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顺宁王府的刺客

上一章:136.顺宁王府 下一章:138.深宫赐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千凌那病怏怏的身体,在这寒冬腊月之末穿得可算是单薄了却也并不见她感到寒冷,可见那地焰珠居功至伟。

容瑾淡淡的瞥了那雪白的皓腕上鲜艳夺目的手链一眼,便移开了目光,低头盯着沐清漪捧着暖炉的纤细玉手。

沐清漪叹了口气,不着痕迹的抬手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不要乱来。就算真是想要千凌手上那串珠子,也没有必要在这顺宁王府中闹起来。容瑾轻哼一声道:“子清戴起来一定比她好看。”

沐清漪哭笑不得,“我不适合。”她如今是男子的身份,带着一串女子的手链算个怎么回事?

东方旭好奇的左右看看两人,问道:“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呢?”

沐清漪笑道:“没什么,真是哪儿都能看到东方公子,襄城公主和靖远侯可好?”

东方旭挥挥手道:“他们能有什么不好的。有什么不乐意干的事情都有我这个做儿子的替他们出面了。”襄城公主和靖远侯确实是皇城中一对难得的佳偶。襄城公主虽然身为西越帝的长公主,却半点没有出身皇家的傲慢骄横,与靖远侯成婚二十多年也算是相敬如宾。从不参与皇室中的这些纷争。

东方旭笑眯眯的看着容瑾,低声问道:“九…舅舅不喜欢魏公子?”东方公子能够在容瑾跟前打混这么多年,眼光何等毒辣,虽然容瑾只是往魏无忌那边淡淡的看了一眼,却还是被他捕捉到了不善的目光。

容瑾也不否认,挑眉道:“是有如何?”

东方旭耸耸肩,表示他也无能为力,“不如何,陛下对魏公子可比对我这个外孙要客气的多。所以…外甥我也不能拿魏公子如何。”

这话倒不是推脱,西越帝对皇子皇孙们素来是不怎么样的,就更不用说已经嫁出去的女儿和外孙了。但是魏无忌这样的天下首富却显然是无论任何人都不能怠慢的人物。即使是西越帝再如何的唯吾独尊,只要还不想彻底撕破脸也是不会轻易得罪魏无忌的。

虽然人们一边轻谩商人身份低贱,但是又有多少人能不羡慕魏无忌这样游走各国都被皇家奉为上宾的商人。不过同样的,这样的人原本也不会多就是了。

原本他们坐在这角落里也还算清净。就算有人不知死活的想要跟豫王套近乎,但是只要瞄一眼豫王那不善的脸色也就望而止步了。但是有了魏无忌的加入却不一样了,不说一半的权贵盯着这边,就连原本坐在最前方的几位皇子也过来了。而作为主人的慕容煜自然也不能缺席。

“魏公子和豫王殿下怎么坐到这里?本王招待不周,还请两位见谅。”慕容煜走过来,含笑拱手道。一句话,原本各做各的两桌人齐齐望向慕容煜的同时也不由的扫了对方一眼,魏无忌含笑道:“顺宁郡王言重了,在下喜静,此处甚好。”那模样,仿佛慕容煜当真就只是西越的顺宁郡王,从来都不是华国恭王一般。

慕容煜歉然道:“这怎么行…公子还是…。”

容瑾轻嗤一声,懒洋洋的道:“你是真听不出来,还是装着听不出来,魏无忌的意思是让你快点滚好么。”

整个大厅里一片寂静,慕容煜脸上原本还端着的笑意也瞬间僵硬了。倒是魏无忌变色丝毫不变,笑容依旧,“豫王爱说笑,顺宁郡王切勿在意,在下绝无此意。”

慕容煜终于回过神来,有些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道:“魏公子客气了。”魏无忌笑道:“在下坐在这里就可以了,顺宁郡王事务繁忙,不用特意招待在下。”

“不还是让他滚么?”旁边响起东方旭刻意压低了,却绝对听得清楚的疑惑。

慕容煜咬牙,脸色僵硬的道:“在下失陪。”魏公子笑容温雅,“郡王请便。”慕容煜虽然野心勃勃,到底还没到不要脸面的地步,被容瑾如此奚落即使此时满殿宾客也有些呆不住了。只得告了一声罪转身出去了。

