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恼羞成怒的美人

上一章:124.九霄仙芝的真相 下一章:126.秋日品菊,风雨前夕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她的真心,与我何干?”

如此冷漠的不近人情的话语,稍微有点儿人性的男人大概都不能在这样的惧色美女面前说出来。但是莫问情不但说出来了,而且还说得十分的自然,十分的理所当然。

薛彩衣大概这辈子也没有被人如此忽视过,身为一个绝色美女自然有她身为美女的好处,即使彩衣阁在江湖中名声并不怎么样,但是无论走到哪儿,薛彩衣依然是所有的人注目的焦点。而眼前这个冷傲的白衣男子,却看着她一脸漠然的说,“与我何干”,这让薛彩衣又羞又怒,同时心中却更加坚定了要得到莫问情的决心。

征服欲,并不是只有男人才有的。

“莫问情!你好无礼!”薛彩衣并没有动怒,但是她身后的彩衣阁众人却已经忍不住了。若不是阁主当前,只怕早就已经拔剑冲上来了。薛彩衣将自己各种的属下教导的十分厌恶男人,但是她自己却又似乎并不是如此,倒是十分的让人觉得值得深思。

薛彩衣抬手,挡下了身后想要冲上前来为自家阁主出气的属下,幽幽的望着莫问情道:“莫谷主,可是嫌弃彩衣配不上你不成?”虽然这么问着,但是薛彩衣的语气中却没有半点的觉得自己配不上的意思。莫问情未必是江湖第一美男子,但是她薛彩衣却是实打实的江湖第一美女。莫问情是药王谷主名扬天下,她也是彩衣阁主,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但是江湖中比得上她的女人也不多。在薛彩衣看来,她跟莫问情才是天上少有地下无双的绝配。

莫问情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起身准备离开这里。他进来坐在最角落里本就是想要安静的待一会儿喝杯茶。既然得不到安静,他自然也就要走了。至于这个聒噪的女人,他根本就不想理会。

“莫谷主…。”见莫问情要走,薛彩衣也有些急了。她不顾面子的在大庭广众示爱,若是莫问情就这么走了那她当真就成为江湖中的笑柄了。咬了咬唇角,薛彩衣低声道:“莫谷主不担心九霄仙芝的事情么?我彩衣阁愿意全力帮助谷主。”

“不必。”莫问情随手推开薛彩衣往楼梯口走去。

自己投怀送抱还被人无情的拒绝,薛彩衣妖娆的俏脸顿时一阵青一阵红。彩衣阁众人看阁主脸色不好,纷纷上前挡住莫问情,“莫问情,你站住!”

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坐在窗口沐清漪这边这一桌的魏无忌突然开口笑道:“薛阁主,你们要动手好歹也去外面,若是伤及无辜可就麻烦了。”

薛彩衣一怔,这才回头看到魏无忌,之前她自然也看到了魏无忌,只是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莫问情身上,并没有认出魏无忌的身份罢了。此时认出来态度自然就缓和了很多,“魏公子,见笑了。”

魏无忌笑道:“哪里?莫谷主,幸会。”

莫问情回头,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薛彩衣却已经先一步注意到了坐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沐清漪。同行相忌,美人相轻,即使沐清漪蒙着一沉面纱,薛彩衣依然能够感觉到这是一位足以跟自己相提并论的美人。更重要的是,只看那秋水般澄澈的眼眸便可以知道,这个姑娘至少比自己年轻十岁,而且必定是金尊玉贵娇生惯养的娇贵女子。

一股无由的妒意从心中升起,薛彩衣盯着沐清漪笑道:“这位姑娘是……”

一个彩衣阁的女子连忙上,在薛彩衣耳边低语了几句。薛彩衣脸色微变,“原来是云隐公子的夫人,真是幸会了。”

沐清漪浅浅微笑,“薛阁主,幸会。”

声音温婉柔媚,即使沉稳也带着一种少女的清越。薛彩衣紧紧的盯着沐清漪道:“云夫人可否将面纱取下来,让小女子一睹芳容?”

沐清漪皱眉,有些不悦的道:“薛阁主这个提议是否有些过分了?”

薛彩衣笑道:“云隐公子丰神俊朗,想必云夫人也是国色天香,让小女子见识一番又有何妨?”

