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难以消受的帝王爱

上一章:134.接二连三的圣谕 下一章:136.顺宁王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悼恭太子的葬礼,在整个皇城的权贵们各异的心思中便过去了。但是以皇后娘家周家为代表的质王一党,现在应该说是秦王一党,和以南宫家为首的庄王一党却没有这么容易就将事情给摸了过去。太子的葬礼之后,才是真正开始掐架的时候。

因为西越帝补救的快,又是追封太子又是封秦王的,质王府的势力基本上没有收到太大的打击,而新任的秦王也在西越帝跟前领了差事,足见西越帝对秦王的看重。相比起来,之前闹的众人有些人心惶惶的九皇子豫王反而没有那么惹眼了。虽然也上朝听政但是却一直没有什么具体的差事,就连上朝都是隔三差五的请假。西越帝也不在意,该赏九皇子的时候依然毫不手软,有人以为九皇子要失宠了,试探着弹劾了一下,没两天功夫弹劾的御史就回家吃自己了。

另一方面,皇后失去了唯一的儿子,皇宫里也开始不平静起来。皇后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刁难德妃南宫娴,但是南宫娴出身将门,也不是吃素的,一时间无论朝堂还是后宫都是一片暗流汹涌。

对此,容瑾自然是了的看戏顺便浑水摸鱼。

皇宫御书房里,西越帝看着站在底下的儿子和孙子们,眼神冷淡疏远的仿佛那不是自己的儿子一般。只是那样的眼神被掩藏在金色的旒紞下,让人根本看不清楚他真正的表情。

“彭城太守歩玉堂的事情,你们说该当如何处置?”原本歩玉堂区区一个五品的太守,也用不着专门拿到朝堂上来讨论。但是歩玉堂年纪轻轻在彭州为官数年却是颇得民心,这次被押解进京之后便有不少彭城的百姓名流亲自赶到京城为歩玉堂喊冤请愿。皇室虽然富有天下,却还是不能不顾及百姓的民心的。所以本该被立即处斩的歩玉堂倒是一直活到了容璜的葬礼结束。

站在最前方的容瑄闭口不言,他现在立场尴尬,无论怎么说都是错。为歩玉堂求情,外人只会当他跟歩玉堂是一党的,合伙害死了容璜。要求严惩,别人只怕也要当他是想要杀人灭口。

秦王容淮先一步站出来,朗声道:“歩玉堂保护皇子不利,害得父王在外薨逝,本就是失职。孙儿请求皇祖父立斩歩玉堂,以慰父王在天之灵!”

秦王刚刚失了父亲,对于歩玉堂的事情,就算他说要将歩玉堂千刀万剐,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西越帝并不作答,扫了一眼底下的皇子们,问道:“端王,你说。”

容琰想了想,恭敬地道:“启禀父皇,儿臣认为歩玉堂失职固然有错,但是这几年治理彭城也确实是有功。虽然功不能抵过,但是还请父皇看在彭城百姓的份上,饶他一命。”

秦王顿时不悦,咬牙道:“三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父王就这么白死了?”这也是秦王最气不平的地方,他的父王,皇祖父的嫡长子堂堂质王,陛下追封的太子殿下,死在了彭城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为此负责。仿佛他父皇当真就是意外而死的一般。虽然质王府也得到了不少好处,但是这些好处跟父王的死比起来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容琰看了看秦王,又抬头看向西越帝正色禀告道:“父皇,儿臣并无此意。但是歩玉堂本就是文官,治理地方素来也是有功的。这次的事情若是非要扣到他头上,未免有些不公,只怕也不能让天下人心服。”

秦王有些愤愤不平的瞪了容琰一眼,终究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西越帝揉了揉眉心,沉声道:“既然如此,歩玉堂…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将他流放西疆吧。”站在众皇子中一直没有说话的容瑾突然轻哧了一声,懒洋洋的道:“启禀父皇,儿臣觉得您还是直接判歩玉堂斩首示众吧。”众人齐齐看向容瑾,歩玉堂连见都没见过九皇子,应该没仇啊。

西越帝挑眉道:“这是为何?”