虽然慕容煜如今身份已经不再是单纯的顺宁郡王,虽然药王谷主的位置让许多人不得不给他几分颜面。但是在西越皇城这些高高在上的权贵们心中,从骨子里他们还是看不起慕容煜的。虽然西越不及华国礼法十分严谨,但是也不是什么塞外蛮夷,无论是对人的出身还是品行都是十分看重的。

慕容煜原本是华国的皇子,现在却说是药王谷前任谷主之子而继承了药王谷主之位。如此说来,他华国皇子的身份就只得商榷了,因此,出身绝对是慕容煜一个无法磨灭的污点。若是慕容煜手中握有相当的势力,他是绝不会承认自己是药王谷主之子的身份的。只可惜他现在什么都没有,就只能紧紧的抓住药王谷了。

见慕容煜被容瑾和东方旭奚落的跑了出去,众人面上虽然不动声色,心中却也不乏幸灾乐祸的。

魏无忌看了看坐在另一边的容瑾,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沐清漪身上,俊朗的剑眉微微皱起。

顾流云有如今京城第一美男子的称号,平日里无论走到哪儿看她的人自然不在少数。但是当魏无忌的目光落到沐清漪身上的时候,却让容瑾感到十分的不悦。抬眼冷冷的扫了一眼魏无忌并没有说话。

倒是魏无微微一怔,似乎有些不解豫王对自己的敌意从何而来。

“豫王殿下,东方公子,这位…是顾总管?”魏无忌起身走上前,含笑打招呼,仿佛完全没有看出来别人不待见他一般。魏无忌身为天下首富,消息自然是灵通的,即使在皇城还是第一次见到沐清漪,却也早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只是……“顾总管看起来有几分眼熟。”

沐清漪含笑道:“见过魏公子,刚刚顺宁郡王也称呼在下张清呢,可见魏公子觉得熟悉是应该的。”言下之意,在魏无忌看来这顾流云是已经承认了他就是张清。不过如今是在西越,到底是顾流云还是张清其实已经不重要了。毕竟,无论是顾流云还是张清,做的所有事情都是针对华国的,对于西越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只是魏无忌却不得不在心中暗暗重新估计眼前这看似纤弱的白衣少年的能耐了。

看着魏无忌半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沐清漪含笑道:“魏公子若是不嫌弃,便请坐吧。”

魏无忌也不拒绝,“那就打扰了。”

东方旭看了一眼旁边孤零零的坐着的千凌,干咳了一声笑道:“那什么…本公子就不打扰了。子清,有空到靖远侯府来玩儿吧。”说完便起身遛了。

魏无忌含笑扶着千凌过来坐下,看着沐清漪笑道:“看来靖远侯公子跟顾总管交情也是不错。”

沐清漪含笑道:“东方公子性情率真,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朋友。”魏无忌心中一哽,总觉得眼前这少年在暗示些什么。

一桌人都不再说话,一时间气氛就有些冷凝下来了。容瑾靠着柱子懒洋洋的闭目养神,沐清漪神色淡定的饮茶,魏无忌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沐清漪,倒是只有千凌一个女子坐在那里无所事事。即使是和三人同坐一桌却依然仿佛孤零零的一般,看着有些可怜。

魏无忌打量着眼前的白衣少年,剑眉微皱。眼前的少年容貌俊美如玉,深身上穿着一身胜雪的白衣分明是皇家专用的贡品的缎子,只怕比容瑾自己身上的还要名贵几分。保养的极好的一双玉手捧着一个精巧的紫金雕花暖炉,如此矜贵的模样就算说他是宫里的哪位皇子只怕也有人相信的。

“不知顾公子什么时候来的西越?”魏无忌好奇的问道。

沐清漪淡淡道:“已经有三四个月了。”

魏无忌道:“这么说…是华国的事情一结束,顾公子就离开了?”沐清漪挑眉一笑,“结束?魏公子所指何时?”