霍姝冷笑一声道:“我们夫人身份尊贵,又岂能奇异的抛头露面?”

薛彩衣神色微变,咬牙切齿的道:“倒是小女子冒犯了。”身份尊贵…薛彩衣最恨的便是身份尊贵的女人。她又绝色之姿,有不错的武功,有不错的谋略,本该天生就是人上之人。但是她唯一没有的就是尊贵的身份。

即使江湖中人对于身份尊卑看的远比寻常人要淡得多。但是真正的名门大派的世家公子却是谁都不愿意去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子做正妻。以她的骄傲自然也不肯做妾,而普通的江湖中人她又岂能看得上眼?就是如此,一拖便是十几年,如今薛彩衣早已经年过三十却依然待字闺中。

霍姝这一句身份尊贵,简直就是明晃晃的打薛彩衣的脸。身为女子,如果有尊贵的身份良好的家世,谁会一直在江湖中漂泊不定?江湖中那些世家小姐行走江湖的也不是没有,但是哪一个不是鲜衣怒马仆从成群?跟彩衣阁这样的小帮派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就在众人以为此事到此为止的时候,薛彩衣却突然发难扑向沐清漪的方向,同时身上向沐清漪的脸上抓去。

“放肆!”霍姝怒斥一声。

魏无忌坐的位置本是最容易拦住薛彩衣的,但是在世人眼中的魏公子是不会武功的。太史衡的位置稍偏一些,但是他的武功本身就以轻功为主,想要拦住薛彩衣根本就来不及。反倒是坐的最不方便的霍姝,一抬手轻易的挡下了薛彩衣的手。

薛彩衣冷笑一声,手腕一翻再次向沐清漪脸上抓去。霍姝脸色微沉,抬手几个回合间紧紧的扣住了薛彩衣的手腕,一掌拍了过去,薛彩衣被逼退的同时却也还是将沐清漪脸上的面纱给带了下来。

“好功夫。”退出几步远,薛彩衣盯着霍姝冷笑道。霍姝坐着她站着,原本她就比对方要有优势得多。但是却依然被对方几招就打退了回来,只能说明那黑衣女子的武功比她高。握了握有些隐隐作疼的手,薛彩衣侧首看向霍姝旁边的沐清漪。

二楼上一片寂然,众人望着那面纱下显露出来的清丽容颜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这位号称是云隐公子夫人的女子显然远比薛彩衣更适合穿白色的衣衫。白衣若雪,青丝如云,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琼鼻星眸,沉静如月温雅幽静,只是看上一眼就让人觉得心中莫名的少了几分烦躁多了几分宁静和喜悦。

如此美人…薛彩衣的江湖第一美女的头衔果然要保不住了吧。不少人有些同情的看向薛彩衣,人家不给看非要看,现在看了果然是自取其辱吧?

“明泽公主果真是绝色无双,云隐公子好福气。”魏无忌淡淡的赞道。

沐清漪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唯恐天下不乱的魏无忌。魏无忌却是淡淡一笑不以为意。他并不全是想要看好戏,这一句赞叹也是当真的。眼前的沐清漪虽然容颜未变,但是风采却似乎远胜当初在京城总是光华内敛的明泽公主。之前在华国京城的明泽公主,美则美矣,但是大多数时候总还是让人觉得少了些什么。但是眼前的少女一颦一笑却都带着无可比拟的优雅气韵。这样的气质,绝不是江湖,普通的豪门或者是皇室能够培养出来的。必须是真正的世代簪缨的书香门第才能有的底蕴和气质。只是,肃诚侯府能养出这样的女子,却也不得不让人啧啧称奇。

魏无忌一声明泽公主,更是让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沐清漪的身上。江湖中人不理朝堂是,所以明泽公主是谁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公主总还是知道的,帝王之女,果然当得起一句身份尊贵。

沐清漪嫣然一笑,挑眉道:“魏公子谬赞了,不过…若是知道魏公子如此盛赞别的女子,之前千凌姑娘难免要伤心了。”

魏无忌无奈的苦笑,这女子当真是半点亏也不肯吃的,“千凌性子有些敏感,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姑娘见谅。”

