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顺宁王府

上一章:135.难以消受的帝王爱 下一章:137.顺宁王府的刺客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转眼便已经到了快要过年的时候,整个西越皇城里也是一片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丝毫看不出来一个多月前还是悼恭太子的葬礼全城缟素的模样。这当然也是西越帝实在是不太重视皇子造成的,而且毕竟皇帝还在,就算是为太子服孝,过了七七之期便已经足够了。

沐清漪披着一件雪白的雪狐披风,抱着一个精致的紫金雕花暖炉,柔暖的白狐毛轻轻的在玉一般白皙细致的颊边摩挲着,更衬得肤白如玉精致绝伦。抱着暖炉的一双玉手修长纤细,晶莹如玉,看上去仿佛柔弱的没有丝毫的力道,但是府中来来往往恭敬的行礼的下人们方才知道,这看上仿佛弱不禁风的贵公子一般的少年处事是如何的老练狠辣。

“大总管。”走廊的尽头,步玉堂恭恭敬敬的站在,看着眼前漫步而来的白衣少年。曾经治理地方,为一方父母官的日子早已经一去不返,虽然才短短一个多月步玉堂竟然已经飞快的习惯了豫王府的生活。渐渐地竟然也觉得这样的生活没什么不好了。

“玉堂不必如此客气。”沐清漪淡淡笑道。

“大总管身体可好些了?”步玉堂有些关心的问道。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叹气,她当真没有什么病,只是华国地处东南,一年四季说不上四季如春却也鲜少有真正寒冷刺骨的时候。而西越却处于西南靠近西北的地方,虽然还不至于“胡天八月即飞雪”,但是十一二月的时候飞雪却是常事。

沐清漪这种曾经生活在一场小小的雪雨都要感到惊喜的地方的人,一下子到了这一个冬天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雪里的地方,一时之间还真是有些受不住。

所以,当容九公子依然穿着那一身潇洒无比的黑色锦衣在府里晃来晃去,当步玉堂这样的文官只是穿上了厚一些的棉衣的时候,即使在府里沐清漪也只得披着厚厚的雪狐披风,手里随时随地的抱着暖炉,竟是比常年生病的豫王殿下还要矜贵的多。

“原本就没什么事,让玉堂见笑了。”沐清漪笑道。

步玉堂淡淡摇头,他可不敢笑眼前这位。虽然顾大总管来到京城还不到半年,但是皇城里原本豫王殿下的西越第一美男子的名号却已经保不住了。皇城里谁人不知,豫王府的顾大总管容貌俊美如天上的仙人,气质温雅,性情儒雅和善,能力更是卓著。比起除了一张脸能看,脾气大的出奇,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的容九公子,谁更像是第一美男子自然是不言而喻。

而皇城的人们不知道的事,其实这位顾大总管发起火来,比豫王殿下也好不到哪儿去,甚至就连豫王殿下也要避其锋芒。只是披着一张洁白无瑕善良无害的外皮蒙骗世人罢了,俗称——笑面狐狸。

“玉堂这个时候过来,可是有什么事?”与不鱼塘并肩而行,沐清漪含笑问道。步玉堂恭敬的后退了半步,跟在她身边,取出一张紫金色的帖子呈到她跟前道:“这是顺宁郡王府的帖子,请王爷前去赴宴。”

自从步玉堂成为了豫王府的管事,沐清漪就轻松了许多。能够胜任一方太守的人能力自然不差,不到一个月,步玉堂就已经能完全的接手豫王府那些大大小小的琐事。沐清漪只需要捡着大概的内容听一听就就可以了。有着这样的好处,即使是沐清漪也不得不称赞步玉堂这个人救得实在是值得。

“顺宁郡王?”沐清漪接过帖子,挑眉笑道:“慕容煜回来了?是了…他若是不会来那才是奇怪了。”与慕容煜的野心怎么会紧紧满足于一个药王谷谷主之位而放弃西越的顺宁郡王之位?

步玉堂有些好奇的道:“顾总管跟顺宁郡王很熟?”步玉堂也见过顺宁郡王一面,但是对此人没有什么好感。西越皇城里谁不知道顺宁郡王原本是华国的六皇子恭王?对于叛国的人,即使是对自己的国家有利的,人们潜意识里依然会感到轻蔑和不屑。

沐清漪含笑点了点手中的帖子道:“他是华国六皇子,我姓顾,你说我们熟不熟?”

