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美人如花隔云端

上一章:132.清漪回京 下一章:134.接二连三的圣谕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容九公子此话一出,天璇虽然是一脸黑线,但是也立刻明白了眼前这白衣少年果然便是天阙城里的白衣少女,他们未来的城主夫人沐姑娘。

天阙城虽然避世几百年,但是城中的许多规矩与外面却相差并不大,霍姝那样能文能武的女子已经算是凤毛麟角了,何曾见过沐清漪这样的。在打量了一番坐在城主身边,神态自然,举止洒脱气度天成的沐清漪,不由得在心中感叹,难怪城主看不上梅映雪呢。

容瑾神色淡然的看着天璇道:“以后称呼子清顾总管便是,天璇,你可明白?”

蓦地,天璇只觉得眉心一凉,心中也是微微一震。他本也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容瑾的意思。沐姑娘现在这个身份对外界来说是个秘密,除了自己知道,就算是天权天枢等人也不可以提起。至于霍姝…跟着沐姑娘、顾总管回来的想必已经知道了吧。

“属下明白!”天璇立刻起身,恭敬地道。

沐清漪微微挑眉,含笑看着容瑾道:“王爷别吓天璇了,刚刚一进城就发现城里的气氛似乎很是不寻常,有什么事么?”

容瑾挥挥手示意天璇坐下,笑眯眯道:“出了什么事,子清猜不到么?”沐清漪不用猜也知道,“质王?”

容瑾点头,“子清真聪明,想必我那二哥也快要回来了吧?”沐清漪摇头道:“应该没那么快,据说庄王殿下伤的不轻。”

“不,在外面拖得时间越长,对他就越不利。何况…等上都好了再回来,那他受伤的意义可就不打了。”容瑾笑道。容瑄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可不仅仅是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这种嫌疑其实是很难完全洗刷掉的,何况容瑄也真心不算冤枉。若是他带着重伤回来,父皇看了就算原本有十成的怒火,至少也还是要消下去个五六成的。

“这段时间辛苦冯先生了,城中可还有别的什么事?”沐清漪看向坐在一边正微微蹙眉看着他们的冯止水道,同时还淡淡的扫了容瑾一眼。她记得她可没有让冯止水进王府来帮忙。不过,竟然她已经进了豫王府,身为顾家目前的大总管的冯止水只怕早晚也要被牵扯进来的。而冯止水的才华,只是用来做一个小小的顾家总管,确实是大材小用了。

冯止水恭敬地道:“公子客气了,府中也没有什么大事。不过…南宫将军府上的二公子来找过公子一回。”沐清漪点头表示明了,“天璇在过些日子当可独当一面了吧?”

冯止水扶着胡须含笑道:“天璇公子天资卓越,再过不久必然可以独当一面。”虽然之前天璇也早就已经独当一面,但是作为一个成功商人,在冯止水的眼中天璇还是远远地不合格的。冯止水能以一介儒生的身份掌握着顾家内外这么多的产业这么多年丝毫不见衰败甚至还有更甚之势,若不是顾家不愿出风头,自从顾家出事之后也没有在扩张,只怕如今天下首富到底是谁还未可知。如此才能,自然是看不上天璇这样还有些手生的青年。

天璇这些日子也见识过冯止水的能力,连忙拱手道:“多亏了冯先生教导。”说起来,若论人才,容九公子手下真正能够拿得出手独当一面的人才还当真不如顾家。顾家毕竟是数百年的大家族,即使是如今已经衰败,但是又冯止水这样的人便胜过了许多人了。

而容九公子虽然贵为皇子又继承了天阙城,但是身在京城处处被人盯着,天阙城几百年避世不出,城中的人早已经闲散老朽不堪,年老的人不能用,年轻的人不堪用。这几年容瑾好不容易从一堆人中拣出了那么几个可看造就的着实不易。

也就难怪了容九公子趁着沐清漪不在将冯止水怪到王府里来帮自己干活了,实在是羡慕嫉妒恨啊。

容瑾看着沐清漪,犹豫了一下,还是道:“等到天璇能够独当一面,子清手下,凤章先生若是只做一个管事,是有些屈才了吧?”

