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九霄仙芝的真相

上一章:123.江湖百晓生 下一章:125.恼羞成怒的美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出门赏花,花儿美看到倒是收获江湖史官太史衡一枚。一行三人,容九公子脸色脸色阴沉,沐清漪面带微笑,太史衡兴高采烈的回到了慕华楼后面的单独院落。

看着装潢的丝毫不言语一般的富家庄院的客栈后院,太史衡更加高兴起来了,“如今这彭城想要找一家好客栈可真不容易,幸亏跟着云隐公子和沐姑娘一起了。”

天权和霍姝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布衣书生,虽然不知道这是哪方高人,不过敢在城主如此低气压下还敢摸虎须的,想必不是一般人物。

“沐姑娘,这位公子是?”看了看容瑾,天权还是果断的转向沐清漪。沐清漪淡笑道:“这位是文华公子太史衡。”

霍姝恍然大悟,“原来是江湖百晓生,久仰大名。”难怪城主肯带他回来呢。太史衡摸摸鼻子拱手笑道:“惭愧,虚名而已。”

霍姝爽朗的笑道:“太史公子客气了,正好小女子有些疑问想要请教太史公子,不如咱们到书房一叙?”

“呃?”太史衡一愣,正要拒绝,霍姝已经伸手过来拉他了,“太史公子不用客气,小女子是诚心请教的,请吧。”

太史衡虽然有些武功,但是跟天阙城排名前三的霍姝比起来却还是有些差距的。连反抗都来不及,就被霍姝顺畅流利的拉走了。天阙城的情报虽然还算灵通,但是刚刚建立起来没几年的摇光堂又怎么比得上盘踞武林中几百年的太史家?至少有不少江湖典故,太史衡绝对知道的比他们知道的多。这样的人才,不多多压榨岂不是可惜了?

天权看着霍姝拉着太史衡离开的背影,低眉一笑道:“属下也想跟太史公子交流一下。”

“沐姑……”太史衡想要求救的声音被无情的压制了。三人很快消失在园子里。

“这……”沐清漪有些迟疑,容瑾满意的点点头,霍姝虽然是个姑娘,但是办事却是伶俐又机智,他果然没有选错人。

“清清不用担心,他们不会伤害太史衡的。”容瑾轻声安慰道。

沐清漪想想也是,霍姝和天权都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太史衡既然非要跟着来想必也有所觉悟了。

半个时辰后,霍姝和天权一脸神清气爽的与一脸菜色的太史衡再一次出现在两人跟前。看着太史衡发青的脸色和无精打采的模样,沐清漪有些担心的问道:“太史公子,你可还好?”

太史衡哀怨的瞥了她一眼,“你觉得我还好么?”

沐清漪语塞,太史衡目光落到容瑾身上,脸色更是扭曲起来了,“我怎么会没想到,云隐公子居然会是…居然会是天阙城主!”

容瑾看向天权,天权沉声道:“是他自己猜到的。”当今天下,最了解天阙城的大约也就只有太史家了。太史衡能够猜到容瑾的身份倒也不足为奇。太史衡却宁愿自己没有猜到,如今这江湖中已经够乱了,连隐秘了几百年的天阙城都要来插一脚,看来九霄仙芝的吸引力果然是十分惊人。

容瑾点点头,盯着太史衡淡然道:“既然如此,太史公子,劳驾说说看吧,九霄仙芝的事情。”

太史衡苦着脸,小心的看了容瑾一眼,“我不说会怎么样?”

容瑾淡笑道:“看在清清的份上,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就在太史衡想要松口气的时候,听到容瑾阴冷的声音,“本公子会亲自将你送给薛彩衣。”

太史衡斯文的脸顿时皱成了一团,无奈的看了看在座的众人,无奈的道:“这个…这世上,其实根本就没有九霄仙芝这个东西。”

容瑾也不着急,漫不经心的以手指轻叩扶手,淡淡的看着太史衡。太史衡有些焦急的道:“我真的没有骗人啊,这从古至今,除了一百多年前的那位还有谁见过九霄仙芝。如果真有这种东西,史书上就算没有记载民间的野史至少会有的吧。”

天权道:“难道就不能是以前没有人发现过么?”