步玉堂恍然大悟,就算不熟也是深仇大恨,更何况慕容煜还曾经是顾家大小姐的未婚夫。

“那顾总管你看?”步玉堂有些迟疑的问道。逢年过节各种应酬总是少不了的。这几日王爷被迫出席各种宴会已经快要抓狂了。若是一个正经皇子或者皇室宗亲的帖子还不好拒绝,但是顺宁郡王这种帖子,步玉堂怀疑自己送过去会不会被某人直接拍回脸上去。

沐清漪浅笑道:“去,怎么不去?总要看看顺宁郡王回京之后想要感谢什么。何况,王爷闲的都要在树洞里挖蚂蚁了,出去走走也好。”府里的管事太废柴了是个麻烦,但是太能干了也是个事儿。自从有了步玉堂以后,容九公子就光明正大的将原本被沐清漪分给他的那份杂事全部丢给了步玉堂,于是嫌弃无聊的豫王差点没把整个豫王府给翻过来了。

想起某人抓狂又反抗不能的模样,步玉堂唇角也不由得勾起了一个幅度。人果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才短短不到两个月,步玉堂发现自己的心肠坏了不止一点两点,“那就劳烦顾总管了,属下还有事,先下去忙了。”

沐清漪了然的扫了他一眼,笑道:“不送。”

走进书房,容瑾正坐在书案后面看书。看到她进来立刻便站起身来迎了上去,“清清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情本公子过去说不成么?冷着了可怎么办?”

抬手替她拢了拢本就披好的披风,又伸手试了试她手中的暖炉的温度,才稍稍放下心来。同时唤了门外的丫头进来将书房里的炭火燃的旺一些。上好的银丝炭放进火盆里没有半点的烟雾,整个书房里的温度却暖和了很多。

沐清漪无奈的叹气,挥手让丫头退下方才道:“我的身体真的没那么差。”

容瑾点点头,赞同她的话,同时凉凉的道:“只是清清你怕冷。”

沐清漪只得道:“我只是还不太习惯。”

容瑾伸手握住她被暖炉暖的温和的双手,轻声道:“没关系,以后咱们也住到暖和一点的地方去。清清还没说有什么事呢。”沐清漪含笑取出帖子道:“刚刚路过碰到了玉堂,就顺便帮他送过来了。”

容瑾疑惑的挑了挑眉,从她手中取过帖子扫了一眼,有些厌恶的皱眉道:“慕容煜,他又回来了?他的帖子也值得清清亲自送过来?”

沐清漪靠着椅背,有些慵懒的笑道:“慕容煜如今在西越自然算不得是个入流的人物,但是正是这种小人,才要格外的小心。说不准哪一天你就栽在他手上了。”是这一次在彭城遇到慕容煜的事,才让沐清漪真正明白了,慕容煜不仅是一个野心勃勃,不择手段的混蛋,而且还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无论莫问情对慕容煜怎么不客气,莫问情救了慕容煜的命总是不争的事实。但是慕容煜做了什么?前一刻夺了莫问情的药王谷主之位,下一个便翻脸不认人想要置莫问情与死地。这样的人,不是枭雄,而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卑劣小人。

容瑾轻哼一声,不以为意。无论是从豫王还是从云隐公子的角度看,慕容煜都不过是个随手就可以捏死的虫子而已。

沐清漪浅笑道:“难道你就不好奇,他做药王谷主之后还跑回皇城里来干什么?你别忘了,药王谷从不与皇室交往,但是他现在的作为……”慕容煜明显是打算废除这一条药王谷的铁律。只是不知道,废除了这样的限制,药王谷到底是会一飞冲天,还是会从此淹没在俗世的争斗之中。

容瑾继续哼哼,面无表情的撇着沐清漪。沐清漪看着他明显是不快的神色怔了怔,不由得莞尔一笑,“九公子,你在想什么?”

