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接二连三的圣谕

上一章:133.美人如花隔云端 下一章:135.难以消受的帝王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美人如花…嗯?”容瑾公子俊美非凡的容颜上染上了一丝冷冽的杀气,危险的盯着趴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某人。

幸好东方旭公子能够在九皇子跟前晃悠这么多年还活着,至少证明他对于危险的感应能力是一等一的。所以他立刻就地一个打滚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以令人叹为观止的速度跃到了沐清漪的身后。

“九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东方旭一边躲在沐清漪身后,一边求饶。

“错了?你哪儿错了?”容瑾眯眼,淡淡的问道。

哎?哪儿错了?他怎么知道他哪儿错了?但是九爷不高兴,肯定就是他错了啊。一直不都是这样的么?现在他为什么要问哪儿错了?有些委屈的望了容瑾一眼,东方旭可怜巴巴的道:“我哪儿都错了,从来就没对过。”

“扑哧。”沐清漪忍不住低头闷笑,

容瑾收回盯着东方旭的眼神,望向沐清漪,“子清你笑什么?”沐清漪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有些好奇的转身看看东方旭,问道:“小侯爷不是大公主的公子么?怎么会……”怎么会叫容瑾九哥?按理说应该称一声舅舅才对。

东方旭养扬着下巴,理所当然的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按辈分九哥应该叫本公子的祖母一声姑姥姥,不叫九哥叫什么?”

话说怎么说没错,寻常人家也是按照父系这边来论辈分的,但是请问…皇家是寻常人家么?怎么算也不可能按照靖远侯那边论辈分吧?

“更何况,九哥今年十九岁,本公子十七岁。舅舅什么的…还有,虽然本公子是公主的儿子,但是陛下也不可能封本公子做郡王,封我姐姐做郡主啊。”所以…为什么要按照母亲那边算?东方公子的道理也是很充足的。

沐清漪了然的点了点头,皇家的辈分无论在哪国都是乱的令人发指的。不过,“这样称呼总是不太好的。”如果是一般情况下大概也没什么,毕竟也说得过去只当小孩子胡闹了。但是容瑾这个可不是一般情况,在西越帝做贼心虚的情况下,任何事情都很可能被无限放大。

东方旭挥挥手不在意的道:“这个本公子当然知道,本公子懂规矩的。”当着外人的面他当然知道要叫什么了。不过,这不是没有外人么…平生没有什么嗜好,独爱美人的东方公子是在不能想象美人哥哥变成没人救救是什么样的情形。

容瑾毫不客气的道:“子清不用管他,本王跟他不熟。”

“九哥好狠心。”东方旭伤心的道,不过在看到坐在自己跟前比自家美人舅舅更加赏心悦目,更加粉嫩青葱的偏偏白衣少年之后,原本伤心的大眼睛立刻开出了朵朵花儿,“这位…嗯,公子叫子清么,真是好名字。呃…不是叫顾流云么?怎么又叫子清了,子清这个年纪应该还没有取字才对啊?”看着眼前的白衣若雪的翩翩少年,东方公子万分嫉妒,上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九哥自己就长得不错了,居然还有这么多美人在他身边,他想要看美人不会自己照镜子么?

“子清,你要不要来咱们靖远侯府?我也请你做大总管怎么样?”东方公子殷切的道。

沐清漪淡然微笑,颔首道:“承蒙东方公子看得起,在下顾流云,字子清。”

“原来子清是你的字啊,那我也叫你子清好不好?”东方公子趴在沐清漪跟前的桌子上,偏着头眼巴巴的望着沐清漪。沐清漪正想要回答,却见对面的容瑾公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站起身来,然后抄起桌上的茶水直接倒在了东方公子的脸上。

幸好三人在这里说了半天话,天气也有些冷,茶水早就变得温凉了。不然东方公子那张俊脸只怕要遭殃了。

“容瑾,你欺人太甚!”东方公子一跃而起,怒吼道。

“你想怎样?”容瑾冷笑。

东方公子脸色变了几变,终于跺了跺脚泪奔而去,“长得好看了不起啊,容瑾你这个妖孽!本公子一定会把子清抢回家的!子清,你等着…本公子一定会来救你的!”