太史衡翻了个白眼道:“那东西若是真有那么神奇,总不能是一夜之间长出来的吧?如果是很久以前就存在那里,至少也证明它需要很长的时间生长吧?怎么那么巧几千年没有出现过的灵药突然就百年一出了?最重要的是…除了韩问天,从来没有第二个人见过九霄仙芝到底张什么模样,那这一次发现九霄仙芝的人又是怎么确定那就是九霄仙芝的?”

容瑾淡然的点头道:“言之有理,那么…太史公子不妨再跟公子说说,当年的韩问天,是怎么突然从一个普通的高手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绝世高手的。甚至…还能活的那么久甚至青春永驻?”

“这个么…。”太史衡沉吟了许久,方才道:“其实这个太史家也研究了许久。延年益寿增加功力的宝物并不是没有,例如药王谷的长春丹,就可以让人在六十岁的时候保持着三十岁的容颜。另外还有紫玉参和千年灵芝,据说都有增长功力之效。所以,太史家怀疑当年韩问天确实是寻到了一处藏宝的洞天福地,不过里面应该是一些珍稀药材和武功秘籍,并没有什么让人一步登天的九霄仙芝。”

“难道是韩问天骗人的?”霍姝疑惑的道:“他为什么要骗人?”

太史衡轻哼道:“九霄仙芝已经被他吃了,谁也得不到了。但是如果他说他得到的是武功秘籍,你说会怎么样?”韩问天出身普通,并不是什么名门世家子弟,身后也没有什么势力扶持。若是让人知道他找到了什么武功秘籍,江湖中人绝对会群起而攻之。即使韩问天再厉害,只怕也很难面对整个江湖众人的围攻。但是如果只是一个灵药,九霄仙芝已经被他吃了,总不能把人给杀了放血吧?谁能保证有用?

霍姝没好气的叹了口气,道:“真是讨厌,原来是空穴来风。”

太史衡得意的扬眉道:“这种明显就是谎话的事情居然也有人相信,果然,江湖中人的脑子…真是不能期望啊。”

大厅里,四个“脑子不能期望”的人同时变了脸色,神色不善的扫向兀自得意的太史衡。

“这件事…你告诉过哪些人?”容瑾声音轻柔的问道。

太史衡一怔,摇头道:“没告诉过任何人,我说了也要有人信啊。”所有拦住他的人都只想知道九霄仙芝到底在哪儿,从来没有人问过到底有没有九霄仙芝这件事情。就算他告诉他们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九霄仙芝,大概对方也只会认为他在说谎。

“那么,从现在起忘掉刚刚的话。”容瑾柔声道。

“什么意思?”太史衡不解。容瑾平静的盯着他,但是那视线却让他不由得毛骨悚然,只听容瑾悠然道:“既然药王谷说了有九霄仙芝,那就是有。明白了么?”

“明…明白了。”太史衡苦着脸点头,开始有点怀疑自己选择跟着云隐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但是再想想跟在他后面追了他好几天的那群母夜叉,还是跟着云隐公子安全一些吧?至少…清漪姑娘还是十分友善的。

看到沐清漪对自己温和的微笑,太史衡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

“清清可是失望了?”遣退了众人,看着沉思的沐清漪容瑾轻声问道。沐清漪淡淡一笑,轻叹道:“说不失望自然是假的,不过…也不算意外。”这样的几乎传说的异宝出现的太突然了,就算真的有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没有…也在意料之中。

容瑾柔声道:“清清不用担心,慕容熙的病总是会有法子的。大不了,回头本公子帮你去绑了莫问情就是了。”

沐清漪无奈的笑叹,“现在连表哥他们在哪儿都还不知道呢,倒也不急着说这个。倒是你自己,难道你就不担心么?”

