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江湖百晓生

上一章:122.有眼无珠 下一章:124.九霄仙芝的真相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魏公子?”原本躲在一边暗叹自己倒霉的掌柜飞快的跑了出来,对于生意人来说,魏公子可比这些江湖中人重要多了。魏无忌身为天下第一首富,手中掌握着的财富不计其数。等闲人物只要能够扯上一丝关系就够受用不尽了。没想到魏公子今天居然驾临慕华楼,当真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魏无忌含笑点了点头,但是大部分注意力却依然放在容瑾身上。跟云隐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一两次,魏无忌甚至云隐的性格莫测,万一他突然在此时发难还真是有些不好收拾。不仅这世上知道魏无忌是个高手的人可没有几个。

魏无忌的目光落到了沐清漪身上,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这位姑娘是?”面纱下那一双眼睛似乎有些眼熟,但是一时片刻将魏无忌也记不起来到底在哪儿见过这个姑娘了。但是可以肯定,这绝对是一位容貌极美的女子。只是云隐素来都是独来独往的,身边突然多了这么多人还真是有些奇怪。

容瑾轻哼一声,也不理会魏无忌的问题,直接牵着沐清漪的手上楼去了。

身后,天权三人戒备的盯着魏无忌。别人不知道,他们天阙城主跟魏公子可是死敌,岂会不知道魏无忌的深浅?

魏无忌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云隐公子,好不容易遇上了,连请一杯酒水都要吝啬么?在下还想要跟公子谈谈前些日子凌威镖局的事情呢。”

楼上,容瑾冷笑一声道:“既然如此,你上来便是。”

二楼最大的一间雅间里,一下子进了**个人竟也丝毫没有拥挤之感。容瑾拉着沐清漪坐在主位上,冷眼看着后面进来的魏无忌。天枢天璇和霍姝也跟着坐在两人的下首。魏无忌摇摇头,也不挑剔直接拉着千凌在最下方做了下来。至于跟着魏无忌上来的两名侍卫却只能在门口站着了。

魏无忌一边打量着沐清漪,一边道:“会在彭城见到云隐公子,在下本不敢惊讶才是。只是…在下没想到云隐公子居然也会对九霄仙芝有兴趣。”

容瑾冷笑道:“九霄仙芝是天下至宝,谁会没有兴趣?别说本公子,魏公子富甲天下不也匆匆赶来么?”

魏无忌苦笑道:“实不相瞒,九霄仙芝在下势在必得,还请云隐公子行个方便。上次凌威镖局的货物便当是送给公子的礼物,只要这一次阁下不出手,事后在下另有重谢。”

不怪魏无忌对容瑾如此谨慎。云隐公子在魏无忌眼中的印象素来是损人不利己,随心所为。就算他得不到九霄仙芝,但是万一他性子来了同样可以捣乱让魏无忌也得不到。云隐公子捣乱的本事魏无忌可算是见识过不少了。从前云隐一直都是单枪匹马,却可以让身为天下首富和绝顶高手的魏无忌都对他十分头疼,可见其功力深厚。

容瑾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把折扇,刷的一声打开,悠然的扇了两下道:“这事儿…不成。”

魏无忌皱眉,“为何?公子武功绝顶,就算是没有九霄仙芝也可称得上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九霄仙芝对公子的意义并不大。莫非云隐公子也对天下第一的虚名有兴趣?”

容瑾挑了挑眉,问道:“既然如此,九霄仙芝对你又有何用?本公子怎么知道你不是得到它之后提升功力用来对付本公子?”

魏无忌低头看了千凌一眼,淡淡道:“公子应该还记得,几年前你那一剑险些要了千凌的命。”

“你是为她找的?”容瑾皱眉,轻哼一声道:“浪费。”

“那么,九公子呢?”魏无忌皱眉问道。容瑾唇边勾起一丝冷笑道:“本公子的夫人正是芳华妙龄,本公子要试试看九霄仙芝能不能让她从此青春永驻。”

“原来是云夫人,在下魏无忌,失敬。”

沐清漪点点头,淡淡笑道:“魏公子言重了,外子素爱胡闹,还请魏公子莫怪。”

魏无忌道了声岂敢,看向容瑾皱眉道:“难道在云隐公子眼中,一条性命还及不上尊夫人的容貌?若是如此,在下愿意为尊夫人收集天下养颜圣品。”

容瑾嗤之以鼻,“魏无忌你脑子坏了,在本公子眼中当然是你女人的十条命都比不上本公子的夫人的容貌。更何况…那一剑不是本公子刺得么?若是本公子刺了一剑又给你灵药将她补回来,还不如当初就省了那一剑。”

魏无忌淡淡道:“这么说,云隐公子是不打算让了。”

容瑾挑眉道:“难不成你还想先下手为强?”

