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秋日品菊,风雨前夕

上一章:125.恼羞成怒的美人 下一章:127.花中墨妖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慕华楼后面又好几个院子都是属于慕华楼的,一直是作为慕华楼最上等的客房存在。这一日,这唯一还剩下的院子却成了云隐公子和庄王的战场。容瑾和容瑄谁都不是有耐性的人,自然等不及跑到城外空旷地再交手。但是如果直接在大街上打起来,人来人往的未免不太痛快。于是,掌柜的这慕华楼就遭了秧了。

看着掌柜的苦着脸垂头丧气的模样,霍姝没好气的道:“你怕什么,难道庄王还会赖你这点钱不成?回头庄王自然会赔给你的。”

站在旁边的容璜有些诧异的看了霍姝一眼。霍姝只当没看见,当然是庄王陪,现提出要打架的是庄王啊,而且…他们天阙城可是穷着呢。

宽阔的院子中间,容瑄眯眼冷然的看着一脸闲适的闪着扇子的容瑾,心中万分不悦。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是容瑄的脾气依然不太好,被一个一看就知道年纪不大的江湖中人如此轻视,容瑄更是满腔怒火。

“云隐公子请。”容瑄道。

“你先。”容瑾淡淡道。虽然跟容瑄动手怎么看都像是他在欺负人,但是容瑾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有几分高手的风度才是。功夫差的先动手么。

可惜容瑄却是一点儿也不领情,沉声道:“本王想要领教一下云隐公子的修罗刀。”

容瑾微微皱眉,他还没打算在这个弄死容瑄,所以…“本公子的修罗刀出鞘必定见血,而且…如果你能逼得本公子出刀,就算你赢了。”

“狂妄!”容瑄怒吼一声,手中长剑一挺就朝着容瑾刺了过去。南宫绝出身武将世家,他的武功多事大开大阖,而且招式大气平和,一看就是名门正派的招式。而得他亲自教导的容瑄的武功同样也是一招一式都是一丝不苟,没有半点差错的模仿了南宫绝,只可惜同样的招式到了容瑄的手中却是连十分之一的威力都没有。并不是因为内力强弱和招式精妙与否的问题,而是容瑄缺少了一颗跟南宫绝一样的武者之心。

同样的招式,如果南宫绝使出来容瑾必定觉得备受威胁,但是容瑄的招式看在他的眼中却是漏洞百出不堪一击。但是容瑾并没有急着击败容瑄,只是随着容瑄的招式如一朵黑色的云朵一般随风游走,偶尔容瑄真正威胁到他的时候才漫不经心的抬手挡一下。大多数时候却都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容瑄的招式将人当成猴子一般戏耍。

容瑄被他这样轻忽的态度气得怒吼一声,手中的招式更加凌厉起来。唰唰唰三剑直攻容瑾面门。容瑾淡淡一笑,轻而易举的侧首避过,身形一晃已经到了容瑄的身后。这一刻容瑄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和容瑾的诧异。当下不敢在分神,将舅舅教导自己的武功全力施展,总算没有让局面变得更加难看。

“云隐公子…是在观察庄王的招式?”看了一会儿,太史衡终于看出了一丝门道。他自然也知道容瑄的身份,扬眉道:“原来,云隐公子的目标是南宫绝?”

也是,云隐这样的绝顶高手怎么会有兴趣陪着容瑄比武?容瑄的武功在西越皇室子弟中或许是最好的,在战场上也算得上是高明,但是在江湖上却顶多算是一个二流高手罢了。当真是糟蹋了南宫绝的武。

霍姝仰着下巴,傲然道:“够资格与我们公子切磋的自然也只有数一数二的高手,南宫绝自然也算是其中之一。”至于容瑄,顶多不过是个顺手就能放倒废材罢了。

等到容瑾看够了,便飞快的抽身退到了一边。容瑄脸色铁青的瞪着依然一派悠然的容瑾气喘吁吁。

“看来南宫绝也没有叫你什么东西。”容瑾有些失望的道,“既然你已经打完了,下面就该本公子了。”

容瑄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想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只见一道黑影朝着自己扑了过来,然后砰的一拳打在了脸上,容瑄连反抗都来不及,容瑾手中的扇子又抽了过来,啪的一声在他脸上抽出了一条红印。