偏厅里,剩下的两个人面面相觑。半晌沐清漪才道:“我觉得…他刚刚其实是想要揍你来着?”她确定自己没看错,东方旭明明是想要扑过去暴揍猛人一顿的,但是下一瞬却变成了楚楚可怜的泪奔,这情绪变化也太大了一点。

容九公子傲然冷笑,“那也要他敢。”

沐清漪顿时悟了,“他知道你…”会武功?

容瑾轻哼一声,虽然没说话脸上的神色却说明了答案。沐清漪理解的点头,知道容九公子武力值还想要扑过来打架的除了真正的绝顶高手,就是脑子有问题的。这位东方公子看起来倒是个很识时务的人才。

“启禀豫王殿下,王爷的灵柩回来了,世子请豫王殿下一起出门迎接王爷的灵柩。”门外,质王府的下人恭敬的禀告道。

容瑾淡淡的应了一声起身出门去了。

一群平日里玉带紫蟒,富丽堂皇的皇子权贵们换上素净的衣服,带着哀戚的神色跟着质王妃和质王世子一起将容璜的灵柩从府门外面迎回来安放好,然后再一次一一上过香,蒋斌便在这个时候带着华皇的旨意到了。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皇长子容璜,为中宫嫡子。肃敬诚敏,忠孝勤慎,而今蒙难,朕甚哀之。追封为皇太子,谥号悼恭,钦此!”

随着蒋斌有些尖锐的声音,容璜终于等到了他盼了一辈子的属于中宫嫡子的尊荣,可惜…确是在他已经死了之后。

灵堂前的人们同样也是心思各异,面上却丝毫也没有表露。起身称道:“陛下圣明。”

质王妃含泪谢恩,“多谢父皇隆恩。”

蒋斌亲手扶起质王妃,道:“太子妃,世子,还请节哀。”

质王妃连连点头,道:“多谢蒋公公。”节哀二字说得容易,但是做起来何其困难?她终于成了太子妃,但是太子却已经薨了。这样的太子妃有什么意义?一个没有太子的太子妃,还不如质王妃来的风光。

质王世子也跟着上前谢恩,“多谢公公,还请公公代质王府向皇祖父谢恩。多谢皇祖父垂爱,也请皇祖父…保重龙体。”

蒋斌点了点头,看着没多少日子不见却明显沉稳了许多的质王世子。若是质王…悼恭太子还在,说不准这位将来也是个人物,但是现在看起来…难了。

蒋斌只是来传旨的,传过西越帝的旨意也不敢多留便起身告辞了。一时间灵堂前的气氛有些古怪起来,许多人也不知道是该恭喜质王妃还是劝质王妃节哀。做了太子妃固然是只得恭喜的,可是太子已经躺棺材里了,想必哪个女人也高兴不起来吧?

皇子们的心情就更复杂了,他们为了个太子之位争了半辈子,如今却还是老大先一步抢到了。虽然已经是个死人,但是…他的儿子却还是说着的。太子的儿子…怎么听着也不像是什么让人愉快的称呼啊。

“大嫂,臣弟对不起大嫂和侄子,还请大嫂降罪。”在众人众目睽睽之下,容瑄带着一身的伤推开了身边的人的扶持,有些蹒跚的走到质王妃和质王世子跟前,往地上一跪沉声道。

质王妃怔怔的望着跪在跟前的容瑄,如果可以,她当真想要那把刀将眼前的人碎尸万段,但是当着这么多的人她却什么都不能做。痛苦的闭了闭眼睛,将严重的怨毒和痛恨全部收了起来,质王妃声音有些干涩的道:“二弟言重了,是我们王爷…命苦。怨不得二弟,二弟还请起来吧。”

容瑄跪地不起,咬牙道:“兄弟同去,臣弟却没能保护好大哥,便是臣弟的不是。请大嫂责罚。”

质王世子放开了扶着质王妃的手,亲手扶起容瑄,道:“二叔言重了,二叔能平安回来想必父王在天之灵也是十分欣慰的。怪罪的话也请二叔不要再说了,此时怎么怪得了二叔。”

