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莫问情的抉择

上一章:129.质王的合作 下一章:131.修罗菩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莫问情神色淡定的打量着眼前言笑晏晏的白衣少女,半晌才淡淡的点了下头道:“沐姑娘,别来无恙。”

沐清漪含笑道:“清漪自然是很好的,只是我看莫谷主仿佛不太好。”莫问情淡然道:“不过是些许杂事,无妨。”显然,无论是药王谷叛乱还是被各门各派追杀这些事情,在莫问情的眼中都是可有可无的小事罢了。

见他如此担心,沐清漪倒是有些好奇了,“药王谷的事情,莫谷主可有什么想法?”

莫问情冷然道:“她们想要,拿去便是。”他原本就并不在乎药王谷谷主这个位置。

沐清漪眼眸流转,笑道:“那么,九霄仙芝的事情呢?”

莫问情看着沐清漪,道:“我上次跟姑娘说过,我并没有九霄仙芝。”沐清漪点头,道:“我相信莫谷主,但是…别人似乎并不相信莫谷主的话。江湖中人素来莫名其妙的很,为了一本武功秘籍,一把宝剑,甚至一个捕风捉影的藏宝图就能弄得血流成河,想要让他们相信莫谷主没有九霄仙芝,何其困难。谷主应该也不想被人追杀吧?虽然谷主并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但是若是时间久了也烦人的很。”

莫问情在靠窗户的位置慢慢坐了下来,打量着沐清漪问道:“我素知姑娘才智无双,姑娘想要说什么?”

沐清漪笑颜浅浅,“我帮莫谷主解决九霄仙芝的事情,还请莫谷主将来帮我救一个人。”

莫问情剑眉微挑,“什么人?”

“一个…中了九阳散魂草的人。”沐清漪盯着莫问情冷峻的容颜,漫声道。

莫问情一怔,垂眸沉吟了片刻道:“慕容熙么。”

沐清漪也不否则,半晌莫问情方才点头道:“一言为定。”

沐清漪有些惊讶的挑眉,莫问情跟慕容煜和朱妃的关系应该不浅,没想到莫问情会如此轻易的答应帮她救大表哥。莫问情冷漠的容颜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道:“慕容熙与慕容煜之间的事情与我无关,我救慕容煜不过是为了对别人的承诺罢了。沐姑娘竟然能帮我解决如此大的问题,帮你救人又有何妨?”

沐清漪放下心来,莫问情能这么说证明他对慕容熙并没有敌意,也不是站在慕容煜那一边的。同样的也证明,九阳散魂草之毒并非无药可解。

轻轻吐了口气,沐清漪真诚的道:“多谢莫谷主。”

莫问情也不客气,只是问道:“沐姑娘有何打算?”莫问情自知沐清漪说要替自己解决九霄仙芝的事情绝不是一件小事。他生性冷漠,对所谓的功名利禄权势并没有什么兴趣,二十多年来也只是一心研习医术和毒术。即使药王谷属下叛乱,他也并没有放在心上,药王谷主的位置对别人来说或许是无上的荣耀,但是对他来说却只是一种束缚。

原本莫问情并没有将九霄仙芝的事情放在心上,只要他想要别人找不到他,那么这世上就绝没有几个人能够找到他的。但是,当眼前这个少女跟他说可以帮他解决这些琐事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到了口中的拒绝却被他给咽了回去。

沐清漪莞尔笑道:“其实也并不麻烦,只要九霄仙芝从这世上消失了,自然也就没有人再为了这个找莫谷主麻烦了。”

莫问情扬眉,沐清漪淡淡笑道:“莫谷主不妨拭目以待?只是到时候还要请莫谷主配合一二。”

莫问情淡然道:“在下拭目以待。”

“姑娘,属下天权求见。”门外,天权沉声禀告道。

沐清漪道:“进来说话。”

天权推门进来,看到坐在窗边的莫问情也是一怔。虽然之前姑娘确实说过来这里等药王谷主,但是却没想到药王谷主竟然真的能来。

看着天权出神,不轻易挑眉道:“天权,何事?”

天权沉声道:“启禀姑娘,药王谷灵枢长老召集各派掌门和家主,说要就这段日子的事情给大家一个交代。”

沐清漪有趣的挑眉,侧首看向莫问情道:“莫谷主没有现身,灵枢长老打算如何给大家一个交代?另外,各派的长老如何会听她的?”

