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新任摇光堂主

上一章:120.冷硬的祖孙关系 下一章:122.有眼无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城主府里,某人眨巴着俊美的大眼睛无辜的望着对面淡淡的盯着他的绝色少女。

“清清……”发现清清没有丝毫心软的趋势之后,容瑾公子失望的撇撇嘴果断的放弃了卖萌的行为,“清清,我错了。”

沐清漪冷笑,淡淡道:“不敢,九公子算无遗策怎么会有错?”

“清清,我错了。”容瑾丝毫不顾及天阙城主的威严,直接扑了过去扒拉着沐清漪不肯放手,“清清,我错了……”

旁边侍立的丫头们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早就习惯了城主大人冷酷邪魅阴鸷残忍的一面,突然出现这样一个会撒娇的城主,真的让人有些承受不住啊。

看着某人死皮赖脸的眨巴着眼睛,沐清漪无奈的叹了口气,对众人挥挥手示意她们退下。丫头们纷纷松了口气,如获大赦一般的冲了出去。谁知道等城主恢复正常之后会不会杀了她们灭口啊?

“清清。”容九公子可怜巴巴的望着沐清漪,完全没有在外人面前的霸气冷酷。沐清漪叹了口气,挑眉道:“九爷,请告诉小女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回到天阙城,于情于理容瑾都该亲自上门探望梅家的老太爷和老夫人,但是容九公子不但没有,甚至连派人传个信问个好都没有。今天还故意将她一个人丢在城主府里,分明就是想要她跟梅太夫人对上。

她自然是不怕梅家,但是沐清漪实在看不出来,她跟梅家对上了对容瑾到底有什么好处?须知,梅家到底是容瑾的亲外祖家,如果容瑾真的对梅家太过绝情了,难免会给人留下一个冷酷无情的印象。虽然现在容九公子在外面给人的印象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容瑾扶着沐清漪的椅背坐在扶手上,淡淡道:“没有想干什么啊。清清要掌握住整个天阙城,无论如何都是绕不过梅家的。既然早晚都要对上,现在对他们那么客气干什么?早几年我刚刚接掌天阙城的时候,外祖父就暗示梅家可以帮我,要我将掌管天阙城的权利交给他们了。”

“那又有什么不对?”说到底,整个天阙城里也只有梅家跟容瑾有关系。那个时候容瑾才年方十二,梅家要帮容瑾应该是好事才对。

容瑾冷笑一声道:“若是那个时候我将权利交给了他们,你以为现在天阙城还能由得了我们做主么?只不过外祖父这几年身体也不太好,舅舅对此却不感兴趣,我就一直没有理会他们。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外祖母便对我心存芥蒂。我也是从那时候才明白,这世上…即使是血缘亲人也是靠不住的,靠什么都不如靠自己。”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这么说我还该感谢九公子的信任了。”容瑾一笑,愉悦的蹭了蹭她柔顺的发丝,笑道:“清清是不一样的。”

“所以,你想要我打压梅家?”沐清漪问道。

容瑾嗯哼了一下,淡淡道:“虽然这些我也能做,不过以后天阙城的事情大多还是要清清来处置。所以,立威是很重要的。只要清清能够完全的收复七星堂,理顺了天阙城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人事关系,以后在天阙城里便没有人再敢不尊清清的意思了。万一以后清清要一个人呆在这里,我也放心一些。”

沐清漪点头道:“我知道了。”不得不说她确实被容瑾说服了。虽然有些为他和梅家的关系忧心,但是这世上也确实并不是所有的亲人都会相亲相爱的。既然容瑾选择了放弃他们,她也不会多说些什么。

见她点头,容瑾脸上的笑容也灿烂起来,笑眯眯道:“那轻轻不生气了么?”沐清漪给了他一个假笑,“你说呢?”

容瑾顿时有些蔫了,想了想眼前微微一亮,搂着沐清漪道:“清清想不想知道本公子今天干什么去了?”

沐清漪扬眉,“九公子想说了?”