容瑾笑道:“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活不舒坦,也死不了。”摘下面具,容瑾脸上的笑容淡淡的,没有丝毫的勉强之意。这是完全放弃了才会有的接受和释然。见过容瑾几次大大小小的发病情况,沐清漪不知道一个八岁的孩子是怎么撑到现在的。如今的这份淡然,只怕也是长时间的痛苦磨砺之后的绝望。

伸手轻轻握住容瑾微凉的手,沐清漪柔声道:“会好的。”

容瑾淡淡一笑,回握住她的纤细素手没有说话,有些空旷的大厅里却萦绕着一种淡淡的名为温馨的感觉。

既然没有九霄仙芝,原本的计划自然要有所改变。容瑾又开始忙碌起来了,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只留下了无心和霍姝保护沐清漪的安慰。沐清漪也知道,容瑾要去做的多半都是危险的事情,也不愿他分心。每日便在城中四处转转,处理一些天阙城的事务。倒是太史衡在发现院子里住的主仆几个都十分不好相与之后,果断的缠上了沐清漪。

太史衡并不是一个惹人厌烦的人物,而且相当的博学多闻。即使当年在萃红阁那样的地方,顾云歌都能够与太史衡成为朋友,就足见此人确实是很不错的。而沐清漪所知道的那些朝堂之外的野史秘闻,也都几乎完全来源于太史衡。所以,太史衡也算是一个十分不错的聊天的对象。

二楼的大堂里,太史衡望着面前浅笑嫣然的白衣少女,不由得怔怔出神起来。

“太史公子,怎么了?”见说着说着太史衡就发起呆来了,沐清漪微微蹙眉道。

太史衡回过神来,有些歉疚的摇了摇头,“抱歉。”

沐清漪淡淡一笑,摇了摇头。这也不是太史衡第一次在她面前出神了。她也知道是为什么,只因为太史衡觉得她跟从前的顾云歌太过相似了罢了,她毕竟做了十八年的顾云歌,再真正熟悉他的人面前总是不经意的会透露出一些根深蒂固的习惯。太史衡是个不错的朋友,但是沐清漪却不能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比起太史衡来,其实她更多了几分愧疚。

太史衡微微叹了口气,道:“沐姑娘跟云隐公子当真是夫妻?”

沐清漪挑眉道:“不像么?”

太史衡摇了摇头道:“看得出来,云隐公子对沐姑娘很好,沐姑娘也十分关心云隐公子。不过…若说是夫妻,却似乎少了些什么。”不得不说,身为江湖百晓生,太史衡的眼力却是称得上敏锐的。

沐清漪也不隐瞒,笑道:“我们还未成婚。”

太史衡笑道:“果然如此,姑娘若是对云隐公子有意,还是对自己诚实一些的好,免得将来…后悔莫及。”

沐清漪凝眉,心中闪过一丝杂乱的意念,微微点了点头道:“多谢太史公子提醒。”

太史衡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哪儿是在提醒她啊,他不过是自己追悔莫及罢了。曾经他不敢将自己的心意告诉那个美丽温雅但是眼眸深处却永远藏着冰冷的女子,直到她死去,他才万分懊悔。如果当初他就直接表明自己的心意,而不是懦弱的以朋友的名意接近,或许那女子会直接拒绝他,但是也或许会有着跟现在截然不同的解决。而现在,伊人已逝,无论他再如何的追悔却也已经无能为力了。

坐在一边的霍姝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太史衡。这个太史衡似乎对沐姑娘十分不一般,但是又不像是钟情的样子。倒像是通过沐姑娘怀念着别的姑娘,虽然这样的行为让她有些不悦,但是总好过他真的钟情沐姑娘吧?太史衡还很有用,她可不希望他这么快被城主给宰了。

“云夫人。”

魏无忌走上楼来,看到沐清漪这一桌边便走了过来,含笑打了个招呼。难得没有看到如影随形的千凌,沐清漪挑眉笑道:“魏公子,怎么不见千凌姑娘?”

其实沐清漪对魏无忌的印象当真还算不错。容貌俊美,性格也算…尚可,能力卓越,武功也高,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是一等一的当世英豪。虽然千凌让她感到不喜,但是喜恶毕竟是自己的事,总不可能她不喜欢千凌就非要魏无忌也不喜欢。何况,不计较千凌的出身,这么多年来身边也没有别的什么人,至少专情也算是一个优点不是么?

