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质王的合作

上一章:128.借刀杀人 下一章:130.莫问情的抉择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却说,下面被容九公子讨厌的女子正是药王谷的两位长老之一的灵枢长老。也莫怪安稳了数百年的药王谷如今这般怪事连发。上至谷主莫问情,下到两位长老灵枢素问,尽都是不满三十的青年男女。

虽然许多年轻人不喜长辈掣肘,但是俗话也说得好,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药王谷几百年来大概都从未出过如此年轻的谷主和长老,而谷主莫问情冷心冷情除了研究医术和毒术,几乎对什么都没有兴趣,这样的情况下岂能不乱?

见到灵枢,素问却是松了一口。她从小几乎没有出过谷,怎么知道外面的险恶。彩衣阁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的小帮派,这一番交手自己险些就送了命了,“表姐,你快杀了她!”

素问武功毒术都不济,但是灵枢却不一样。灵枢早几年也城在江湖上行走过,武功自然不差。而能够成为药王谷另一位专门掌管医者的长老,灵枢的医术更是仅次于莫问情,可说是当时数一数二的天才。早些年在江湖上的时候还得了一个素手观音的美称。

“放肆!”灵枢看着眉眼清秀慈眉善目,但是对着素问却一点儿也不客气,一个耳光狠狠地甩了过去,怒道:“你还没闹够?!”

素问被她者一耳光甩过来顿时给打懵了,捂着脸怔怔的望着灵枢。灵枢怒道:“你还是小孩子么?为了一点小事便闹出如此大的动静?还是你有那个本事善后?刚刚若不是我来得快……”

素问显然也想起来,刚刚若不是灵枢来得快,薛彩衣那一鞭子就落在自己脑袋上了。以薛彩衣的功力,只怕就将她的脑袋打个四分五裂。顿时也后怕起来,望着灵枢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

教训完了表妹,灵枢又回头看向薛彩衣道:“薛阁主,都是舍妹不懂事,今天的事情还请见谅。”

薛彩衣看着自己死了一地的属下,脸色一阵青一阵紫,这样的局面彩衣阁几乎被打了个七零八落,还要怎么见谅?彩衣阁和药王谷分明已经是不死不休的解决了。“

看着薛彩衣的神色,灵枢淡淡道:”薛阁主难道还想要让人看笑话么?素问虽然素来冲动,但是却也绝不是这样无缘无故就喊打喊杀的人。此时只怕是有人暗中挑唆。“

薛彩衣不屑的轻哼一声,素问从来就看她不顺眼。带着她冲过来喊打喊杀实在是太寻常不过了。

却见灵枢并不动怒,反倒是转身看向身后的房顶,脆声道:”云隐公子,何不下来一见?不知舍妹什么地方得罪了公子,公子要这样算计她?“

容瑾轻哼一声,手中还剩下的十几粒瓜子齐齐的飞出,朝着灵枢的方向射了过来。灵枢并不动容,青色的衣袖一扬,卷起一朵青色云彩一般,将那十几颗瓜子都卷在了衣袖里,在望外面一掷,齐刷刷的定在了顶上。

虽然灵枢也被震得往后退了一步,但是却并没有失态。容瑾挑眉,啧了一声道:”武功不错。“

”很厉害?“沐清漪看不明白武功高低,但是却能看明白人的表情姿态。容瑾淡淡道:”比莫问情武功高。“

那就是很高了,莫问情武功算不上绝顶高手那一行,但是也堪称一流。这个灵枢比莫问情还要高,身为女子殊为不易。

容瑾搂着沐清漪轻飘飘的从房顶上落了下来,挑眉道:”灵枢长老好眼力。“

灵枢苦笑道:”是云隐公子根本没有想要隐藏罢了。“以云隐的功力,真的想要躲起来灵枢自知自己是绝对找不到的,”不知舍妹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云隐公子,还请公子念她年少,恕罪。“