“淮儿……”容瑄眼睛通红,仿佛十分感动。

质王世子垂首而立仿佛当真无怨无尤,好一副宽厚和睦的皇室亲情图。

“二哥,你伤的重着呢,还是快些回去歇着吧。免得…一不小心当真跟着大哥一起了…”旁边,十皇子看不过眼,有些阴阳怪气的道。当谁是傻子呢,在整个时候来演出这么一场骨肉情深的戏码。

容瑄也不生气,抬头看了一眼十皇子,淡淡道:“多谢十弟,二哥的伤不碍事。”

“庄王殿下,十殿下说的不错,你还是回去歇着吧。毕竟,你伤的也不轻。”另一边朝臣中南宫翼走了出来,恭敬地道。

容瑄叹了口气,“多谢表弟关心。罢了…大嫂,淮儿,节哀。有什么用的着我的直接派人到庄王府找我便是。”

质王世子恭敬的道:“是,二叔慢走。”

目送容瑄被南宫翼扶着离去,质王世子刚刚转过身面对灵堂,门外就传来了下人的惊呼,“庄王殿下晕倒了!”

质王世子闭了闭眼,深深地吸了口气掩去了眼中的戾气,侧身对质王妃道:“母妃,儿臣出去看看。”

质王府里,庄王灵堂前下跪赔罪,刚出门便晕倒在了院子里,不出半日便传遍了整个京城。那些老谋深算的朝臣们似乎怎么想的不得而知,但是寻常百姓对庄王的怀疑倒是去了大半。原本几乎是一面倒的说着庄王谋害亲兄的说法渐渐也有了别的说辞,甚至各家激烈的辩论起来。

皇宫里

西越帝看着回来复旨的蒋斌,问了质王府的情形。蒋斌自然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西越帝听完之后沉默了片刻,淡淡道:“淮儿倒是个好的,蒋斌,再去传旨,册封悼恭太子世子容淮为秦王。”

“奴才遵旨。”

蒋斌没有任何迟疑,立刻领旨退下。

质王府后院里,众皇子依然没有离去。皇帝追封了容璜为太子,现在论尊卑太子是君,他们是臣。即使是太子死了,他们这些做兄弟做弟弟的也必须在质王府里料理丧事守着灵堂。

只是因为太子还不是皇帝,他们也不是侄子辈,所以不必跪在灵堂前守灵罢了。但是几个年长的皇子如容瑄容璜五皇子都派了自己的嫡长子陪着质王世子在灵堂里一起守灵,而这些皇子王爷们也在王府里带着随时等着接待前来悼念祭拜的朝臣。

只是看皇子们落座的位置也能看出其中的差别了。容琰跟五皇子七皇子十皇子坐在一起,八皇子和十一皇子坐在一起,六皇子却是独自一个人明显的有些尴尬。六皇子跟容瑄的关系一向很好,如今容瑄的处境有些微妙,自然六皇子也隐隐的被众皇子排斥了。

另一边,容瑾同样也是一个人坐,但是却比六皇子要自在得多。因为他身边还坐着一位白衣翩然的顾大总管。也没有人去计较总管和王爷同桌而坐到底合不合规矩,跟九皇子讲规矩素来都是对牛弹琴。

沐清漪抬手娴熟而优雅的烹茶,如今已经是初冬,烹煮的茶远比热水沏的茶更具风味。

容瑾悠然的靠在身后的大树,欣赏着清清的动作。即使是穿着男装清清看上去依然是如此的优美夺目。烹茶的时候比少女的装扮少了几分婉约柔美,却更多了几分文人的风骨和儒雅,当真是赏心悦目。美人如花…东方旭说的也不算错。

“没想到顾总管烹茶的手艺也非同一般,不知本王可否讨一杯茶喝?”容琰走过来含笑道。

对于容瑾这个弟弟,容琰从未有过轻视之心。因为他自己就是从一个手中没有一丝助力的普通皇子爬到现在这个位置的,所以他不会轻视任何一个兄弟的能力和野心。何况容瑾还有着别人没有的优势,父皇的宠爱。

另一方面,容琰对这个顾流云也有一些疑惑。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这个顾流云,就是他在华国曾经见过的张清。如果张清是跟顾家的人,那么他出现在西越成为容瑾府中的总管,到底是巧合还是容瑾刻意安排的?