跟在天权身后进来的太史衡笑眯眯的看着沐清漪悠然道:“沐姑娘不是江湖中人不知道,这位灵枢长老早几年在江湖上有个素手观音的命好。救人无数,几乎要被人称为活菩萨了。莫谷主若不是顶着药王谷主的名号,只怕在江湖中的名声还没她响呢。”

莫问情即使少年时行走江湖磨练医术,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救的。虽然救过不少人更多的却都是患了疑难杂症的普通人,至于那些高高在上一点小痛就无病呻吟的江湖名门,莫谷主素来时候懒得理会的。所以,莫问情的名声在江湖中人心中除了药王谷主的身份以外只怕还真不如素手观音好用。

沐清漪秀眉微蹙,“灵枢想要怎么给江湖中人交代?”

霍姝冷笑道:“只怕药王谷是想要以这番手段逼莫谷主现身吧?”

沐清漪侧首笑看着莫问情问道:“莫谷主会去么?”

莫问情沉默两句,才终于淡然道:“会。”

沐清漪盯着他,沉声道:“这可能会是个陷阱。”

“我知道。”莫问情道。

“知道你还要去,要知道此去你可能会送命。我说过,九霄仙芝的事情我可以解决。”沐清漪皱眉道。莫问情冷漠的眼神中划过一丝淡淡的波动,缓缓道:“有些事…一定要做。”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不错。”

沐清漪微微叹了口气,起身道:“我明白了,但是还是请莫谷主顾惜自己的性命,莫忘了…你我之间的交易。”

莫问情起身道:“我知道,告辞。”

白衣一闪,莫问情的身影在窗口消失。看着空荡荡的窗口,霍姝有些不解的道:“莫谷主明知道是陷阱,为什么还要去?”

众人齐齐的望向太史衡,太史衡莫名其妙的摸摸鼻子道:“都看着我干什么?莫问情想什么我怎么会知道?”他只是江湖史家不是江湖神棍随时可以掐指一算好不好?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不管怎么样,莫谷主这样的人…总还是不错的。”

天权和霍姝沉默以对,虽然他们也觉得莫问情很不错,但是绝对不能承认。若是城主知道沐姑娘称赞别的男子他们还附和的话,说不定回头就要拔了他们的皮了。

慕华楼庄王的小院里,容瑄正脸色阴沉的坐在椅子后面出神。当初听说九霄仙芝的下落他便自告奋勇的要出京为父皇寻找。但是真的出来之后才知道,即使他贵为王爷想要从这些江湖中人手中取得九霄仙芝是何等的困难。别说是取得了,这些日子一来竟然连九霄仙芝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反倒是手下的人折损了不少。

容瑄渐渐地开始怀疑,这一次抢下这件事情到底值不值得。若是真的能够得到九霄仙芝自然是千好万好,但是如果无功而返,父皇的怒火自然是免不了的,这一趟离京这么久只怕京城里发生了什么也不好控制。九弟…还有那个九弟,明明父皇已经同意他上朝听政了,他却一转眼赌气跑出了京城,害得他们这些皇子被父皇骂的灰头土脸。而这些日子他也派人暗中寻找了,竟然丝毫也没有找到九弟的踪迹。

“王爷,刚刚有人送来一封密信。”门外,侍卫小声禀告道。容瑄抬头,不解的道:“密信?呈上来?”

一封平平无奇的密信,信封口用火漆封印着,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不同寻常之处。容瑄小心的检查了一番,确定并没有什么异常,方才打开了密信。但是心里面的内容却让他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容璜!”

“王爷,怎么了?”送信的侍卫将他如此,小心意义的问道。

容瑄冷笑一声道:“没什么,是本王的大哥坐不住了。”不但请了江湖高手夺取九霄仙芝,还想要暗杀本王?容璜,你好胆子!

