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修罗菩萨

上一章:130.莫问情的抉择 下一章:132.清漪回京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刚刚莫问情也确实承认了九霄仙芝在他的手里,现在又有了药王谷新任谷主的证实,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到了莫问情的身上。

莫问情平静的注视着慕容煜,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波动。仿佛是他早料到慕容煜会这样做,又或者是无论他怎么做莫问情都不在意。对上这样如古井无波的眼神,慕容煜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心虚,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莫问情的眼神。

在众人的叫嚣声中,莫问情慢吞吞的解下了身后的一个包袱。众人这才注意道白衣胜雪的莫问情背后原来还被这一个同样颜色的包袱。也许是颜色太相近,也是是莫问情的身形太过挺拔,之前竟然一直都没有人注意。

一只手慢慢的拉来了包袱的结,一股奇异的幽香慢慢的弥漫开来。然后众人惊讶的发现那包袱中是一个模样素雅的玉盒,玉盒中放着一只红色的灵芝状的东西。虽然是红色的灵芝,但是却又不像是血芝。血芝绝没有这样让人一闻之下便觉心旷神怡的香味,血芝也没有这样美丽夺目如火焰一般的眼色。

只见那洁白无瑕的玉盒中那多红色的灵芝仿佛被火焰包围着一样的美丽动人,还有那仿佛无处不在的幽香,靠的近的人们甚至隐隐觉得自己平稳的内力开始有了波动。如果只是靠的近一些就能够影响到内力,那么传说中韩问天只是吃了它就成为绝代高手的事情也不是假的了。也就是说…这当真就是九霄仙芝。

莫问情看着这些人贪婪的神色,露出一丝极冷的笑意。

“九霄仙芝只有一个,你们…谁要?”冰冷的声音将众人拉回了现实中,没错,九霄仙芝只有一个,那么他是属于谁的?

看着蠢蠢欲动的众人,莫问情道:“既然你们都不知道,那就听天由命吧。”手一样,竟然连着玉盒和九霄仙芝一起抛了出去。

“哎呀”不知是谁惊叫了一声,在场的人几乎都飞身而去去抢那还在空中的玉盒。只是武功差点自然被武功好的踩在了脚下,武功好的自然还有更好的。甚至有些人眼看着就要抢到了,却被身边原本是亲朋好友同门的人们给一剑刺穿了心脏。

从一道雪光闪现之后,整个会场立刻更加疯狂起来。稀世珍宝和鲜血的刺激让在场的人都有些狂乱起来。那白玉的宝盒从一个人手中落到另一个人手中,最后雪白如玉的盒子上已经沾满了鲜血。

临时搭建的简陋的台子上,莫问情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的看着打成一团的江湖中人,唇边勾起一丝冷酷嘲讽的笑意。侧首淡然的看向灵枢道:“这就是你所谓的江湖豪杰么?”

“你……”灵枢同样也被眼前这一幕震惊了。她没想到莫问情竟然会造成如此大的动乱。或许…她从来就不曾了解过莫问情。

“真是肮脏。”莫问情淡然道:“该我做的,我都做完了。以后…我与药王谷再无相干。至于你……”莫问情冷然的盯着慕容煜道:“别让我在看到你。”

慕容煜脸色顿时铁青,但是即使现在明明他处在强势他却依然不敢对莫问情动手。或许他的武功并不比莫问情差多少,但是就连药王谷中毒术和医术最好的灵枢也要承认她远不是莫问情的对手。只有莫问情才是真正继承了前任谷主衣钵的传人。

“师兄,你一定要如此无情么?”灵枢有些艰难的道。

“莫大哥,都是我不好,你别走……”素问红着眼睛叫道。她真的没有想要害莫问情,她从十二三岁起便一心一意的喜欢着他,他怎么会害他?但是他的眼中却从来都看不到她,她只是想要他看到他而已啊。

素问的哀求却丝毫都不能打动他冷漠的心,莫问情的答案便是转身离去。

“灵枢,九霄仙芝…我们…”慕容煜皱眉道。看着一个江湖中有名的掌门夹带着染血的玉盒朝树林中奔去。

灵枢淡然摇头道:“药王谷,从来就没有什么九霄仙芝。”

慕容煜脸色微沉,道:“你说那是假的?”

