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借刀杀人

上一章:127.花中墨妖 下一章:129.质王的合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魏无忌真的爱千凌么?原本沐清漪觉得自然是爱的,毕竟魏无忌对千凌的好可说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羡慕在心中的。为了千凌甚至连华国公主和皇后的面子都不给,但是现在,她却渐渐地有些怀疑了。

一个男人若真是将一个女人放在了心上,是不忍也不愿她受到任何的伤害的。不说容瑾对千凌的态度从来都收不上有礼,就是三年前那当胸一剑险些要了千凌的命,还有刚刚被容瑾刻意施压的内力威压所伤。魏无忌虽然对容瑾撂下了狠话,但是其实态度可算是相当平稳了。

虽然她还不知道自己跟容瑾之间到底算什么,但是沐清漪知道如果今天换成自己被魏无忌所伤的话,容瑾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罢休。魏公子富甲天下,首席还有这天下第一的杀手组织寒雪楼。这样的势力魏无忌若真的倾尽全力的话,容瑾未必讨得了好。但是魏无忌对于三年前容瑾险些杀了乾隆的事情却一直都没有什么表示。这至少证明…魏无忌并不怎么在乎千凌,至少,并没有他表现的那么在乎。

看着沐清漪若有所思的神色,容瑾吃味的伸手将她的小脸给偏了回来,“魏无忌有什么好看的,清清看我。”

沐清漪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有什么好看的?”

容九公子气结,本公子至少也算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吧?什么叫有什么好看的?!

“清清看我…”容九公子气嘟嘟的道,非要让清清将目光落到自己身上位置。沐清漪无奈,只得抬头看着他戴着面具的脸,有些敷衍的安抚道:“嗯,云隐公子很好看。”

“扑哧。”身后容瑄和容璜都忍不住低头闷笑起来,容璜笑道:“云隐公子跟夫人的感情真是让人羡慕。”

这云隐公子对着外人总是一副傲气轻蔑的姿态,总是让人觉得高高在上难以接近,但是对着这位未来夫人,却是一副仿佛小儿女的姿态,实在是有些出人意料。

容瑾淡淡的瞥了两人一眼,拉着沐清漪的手转身便走,“清清,咱们回去吧。”

“两位留步。”后面容瑄和容璜快步跟了上来,容璜笑道:“云夫人,本王还有一些事情想要请教夫人。不如一道回慕华楼如何?”

沐清漪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心中对于容璜想要问的事情也有了个底,“王爷想要问什么?”

容璜笑道:“是这样的,在下刚刚见云夫人跟莫谷主似乎颇为熟悉?”

沐清漪摇头道:“也算不上熟悉,说起来,今天才是我第三次见莫谷主。”

容璜自然是不信的,药王谷主性格冷漠不近人情的名声他们并不陌生,一个之前只见过两面的女子岂会那么容易让莫问情另眼相看?

沐清漪也不在乎他信不信,她说的也不是假话。加上这一次,这的确是她和莫问情第三次见面。上一次在京城只是她看到了莫问情,莫问情并没有看到她,自然是不算。

“之前听莫谷主说,姑娘与他有救命之恩?”容瑄怀疑的问道。这沐清漪就算是华国皇帝亲封的公主,也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何德何能可以救了药王谷谷主?

沐清漪笑道:“不过是碰巧和莫谷主一起遇到一些事情,只能算是自救罢了。何况,那也是我的侍卫的功劳,若是我独自一人的话,只怕就只能等死了。”

容瑄点点头,对于沐清漪的解释勉强算是接受。看来这个沐清漪确实是跟莫问情没有什么关系了。容璜和容瑄对视一眼,眼底都有些失望的神色。

“这位便是沐姑娘么?”一道有些尖锐的声音响起,之间街道的另一头,几个男女簇拥着一个白衣女子漫步走了过来。

沐清漪揉了揉眉心,诡异的觉得那女子身上的白衣模样有些眼熟。犹豫了一下,侧首看这容瑾问道:“我是不是应该还一个颜色的衣服。”只要闻着微风中飘过来的淡淡的药味,沐清漪就有些明白来人的身份了。似乎钟情于莫问情的女人都喜欢穿着一身白衣。这样…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白衣,很容易误伤啊。