“二弟…。”容璜皱眉,想要上前,却被太史衡和霍姝一左一右挡住了。虽然他心里也恨不得这个弟弟早死早超生,但是如果当着他的面容瑄被云隐给怎么样了的话,自己回到京城只怕也讨不了好。

霍姝淡淡道:“王爷若是不想被连累的话,还是不要上前的好。我们公子一比武就会兴奋,若是不能让他过瘾了,他抓着谁打谁。”

看看地上被云隐公子揍得避无可避都快要缩成一团了的二弟,容璜暗中抖了抖还是觉得算了。他可是文人出身,比不得二弟皮粗肉厚耐打。

“住…住手!”平生第一次,庄王容瑄终于领会了什么叫做不自量力。他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在皇兄弟中足以傲视所有人,但是在眼前这个比他年轻许多人面前却是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容瑾揍得正兴起,怎么肯如此轻易住手?还是沐清漪看着若是弄得太过分了不好收场,方才轻声唤道:“云隐,够了。”

容九公子意犹未尽的收回了拳脚,有些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地上已经爬不起来了的容瑄,挑眉道:“庄王么?以后还想要切磋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本公子。”

容瑄咬牙切齿的站起身来,还没开口就听到容瑾继续悠悠然的道:“当然,你要是气不过,也可以叫南宫绝来帮你报仇。本公子…一向就喜欢跟人切磋。”

容瑄几乎气绝,他一个年过四十的人,在外面被人揍了还要找舅舅办他报仇?说出去还不被京城那一群冤家兄弟给笑死?至于舅舅…是他先开口提出要比武的,只怕舅舅听说了也只当他是活该。以前舅舅总是说他的武功只得其行未得其神,遇到了真正的高手只会不堪一击。他并不以为然,这一次遇到云隐他才知道自己的武功原来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高。只怕从前在南宫家,两个表弟也都是让着自己的多一些。

“云隐公子武功高强,容瑄佩服。”虽然被揍得灰头土脸,但是容瑄却并没有暴跳如雷的放狠话要对云隐如何如何。他是上过战场的人,自然知道战场上能力就等于生命。技不如人虽然让他觉得没面子,但是至少也证明这个云隐确实是有骄傲的资本。

“客气。”容瑾看了看他,总算是赏脸的吐出了两个字。

丢了这么大的脸,还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同,容瑄也无意久留,“告辞。”

“不送。”

目送容瑄和容璜离开,容瑾拉着沐清漪回自己的院子,一路上都是神清气爽神奇非凡。沐清漪无奈的道:“揍容瑄一顿你就那么高兴?”

容瑾挥手,大度的表示,“不是揍谁的问题,活动一下心情总是会好一些的。清清为什么要阻止我?”

沐清漪无奈的翻白眼,“你还真想打死容瑄不成?”

容九公子震惊,“我怎么会打死他?他离死还远着呢,本公子下手有分寸,再揍个二三十拳也死不了。”

好吧,我等凡人没那个眼力。在围观的众人眼中,容瑄的性命真的是岌岌可危仿佛下一拳就能断气了。不过挨完打还能直接爬起来寒暄,说明确实是伤得不重吧?

容瑾哼哼,“当然伤得不重,最多明天爬不起来而已。他若是真的不能动弹了,彭城的好戏还真是有些不好开场了呢。”

回到院里坐下,沐清漪端着茶杯好奇的看着容瑾问道:“一整天都出去干什么了?”

容瑾笑道:“自然是去查查药王谷的事情了,倒是没想到清清没出门反而在慕华楼就直接遇到莫问情了。”

“有什么结果?”沐清漪直接忽略掉他有些酸酸的语气问道。容瑾挑眉道:“药王谷的人也已经到了彭城,不过…并没有住在客栈里。药王谷在彭城也是有产业的。不过,莫问情并没有跟他们一起,显然我们之前的猜测没错,药王谷里有人想要叛乱了。”

“这次的事情就是这些人搞出来的?意义何在?”沐清漪挑眉道。

容瑾淡笑道:“意义么?逼死莫问情算不算?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九霄仙芝在莫问情身上了,就算莫问情再怎么解释他没有,你觉得这些江湖中人会相信么?”