灵枢并不回答,只是道:“谷主,现在这里已经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便是你尽快接掌药王谷。”

慕容煜半垂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屑,面上却依然是一片温和,道:“你说得对,灵枢,若不是有你,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灵枢漠然道:“陈家世代效忠莫家,这是属下应该做的,谷主不必多礼。”灵枢如此冷漠无礼的态度,若是在从前,即使恭王礼贤下士,必定也是要发怒的。但是到了西越之后慕容煜才才知道自己处境的艰难。西越帝虽然封了他一个郡王,但是却只是将他当成一个闲人一般的养着,任何事情都不让他插手。甚至连端王跟他接触过多都被西越帝训斥了一回。如此一来,西越满朝文武岂会还不明白皇帝对这个华国来的郡王的态度?

孤身一人远在西越,华国也不能回了。如果慕容煜安于从此籍籍无名的过一辈子也就罢了。但是偏偏慕容煜从来都不是一个淡泊名利的人。所以当灵枢找来的时候,他没有犹豫太久就答应了。之前他极力反对跟莫问情回药王谷,是因为看莫问情的态度去了药王谷他只怕一辈子都出不来了。而且他也没有能力跟身为药王谷主的莫问情抗衡。但是如果成为药王谷主就不一样,他掌握着天下大半的名医,同样也就掌握着许多人的生老病死。这对于目前没有任何势力的慕容煜来说,却是一股极大的助力。

“也罢,你准备一下咱们就回药王谷吧。”慕容煜到底是当过二十多年皇子王爷的人,端出来的气势还是颇为可观的。看着他如此模样,灵枢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侧身道:“谷主请。”

等到药王谷一行人全部离去,树林里又走出一群人来,正是之前消失不见的沐清漪等人。站在树下,沐清漪优美的樱唇勾出一抹浅浅的笑意,“慕容煜…居然会变成药王谷主。当真是…祸害遗千年么?”

太史衡挥动着折扇道:“我猜到了慕容煜和药王谷有些瓜葛,却没想到莫问情居然不是前代谷主的亲生骨肉。”

药王谷的规矩他也是略知一二的,但是既然有这样的规矩当初莫问情继位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反对,现在却才来反对莫问情甚至将他逼得几乎无处容身?从这方面来说,即使药王谷对莫问情有教养之恩,也未免太过无情了一些。

沐清漪把玩着胸前的发梢,若有所思的道:“但是…我怎么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呢?”

“不对劲儿?”太史衡怀疑的道。这几日下来,他对沐清漪的才智已经不怀疑了,但是他也没看出这事情到底有什么不对劲的。不就是药王谷的人过河拆桥么?养子再厉害总是不如亲子的。

沐清漪摇摇头,一时半刻她也想不明白这些。转身道:“咱们也走吧,别来不及了。”

霍姝低声笑道:“姑娘放心,有无心和天权在,趁乱夺下九霄仙芝是绝对没问题的。”何况他们还有六十个精兵护卫,这些人只要随意装扮一下,就跟真正的精兵没有任何差别。如今这彭城里,带着朝廷精兵的可只有两位,到时候怀疑也怀疑不到他们身上来。

浑水摸鱼什么的,实在是太让人感到愉快了。

这一天,整个彭城附近几乎都是腥风血雨不断。身为彭城太守的步玉堂自然是勃然大怒。这些江湖中人也太过分了,这段时间闹得整个彭城鸡犬不宁不说,好吓得整个彭城的百姓惶惶不安。当下向还没离开的孙泽陵借了一千兵马并着原本驻守彭城的兵马直接锁城。整个彭城江湖中人准出不准进,敢在城内动武的一律就地格杀。