“给本王派人好好听着容璜!”容瑄沉声吩咐道。

“属下遵命。”侍卫应声道。

容瑄低头沉吟了片刻,扬眉道:“替本王给与舅舅有交情的几位掌门和江湖高手递帖子,本王有事跟他们商量。”南宫绝身为西越第一高手,即使身在朝堂统领大军,也还是有不少江湖朋友的。容璜想要借助江湖中人的势力置他于死地,简直是自寻死路。

“是,属下这就去办。”

南宫绝的朋友确实是很靠得住的,不到一天时间容璜就两次遇刺。虽然并没有生命危险,却也吓得不轻。当天夜里便忍不住直接冲到沐清漪所在的小院求见容瑾。奈何等到的答案却是云隐公子为了九霄仙芝的事情外出布置未归,此时根本不在院中。

容璜无奈,即使他知道自己遇刺到底是谁人所谓,但是却没有丝毫的证据。无奈之下只得离开了慕华楼躲进了彭城的太守府里。

沐清漪听到容璜搬走的消息也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多做理会。她现在更关注的是莫问情和药王谷的事情。

素手观音的名声和人缘果然不是虚名,不过两天时间江湖各派都表示愿意罢手听药王谷的解释,但是条件是莫问情必须亲自出面向各大门派赔礼道歉。否则他们也不会顾念素手观音的颜面,必定要跟药王谷不死不休。

议事的地点定在彭城五里外的一处空地,沐清漪带着无心霍姝天权和太史衡早早的便到了。果然见到各门各派的江湖中人陆陆续续的都过来了。这场面热闹的只怕就是开武林大会也不遑多让了。

沐清漪虽然极少再外面走动,但是这些日子在小小的彭城却是很有些名声了。一来是她传说中华国公主的身份,而来是她丝毫不逊于薛彩衣甚至有过之的美貌,都是许多人关注的焦点。只是一想到她的另一重身份,云隐公子的未婚妻,没有相当实力的少侠们便是心动也只能暗暗在压抑了下来。连魏无忌都轻易不愿招惹云隐公子,何况是他们这些人?

所以,沐清漪在会场走动虽然引得无数目光关注,真正敢上前来跟她搭讪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不多时,灵枢与素问便相携到场了,最让人惊讶的是跟她们一起的竟然还是前两天还打得恨不能捏死对方的彩衣阁主薛彩衣。而且看薛彩衣的神色,丝毫看不出有什么不悦和仇恨,竟像是那几十个彩衣阁的弟子都没有死伤,当真跟灵枢和素问交情不浅一般。

沐清漪若有所思的打量着灵枢,只见她正拉着素问的手与一个看上去德高望重的老者侃侃而谈。老者看着她的面上也满是赞赏和愉悦,仿佛她不是药王谷的长老,仿佛这些江湖中人跟药王谷没有血海深仇一般。

这个灵枢,果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沐姑娘。”不知什么时候,灵枢已经摆脱了跟她说话的众人来到沐清漪跟前。霍姝和天权一左一右挡在了两人中间,警惕的盯着灵枢。灵枢莞尔一笑,有些无奈的道:“沐姑娘,幸会。”

沐清漪挥手让两人退下,淡淡笑道:“灵枢长老,幸会。”

灵枢哀叹道:“沐姑娘何必如此郑重,长老长老的叫的我都觉得自己老了,沐姑娘若是不嫌弃,我本姓陈,沐姑娘叫我一声陈姑娘就是了。”

沐清漪笑道:“只怕江湖中还没有人有幸如此称呼姑娘。”

灵枢苦笑道:“灵枢也不过是凡人罢了,若论医术拍马也赶不上谷主。不过是经常在江湖中走动,长得也还整齐一些,便被人吹捧了几分而已,让沐姑娘看笑话了。”

这个灵枢实在不是个容易让人讨厌的女子。沐清漪在心中轻叹道,“竟然如此,清漪便恭敬不如从命。陈姑娘。”

灵枢脸上的笑容更加真诚了几分,轻声道:“不知道可否跟沐姑娘私下谈谈?”

沐清漪也不在意,示意灵枢带路。城外自然也没有什么好地方,两人也不过走到偏僻一些人少一点的地方而已。霍姝和天权依然跟在后面,灵枢也不在意,看着沐清漪有些歉意的道:“其实灵枢刚刚上前来,确实是别有用心,还请沐姑娘勿怪,”

沐清漪淡笑道:“陈姑娘不用客气,有什么话尽管说便是。”

灵枢叹了口气,道:“我是到,沐姑娘之前是见过谷主的。实不相瞒,今天灵枢在这里召集各派人士聚集,只怕是…要有些对不住谷主了。”