早在看到冯止水出现在书房里,沐清漪就明白了容瑾的打算。不过冯止水应该也是愿意的吧,若是不愿,冯止水自然有的是办法避开。何况,冯止水虽然做了几十年的顾家大总管,到底是一介文人,理想抱负必然是在家国天下而不是算盘和金银中间。

“冯先生?”

冯止水道:“单凭公子吩咐。”

沐清漪轻叹了口气,看向容瑾道:“王爷有什么打算?请凤章先生留在王府么?”

容瑾笑眯眯道:“凤章先生大才,王府有子清在就足够了,至于凤章先生…本王猜测不日彭城太守之职将会空缺出来,先生若是有兴趣的话……”

冯止水一惊,太守之职并不低,以冯止水的能力虽然绝对能够胜任,但是他成为彭城抬手的条件确是不足。一来,他并非西越人,二来,他也并非朝堂上人。西越帝怎么可能会任命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作为一方太守?“

容瑾挥手笑道:”一开始便是太守肯定不行。所以,还要先生在彭城委屈一段时间。如今一个皇子死在了彭城,接下来彭城太守之位绝对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先生不如先到彭城做一段时间的幕僚如何?“

冯止水顿时明了容瑾的打算,西越的官员并不全部都是通过科举上位的。如果他在彭城期间能够有大的作为,趁着彭城之后这段时间必然的混乱状态,再加上豫王府和顾家的财力在母后推动,彭城太守之位未必不能落入囊中。

”有把握么?“沐清漪蹙眉道。

容瑾笑道:”彭州并非什么战略要地,步玉堂在那里原本做的也不错,只是如今……虽然本王没什么势力,不过区区一个太守之位还是不妨事的。“如果不是不想要冯止水被人忌惮从此贴上了豫王府的标签,以容瑾的身份直接向西越帝要了彭城太守这个位置西越帝多半也不会拒绝。只是到时候冯止水大概也就别想要清清静静的做官了。

沐清漪想了想,对冯止水道:”那以后就辛苦冯先生了。“

冯止水连忙起身一拜道:”王爷和公子对属下信任有加,属下必不敢辜负公子的信任。“

看着天璇和冯止水退下,容瑾方才欢喜的凑到沐清漪跟前,如同小狗儿一般的在她乌黑的青丝上蹭了蹭,眼巴巴的望着她,”清清……“

沐清漪无奈的抽了抽嘴角,她男装的扮相连天璇都看不出来破绽,证明现在外表看起来确实是个少年,九公子你就不觉得别扭么?

抬手拍拍某人的脑袋,沐清漪问道:”九公子怎么想起来让冯先生做彭城抬手的。“

说起正事的时候容九公子多半是不怎么抽的。在自己的位置上坐端正了看着沐清漪笑道:”凤章先生那样的人才,区区一个太守算什么。不过…彭城么,是个好地方。“

沐清漪明了,彭城就在天阙城附近,而且看容瑾对孙泽陵的态度显然也是有拉拢之心的。只要能够拉拢了镇守三州的平戎将军孙泽陵,彭城太守又是自己人,不需要几年时间,彭、渝、青三州实际上就等于已经在容瑾的控制之下了。只不过…孙泽陵只怕不是那么容易收服的就是了。

”步玉堂怎么样了?“在彭城的时候,沐清漪对步玉堂这个太守很有几分好感。不拘于小节,灵活机变,而且确实是实实在在的为一方百姓着想的。为一方父母官,能够做得比步玉堂更好的并不多。这一次步玉堂算是被他们连累了,糟了池鱼之殃。

容瑾挑眉,淡淡道:”父皇已经下令,连着质王的尸体一起被押解进京。太守之位暂时由郡丞暂代,稍后在派合适的官员前往。太守是正五品的官员,而郡丞却是八品,除非有天大的功劳能够连跳数级,否则也只能是个暂代。

沐清漪点点头道:“那么就让冯先生尽快赶去彭城吧,最少是在正式的太守上任前在彭城立住脚跟。步玉堂…有法子救他么?”