“我是沐清漪,这位姑娘是?”沐清漪上前一步,淡淡问道。

白衣女子傲然的看了沐清漪一眼的,沉声道:“我是素问。”

如果是几天前,这女子这么回答沐清漪必然要在心中为难半晌:素问是谁?但是此时却已经知道了,素问正是药王谷的两位长老之一,也是这次带头陷害莫问情的人。莫问情才刚刚送了她一盆花这会儿就找上门来了,看来这次所谓的叛乱也不过是因爱生恨罢了。

只是沐清漪倒是没想到,药王谷的长老居然会如此年轻。

看出了他的疑惑,太史衡机灵的闪到她身后压低了声音道:“药王谷里管医术的是灵枢长老,素问长老管的事药王谷的日常事务,对医术要求并不严格。”事实上历代素问长老医术都是平平,试问若是一代名医谁还有闲心去打理什么日常琐事?

沐清漪微微点头,含笑道:“素问长老,有何指教?”

“莫问情在哪里?”素问沉声问道。

沐清漪有些惊讶的扬眉,道:“素问长老这话问的奇怪,在下和莫谷主不过是点头之交,怎会知道药王谷主的下落?”

素问扫了一眼沐清漪身后太史衡手中捧着的墨妖,眼底闪过一丝嫉恨的神色。莫问情从小到大连一根草都没有送过给别的姑娘,居然会送一盆名贵的花给一个萍水相逢的姑娘,当她是傻子么?

“莫问情盗走了药王谷至宝九霄仙芝,沐姑娘若是不想自找麻烦,最好还是快些说出莫问情的下落。”素问冷声道。

沐清漪抬手拦住想要开口的容瑾,冷笑一声道:“原来药王谷就是这样不讲理的,难怪莫谷主如今百口莫辩了。我倒是不知道,身为谷主居然还能被属下如此逼迫的。竟然想要以下犯上,又何必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素问脸上一红,狠狠地瞪着沐清漪咬牙道:“沐姑娘不要血口喷人,什么以下犯上…信口胡言!”

“哦?难道莫谷主不是药王谷的谷主?药王谷历代谷主不是姓莫的?莫谷主是药王谷唯一的继承人,现在却被什么盗走谷中至宝的理由满江湖的追杀,真是好笑,药王谷难道不是莫谷主的东西?莫说到底有没有所谓的九霄仙芝,就算是有…就算真是他带走的,那也是他的权利吧。”

素问冷哼一声道:“任何人都不得擅动九霄仙芝,是前代谷主留下来的规矩,莫问情擅自将他带走就是不孝,怎么还陪做药王谷主。”

沐清漪有些哭笑不得,“药王谷是莫家的先祖辛辛苦苦建立的,原来身为属下的说一句不配,药王谷就要改姓。照素问长老的意思,若是皇帝随便用了祖先都舍不得用的东西,是不是全天下人都要揭竿起来造反了?”

“沐姑娘,慎言。”容璜脸色有些难看的道,只是看向那素问的眼神也有些阴沉。沐清漪嫣然一笑,对容璜歉然道:“抱歉,一时失言。”

素问被她问的哑口无言,也不愿再与她纠缠,轻哼一声道:“本长老不想听你这些胡言乱语,你只要告诉我莫问情在哪里就行了。”

“我不知道。”沐清漪淡然道。

“你!”素问瞪着沐清漪清理脱俗的容颜,眼底满是嫉妒的光芒,“敬酒不吃吃罚酒!”一抬手,一道淡青色的粉末从她袖中冲出,直扑沐清漪的面门而来。旁边,容瑾抬手一把将沐清漪揽入自己怀中,手中折扇一张,劲力轻吐,那些粉末还没有沾到扇面就被一道劲风给刮了回去。幸好那素问身手还算敏捷,飞快的闪开了。只是他身后的一个青年男子却遭了秧,抱着脸倒在地上哀嚎起来。

“药王谷的长老就这点本事?还敢出来丢人现眼。”搂着沐清漪,容瑾淡淡的盯着素问,眼中满是杀机。

素问脸色也是十分难看,她身为药王谷的两位长老之一,药王谷谷主一下说一不二的人物何曾受过如此羞辱。药王谷素来独立于世外,别说是一般的江湖中人,就是名门世家的掌门家主甚至是皇室中人对他们也是恭恭敬敬的,何曾有过如此难堪的时候?

