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花中墨妖

上一章:126.秋日品菊,风雨前夕 下一章:128.借刀杀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容九公子冲冠一怒为佳人,顿时吓得千凌躲在魏无忌的怀中不敢动弹了。容瑾却犹嫌不够,冷冷的扫了千凌一眼,道:“真是命大。”

千凌吓得一颤,“无…无忌……”

魏无忌皱眉,有些无奈的苦笑,看向沐清漪道:“沐姑娘,在下考虑不周,还请见谅。”沐清漪抿唇淡笑道:“魏公子不必多礼,不过小女与千凌姑娘确实是话不投机,还请见谅。”

魏无忌叹了口气,低头轻轻拍着千凌的背心安慰着。旁边孙泽陵看着他这般柔情似水的模样,不由得撇了撇嘴唇,举起酒杯笑道:“云隐公子,在下再敬你一杯。”

容瑾垂眸,在沐清漪的示意下重新坐了下来,仿佛将刚刚的事情完全忘记了一般重新和孙泽陵把酒言欢。但是从他偶尔瞥向某人不善的目光里,沐清漪知道容九公子绝不会是这么宽宏大量的人。

看台下,太守终于宣布品菊会正式开始了。正如容瑾的说,这样的花卉确实是很无聊,特别是当你坐在嘉宾席上的时候。只能等着别人讲评选出来的花儿送到你面前来点评,还不如在人群中自由走动,赏菊来的快意。

虽然这次江湖中人就占了半数,却也还是有不少温文雅士的。何况江湖中人也不乏文武双全的名门子弟,看台下已经有人开始吟诗作赋赏花品菊一副歌舞升平之象。

容瑾含笑看着沐清漪问道:“清清喜欢什么样的菊花?”

沐清漪看了看容瑾,想了想道:“墨荷吧”其实原本的沐清漪更喜欢的是名贵的绿牡丹,雍容华贵却不是清雅脱俗,正是菊花中的名门。但是现在沐清漪却觉得那绝艳多姿的墨菊更加的妖娆动人。

容瑾望着她美丽的容颜愉悦的一笑,便突然腾空而去在所有人的惊讶的目光中朝着看台下摆放着最名贵的菊花的地方扑了过去。众人的惊呼声中,之间一个黑影翩然掠过,再回过神的时候容瑾已经重新站在了看台上。手中却托着一盆墨色妖娆的菊花。

寻常墨菊名为墨菊,其实花朵大多数深紫色,但是容瑾手中这盆墨菊却更加不同。同样是深紫色却更加接近与黑色,花瓣也普通的墨菊更加的细长多姿。少了几分普通墨菊的端庄,却更多了几分华贵和妖娆姿态。与托着它的一身黑色锦衣的云隐公子交相辉映,一时间到让人不知是看花还是看人,美丽的像是一幅名家勾勒的水墨名画。

“清清,好看么?”容瑾小心的将墨菊放到沐清漪跟前的桌上,含笑问道。

沐清漪微微点头,低头看着桌上的墨菊,唇边掀起一丝浅浅的笑容。

容瑾这神来一笔却让下面的会场上一片混乱。原来容瑾选中的这盆墨菊正是今年品菊会上夺魁呼声最高的一盆。这盆墨菊的主人更是一位爱菊成痴在彭州也颇有名望的老人,一见自己精心培植的墨菊被人这么轻飘飘的拿走了,这还得了?当场就跟太守大人急了。

步玉堂一看那高高在上的看台上那一盆墨菊,不由得头痛起来了。他虽然是彭城的一方父母官,但是这些人他却是一个也惹不起。但是老人家的宝贝心肝命根子被人抢走了,也不能不给个说话啊。只得亲自陪着老人家上去找云隐公子理论了。

“别碰我的花!”老人家一上看台便看到坐在一边的孙泽陵正打算拿他那蒲扇般的大手去碰他娇滴滴的花儿,顿时就怒吼一声冲了过去。

那速度快得让步玉堂都为之一愣,老人家真是脚下如风啊。

“叫你别碰!”看到孙泽陵的爪子还要往前招呼,老人家立刻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拍了一下打开孙泽陵的手。孙泽陵顿时也怒了,自己堂堂一个大将军,被这个干瘦的老头儿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呵斥,面子都丢光了!