容情轻哼道:“歩玉堂一介文弱书生,西疆那样的地方就是身强体壮的人流放过去也未必有几个能够活下来。父皇既然看他还有几分功劳,何不直接赐死算了,也免得受那些零碎之苦。”

西越帝并不生气,但是饶有兴致的问道:“瑾儿喜欢歩玉堂?”

容瑾翻了个白眼,“本皇子又没见过那种笨蛋,为什么要喜欢他?”

“笨蛋?彭城上下的百姓可都称赞歩玉堂为官英明公正,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官呢。”西越帝道。容瑾冷笑道:“本皇子若是歩玉堂的话,知道有皇子驾临彭城,就该躲得远远的,越远越好。实在不行让家里爹娘自挂东南枝回家丁忧都可以。”

在场的众人不由得嘴角抽搐,西越帝没好气的轻叱道:“胡说八道!什么自挂东南枝!看来瑾儿是当真对这个歩玉堂印象不错。”不然也不会开口为他求情。西越帝看的明白,容琰为他求情不过是图个宽厚的名声罢了,或许还有想要联合庄王打压秦王的意思。也只有容瑾才是真正想要保下歩玉堂的命。

容瑾挑了挑眉,既不承认也不反对。

西越帝微微皱眉,道:“瑾儿为何替歩玉堂求情?”容瑾扬眉道:“儿臣什么时候替他求情了?儿臣只是说,父皇与其将他流放西疆,还不如直接杀了算了。好歹也是个读书人,免得华国人一直说咱们不尊重读书人。”

“……”难道直接杀头比起流放更最终么?

西越帝叹了口气,摆摆手道:“罢了,这次的事情也确实是…传朕的旨意,将歩玉堂夺取官职,变为庶人吧。此时到此为止。”

说罢,西越帝也不再理会众人的神色,直接挥挥手起身离开了。

西越帝一走,书房里气氛就有些古怪起来,秦王先救忍不住发难了,“九叔,你这是什么意思?凭什么包庇歩玉堂?!”这已经不是歩玉堂该不该杀的问题了,而是留着歩玉堂简直就是让人嘲笑秦王府无能。

容瑾扬眉,懒懒的看着眼前怒发高张得侄子,“封王了,胆子就大起来了么?想要为父报仇有本事你去找凶手啊,跟个五品小官为难就算你能耐了?你父王我大哥和花钱请歩玉堂护驾了,还是父皇亲自将他托付给歩玉堂保管了?”

“他身为臣子,本来就该保护皇子!”秦王怒道。

容瑾点点头,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本王还以为身为臣子应该是为父皇尽忠,好好治理地方呢。不如明儿本王禀告父皇让左相大人当秦王的贴身侍卫如何?免得哪天秦王出了什么意外,整个京城的官员不都是失职了?”

“你简直胡搅蛮缠!”秦王咬牙切齿。

在场的众人习以为常,豫王什么时候不胡搅蛮缠了才是不正常。

“豫王殿下,陛下有请。”蒋斌急匆匆而来,看到容瑾还在立刻松了一口气。自从九殿下出宫建府之后似乎越加的不爱在外面走动了,平日里除了上朝和偶尔出门走走几乎都是待在府里闭门不出。有时候陛下宣召不高兴也不肯出门。蒋斌深深地觉得每次去豫王府传旨都是一种折磨。幸好豫王府的大总管倒是十分懂事,每次被豫王殿下憋屈之后总是很快就会得到大总管的精神和物质上的安抚。

容瑾眯了眯眼,这次倒没有多说什么,在众兄弟子侄的羡慕嫉妒的目光中挥挥袖往西越帝的宫中而去了。

身后,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众人神色各异,年纪最小的十一皇子忍不住低声抱怨道:“真不知道父皇为什么那么喜欢他……”

容琰有些无奈的苦笑,“父皇的想法咱们怎么猜得到?”跟后面那些年纪小的皇子不一样,像容瑄容璜这些年纪大的皇子自然知道一些其中的缘由。就是秦王容淮也是多少知道一些的,容瑾出生的时候容淮也已经十二岁了,在皇家,十二岁早就已经不是孩子了。容淮轻哼道:“不就是因为梅妃么,不过是个……”