“你是什么人?敢如此说我?”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在同时对她投去了同情的目光。枉费这女人还是个美人,居然如此的孤陋寡闻,孤陋寡闻也就算了,可以当成她是常年呆在药王谷里不知世事么。但是她居然连人的脸色都不会看,云隐这样的明显就是属于不好惹的那一类么。其实即使素问会看人脸色,也不会将容瑾看在眼里的,因为在她的心目中这世上敢得罪药王谷的人还没有几个。云隐公子这样的,虽然江湖上名声不小但是独来独往的一个孤家寡人又岂会让她忌惮?

听了她的话,容瑾却奇异的并没有生气。眼珠子一转,唇边反而勾出了一丝微笑,“我是谁不重要,你不是想要知道莫问情的下落么?”

素问眼睛一亮,道:“你知道?”

容瑾挑眉道:“这世上没有多少本公子不知道的事情,不过,我恐怕你现在过去要来不及了。”素问一愣,有些不解的问道:“什么来不及了?”

容瑾问道:“薛彩衣你知道是谁么?”

素问皱了皱眉,药王谷谷规森严,她更不是那些需要时常外出的医者,这一次还是她平生第一次出谷,就连江湖中大名鼎鼎的云隐公子都不清楚何况是薛彩衣。容瑾笑容可掬的道:“薛彩衣是彩衣阁的阁主,江湖第一美人。容光绝艳,堪称绝色。更重要的是,对莫谷主痴心一片,此次虽然各大门派都跟莫谷主不对付,但是这位薛阁主却依然对莫谷主不离不弃…此时,这两位说不定……”看着素问脸色随着他的话变幻不停,容九公子更加愉悦起来了,“说起来,昨儿咱们还见过薛阁主了,白衣翩然容光照人,跟莫谷主当真是堪称壁人。”

“你知道他们在哪儿?”素问声音有些紧绷的问道。

容瑾道:“素问长老只要找到彩衣阁,自然就能知道莫谷主在哪儿。就算不知道,只要彩衣阁主有事…嗯哼,彩衣阁主对莫谷主痴心一片,莫谷主总不会视而不见的。”

“多谢。”素问拱手道,看了一眼被容瑾护在怀中的沐清漪。虽然对沐清漪的容貌和莫问情送花给她的事情很有些嫉妒,但是显然云隐口中的那个江湖第一美人更加要紧一些。素问只得匆匆的带着人走了。

看着呼啸而去的药王谷众人,在场的所有人都一副见鬼的模样望着云隐公子。这也太记仇了吧?借刀杀人原来还可以这样用!

这个素问身为药王谷的长老,就算本身能力不济身边的能人绝对不少。而薛彩衣身为女子能在江湖中混了这么多年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翩翩这两个人还都是钟情于莫问情的,这两人要是打起来,只怕当真是不死不休了。很多时候,女人对付女人的手段其实远比男人对付女人更加的狠辣。

“清清,你猜薛彩衣和素问谁先死?”容九公子仿佛没看见众人惊恐的眼神,笑眯眯问道。

沐清漪眯眼沉吟了一下,道:“应该是薛彩衣吧。”薛彩衣武功是不错,但是还没有好到可以跟药王谷抗衡的地步。

太史衡插嘴道:“那可不一定,薛彩衣能在江湖上闯荡这么多年,也有她的独门绝技的,素问要是就这么冲上去,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容瑾含笑盘算道:“不管谁死谁活都是一件好事,当然如果两个人一起死了就再好没有了。嗯…清清,你说这样算不算莫问情欠了本公子一个大人请?”

沐清漪有些无力的道:“你说算就算吧。”只是九公子你真的不是因为除了梅映雪再也没有姑娘钟情于你而嫉妒莫问情的艳福么?