容瑾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偏过头去,“本公子才没有想什么,不就是一个宴会么,本公子去就是了。清清跟本公子一起去。”

沐清漪无奈的叹息,“知道了,一起去就是了。”这些日子一来不只是沐清漪,就连皇城的权贵们也都习惯了。豫王殿下参加宴会,必然是要带着顾总管的。对此,各家的当权者们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欢迎之至。如果有人能够让九殿下安安分分的参加完一场宴会,只是在上席的位置多留出来一个位置有什么关系?何况顾大总管风姿还如此卓绝,赏心悦目。

容瑾满意的点点头,偏着头看了看沐清漪的脸色,道:“清清都瘦了,有什么事情就交给步玉堂去办,清清别太辛苦了。”

沐清漪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玉堂也很辛苦,你也差不多一点。何况我如今哪儿辛苦了?”

步玉堂一个人接手了整个豫王府大部分的事务,堂堂彭城太守如今沦落成豫王府里的小管事,实在是让人不忍心在压榨他太多。

容瑾不以为意,挥挥手道:“清清不知道么,让他多干点事情他才会觉得安稳。交给他的事情越多,说明本王越信任他。”

沐清漪秀眉微蹙,不得不承认容瑾说的也没错。步玉堂刚刚经历了一场无妄之灾,多做点事情总比胡思乱想要强得多。不过…“步玉堂到底曾经是一方太守,放在豫王府里做官是实在是有些屈才。”

容瑾淡淡道:“步玉堂年少得志,难免有些骄傲。先放在府里压一压,以后再放出去自然就会稳当得多了。”步玉堂以后自然是要大用的,但是这次彭城的事情虽然说不管步玉堂的事情,但是却也未必完全没有错。若不是步玉堂太过清高孤傲,一般的官员遇到这种两位亲王亲自驾临的情况,必定会小心翼翼的派兵保护皇子的安慰,但是步玉堂别说做了,连想只怕都没有想过。完全是当容璜和容瑄只是普通人一般对待。

所以,步玉堂这人聪明,能力出众是真的,但身在官场能够一路升到太守也只能说明他运气好了。

沐清漪轻叹了口气,点头道:“你心里有数便行了。”

因为马上就要过年了,朝臣们自然也得了一年中唯一一个时间颇长的假休。于是一年中大多数的宴会便都在这段时间举行了。可以说,整个过年从腊月底封印,到正月初八开印办差,甚至延续到元宵节以后,整个皇城里的打光贵人们每天都在不停的赴宴。

还有两日便是过年了,这一日正好是顺宁郡王府的宴会。身为一个从华国来的皇子,顺宁郡王府的宴会原本是没有多少人会买账的。但是现在,顺宁郡王更多了一个身份,药王谷主。这样的身份看似不比亲王郡王尊贵,但是这世上没有人是从来不生病的。而天下名医有大半以上都出在药王谷,天下排名前十的神医,更是有七八位都是药王谷的人。这样的人物,自然没有人会不给面子了。所以一大早,顺宁郡王府便已经热闹了起来。

容瑾和沐清漪到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正午的时候,昨夜刚刚下过一场雪,整个皇城都被一片茫茫的白雪覆盖。豫王府的轿子听在顺宁郡王府门外,原本在门口迎客的慕容煜立刻便迎了上来。虽然跟容瑾没有什么交情,甚至在华国的时候还有些不愉快,但是容瑾身为西越帝最宠爱的皇子,却不是慕容煜想要得罪的。

“豫王殿下大驾光临,本王和顺宁王府真是蓬荜生辉。”慕容煜笑道。

轿子里传来一声轻哼,容瑾淡然道:“顺宁郡王言重了,谁不知道顺宁郡王如今才是这皇城里的红人。”帘子被揭开,先一步走出来的却不是豫王容瑾,而是披着白狐裘,眉目雅致,笑容优雅的白衣少年。

虽然都在皇城里住了不少时间,但是这却还是慕容煜第一次在皇城里看到沐清漪。

“你……”慕容煜皱眉,眼前的白衣少年,眉眼间与某个人很有几分相似,也勾起了慕容煜心中很不好的回忆。

沐清漪却是淡然一笑,点头道:“见过顺宁郡王。在下顾流云。”

慕容煜心中一震,“顾、流、云。”

他落得如今这个地步,最开始…不就是因为那个劫走了朱明嫣自称是顾流云的人么?