大怒之下的步玉堂连两位皇子要求他出兵相助都拒绝了,当晚一封折子送往京城告两位皇子参与江湖争斗,搅得地方腥风血雨鸡犬不宁。

黑夜里,一个满身是血的黑衣人抱着一个玉盒仓皇的奔跑着。一双原本正气浩然的眼睛里满是疯狂和警惕。野兽一般的光芒仿佛任何人物敢挡在他面前都会被他无情的撕咬。

等到终于跑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他才喘息着停了下来。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九霄仙芝…九霄仙芝……”闪烁着疯狂的喜悦的眼睛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的渗人。他颤抖着手想要打开手中的玉盒。看到玉盒上的血迹时原本就颤抖着的手抖得更厉害了。这是他从他的亲表弟手中抢下来的,这玉盒上面染着的就是他表弟的鲜血。

“九霄仙芝…。”他终于得到他了,只要吃了它从此他就可以成为如韩问天那样的绝世高手。从此名利权势金钱美女要什么有什么。

但是越是着急,那盒子却仿佛跟他作对一般越是打不开。焦急之下他甚至想要往旁边的石头上砸去,却又害怕将里面的九霄仙芝砸碎了。正在记得满头是汗的时候,一个戏谑的笑声在幽暗的山林中响起,“你看不出来那上面是七窍玲珑锁么?”

男子大惊,猛的站起身来将玉盒护在身后,警惕的望向声音的来处,“谁?!出来!”

“武林史家,太史文华。”不远处的大树上,太史衡背靠着树干笑眯眯的看着底下的人。

“文华公子?”男子一眼认出了太史衡,冷笑道:“你也想跟我抢?”他能够在最后得到九霄仙芝还摆脱了那么多人的纠缠,自然不是个没本事的人。至少对付太史衡那边三脚猫功夫还是够得。

太史衡仿佛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杀意,偏着头有些怜悯的看着他道:“名剑山庄的庄主薛建。没想到最后的人居然是你。”江湖中比薛建武功高的人自然不少,薛建能拼到最后大概是因为他足够卑鄙。因为他的表弟,正是江湖上新一代的一流高手之一,武功远比他更高一些。

“想要找你的不是我,是他们。”太史衡指了指周围。

男子,薛建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所在的地方已经被人围了起来。一个穿着黑衣带着面具的男子靠在不远处的树下神色默然的看着他,另一个方向的一块大石头上一个穿着书生衣衫的青年男子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一个小算盘。但是从他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那里,就足以证明他绝不是个寻常的书生。

在他身后更远一点的地方,一个黑衣女子俏生生的站着,黑衣女子的身后站着一身白衣带着面纱的女子。最重要的是,这两个女子的周围站着七八个手持弓箭的黑衣男子。所有的弓箭都已经拉弓上弦,明晃晃的箭头直指着他的方向。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薛建颤声道。

霍姝淡淡笑道:“我们是什么人阁下管不着。将手里的东西放下,你可以活着离开这里。”

“休想!”薛建惊恐的护着怀里的玉盒,他杀了那么多人,又杀了自己的亲表弟,如果得不到九霄仙芝他就算活着出去了也跟死了没什么两样了。不,他会比死了更惨。

焦急的想要打开盒子,但是玉盒上的七巧玲珑锁显然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让人打开的。

太史衡忍不住闷笑一声,有些感叹的摇了摇头。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他自诩看尽了江湖事。但是知道今天他才真正看清楚,这些江湖中人到底有多么的肮脏和卑鄙。为了一个九霄仙芝,杀师杀徒,杀父杀子,杀兄杀弟,几乎没有什么做不出来。而造成这一切的真正的幕后之人却依然白衣无瑕,笑容浅淡。纤细如玉的双手上,连一滴血也没有染上。

叹息着望了一眼不远处大树下的白衣女子,太史衡在心中暗叹道:“云歌,你的表妹可比你心狠多了。不过这样也好…这世道,心狠才能活得下去啊。”

“别费劲了,那是千年寒玉打造的盒子,七巧玲珑锁当今天下没够在事先不知道顺序的情况下解开的人不足五人。你还是将盒子放在地上,离开这里吧。”回去准备自己的后事吧。看着那薛建恐慌的几近疯癫的模样,太史衡还是忍不住劝道。