沐清漪神色微变,眼中的笑意却淡了一下,平静的看着灵枢。灵枢苦笑道:“我与素问从前更谷主一起长大,这次的事情虽然是素问这丫头鲁莽行事所致,但是…老实说,只怕就是没有此事,药王谷的平静也维持不了多久。如今我却是骑虎难下,如果以我跟谷主的情分说,我自然是希望谷主不要前来的。可是若是为了药王谷…谷主如果今天不来,药王谷…就完了。”

“那么陈姑娘觉得莫谷主会来么?”沐清漪淡淡问道。

灵枢沉默了片刻,方才道:“会。”

“所以,陈姑娘故意再次设下这样的阵势,就是为了让莫谷主自投罗网?”沐清漪淡声道。

灵枢抬眼望望向远处,眼中带着一些不知道为何的虚无和空洞,“我们陈家和我表妹蓝家世世代代都是药王谷的长老。是从第一代药王谷主建立药王谷开始,我们就发誓要效忠莫家的。我们陈家的先祖本就是第一代药王谷主的地入室弟子,我们如何不希望…药王谷更好?”

沐清漪不解,“既然如此,陈姑娘和素问长老的所作所为岂不是自相矛盾?”

灵枢转身看着她,淡然道:“只因为…现在的谷主,根本不是莫家的血脉,也不是前代谷主的儿子。药王谷只能由嫡系血脉继承,所以,谷主继位…谷中众人根本就无法心服口服。这才是药王谷内乱的原因。素问她…还是个孩子,不过是被人挑拨的罢了。沐姑娘应该知道,这样的事情,就算这次没有也会有下次的。”

沐清漪道:“陈姑娘已经想到办法了?”

灵枢轻声道:“这次我说是闭关了,其实也是离开了药王谷去寻找一个重要的人了。谷主本身并不在意什么谷主的位置,这些事情本来可以波澜不惊的便解决了的,只可惜…我还是晚了一步,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已经闹得不可收拾了。药王谷几百年来避世不出,决不能因为谷主一人而与江湖各派对立。更何况…如今谷中众人,还有谁肯为了谷主出力?不在背后捅刀子便算是不错了。”

“那么陈姑娘找我又是所为何事?”沐清漪不解。灵枢咬了咬唇角,有些殷切的望着沐清漪道:“我知道云隐公子武功绝顶。如果…如果有什么意外,还请沐姑娘看在与谷主相识一番的情分上,出手相救。”

沐清漪眼神微闪,半晌才缓缓道:“姑娘说这个只怕是有些晚了,云隐他…只怕是没空来这里。”

灵枢脸色一白,也不知在想什么怔怔的站着出神。沐清漪抬眼望去,却见她眼角已经划出了一行清泪。许久,有些干涩的声音才慢慢想起道:“我自诩才智出众,筹划周到,难道这一次…当真要害了谷主么?”

“不能停下么?”沐清漪问道。

灵枢脸色苍白,神色却透出了继续坚定,“陈家立誓世代效忠莫家,百死不回。为了药王谷,就是我自己也可以牺牲,何况其他?”

话已经说到这里,沐清漪也知道无法再劝,只得叹了口气摇头不语。

很快,便有人过来请灵枢过去,她是这次聚会的召集人,自然是片刻也不能远离。灵枢歉然的朝沐清漪点点头,便跟着来人转身而去了。

“姑娘,这灵枢长老是什么意思?”霍姝有些不解的问道。

沐清漪侧首看向旁边的天权,问道:“天权,你说呢?”

天权沉吟了片刻,道:“听这灵枢的意思,应该是她已经找到了药王谷真正的血脉了。只怕是想要趁这个机会让真正的药王谷血脉正位。到时候莫谷主就真正完全和药王谷脱离关系了。如此一来,莫谷主杀的人自然也不能再算到药王谷身上。到时候…药王谷是没什么事了,但是莫谷主的处境反倒是更危险了。灵枢长老似乎又碍于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不忍心莫谷主身陷险境,想要求城主帮忙。”

霍姝轻哼一声道:“若是不想,那就别这样做吧。”

天权淡淡道:“你没听见么,为了药王谷,连她自己都可以牺牲,何况是莫谷主?如果单以药王谷的立场来看,这位灵枢长老做的并没有错。要知道,药王谷在外面行走的医者并不少,也不是每个人都武功高强擅使毒药的。许多本就是普通的大夫,如果药王谷跟江湖各派交恶,难保这些江湖中人不会将怒气发泄到这些普通的医者身上。这…应该也是莫谷主明知道可能是个陷阱,还坚持要来的原因吧。”