“你是张清!”慕容煜咬牙道。虽然眼前的顾流云和张清并不完全相似,但是也还没到完全认不出来的地步。

沐清漪敛眉淡淡一笑,道:“顺宁郡王要这么认为,也可以。”怀疑她是张清的也不知慕容煜一个人,他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

“这是怎么了?顺宁郡王怎么跟子清聊上了?”轿子里,容瑾不悦的道。微微低头从轿子里他了出来。外面是遍地苍茫的皑皑白雪,从轿子里出来的青年却是一身墨色的袖中暗色龙纹的锦衣,玉冠挽起三千青丝,却并不如一般人规规矩矩的,反而有更多随意的披散在脑后,寒风吹来,黑发便在风中与墨色的衣袂放肆的翻飞。

一黑一白的两个人,明明是完全两个极端的色彩,却在这白天的白雪中格外的相容。也同时将身边的所有人物都映衬的黯然无光。

身后,盈儿和霍姝齐齐上前在两人身后撑起了两把纸伞。慕容煜微微蹙眉,原本就没有多少人会在意丫头的容貌,慕容煜虽然曾经也见过盈儿一两次但是稍稍换个装束打扮,便也只能当成是陌生人了。

而换下了一身肃杀的黑衣,穿着浅绿色丫头的服侍,梳着简单却美丽的发髻,点上淡淡的妆容,焕然一新的霍姝就连天璇看了也要称赞了一声仿佛换了一个人。自然也没有人认出这就是当初在彭城跟在云隐公子的未婚妻身边的黑衣女子。

慕容煜看了看有些不耐烦的容瑾,再看看旁边悠然含笑的沐清漪,知道现在是没办法找这个顾流云的麻烦了。只得一笑,拱手道:“本王失礼了,豫王殿下请。”

容瑾低头对沐清漪道:“子清,咱们进去吧。”

沐清漪点点头,跟着容瑾并肩走进了顺宁王府。

身后,慕容煜看着两人并肩而行的背影,眉头皱得更紧。脸上的神色也是变幻不定,这顾流云长得确实是难得一军的俊美绝伦,皇城里一些似是而非的传闻慕容煜自然也听过,再想起自家七弟当年对顾秀庭的心思,不由得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皇城里排行第一第二的俊美你那只同时并肩进门,自然立刻引来了无数人的注意。原本还在一边招猫逗狗的东方公子立刻就扯着嗓门大叫起来,“九……舅舅…”东方公子差点咬到舌头,这能怪他不知道辈分乱叫么?九舅舅这特么叫起来到底有多别扭啊。

欢快的朝着容瑾扑了过去,不过却在快要靠近容瑾的时候,东方公子狡黠的一笑,一扭身反而朝沐清漪扑了过去,“子清,好久不见,本公子好生想…。”还没有碰到沐清漪的一片衣角,一柄白色的绘着红梅图案的纸伞横在了东方旭的跟前。

“呃…这位姑娘,本公子不需要伞。”东方旭摸摸鼻子,看着神色不善的霍姝彬彬有礼的道。

霍姝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默默将手中的纸伞收了回去。

感受到旁边传来的阵阵寒气,东方旭机警的往沐清漪身边靠了靠,方才笑道:“这个…子清,你们今儿可来晚了。”

容瑾淡淡道:“来这么早做什么?”区区一个异姓郡王的家宴,有人肯来就不错了。难不成还要一大早登门,那也太给慕容煜长脸了吧。

东方旭隐晦的扫了一眼济济一堂的大殿里,低声道:“听说朱煜带了四个药王谷的神医回来,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顺宁王府这么多人了吧?”

京城里,这些位高权重的老头子还有皇室宗亲,谁不怕死?年纪大了保养得再好也难免有个病痛,平日里千金难求的神医一下子来了四位,也难怪这些平日里连亲王都未必能轻易请动的老头子倾巢而出了。

就连西越帝身为帝王不也是怕死的么?不然的话为什么要派两个皇子出门去找什么九霄仙芝。

东方旭啧啧赞道:“说起来,药王谷的医术还当真不错,定国公的腿痛了几十年,一道严冬连路都走不了。宫里的太医素手无策,听说前儿个朱煜带回来的大夫里一个女的,只是随手扎了几针,定王公就觉得病痛减轻了许多。”

循着东方旭的眼光望去,不远处一个穿着一身浅紫色衣衫的女子正在跟几个老者侃侃而谈,只看这些老年人脸上的笑容也知道气氛极为融洽。很显然,这些手握重权身份贵重的老头对紫衣女子的印象十分不错。

灵枢?