“秦王慎言!”旁边五皇子淡淡的道。梅妃的事情是宫中的禁忌,现在他们还在父皇的御书房外面就说起这件事看,若是让父皇知道了谁都会吃不了兜着走。秦王虽然已经三十出头了,到底是没有真正在朝堂上历练过,还是显得有些稚嫩。

秦王也容淮也自知失言,梅妃的事情连他父王也不敢轻易说起,只得讪讪的住了口。

容瑄淡然道:“罢了,九弟年纪还小,自幼丧母。父皇疼他一些也没什么,咱们回吧。”容淮和容瑄不对盘,轻哼一声朝各位叔叔拱了拱手便转身走了。其他皇子也跟着除了宫门各自离去,走到最后的倒是只剩下容瑄和容琰了。

容琰含笑道:“秦王年轻气盛,二哥莫要放在心上。”

容瑄摇头道:“他恨我也是应该的。”容瑄很清楚,容璜的死这个黑锅他是背定了。除非他能够找到凶手,但是这么多日子过去了各方调查也没能查出什么问题来,他还能如何。他知道问题绝对出在那个突然炸开的装着九霄仙芝的盒子上。但是那个盒子一整天不知道转了多少到手,之后抢过盒子的人也大都死光了,那药王谷的莫问情也不知所踪,事情也只能不了了之了。

“四弟,这些日子似乎都没有见到过顺宁侯?”容瑄淡淡的问起,他当然知道慕容煜去了药王谷接掌药王谷主的事情。只是不知道容琰知不知道这件事。容琰笑道:“顺宁侯?二哥有所不知,这顺宁侯原来竟是药王谷前代谷主的子嗣,已经禀明了父皇回药王谷接掌谷主之位去了。二哥问他是……”

“原来如此。”容瑄若有所思的道:“那日在彭城正好也看到顺宁侯了,才顺口一问罢了。既然没事,我先回府了。”

“二哥慢走。”容琰恭敬地拱手,目送容瑄离去。温和俊雅的脸上淡淡的露出一丝冷笑。

清和殿里,容瑾进来的时候西越帝还在批折子。虽然西越帝可算是一个不择不扣的暴君,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昏君。容瑾也不在意,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发呆。

好一会儿,大殿里也没有半点声音。等到西越帝抬起头来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某人已经靠着椅子睡着了。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西越帝轻轻咳了一声,很快容瑾便睁开了眼睛。其实已容瑾的武功和警惕又怎么可能真的在这种地方睡着?就算真睡着了别说咳嗽了,只要有目光落到他身上他也能立刻就清醒过来。只不过实在是无聊的很,又不想没话找话跟老头子说,所以才假装闭目养神罢了。

“父皇召见儿臣,可是有什么赐教?”容瑾淡淡的道,看上去倒是无比的恭敬又态度端正。

只是西越帝看他这模样却十分不过眼,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搬出宫去之后倒是懂事了不少。”这话若是让别的皇子听到了,掐死容瑾吃了的心都有了。容瑾这样的就是懂事了,那他们那样小心翼翼在父皇面前伏低做小的算什么?千古难寻的大孝子么?

容瑾很是宠辱不惊,神色淡定的看着西越帝。西越帝也只能叹气,虽然他宠了容瑾十多年,但是这个儿子可从来没有听话孝顺过。不过那又如何?这孩子是夕儿留在世上唯一的孩子了啊,不宠着他还能宠着谁?如果连他都不见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什么才能留住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这些年来,西越帝不是不知道容瑾顽劣,也不是不知道他的胡闹,但是那又如何?他是皇帝,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怎么看,但是即使他能与天下为敌,却也留不住自己最爱的女子……

“父皇有什么话说?”容瑾有些不耐的道。

西越帝叹了口气道:“没事别和你二哥他们搀和在一起胡闹,缺了什么派人进宫来跟父皇说便是了。父皇什么时候还委屈过你不成?”