“清清怎么对步玉堂这般关心?”容九公子不悦的道。

沐清漪赞道:“是个人才,就这么死了可惜。”步玉堂这一次被押解进京,绝对是凶多吉少。死了一个皇子,总要有人来担起责任,步玉堂这个当时离得最近的官员自然就是最好的替死羔羊了。不说别的,就一个保护皇子不力,也足够步玉堂翻不了身了。

现在皇后一族和质王府一党的人肯定饶不了他,庄王和南宫家只怕也巴不得步玉堂快些死了好将这件事抹过去。

容瑾点点头,清清说的没错,步玉堂确实是个人才。在彭城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动过心思,不过没时间而且身份也不合适。正好容九公子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才,救一救步玉堂倒也无妨。

“我知道了,回头想想看。”容瑾道。

沐清漪淡笑道:“不要勉强。”若是为了救步玉堂,而将自己搭进去了,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容瑾笑道:“清清放心便是,本公子什么时候出过这样的漏子?”容九公子这么多年来在皇子和云隐公子两个身份之间自由转换,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谨慎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沐清漪弟妹一想,也是莞尔一笑,“九公子这些天不是已经上朝听证了么?可有什么收获?”

容瑾懒洋洋的趴在椅子扶手上翻了个白眼,“无聊死了。”

皇子虽说参政,却并不想普通官员那样有着具体的职务,平时上朝也多事旁听而已。有时候西越帝会随机的分配下来一下事情由皇子们去办,若是没有事情做,还当真是有些无聊。

只不过,这样的无聊也总算还有一些好处的。至少朝中官员的接触开始多了起来。从前朝中的官员几乎人人都对九皇子避之不及。如今容瑾开始上朝了,渐渐地也开始有一些大小官员上门拜见了。虽然比起之前的质王府庄王府和端王府的络绎不绝还有些凄凉,但是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始不是么?

很快沐清漪便拿到了一张这些日子所有上门来拜访的官员的名单。一眼看去人数果然还不少。上至丞相下到五品小官都有,丞相自然是不用考虑了,当朝左相是质王的舅舅,右相是端王妃的亲爹,这两个过来纯属试探而已。

从这方面来说,西越帝确实是比华皇要大方的多。看看华皇底下那些皇子妃们的家世,再看看西越帝这些皇子妃的家世,当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清清把天阙城的人安置在哪儿了?”容瑾趴在椅子里看着沐清漪认真的看着名单思索的模样,慢悠悠的问道。

沐清漪抬眼看了他一眼,道:“城外的几个别庄里,过些日子就能够放一些进城来。就算王爷想要将他们调到豫王府来也无不可。”这个别庄自然是指顾家的别庄而不是容九皇子手下的皇庄。豫王府手下的产业沐清漪虽然整顿了一番,不过还是难免有些抓不出来的小虫小虾,想要完全放心还要过些日子。

“不用,豫王府的人够用。”容瑾挥挥手道。豫王府的侍卫不少,自从出宫建府之后九皇子脾气暴戾的名声不减反增。这些日子一来被容瑾弄死弄伤弄残的侍卫丫头没有上百也有几十。虽然名声不好,但是王府里确实是干净了不少。现在豫王府一切都已经基本上路了,别人再想要往里面安插人手就没那么容易了。

至于收买府里的人,看看王爷腰上那条精致的长鞭,只要不是活得不耐烦了的,都得要掂量一下。于是,在不知不觉间,人们恍然发现,豫王府的消息原来没那么好探听。虽然他们原本就探听不出什么有意义的消息,因为九爷从来不做有意义的事情。

京城里,虽然因为质王的薨逝而显得有些沉郁,但是到底还是皇室和朝中大臣的事情,一个皇子薨逝还用不着全天下的百姓为他服丧。所以京城的百姓们日子还是照样过。

清风阁是京城一家还算不错的茶楼。此时清风阁的二楼上,穿着一身月白色衣衫的南宫家二公子南宫羽正住在窗前发呆。

“南宫。”一个含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南宫羽一怔猛的回头便看到沐清漪披着一件淡青色的薄披风站在自己身后。