没有在理会容九公子的一番胡言乱语会引出多少的争斗,容瑾心情愉悦的拉着沐清漪无视了欲言又止的容瑄和容璜二人回慕华楼去了。如今彭城的品菊会落幕了,剩下的就是九霄仙芝的事情了。江湖中人的事官服管不了,反正死的伤的也不是彭州治下的平民,步玉堂也就不打算拿自己麾下的手下的命去对付这些江湖中人了。只是隐晦的暗示只要不伤及平民,官府不管江湖争斗。

有了官府的表态,各门各派更加摩拳擦掌起来。事到如今已经不莫问情或者九霄仙芝的事情了。各门各派都死伤了不少人在莫问情手里,若是不给出个交代,谁都别想就这么轻易的了结此事。

慕华楼后清幽的院子里,书案后面,沐清漪正执笔挥毫,神色平静淡定,却给人一种挥斥方遒的大气和名门士族的风雅。这样的气度无疑是只有如顾家这样的名门望族才能够培养出来的名士风度。

容瑾靠着书案,低头看着沐清漪作画,眼底满是赞赏之色。

想了想,容瑾伸出手来握住沐清漪握笔的手,悠然的在纸上移动。沐清漪怔了一下,也就放松了任由容瑾握着她的手作画。一朵妖娆却又诡异的透着几分霸道的墨菊慢慢的在纸上呈现出来。两人的画风并不相同,沐清漪的画风俊秀清雅,带着文人的端凝和洒脱。而容瑾的画风却是十分的霸道嚣张,两种不同的风格在薄薄的宣纸上诡异的融合,竟让这纸上的墨菊比放在不远处的窗台便的墨妖更多了几分邪魅的吸引力。沐清漪望着手下刚刚落成的画卷也不由得怔住了。

容瑾从她手中取下笔放到一边,好心情的将人圈入怀中满意的打量着桌上的墨菊图,笑道:“清清果然跟本公子心有灵犀。”

沐清漪嫣然一笑,有些惭愧的道:“九公子若是以画为生,必定成为一代巨匠。”这话却不是恭维,从前没见过容瑾的墨宝沐清漪也只当他并不擅长作画。毕竟画画这样的事情其实还是需要名师指点,很难无师自通的。但是如今才知道,单论笔力他们或许不相上下,但是若论气势她差容瑾还远得很。

容九公子丝毫也不谦虚,笑道:“本公子做什么都是一代宗师。不过本公子画得最好的还是美人图。回头给清清画几分可好?”

“九公子经常给人画美人图?”沐清漪挑眉。

“才没有,除了清清谁还有资格让本公子画?”这个必须澄清,他才不是喜欢到处拈花惹草的纨绔公子。

“那请问容九公子从哪儿得出你追擅长画美人图这样的结论的?”沐清漪淡淡问道。

容九公子眼睛一转,“本公子画自己。”

沐姑娘再一次拜倒在容九公子强大的自恋和厚脸皮之下。

“霍姝。”摇摇头,沐清漪轻声传来了外面的霍姝。

“沐姑娘。”霍姝很快出现在书房的门口。沐清漪小心的将画递给她道:“将这个裱好了送到城外去给那位老先生,另外,再送两千两银票过去。另外,转告那位老先生,等到我们寻到墨妖,定会派人再送一株给他。”这株墨妖价值不菲,他们这些人倒是不在意一点半点的银两,拿走了人家的花儿竟是谁都没想起要付钱。

“沐姑娘如此有心,何不将那盆墨妖直接还给老先生?”门外,太史衡走进来一边含笑道。

沐清漪摇头道:“虽然这墨妖已经没有了花毒,但是此时再送回去给老先生只怕也只会给他惹祸。”墨妖名贵,又在花会上除了那样的风头,此时再还回去只怕那位老先生才更加的不得安宁了。

太史衡点点头,有些钦佩的道:“是在下思虑不周。”一个美丽的女子心底纯善是好事,难得的是还心细如发而且并不天真。这世上原本就有许多人,自以为善良却不顾后果,反倒是引来无视的麻烦。

再看看霍姝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中的画,即使是文采横溢的太史公子也不得不赞一声好画。含笑看着霍姝道:“霍姑娘只怕不熟悉这城中的裱画的地方,不如在下陪同姑娘一起去?”

霍姝也不在意,她确实是不太清楚这些,而且对于书画这些也并不太懂,有人愿意带路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太史衡看看房间里的两人,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跟着霍姝出门去了。

看着两人出去,容瑾看看重新做下来有打算看书的沐清漪,皱了皱眉,笑道:“清清,咱们去看戏吧。”

“看戏?”沐清漪扬眉。

容瑾笑道:“如今这彭城里可是好戏连台,错过了那一场都可惜了啊。”沐清漪凝眉问道:“你知道莫问情如今在哪儿?”