”本公子看她不顺眼。“云隐淡然道,”还有,这个老女人年纪比本公子还打,算什么年少?“容瑾今年才十九岁,素问身为长老虽然年轻,但是年龄却已经二十出头了,灵枢也有二十五六了,在场的除了沐清漪,倒是都当得起他一句老女人了。

”你们怎么在这里?!“素问怒道,才分别不久,她自然不会忘记这个让她嫉恨的沐清漪和扫她面子的云隐。

容瑾也不在意,淡定的道:”路过,看着挺热闹的就来看看戏。“

素问还想要发脾气,却被灵枢给拦了下来。灵枢有些无奈的苦笑道:”之前想必是舍妹无礼得罪了两位,灵枢在此给云隐公子和夫人赔礼。药王谷和云隐公子的恩怨,还望能就此了结。“

说完又转身看向薛彩衣道:”薛阁主,此事是舍妹冲动了。药王谷愿意赔偿薛阁主一切损失,希望能化干戈为玉帛。“

薛彩衣冷笑一声,半点也不领情,”本阁主记得药王谷是姓墨的,难不成现在是灵枢长老做主了?“

灵枢沉吟了一下,道:”之前的事情都是素问胡闹,灵枢之前闭关一时失察,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解决此事并且迎谷主回谷的。至于素问…等找到谷主之后再行处置。“

”表姐……“素问一呆,显然是没想到自家表姐来这里竟然不是帮自己的。灵枢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道:”闭嘴,还嫌你惹得麻烦不够多么?等谷主回来了看他如何惩罚你!“

容瑾淡淡的扫了三人一眼,对沐清漪挑了挑眉道:”看来是没戏看了,清清,咱们走吧。“

沐清漪也不在意,本就是容瑾非要拉着她来看戏的,现在戏没得看了他有不高兴。

”这位便是沐姑娘?“灵枢含笑拱手道。

沐清漪不得不承认,这位灵枢长老跟素问完全就不是同一个类型的人。虽然容貌只能算是中上,但是一身温润的气质却比素问让人觉得顺眼了千百倍。谈吐也是大方得体,进退有度,还有一手决定的医术和高明的武功,处理起事情来同样的十分有分寸。若是换一个身份遇到沐清漪也很难不对这样的人产生好感。

”真是,灵枢长老有礼了。“

灵枢笑道:”不敢,姑娘竟然和谷主是朋友,便是灵枢的朋友。只是素问年少气盛不懂事,还请姑娘见谅。另外,姑娘若是再见到谷主,还请转告谷主一身,属下恭候谷主降罪。“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长老客气了,若是有缘,我会转达的。“

”多谢姑娘。“

”清清走了。“容瑾没耐性的拉着沐清漪就往街道的另一头去了,将满是尸体血腥的地方留给三个女人自己处理。

离开了那血腥气极重的地方,沐清漪深深地吸了口弥漫着花香的新鲜空气,心情也好了许多。容瑾看着她挑眉问道:”清清很喜欢那个女人?“

”女人?你说灵枢?“沐清漪一怔,反应过来才问道。

容瑾轻哼了一声。沐清漪笑道:”也算不上喜欢,不过在江湖中见到这样一个女子总是觉得不容易的。“江湖中的女子无论是普通的江湖侠女还是世家千金,总是免不了带着几分盛气凌人的傲气和江湖中人特有的戾气。向灵枢这种让人觉得宁静温婉的女子到更像是书香门第出来的闺阁千金,特别是她还有这一身不弱的武功。

容瑾嗤笑,”本公子倒不觉得她有什么特别的,看看那看着满体尸体面不改色的模样就知道,是个狠心的女人。“

沐清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九公子是再怪人家破坏了你的好戏吧?“被人说中了心思,容九公子没好气的扭过了脸去。

沐清漪无奈的将她的脸转回来看着自己,问道:”灵枢说这次的事情都是素问一个人搞出来的,你相信么?“

容瑾冷笑道:”你看那个素问就差没把我是白痴写在脸上的模样,像是能设计莫问情的人么?除非莫问情比她更白痴。“

沐清漪皱眉道:”若是如此,药王谷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容瑾道:”不管药王谷的人想干什么,很显然他们都不想要莫问情做药王谷主了,最好是,能弄死莫问情。那个灵枢,他现在出来说是一场误会有什么用?莫问情杀的那些人能活回来么?各门各派能就这么算了放弃九霄仙芝么?“