可惜薛建却并不领情,“不…你们休想抢我的宝贝。”薛建也并没有完全疯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所以他转身猛的向在场的最弱的太史衡扑了过去。

好心出言相劝却遭此横祸,太史公子也怒了。他的武功虽然不济,但是轻功却是当真不错。一看薛建朝自己扑来,脚下一点立刻便朝着天权扑了过去,“救命啊,天权兄。”

天权似笑非笑的看了太史衡一眼,手中的算盘一扬,便朝着薛建飞了过去。本来天色就不算明亮,那算盘来的又急又快,薛建本能的举起手中的玉盒一挡,只听嗖的一声一只羽箭射穿了他的手腕。薛建啊的一声痛呼,玉盒便从手中落了下去,以前人影一闪,那满是鲜血的玉盒已经被天权抄到了手中。

“不…还给我!还给我!”薛建目眦欲裂,疯狂的想要扑向天权。嗖嗖两道劲风刮过,两支羽箭带着警告之意射到了他的脚边,箭身正好交叉挡在了他跟前。

天权淡定的擦干净了盒子上的血迹,托着玉盒走到沐清漪跟前,恭敬的呈上,“姑娘。”

沐清漪摆摆手,示意他自己拿着。天权身后,因为不肯消停又挨了两箭的薛建怒吼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九霄仙芝是我的,你们休想!休想拿走!”

沐清漪神色淡然的看了一眼地上狼狈不堪的人,转身道:“走吧。”

“是,姑娘。”经过了今天,天权和霍姝对沐清漪可说是彻底的臣服了。局外之人看不明白,但是他们站在沐清漪身边的人却看得一清二楚。眼前这个白衣少女,神色从容笑语嫣然,然而只是弹指之间,一株假的九霄仙芝便跳动了整个江湖厮杀成一边。今天在彭城内外折损的,几乎是整个西越甚至是华国北汉江湖中近六七成的势力。

而天阙城,也可以趁着这个江湖大乱的时候趁机进将势力融入江湖中。

“天权,过两日我跟霍姝回京,江湖中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漫步在山林中,沐清漪淡淡吩咐道。

天权恭敬的点头道:“是,属下遵命。”

沐清漪点头,侧首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边的三个人。最后目光落到太史衡身上,淡笑道:“太史,你怕我?”

太史衡一怔,摸了摸鼻子,笑容有些发苦。他不得不承认,他是当真有些怕这个白衣少女。明明跟云歌长得那么像…但是…。

沐清漪也不管他,只是道:“若是不想留下,随时可以离开。”即使现在他告诉太史衡她是顾云歌,太史衡也不敢相信了吧。沐清漪早就已经回不到当年的顾云歌甚至是萃红阁的挽云姑娘了。

太史衡沉默着看着越走越远的沐清漪,突然轻笑了一声快步追了上去,笑道:“本公子觉得,跟着沐姑娘肯定比我在江湖中游荡更有意思一些。说不定,哪一天本公子当真能够写出一本空前绝后的史书呢?”

霍姝忍不住赞道:“姑娘真是好手段,那些江湖中人现在肯定没有力气找莫谷主麻烦了。”

太史衡神色有些诡异的瞥了霍姝一眼,这丫头到底得多单纯才能相信沐姑娘做这些只是为了不让人找莫问情麻烦啊?

沐清漪轻声叹了口气,抬眼忘了一眼星辰黯淡的天空道:“今天…到底是有伤天和。看来以后得多做几件好事了。天权,把东西送去给质王吧。小心一点,别被质王给算计了。”

天权将玉盒收好,恭声道:“属下遵命。”

彭城里,一缕阳光撒入了楼中。莫问情沉默的坐在靠窗的位置喝着酒。若是前些日子,他绝不会有这样的悠闲在慕华楼这样的地方喝酒的。但是今天却不一样,整个彭城里没有一个人找他的麻烦。即使是这个原本住满了江湖各派名人的慕华楼也显得格外的宁静。这些人昨天便出城去了,莫问情知道,他们不会在回来了。