别说江湖中人不相信,皇室派来的容璜和容瑄都不会相信。就西越皇室就足够逼得莫问情在西越没有容身之处了。

“药王谷里想要反莫问情的是谁?别说你没有查到。”

容瑾笑道:“当然查到了。药王谷谷主之下设有两位长老,一为灵枢,一为素问。莫问情刚好比较倒霉,这两位长老一起反了。对了,素问现在就在彭城里。”

沐清漪揉了揉眉心,问道:“药王谷的人想要干什么?”

容瑾悠然道:“药王谷的说法是,九霄仙芝是药王谷的镇谷之宝,任何人不得清漪动用,包括谷主在内。但是莫问情却带着九霄仙芝出门去了华国,现在药王谷要讨回他们的镇谷之宝。同时,代替老谷主惩处莫问情这个不孝之子。”

早已经知道九霄仙芝真相的沐清漪一脸无语,“镇谷之宝?亏他们想得出来?”

容瑾淡淡道:“他们编的也不算离谱。毕竟,这世上如果真有九霄仙芝的话,最有可能的也确实是药王谷。所以,现在全天下只怕都要准备追杀莫问情了。”

沐清漪凝眉道:“今天莫问情还在外面行走。”

“莫问情不仅医术高明,毒术更是离开。一般的人拿他没什么法子,冲上去也只是送死的料。而且那些名门正派大约也不好意思这样光明正大的追杀人家。不过应该还是会有不少人去尝试的。我猜…药王谷的那些人想要杀莫问情是假,想要破坏他的名声让他成为武林公敌才是真的。素问那女人跟莫问情到底有什么仇,真是最毒妇人心啊。”容九公子感叹道。

“素问长老是女的?”沐清漪有些惊讶的道。

容瑾笑眯眯的道:“不仅是个女人,还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我猜一定是莫问情始乱终弃才让素问这么恨他。没想到…莫问情看上去跟个不解风情的大木头似的,却还是很能招惹姑娘家的。清清,你可要离他远远的,省得糟了池鱼之殃,嫉妒的女人是没有理智的。”

沐清漪一头黑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问道:“那么容九公子你有什么打算?”

容瑾撑着下巴,淡淡道:“本公子不用打算。如今离开彭城的路四面八风都被人给截断了。以莫问情的武功是绝对离不开彭城的。而且…以莫问情的性格也绝对不会东躲西藏,所以…彭城很快就会热闹起来了。”

以莫问情冷心冷情的个性,确实是很有一点宁折不弯的气势。人们若是找不到他必然是因为他不想见人,而不是他怕别人找他麻烦才躲起来的。只是这样,倒是更加麻烦。沐清漪心中不由得有些为莫问情担心起来。

彭城是个花城,对于城中的百姓来说每年的各种花会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情,即使今年来赏花的文人雅士可能里寥寥可数,但是原定的品菊会却也不能就此耽搁了。

这几天,彭城内外简直是好戏连台,不过所有的戏码都是围绕这一个人上演的——药王谷主莫问情。

莫问情先后遭遇的各种刺杀,围攻数不胜数。不仅是一些没什么名气的小帮派和绿林众人,甚至有不少名门正派也暗中插了一脚。但是莫问情的武功虽然不算绝顶却也是一流,更兼那一身出神入化的毒术,死在他手里的人已经不知凡几。只怕彭城之事过了之后,药王谷主的头上又要多出来一串什么魔之类的头衔了。

连日的腥风血雨,就连本该是风雅怡人的品菊会也让人无端的觉得多了几分血色。

品菊会当天,风和日丽是个难得的好日子。城中的百姓们早早的将自己家里养的各种菊花搬出来放到大街两侧供人们观赏。更有不少远道而来的爱菊雅士也带着自己精心培植的菊花来共襄盛举。仿佛一夜之间,整个彭城都被淹没在了菊花的海洋之中。举目望去,无处不见各种妖娆多姿的花中隐者。

城中太守府外面的一条街上正好是整个彭城最中心的位置。所以最优秀最好看的菊花都被送到了这里参加评选,最后选出其中的花中魁首,将会得到城中富商们联合募集的优厚奖励。这也是许多养花人千里迢迢赶来的原因。