容瑾话音未落,魏无忌便清楚的感觉到坐在一边的那三个男女身上流露出来的敌意和杀气,显然都不是一般的侍卫。

“无忌……”整个雅间里顿时杀气沉重,身体最虚弱的千凌早已经白了一张俏脸。

“云隐公子说笑了,此时自然是公子占了上方,既然如此,咱们就各凭手段吧。”看着千凌难受的神色,魏无忌垂眸淡淡道。

“啰嗦。”容瑾不屑的道。

魏无忌起身,扶着千凌往外走去。走到门开方才回头,看着沐清漪若有所思的道:“在下是否在哪儿见过云夫人?”

一道之风险险的从魏无忌脸边划过,魏无忌淡然一笑,扶着千凌走了出去。

雅间里,沐清漪摘下了面纱看向容瑾,皱眉道:“九霄仙芝就在彭城?”

容瑾挑眉笑道:“看来彭城要热闹起来了。不是九霄仙芝在彭城,而是莫问情在彭城。”

“莫问情?他不是回药王谷了么?”

容瑾淡淡道:“九霄仙芝本该是药王谷的不传之命,但是却几乎一夜之间传遍了大江南北,清清你猜这消息是谁放出来的?”

沐清漪沉吟了片刻道:“药王谷的人,或者是…莫问情自己。不过,莫问情不像是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的人。”

容瑾点头,赞道:“不错,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药王谷…出事了。”

“出事?”转瞬间沐清漪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药王谷的人不服莫问情,想要……”

“没错,药王谷叛乱了。”容瑾心满意足的笑道。

沐清漪蹙眉道:“就算如此,我们依然没有确切的消息知道,药王谷到底有没有九霄仙芝。”

容瑾挥手道:“有没有九霄仙芝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以趁机做点什么。当然…如果有的话自然是最好。”

“你是想…。”

容瑾笑容清冷,清清要不要猜一猜,这一次皇城里会出来多少人?“

沐清漪恍然大悟,九霄仙芝这样传说可以延年益寿的至宝,有哪一位君王会不动心?特别是向西越帝这样已经年近古稀,可以说一条腿已经踏进了棺材的人,九霄仙芝对他的重要性就更加不言而喻了。

凝眉沉思了片刻道:”上一次在华国,端王已经拔得头筹,这一次…应该是质王或者庄王吧?你是想……“

容瑾思索着,淡淡道:”我觉得很可能是两个一起来。要知道,如果得到九霄仙芝在先给父皇,只怕父皇一时龙心大悦,直接册封太子都是有可能的。老四因为华国的事情,这段日子必定被老大和老二联手打压,肯定出不了京城,不是他们还能有谁?如果能够将其中一个…留在外面,也算是不错。“

留在外面,就是永远也回不去了。容瑾竟然想要杀了容璜或者容瑄。

对此,沐清漪倒也不惊讶,只是淡淡问道:”你中意哪个?“

容瑾挑眉道:”两个都很麻烦,不过…南宫绝更加麻烦,所以还是…容璜吧。“一个是皇后之子,一个是贵妃之子建威大将军亲外甥。背后的势力自然是盘根错节牵扯深远。若是这两个人出了什么事,确实是很麻烦。不过,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人在江湖,总是容易出意外的。

西越朝堂上,素来都是以大皇子容璜,二皇子容瑄和四皇子容琰三足鼎立,如今容瑾想要入局就必须打破这个平衡,所以,容瑄或者容璜,必须死。到时候身为九皇子的容瑾就可以替代失去的那一个,重新成就华皇眼中闹不可破又互相牵制的三足关系。

