沐清漪挑眉,有些不解灵枢来找自己做什么。

灵枢道:“灵枢之前进宫为皇后娘娘诊脉,得皇后娘娘和陛下隆恩,才有机会来参加今晚的宴会。方才看到顾总管也在,所以才过来打个招呼罢了。”

看着眼前一身淡紫色罗衣,笑容温婉的美丽女子,沐清漪不由的想起了那日在顺宁郡王府她想要利用容瑾害千凌的手段,不由得叹了口气,“药王谷多年来幽居世外,逍遥自在。如今这般…灵枢长老当真觉得好么?”

灵枢一怔,半晌才淡淡的笑了起来。神色带着几分惆怅和无奈,“逍遥自在固然是极好的,可惜…有的人却注定了不得逍遥。谷主…顺宁郡王是药王谷唯一的血脉,自然是他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沐清漪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姑娘觉得好便好了。”

“陛下驾到!皇后娘娘驾到!”一声尖锐的呼声,西越帝的銮驾带着皇后以及后宫的一些高位的嫔妃们缓缓而来。

“恭迎陛下,恭迎皇后娘娘!”众人连忙起身,齐声参拜。

“众卿平身。”西越帝在高高的龙椅上落座,一挥手朗声笑道。

“多谢陛下。”众人齐声称谢。

西越帝满意的扫了一眼殿中的群臣,最后目光落在了容瑾身上更多了几分暖意,含笑道:“前几日瑾儿身体不适,如今可好些了?”容瑾淡然道:“多谢父皇关心,儿臣没事。”

西越帝仔细看了看,道:“脸色还是有些不好,回头让灵枢姑娘看看。”

灵枢既无封号也无高贵的身份,虽然医术高明被皇后看重却也只能坐在靠后一些的位置。听到西越帝的话,连忙起身道:“灵枢遵命。”

容瑾轻哼一声,并不领情。只是道:“不劳父皇操心,儿臣习惯了。”

闻言,西越帝脸上的笑容微微顿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愧疚。淡淡的叹了口气没有在多说什么只是道:“罢了,好好坐着吧。”

见容瑾在大殿上竟然对西越帝如此无礼,殿上的皇后已经众嫔妃眼中都掠过一些不忿。却终究谁都没有发作。无奈任由容瑾如何无礼,西越帝就是乐意宠着惯着。别的皇子再怎么恭恭敬敬,西越帝依然看他们不顺眼。

每年的大年夜赐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照例都是西越帝说一些免礼大臣的话,大臣和皇子们再恭祝一番天下承平皇帝长命百岁之类的,然后便是笙歌漫舞,美酒佳肴。今年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今年的宴会多了几个外人——魏无忌、慕容煜,当然还有顾流云。

宴会之后,还有在御花园里准备的焰火表演。虽然外面的雪已经停了,但是积了几寸厚的雪还是让沐清漪觉得格外的寒冷。那点对焰火的欣赏一面对外面的冰天雪地就顿时消散无遗了。

于是容瑾也借着自己身体不适没有跟着出去,而是带着沐清漪道清和殿的偏殿歇息。

坐在温暖的偏殿中,看着窗外面的皑皑白雪,听着外面传来一声声的爆竹和焰火的声音,沐清漪舒服的叹了口气,随手拿了一本杂记靠在椅子里看了起来。即使是精心修建的豫王府,论起暖和来跟皇宫还是大有不如的。豫王府也有地龙,但是耗费甚巨不说还远没有清和殿这么舒服。无论正殿偏殿随时随地都是温暖如春的。

看到她惬意的模样,容瑾挑眉笑道:“早知道清清这么喜欢皇宫,当初本公子就不搬出去了。”

沐清漪淡淡的瞥他道:“你若是还在宫里,我就不进来了。”皇宫的华丽壮观确实是让人羡慕,但是若要长久的住在这宫里,就没有那么舒服了。与其被禁锢在宫中言行举止都不得自由,多穿点衣服抱个暖炉算得了什么?

“说起来,九公子不是最喜欢凑热闹么?今儿怎么不去了?”她说的凑热闹自然不是指看烟火。而是说得东方旭提醒他们可能会出事的事情。比起赐宴的时候戒备森严等级严谨的大殿,如果要出事确实是这个时候更容易出事。

容瑾笑眯眯的看着她并不说话。沐清漪眨了眨眼睛顿时了然,轻声道:“你不用担心我,在这皇宫中就算要出什么事也不会有人是冲着我来的。”容瑾不肯离开,自然是怕她独自一人呆在这里会有危险。

容瑾也不在意,笑道:“这些什么宴会焰火年年都有,早就看腻了。本公子还不如在偏殿里多躺一会儿呢。”

“启禀九殿下,陛下召见。”门外,有西越帝身边的太监急匆匆的过来禀告。

容瑾微微皱眉,有些不悦的道:“什么事?”