容琰不会小看自己的弟弟,也不会小看一个出了多位丞相的顾家,即使顾家现在已经名存实亡了。

沐清漪含笑看了一眼俨然有些不悦的容瑾,淡淡笑道:“端王客气,请坐便是。”

容琰在沐清漪对面坐了下来,赞赏的看着沐清漪修长如玉的双手轻巧的添水烹茶。笑道:“如此细致的技艺,果然是华国的才子。”如今三大强国之中,衣食住行当属华国最为精细,就连品茶也分了许多的讲究和门道。相比之下,西越和北汉就没有那么复杂了,特别是北汉,比起在他们何来苦涩无味的茶水,他们更喜欢将茶加在奶里面煮了来喝。

沐清漪浅笑道:“附庸风雅,让端王见笑了。”

不一会儿,淡淡的茶香便飘了出来。倒了三杯茶,一杯送到容瑾跟前,一杯放到容琰跟前,一杯留给自己,“端王,请。”

容琰端起茶杯浅浅的浅酌了一口,赞道:“好茶。竟然带着淡淡的竹叶清香。”

容瑾闷闷不乐,“自然是好茶,这煮茶的水可是子清亲自收集的清晨的竹露。”最重要的是,其中大半还是本公子收集的。容琰喝一口就足够本公子辛苦大半天了。

看着容瑾牙疼的模样,沐清漪心中暗笑:谁让某人要显摆风雅的,来人家府上料理丧事还要带着自己的好茶好水。若是别的皇子敢这么干,早被御史一本折子告到御前去了。

“想不到顾总管还有如此雅兴。”容琰看向沐清漪的目光倒是更平和了一些。收集露水这样附庸风雅的事情,果然还是华国那些吃撑了没事干所谓才子佳人能干出来的事情。这样的人…能有多大的心计本事?

沐清漪淡淡淡然一笑,也不反驳这是某位皇子王爷吃撑了没事干的杰作。

其他几位皇子虽然没有过来,却还是大多分神关注着这边的情形的。身为西越帝最宠爱的皇子,容瑾进入朝堂这件事可是触动了不止一位皇子的神经。幸好这些日子一来西越帝也没有表现出想要赋予容瑾大权的意思,不然只怕此时这些皇子也无法如此淡定了。

容琰一边喝着茶,一边叹息道:“这次大哥出门的时候,当真没想到竟是永别…九弟这次出门,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容瑾心中冷笑一声,扬眉道:“危险?谁不长眼敢来得罪本公子?何况,本公子也不是那么好凑热闹的人,哪儿热闹往哪儿钻。”

容琰也不觉得被容瑾刺了有什么不悦的,含笑道:“九弟说的是,不过以后出门还是小心一些的好。这外面终究是不如京城里安全。”

虽然容璜的事情可能跟容瑾没什么关系,但是对于容瑾一出京就不见人了人影,容琰心里还是有些疙瘩的。皇室中人总是喜欢将所有的事情都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偶尔有什么超出控制的事情便会觉得格外的不对劲。

容瑾冷笑道:“多谢四哥关心,本公子也不是吃饱饭没事震天往外跑的?”

众皇子脸色不由得有些古怪了,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容瑾离京的时候西越帝责骂他们的话。父皇言里言外的意思竟都是因为他们这些做兄弟的挤兑容瑾,才让他一怒之下跑出去的。众皇子顿时觉得格外的冤枉,就算他们有心挤兑容瑾,但是当天容瑾还没来得及让他们挤兑就跑了吧?等到他们收到消息的时候京城里各种流言已经议论纷纷,而九皇子却已经挥挥手走的不见人影。倒是他们这些做兄弟的枉做小人。

“启禀各位王爷,宫中的使者来了,王妃请各位王爷出去接旨。”质王府一个管事急匆匆的前来禀告。众人一怔,不由对视一眼心思各异。蒋斌刚刚穿过旨意回宫去了,怎么这会儿又来了?还是父皇又有什么想法?