“凭什么本将军不能碰?本将军偏要碰!”说着,就直接伸手去掐花瓣儿去了。孙泽陵是武人,对花花草草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今天说是来参加花会,不如说看在步玉堂的面子上过来压阵来的。

“孙将军。”沐清漪连忙抬手格开他的手,浅笑道:“孙将军息怒,这位老人家也是好意。”

孙泽陵不乐意的皱眉道:“什么好意?这老头分明是看不起本将军!”

沐清漪微笑道:“这墨菊有毒,孙将军若只是稍微碰一下倒是无妨,若是这一下掐一下只怕大大的不妙。这位老先生只怕也是担心将军下手没有轻重才急着阻止的。”

“有毒?!”孙泽陵变色,怒瞪着那老人家道:“老头,你拿一盆毒花来是想要干什么?”

老人不屑的瞥了孙泽陵一眼,傲然道:“毒花难道不是话?何况老夫早已经注明了这花只能远观,谁让你们招呼也不大就拿走了的。”说完便不理会孙泽陵愤愤不平的母亲,反而转身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沐清漪道:“你这丫头倒是有些见识,你怎么知道这话有毒?”

“晚辈曾经有幸见识过一株这样的墨菊,据说此花名为”墨妖“,如今这模样还不算全盛之时,全盛之时大如牡丹,姿态妖娆世间罕见。另外,这花儿全株皆可入药。而花瓣却是蕴含剧毒的。”沐清漪轻声道。

老人上下打量了沐清漪半晌,方才点头道:“你这个小姑娘能有如此见识,也算是不凡。”

沐清漪笑道:“前辈谬赞,云隐无礼,还请老先生见谅。”说着,将整盆墨菊恭敬的送到老人跟前。容瑾有些不悦的撇撇嘴道:“清清不喜欢么?”

沐清漪温和的笑道:“这盆墨菊培植不易,必定是这位老先生的心头之宝。何必夺人所爱?”

容瑾轻哼,“他放到花会上不就是来卖的么?”

老人气得吹胡子瞪眼,“小子狂妄,谁说老夫是拿来卖的?老夫还不缺这点钱,就算是缺钱…也不卖!”

“那就是拿出来显摆的?”

老人得意的笑道:“是又如何?这世上除了老夫,还有谁有本事养出如此好的墨妖?小丫头,你说是不是?”沐清漪含笑点头,“老先生说的是。”这倒不是恭维,这菊花本就不好养,而这墨妖比一般的菊花难养何止十倍。当年顾家也有过一株墨妖,在顾相精心的照顾之下,却依然没等到花朵全开就凋谢了。还惹得顾相伤心了一场,只叹这名花与自己无缘。

“爱显摆被雷劈。”容瑾冷冷的吐出。

沐清漪无奈的叹了口气,暗地里拉着容瑾的衣袖扯了扯示意他适可而止,万一把老人家气出个好歹来不好收场。

旁边,一直依偎在魏无忌怀里的千凌突然开口道:“无忌,这株花儿好漂亮啊。”

魏无忌微笑道:“确实是风采非凡。”

见他没有丝毫表示,千凌咬了咬唇角,柔声道:“无忌,我…我想要这盆墨菊,可以么?”

魏无忌犹豫了一下,还没开口,老人已经回头狠狠的道:“不可以!”以为小声说话他老人家就听不见么?

魏无忌有些为难的低头看向千凌,“千凌…不如咱们再看看别的?”魏无忌虽然是天下首富,却并不愿意再大庭广众夺人所好,特别还是以为年过花甲的老人家。

一向对他百依百顺的千凌这一次却显得惊人的固执,摇头道:“不…我只想要这盆墨菊。无忌…求你了……”说着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而且眼中隐隐有急切之意。显然这一次并不是撒娇博取魏无忌的注意力,而是这盆墨菊当真对她十分重要。

魏无忌皱眉,有些不解一向善解人意的千凌为什么如此固执的在这种情况下非要从一位老人家手中抢东西。千凌却仿佛丝毫没有看到他的为难,只是定定的盯着桌上那盆墨菊,轻声低喃道:“这就是墨妖么?真的…好美。”

另一边,容瑄和容璜都事不关己的看着这边的情形,容璜还好心情的戏谑道:“魏公子,不过是一株菊花罢了,难得少夫人喜欢,何必如此为难?”