魏无忌淡笑不语,聪明人不必将话说的太过清楚。魏无忌话锋一转,奇道:“倒是没想到顾公子居然会做了豫王府上的总管,若是早知道顾公子有次意,在下倒是也缺一位大总管呢。”

意料之中的得道原本闭目养神的某人一记冷眼,魏无忌也不在意笑容淡然的看着沐清漪。沐清漪莞尔笑道:“承蒙魏公子看得起,一切乃是机缘巧合,只得说,顾某没有福分为魏公子效力。”

魏无忌笑道:“如此,实在是魏某的遗憾。既然无缘,交个朋友有如何?顾总管不会嫌弃在下吧?”

魏无忌实在不是个容易容忍讨厌的人,即使是沐清漪也无法轻易找出他有什么足以让人讨厌的地方。只得淡淡道:“多谢魏公子看得起,是在下的福分。”

“无忌……”一直坐在旁边有些百无聊赖的千凌脸色有些不好,幽幽的望着魏无忌。魏无忌侧首对她淡淡一笑,安抚的道:“千凌怎能了?若是不舒服的话咱们一会儿早些走?”

千凌慢慢的垂眸,低声道:“没什么。”

听着身边与别人谈笑风生的声音,千凌半垂的眼眸划过一丝幽怨和伤心。这世上无数的女子都羡慕她,以一个原本是丫头的身份堵的魏公子的宠爱。但是谁又知道她到底付出了多少。她从小便陪着无忌长大,照顾他吃穿住行。当初为了他险些被云隐公子一剑穿心当场死亡,虽然后来活了下来却留下了无法医治的心病。

外人只看到了无忌对她的千依百顺,却从来没有人看到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像现在,她永远都无法像那些名门贵妇们一样长袖善舞的去应酬,但是无忌却宁愿跟一个刚刚见了没两次面的少年谈笑,也不愿意抽空陪她多说几句话。就是平日里两人私下相处,也仿佛她还是他的侍女一般的照顾服侍着他,有什么心事无忌也从来都不肯跟她多说什么。

其实千凌不知道,这并不能完全怪魏无忌。魏无忌才能卓著,心怀大志。跟千凌这样丫头出身连琴棋书画都是后来才慢慢学了一些的女子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可将,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在魏无忌看来,千凌跟他从小一起长大,千凌救过他的命,又是他的未婚妻,对她千依百顺保护她是应该的。但是若说是跟她说心事,谈理想,说计谋却是完全没必须要的事情。若是作为聊天的对象,沐清漪这样才华卓越见识广博又自有一番看法的少年自然比个什么都不懂的闺中女子更聊得来一些。更何况,顾流云如今是豫王的人。

“豫王殿下,魏公子,顾总管。”魏无忌与沐清漪聊的正兴起,一个轻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知什么时候,灵枢已经站在了不远处含笑看着他们这边。

魏无忌有些遗憾的看了看沐清漪,虽然之前也见过张清一两次,但是与这少年正经的交谈却是第一次。真是因为这番交谈,原本还有些客套以为的话,此时再魏无忌心中倒是真的更多了几分遗憾和碗洗了。这顾流云年纪轻轻便有如此的见识和能力,若是能够收为己用必然是如虎添翼。只可惜却是晚了一步……

“灵枢姑娘。”魏无忌点点头,淡然道。

灵枢悠然一笑,道:“可是灵枢打扰了魏公子?”

魏无忌笑道:“不过是随意聊聊罢了,倒是没想到会在皇城里见到灵枢姑娘。”灵枢浅笑道:“灵枢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这位…千凌姑娘一向可好?”

千凌看了看灵枢,柔美的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道:“多谢灵枢姑娘关系,我…自然是极好的。”

灵枢目光在她手腕上停顿了一下,不由笑道:“当真是巧了。”

魏无忌挑眉,“灵枢姑娘这话何意?”

灵枢笑道:“之前灵枢还跟豫王殿下说起魏公子府上应该收藏了一串地焰珠,没想到这会儿就见到了。”

魏无忌眼神一闪,含笑看向容瑾和沐清漪笑道:“不过是一串珠子罢了,灵枢姑娘怎么会说起这个?”