沐清漪笑道:“无妨,魏公子不介意就好。”她跟千凌无亲无故的,看得顺眼就看看不顺眼就算了,只要魏无忌觉得没问题就行了。

被晾在一边的薛彩衣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回头看向莫问情,却见莫问情似乎并不急着走,反而也在打量着沐清漪。心中不由得更怒,冷笑一声道:“云夫人跟魏公子的关系倒是不错。”

沐清漪凝眉,淡淡道:“几面之缘,何谈不错?另外,就算我跟魏公子关系不错,又与薛阁主何干?更何况…。”沐清漪朝着薛彩衣嘲弄的一笑,道:“其实我跟莫谷主的关系也不错。莫谷主,别来无恙?”

一直神色冷漠的莫问情脸上的寒意居然淡了两分,淡淡点头道:“姑娘救命之恩,莫问情没齿难忘。”

看到薛彩衣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沐清漪心情却更好了几分。她一般不愿跟女人计较,女子生在世上本都不易又何苦再相互为难?但是像薛彩衣这样自己感情不顺便迁怒与旁人的女人却很难不让她心生厌恶。

薛彩衣咬牙,手指微微一动却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动作就已经被一只微凉的手握住了。侧首看到莫问情冷漠的容颜,“你若是不想要这只手了,就尽管动手试试。”

“你…莫问情,我不会放弃的!”在满口的人幸灾乐祸的戏谑眼神下,薛彩衣终于经受不住咬牙冲下了楼去。

莫问情皱了下眉,不以为然。看了一眼坐在那边的沐清漪,莫问情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下楼去了。他现在麻烦缠身,并不宜与人太过接近,特别是沐清漪还不会武功的情况下。

沐清漪自然也明白莫问情的意思,领情之余更加觉得莫问情这人绝不是与慕容煜同流合污之辈。想了想,沐清漪问道:“莫问情和华国恭王慕容煜是什么关系?”

在座的三人都是一怔,有些不明白沐清漪问的是谁。霍姝摇了摇头,天阙城的消息还没有细致到这种程度。魏无忌挑眉,若有所思的看着沐清漪道:“沐姑娘问这个做什么?”

沐清漪淡淡道:“随便问问。”

魏无忌摇头道:“老实说,这个在下也不得而知。药王谷对外向来神秘,非谷中弟子不得入内,所以能知道药王谷的所在之处就很了不起了。至于莫谷主和慕容煜的关系…姑娘怎么会认为他们有什么关系?”

沐清漪挑眉道:“他们若是没关系,以莫问情的性子怎么会救慕容煜?”

莫问情救了慕容煜的事情魏无忌自然知道,当初就是他将慕容煜从宫里就出去的,岂会不知道慕容煜当时的情况?但是他没想到,沐清漪居然也会知道其中的内勤。

旁边,太史衡沉吟了一下,淡淡道:“莫谷主跟慕容煜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不过…药王谷的前代谷主,也就是莫谷主的父亲曾经在华国待过几年。而且…论年龄算,莫谷主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出生的。另外,前代药王谷主终身未娶。”

“莫问情是华国人?”

“莫谷主的母亲很可能是华国人。”太史衡耸肩道。他只负责他知道的,至于其他的猜测那是他们自己想象的,跟他没有关系。

魏无忌扬眉,笑道:“有趣,那么。莫问情有没有可能跟慕容煜有什么血缘关系?表兄弟…或者是…”同母异父的兄弟。朱妃医术不凡,甚至连九阳散魂草那样的毒药都能够找得到,足以证明她绝对不是自学成才,至少有一个神医级别的人教导过。如果这个人是前代药王谷主的话那么朱妃的医术也就说得过去了。

只是…谁能想到药王谷主莫问情会有这样的身世?