容瑾冷笑一声,倒是也不客气,掀唇冷笑道:“我倒是不想跟他们胡闹,只是不知道将来我要怎么办?还是说,父皇打算乃天你龙驭归天了,带着儿臣一起去跟母妃团聚?”他不争?他不争将来只能死!

西越帝握着笔的手不由得一顿,脸色微变怒斥道:“胡说什么!”

容瑾勾唇冷笑道:“难道我说的不对?”皇帝就算对他再好,今年已经六十七八的西越帝还能活几年?他还没满二十呢,可没有打算留下清清独自一人便宜了别的臭男人。

西越帝沉默良久,神色也是有些黯然。许久方才轻声道:“瑾儿的放心,父皇最疼的便是你。就算将来父皇走了也定会替你安排好的。”

容瑾面上纹丝不动,心中却只是不屑的一笑:本公子真是好感动。

“父皇如果是为了跟儿臣说不要干涉朝堂事务,儿臣听到了,儿臣遵旨。”容瑾淡淡道,但是很轻易便能听出其中带着几分火气,“如果没什么事,儿臣告退了。”

西越帝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容瑾冷峻的神色,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挥挥手道:“罢了,你先回去吧。”

看着容瑾头也不回的转身而去,西越帝深深地叹了口气。身为皇子,根本不可能对权力没有任何**。但是瑾儿的身体还有…根本就不适合啊。

“陛下,九殿下只是一时气话,陛下千万别放在心上。”看着西越帝阴晴不定的神色,蒋斌连忙低声劝道。即使他跟着陛下几十年了依然看不明白陛下对九殿下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但是现在陛下肯定还没有放弃九殿下就是了。

若说宠,是真的宠。但是九殿下八岁前扔在梅园里那也是真的不闻不问。而且即便是以他一个太监的见识,陛下对九殿下如今的宠爱也算不得是为九殿下好。如今对九殿下这样好,哪个皇子不看在眼里恨在心中?等到哪一天陛下龙驭上宾了,只怕当真如九殿下说的,只能跟着陛下一起去跟梅妃娘娘团聚了。也难怪九殿下心气不顺了,这种事搁谁身上也顺不了。

西越帝摆摆手,蒋斌也知趣的立刻不再多说什么。西越帝起身道:“去梅园走走吧。”|

“是,陛下。”

容瑾出了宫回到府中,脸色难看的让府中的下人看到他都忍不住远远的避开了。沐清漪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跟前一连阴郁的某人,挑眉道:“这又是什么了?”

容瑾咬牙切齿,“本公子要杀了那个老家伙!”

“谁?”沐清漪有些茫然。容瑾恨恨的道:“本公子一定要杀了那个老家伙!宫、里、的、那、个!”

有些头痛的揉了揉眉心,“这又是怎么了?”杀父弑君的话是可以随便说的么?虽然某人确实是一直在盘算着谋反什么的,但是他现在不是实力还不够么?容瑾咬牙道:“那死老头居然专门警告我,不要插手朝中的事务。本公子看出来,他就是想要等到他死的时候一起弄死本公子!本公子要先杀了他!”谁想要他死都得死!

沐清漪上前拉着容瑾坐了下来,亲手倒了一杯茶送到他面前,看着他喝了下去才柔声道:“来,先将今天宫里的事情说给我听听。”

容瑾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她,还是顺从的开口将清和殿里西越帝所说的话都说了一遍。沐清漪微微蹙眉,事情确实是有些不好办,西越帝是打定了主意不让容瑾参与朝政了。这些日子以来容瑾虽然也上朝听政,也有一些朝臣往豫王府靠拢。但是沐清漪也清晰的发现,凡是对容瑾示好过的大臣,很快都或贬或调,或明升暗降了。

皇子之争,说白了挣的是帝王的心。如果帝王从一开始就不许你进入朝堂的核心的话,再多的权谋诡计都是没用的。难怪容瑾气得连要弑君的话都说出来了。也许在外人看来,西越帝对容瑾是百般娇宠,但是对于一个皇子来说,不许接触朝政,本身就是最大的不公平。

微微叹了口气,看着容瑾眼眸中红光若隐若现,沐清漪心中微微一惊,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抬手轻柔的贴在他额头上柔声道:“别着急,咱们一起想办法。九公子怕过谁?是不是?”