容瑾顿时垮下了脸,“清清果然看上莫问情了么?那个面瘫冰块儿哪儿有本公子长得好看?清清看他还不如看我呢。”

“九爷……”沐清漪有些头痛的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男人,一天不作你会死么?

容瑾哼哼了一声,拉起沐清漪道:“那咱们走吧。”不就是冰块面瘫脸么?没有莫问情比较怎么会更加衬得本公子姿容绝代呢?

彭城里靠近城边一处不抬起眼的客栈,是彩衣阁暂时落脚的地方。薛彩衣虽然是江湖第一美人,但是她性格倨傲,除了几年前见过莫问情从此一见倾心以外对谁都不爱搭理。何况一群女人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产业,彩衣阁的日子过的也并不十分的宽裕,自然不能住在城中的昂贵客栈中。只是找了一家不抬起眼的客栈包了下来落脚。

“薛彩衣,你给我出来!”薛彩衣正坐在二楼的房间里梳妆。身为一个绝色美女,容颜渐渐老去是她无法避免的悲剧。虽然在外人看来她依然艳光四射,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那美丽的容颜上需要施的脂粉越来越多,原本白皙如玉吹弹可破的肌肤也渐渐地开始变得黯然无光。她再也不能入十五六岁刚出江湖的是时候一般不施粉黛骄傲的出现在人前了。

“什么人?”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薛彩衣脸色一沉,厉声道。

身后侍候的女弟子连忙出去看了一眼,急匆匆的来禀告道:“启禀阁主,是一个年轻女子,带着几个人。说是药王谷的素问长老。”

薛彩衣轻哼一声站起身来,有些厌恶的道:“素问?她怎么来了?”当初她去药王谷求莫问情治病也是见过素问的,不过那个时候素问还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片子,却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处处刁难。没想到那个丫头居然成了药王谷的谷主?

将手中的簪子往桌上一方,薛彩衣起身整了整衣衫,转身便出去了,“走,去看看!”

楼下,素问冷着脸与彩衣阁的众人对峙着。楼上蓦地传来一声妖娆的浅笑,“原来是药王谷的素问姑娘,怎么又时间大驾光临我彩衣阁?”

素问抬头望去,却见一个姿态妖娆的白衣女子从楼上款款而下,神采美目间俱是她这样的年纪所没有的风情。只是…“是你?”她见过这个女人,虽然已经好几年了,但是她还记得这个女人当初在药王谷想要勾引谷主的事情。没想到她就是江湖第一美人,早知道,当初在药王谷就该杀了她!素问眼底划过一丝杀意。

薛彩衣抿唇笑道:“可不是我么?听说素问姑娘求爱不得就勾结外人背叛莫谷主,真是让本阁主叹为观止啊。”

素问脸色一黑,沉声道:“莫问情在哪里?”

薛彩衣一怔,冷笑道:“莫谷主的下落,我怎么会知道?”

素问冷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这个女人一直恬不知耻的缠着谷主,怎么会不知道她在哪里?”

薛彩衣怒极反笑,咯咯的笑声如银铃般动听,“我再怎么恬不知耻也不会恼羞成怒,得不到人家的心就伤害人家吧。小小年纪心肠狠毒至此,幸亏莫谷主没瞎了眼看上你,不然娶了这么一个毒妇,夜里该如何安枕?我便是知道莫谷主的下落又如何?凭什么告诉你?”

“你找死!”素问怒斥道。

“怕你不成?”薛彩衣扬起下巴,冷冷道。一言不合,两个女人立刻就动起手来了。两人身边都有不少的属下,看到主子打起来了自然也不能闲着,也跟着动气手来。整间客栈顿时乱成一团,血光四溅。

女人对付起女人来果然比男人更狠,薛彩衣武功比素问高,招招往素问的要害招呼。素问身上稀奇古怪的毒很多,虽然手法不及但是却一次一次的都往薛彩衣的脸上招呼,一时间也弄得薛彩衣手忙脚乱。

剩下的人就更不用说了,直接混战成一团。

嘶——薛彩衣手中的长鞭毫不怜惜的在素问身上留下一道血痕,同时辫梢的倒刺也将素问身上的白衣拉出一条口子。薛彩衣得意的扬眉道:“药王谷长老?也不过如此?你这个长老之位是上一代长老徇私的吧?”药王谷上一代掌管日常事务的长老正是素问的祖父。