顾不得多想,众人连忙整了衣冠出门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悼恭太子嫡长子容淮,朕之嫡长孙,人品贵重,慧敏诚孝,今太子薨逝,朕心怜之,晋为亲王,号秦……钦此!”蒋斌念完了圣旨,将明黄的卷轴一合,恭敬的送到质王世子和质王妃跟前,笑道:“秦王殿下,恭喜。”

质王世子捧着旨意泪流满脸,“孙儿多谢皇祖父垂怜。谢陛下隆恩。”

蒋斌连忙扶起他道:“陛下说了,太子虽然薨逝了,但是秦王殿下却还有祖父和叔父们在。殿下当好好孝顺太子妃,为陛下和西越分忧才是。”

“孙儿谨遵皇祖父教诲。”质王世子,这一刻起便该称为秦王,恭敬的答道。

蒋斌也不敢久留,说了几句恭贺的话便转身告辞了。

质王府里,一时间一片寂静。众皇子脸上的神色都有些难看。一个已故的太子的儿子,而且还是众皇孙中名正言顺的嫡长孙。孙辈中的第一个亲王,这样的身份已经足够容淮与任何一个叔叔相提并论了。要知道,别说是皇孙,就是皇子里,十皇子和十一皇子还没封王呢。

离了质王府,容瑾和沐清漪并肩而行走在已经有些空荡荡的大街上。沐清漪侧首看了容瑾一眼,含笑道:“怎么了?心里不高兴?”

容瑾轻哼一声。沐清漪笑道:“你有什么好不高兴的?你十九岁就封了亲王,容淮三十多了才封亲王。他爹是太子,你爹还是皇帝呢。”这些皇子,就是想要的太多了,别人比他们多一点儿就觉得不乐意,其实他们明明得到的比别人多得多啊。

容瑾轻哼,不悦的斜睨着沐清漪道:“清清以为本公子是在为这件事不高兴?”沐清漪耸肩笑道:“难道不是?你不是从质王府出来了才不高兴的么?”

容瑾不悦道:“本王才不管他封容淮什么呢,本王是在想…果然不该抱有什么幻想!”沐清漪沉吟片刻,微微叹了口气。难怪容瑾自个儿暗中养着兵马想造反呢,从一开始西越帝就没有见容瑾算到可能继位的人选中去,连个机会都没有想要给他。所以即使容瑾已经进入了朝堂,即使容璜死了西越帝需要人出来平衡局势,却也没有想过容瑾,而是选择了扶持本来应该要倒下去的容淮。

容淮,容瑄,容琰,依然是三足鼎立的局面。从一开始,西越帝就将容瑾排斥在了权利之外。

“权利真的这么重要么?”沐清漪忍不住轻声问道。

容瑾毫不避讳的拉着她的手,淡笑道:“当然重要,如果权利不重要的话…清清,顾家怎么会没了?你我怎么会如此的步步小心不得自由?”如果有权利的话,当初母妃怎么会入宫?怎么会芳年早逝?如果有权利的话,他不会七八岁之前连话都说不清楚,他不是八岁以后一次一次的挣扎在生死边缘,而此时,他也不会委屈清清只能改名换姓易装为男子留在自己身边。

容瑾不是虚怀若谷,视权势如粪土的人。他是天家皇子,权利二字早在他懂事的时候就已经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心里。没有权利,他什么都不是,他做不了自己想做的事,护不住自己自己想护的人。终有一日,他会站在这个天下的最顶端,将所有的人都踩在脚下。

沐清漪眼神微闪,轻声叹了口气。容瑾说的不错,即使没有容瑾,她也不会跟大哥一样放开仇恨之后便从此云游天下不染俗世。从来,顾云歌都是一个俗人,所以她才会跟容瑾走到一起。想起自己在彭城对那些江湖中人对容璜的狠戾,沐清漪霎间也觉得自己突然而起的怜悯有些可笑。

“清清后悔了么?”容瑾问道。

沐清漪摇头,低声道:“不,你助我复仇之恩,我佐你盖世功勋,成全你不世野心。”容瑾不是甘于平淡的人,他若是甘于平淡的人就不会有现在的豫王,天阙城主和云隐公子。这世上也出了父母兄长,也没有比容瑾待她更好的人,她愿意成全他的雄心壮志。

大街上本就没有什么人,沐清漪说话的声音极低,若不是容瑾站得近也未必能够听得清楚。但是沐清漪所说出的内容却让他无比的愉悦,就连刚刚因为西越帝突然册封容淮打乱了布局的郁闷也荡然无存了。