沐清漪点点头,道:”我知道了。霍姝。“

”霍姝在。“霍姝上前,沉声道。沐清漪淡淡道:”仔细留意彭州附近的动向,特别是京城来的人。“

霍姝肃然,”属下领命。“

沐清漪浅淡的眸光扫向天璇和天权,两人心中一凛也连忙起身,”恭听夫人吩咐。“城主大人轻描淡写间便决定一个皇子的生死。而这位城主夫人却也同样面色如常,看那模样已经在心里盘算要怎么办了。这两个明显的谁也不是省油的灯。认为城主夫人比较和蔼善良的开阳绝对是眼睛被什么东西给糊了。

沐清漪嫣然一笑道:”不用紧张,我只是想说你们都常年呆在天阙城,对外面也不熟悉。可以趁着空闲的功夫多去外面逛逛。另外,天璇,这个给你。你去京城的顾家找一个叫冯止水的人,他会告诉你要做什么,你听他的吩咐就是了。“

天璇接过沐清漪递过来的玉佩,虽然有些惋惜看不成彭城的热闹了,却也明白沐清漪吩咐的都是正事,也不多问什么,直接应是转身出去了。

打发了三人出去,容瑾笑眯眯的望着沐清漪道:”清清,你打算提前将嫁妆送出来么?“

沐清漪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容瑾笑道:”连凤章先生都请出来,难道不是为了帮天璇攒钱么?清清帮我赚钱不就是嫁妆么?“

沐清漪淡淡道:”或者说…王爷想要打借条?“

容瑾无所谓,”可以啊,清清想要本公子打多少就多少。“反正无论多少最后都还不是他们的么,夫妻一体嘛。

沐清漪冷笑一声道:”九公子竟然雄心勃勃,就该知道你缺多少钱。这些年,为了天阙城你可是将家底已经掏得差不多了。天璇手下的生意虽然能赚不少钱,但是跟您需要的比起来,根本是九牛一毛。“无论容瑾是想要篡位,谋反还是将来想要干什么都绝对是烧钱的事情。天璇堂那点家底连塞牙缝都不够。

容瑾也有无奈的苦笑,”天阙城早年在外面的产业早就不知所踪了。现在天璇手下这些都是这些年重新置办起来的。你也知道,如今天下首富是魏无忌,还有你们顾家,想要赚钱可不容易。稍有不慎就会引起魏无忌的注意。“

”魏无忌?“

”魏无忌虽然名为商人,但是跟西越华国甚至北汉各国皇室都有牵连,若不是这样,他哪儿有可能短短十年就成为天下首富?若是被他察觉了,在父皇面前说些什么,天阙城虽然地势险要不足为据,但是咱们在外面可就寸步难行了。何况,天璇虽然能力不差,却也不是魏无忌那种经商奇才,本公子又分身乏术……“

看着容瑾可怜巴巴的模样,沐清漪不由得都有些同情起他来了。确实,一个八岁之前几乎没受过皇子的正统教育,八岁之后时不时怪病缠身的皇子,容瑾能够做到今天这个程度已经足够让人震惊了。身为皇子的身份,注定了他不可能长期留在外面,甚至无法远离西越,以便随时应对可能的变化。所以云隐公子的足迹也一直都在西越境内。

好不容易继承了天阙城,结果却还要自己贴钱进去调教养活天阙城里的这些人。这何止是爹不疼娘不爱,连老天都跟他过不去了。

”若是走一般的皇子夺位的路,大概是用不着那么多的钱。不过…太不保险了,而且花费的时间太长。“容瑾皱眉,有些不悦的道。

所以,容九公子你从一开始就是奔着篡位和造反去的么?真是…太有志向了。

与往年总是文人雅士满城的情况不同,今年的品菊会前夕,整个彭城里来来去去的都是各种带着刀剑的江湖中人。看到这种情况,许多专程赶来的文人雅士们都纷纷打了退堂鼓。读书人也不是傻子,这种情况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兆头。赏花固然重要,但是如果连命都没了那也太不划算了一些。

在这种满街的江湖人物出没的地方,沐清漪和容瑾带着面具的容瑾漫步在大街上反倒是没有那么奇怪了。虽然过往的人们惊艳于白衣少女的绝色风姿,但是显然才短短半天,云隐公子的恶名已经再一次传遍了彭城。谁也没有胆子来试一试,自己是不是能够躲得过修罗刀的一斩。