沐清漪淡淡点头道:“天权说的没错。只是对莫谷主来说,未免有些……”灵枢做的或许并没有错,但是对于莫问情来说却未免有些残忍。

霍姝皱眉,有些犹豫的道:“我觉得,莫谷主…应该不会在意吧。”莫问情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全天下人都死光了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一样。

沐清漪摇头叹息道:“若是不在意,他就不会来了。”

太史衡挑眉,把玩着手中折扇含笑打断了这有些凝重的气氛,“你们不好奇药王谷的下任谷主是谁么?”

沐清漪扬眉浅笑道:“我已经猜出来了。太史公子呢?”

太史衡笑道:“我也猜出来了,只是不知道我们所想的是不是同一个人?不如…咱们写出来看看?”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拾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字。

太史衡写着一个恭字,沐清漪写着一个煜字。太史衡愉悦的笑道:“果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抬脚随意的抹去了地上的字,两人转身望向不远处的会场,沐清漪清丽的眼眸中更多了两分冷意。

“灵枢姑娘,你请咱们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要说的?说是要跟咱们一个交代,还请现在就说个明白吧。”一个衣着华贵气势不凡的中年男子看着站在跟前的灵枢,沉声道。他身后,一众江湖中人起身附和。

“莫问情杀我各派弟子近两百人,药王谷若是不给出咱们一个合理的交代,就算是灵枢姑娘的面子,咱们只怕也不能给的。”另一个五十来岁的枯瘦老者眼眸闪动着精光高声道。

这话一出,众人更是喧闹起来。江湖门派不比朝廷军队,动辄成千上万。有上百人便已经算是江湖大派了,能有上千人的更是江湖巨擘。自古便有侠以武犯禁之说,虽说江湖朝堂各不相干,但是皇家也不会纵容江湖门派太过壮大。而这一次被莫问情所杀的更是各派弟子中的精英,如何能不让这些各派掌门们痛心疾首。

若是不能从药王谷讨回这些损失,又怎么能让人心头的怒气消融。

灵枢看着眼前义愤填膺的众人,微微叹了口气,少了一眼跟在自己身边双眼通红的素问,深吸了一口道:“各位,请听灵枢一言可好?”

素手观音的面子,大多数人都还是会买的。人群渐渐的安静了一下,“灵枢姑娘请说。”

灵枢沉声道:“莫问情…并非前代谷主的血脉骨肉,因此…现在已经于药王谷没有关系。另外,药王谷已经寻到了前代谷主的亲子,不日便会正式继承药王谷谷主之位。”

人群了沉默了片刻,众人显然是没想到药王谷居然会不承认莫问情跟药王谷的关系。好一会儿,人群里才传出来一个声音,“之前灵枢姑娘说九霄仙芝的事情是个误会,现在却说莫问情与药王谷没有关系了。药王谷说话出尔反尔,如何能信?”

灵枢沉声道:“灵枢可以对天发生,所言句句属实。莫问情本就是前代谷主从外面带回来的义子。药王谷先祖有言,非莫家血脉不得继承药王谷谷主之位。”

人群中有人嗤笑道:“谁知道是不是药王谷为了推脱责任才心口胡说的?莫问情杀人的时候可没有人说过他不是药王谷主。”

灵枢俏脸微沉,薄怒道:“莫问情杀人确实是不对,但是莫问情为何杀人?”

在座众人脸色都是一僵,一时之间都有些尴尬起来。莫问情为什么杀人,自然都是因为他们想要抢九霄仙芝。但是谁知道从来不曾以武功闻名的药王谷,杀伤力居然会如此惊人。只怕是一等一的绝顶高手也没有莫问情这么惊人的杀伤力。

“灵枢姑娘这么说,可是再怪我们多管闲事?咱们也是为了帮药王谷取回九霄仙芝啊。”有人干巴巴的道。

灵枢也知道不能真的将这些人得罪,神色缓了缓,沉声道:“此事确实是因药王谷而起,只要药王谷能够做到的也愿意尽力赔偿诸位。今日灵枢在此,只是想要宣布,莫问情与药王谷再无关系,还请诸位做个见证。”

“灵枢姑娘,非是咱们不相信你,但是此时还是要当事人亲口说了咱们才能相信不是么?”