容瑾笑道:“何止是想说,本公子可以带清清去瞧瞧。不过…我可不确定清清会不会喜欢。”

沐清漪含笑道:“我拭目以待。”

容瑾果然是说话算话,中午用过膳之后便带着沐清漪一匹马飞骑出城去了。从华国到西越一路上沐清漪虽然也学会了骑马,但是面对天阙城这样复杂盘桓的地形却还是无能为力,只得任由容瑾兴高采烈的搂着自己骑上同一匹骏马在山林间奔驰。

西越本就多山林,天阙城能够隐藏数百年而不为人所知,不仅是因为地势险要隐蔽的缘故,更是因为周围数百里都是茂密的山林几乎杳无人烟。穿梭在山林中,不是还可以看到许多飞禽走兽,仿佛完全不怕人一般的漫步着。这里显然是野生的禽兽的乐园,而不是寻常人类敢于随意踏足的地方。

但是骑着马带着沐清漪的容瑾却显然并不是寻常的人类。沐清漪一直总觉得容瑾像是一柄会伤人伤己的剑。但是到了这里她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绝世名剑,悠然的穿梭在山林中的容瑾敛去了往日的伪装,整个人就仿佛一把浴血横空的绝世名剑。就连周围的飞禽猛兽见了也避之不及,唯恐被杀气所伤。

靠在容瑾怀中,一边欣赏着两边急速后退的风景,沐清漪在胡思乱想中慢慢的睡了过去。

容瑾一边策马而行,一边低头看到靠在自己胸前已经熟睡的绝美少女,冷酷的俊美容颜上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这样还能睡得着,清清真的不怕我么?”当他真正的气势外放的时候,几乎就跟他发病的时候一般周围十尺之内无人敢进。就是号称对他一心一意宁死不悔的梅映雪一旦看到他这样的时候都会立马逃得远远的。但是清清却能在他怀中安稳入睡,这是不是说,清清也跟他相信她一样的相信着自己呢。

“清清……你不能离开我。”

沐清漪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处悬崖边上,蓝天白云,四周碧绿的树林还有草地上百花盛开,竟半点也没有秋日的萧瑟。最重要的是,躺在地上的她居然还感觉暖暖的。

“呵呵,清清醒了么?”下面似乎微微震动了几下,传来容瑾低沉的笑声。沐清漪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自家趴在容瑾的胸膛上睡着了。身上还披着一件淡青色的披风,难怪在这高山之巅这接近深秋的季节竟然一点儿也不觉得冷。

连忙坐起身来,刚刚睡醒的娇颜染上了一丝淡淡的红霞。容瑾看的不由得一呆,俯身在她眉心落下一个淡淡的吻,“清清睡着了真是可爱。”

“容瑾!”沐清漪咬牙切齿,奈何是她自己不争气睡着了,容瑾这样的性子不占便宜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好了,清清。刚睡醒就发火可不好。瞧瞧,可好看?”容瑾连忙转移话题道。抬眼望去,虽然已经是秋季但是山林里依然是郁郁葱葱丝毫不见萧条之色。他们所在的正好是一处像样的悬崖,悬崖的草地上开满了一簇一簇颜色更衣的菊花。虽然并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只是寻常的山野小花,但在此时此地看来倒是比那些娇贵的名品更具几分趣意。

“好漂亮。”沐清漪轻声叹道。她生在华国京城,长于丞相府邸。即使偶尔出游又何曾见过如此美丽的山野景致。没有精雕细琢的匠气,没有帝都的富贵,确正是这一份完全自然纯朴的景致更加让人流连忘返。

见她喜欢,容瑾脸上的笑容更甚。起身走到旁边的花丛便,仔细的挑选其中开的最美丽的花朵一一采摘下来。

沐清漪先是看着容瑾认真采花的模样莞尔一笑,容九公子那一身低调却奢华的黑色锦袍,还有那俊美的不是凡人的容颜总是给人一种与这样野趣的小花儿格格不入的感觉。看到他蹲在地上采花更是让人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等到容瑾笑眯眯的捧着一束五颜六色的花朵往她跟前走来,沐清漪才突然醒悟过来他想要干什么,一时间竟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了。刚刚睡醒双腿还隐隐有些发麻,竟连起身离开都做不到。只得瞪着一双美眸警告他不许靠近。