看着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的容瑾,沐清漪只得无奈的叹息了。想她顾家大小姐,十几年来无论走到哪儿得到的都是别人钦羡敬佩的目光,这样被人一脸畏惧的盯着倒是平生第一次。当然,这一切都是拜身边这一位所赐。

”清清怎么了?“察觉到沐清漪打量自己的目光,容瑾低头轻声问道。

沐清漪无语的摇摇头,”要不咱们回去吧。“作为一个正常人,她实在是不怎么享受被所有人当成瘟疫一般恐惧的感觉。

容瑾不解,”为什么要回去?清清不是说想要赏花么?彭城这地方别的不怎么样,花卉倒是十分不错呢。“

看着完全没有惊吓到世人了的自觉的容瑾,沐清漪无言以对。

容瑾若有所思的扫了一眼街上来来往往,却不时隐晦的将目光往他们这边瞄的路人。剑眉微挑露出一丝恶意的笑容,众人惊吓之余,顿时两人三尺之内所有行人都退的干干净净。

”清清,咱们走吧。前面好像很热闹。“满意的扫了一眼路人,容瑾心情愉悦的拉着沐清漪往前走去。

前面确实是很热闹,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江湖中人大约多半脾气火爆,几个人当街就打了起来。寻常的百姓自然是逃之夭夭,但是江湖中人却纷纷围观起来。看的津津有味不说还附赠评论。

一个女子被一群男人围着打,那是欺负弱女子。如果是一个男人被一群女子围着打,又该叫什么呢?

街边的一处空地上,一个穿着蓝色布衣的男子正跟一群女子打成一团。准确的说,是一个男子正被一群女子围着群殴。那男子武功显然很一般,但是轻功还算不错。虽然好不毫无还手之力却也勉强还能支撑着不受重伤。而那群女子武功也很一般,但是她们人多,被围在中间的男子想要逃走也是不可能的。

”这公子是谁啊?怎么惹上了这么一群母夜叉?“围观的人们纷纷议论着。

看清那中间的蓝衣男子,沐清漪脸色微变,秀眉轻蹙。

”清清认识?“容瑾挑眉道。

”太史衡。“沐清漪低声道。江湖史家太史家的传人,号称江湖百晓生的太史衡。不过太史家素来中立,不参与任何江湖纷争。因此江湖中无论白道绿林一般都不会跟他们为难。这太史衡在大庭广众被一群女子围攻倒是有趣。

太史家虽然闻名江湖,但是真正见过太史家的人的却并不多。反倒是那群女子……

”她们不是彩衣阁薛彩衣那个女人手下的么?这小子怎么这么倒霉得罪了这群疯婆子啊。“有人忍不住替太史衡惋惜。彩衣阁是江湖中一个并不大的组织,本身武功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唯一的特点大概是就彩衣阁只收年轻美貌的女子,另外彩衣阁阁主薛彩衣十年前是江湖第一美人,当然现在已经年过三十的薛彩衣还能不能胜任这个称号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彩衣阁的女人对男人普遍怀有敌意,而且心狠手辣。惹上了她们的几乎没有什么好下场。武功不如他们的自然是死得难看,武功比她们高的只要不是邪派众人谁好意思对一群女人下手太狠了?所以,一般的江湖中人对这些女人都是能避则避。

容瑾挑眉道:”太史衡?我明白了,薛彩衣倒是聪明。“虽然都传说莫问情就在彭城里,但是谁都没有见过莫问情。太史衡是太史家这一代唯一一个行走江湖的人,不问他问谁?