灵枢含笑指了指坐在旁边的沐清漪,笑语嫣然,“魏公子没看到么,顾总管天生畏寒,看起来竟有几分不足之象。若是能佩戴地焰珠调理,过上几年想必不会再有如此烦恼了。”

魏无忌自然早就看到了,只看沐清漪的装扮和手中随时捧着的暖炉便能知道她肯定还不能适应西越皇城的气候。只是地焰珠也不是随手可得的珍珠玉石,即使是魏家也不过只有千凌手上这一串,却是不能轻易送人的。

沉吟了片刻,魏无忌笑道:“虽然府上已经没有了地焰珠,不过却有几块暖玉另有几匹从北汉极北之地带回来的冰蚕雪缎,若是顾总管不嫌弃回头在下派人送到豫王府上如何?”

暖玉虽然也有调理身体保暖之效,但是却也只是微乎其微罢了,至于冰蚕雪缎,自然是极为难得的东西。生于雪蚕的冰蚕吐丝织就,却是冬暖夏凉。但是这些都只是外在的作用,天生体寒的人没有什么东西能比天生蕴含着火热的地焰珠更具神效了。只是这地焰珠却已经送给了千凌,无论如何,魏无忌也做不出来将送给未婚妻的东西再要回来转送给一个萍水相逢的少年的事情。即使这个少年再如何让他欣赏甚至觉得相逢恨晚。

沐清漪淡笑道:“灵枢姑娘不过是随口一说,魏公子如此客气倒是让顾某汗颜无地。”

魏无忌淡然一笑,灵枢看看沐清漪,再看看魏无忌,有些歉疚的笑道:“这么说来,倒是灵枢多嘴了。千凌姑娘,勿怪。”

千凌沉默的看了一眼灵枢并不说话。

旁边的容瑾却站起身来了,同时也拉着沐清漪起身道:“子清,我想起来了有话要跟东方旭说,咱们去找人吧。”

“嗯?”有话跟东方旭说,刚刚不是恨不得东方旭快点滚的模样么?

将沐清漪看向魏无忌等人,容瑾淡淡的扫了一眼灵枢,淡然道:“你们看到灵枢长老想要跟魏公子说话么?咱们坐在这儿岂不是要让灵枢长老一直站着?嗯…这也算是本王还了灵枢长老人情了,咱们走吧。”

沐清漪有些同情的看着难得的脸上有些窘迫之色的灵枢,突然也悟了。含笑对魏无忌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们先告辞了。魏公子,失陪。”

不等沐清漪说完,容瑾已经拉着沐清漪走了。只留下身后幽怨无奈尴尬的神色各异的三人面面相觑。

“灵枢喜欢魏无忌?”漫步在顺宁王府里,沐清漪回望了一眼依然热闹非凡的顺宁王府正殿一眼,好奇的问道。

容瑾轻哼一声,道:“这又什么奇怪的,灵枢当年行走江湖的时间不短,认识魏无忌也不奇怪。不过,这个女人的心机倒是不差。”

“怎么说?”沐清漪挑眉。

容瑾道:“那个千凌就算有十条命也斗不过灵枢,不过灵枢自然不能自己出手对付她了,否则魏无忌也不会放过她的。那个千凌…好像最近中过什么寒毒的样子,身体比你还差得多。离了地焰珠就只有死路一条。”千凌死不死容瑾自然不会在意,但是灵枢想要利用他他还没那么蠢。

沐清漪深吸了一口气,想起那笑语嫣然素有观音美誉的灵枢也不由得心寒。摇了摇头道:“我不要地焰珠,至少…绝对不要千凌手上的那串。”她只是有些不适宜西越的气候而已,如果只是为此就要害了一条人命的话,沐清漪实在是难以接受,即使她并不喜欢灵枢。

容瑾侧身,认真的打量了沐清漪许久。确定她是非常认真地在说这件事,每当清清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的时候,就表示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即使他将地焰珠取回来了,她也不会用的。

“知道了。”容瑾点头道:“又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绝世珍宝,本公子自然会为清清找到更好的地焰珠。”不就是稀少的宝石么,既然是宝石就不可能这世间只有这一件,不过是多费些功夫罢了,而且千凌那个病秧子戴过的东西他也不想给清清用。