虽然沐清漪的猜测也基本与魏无忌相差不多,但是沐清漪却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淡淡道:“魏公子,无凭无据的事情…没有意义。”

魏无忌挑眉,似笑非笑的看这沐清漪道:“看来沐姑娘对莫谷主的印象不错。”相交几次,魏无忌怎么会看不出来沐清漪对自己暗藏的警惕。如今却肯替莫问情说话,显然在这位明泽公主眼中,本该是跟她敌对的莫谷主的印象比他要好得多了。不知怎么的,这个想法让魏公子略感到有些不悦。

因为莫问情的离去,楼上有不少人也跟着离去了。他们自然是为了莫问情或者说是为了九霄仙芝的下落去的。对此沐清漪并没有什么想法。说到底,她跟莫问情也不过是泛泛之交而已,更何况若是药王谷主这么容易就陷入了绝境,也是他命该如此。

“莫谷主走了,魏公子不去看看么?”沐清漪挑眉笑道。

魏无忌不疾不徐,淡然笑道:“何必急于一时。”

“魏公子随意。”沐清漪也不在意。魏无忌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她道:“似乎,沐姑娘对此并不感兴趣?”沐清漪道:“此事有云隐打点便是,我何必多费心思?”

魏无忌有些无奈的摇头,彻底放弃了想要从沐清漪这里套话的想法。

“无忌。”千凌走上楼来,站在楼梯口怔怔的望着与沐清漪正相谈甚欢的魏无忌。

见到她幽怨的眼神,沐清漪顿时便觉得兴致全无。魏无忌此人行商行走天下见多识广,对许多事情也有自己独特的想法,最重要的是,他不会像容瑾一样没几句正经话就开始东拉西扯,是在是个不错的谈话对象。但是再不错的谈话对象也经不起有一个醋香横溢的未婚妻啊。沐清漪觉得,对于这种别人的男人最好还是保持一些距离比较好。

看到沐清漪的表情,魏无忌立刻便明白了她在想什么。有些无奈的摸摸鼻子起身扶着千凌过来,柔声道:“不是在休息么?怎么出来了?”

千凌轻咬着唇角,低声道:“我醒来没看到你,所以才出来找你的。这位是……”魏无忌笑道:“这是云隐公子的未来夫人,沐姑娘。之前你们见过的。”

云隐公子四个字对千凌的影响显然是出乎意料的大,有些惊恐的往魏无忌身边靠了靠,才看向沐清漪,“沐…明泽公主?”任谁被人当胸一剑刺了个对穿,大约听到那个名字都会很恐惧,千凌的反应应该说已经很克制了。

沐清漪抬眼,笑容温雅的看着她,“千凌姑娘,又见面了。不知什么时候能喝道千凌姑娘和魏公子的喜酒,到时候可千万得告诉我跟云隐一声。”

千凌俏脸微红,微微低下了头,羞涩的道:“多谢沐姑娘…应该快了吧。也恭喜沐姑娘和云隐公子……”

看着眼前娇羞无限的女子,沐清漪戏谑的朝魏无忌挑了挑眉。魏无忌无奈的摇了摇头,告别了沐清漪等人扶着千凌转身下楼去了。

楼下的大街上传来一阵整齐的马蹄声,沐清漪扬了下眉,能在城中跑马的,想必是身份不凡。

太史衡探出窗口望了一眼,笑道:“看来九霄仙芝的大名果然是名不虚传啊,连皇家的人都来了。”沐清漪站起身来,走到窗口望过去,果然是容璜和容瑄各自带着一群侍卫策马而来。一般江湖中人虽然不待见朝堂上的人却也不愿与皇家为敌,这两人带着侍卫直接策马京城,倒也没有人出来跟他们为难。

太史衡皱眉道:“这两位…应该是质王和庄王吧?”西越帝的皇子年龄相差颇大,大皇子的长子年纪都比九十十一几位皇子的。符合眼前这两个人身份的也只有皇长子质王和皇次子庄王了。

沐清漪点头道:“确实是这两位。”

太史衡皱眉,看着两人在门外慕华楼的门口停了下来,皱眉道:“这两人不是应该去彭城的太守府歇息,为什么会跑到客栈里来?”