魏无忌苦笑了一下,抬手轻柔的拍拍千凌,起身朝着那老人恭敬的一揖道:“老先生,还请你割爱一次。若有什么要求,在下一定竭力而为。”

老人家冷笑一声,指着千凌道:“割爱,那老夫问你,你喜欢这个丫头么?”

“这是自然。”魏无忌道。

“那你能杀了她么?”

“老先生说笑了。”

老人家翻了个白眼,道:“那老夫也不能割爱。”

魏无忌哭笑不得,“老先生,这花如何能跟人一样?”老人家冷笑,“老夫眼中,那丫头还不如老夫的墨妖呢。”

魏无忌叹了口气,低头看着千凌道:“千凌,墨妖虽然稀少但是却也不是没有,回头咱们再买一株可好?”

千凌连连摇头,“不,我就要这一株。”

魏无忌皱眉,千凌虽然爱花,但是却对菊花并没有太多的偏爱,更不用说从未见过的墨妖了。怎么突然就对一朵花如此执着起来了?

老人家不屑的扫了一眼魏无忌二人,小心翼翼的抱起自己的墨妖要离开这里。

“老头,本公子劝你还是将这株墨妖留下吧。别一会儿回去了却落个花落人亡啊。”容瑾靠着椅子,迷眼看着老头儿手中的墨菊懒洋洋道。

“你什么意思?”老人家瞪大了眼睛。

“云隐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魏无忌沉声道,云隐的话分明是含沙射影的暗指他事后会杀人夺花。

容瑾轻哼,“没什么意思,随便提个醒。”

听到魏无忌的声音,那老人家怔了一下,显然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拒绝的人是天下首富。虽然说为了一盆花杀人有些荒谬,但是这世道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老人家活了一个多甲子,心里自然不会没有半点的算计。一想到此处,心中不由得暗暗有些后悔自己一丝得意将这盆墨妖送到外面来参加品菊会了。

千凌站起身来,走到老人家跟前盈盈一礼道:“老先生,小女子真的很喜欢这盆墨菊,求你割爱相让可好?以后若是我们再找到别的墨菊,也可以再送还老先生一盆。这墨菊…对我来说十分重要。”

老人皱眉道:“这墨菊虽然可以用药,但是药用价值并不大,用别的药材也可以替代药效。唯一最大的不同便是它的毒,你这丫头不是想要用它害人吧?”

千凌连忙摇头道:“千凌可以发誓,绝对不会用它害人,求老先生成全。”

看着一个娇滴滴的萧姑娘在自己面前哭得泪眼朦胧,老人家也不是铁石心肠。但是奈何这墨菊是他花费了好几年心血培育出来的宝贝,着实是他的心头之宝,是多少钱也不能换的。

容瑾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悠然道:“老头儿,选吧,你的花儿到底卖给魏无忌还是卖给本公子?横竖今天这花儿你只怕是搬不走了。”

老人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要不是这个人突然抢走了他的花,哪儿会有这么多的麻烦。朝着千凌摇了摇头,老人道:“这位魏公子是天下首富,就像魏公子说的,墨妖虽然难得却也不是独一无二,以魏公子的能力想必过不了几日姑娘就能见到了。这盆墨菊,还是小老儿自己留着吧。”

千凌显然是没见到老人居然会拒绝她,先是愣了一愣,见老人抱着花盆转身要走,不由得一着急伸手便去拉那老人家。老人将已经年过花甲,抱着一盆不小的花盆本就有些吃力,被她这一拉一个不妨身子往一边的桌上撞了过去。

“小心!”

距离老人最近的孙泽陵低吼一声,飞快的上前一步一把扶住了将要撞到桌边的老人家。但是老人手里的花盆却掉到了地上砰的一声碎了。

千凌惊呼一声,连忙蹲下身去查看地上的墨菊。孙泽陵扶住了被吓了一跳脸色有些难看的老人家,再回头看看罪魁祸首顿时没好气的道:“你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一盆花难道比人命还重要么?”