容瑾虽然爱胡闹,但是一旦认真答应下来的事情必然会信守承诺。沐清漪浅浅一笑道:“不用担心,我原本就没什么事。倒是那个灵枢…她居然会为了魏无忌来算计你……”

容瑾冷笑道:“谁不知道豫王最爱胡闹,她在本王跟前提起地焰珠,本王自然是会不择手段的去拿到手了。到时候无论成功与否对她来说都没有损失。”

沐清漪摇摇头道:“魏无忌和灵枢表现的很生疏,但是灵枢那样的女子可不是薛彩衣,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对自己根本不假辞色的男人去做这种事情的。”

容瑾一怔,挑眉道:“你是说,灵枢和魏无忌的关系,并不像我们看到的那么生疏?”沐清漪浅笑道:“你还记不记得,之前我说过…魏无忌应该是提前知道药王谷根本没有九霄仙芝的事情?我们还怀疑魏无忌连药王谷里都能安插细作。现在看来……”这个细作只怕不是别人,正是药王谷的灵枢长老本人。

闻言,容瑾的脸色也跟着有些凝重起来了。沐清漪当然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如果魏无忌和灵枢真的有这么密切的关系的话,那么一手推动了莫问情被废慕容煜上位成为药王谷主的灵枢…现在药王谷到底是在谁的掌握之中…

对此沐清漪并不惊讶,只是淡淡道:“魏无忌这人,不像是商人。”至少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没有哪个普通的商人会有魏无忌这样的绝世武功而隐藏起来,更没有哪个商人会在幕后掌控着一个江湖第一流的杀手组织。会做出这些完全不合常理的事情,只说明一件事,魏无忌所图者大。

容瑾冷笑道:“本王倒也想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两人正说话间,顺宁王府后院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声,“有刺客!”

此时所有的人都在前面的大厅里,喧喧闹闹的或许没有人听见,但是沐清漪和容瑾却是站在清静空旷的院子中,自然将这声尖叫听得一清二楚。顺宁王府的侍卫立刻都纷纷朝着后院的方向奔了过去。容瑾挑眉笑道:“有趣,居然还有人回来刺杀慕容煜?”

沐清漪抿唇笑道:“为什么没有人刺杀他?现在才来我都有些心急了呢。”

“咦?跟清清有关系?”

沐清漪淡淡笑道:“华皇总算也册封我为公主一场,为他做点小事也是应该的。既然慕容煜不是华国皇家的血脉,此时总该让他也知道一声。”以华皇的心性,慕容依叛国或许还能顾忌这西越皇室而忍着,但是如果知道慕容煜根本就不是他的血脉还能忍着,那就不正常了。

两人正说话间,一道暗影从后院掠过正朝着两人的方向冲了过来。容瑾轻描淡写的扶着沐清漪的腰往后退了一步,正好让那黑影从他们面前一掠而过。沐清漪连拿黑衣人的模样都没有看清,那人影便只剩下一个黑点消失在远方了。

“刺客?”沐清漪惊道。

容瑾低头看了一眼地上黑色的血迹,淡淡笑道:“熟人。清清,咱们也走吧,看来顺宁王府的宴会要办不成了。”

沐清漪虽然奇怪,却也没有反对,点头道:“那就走吧,不过重要跟主人告辞一番。”容瑾点头道:“也好,顺便看看慕容煜死了没有。总感觉…这种人就像是打不死的蟑螂一样,没那么容易就死了啊。”

一弹指,一缕微风掠过地面,卷起地上的白雪。片刻间,原本地面上的一个极淡的脚印和几滴黑色的血液都消失无踪,容九公子看着远处那黑衣人消失的方向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顺宁王府大白天的出了刺客,宴会自然是举办不下去了。而正如容瑾的猜测,慕容煜确实是没有那么容易死。慕容煜绝不是不怕死的人,而自从他公开叛国之后就已经在时刻提防着刺客了。更不用说在成为药王谷主之后,药王谷那些千奇百怪的毒更是随便他用,药王谷的高手也是时时保护在侧,想要杀他还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一次并不是慕容煜来到西越之后遇到的第一场刺杀,但是觉得是最危险的一次。沐清漪和容瑾见到慕容煜的时候他的脸色还有些发白,眼神惊疑不定显然是还没有完全从刚刚的危险中缓过神来。