“流云!”南宫羽站起身来笑道:“我还以为你没空出来呢。”沐清漪挑眉,抬手解下身上的披风放到一边,露出里面一身白色的锦衣,白衣裳袖中银色的云纹暗绣,不细看仿佛只是一件普通的白衣一般,但是仔细一看便会发现着竟是京城里便是权贵之家也少见的暗绣云锦。

沐清漪笑道:“南宫在这个时候约我我才比较奇怪呢。”这几天容璜的尸体快要运回来了,皇子们更是必须每天到质王府祭奠一次。而支持庄王的南宫家和支持质王的左相府周家更是隐隐有水火不容之势,这个时候南宫羽还有空闲在外面跑才是管事。

南宫羽有些无奈的苦笑道:“这些事情都是父亲和大哥在忙,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可不是闲着么。倒是流云,你现在可是豫王府的大总管,应该不轻松才对。”

在南宫羽对面坐下来,沐清漪不以为意的笑道:“豫王府能有什么事儿?只怕整个京城就没有比豫王府更闲的地方了。”

南宫羽掏出一叠银票放在沐清漪面前道:“上次的事情,多谢流云。”

沐清漪一愣,不管怎么说,这件事还是容瑾坑了南宫羽的。虽然后来容瑾将银票还了回去,现在看到南宫羽一脸郑重的将银票还给自己,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南宫羽笑道:“流云不必如此,豫王在京城里行事素来如此,何况上次的事情也跟流云无关。”

沐清漪也不推脱,也不看银票的数目直接收了起来,笑道:“南宫急着找我,就是为了这事儿么?”

南宫羽摇摇头,有些无奈的笑道:“你我也算是朋友,难道没事还不能出来聊聊么?”

“豫王府大总管和南宫家二公子?”沐清漪挑眉笑道。

南宫羽轻声叹了口气,很是无奈的望着沐清漪。如果只是南宫羽和顾流云,自然是可以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但是如果是南宫家的二公子和豫王府的大总管,谁会相信他们之间的交情当真没有别的什么?就连他的大哥也……

摇了摇头,南宫羽道:“我想要跟陛下请求,驻守边关。”

沐清漪没有接话,她能够看出南宫羽本身确实不是一个适合权谋算计的人。但是身在南宫家却注定了他不能逃脱这些。驻守边关,也算是一种变相的逃避吧?只是,不知道西越帝会不会答应?

“南宫不想要待在京城里?”沐清漪轻声问道。

南宫羽苦笑道:“说我懦弱也好,说我愚笨也罢。但是比起京城里的这些勾心斗角…我当真是宁愿在战场上一刀一枪的搏杀。如今质王死了,京城的局势只怕是…要乱了。”即使皇后的娘家已经渐渐没落,但是到底还有一个左相在朝中,南宫家的势力却一直偏向军中。而南宫翼虽然已经高居尚书之位,但是跟一直都是文官的周家比起来只怕还要略逊一筹。若是周家执意反扑,到时候只怕南宫家损失也不会小。虽然南宫羽也不放心自家父兄,但是留在京城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倒不如眼不见为净。

“南宫喜欢驰骋沙场的话,不妨去陛下跟前试一试也好。说不定陛下会同意呢。”不管西越帝如何防备南宫家,却也改变不了南宫家在西越军中的影响。何况,如今西越跟华国的情况也相差不多,文官当道武将凋落。朝中除了南宫绝这个名将还能拿得出手的将领其实并不多。如今北汉国力渐强,而北汉国主同样是正当盛年,西越帝却已经年迈老朽,西越离不开南宫家。

闻言,南宫羽不由得脸色一亮。他想要驻守边关的事情就连自己的父兄都不同意,倒不是说南宫家要摈弃兵权转作文官,而是如今朝中局势复杂,大哥想要他留在京城帮忙。而父亲则认为这个时候就算他想要驻守边关陛下也根本不会赋予他太多的兵权,到时候只怕也是受人节制的份儿。