沐清漪笑道:“客栈里人多。”

慕华楼的掌柜也不知今年应该是叫吉星高照还是霉运当头。平日里求都求不来的大人物这几天源源不断的往他楼里住。高兴之余,掌柜的也不由得胆战心惊,要知道,这些人可是一个都不好惹的。今天来的这两位就更不得了了,当朝皇子,而且还是最有实力的那两位皇子。

小心翼翼的见两人引到楼上,就要往雅间里请。容璜剑眉微皱,淡然道:“不用了,咱们坐外面就行了。”

掌柜连忙陪笑道:“这怎么好,外面嘈杂,万一冒犯了两位王爷。”

容瑄不耐烦的道:“废什么话?本皇子在边关什么样的环境没见过,害怕这点吵闹?”不管本性怎么样,西越帝的皇子倒很是鲜少有吃不了苦的,因为成为西越帝的儿子本身就已经很苦了。所以,无论是容璜还是容瑄,都不是那种非要锦衣玉食不可的娇惯皇子。

“是,小的这就去。”

掌柜无奈,只得连忙将两人请到相对最安静一些的桌上,然后亲自去准备差点去了。

客栈里本就是人来人往的嘈杂之地,容璜和容瑄自然也不会在这里谈什么机密的事情,只是坐着喝茶一边闲聊几句罢了。对于坐在他们身后不远不近的沐清漪等人却是半眼都没有多看。这两位论年龄也已经过了年轻小伙子喜好美色的时候,重新带上了面纱看不清容貌的沐清漪自然也不会引起他们太多的注意力。

等到消失了一片的容九公子带着天权慢悠悠的晃上楼来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坐在窗口位置的容璜和容瑄。毕竟这两位虽然不挑地方,但是那身为皇子的骄傲却也没有跟着放下,依然是一身金碧辉煌的亲王袍服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天家皇子。

挑了挑眉,容瑾看向不远处朝自己浅笑的沐清漪。沐清漪抿唇一笑,淡淡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容璜和容瑄。

容九公子这样的人,原本就是无论走到哪儿都是注定要成为别人注目的焦点的。即使带着面具根本看不清容貌,但是只那份令人窒息的气势就足够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了。

原本还相谈甚欢的容璜和容瑄也停了下来,打量了容瑾片刻,容瑄方才笑道:“这位公子,不如过来一起喝杯酒如何?”

容瑾扬眉,淡然道:“多谢,不必了。”说完,大摇大摆的走到沐清漪身边坐下,柔声问道:“清清今天可还好?”

沐清漪点头笑道:“看了一场好戏,还不错。”

容瑾眼眸一闪,含笑道:“哦?什么样的好戏让清清如此高兴?”

沐清漪轻哼一声,没打算跟他解释。旁边,霍姝收到容瑾的疑惑的目光,连忙低声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禀告了一遍。容瑾皱眉,冷笑一声道:“原来是薛彩衣那个女人。”

沐清漪笑道:“彩衣阁主倒当真称得上是江湖第一美人,怎么?云隐公子和她有交情?”

容瑾嗤笑,“她若是早些嫁人,儿子都能跟本公子差不多大了。本公子怎么会跟她有交情?”

“是么?”

“清清这是在吃醋么?”容瑾笑眯眯的问道。

“吃醋?”沐清漪挑眉。容瑾愉悦的笑道:“难道不是么,不然清清为什么那么关心本公子跟薛彩衣有没有交情?”

沐清漪沉吟了片刻,点头道:“嗯,确实是有点酸,云隐公子要陪我一起吃么?”容九公子顿时觉得心旷神怡,欢快的道:“这是自然。”清清吃的都是些莫须有的醋,梅映雪,薛彩衣什么的,一个不堪一击一个本就是无中生有。但是清清身边的人,无论是那个顾秀庭还是慕容熙,还有那个讨厌的南宫羽,哥舒翰和救命之恩什么的莫问情,一个个都是那么的讨厌啊。容九公子心里还当真是有些酸酸的。

沐清漪点头,“很好,霍姝,去取一碗醋过来。公子渴了。”

呃……

渴了…需要喝醋么?太史衡同情的看着云隐公子,这位沐姑娘难怪能成为云隐公子的未婚妻,这也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啊。

霍姝看了看容瑾有些呆滞的眼神,在看看自家沐姑娘含笑的眼眸,掩唇偷笑着起身而去。

不过片刻功夫,一碗又香又浓的醋便送到了容瑾的跟前。

沐清漪微笑道:“喝吧。”

“清清,可不可以不要?”容瑾哀怨的道。沐清漪微笑,“这么说,云隐公子是不吃醋了?”