沐清漪和容瑾并肩而行走在满是鲜花盛放的街道两旁,有些惊讶的发现许多江湖中人居然也往品菊会的方向而去。

看到她的神色,霍姝上前一步低声解释道:“今年有不少应邀而来的名士都提前离去了。所以彭城太守改变了主意邀请了现在在彭城中有名望的江湖中人参加。公子昨天也收到了帖子。”

沐清漪看容瑾,这事容瑾并没有跟她提起。容瑾不在意的笑道:“谁要去傻乎乎的住在那里品鉴什么菊花?咱们自己到处逛逛不是更高兴么?”沐清漪想想也是,这些所谓品菊赏花会,她从前也参加过不少。还真如容瑾说的有些傻乎乎的。一群人围着一盆花非要讨论出个子丑寅末来,非要说这朵花儿怎么不如那朵花儿,却是有些无聊。

“这彭城太守倒是很会随机应变。”沐清漪含笑赞道。品菊会被江湖中人破坏了,他就干脆请江湖中人来参加。花会关系着彭城百姓的生计,这些江湖中人来了走了是丝毫没有干系,但是如果这次品菊会取消了,整个彭城百姓的营收都会少一大截。从这一点来说,这位太守大人还是很值得称赞的。

容瑾挑眉道:“就怕到时候花会直接被砸锅了。”江湖中人可没有几个爱花之人,一言不合打起来,只怕那位太守大人连哭都来不及。

“这位可是云隐公子和云夫人?”正说笑间,几个穿着官差服饰的男子走了过来,朝着沐清漪和容瑾恭恭敬敬的拱手一揖。或许是那句云夫人取悦了某人,容瑾难得好心情的挑眉道:“何事?”

男子恭敬的道:“太守大人已经为夫人和公子准备好了最好的赏菊位置,免得让两位扫兴,还请两位赏脸移驾。”

容瑾侧首去看沐清漪,沐清漪浅笑道:“有劳太守大人费心,如此,就请这位大人领路吧。”

男子连忙道不敢,侧身请两人先行。

这位彭城的太守大人果然了得,沐清漪和容瑾到达会场的时候只见整个会场都掩映在各色娇艳的花海之中了。在会场的正前方的看台上,已经坐了不少人。放眼望去,魏无忌和千凌,容瑄和容璜,还有一位身着战袍一看就是武将的中年男子,另一个空位置自然就是留着给容瑾和沐清漪的。就连那些江湖中的名门豪杰以及一些有名望的文人雅士都要往下一些坐在次一等的位置了,果然是好位置。

沐清漪暗叹这位太守大人心思过人。有两位皇子一位天下首富一位绝顶高手和一位将军坐镇,这些江湖中人想要闹事只怕也要掂量一下了。

容瑾附在沐清漪耳边,低声道:“那个…是镇守彭、渝、青三州的平戎将军孙泽陵。手下统领着二十万兵马,可比南宫绝那个被皇帝架空了的建威大将军有实权得多。”

南宫绝确实是名震天下,甚至还兼着西越兵马大元帅的命好。但是除非是战事紧急,这几年南宫绝几乎都是被西越帝留在京城。连兵权的边儿都碰不到,哪里有这些真正手握重兵的将军自在?南宫绝名声太盛,遭西越帝忌惮也是难免的事情。

这个孙泽陵看上却也不过三十出头的模样,眼眸蕴含精芒,气势磅礴,一看便知道能力不弱。只怕再过个十年半年,又是西越的一代名将。

沐清漪看着容瑾挑了挑眉:九公子想拉拢他?