“多谢流云。”南宫羽真诚的道。

沐清漪淡淡微笑,也不再多言。南宫羽的事情毕竟还是由他自己决定的好。或许他是为了逃避眼前让人烦乱的争斗,但是南宫羽这样的性子和志向,本身就不适合这些事情,被拘在京城就了,只怕原本就算是一员名将的胚子也要被毁了。

“不谈这些,我请流云喝一杯如何?”南宫羽笑道,“上次便说请流云喝酒,不想流云却一直忙的不见人影。今天我正好带来了父亲珍藏的好久。”

沐清漪无奈的道:“我虽然不甚酒力,不过喝上一两杯还是可以的。”

南宫羽笑道:“爽快!”立刻叫人上来换上了就被。南宫羽果然带了一坛好酒来,一打开封泥淡淡的酒香四溢。

沐清漪闭眼闻了闻空中弥漫的酒香,赞道:“华国产的香雪酒号称华国名酒第一,果然是醇香四溢。”

南宫羽笑道:“没见到流云年纪轻轻,看来也是会饮酒的。说起来,若论酒的话还是咱们西越的酒味道更好,不过华国这香雪酒倒也味道独特,我知流云是华国人,所以特意带来的。”

沐清漪笑道:“早知道南宫嗜酒,我府上倒是藏着几坛三十多年的西越青竹酒和碧玺梅花,回头让人给你送过去?”

“咦?”南宫羽眼睛一亮,青竹酒是西越西南的名酒,素来以清冽著称,但是因为只产自一个叫做青竹的小镇,每年所产的也不过三百坛而已,三十年的陈酿就更是少见了。至于碧玺梅花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沐清漪苦笑道:“家中长辈兄长原本也好品酒,这些酒原本是要送回华国去的。如今…也只好拿来送人了。”

南宫羽也知道顾家几年前几乎被灭门的事情,也不知怎么安慰沐清漪只得捧着酒杯发呆,沐清漪扑哧一笑,端起酒杯朝他微微一举道:“我当真是不胜酒力,只饮这一杯,其他的南宫随意。”

南宫羽与他一碰杯,笑道:“你放心,我从不劝人喝酒,劝别人喝了自己岂不是喝的越少了。那我就先谢过流云了。虽然咱们才认识没几天,不过我却觉得流云比京城里的这些人更像是朋友。”京城里的世家子弟,每个人身后都有着自己的背影和势力,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抱负和想法,哪儿那么容易将谁真心当成是朋友?说是朋友也不过是随手便可卖罢了。

沐清漪淡淡一笑,心中也有些愧疚。南宫羽这人在京城里是永远不会活的快乐的,因为他心中太过干净,容不得一丝的尘垢。虽然她也不是因为什么才与他相交的,但是将来若是有什么时候可以利用到他,很难说她会不会利用。这样的人,若是生在寻常百姓家想必要幸福的多。

楼外传来一阵得得的马蹄声,沐清漪好奇的抬眼从窗口望去。南宫羽倒是不怎么好奇,道:“今天是质王的遗体还有庄王回京的日子。得,看来想要好好喝酒也不行了,我还的去一趟质王府。”

质王追封的旨意虽然还没有下来,但是皇城里的人知道的却也差不多了。想必等到质王收敛了追封的旨意也就该下来了。这个时候他若是还躲着不去质王府上柱香,回头大哥说不准就要打断他的腿了。

沐清漪也不在意,笑道:“酒可以以后再喝,别耽误了正事。”南宫羽点点头,起身道:“流云答应送我的酒,可别忘了。”沐清漪无奈的笑道:“忘不了。”

除了清风阁沐清漪正准备转身回府,便看到容九公子晃晃悠悠的朝这边走了过来。南宫羽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容瑾,原本应该上前打个招呼,但是想起上回九皇子眉眼都不动一下就坑了他几万两银子,还是忍不住觉得心头发憷,想了想,还是决定先遁了。

等到容瑾走近,南宫羽早消失在人潮中了。容瑾不悦的道:“那个南宫羽是怎么回事?看到本王跑什么,真是没礼貌。”

沐清漪没好气的道:“九公子自己还不知道别人为什么一看到你就跑么?”