一点点追踪香和一点点能够挑动人心绪的药,一盒流光溢彩的“九霄仙芝”,整个江湖的名士丧命于此。

抬手饮下一杯酒,莫问情想起那个提出这样的建议的白衣少女。即使是说着这样关系许多人生死的话,少女的眉宇眼神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气。甚至在那清澈的眼眸流转之间,他看到了一丝不为人所知的悲哀和怜悯。

菩萨貌,修罗手,念善天下生,念恶天下亡。

一阵轻缓的脚步声从楼下而来,沐清漪漫步走上楼来,看到莫问情似乎也半点都不惊讶。只是笑道:“莫谷主好闲情。”

“莫问情。”莫问情淡淡道,他现在已经不是药王谷的谷主了。原本冷凝的眉宇间倒是多了几分从前没有轻松和平静。显然,药王谷这个位置对他来说并不是荣耀而是累赘。

沐清漪扬眉浅笑,从善如流的道:“莫问情,沐清漪。”

莫问情点头道:“你要救的人,若是遇上了我会帮你救,若是遇不上,你可以派人找我。”

沐清漪点头,“多谢。”

“九霄仙芝的事情……”沉吟了片刻,莫问情还是开口问道。

沐清漪笑道:“从今天起,世上再也没有九霄仙芝了。”

莫问情点头,他对那个假的九霄仙芝的下落并不在意,只要以后不会再引起自己的麻烦就好。

沐清漪笑道:“莫…问情就不想知道九霄仙芝的下落么?”莫问情摇头,“那与我无关。既然你说没事了,我该走了。”

放下酒杯,莫问情当真起身便走了。

“保重。”

莫问情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有再说什么,转身下楼去了。

刚下楼了,结过账。刚出了慕华楼的大门,门外的大街上就传来一阵杂乱的喧闹声。一个满是浴血的皇家侍卫装扮的男子冲向城中的太守府,一边走一边呼叫着,“质王殿下薨了!”

莫问情微微一怔,抬眼忘了一眼二楼上半开的窗户,窗边坐着的白衣女子容颜清丽,神态温婉,笑颜如花。

莫问情转身,往城外的方向而去。原本…就不是一路人。

望着楼下渐渐远去的白衣身影,沐清漪在心中无声轻叹。问情,本是难得一见的风雅缠绵的名字。莫问情…却是一个让人觉得有些冰冷又黯然的名字。却也正和了莫问情这样的心性。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他这样的心性才有了这样的名字,还是有了这样的名字才养成这样的心性?

“姑娘。”天权和霍姝上楼来,看了看空荡荡的显得有几分寥落的慕华楼,轻声道。

沐清漪回过头来,含笑道:“善后的事情已经收拾好了。”

天权淡笑道:“姑娘尽管放心便是。绝对不会牵连到咱们身上。”

沐清漪满意的点头,“天权你办事,我自然放心。只是不知道…这消息传回京城,要引起多大的震动了。”

天权道:“质王是西越帝长子,又是嫡子,皇后娘家如今虽然没落了,只怕也不能消停。不过。这都是庄王需要烦恼的事情了。”

其实,事情原本就很简单。天权将“九霄仙芝”交给容璜之后,容璜自然是想要杀人灭口。不过天权早有准备自然是顺利逃脱了。容璜也不愿纠缠,正打算立刻起程暗中返回京城,将“九霄仙芝”献给父皇。容璜几乎可以想象父皇得到这样的宝物龙心大悦的情景了。只是她却忘了,暗地里还有个已经跟他纠缠了好些日子的容瑄。

容璜还没来得及离开彭城,就被容瑄带人给截住了。这其中,天阙城自然是帮了不少的忙。双方一言不合打了起来,最后不知怎么的整个装着九霄仙芝的玉盒突然碎裂炸开,容璜当场丧命。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几乎将容瑄吓呆了,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便是跟这件事摆脱关系。容璜身边的侍卫固然是一个不留全部灭口。容瑄身边的侍卫最后也只剩下了容瑄的几个心腹了。容瑄本人同样身受重伤被人抬回了彭城。两个皇子一起离京,一个皇子身死另一个却丝毫未损,就算是容瑄自己也没法相信这事跟自己无关。何况如今容瑄摆明了心虚,只得施展苦肉计将自己也弄个半死不活。但是容瑄心里清楚,即使如此,就算父皇相信了自己,皇后那边的仇只怕也是结定了。