沐清漪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好好地,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清清头痛了?“容瑾笑道。

沐清漪摇头道:”只是总是被人打乱了计划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看来这一次药王谷的事情,幕后还有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了。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何方高人。“

容瑾扬眉道:”本公子也好奇到底是何方高人。“

”九公子的意思是?“

容九公子养着下巴,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道:”本公子知道清清舍不得莫问情…的医术,就大发慈悲救救他吧。“

”……“

因为灵枢的到来,药王谷很快改变了口风,称之前的事情都是一场误会,莫问情依然是药王谷的谷主。

但是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却也不是灵枢出来说一句话就能够解决得了的了。正如容瑾所言,被莫问情杀了的那些江湖中人也活不过来了,这些事情想要和平解决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况,即使药王谷放出了话,莫问情依然没有出现在人情,摆明了态度对于灵枢的话并不领情。

”启禀公子,质王求见。“书房里,沐清漪和正闲聊着,门外霍姝进来禀告道。沐清漪阁下手中笔墨,挑眉道:”质王?他来这里干什么?“

容瑾悠然的斜倚在椅子里,懒洋洋的道:”还能有什么,自然是为了容瑄。“

沐清漪凝眉道:”难道质王也动了心思?想要在此地就……质王未免太过心急了。“质王身为嫡长子,即使并不受宠却也远比寻常的皇子占有更多的有优势,至少他先天就占着嫡长子这个名分的,除非西越帝真的越过他立太子,否则这些皇子们怎么蹦跶也跳不到他头上去。

容瑾不屑的勾唇一笑道:”西越陛下年轻时文武兼修,智谋武功都可称得上是当世豪杰。不仅治国上某有手段,就是军功也同样卓著。这些年,陛下杀伐渐重,自然表现的更喜欢武将一些。偏偏,质王本身就不擅军事,他背后的皇后母族也是文人出身。几年前国丈过世之后皇后的势力更是一落千丈。即使南宫绝被皇帝压制着,毕竟…南宫绝还没死,南宫家的兵权还在,南宫翼也不是易于之辈。若是就这么下去,就算将来皇帝将皇位传给他,只要容瑄还在他也未必登得上皇位。“

武将看似比文臣地位略低了一些,但是那些改朝换代的事情从来就不是文人能够做得到的。哪一国的开国皇帝不是从战场上下来的?所以才有文人造反三年不成的话,所以历朝历代的皇帝们才死命的压制武将。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比文人低,而是他们远比文人更加危险。

”那他怎么会想起来找你合作?“沐清漪奇道。

容瑾笑道:”不然他还能找谁?魏无忌?还是药王谷?还是那个江湖名门?“云隐公子简直是太合适的不是么?武功高强,性格桀骜,独来独往没什么实力攀附。无论是想要控制还是将来想要灭口,都比别的什么人方便的多。若是选魏无忌,凭容璜的资本能不能拉拢人家还未可知呢。

”见么?“沐清漪笑问。

容九公子弹指,微笑道:”怎么能不见?请他尽力吧。“

霍姝不着痕迹的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心中对客厅里用茶的那位王爷有些同情起来了。还没见到人就已经被人家猜透了所有的心思,还有什么指望啊。

不多时,容璜便在霍姝的带领下走进了书房。看了一眼书房里的两个人,那一身白衣的据说是始终依旧的华国明泽公主的沐姑娘端正的坐在书案后面写着什么。反倒是身为主人的云隐公子软趴趴的趴在一边,若不是他脸上还带着面具,容璜怀疑自己是不是会看到一副半睡半醒的懒怠模样。