”太史衡,我们阁主要见你是看得起你,你推三阻四是什么意思?“一时半刻拿不下太史衡,为首的一个紫衣女子厉声道。

太史衡狼狈的躲过了身后刺来的长剑,没好气的道:”我说过了,我不知道莫问情在哪儿!还有,叫薛彩衣那个女人死心吧,她那模样当药王谷主的阿姨都够了,莫问情怎么会看上她?“

众人轰然,原来是江湖百晓生啊,原来彩衣阁主喜欢药王谷主啊,原来彩衣阁主的年纪已经那么大了啊,美人的年纪果然是个秘密啊。

其实薛彩衣的年纪最多也就比莫问情大个四五岁。但是三十岁的男子和三十岁的女人本就已经差很多,更不用说,莫问情还没满三十岁。另外,身为药王谷主养生之道自然是精通无比,莫问情七情不动看上去更是二十出头的模样。反倒是三十来岁的薛彩衣,虽然美貌依旧,但是多年的江湖生涯弄得一身江湖气息,也只得一句徐娘半老了。看上去还当真可能和莫问情差着一辈了。

”大胆!“彩衣阁众女子怒斥道,她们对薛彩衣敬若神明,怎么能容忍太史衡的嘲讽,当下下手更狠了。太史衡一见不好,连忙想要逃走,但是一个人又怎么抵得过七八把剑同时刺过来。

”救命啊!“

江湖百晓生的眼力自然是不差的,所以他直接朝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容瑾和沐清漪扑了过去,”云隐公子,救命啊。“

容瑾不为所动,太史衡直接躲到了两人身后,一手拉着沐清漪的衣袖道:”好姑娘,救命啊。“

容瑾垂首,眼眸淡淡的从他抓着衣袖的手上划过,太史衡只觉得仿佛被一把刀划过一般,连忙松手,尴尬的笑道:”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在下可是个君子。“

”太史衡,躲在别人身后算什么英雄?“

太史衡坚定的站在沐清漪身后,”本公子从来没说过是英雄。你们这群母夜叉算什么女人?难怪莫问情看不上薛彩衣,本公子如果是药王谷主,宁愿自插双目也不会看你们一眼的。“

太史公子毒舌至此,死的当真不冤。

果然,那群女子被气的脸色铁青,长剑一指容瑾和沐清漪道:”两位最好少管闲事,让开。“

容瑾漠然的撇了她们一眼,居然难得的没有计较她们的冒犯。

”清清,咱们走吧。“太史衡是清清的朋友,他要是动手弄死他清清会生气,所以…还是就让太史衡被彩衣阁的女人杀了吧。

沐清漪不由一脸黑线,”几位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位公子已经说过了他并不知道药王谷主的下落。“

声音清越如西山清泉,声音宁静澄澈如秋夜寒月,太史衡睁大了眼睛,眼中露出一丝惊艳。只以声音便能让人觉得惊艳的少女,无论容貌如何气质必然是上佳的。而且太史衡可以肯定,那面纱下必定是一张绝色容颜。

为首的女子看了看沐清漪和容瑾,眼中闪过一丝妒意。冷笑一声道:”彩衣阁办事,轮不到你来啰嗦。既然不肯让,就先杀了你!“

说罢,一剑便朝着沐清漪刺了过来。容瑾皱眉,一手搂着沐清漪,另一只手抬手在凌空而来的剑面上轻轻一弹。原本还即使如虹的女子只觉得整个手臂一麻,手中的长剑颓然落地。同时一股腥甜涌上喉头,唇边溢出了一丝血红。

”唔……“

”大姐,你怎么了?“众女子也顾不得太史衡了,连忙扶着那女子焦急的道。同时惊恐的盯着容瑾,恍然想起刚刚太史衡的话,”你…你是云隐公子?“

云隐公子杀人可是不分善恶还是男女的,也没有一般的江湖正派人士不对女子下杀手的想法。惹到他的只有一个死字。

”云隐公子,我等不知公子驾临,多有得罪还请恕罪。“彩衣阁的人也不是不惜命的。就算再恨男人,面对云隐这样的煞神还是只能恭恭敬敬的。

容瑾淡然道:”本公子今天心情好,不杀生。你们走吧。“

”是。“不甘的看了一眼躲在云隐身后的太史衡,众人也不敢在计较扶着那紫衣女子匆匆离去。只是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弹,就废了她们中武功最高的人的武功,这样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起的。

当然,容瑾也不是真的那么好心放过了那个紫衣女子。一个江湖女子,而且还是颇有姿色又树敌不少的江湖女子,被废了武功之后会是什么下场不用想都知道。孟彩衣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不会武功还得罪了云隐公子的女人,她还会养在彩衣阁不成?