容瑾磨牙,“吃!谁说本公子不迟!”容九公子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抄起桌上的醋碗,直接就一口往嘴里灌去。

嘶——

周围的众人不由得对这位凶残的云隐公子升起了几分同情和钦佩。整碗醋有多难喝,没喝过的人绝对是不能够明白的,但是只要想想就可以领略其中的三两分滋味了。

“清清……”容瑾苦着脸,虽然戴着面具看不到他的俊脸,但是那双眼睛里却清清楚楚的写着委屈和控诉。

沐清漪轻叹了口气,亲手递上一杯温热的茶水。容瑾连忙接过簌了口,再狠狠地灌上了两口,才感觉那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好过了一点儿。舒服点儿了的容九公子立刻想起来自家刚刚的摸样被这些人都看到了,立刻危险的眯起眼丢过去威胁的眼神:看什么看?再看本公子把你们的眼睛全挖出来!

云隐公子还是那么凶残,明泽公主,赶紧带回去使劲调教吧!刚刚同情某人的众人深深地觉得自己是傻子。

“两位的感情当真是让人羡慕。本王容璜,敬这位公子一杯。”另一边,刚刚被容瑾拒绝了的两位王爷亲自出现在了他们跟前,容璜含笑看着容瑾笑道。

容瑾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你也想喝醋?霍姝,却给这位…端一碗来。”

容璜嘴角一抽,连忙笑道:“不必劳烦了,在下不爱吃醋。不知可否坐下交给朋友?”

这桌子本就是四人坐的,太史衡看看容瑾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立刻站起身来对霍姝笑道:“霍姑娘,咱们去那边吧,你不是说有些问题想要跟我讨论么?”

霍姝无所谓的点点头,起身让出了作为。

“不知这么公子高姓?”容璜笑道:“在下容璜,家里排行第一。”

“云,云隐。”

“容瑄。”容瑄刚刚被容瑾拒绝了,气还是有些不顺,只是淡淡道。

容璜有些惊讶的道:“公子就是名震西越的云隐公子?没想到竟然如此年轻,当真是英雄出少年。”

对于他的吹捧,容瑾不以为然。容璜不知道他是容瑾很正常,若是不知道他是云隐那他就是傻子。眼眸一转,沐清漪看看容瑾突然有些明白容瑄和容璜为什么会选择在慕华楼落脚了。只怕还是冲着云隐来的。

特别是容璜,说到底九霄仙芝的事情也还是江湖中的事情。而容璜本身只是粗通武艺而已,想要从一大群江湖高手手中夺得九霄仙芝,可谓是难上加难。论战力,他甚至还比不上有军功在身的容瑄,如果能够拉容隐这样级别的高手入伙,自然就大不一样了。

见容瑾如此傲慢的姿态,两位王爷脸色都有些僵硬了。他们本是皇孙贵胄,骨子里就有些看不起江湖中人。如今肯屈尊降贵的来跟容瑾打招呼,对方居然还如此倨傲,早呢能让人心中不怒?

“听闻云隐公子武功高强,本王想要领教一二,不知可否?”容瑄冷声道。

容瑾怔了一下,抬眼望着容瑄定定的道:“你想要跟我比武?”

容瑄傲然道:“不错,本王确实想要领教一番云隐公子的武功。”有一个绝代高手的舅舅南宫绝,容瑄的武功理所当然的成为所有的皇子中最高的一个。虽然云隐公子名震江湖,但是在容瑄看来也不过是江湖中人以讹传讹的名声罢了。

容瑾咧嘴一笑,愉悦的道:“好啊,正好,本公子也想领教一下,南宫将军的绝招。”

容瑄轻哼一声,起身道:“既然如此,请。”

“请。”

旁边,一直竖着耳朵偷听太史衡摇头叹息,这位王爷真是自找罪受,云隐公子跟他比武,还不是等于虐着他玩儿一样的容易?不过话说回来,云隐公子应该是所有的高手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但是武功却未必是最差的一个。至少比起魏无忌来应该是丝毫不弱的,按理说,即使云隐从娘胎里就开始练功也没这么厉害啊。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24.九霄仙芝的真相 下一章:126.秋日品菊,风雨前夕
热门: 再见玉岭 师兄为上 凌天传说 老千1:天下有贼 在灵异文里种田 锦瑟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 挂锁的棺材 给我一张好人卡 民国秘事1:被偷走的秘密被偷走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