容瑾却恍若不见,面带笑容的走到她跟前将花儿塞到她的手中,“清清,好看么?送你。”

沐清漪有些无措的捧着花束发呆。并不是没有人送过她花儿,但是曾经那些人送的花无一不是难得一见的稀有品种,用更加精致的玉盆或瓷花盆种好了,弄得矜贵雅致的送到她跟前请她鉴赏。

这样随便栽了一把野花塞进她手里的,却是平生第一次。就像是…就像是还小的时候在城外玩耍听到那些寻常的山野少年追求心仪少女的诏书。她曾经或许也幻想过有一个锦衣少年捧着一束鲜花塞到自己手中,但是那却早已经是仿佛上辈子的事情了。

此时,高高的悬崖边上,满地的鲜花盛开。身侧是苍茫的云海。俊美不凡的黑衣少年将一束野花塞到她手里,面带笑容的道:“清清,送你。”

不知为何,沐清漪突然觉得眼眶一热,有什么从里面静静的流了出来。

“清清,你怎么了?”看着突然流泪的少女,黑衣少年突然紧张起来了,有些慌乱的想要为她擦去眼角的泪珠,又仿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连忙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花束,“清清不喜欢么,那我扔掉便是了。”少年俊美的眼眸有些暗淡,扬起手想要将花儿往悬崖下丢去。

纤细的玉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沐清漪咬了咬唇角,从他手中抢过了花束,“这是我的。”

“清清喜欢么?”容瑾呆了一呆,看着沐清漪小心的将花束整理好,小心翼翼的拿在手里。容瑾立刻又高兴起来了,“清清喜欢就好。”一抬手,花丛中一朵开得正艳的浅紫色小雏菊飞了起来,正好落在容瑾的指间。

容瑾小心的将小花儿簪在未施粉黛的少女乌黑的发间,很快又皱了皱眉,摇头道:“这种小花儿不适合清清。下次我送给清清更好看的花儿。”他的清清是世间最美丽的姑娘,这样小巧不起眼的花儿确实不适合她。清清更适合冰清玉洁的玉兰,幽雅美丽的兰花,

眼睛亮了亮,容九公子重新取过沐清漪手中的花束,在她惊异的眼神中飞快的将一捧野菊变成了一个五彩的花环,然后轻轻的戴在了她没有首饰点缀只是以一根银色的发呆挽起的发间,满意的笑道,“这样就好了。”

淡淡的夕阳下,美丽的少女白衣如雪,青丝如云,精致而美丽的五彩花环戴着发间,更添了几分颜色,就仿佛九天之上落入凡间的仙女。

沐清漪呆呆的望着眼前对着自己温柔浅笑的锦衣男子,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许久未有过的温暖和柔软。

容瑾,如果…我不爱你,必然也绝不会爱上任何人。

容瑾温柔的望着眼前的少女,仿佛看懂了她心中的所想。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清清,这世间除了我,你谁也不能爱。

夕阳西下,终于有人想起了正事,“你带我出来就是为了看这里么?”

哎呀,心情太好把正事给忘了。容九公子笑容愉悦的望着沐清漪。

扶着她站起身来,容瑾含笑道:“清清,抓紧我哟。”

沐清漪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容瑾已经搂着她一跃而起跳下了悬崖。被人搂在怀里,沐清漪依然感觉到不停下坠的感觉,但是这种飞快坠落的感觉却因为有了一个人的依靠而丝毫也感觉不到恐惧。

落地的时候,还有些眩晕的感觉让她暂时无法离开容瑾的扶持。

“属下等见过城主!”

几个整齐而肃然的声音传来,沐清漪抬起头望向旁边,不远处的平地上早就恭立着几个穿着黑衣的青年男女,一看便知同样也是天阙城的人。

为首的一个青年男子一脸笑谑的望着两人,笑嘻嘻的道:“城主,咱们兄弟从午后一直等到太阳快落山了,还以为你们不下来了呢。”

沐清漪俏脸微红,显然这些人早就知道他们在上面了。只不过碍于容瑾的脾气不敢上来打扰而已。容瑾冷哼一声,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道:“等我?我让你们等了么?果然还是太闲了吧?”