确实由不得慕容煜不怕,若不是身边有着药王谷的高手,他身上更是带着药王谷的许多毒药和暗器的话,只怕今天他就真的没命了。即使是这样,药王谷的几个高手也都身受重伤,其中一个甚至当场被杀。现在回想起来,慕容煜甚至还觉得那把寒光熠熠的剑就在自己跟前。

“顺宁郡王没事就好,在下和王爷便先行告辞了。”看着惊魂未定的慕容煜,沐清漪淡淡道。

灵枢站在慕容煜身边,神色也有些不好看,却还算十分镇定。朝着沐清漪点点头,有些歉疚的道:“今天让豫王殿下扫兴了,还请豫王海涵。明日顺宁郡王必定亲自上门赔礼。”

沐清漪起身淡笑道:“不必了,顺宁郡王看上去脸色不太好,还是好好歇歇吧,身体要紧。”闻言,慕容煜脸色更难看了,只是此时却没有什么心思理会沐清漪的话,只是看着灵枢亲自将容瑾和沐清漪送走,一言不发。

出了门,灵枢亲自将两人送出了大门。看着两人上轿离去,秀美娴静的脸上才露出一丝莫名的情绪一闪而过,但是很快又消失无踪转身回王府里去了。

回到豫王府,容瑾便拉着沐清漪往自己的院子而去了,一进了院门便叫道:“无心,无情。”

无心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两人跟前,“王爷,公子。”

容瑾瞥了他一眼,问道:“人呢?”

无心道:“快死了,无情在看着。”

溶剂微微皱眉,道:“去看看。”

无心沉默的带路,往容瑾的房间走去。整个王府里做好藏人的地方自然便是容瑾房间里的那个石室了。

一进门,便看到石床上躺着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虽然没看到容貌倒是沐清漪立刻便明白了这是刚刚在顺宁王府的那个男子。不由上前几步,才看清了男子隐藏在有些絮乱的发丝下的容颜,果然是个熟人——聂云。

虽然惊讶,却也可以理解。聂云是华国第一高手,如果华皇想要在西越皇城杀一个郡王的话,聂云确实是最可能一击成功的人。只可惜,这一次聂云显然却只能功败垂成了,毕竟药王谷的毒术也不是摆着看的。像聂云这种心情耿直不善计谋的人,只怕是更容易中招。

“他怎么样了?”沐清漪问道。

无情站起身来,有些无奈的道:“药王谷的毒…虽然给他吃了清毒丹,但是只怕效果不大。”如果清毒丹都能够解掉药王谷研制出来的毒,那么药王谷医毒双绝的命好大概也只能拿来逗小孩子玩儿了。

沐清漪皱眉,看着容瑾,“那现在要怎么办?京城里只怕不容易找到能解药王谷的毒的大夫。”能解毒的人八成都是药王谷的人,还有两成是宫里的御医。

容瑾挑眉道:“解不了毒也没关系,死不了就行了。至于毒么,以后再想办法也不迟。”

“死不了?”众人怀疑的看向容瑾,没听说容九公子也会解毒啊。

容瑾挥挥手,淡然道:“你们都出去,本公子叫你们再进来。”无情脸色微变,道:“公子想要以内力替他逼毒?”这没问题,容瑾的内力也足够身后。但是问题是,容九公子是普通的武林高手么?他那是不是就会出问题的身体很难让人放心将这种需要耗费极大的内力的事情交给他来办。

容瑾挑眉,“难不成你来?”

无情羞愧,他内力浅薄。

容瑾满意的轻哼一声,“出去出去,好不容易抓到一个不那么废材的人,死了多可惜。”要不是看在聂云这一身绝世武功的份上,聂云就是死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多看一眼的。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36.顺宁王府 下一章:138.深宫赐宴
热门: 四魔头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 最强妖兽系统 野火 布鲁特斯的心脏 你在星光深处 行行重行行 本召唤兽可是最强的![穿书] 那个你惧怕着的人 又是努力投喂老婆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