千凌却仿佛根本没听到他的斥责,依然低头小心翼翼的检查着地上的墨菊,生怕一不小心就将这株名贵的墨妖给弄死了。

如此态度,即使千凌是一个难得的美女也未免太过让人寒心了。毕竟是一个年事已高的老人家,就是容九公子说话再嚣张也没有碰那老人家一个手指头。但是这看似娇滴滴的善良柔弱的姑娘,却在推了人家之后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只是一味的关注着地上那株墨菊。当真是人命不如花。

老人家被孙泽陵扶住,也吓得不轻。他刚刚被拉了一下没有站稳就直直的朝桌子的方向撞了过去,如果真的撞实了只怕当真是凶多吉少。

“老先生,你可还好?”看到千凌如此作为,魏无忌也跟着皱了皱眉,但是眼下却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善后。

老人扫了一眼蹲在地上的千凌,冷笑道:“多谢魏公子关心,老头子命大,还没死。不怕死的话,尽管用手去碰吧?”

原本有些焦急的想要伸出手将墨菊送回盆里的千凌手一僵,抬起头楚楚可怜的望着魏无忌,“无忌……”

魏无忌有些不悦的皱眉,沉声道:“够了,千凌。君子不夺人所爱,你喜欢墨菊回头我让人卖给你就是了。”

千凌含泪道:“我只想要这一株。”

旁边沐清漪微微皱起了秀眉,打量起地上那株墨菊到底有什么不同的。墨妖确实是十分罕见,但是诚如魏无忌所言,以魏家的才是只要他想要绝对不会找不到。千凌为何执意想要这一株。如果说千凌之想要借此向世人宣誓魏无忌对自己的重视的话,未免太过愚蠢。而且,千凌眼中的焦急也不是假的,这株墨妖是真的对她非常重要,而不是往常一般的作态博取魏无忌的怜爱。

“千凌。”魏无忌淡淡叫道。虽然声音依然柔和,但是对他知之甚深的千凌却明白他已经生气了。但是…低头看了一眼地上混在泥土中显得有些萧瑟的墨菊,千凌难得的倔强的不肯说话。

“这株墨菊,我要了。”一个冷漠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在众人的注目下一身白衣的莫问情出现在了看台的边缘,看着地上的墨菊微微皱眉。

“莫问情!”这几天,彭城内外血雨腥风不断,只怕药王谷这十几年来杀的人加起来都没有这几天莫问情一个人杀的人多。一见他现身底下的江湖中人自然都坐不住了。若不是上面有一个同样也不好惹的云隐公子,还有一位手握重兵的大将军,这些江湖中人只怕已经冲上来了。

沐清漪暗暗的有些后悔之前跟容瑾说喜欢墨菊的事了,谁能知道一盆墨菊能引出来这么多的风波?

莫问情似乎丝毫不在意底下恨不得将他给撕了的人群,走上前来看了看沐清漪沉声道:“这株墨菊让给我,当我再欠姑娘一个人情。”

莫问情堪称天下第一神医,这样的人物的人情自然是欠得越多越好。但是容瑾却不以为然,挑眉笑道:“欠人情?莫谷主还是想想有没有命走出彭城吧?否则,我们清清不是白做人情了?”

莫问情抬眼看着容瑾,眼神如古井无波,“云隐公子是在提议,我将彭城所有的人都毒死么?”

闻言,众人不禁变了颜色。底下的江湖中人耳力好的自然也都听到了,更是大骂莫问情邪魔外道。可笑,曾经被视为救命活神仙的药王谷谷主,仅仅是因为一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九霄仙芝,就成为了人人喊打的邪魔外道。

旁边看热闹的容瑄和容璜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身为皇子他们自然是最惜命的,江湖中人素来是我行我素,万一这叫莫问情的真的下毒毒死满城的人,那岂不是死得冤枉?