容瑾理直气壮的道:“欠收拾,回头便让南宫翼好好的调教调教他弟弟。”

“你消停一点吧,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质王府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沐清漪无奈的道。质王遗体运回来,按理说所有的皇子王爷都要在质王府等着迎接的。

容瑾翻翻白眼道:“不是来找我的大总管么?现在可以走了,还来得及。运送灵柩的队伍没那么快。”说罢,拉着沐清漪就往质王府的方向而去。

“我…也要去么?”沐清漪不解的道。

一边走,容瑾一边道:“干什么不去?本公子堂堂皇子中不能走到哪儿都孤家寡人的一个人。”

沐清漪挑眉笑道:“明白了,九爷需要排场嘛,回头我便给九爷弄个华丽有气派的排场。”

“本公子有清清就已经最气派了,还需要什么别的排场?”容瑾挑眉道。却是,一黑一白两个俊美青年和少年站在一起,当真是十分的赏心悦目。一瞬间几乎就可以吸引所有人的视线,谁还在意九殿下有没有排场?

到了质王府,果然灵柩还没有到。但是京城里的众皇子权贵朝臣却几乎一个不落的都到了。因为这几天九殿下前来祭奠的时候一直很规矩很安分,众人看到他的时候表情也没那么惊悚了。但是看到他身边带着的一个白衣如雪的俊美少年却还是忍不住眼神恍惚了一下。

容瑾亲自上前上了香,便拉着沐清漪做到一边的偏厅里喝茶去了。虽然有不少琐事需要各位王爷帮忙,但是大多数脑子正常的人也不会想到要九爷帮忙,所以容瑾还是在场的最闲散的一位。

“九哥,这位就是你府上新任的大总管?”一个穿着褐色锦衣的少年跑过来,趴着桌边好奇的望着沐清漪打量。

容瑾眯了眯凤眼,抬手将少年直接从桌子掀了下去,还不忘拿扇子往下拍了一下,才看向好奇的沐清漪道:“靖远侯的儿子东方旭。”

叫东方旭的少年自己爬起来,也不生气。拍拍身上的灰尘,风度翩翩的对沐清漪拱手笑道:“在下东方旭,是九哥的表弟。”

沐清漪淡淡一笑,拱手道:“原来是襄城公主的爱子,在下顾流云,见过小侯爷。”襄城公主是西越帝的长女,十八岁下嫁靖远侯东方飞,生下一子今年年方十七。只是沐清漪倒是没想到,东方旭看起来跟容瑾的关系竟然像是不错。

“倒是没想到王爷和小侯爷关系不错。”沐清漪笑道。东方旭也是被大公主娇养长大的,只看神情就知道也是个脾气娇纵的主儿,这样的人能跟容瑾合得来,真是十分的不容易。

容瑾不屑的道:“谁跟他关系不错,是他死皮赖脸的非要贴上来。”东方旭看看容瑾,有看看沐清漪,眼睛一转笑道:“以后本公子可不用跟你玩儿,本公子以后要跟流云玩儿。真是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能够跟九哥相提并论的绝色啊。真是美人如花……”

碰!东方旭的诗还没吟完,就被容瑾一脚踹飞了出去,直接五体投地的趴在了地上。

沐清漪忍不住眼角抽搐,美人…如果东方旭是因为这个原因贴上了容瑾,还没有被容瑾给抽死,果然是本事不小了。

趴在地上的东方旭抬起头来,晃了晃脑袋,有些幽怨的望着居高临下的两人,叹息道:“果然是…美人如花…隔云端啊。”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32.清漪回京 下一章:134.接二连三的圣谕
热门: 我终于栽在自己手里! 不要在火葬场里等男朋友 天才御兽师 七芒星 狂武战帝 我有了逃生BOSS的崽 包青天:沧浪濯缨 孤芳不自赏 诡案罪6 哑舍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