沐清漪秀眉微挑,侧首看向容瑾。容瑾挑了挑眉,随意的扫了灵枢一眼便将目光看向了别的方向。

只是这一眼,灵枢却已经注意到了这边,快步走了过来,浅笑道:“想必是豫王殿下,民女失礼了迎接来迟,还请恕罪。”

容瑾挑眉道:“你怎么知道本王的身份?”

灵枢微笑道:“豫王殿下气势逼人,尊贵无俦,民女岂会不实?”

容瑾点点头,把玩着手中的玉扇问道:“既然如此,你又是谁?”灵枢道:“民女灵枢,药王谷长老。初次见面,若有失礼还请豫王见谅。”

容瑾皱眉道:“本王为什么要见谅?”

灵枢一怔,显然是没有见过这么不客气的人。她说的话原本就只是一句客套而已,容瑾这么一脸认真的问出来反倒像是她不知好歹,得寸进尺一般。

幸好灵枢并不是一般女子,面对着如此不讲理的人面色也丝毫不变,只是淡淡一笑道:“是灵枢最笨不会说话,这位公子…想必是顾总管?”

沐清漪浅笑颔首道:“见过灵枢长老,在下顾流云。”

灵枢看了看沐清漪,微微蹙眉道:“顾公子脸色有些不好,似有畏寒之症。可否让灵枢为公子把把脉?”

沐清漪微微后退了半步,摇头道:“些许小事,就不劳烦姑娘了。”虽然她的外表易容的可说天衣无缝,但是到底还是个女子。脉象是改变不了的,像灵枢这样的高手,只怕是一把脉便能猜出她的身份了吧。

虽然被拒绝了,灵枢也不强求,“既然如此,顾公子当好好保养。畏寒虽不是什么大毛病却也有些不好过。不过若是有地焰珠随身佩戴的话,想必会不妨事。”

容瑾微微眯眼,淡然问道:“何处可得地焰珠?”

灵枢笑道:“地焰珠乃是火山熔岩中蕴藏的宝石,天生火气便重。乃是十分稍有的宝石,药王谷中素来没有这个用处,也不曾收藏。不过民女倒是听说,魏公子府中收藏着一串地焰珠串成的手链。”

容瑾垂眸,“多谢相告。”

灵枢莞尔一笑,“不过是举手之劳,豫王殿下客气了。民女还有事,先行失陪。”灵枢恭敬地朝容瑾一福,又朝沐清漪点了点头才转身离开。看着她的背影,沐清漪轻声叹道:“好一个八面玲珑的女子,若不是见识过她的武功,只怕还要以为她才是素问长老呢。”比起性格直接了当的素问,灵枢才更像是打理着整个药王谷事务的那一个人,而不是潜心研究医术的医者。

两人找了一个僻静一些的位置坐下,看着灵枢神色自若的周旋在前来赴宴的贵妇闺阁千金们中间,身上丝毫没有拘束和无措的感觉,仿佛她天生就该在那里一般。沐清漪也发现了,灵枢总是有本事让自己出现在任何环境中都显得自然而融洽。在江湖豪杰面前,她就是优雅和善却不失高高在上的素手观音,面对这些名门贵妇,她又是温婉大方的仿佛名门贵女。

容瑾撑着下巴靠在桌边,闭着眼睛仿佛在闭目养神一般。半晌才淡淡道:“药王谷…有点意思。”

木清漪微微挑眉,容瑾笑道:“子清难道不觉得么?”

沐清漪笑道:“因为药王谷的谷规么?”