没有好戏看了,众人便纷纷散去。虽然有不少人想要跟太史衡打探消息,但是云隐公子彩衣阁得罪不起,他们同样得罪不起。

太史衡终于摆脱了彩衣阁众人,立刻笑逐颜开起来,”多谢云隐公子和这位姑娘救命之恩。在下太史衡,有什么需要在下的两位尽管开口。“

容瑾拉着沐清漪转身离去,连眼神都没有分给太史衡一丝。

”耶?这是什么意思?“太史衡呆立,难道云隐公子没有听出来,他是在暗示他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么?看着那相携离去的一对璧人,太史衡眨了眨眼睛,立刻飞快的跟了上去。

”姑娘,好姑娘,不知姑娘芳名?“

沐清漪浅笑道:”太史公子,睁大了眼睛,“你…你是明泽公主?”不怪太史衡惊讶,虽然他只对江湖上的秘闻有兴趣,不过因为顾云歌的关系他对华国京城的事情还是略有些了解的。据说明泽公主被慕容煜所害下落不明,之后就一直没有消息了。怎么会跟云隐公子在一起?

而且这两天似乎听说云隐公子是带着夫人一起来的。难道…明泽公主居然嫁给了云隐公子?太史衡万分惋惜,明泽公主可是顾大小姐的亲表妹,据说长得也是国色天香,丝毫不输当年的顾云歌。如此美人儿……

“太史衡,信不信本公子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耳边,容瑾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太史衡连忙讪讪的收回了盯着沐清漪的目光,沐清漪有些无奈的摇头笑了笑。太史衡这人平常总是时不时的颠三倒四的,让人忍不住怀疑他到底是怎么得到江湖百晓生这个称谓的。但是其实只要接触过几次就会明白,他并没有什么坏心。即使是看的美丽的女子,也仅限于欣赏而已,并不如许多男人一般会生出什么龌龊的心思。

“公主,我可不可以跟着你们?”看了看一身阴冷气息的容瑾,太史衡还是决定跟沐清漪打个商量比较好。

沐清漪浅笑道:“太史公子叫我沐姑娘就可以了,公主之称不必再提。”

太史衡理解的点点头,有些殷切的问道:“可以么?”

沐清漪奇道:“为什么?”

太史衡苦着脸道:“这段时间找我麻烦的人可真不少。特别是彩衣阁的那群疯女子。我们太史家是江湖史家,知道的自然都是发生过的事情。有不是江湖神算子,我这会儿怎么知道莫问情到底躲在那个角落里啊。”

“莫问情在彭城么?”

太史衡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我虽然不知道莫问情到底在哪儿,但是,他肯定还在彭城。沐姑娘,带上我吧,我很有用的。”

沐清漪微笑道:“江湖百晓生愿意跟我们一起走,许多人求都求不来呢。”

“这么说,你同意了?”太史衡大喜。

沐清漪轻轻点头,侧首看身边的容瑾。

容瑾有些不满的轻哼了一声,到底没有再说话。太史衡看着沐清漪,不由感到道:“沐姑娘…跟顾姑娘当真是颇为相似。”

沐清漪微微一怔,淡笑道:“ 太史公子认识我表姐?”

太史衡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那个幽雅美丽的绝色女子就那样葬身在烈焰之中,而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将她最后一面。等他得到消息从外地匆匆赶到华国京城的时候,早已经物是人非。

------题外话------

艾玛,看来千凌这个角色但正是吐人艳啊,虽然偶不太知道你们对小百花的定义在哪里,拔过鉴于伦家对琼瑶剧不甚热爱,理论上伦家是不可能写出一个真正的小白花滴。每个人物都必须有自己的故事啊。另:最后声明下,鉴于我对魏无忌这个名字的喜爱,魏公子…其实真心也不是很讨人厌的。只不过,现在…。剧透完毕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22.有眼无珠 下一章:124.九霄仙芝的真相
热门: 被前任的白月光看上了 前妻修罗场 千秋(千秋原著小说) 每天都在学做人 在女朋友面前拼命装O[娱乐圈] 不想当影帝的厨神不是好偶像 新宿鲛 冷案重启 求偶期 世界第一度假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