所以,只要千凌不在身边,沐清漪也并不排斥跟魏无忌交谈。

魏无忌淡淡道:“千凌身子不适,在房间里休息。有劳云夫人挂念。在下…可以坐下么?”一直没有人邀请入座,魏无忌只得自食其力了。

沐清漪点点头,示意他自便。

魏无忌在剩下的空位做了下来,才看向旁边的太史衡道:“文华公子,幸会。”

太史衡无奈的道:“魏公子幸会。在下…没有见过魏公子吧?”他文华公子可是江湖上行踪飘忽来去如风的存在,一个个都认识他了以后他还怎么混啊。

魏无忌淡笑不语,魏家家大业大各方面自然都有涉足。更何况他名下还有一座寒雪楼,也算是江湖中人,怎么可能会不留意江湖中消息最灵通的太史家?

魏无忌含笑道:“其实在下是想说,刚刚好像看到彩衣阁的薛阁主京城来了。怎么不见云隐公子?”

太史衡脸色微变,他是真的怕了彩衣阁的女人了。这么巧云隐公子又不在,要是薛彩衣杀过来……担忧的看向沐清漪,却见沐清漪悠然的喝茶,没有丝毫的焦急之感,不由得心中也是大定。

霍姝掩唇笑道:“太史公子不用担心,区区彩衣阁,咱们公子还不放在眼里。”

太史衡蓦地想起客栈的后院还住着六十个一看就知道身手不凡的侍卫,还有不知道哪儿去了总是神出鬼没的无心和眼前这个俏丽的黑衣姑娘,好像确实是不必怕彩衣阁。

叹了口气道:“来了就来了吧,她就算把我给剐了我也没法给她变出个药王谷主来啊。”

“从前都只见云隐公子孤身一人,倒是一直没问云隐公子仙乡何处?”魏无忌若有所思的问道。容瑾一行人带着六十人的队伍进城,魏无忌自然不可能不知道。那六十人行动一致,身手不凡,一看便知训练有素,自然不可能是云隐凭空变换出来的。但是即使是魏家消息灵通,魏无忌也没能查出来云隐的底细。

看了看旁边的太史衡,太史衡很可能知道,但是现在想要他说出来只怕也不容易。

霍姝淡淡道:“咱们公子素来喜欢自由来去,只是如今有夫人随行,自然不能再轻车简行了,因此才带了咱们出来。”

沐清漪平静的看着魏无忌,淡淡答道:“渝州,云起山庄。”

魏无忌挑了挑眉,“原来如此。”云起山庄魏无忌也略有耳闻,不过并非江湖中人虽然有些生意却也并不显眼。而且地处偏僻,因此并不引人注意,倒是没想到会出了云隐这样一个惊采绝艳的人物。看来过不了许多年,这云起山庄必然也会名动天下了,倒是可以派人注意一下。

听了沐清漪的话,霍姝有些惊讶。但是面上却没有丝毫的变化,既然沐姑娘这么说自然有她的道理,只是她记得天阙城属下并没有一处叫云起山庄的地方。

魏无忌看了看沐清漪,微微皱眉道:“不知…云夫人贵姓?”不知为何,魏无忌总觉得他看眼前这位白衣女子有些眼熟,但是如果当真见过如此出色的女子,即使对方带着面纱,也不该认不出来才是。

沐清漪也不隐瞒,淡然道:“姓沐。”这种事情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她不可能一辈子带着面纱不见人,而魏无忌如果真的想要查的话也不可能查不出来她姓什么。故意隐瞒反倒是显得做贼心虚了。

魏无忌眼神一闪,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明泽公主?当真是没想到……”看来当初华国都城的事情,云隐也是插了一手。只是让魏无忌有些不明白的是,一向只在西越和北戎边境出没的云隐为什么会突然跑到华国去。

看着魏无忌若有所思的模样,就知道他必定在心中盘算着什么,沐清漪淡淡道:“云隐公子与我有救命之恩。”脑补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特别是魏无忌这样的聪明人,有的时候不用调查只用自己在心里盘算就可以想出来很多事情。所以,适时的提点和引导是必要的。

果然,魏无忌怔了一下,很快就笑道:“原来是英雄救美?只是…明泽公主为何会离开华国呢,华皇陛下可是很担心公主的。”