有些微凉的手轻轻贴在他的额头上,容瑾舒服的轻叹了一声。原本心中的烦躁似乎都随着这份凉意慢慢的消散了。容瑾靠在椅子里抬手握住沐清漪的手,帖子自己的额头轻声道:“清清,我有点不对劲对吧。”刚刚那一刻他是真的想直接冲进宫去杀了西越帝的。

沐清漪含笑道:“原来九公子你还知道你不对劲?不过…你有过对劲儿的时候么?”

容瑾低声轻笑,抬手将沐清漪揽入怀中,将头埋在她肩膀上蹭了蹭道:“只要在清清身边,我就觉得清醒多了。”沐清漪柔声道:“没事,一切都会好的。”只是在容瑾看不见的地方,清丽的眼眸却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虑。如今的容瑾,就像是一个随时都会爆发的危险,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病甚至是完全失控。这个问题若是不解决,就算容瑾真的登上了皇位只怕也长久不了。

“启禀王爷,大总管,陛下命人送了一个人过来。”门外,下人小心翼翼的禀告道。虽然这些日子王爷的脾气好了很多,但是今天看到王爷怒气匆匆的回来,还是吓坏了不少的人。

“人?什么人?”容瑾坐起身来,没好气的道。

“说是叫什么歩玉堂,陛下说王爷既然喜欢此人,就交给王爷处置就是了。”下人禀告道。

容瑾不屑的轻哼一声没有说话,沐清漪淡淡道:“带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功夫,一身白色布衣的歩玉堂便出现在了书房门口。不久之前还是一方父母官,一城太守年青有为的歩玉堂,如今却是一身白色的粗布衣裳,整个人也消瘦苍白了很多。显然是在牢房里的日子不太好过。

沐清漪打量着歩玉堂的同时,歩玉堂也在打量着眼前的两个人。一身黑衣锦衣懒洋洋的撇着自己的人自然便是当今豫王,九皇子容瑾,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原本歩玉堂以为自己这一次绝对是死定了,毕竟是一个皇子死在了自己的治下。却没想到竟然还能逃过一劫,只是歩玉堂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九皇子为什么要救自己。

再看看坐在豫王旁边的白衣少年,不过十五岁上下的模样,容颜精致俊美比豫王更甚几分。容颜含笑气度悠然的模样也显示了他在豫王府的地位不低。歩玉堂本就不是京城里的官员,这一次进京也是个阶下囚的身份,自然不知道眼前的白衣少年的身份,只在心中猜测是哪位皇子还是宗室王孙。

“步大人,委屈你了。请坐。”沐清漪淡淡笑道。

歩玉堂连忙道不敢,“草民如今不过是一介庶民,不敢当大人二字。多谢豫王殿下救命之恩,这位…嗯……”

沐清漪笑道:“我姓股,顾流云。豫王府总管。”

歩玉堂心中一惊,王孙贵胄身份是天生的,但是这王府总管的身份却是需要能力的,眼前的少年看上去也不过才十五岁的模样,竟然已经是豫王府的总管,实在不能不让人惊讶。

沐清漪也是从善如流,含笑道:“步公子不必多礼,坐吧。”歩玉堂看了看旁边的容瑾,容瑾淡淡道:“坐吧。”

歩玉堂这才小心地谢过坐了下来。他本不是那么拘束的人,但是这一次无妄之灾,好不容易逃过一劫让他不得不小心行事。

看着歩玉堂如此拘谨的模样,沐清漪也不由在心中暗叹一声,这一次他们倒真是将歩玉堂害得不轻。

“步公子不用如此紧张,王爷…不是什么不好相处的人。”这话说的沐清漪自己也有些心虚,看着歩玉堂隐晦的“你在说笑么”的神色,沐清漪也只能无奈的摇头一笑,直接问道:“步公子以后有什么打算?”

歩玉堂苦笑,“在下如今不过是一介草民,哪儿还能有什么打算?蒙王爷相救,在下侥幸逃得一命,以后只打算回乡做个教书先生罢了。”

沐清漪垂眸,淡淡道:“倒是个不错的想法,胜在清净自在。不过…在下建议步公子最近还是不要离开豫王府的好。”

歩玉堂一怔,“这是为何?”