这样的人…真的可以合作么?容璜心里有些怀疑。

”质王此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容瑾好不容易坐正了身子,懒洋洋的问道。

容璜有些谨慎的看了旁边正提笔疾书的沐清漪一眼。容瑾摆摆手道:”王爷不必担心,本公子与清清是一体,没什么是她不能知道的。“

容璜点头,看着容瑾问道:”九霄仙芝的事情,不知云隐公子怎么看?“

云隐扬眉笑道:”九霄仙芝?自然是无价之宝,若是能得到如此宝物,想必也是一番没事。“容璜直觉的从容瑾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意味,有些惊讶的道:”公子似乎对九霄仙芝不以为意?“

容瑾笑道:”怎会?既然外面将九霄仙芝的功效传的神乎其神,拿来给清清养颜也是不错的。“

容璜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世人抢破了脑袋的东西,在容九公子眼中就只是一个养颜圣品而已?

容瑾笑道:”有什么不对?若说武功,便是没有九霄仙芝,本公子的武功想必天下也没几个人敢前来试锋,若说延年益寿,王爷应该知道内功修为到了一定的程度,只要不被人杀了长命百岁也不是难事。难不成服用了九霄仙芝,别人砍了你的头你还能活过来不成?“

容璜不由得干笑两声道:”云隐公子果然是心性高远,本王不及。“

容瑾淡淡的哼了一声,本公子自然不是你能够望其项背的。

容璜打量了容瑾片刻,迟疑了一会终于开口道:”竟然云隐公子对九霄仙芝并不在意,本王想要跟云隐公子合作一番,不知云隐公子意下如何?“

容瑾嗤笑道:”谁说本公子对九霄仙芝不在意?不在意本公子来这里做什么?“

容璜连忙道:”当然,事成之后本王会补偿云隐公子与九霄仙芝价值相等的东西。“容瑾一怔,这才侧首正眼看向容璜,似乎有些兴趣的样子。容璜见他心动,连忙道:”在下只想要云隐公子相助,替本王夺得九霄仙芝即可。事后,本王可以给云隐公子黄金万两以作补偿。“

”看来…质王是当本公子是要饭的了?“黄金万两,什么玩意儿?还不够他晒牙缝呢。

容璜脸色微沉,显然是没有想到云隐公子的胃口不小,不过若是真的能得到九霄仙芝的话,别说是黄金万两,就是十万两也是值得的。

”那么,云隐公子想要如何?“容璜问道。

容瑾挑眉笑道:”黄金十万两,先付一半的定金。“

”云隐公子未免太过狮子大开口!“容璜霍然起身道。虽然心中早有了算计,但是云隐一出口就要十万两黄金还是让容璜十分愤怒。十万两黄金他不是拿不出来,但是拿出来的话几乎要掏空他大半个王府了。

容瑾冷笑一声,也不在意道:”既然如此,请便。本公子拿到九霄仙芝再去叫卖也是一样的。想必,庄王会对这个价码有兴趣。“

容璜咬牙道:”你凭什么确定你一定能拿到九霄仙芝?“

容瑾笑道:”就凭我知道莫问情的下落,还是说,王爷你也知道?“

他当然不知道!他知道的话就直接让人杀过去了,容璜咬牙切齿。最后犹豫了半晌终于道:”好…本王先给你五万两,但是如果你失言……“

容瑾笑眯眯的道:”在下不过是一届江湖浪子,如何敢于西越皇室对抗?王爷放心,到时候咱们银货两讫各不相欠。“

”最好如此!“说定了此事,容璜一颗也不想多呆匆匆告辞而去。他还要为自己突然的大出血而安安心痛吐血。就算最后拿到了九霄仙芝,甚至父皇一时龙心大悦封他为太子这十万两黄金也不补回来了。但是…如果成为了太子,将来要什么没有?!