沐清漪扬眉浅笑,“魏公子说笑了。沐清漪如今已经无家可归,多亏了云隐公子收留。”

魏无忌含笑摇头道:“岂会,若得沐姑娘垂青,天下豪杰无不倍感荣幸才是。”在华国,魏无忌其实一直是作为局外人旁观的,虽然稍有插手却并未融入其中,所以他也比其他人看得更清楚一些。自然知道这个已经衰落的肃诚侯府的嫡女,华皇亲封的明泽公主绝不像是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云隐倒是好眼光。

魏无忌打量着沐清漪,犹豫了一下方才开口道:“其实在下今日是有件事情想要请沐姑娘帮忙。”

沐清漪蹙眉道:“魏公子若是想说九霄仙芝的事情,沐清漪只怕无能为力。”

魏无忌摇头笑道:“此时竟然已经跟云隐公子谈过了,自然不敢再劳烦沐姑娘。只是…在下也不知道何处得罪了云隐公子,这几年云隐公子与在下似乎颇有些误会,所以在下才想请沐姑娘帮个忙,若是能够解除误会大家两厢安好,岂不是一件好事?”

魏无忌这些年真的被云隐搞得有些郁闷了。他自认从云隐出道以后从未得罪过他,但是云隐却一直锲而不舍的找魏家麻烦。有的时候,魏无忌都恨不得出动倾巢之力弄死云隐算了。但是他不能那么做,云隐孤身一人自然是干什么都痛快,他身后却还有整个庞大的魏家和寒雪楼。何况以云隐的武功,就算是寒雪楼倾巢出动也未必就真的能杀了他。若是在惹来他的报复,更是得不偿失。

沐清漪默默无言,她总不能告诉魏无忌,因为魏无忌在容瑾小时候欺负过他,所以某人小心眼一直记恨到现在吧?

犹豫了一下,沐清漪道:“这个,我尽力而为。若是不成…魏公子你明白的?”容瑾那个性子,他若是认定了要讨厌一个人,不把人踩死是绝不善罢甘休的。魏无忌该庆幸的是他财大势大武功也好,容瑾一时半刻动不了他所以只能弄些恶作剧来膈应他。

一桌人正说笑间,一个白衣男子从楼下漫步走了上来。原本还熙熙攘攘颇为热闹的二楼立刻安静了下来。

只见那白衣男子一声白衣若雪,面若冷如冰霜。整个人看上去便给人一种只可远观的感觉。他扫了楼上的众人一眼,最后目光在她们这一桌停顿了一下,便走到最角落一个没有人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莫…莫问情。”太史衡低声叫道。

药王谷主虽然天下闻名,但是真正见过莫问情的人却并不多。此时这楼上坐着的虽然都是江湖中人,但是能够认出莫问情来的却只有魏无忌沐清漪和太史衡罢了。所以,倒也没有人去打扰他的宁静。

只见莫问情点了一杯清茶,便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饮茶。仿佛周围的一切探究的目光和议论都跟他无关一般。

魏无忌赞赏的点了点头道:“药王谷主果然是风采绝伦。只可惜,这样的人…却不该涉足红尘。”

沐清漪点头赞同,莫问情生性冷漠,对周遭的事物都是漠不关心,跟人一种游离于世外的飘渺之感。这样的人,本该是隐世不出的隐士才是。涉足这滚滚红尘,难免带来无尽的困扰。

“莫问情出现了,薛彩衣也不远了吧。”太史衡轻声喃喃道。

魏无忌挑眉道:“在下与彩衣阁主也有过一面之缘,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绝色佳人,倒是没想到太史公子畏之如虎。”

太史衡苦笑道:“彩衣阁的女人,整个江湖上谁不畏之如虎?”魏无忌这样的人自然例外,以魏无忌的财势,就算是最骄傲的公主在他面前也要收敛三分。区区彩衣阁何足为惧?