容瑾摸摸鼻子,含笑不语。

“在下彭州抬手步玉堂见过云隐公子,见过云夫人。”穿着一身太守官服的彭州太守上前见礼,倒是不卑不亢。这位彭州太守同样也不过三十出头的模样,一脸儒雅的读书人气质,看上去倒是让人凭空生出几分好感。

容瑾把玩着折扇,笑道:“步大人好心思。”

步玉堂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有些无奈的苦笑道:“实在是迫不得已,还请云隐公子看在彭城百姓的份上,给在下几分薄面。”这些江湖中人个个桀骜不驯,官府的面子他们未必也肯买。云隐公子却是他能够找到的唯一一个镇得住这些人的高手了,所以步玉堂才想方设法要将容瑾请到现场坐镇。

容瑾挑了挑眉,笑道:“大人客气了,不过是赏花而已。”

“多谢云公子,两位请上座。”云隐公子脾气古怪步玉堂也早有耳闻,现在见他如此好说话,也在心中松了口气。

整个花会上,果然是江湖中人就占了一半。寻常江湖中人虽然不会对花会有什么兴趣,但是能够接到官府的帖子对这些江湖中人的身份地位也算是一种肯定。所以一般接到帖子的各派掌门世家家主都来了,这些人来了,其他的一些还上不得台面没接到帖子的人自然也就跟着他凑热闹了。

如今到了会场在一看最高的看台上坐着的几位,这些人再多的不满也押下去了。两位皇子自不必说,天下首富的魏无忌,产业遍布各国,江湖中人也是要穿衣吃饭的。名门大派江湖时间更是少不了有许多产业要和魏无忌打交道。平戎将军孙泽陵,手握二十万大军,在西南一带也算是战功赫赫。最重要的是,再强大的门派再多的高手,在数万大军面前也是无能为力的。而另一位最后到场的云隐公子,更是个惹不得的煞神。前几日惹到他的那个莽汉,这会儿尸骨还扔在城外没人埋呢。

所有人都有志一同的决定了,无论有什么事,都不能再今天闹出来了。于是,原本让人觉得惶惶不安的品菊会竟然意外的显得十分的平和。

“云隐公子,沐姑娘。”容瑾和沐清漪的位置碰巧在魏无忌和孙泽陵的中间,与容璜容瑄隔开。知道不能指望容瑾主动招呼自己,魏无忌也不在乎,主动含笑跟两人打招呼。

千凌一如既往的惧怕着容瑾,纤弱的小脸白了白,笑容有些勉强的朝沐清漪点了点头,“沐姑娘,云隐公子。”

沐清漪含笑道:“魏公子,千凌姑娘。”

魏无忌笑道:“两位倒是来晚了一些。早些知道两位也会过来,咱们就一起走了。”

沐清漪笑道:“虽然来迟一步,倒也还不算晚。倒是千凌姑娘气色不太好,可是有什么不适?”

千凌沉默的摇摇头,沐清漪心中莞尔一笑。有容瑾在身边,果然连千凌都变得不那么讨厌了啊。因为在融进面前,千凌根本就不敢说话。至于她那幽怨的眼神,沐清漪表示不痛不痒爱看就看吧。

“这位公子便是闻名西越的云隐公子?”坐在旁边的孙泽陵突然开口道。容瑾侧首看了他一眼,挑了下眉没说话。倒是沐清漪回头淡淡一笑道:“孙将军,久仰大名。”

孙泽陵扬眉,似乎有些挑剔的看着沐清漪道:“哦?云夫人也听过在下的名字?”言语间,显然是有些不信的。

沐清漪面不改色,淡淡道:“孙将军镇守西南边境,大小数十战从无一败,西南百姓受将军庇佑才能安然度日,谁人不知?”

孙泽陵原本是有些看不上沐清漪的,身为女子就该在家里相夫教子,若是真有本事倒也无妨,但是若像千凌那样黏着魏无忌一味的缠腻撒娇就太让人腻味了。之前沐清漪和容瑾没到,孙泽陵一个人坐一桌,就只能听着千凌以那楚楚可人的嗓音跟魏无忌腻味,听得这位战场上拼杀出来的粗汉子满身的疹子。

刚刚看到容瑾也带着一个娇弱美丽居然不输千凌的姑娘过来,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宁愿换个位置去忍受质王和庄王的各种试探!