送走了容璜,想到将要进账的五万两黄金,容九公子顿时龙心大悦。沐清漪将手中的笔放在一边,含笑道:”九公子真会做生意,不知道到时候你打算拿什么给容璜换另外那五万两?“

容瑾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另外五万两咱们只怕是拿不到了。或者可以去容瑄那里看看?“

沐清漪没好气的扫了他一眼道:”你还是消停一些吧。若是玩露馅了你就知道轻重了。剩下的事情我来,过几天你就启程回京。“

容瑾不悦,”为什么?“

沐清漪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到底是谁想要弄死容璜?若是容璜死的时候你这个九皇子却下落不明,你以为将来不会有人怀疑到你身上?还是你真的以为你家那位皇帝陛下是个什么善茬?“西越帝远比华皇难对付的多。

”那清清可千万要小心,别忘了容琰也认识你的。若是你在这边闹得太大了,将来到了京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有麻烦了。“容瑾轻声嘱咐道。

看着他眼中的焦躁和不安,沐清漪知道他是在担心自己,莞尔一笑抬手拍拍他的手道:”放心吧,我知道分寸。你知道的,我不爱打打杀杀的。“出身所限,沐清漪从来都不是那个喜欢一马当先的冲锋陷阵的人。她只喜欢做那个在身后布局运筹帷幄的那一个。”

容瑾点点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不我还是将天枢和开阳都叫来吧。”有天枢开阳天权和霍姝天阙城四大高手保护,就是魏无忌亲自动手一时半刻也别想伤清清一个汗毛。

“胡闹!别人不用做事了么?”沐清漪无奈的道。这世上又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打打杀杀的解决,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一照面拔刀便砍的疯子。

见清漪如此,容瑾也不在说什么。只是在心中暗暗盘算着在离开之前还需要将清清身边的护卫重新安排妥当一些。他不想离开清清,只要一离开她他就会觉得烦躁甚至是暴戾,就想之前的那么多年一样。但是他们都清楚,他们能够走到一起并不是因为什么天长地久朝朝暮暮的念头。而是为了权势,为了野心,为了复仇,为了让自己更加强大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谁都不是那种拖拖拉拉儿女情长的人,受了容璜派人送来的五万两黄金的金票之后,容瑾当晚就启程离开了彭城回皇城去了。因为不放心沐清漪也是为了让容璜安心,容瑾只是孤身一人回去,天权霍姝还有那几十个从天阙城带出来的精兵完全留了下来。

送走了容瑾,沐清漪并没有太多的离愁别绪,而是重新反悔了书房平静的翻看着手中的书卷,一边在心中思索着后面的事情。她既然答应了容瑾要帮他对付容璜,那么这一次容璜就势必不能活着回京。但是容璜必定是中宫皇后所生的嫡子,想要他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天权和霍姝都有些好奇的看着神态娴静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沐清漪,城主什么都没说只是吩咐他们以后听沐姑娘的命令然后就挥挥衣袖走了,让两人难免都有些不安。但是看沐姑娘如此淡定的模样,却又莫名的觉得平静了下来。

天权心中对这位城主信任有加的未来城主夫人更多了几分好奇。彭城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城主却抽身离去了,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沐姑娘处置。这代表着城主不仅仅是信任沐姑娘更代表着城主对沐姑娘的能力的绝对信任。天权见过的女子并不多,但是无论是无理取闹如梅映雪,还是懂事能干如霍姝,都跟沐姑娘是完全不一样的。因此,天权也更加好奇沐姑娘到底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静坐看书的沐清漪自然也察觉到了两人对面两人时不时打量她的目光,有些无奈的放下书卷抬起头来问道:“你们有什么话要说?”

天权和霍姝对视一眼,霍姝小心的问道:“沐姑娘,城主怎么突然走了?”沐清漪淡淡笑道:“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这边也没什么大事,他不走来呆在这里干什么?”

没有什么大事?这边的事情才刚开始好么?

天权问道:“如果质王问起城主的下落,咱们该如何回复?”

沐清漪凝眉思索了片刻道:“直接告诉他,不用理会城主的下落。我们保证他十天之后拿到九霄仙芝就是了。”

“他会相信?”质王花出去的可是十万两黄金不是十两银子。

沐清漪挑眉笑道:“他不信又能怎样?”