果然,不一会儿功夫一群身着各色衣衫的美丽女子便走了上来。最后上来的一个女子穿着一身白色衣衫,容貌艳丽无匹,眉眼间带着无尽的妩媚风情。千凌的柔美纤弱让人想要怜惜,她的妩媚妖娆却更容易让男人痴迷。只是这样的绝色本该是艳丽无匹的华贵牡丹,春睡海棠,然而此时她却穿着一身如雪的白衣,倒是生生将她原本的风情压下去了两分。

薛彩衣走上楼来,并没有看楼中的任何人。甚至连天下首富的魏无忌也只是淡淡的扫过,目光便定定的落在了角落里那一身白衣胜雪的冷漠男子身上。

缓步轻移,走到莫问情的桌边,薛彩衣娇声道:“莫谷主,近来可好?莫谷主竟然驾临彭城,为何不到彩衣阁小聚一番?”

莫问情慢慢抬起头来,眼神平静的看着薛彩衣。薛彩衣轻咬着樱唇,站在桌边望着他眼中带着一丝丝期盼的光芒。

众人不禁暗暗羡慕这白衣男子好艳福,虽然彩衣阁的名声不太好,但是薛彩衣却实打实是个绝色大美人。

就在众人竖起耳朵想要听莫问情说什么的时候,只听莫问情冷淡的声音在楼中响起,“你是谁?”

噗!

楼上喷水的绝对不止一个人。太史衡一脸清白,轻咳了几声有些愧疚的看向沐清漪。沐清漪浅浅一笑表示无碍。确实无碍,有碍的是魏无忌的扇子。太史衡将茶水喷出的瞬间,魏无忌将手中的黑金折扇一展挡在了沐清漪的跟前,结果沐清漪丝毫没有被茶水波及,魏无忌的折扇和衣袖却遭了秧。

“多谢公子。”沐清漪浅笑道。

魏无忌淡淡道:“举手之劳。”

太史衡疑惑的道:“莫问情居然不认识薛彩衣,这不对啊,莫问情明明见过薛彩衣。”若是没有见过,以薛彩衣的骄傲怎么可能到处追着男人跑?而且太史衡也记得,莫问情似乎还曾经为薛彩衣看过病,才引得绝色美人芳心暗许。

“见过也不一定就能记得啊。”霍姝理所当然的道。那位莫问情一看就是冷心冷情的人物,不关心的人就算见过也未必会放在心上。

另一边,莫问情侧首看了一眼他们这边的桌子,目光在沐清漪身上停顿了一下,依然是平静无波。

薛彩衣却是娇颜惨白,咬着唇望着莫问情,有些艰难的道:“你…你不记得我?”

莫问情挑眉,那神色仿佛是在说“我见过你么?”

薛彩衣颤声道:“我是薛彩衣,我是想…多谢公子五年前的救命之恩。”

莫问情皱眉,沉思了许久,脸上方才闪过一丝了然。薛彩衣欣然道:“你想起来了是不是?”

莫问情点头道:“你不用谢,我收了一万两白银。”

众人哄然,真是太不怜香惜玉了。美人明显是想要以身相许,这位却说什么银子。真是太俗气了!

有好色之徒想要上前劝说美人放弃这个冰山美男,但是看看持剑而立,个个怒目相视的美丽女子,想起来那绝色美人的身份,立刻又打消了念头。

薛彩衣有些难堪的道:“救命之恩,岂是一万两银子可以抵消的?”

莫问情皱眉,显然是有些不悦,淡然道:“既然如此,你可以再给我一万两!”

反正你是只要银子就是了!

“薛阁主,你直接告诉莫谷主,你想要以身相许不久行了。”不知道是谁,阴阳怪气的起哄,众人也是一片称赞。

薛彩衣娇颜微红,欲说还休的望着莫问情。莫问情丝毫不为所动,“药王谷诊病,只收银子。”不收人。

薛彩衣脸色一白,身子也不由得晃了晃。

“莫问情,我们阁主对你一片真心,你太不是抬举了!”薛彩衣身后,一个女子怒斥道。

莫问情抬头,“她的真心,与我何干?”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23.江湖百晓生 下一章:125.恼羞成怒的美人
热门: 今天十代目又吓到谁了? 但丁俱乐部 首相绑架案 升官发财在宋朝 天花板上的足迹 橙红年代 谁抢了我的主角光环[穿书] 太古神王秦问天 穿成暴君便宜爹后我怀了他的崽 花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