两人暗中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本就是为了九霄仙芝而来的,不如趁早设法拿下莫问情。当然这不能他们自己来做,下面那些愚蠢的江湖中人就是很好的棋子。

见沐清漪不应,莫问情微微蹙眉,想了想道:“这株墨菊已经伤了根茎,除了我,没人救得回来。”

沐清漪浅浅一笑道:“莫谷主恕罪,这株墨菊并非我所有。老人家,你怎么看?”对于这位老人家,沐清漪着实是有些愧疚。若不是容隐拿走人家的话,大概也就没有这事儿了。当然沐清漪怀疑自己那番关于墨妖的话也是跟导火索。毕竟一开始千凌并没有表现出对这株墨菊有兴趣。

老人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墨菊,露在外面的根茎确实是已经折损了一些。这墨妖十分娇贵,稍有损伤便会枯死,也正是因此他花费数年功夫也不过才培植出这样的一株开花的。虽然交给别人十分心疼,但是总比就这样枯死要好得多吧。

有些心灰意冷的点了点头,老人家摆摆手道:“罢了,你要就那去吧。只是…望公子看在小老儿的面子上莫要以此毒害人。”

莫问情神色虽然冷硬,却还是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多谢。”老人显然也不想久留,摇摇头便转身下台起了,背影看上去很是萧索。

步玉堂叹了口气,吩咐身边的官差护送老人家离去,有些感叹的道:“这位老人家爱菊成痴,独身一人住在彭城外不远的一个小村子里。房前屋后和庭院之中都种满了各色菊花,附近许多花农都专程向他请教种花的技艺。”原本以为一株墨菊当在品菊会上夺魁,谁知道却弄成这样?

沐清漪微微蹙眉,自然也听出了步玉堂的不满。只是步玉堂再如何不满,眼前这几个人却也是他一个都得罪不起的。

一身白衣胜雪的冷峻男子俯身小心的将泥土中的墨菊扶起,旁边早有机灵的人送上了新的花盆。莫问情也不挑剔,小心翼翼的连着突然一起小心的将墨菊扶正放入花盆中。然后取出一个精巧的小瓷瓶,将里面的不知名的药水全部到了进去。

然后将花盆放在桌上,从怀里取出一双薄如蝉翼的手套戴上。轻巧的从菊花的花蕊只能中取出一些浅紫色的花粉。在场的众人也看不明白他在做什么,只得安静的看着。等到莫问情做完了这一切,皱着眉又取出一瓶药水倒了进去。然后才将花盆推向沐清漪道:“多谢姑娘。”

沐清漪挑眉道:“莫谷主这是?”

莫问情道:“此花虽然依旧有墨妖之态却已经不再有墨妖之毒,姑娘若是喜欢的话,可以尽管留下玩赏。”言下之意,莫问情不仅取走了墨妖一部分的花粉,而且连整株墨妖的毒都给清除了。

沐清漪沉吟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那就多谢莫谷主了。”

莫问情收起自己需要的东西,看也没有看其余人等一眼,直接拂袖而去了。他身后,千凌看着桌上那盆妖娆依旧却已经全然无害的墨菊,脸色苍白如纸。

品菊会便在众人都有些心不在焉中结束了。最后多亏的是一株同样十分名贵而且美丽的绿牡丹。墨妖虽然还在,但是花瓣到底还是有些损伤比起那以精致的白玉花盆妆点的绿牡丹看上却就显得有些狼狈了。

虽然今年的品菊会并不如往年盛大愉悦,但是身为太守的步玉堂还是暗暗松了口气。只要没出事就已经不错了,他也不敢再奢求别的了。

告别了步玉堂,沐清漪一行人离开会场与霍姝和太史衡回合。沐清漪和容瑾坐在看台上很是无聊,霍姝和太史衡却在花会上玩的十分尽兴。两人手上各自拉着一束菊花,显然是在花市上看着喜欢买来的。霍姝原本沉静的容颜也多了几分愉悦和明媚之色。

“咦?墨妖?”看到容瑾手中的花,太史衡有些惊讶的道:“彭城花会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连这样的名贵品种都有。”

容瑾轻哼一声,随手将花盆扔给太史衡。太史衡连忙接住,这可是墨妖啊,一盆花就足够一家子寻常人家富足的过两辈子了。

后面,魏无忌带着千凌也跟了上来。千凌娇弱的容颜上,双眼通红显然是刚刚哭过一场。看到太史衡手中的墨妖神色复杂难辨,倒是让太史衡很是不自在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哪儿招惹了这位姑娘,竟用如此幽怨的眼神望着自己。