天权摸了摸鼻子,半晌无语。确实,他不信又能如何?有庄王在质王根本就不能轻举妄动。只听沐清漪悠悠道:“回头没事,可以给庄王也送个消息,两位都是王爷咱们也不能太厚此薄彼了。”

“是。”天权沉声应道。

霍姝问道:“沐姑娘,咱们现在该干什么呢?”

沐清漪低头,把玩着手腕上的莹润晶透的飘花冰种玉镯,道:“要九霄仙芝,总要先找到莫问情吧。”

莫问情难找么?自然是难找的。彭城内外并不算大的地方,这些日子江湖各派认识几乎都快要翻遍了也没找出莫问情的下落。就连最了解莫问情的药王谷众人也找不到他更何况是别的什么人。

唯一让众人不死心没有离开的理由就是据说莫问情还没有离开彭城。即使有不少人已经在暗暗怀疑这个消息到底可不可靠。沐清漪自然也不会学那些江湖人士城里城外的到处找人,她没那个人力也没那个耐性,药王谷主精通易容之术,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易容成任何一个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当然,沐清漪认为以莫问情的高傲是不屑于此的。

沐清漪包下了彭城最好的一家酒楼楼顶,四面的窗户大开坐在楼中正好可以望尽整个彭城的景色。但是外面的人却永远也别想看到这里面的景致,因为这个酒楼本就位于整个彭城地势最高之处,楼高三层,整个彭城再也没有比这里更高的地方了。

往日里本该人来人往的顶楼上今日却是宁静悠然的。沐清漪坐在窗口的位置往下眺望,果然是居高临下,看尽满城风光。

“若是春天到这儿来,景致定然更甚百倍。”沐清漪轻声叹道。

霍姝恭敬的站在沐清漪身后笑道:“沐姑娘喜欢,到时候尽管来便是了。”

沐清漪淡淡苦笑,“到时候只怕没有如今的闲情了。你一直站着做什么,过来坐下吧。”霍姝摇头道:“属下要保护姑娘的安危。”

沐清漪笑道:“这里能有什么危险?”整个酒楼附近都已经被他们的人控制住了,寻常人想要接近这里都不容易。何况,今天一早不知从哪儿传出莫问情在城外出现的消息,那些江湖中人一股脑儿的往城外去了。

霍姝犹豫了一下问道:“姑娘觉得莫谷主回来么?”今早听到莫问情的消息,他们本来也该往城外去,谁知道沐姑娘却带着他们跑到这里来等人。

沐清漪沉吟了片刻道:“这个么…五五之数吧。或许回来或许不会来。不过,莫谷主总归不会在城外就是了。”

“咦?姑娘说那个消息是假的?”

沐清漪笑道:“这些日子除了莫问情主动现身,你看到谁找到过他的下落,偏偏这个时候传出来他在城外。只怕是…真正有事的,应该是在城里才对。”

“沐姑娘还智谋。”淡淡的男音在身后想起,霍姝猛然回头凌空便是一剑挥了过去。

不远处的窗口,莫问情神色默然的负手而立,只是看着沐清漪的目光更多了几分探究和打量。

看到霍姝的剑刺来,莫问情连动也没有动一下的意思,沐清漪却连忙开口道:“霍姝,住手!”

霍姝皱眉,却还是听命收回了手中剑,重新站到沐清漪的身后警惕的盯着莫问情。莫问情皱眉道:“沐姑娘好眼力。”

一挥手,一道清风拂过,之间放在窗台上的一株秋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诡异的凋零尘泥。顿时霍姝吓出了一身冷汗。若是她那一剑刺过去了,是不是也跟那盆花一样的化成泥了?难怪莫问情武功不算绝顶,却能在短短这么些天里杀那么多人自己却连个伤口都木有。

武功高强算什么?毒术高明才是真正的大杀器啊。

沐清漪含笑道:“不,我没看见。我只是想提醒霍姝小心谷主的毒而已。又见面了,莫谷主。”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28.借刀杀人 下一章:130.莫问情的抉择
热门: 医门宗师 穿成总裁的炮灰配偶[穿书] 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 米乐的囚犯 红男绿女 一个无情的剑客 推理竞技场 性别为男的泉小姐 以下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