素问沉着脸,毫不犹豫的换衣颜色。一个精致的瓷瓶摔碎在地上,溅起的药水却狠狠的灼伤了薛彩衣手臂伤的皮肤,痛得薛彩衣脸色一阵阵的发白。

“你也不怎么样,半老徐娘的老女人,脸上要施多厚的粉才能掩盖住你的皱纹?要不要本姑娘施舍你一粒养颜丹?”素问毫不留情的讥讽道。

“臭丫头!找死!”薛彩衣最痛恨的就是别人提自己的年纪,这个素问显然是正好戳中了她的痛楚,手中长鞭一扬,鞭影铺天盖地的卷向素问。

对面不远处的房顶上,容瑾一手搂着沐清漪,一只手心里放着香脆的瓜子供一起看戏的清清磨牙。大白天的,一黑一白两道人影坐在房顶上还是相当显眼的,只是如今彭城内外的江湖中人都行色怱怱,倒是没有人对闲着的两人报以奇怪的目光。

“清清,怎么样?雪菜一手鞭子使得还不错吧?”更不错的是抽在了素问的身上。

“嗯,素问的毒术也不错,如果能再准一点就好了。要是这些毒在莫问情手里,十几个彩衣阁也早已经灭门了。”所以说,素问简直是个废物。武功不行,连使毒都不行,难怪莫问情看不上她了。

沐清漪靠着容瑾坐着,听着容瑾滔滔不绝的点评时不时的低头往下看一眼。她对女人打架没有兴趣,只要知道个接过就可以了。但是容九公子显然很有兴趣看着两个美人在他面前渐渐凋零。

“彩衣阁要灭门了吧这一次?”沐清漪蹙眉道。

容瑾不在意的耸肩道:“应该是吧,彩衣阁总共也不过几十号人。而且,如果薛彩衣死了,就算没灭门也差不多了。”惹上了药王谷,彩衣阁想要全身而退都不行。不过,薛彩衣临死前弄死素问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是,很多时候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容九公子满意的看着薛彩衣一鞭子劈向素问脑门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女声蓦地响起,“薛阁主!手下留情!”

只见一道青影晃过,原本应该打向素问的鞭子被人硬生生的抓在了手里。一个青衣女子神色平静的站在薛彩衣和素问之间,修长如玉的素手被辫梢的刺扎出了点点血迹。

“表姐,你怎么来了?”素问逃过一劫,看着来人脸色一变,惊讶的问道。

“都住手!”青衣女子看着眼前到处是血的模样,皱眉沉声道。

这青衣女子在药王谷显然也很有威望,素问带来的人只是犹豫了一下便飞快的退到了两人身后。彩衣阁的人自然也不好再穷追猛打,只是原本好几十人的彩衣阁现在只剩下不到十个人了,而药王谷那边也折损了七八个人。

“见过灵枢长老!”

原来,这女子竟是药王谷中二长老之一的灵枢。

房顶上,预期的好戏被人破坏,容九公子顿时大怒。面具下俊美的容颜满是阴鸷之气,咬牙切齿道:“本公子讨厌这个女人!”

------题外话------

作者:姚柒柒文名:风华之庶女嫡妃

重生庶女,备受欺凌,她要踩着刀尖一步步往上爬,看谁能笑到最后。

嫡母狠毒,且让你笑着自食其果,悔不当初!

庶姐蛮横,我让你痛哭流涕跪地求饶!

渣爹自私,我让你失去一切自生自灭!

她不屑看到那些阿谀奉承的嘴脸,带着生母远离纷争,却自有麻烦跟着上门

来!

夺权立威非我意,全是你们逼得!

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被你们灭,那就只能灭你们了!

不过,她宅斗斗的挺欢乐的,这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人前腹黑冷漠,人后装楞扮可怜,紧追不舍,装疯卖萌,只为讨她欢颜。

尼玛,是谁说他是个瞎子的?看这健步如飞的样子,我看说这话的人肯定是个瞎子。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27.花中墨妖 下一章:129.质王的合作
热门: O装B给暴戾上将当男秘 一言不合修罗场[快穿] 女法医手记之破窗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律政先锋 宝瞳 搞事马甲不能掉 人性的证明 听说你帅,可惜我瞎 荆棘王座第一季:猛虎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