那太监道:“刚刚顺宁郡王先上了一些药王谷的珍品,陛下龙心大悦。让九殿下去选两件得心的小玩意儿。”

“慕容煜?”容瑾微微皱眉,想了想道:“子清,你想去么?”

那太监刚刚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沐清漪便已经站起身来了,点头道:“走吧。竟然是陛下召见,也不好不去。”

容瑾挑了挑眉,从一边取过沐清漪的雪狐披风为她披上。修长的手指灵巧的一翻,在披风的领口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才得意的朝沐清漪扬了扬下巴。

沐清漪摇摇头,示意他自己披好披风。虽然容九公子本身并不怕冷,但是在外面面前还是要做出一个不会武功且身体不好的娇贵皇子的模样的。

“子清帮我系。”九公子披好了披风,却不肯再动手了。沐清漪无奈只得抬起手替他系好披风的带子,容瑾比她高处一大截,站在容瑾跟前就更显得她身形娇小的有些不像个男子。幸好现在也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模样,倒也没有人怀疑什么。

容瑾满意的一笑,俯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沐清漪的唇边落下一吻。沐清漪一怔,飞快的看向门口。幸好门口来传旨的小太监还是十分规矩的低着头等候着,若是一抬头看到刚刚那一幕还不被吓死。狠狠地瞪了容瑾一眼,沐清漪没好气的道:“走吧。”

看到容瑾和沐清漪携手而来,西越帝也是微微愣了一下。让小太监去传旨要容瑾过来其实他本身也没有抱多大希望觉得容瑾一定会过来的。这个小儿子被自己宠坏了,很多时候他不高兴起来就是圣旨也照样违抗。看着眼前漫步而来似乎也没有什么不高兴模样的儿子,西越帝恍惚想起来,似乎自从这个顾流云来了之后瑾儿就比往常听话多了。

在想起皇后在自己身边提起的一些关于容瑾和顾流云的传闻,西越帝并不以为意。容瑾是天家皇子,他喜欢怎么样都可以。喜好男色又如何?只要不影响他将来成婚生子便可。而且,西越帝为帝几十年,眼光还是有的。这个顾流云神态谦和气质从容,温文尔雅,秉性却是纯真,绝不是那种心怀叵测以色媚主之辈。

这么多年难得瑾儿看一个人这么顺眼,西越帝并没有如一般人所想的那般去为难顾流云。不过是个少年人而已。

“瑾儿,快过来瞧瞧。”西越帝含笑朝容瑾招手道。

暖阁中,众皇子心中又是一阵酸涩。看了这么多年了,也还是不习惯冷酷无情的父皇对九皇子如此宠溺纵容的模样。

容瑾拉着沐清漪走过去,西越帝跟前的桌上果然放着不少东西,“之前在殿上不献宝,这会儿又拿出来显摆什么?不知道天儿冷么?”

西越帝没好气的道:“人家顺宁郡王送上来的宝贝都不心疼,让你来挑两件你还觉得累了?”

容瑾走到一边坐下,打了个呵欠道:“子清,你去挑吧。本王懒得看。”

“是,王爷。”

沐清漪走上前去,扫了一眼桌上的东西,慕容煜倒真是舍得下血本,认识莫问情之后,沐清漪对药王谷还是了解了一番的。眼前的桌上放着的果然都是药王谷的一些有名的珍宝。

沐清漪只选了一块雕琢精美的冷玉,一入手便觉得一股凉意直沁心脾,更重要的是这块冷玉竟然带着淡淡的药香让人一闻之下便觉得心神安定。对于容瑾是不是就心烦意乱甚至隐隐失控的毛病,这块玉自然最是有效。

手刚刚碰到玉,就被容瑾先一步拿走了。容瑾拿在手中看了看,道:“子清觉得这个不错?本王也觉得不错,就这个吧。”

沐清漪收回了有些凉意的手指,桌上这么多东西,他能看中的也就是这一块玉而已,其他的纵然稀罕有趣,却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便又随手点了一柄透着药香的檀木折扇便退下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37.顺宁王府的刺客 下一章:139.宫中遇刺
热门: 如何反撩觊觎我的挚友[重生] 红玫瑰·二小姐的宠妻 病秧子的冲喜男妻 [文豪野犬]港口Mafia钻石磨成粉 每天都在学做人 和七个alpha流落荒岛的日子 娱乐圈之问鼎热搜 我,C位,逆袭 桃花折江山 理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