为首的男子脸色顿时一变,苦着脸恹恹的闭了嘴。城主什么的最不好玩儿了,连开个玩笑都会遭到城主丧心病狂的打击报复。不过…新来的未来的城主夫人似乎脾气很好的样子啊。

“属下开阳,见过城主夫人。”

“属下等见过城主夫人。”

沐清漪唇边僵硬了一下,淡淡道:“叫我沐姑娘就行了。”

开阳扬了扬眉,看向旁边的容瑾。一来是询问城主的意见,当然其中也不乏“城主你怎么还没将人家姑娘拐到手呢”的意思。

容瑾扫了他一眼,淡然道:“听清清的好了。”

“见过沐姑娘。”众人起身道。

沐清漪敏锐的发现,比起天阙城里的众人即使在容瑾的高压下还能心思各异,这里的众人显然是听话的多。对于城主突然带了一个陌生姑娘回来并且宣布从此会成为天阙城城主夫人没有丝毫的惊讶和排斥,仿佛这是天经地义的一半。另外,这些人的武功应该都很不错,沐清漪虽然看不出他人武功修为的高低,但是这些人的脸上身无处不在的现实出他们都是习武之人的特质。若不是在这幽静的群山深谷之中,沐清漪几乎要以为他们是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将领了。

“这是什么地方?”沐清漪有些好奇的问道,直觉告诉她,这里才是容瑾最重要的秘密。

容瑾拉着沐清漪往前方走去,一边笑道:“清清过去看看不久知道了。”

沐清漪点点头,一边不着痕迹的将头上的花环取了下来。这五彩的花环是很好看,也很有趣。但是如果带着去这玩意儿去见容瑾的许多属下的话,沐清漪觉得还是算了比较好。但是拿在手里又不忍心随手扔了一时间到有些为难了起来。

容瑾含笑取过她手中的花环,转身递给身后的一个黑衣女子,淡定的道:“找个地方放好。”

“是,城主!”黑衣女子朗声道,双手捧着花环仿佛那不是一个普通的野花编成的花环而是价值连城的王冠一般。她可不敢尝试如果不小心把城主吩咐要放好的东西弄坏了会是什么下场。

其他人同样惊讶的看着一脸淡定的牵着白衣少女往前走的自家城主。

城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

城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了?

城主…好像变得更可怕了!

被某人虐习惯了的众人只觉得温柔的城主大人比凶神恶煞的模样更恐怖。因为城主的温柔素来都以为着阴谋和令人发指的陷阱。

“他们都很怕你?”沐清漪侧首看着身边的容瑾,含笑道。

容九公子觉得自己很无辜,“我只是偶尔鞭策他们上进一点而已,短短几年时间,把一群整天无所事事只知道吃喝玩乐等死的人调教成这个模样,本公子也很不容易。”

所以,时间越短,成果越好,证明这群人确实是被某人惨无人道的折磨过。沐清漪理解的点了点头。

总觉得清清对他有点误会?容九公子有些茫然的想着。

总觉得未来的夫人是被城主骗过来的,城主夫人肯定不知道城主险恶的真面目。可怜有一个美丽柔弱天真善良的姑娘要落入魔掌。跟在后面的众人再心中默默的同情着。

穿过了狭窄的山涧暗道,眼前顿时一片开阔。几乎是一马平川的地方让沐清漪不得不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离开了西越西南,来到了地势开阔的西越边境上。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骑着千里马,也不可能再短短的时间内到达西越边境。

这里只是一片在群山环绕中相对开阔平坦的盆地而已。远远地地方依然能够看到四面环山的模样,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自成一体的天地。宁静的草地上还有许多牛羊甚至是马匹在悠然的徜徉着。远处的山脚下修建着许多矮小的房屋,还有许多穿着黑色衣衫的人在房屋前的草地上练武。

“这里……”沐清漪惊叹着。容瑾笑道:“清清现在知道当年冷天阙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修建天阙城了么?这里是一个有着天然屏障的世外桃源。无论外面如何的风云变幻改朝换代,无论出动多少大军,这里永远都无法被攻破。只可惜……”

沐清漪明了,只可惜聪明过人的天阙城第一代城主没有想到,过度的与世隔绝让天阙城没有因为战乱而毁灭,却因为闭塞和毫无斗志而渐渐衰落。

“你在这里练兵?”沐清漪挑眉道。

容瑾有些无奈的皱眉道:“天阙城本身人口不多,外人更是不可能进来,只能是聊胜于无。”

“多少?”