容瑾轻哼了一声,挑眉笑看着千凌道:“魏无忌,你的丫头还想要这盆花么?本公子宽宏大量也不是不可以割爱。”反正这话现在算是莫问情送清清的,他看着正不顺眼呢,回头再找一株更好的送给清清。

魏无忌凝眉还未说话,千凌就前先一步开口道:“不必了,多谢云隐公子。我们…还是自己另外去找吧。”

容瑾扬眉道:“不必?魏无忌看来你的女人有点意思啊?没有毒的花就不想要么?她该不会是想要拿墨妖来谋杀亲夫吧?你可要…小心一点哦。”

魏无忌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淡淡道:“多谢云隐公子提醒,在下会好好保重的。至于这墨妖,既然是莫谷主送给沐姑娘的礼物,千凌自然不好横刀夺爱。”

容瑾脸色一沉,虽然戴着面具根本看不清他脸色的变化。但是那一身突然变得危险的气息却还是让人清楚的感觉到他心情的变化的。

“魏无忌,看好你身边的女人。”容瑾冷冷道。

魏无忌将千凌护在怀中,有些不悦的皱眉道:“千凌可是有什么地方的罪过云隐公子?”这个问题也困扰了魏无忌不少时间,似乎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云隐对千凌就十分的有敌意。开始他只当云隐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迁怒千凌,但是渐渐地也发现云隐可能是很讨厌他,但是却更加的厌恶千凌。按说,她们两个私底下绝对不会有什么交集才对。

容瑾浑不在意的道:“本公子看她不顺眼。”

魏无忌沉下脸道:“云隐公子身为男子何必与一个姑娘计较?当初阁下伤了千凌,在下是否也应该还在沐姑娘身上?”

“你试试看!”容瑾冷声道,一股凛冽的杀气铺天盖地的朝着魏无忌涌了过来。魏无忌自然没有大碍,但是站在魏无忌身边的千凌却遭受池鱼之殃,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顿时脸色如纸气息微弱。

“云隐!”魏无忌怒极,容瑾一手将沐清漪拉到自己身后,指间的修罗刀一闪,淡淡道:“你敢动清清半根毫毛,本公子保证让你看到这个女人在你面前被一刀一刀的削成肉片。”

“无忌……”千凌依靠在魏无忌怀中,虚弱的叫道。不怪千凌惧怕云隐公子,魏无忌实力高强,每次云隐跟魏无忌对峙,最后受伤的差不多都是千凌。三年前被一剑当胸险些就命丧黄泉就不说了。像今天这样倒霉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偏偏,云隐就是喜欢跟魏无忌作对,而魏无忌却一直不肯全力对付云隐。

魏无忌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抱起千凌,侧首对容瑾淡淡道:“此时回头咱们再了结,告辞。”

“随时奉陪。”容瑾淡淡挑眉,显然是丝毫不见魏无忌的话放在眼里。

“魏公子果然对千凌姑娘一往情深啊。”看着魏无忌走远的背影,容瑄和容璜才慢慢走了过来,挑眉笑道。刚刚这里发生的事情他们显然也都看在眼里,只是没有上前来插一脚罢了。

容瑄皱眉,不屑不屑的道:“那种女人随便一抓就一大把,为了那种女人的罪人,值得么?魏无忌真是徒有其名。”若真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也就罢了。在容瑄看来千凌那种姿色皇城里多得是,而且保证各个都是出身名门聪慧多才。

容璜抚着短须笑道:“这个么…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魏公子钟情你我如何能明白其中的原因,何况据说这千凌姑娘还是跟魏公子一起长大的,也算是青梅竹马吧。”徒有其名才是好事,魏无忌富甲天下,为了一个女人到处得罪人,总比到处拉拢人心要好得多吧。虽然皇家素来不见一般的江湖中人和商人看在眼里,但是有的时候却也不得不防。

沐清漪同样看着魏无忌抱着千凌远去的身影,秀眉微蹙:魏无忌真的爱千凌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26.秋日品菊,风雨前夕 下一章:128.借刀杀人
热门: 仙界科技 老攻身患绝症[穿书] 穿书后我成了一颗蛋 三角谍战 步步惊心 唯有套路得人心 种田撸喵养崽崽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大自在天尊 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