“清清说什么恩,本公子听不懂呢。”容瑾笑眯眯的道:“本公子是清清的,清清也是本公子的,自然是要跟本公子一起的了。”

沐清漪也不反驳,只是淡淡一笑。有些暗淡的夜色下,黑衣青年俊美的笑颜和白衣少年精致出尘的容颜让有些萧瑟的街头更添了几分清雅景致。

“豫王殿下请留步。”身后,有人急匆匆的追了上来。两人回头,却是宫中的太监和侍卫。领头的人恭敬的道:“豫王殿下,陛下召殿下进宫。”

容瑾皱眉,不悦的道:“天都要黑了,还进什么宫?不进!”

来人有些为难的道:“这…这是陛下的旨意,还请殿下体谅。”容九公子冷哼一声道:“爷累了,身体不适!”说完,也不理会身后的人是什么表情,直接拉着沐清漪快步往豫王府的方向而去。留下身后一众人一脸无语:身体不适九殿下你还能跑这么快,真的身体好了岂不是能飞了?

但是对于这位九皇子他们却也不敢用强的,只得转身会宫里复命去了。

御书房里,西越帝正坐御案后面看着奏折,听着侍卫回来禀告的话,淡淡道:“朕知道了,你们退下吧。”

众人连忙恭敬地退下,同时也在心中暗暗感叹陛下对九殿下的宠爱。像这种陛下召见居然敢推脱的事情可算是抗旨不尊的大不敬罪名了,但是陛下居然连半点怒意也没有,就这么算了。

看着众人退下,西越帝怔怔的望着金碧辉煌的宫殿也有些出神。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轻声叹了口气道:“蒋斌,瑾儿这是在跟朕赌气?”

蒋斌看了看西越帝的脸色,小心翼翼的答道:“陛下多虑了,九殿下自小身体便不好,想必是当真身体不适了。想必明天九殿下必定会进宫来向陛下请安的。”

西越帝轻哼一声道:“你也不必替他说好话,瑾儿的脾气朕还会不知道?想必是朕封了秦王他不高兴了。”蒋斌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默默腹诽着:您若是担心九殿下不高兴,有何必封秦王?您若是打定了主意要封秦王,又何必理会九殿下高不高兴的问题?

西越帝搁下笔,叹息道:“不管怎么说,朕还是希望瑾儿能够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要搀和到这些纷争中来啊。”只是做儿子的却很难理解老父的想法,年纪到了自然免不了惦记权势了。

摇了摇头,西越帝将此事抛到脑后,问道:“庄王怎么样了?不是听说在质王府昏过去了,醒了么?”

听着西越帝不以为然的语气,蒋斌便知道陛下只怕是对庄王有些不满了。虽然是为了打消外面的传言,但是在质王府里又是下跪又是晕倒的,戏演得太过了,也难怪陛下不高兴。

蒋斌恭敬的道:“启禀陛下,庄王府的人来禀告过了,庄王殿下已经醒过来了。伤势也没有什么大碍。”

西越帝点点头道:“朕猜他也该没什么大事。对了,南宫家那个小子…叫南宫羽的,之前听说是想要驻守边关来着?”

南宫家南宫绝膝下又儿子,长子南宫翼今年已经三十二岁,却并不随父亲南宫绝反而进入靠了科举进了官场做了一名文官。次子南宫羽才二十多岁,倒是从小跟着南宫绝习武,只是性格倒是跟南宫家的人有些不太像,应该说是,比较像南宫绝年轻的时候。

想了想,西越帝道:“回头着吏部拟旨:封南宫羽为三品参将,驻守…青州吧。”青州的守将是孙泽陵,却不是南宫绝的部下,将南宫羽扔到那里去磨练正好合适。若是成了将来西越也多一员名将。

“是,奴才遵旨。”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33.美人如花隔云端 下一章:135.难以消受的帝王爱
热门: 一目余生 我的大小魔女 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重生] 朕只是一个演员 查尔斯街 村长的后院 给我一张好人卡 我和天敌谈恋爱 别打扰我赚钱 佛系大佬的神奇动物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