听完了天权的禀告,沐清漪淡淡一笑,一切基本上还在掌控之中,“魏公子这几天有什么动静?”这几天的事情,魏无忌居然都没有掺一脚,让沐清漪实在是有些不习惯。特别是在她专门腾出来了人手放着魏无忌的时候,魏无忌却丝毫不为之所动的情况让她觉得仿佛一拳打进了棉花里。魏无忌若是真对九霄仙芝没兴趣,他还来彭城干什么?除非…他已经知道了,药王谷根本没有九霄仙芝,或者说…莫问情的九霄仙芝假的。

连药王谷都能够伸得进手,这位魏公子还要重新估量才是。

“罢了,天权一切小心。明天我跟无心和霍姝去京城。”摇摇头,将这些没有头绪的事情放到一边,沐清漪道。

天权点头道:“姑娘放心便是。”

“沐姑娘,又见面了。”刚刚下楼准备回院子里收拾行装,却见灵枢素问和慕容煜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灵枢含笑打招呼。

“沐清漪!”站在灵枢身边的慕容煜一眼便认出了那沐清漪的身份,咬牙切齿的道。

沐清漪淡淡抬头,微笑道:“原来是恭王殿下,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好一个别来无恙!”慕容煜再也无法维持外表的风度,神色阴郁的盯着眼前笑如春风的女子。慕容煜到现在都还不能相信,父皇居然为了这个女人就降罪于他。一直以来他居然被这个女人的假面目所欺骗!

旁边,素问有些不耐烦的道:“谷主认识这个女人?”

慕容煜轻哼一声,盯着沐清漪道:“沐清漪,落到本王手里,你还想走?”

沐清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恭王殿下,我建议你还是问问你旁边的灵枢姑娘再大放厥词,免得待会儿丢脸。你…现在能奈我何?”

灵枢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声劝道:“谷主,沐姑娘是云隐公子的未婚妻,咱们不宜得罪。”

灵枢的声音虽小,但是这楼下的地方本就不大,沐清漪自然还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看着慕容煜挑眉笑道:“看来恭王…啊,不是慕容、朱谷主是改变主意,那么清漪就先行告辞了。什么时候朱谷主若是改名姓莫了,记得发张帖子了,我和公子也好准备一份贺礼。”

慕容煜脸色铁青,曾经华国京城呼风唤雨的恭王。曾经何时连一个小小的弱女子也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挤兑她了。沐清漪的话,更是戳中了他心底的伤疤。他虽然接受了药王谷主的身份,却并不代表他就接受了自己的血统。在他内心里,小小的江湖中人的血脉怎及得上高高在上的皇室血统尊贵?但是他自己…竟然不是皇室子孙,而只是一个江湖大夫的儿子!

此时慕容煜只觉得沐清漪的眼底写满了轻蔑和嘲讽。

“放肆!”慕容煜怒斥一声,朝着沐清漪一掌拍了过来。一道暗影掠过,无心飞快的插入两人之间截住了慕容煜这一掌。同时霍姝拉着沐清漪急退,煞那间便出了慕华楼站在了门外的街道上。

双掌相接,慕容煜和无心各自退了几步。等到慕容煜站稳了,门外的沐清漪已经被十几名侍卫围在了中间。而这些侍卫手中都握着上了箭矢的弩,齐刷刷的对着门里的人。

“谷主,不要轻举妄动。”灵枢沉声劝道。

慕容煜哼了一声,无话可数。门外,沐清漪浅笑嫣然,“既然没事了,朱谷主,灵枢长老,咱们后会有期。”

灵枢并不动怒,低眉浅笑,“沐姑娘,后会有期。”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30.莫问情的抉择 下一章:132.清漪回京
热门: 特别观星 乡村活寡美人沟 彩蛋游戏 天术 白羊 半身侦探3 极品草根太子 珠穆朗玛之魔2 Omega教官死忠遍地 天才小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