沐清漪道:“步公子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了么?须知…悼恭太子虽然已经入土为安,但是秦王还在呢,皇后娘娘也还在了呢。”

歩玉堂顿时明了,微微变色道:“难道亲王殿下……”说质王的死不关他的事?皇家的人什么时候讲过理了?

沐清漪微微点头道:“不错,朝中的事情步公子想必也听过一些,还有秦王的态度。一旦步公子离京,只怕是……”秦王如今刚刚封王,正是意气奋发的时候。质王突然薨逝,秦王上位接手质王的所有势力也正是需要立威的时候。容瑄一时半刻肯定是动不了,但是杀个歩玉堂却不是个什么难事。就算歩玉堂真死了,只怕西越帝也不会多说什么。

歩玉堂脸色有些难看,犹豫了一下才道:“还请股总管指教。”他还年轻,还有理想有抱负,好不容易逃过一劫,他自然是不想就这么死了。

沐清漪浅笑道:“哪儿什么指教,步公子若是不介意不妨在王府里多留一些日子。秦王就是再胆大,也绝不敢在豫王府里杀人的。”

歩玉堂有些犹豫,他总不能一辈子都躲在豫王府里不出去。最重要的是,歩玉堂是个聪明人,豫王救了他就是得罪了秦王,做这样的事总是要有代价的,总不至于是豫王一时兴起了想要做好事吧?

打量着歩玉堂的神色,沐清漪淡淡微笑道:“我也不瞒步公子,豫王府刚刚建府不久,尚缺以为管事。步公子若是有兴趣的话不放留在王府,当然,如果步公子不愿意的话,豫王府也不会勉强。”

“这……”歩玉堂犹豫的看向容瑾。从头到尾豫王除了说了一句坐吧就什么都没说,一直都是这位少年总管在开口说话。

坐在一边闭目养神的容瑾蓦地睁开眼睛,冷淡的看了歩玉堂一眼道:“子清的话就是本王的意思。”

与容瑾一对视,歩玉堂不由得在心中吸了一口凉气。这豫王的眼睛冷漠而空洞,一眼望去眼睛里仿佛什么都没有一般,又仿佛深不见底随时可以将人吸进去一般。但是那冷淡无波的眼眸底下,歩玉堂却清楚的感受到其中的危险和冷酷。

这真的是据说顽劣不堪,肆意胡闹的九皇子豫王么?

容瑾冷淡的看着歩玉堂,道:“想死,就自己走出去。不想死,就留下来做管事。”

歩玉堂脸色一僵,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眼前的俊美青年。容瑾冷哼一声,道:“本王救了你,难道你不用报恩的?”

不是…有句话叫施恩不望报么?一瞬间,歩玉堂觉得这么想的自己简直是个白痴,皇室之中其会有真正施恩不望报的大善人?

“不知…王爷想要让在下怎么报答?”歩玉堂有些艰难的道。

容瑾理所当然的道:“你们读书人不是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歩玉堂脸色更加不好看了,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救命之恩,大概得用整个大海来报才够。果然,只听到容瑾道:“你的命尽然是本王就回来的,以后自然就要帮本王办事。好好的鞠躬尽瘁吧。”

歩玉堂默默地擦了擦额边的汗珠,看向坐在旁边看戏的沐清漪,心中默默道:“多谢王爷你没有说死而后己啊。”

看着歩玉堂窘迫的模样,沐清漪忍不住低头闷笑。轻声道:“王爷就爱开玩笑,步公子不必在意。步公子不必想得太多,不如现在王府里住着,仔细想想,过段日子再做打算如何?”

歩玉堂连忙谢过,逃也似得跟着王府的管事去了客房。心中却已经有了几分觉悟,以后只怕真的就要卖身给豫王府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34.接二连三的圣谕 下一章:136.顺宁王府
热门: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天才医仙(神医风流) 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龙族 第十年的情人节 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请嗑我和总监的cp 放学后 第十三个故事 最后的驻京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