“既然之前灵枢姑娘说九霄仙芝的事情是个误会,那么真正的九霄仙芝又在哪里?”有人高声问道。

灵枢还未来口说话,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九霄仙芝在我这里,你们有本事便过来拿。”

莫问情依然是一身胜雪白衣,丝毫不染尘埃的漫步而来。神色漠然冷若冰霜,仿佛根本没有人世间的喜怒哀乐,只是一尊精雕细琢的冰雕一般。

“莫问情!”

“莫问情,你还敢来?!”

会场顿时乱成一片,不少亲友死于莫问情之后的江湖中人已经拔出了刀剑,若不是估计莫问情的毒,只怕立刻就要扑上去了。

莫问情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漫步走到灵枢对面不远处停了下来。

“莫大哥…谷主…”灵枢身边,素问红着眼睛望着莫问情,若不是有灵枢在身边只怕立刻就冲上前去了。

“莫…谷主……”薛彩衣看向莫问情的眼神也满是痴恋。只可惜,郎心如铁,莫问情看着众人的眼神却依然古井无波,仿佛眼前的不是两个绝色美人,而是两个平平无奇的木头一般。

“莫师兄。”灵枢轻声叹道。

莫问情目光扫过在座的众人,淡然道:“我跟药王谷早已经断绝关系,有什么仇怨,不妨来找我算。”

“莫问情,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草菅人命,你枉为医者!”立刻有人破口大骂起来。莫问情却并不动怒,冷然道:“你想骂,怎么不出来?”

那人顿时便萎了,他也只是仗着人多打打嘴仗罢了,若是站在莫问情面前对峙却是万万不敢的。

众人沉默了片刻,为首的中年男子方才站出来道:“药王谷当真从此与莫问情再无瓜葛?莫问情无论死活药王谷都不会干涉?”

灵枢犹豫了一下,点头道:“是。”

“既然如此,新任谷主又何在?灵枢姑娘这么说,总要让我们知道新任谷主在哪里吧?”

“有请谷主。”灵枢侧身吩咐道。

不多时,在药王谷众人的簇拥下,一个俊美的白衣男子缓缓的走了出来。与莫问情一样皆是一身白衣的,但是穿在他身上却并没有莫问情那样如冰似雪的耀眼和冷漠。而是更多了几分温文尔雅和尊贵气势。看上去不像个江湖中人,倒更像是一位王孙公子。

灵枢淡然道:“这位便是药王谷的新任谷主,也是前代谷主唯一的公子——朱煜,朱公子。”

“莫谷主的儿子怎么会姓朱?”

“莫谷主一身未婚,从母性也未可知。”

底下的众人议论纷纷。那中年男子点头道:“有何证据?”

灵枢淡然道:“几位老前辈总有见过老谷主的,新谷主虽然长得没有十分像老谷主,却也应该有六分像才是。”

前代药王谷主过世的时间并不久,见过他的人自然也还有不少。仔细看那白衣男子,虽然神态气度没有半点像江湖中人,但是那模样确实是跟前代药王谷主有几分相似。至少比起完全不像的莫问情,谁都相信眼前这一位才是前代谷主的儿子。

“在下朱煜,以后还请各位前辈多多指教。”朱煜,慕容煜拱手笑道。

“既然如此…请问朱谷主,九霄仙芝…是否还在药王谷主中?”中年男子问道。

慕容煜侧首看了一眼站在一边沉默不语的莫问情,朝着他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之前是灵枢顾念同门情谊,九霄仙芝…确实被莫问情带走了。莫问情,你竟然已非药王谷的人,还请将九霄仙芝交还药王谷。”

------题外话------

亲爱哒姑娘们,七夕快乐。身为一个木有爱滴倒霉孩纸,伦家居然忘了今天是七夕节,幸好看到大家的祝贺。嘤嘤。感觉有点凄凉。拔过也要祝贺亲们七夕节快快乐乐哟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29.质王的合作 下一章:131.修罗菩萨
热门: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暗皇凌天 盗墓笔记9之昆仑狼窟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 国家一级保护咸鱼/废物 月亮有你一半圆 帽子和绷带 加贺系列1:毕业 万界天尊 退休后我成了渣攻他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