药王谷谷规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得参与俗世纷争,更不得结交皇室权贵。这一条虽然看似不近人情,却见药王谷从此独立于诸国和各方势力之外,只是作为单纯的医者存在的。这也是这几百年来药王谷一直平静安稳的原因,而如今,药王谷显然是打算放弃这条规矩了。碰巧这个时候,出了一位如此…长袖善舞的女神医。只怕这一次,到底是慕容煜利用药王谷,还是药王谷利用了慕容煜,还真是不太好说。

再看看坐在前面闲聊着的几位王爷,容瑄,容琰,容淮,如今朝堂上争得最厉害的几位王爷一个不落的全来了。即使没有了九霄仙芝,药王谷的吸引力依然惊人。

容瑾懒洋洋的靠着柱子问道:“子清,你说…灵枢问什么要告诉本王地焰珠的事情?”

沐清漪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正在为一位夫人把脉的灵枢,淡淡笑道:“可能是…灵枢姑娘真心想要帮我呢?”

容瑾轻哼一声,悠悠道:“不管怎么说,这个情本王还是要承了的。”沐清漪蹙眉道:“你当真打算问魏无忌要地焰珠?用不着,我也不过是有点怕冷而已,习惯了就好了。”

容瑾轻声道:“以前不知道就罢了,现在知道了岂能再让清清受苦?”

沐清漪轻叹一声,道:“我当真没事。”

容瑾含笑不语,沐清漪便知道他没有将自己的话听进去。

“九哥……”东方旭偷偷摸摸的摸了过来,小声叫道。

容瑾抬手一扇子拍在他脑门上,“堂堂靖远侯府公子,看看你跟做贼一样想什么样子。”东方旭摸着脑袋一副见鬼的模样的望着容瑾:九哥脑子坏了,什么时候会说这种话了?而且…难道他还会比他更不像样子么?

仿佛看明白了他心里的想法,容瑾轻哼道:“本王无论去哪儿都用不着鬼鬼祟祟。”

东方旭嘿嘿一笑,笑眯眯的在旁边坐了下来,道:“怎么样,那位女神医漂亮吧?听说在江湖上还有个什么素手观音的雅号。”

“不过尔尔。”容瑾淡淡道。

东方旭赞同,跟九哥和子清的美貌比起来,这位女神医的容貌当真也只能称得上尔尔了。但是身为女子年纪清清的便是一代神医,还能有如此秀美的容貌,也算是十分不错了。

东方旭笑道:“听说四舅舅想要娶这位女神医做侧妃,不过被拒绝了。”

“容琰?”容瑾挑眉道。

“嗯哼。”东方旭得意的挑眉,不是他还能是谁?容瑾冷笑道:“他的胃口倒是不小,只怕是肚子塞不下那么多的东西。”

东方旭笑道:“你以为只有他打着这个主意么?谁家不希望自己家里有一个随时随地可以用的神医?更重要的当然还有神医背后的药王谷。”虚虚一指,便划拉了在场的大部分男人。

“无聊……”

“魏公子到!”门外,想起一声高亢的声音。看来药王谷主的面子当真是不小,不只是这些权贵皇亲们,就连魏无忌也赶来了。

不多时,果然看到一声紫色锦衣的魏无忌走了进来。毫无意外的身边跟着的正是千凌,千凌披着一件浅紫色的披风,神色有些憔悴的跟在魏无忌身边,看上去更多了几分弱不禁风,仿佛随时都会晕过去一般。

魏无忌进门,扫了一眼大殿里的众人,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往最偏僻的角落里走了过去。正好便在距离沐清漪和容瑾不远的位置,不过搁着一张桌子的位置坐了下来。

跟在千凌身后的丫头上前,为她取下了身上的披风。露出里面一身淡紫色绣着芙蓉花的衣衫,衣衫的领口和袖口都镶着白狐毛。冬日的装束当时让千凌少了几分轻盈柔弱多了几分沉静之意。

一串红色的手链从千凌垂下的手腕上滑下,一颗颗晶莹的宝石透露出莹润的光泽,让人一看便觉得心中暖洋洋的。那显然正是刚刚灵枢提起的东西——地焰珠。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35.难以消受的帝王爱 下一章:137.顺宁王府的刺客
热门: 欲望街头 大机场 神职 洞察者·螳螂 渣受生存手册[快穿] 诡案笔录之末世纪 金玉瞳 我可能是条假人鱼 王爷他有病 高层的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