容瑾抬手比出两个手指头,“精锐五千,特殊时候最多可以抽掉出三万。”毕竟,天阙城的居民大多数都是习武的,只要稍加训练,男丁几乎都可以马上上战场。比那些征调的普通百姓要强得多。

沐清漪安慰的拍拍他道:“知足吧,你那些兄弟除了庄王以外,大概连五百都没有。”庄王也只是因为建威大将军是他舅舅,才可能有机会染指兵权。西越帝可一点儿也不蠢,兵权全部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皇子们碰都别想碰,没有兵权,再怎么折腾也是白折腾。

容瑾傲然的轻哼一声道:“如果出其不意,本公子叁万大军足够在两天之内攻破皇城。”毕竟,天阙城距离西越皇城实在是不远。不知道如果让西越历代皇帝知道了当年跟他们抢天下的冷天阙的天阙城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会是一个什么表情。

沐清漪毫不留情的打击他,“然后被御林军和皇城附近的驻军前后包抄?”

“扑哧。”跟在他们身后的开阳忍不住喷笑,在被容瑾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连忙咬着拳头躲到了一边。

这里的建筑并没有天阙城的考究和壮观,只是寻常的木制房屋而已。即使是接待容瑾和沐清漪的屋子也是一样的,只是稍微大一些罢了。进了大厅里坐下,众人再一次依次向容瑾和沐清漪见礼。沐清漪才知道那个黑衣女子名唤霍姝,竟然是天枢的副手,即使是武功除了容瑾以外在天阙城也能派前三,只是在天枢和开阳之下,与天权几乎势均力敌。

这样一个女子,武功能力性情样样都在梅映雪之上,却只能成为副手,也难怪连天枢和天璇都对梅映雪有些不满了。

看到沐清漪打量着霍姝,容瑾挑了下眉道:“清清喜欢她?可以让霍姝清清的随身侍卫,倒是比无心要方便一些。”

“胡闹。”沐清漪淡淡道。霍姝既然能成为天枢的住手,在座的众人对她似乎也十分和睦,显然能力不凡。这样出色的女子只是做一个贴身侍卫却是屈才了。

容瑾也不在意,看出沐清漪对霍姝十分敢兴趣,便直接起身叫了开阳等人出门骑马,却留下了霍姝陪着沐清漪。

看着众人离去,沐清漪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黑衣女子。论容貌霍姝或许要略输梅映雪一筹,但是那有些冷淡却有让人觉得十分和煦的气质却是梅映雪不及的。这必定是一个十分坚强的女子。

梅映雪能够成为摇光堂主,凭的是她是容瑾表妹的身份和梅家做后盾。但是霍姝成为天枢的副手,却当真是凭着她自己的本事爬上来的。

此时单独面对沐清漪,霍姝倒是有些紧张起来了。显然是不太明白这位醒来的未来城主夫人留下自己却不说话是要做什么。微微皱了皱眉,方才问道:“不知…夫人有什么吩咐?”

沐清漪莞尔一笑,掩唇笑道:“我跟容瑾没有成婚,霍姑娘不必叫我城主夫人。”

霍姝勉强笑了笑道:“夫人就是夫人。”

沐清漪挑眉,有些疑惑的道:“你怕我?”不应该啊,沐清漪不太明白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能够给天阙城高手前三的霍姝造成什么压力。

霍姝摇摇头道:“没有,只是…有点不习惯而已。”其实这当真不怪霍姝,身为女儿家又是天枢的副手原本霍姝应该是留在天阙城协助天枢打理事务的,现在却在这里跟开阳呆在一起,原因也很简单——梅映雪看霍姝不顺眼。