不过等到沐清漪开口之后,孙泽陵便知道是自己想太多了。虽然看得出来这位姑娘跟那个叫千凌的一样手无缚鸡之力,但是气质神态却是截然不同。另外,这姑娘说话的声音虽然轻柔却也从容淡定,让人听了只觉得心中沉静而不是心头发麻。在听到沐清漪称赞自己的功绩,并不刻意吹捧却让人觉得十分受用。立刻对沐清漪的印象完全扭转了。

“姑娘谬赞了,都是在下分内之事罢了。如此如花美眷,云隐公子好福气。”虽然两个都是当世俊杰,但是这云隐公子的眼光明显是比魏公子好得多啊。孙泽陵在心中暗赞道。

沐清漪也有些心虚,说什么久仰确实是有些胡扯。她也不过是在刚刚上看台之前听容瑾大概的说了一遍孙泽陵其人罢了。不过只要少说自然少错,倒也容易掩饰过去。

“多谢孙将军,能得清清相伴,确实是本公子的福气。”容瑾望着沐清漪,含笑道。

如此爽快倒是让孙泽陵更多了几分好感,哈哈笑道:“云隐公子好爽快,将来两位大婚之日,在下可要来讨一杯水酒。”

“这个自然。”容瑾举杯轻轻与孙泽陵碰了一下,淡笑道。

原来容九公子正常起来还是有几分正常人的样子的。看着这一幕,沐清漪不禁在心中感叹。

孙泽陵是个武将,并没有文人那么多的弯弯肠子,他觉得容瑾是个江湖中人没有什么利益瓜葛,正好两人也算投缘就兴致勃勃的跟容瑾聊起来。最后甚至直接将凳子挪到了容瑾和沐清漪这一桌来拼桌。横竖他一个人坐着别人都是成双成对的也有些无味。

沐清漪也不在意,容瑾和孙泽陵说话,她便安静的坐在一边听着,为两人斟酒,偶尔也能插上两句,倒是让孙泽陵更加惊讶。寻常女子若说诗词歌赋可能还有几分天赋,但若是说到行军打仗,治军理事上面确实一脸茫然词不达意。沐清漪显然也是个外行,但是她偶尔说出的话却依然很有见地。极不急于表现自己,也不会畏畏缩缩不敢说话,不知道的也不耻于下问,这样的女子倒是世间少见。

旁边一座的千凌望着这边脸上柔弱的笑容更多了几分僵硬。魏无忌与容瑾说不上什么话,只得侧首到另一边跟容瑄和容璜闲聊。但是千凌却无法向沐清漪一样自在的参与到男人的交谈中去。不仅是因为千凌本身并没有沐清漪那样丰富的学识和能力,更因为身为皇子的容璜容瑄远比孙泽陵这个将军更加看不起女子,岂会给千凌插话的机会?

于是,看台上四桌七个人,六个人都聊得开心只有千凌一个人呆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又怎么会不感到万分尴尬和委屈?

“无…无忌。”千凌低声道。

魏无忌低头,看着眼中泪光闪动仿佛快要哭出来了的千凌,轻声道:“怎么了?”

千凌咬了咬唇角道:“你…能陪我出去走走么?”

魏无忌微微皱眉道:“品菊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会儿离开恐怕是不太好。你是哪儿不舒服么?我让人先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千凌的声音已经带着几分哭腔了。旁边的容瑄皱了皱眉,千凌的身份来历他们自然是知道的,一个魏无忌身边从小侍候的丫头,居然越过无数想要嫁给魏无忌的名门千金郡主公主,会成为了未来的魏夫人。若是千凌当真有那个能力气度也就罢了,但是这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分明是酒楼歌姬的手段罢了。

魏无忌叹了口气,侧首看向旁边的沐清漪道:“沐姑娘,可否劳烦你…照顾一下千凌?”

魏无忌说这话,其实并未有什么意思。这里只有沐清漪和千凌两个姑娘,自然是她们更能说到一起去,魏无忌也并非没有看出千凌的不自在。

但是容瑾却是脸色一沉,“魏无忌,你什么意思?让本公子的清清照顾你的丫头?你若是嫌自己没空照顾,本公子替你解决了就是了。没气儿了就不用人帮忙照顾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25.恼羞成怒的美人 下一章:127.花中墨妖
热门: 奶爸的娱乐人生 野王诱捕器[电竞] 超级神掠夺 鹿鼎记 顶流他弟去选秀了! 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娱乐圈] 极品修真强少 [综英美]超英杀死我后 来信勿拆:杀人鬼 重生农家之小饭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