作为天阙城唯二出众的女子,容瑾对霍姝素来比对梅映雪要好一些的。至少霍姝说话容瑾会听,因为霍姝说的都是正事。但是梅映雪却不这么认为,不知道是那条筋不对,梅映雪认定了霍姝是自己的威胁,千方百计的刁难霍姝。容瑾长期不在天阙城,天枢虽然身为天阙城最高的管事,七星堂魁首,却也不好任意处置梅映雪。只得将霍姝送到这里来协助开阳。

因此,连其实跟容瑾压根没什么关系的梅映雪都如此敌视她,也难怪霍姝在沐清漪面前小心翼翼的了。梅映雪刁难她她可以来这里,梅映雪还没有资格进出这里。但是如果城主夫人也看她不顺眼,霍姝就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了。离开天阙城?她从小在这里出生这里长大,她关心的挂记的人都在这里,她怎么舍得离开?

沐清漪也是极其聪明的人,看着霍姝担忧有窘迫的神色,突然觉得自己悟了,挑眉道:“梅映雪刁难你了?”

霍姝有些惊讶的望着沐清漪,沐清漪淡淡笑道:“你不用担心,我一般…不爱吃醋。”

霍姝一愣,没想到城主夫人居然会这样说话,回过神来也不由得笑了出来。沐清漪含笑看着她放松下来的神色,心中叹道:真是个天真的好姑娘。

“夫人如此美貌,哪里用得着吃醋。”霍姝俏脸微红,低声道。她说的是真心话,论容貌自己是拍马也赶不上夫人的。就算自己是男人也会选择夫人这样的绝色佳人,这世上只怕还没有女子有资格让夫人吃醋。

沐清漪拉着她坐下来道:“都说了不用夫人夫人的叫了,都把我叫老了。我叫沐清漪,你随意叫我沐姑娘还是叫名字都可以。”

“尊卑有别,还是叫沐姑娘吧。”霍姝恭敬的道。

沐清漪也不在意,想了想问道:“你当初怎么跟着天枢的?”霍姝是个姑娘,而且据说文武皆通,按理所也应该跟着天权才对。

霍姝低声道:“我的武功是天枢…堂主教的。”

“原来如此,连开阳都赞你的武功好,想必是真的不错我。你可愿接手摇光堂?”

“啊?”霍姝一惊,显然没想到沐清漪留下她居然是说这件事。虽然之前天枢一直想要废掉梅映雪,但是摇光堂毕竟是七堂之一,并不是天枢这个魁首说废就可以废得掉的。至少天权就一直持反对意见。天璇跟天权关系最好,天权不同意,天璇虽然对梅映雪也没好印象却也不好表态。

沐清漪挑眉道:“怎么?不敢么?”

霍姝连忙摇头道:“不是,只是摇光堂主……”

沐清漪淡然道:“你也该知道你们城主的心思,梅姑娘不适合这个位置,自然要换别的有能力的人来。你只告诉我,你愿不愿意接手摇光堂,有没有能力做好就是了。”

霍姝眼神微闪,清秀的容颜上闪过一丝坚毅。起身单膝跪地沉声道:“属下多谢沐姑娘,必不敢辜负沐姑娘和城主的信任。”

沐清漪满意的点点头,将她拉起来的同时也将手中一块令牌塞进了她手中。一块通体漆黑的令牌上刻着北斗七星的图案,其中摇光位置的那颗星上镶嵌着一颗紫色的宝石,象征着摇光堂主的身份。令牌背面,以古朴的篆体写着天阙二字。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天阙城的摇光了。”

霍姝眼睛一红,“摇光多谢沐姑娘大恩。”

这原本是她数年以前就应该拥有的,却因为梅映雪的介入而落空。对于一个努力上进的姑娘来说,并不是没有丝毫委屈的。这块令牌不仅是对她的能力和努力的肯定,更让她有了与她追随的人并肩而立的资格。

------题外话------

如此俗气的桥段,本宫居然差点自己感动哭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20.冷硬的祖孙关系 下一章:122.有眼无珠
热门: 超级宠兽系统 行行重行行 文娱新贵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血字的研究 凄怆圈 梅次故事 石上没想到自己会成为咒言师最强 神秘大佬在线养猫 穿成霸总文里的苦逼秘书 愿祈久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