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山中有城名天阙

上一章:117.初见西越帝 下一章:119.执掌天阙城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九皇子要入朝听政的消息自然是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皇城该传到的每一个角落里。一时间,京城里的诸位皇子王爷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以父皇对豫王的宠爱,等到豫王入了朝堂,这朝堂上还有他们立足之处么?

然而引发此事的正主却并没有如旁人所以为的那般迫不及待的踏入朝堂。反而在当天下午出了宫便带着自家刚刚上任的总管出了城门大摇大摆的离京去了。

因为西越并没有皇子不得擅自离京的规定,所以容瑾离开京城倒也没有人拦他,等到众人回过神来将事情报到西越帝跟前的时候,豫王殿下早已经不知所踪了。顿时气得西越帝又将几个儿子狠狠地骂了一顿,骂的几个皇子灰头土脸直在心中骂娘。

也不怪西越帝派出来的人找不到容瑾和沐清漪,一出皇城容九公子便换了一身衣裳摇身一变成了西越声名显赫的神秘人物云隐公子,而沐清漪也换下了一身男装,一袭雪色罗衣清丽脱俗风华绝伦。这样一对男才女貌仿佛神仙眷侣的男女走在一起,即便是西越帝派出来的人从他们身边路过也不会怀疑这是他们苦寻不见的九皇子。

路边简陋的茶棚里,沐清漪一边喝着茶一边皱眉道:“这样跑出来真的好么?”

容瑾淡淡笑道:“有什么不好的?清清不觉得这样跑出来才更加符合本公子的性格么?”

沐清漪无言的点了点头,跟父皇赌气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什么的,果然是很符合容九公子的顽劣的性格。

“何况,清清不是想要知道本公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么?不出来怎么能知道?”他就算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也不能再皇城里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做啊。

沐清漪点点头,“拭目以待。”她也很想知道容九爷到底拿那一千多万两白银的巨款去干了什么。

容瑾悠然的撑着桌面,笑眯眯的看着沐清漪道:“另外,顺便还可以干一点别的事情。”

沐清漪扬眉,容瑾笑道:“九霄仙芝。”

沐清漪端着茶的手顿了一下,容瑾挑眉笑道:“看来清清也听说过这个了?也对…清清不是跟莫问情一块儿来西越的么,听说过也不足为奇。”

不理会他的酸言酸语,沐清漪问道:“九霄仙芝当真有传说中的奇效?”

容瑾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不知道。”

“不知道?”沐清漪惊讶,容瑾有些无奈的道:“上一次九霄仙芝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一百年前的事情了,是真是假谁能知道?”

沐清漪想了想,道:“莫谷主说药王谷里没有九霄仙芝。”

容瑾勾唇,冷冷一笑道:“他若是随身带在身上,药王谷里自然没有九霄仙芝。何况,九霄仙芝那样的宝物,放在药王谷里他能放心么?”

沐清漪扬眉道:“你就是认定了莫问情有这样东西就是了?”

容瑾微笑道:“清清,若是没有确切的消息,本公子会特地走这一趟么?想要这东西的可不只是本公子一个,你看着吧,西越很快也要热闹起来了。”

沐清漪想起上次在那个小镇截杀莫问情的那群黑衣人不得不点头承认容瑾说的确实没错。秀眉微蹙,沐清漪疑惑的问道:“上次我们碰到截杀莫问情的到底是什么人?”

容瑾想了想道:“大抵脱不了那么几路人马。寒雪楼的人,京城里几个皇子的人,或者是…父皇的人。至于华国和北汉的人马,应该还没有那么快得到消息。”药王谷毕竟是在西越,所以西越皇室得到消息的速度也远比华国和北汉快一些。

“西越帝?”

“有什么好奇怪的,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越是怕死。”容瑾淡淡道。

沐清漪沉吟了片刻,叹了口气道:“你说的没错。”这么多人出手抢一样东西,她若是想要将九霄仙芝收入囊中,只怕是难上加难。

容瑾看着她,微笑道:“清清想要的话,我可以夺来送给你。”

“你不是也需要么?”沐清漪挑眉道,如果九霄仙芝真的如传说这的那样能活死人肉白骨,那么只好容瑾的病自然也不在话下。她以为容瑾这么积极的筹谋,就是为了此事。

容瑾不以为意道:“我只是不想让别人得到而已,若是清清想要的话自然是没问题的。至于我的病么…就这样也死不了人。”

“你……”

“小二,快来几坛好酒!”一个粗犷洪亮的男声突然闯入茶棚里,沐清漪回头一看只见一群身形高大气势彪悍的男子走了进来。外面还停着不少的马匹和载着东西的马车。

“咦?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有这么漂亮的姑娘?”为首的是一个穿着蓝色锦衣的青年男子,看到沐清漪不由得露出惊讶的神色。接着眼神里便多了几分垂涎之色。

其他人听到男子的话,也立刻侧首望了过去。果然看到坐在茶棚里的白衣少女容貌秀丽绝俗,柳眉樱唇,眸似秋水,果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再看看坐在那白衣少女身边的黑衣男子看上去身形消瘦仿佛弱不禁风一般,不由得都嘿嘿的笑了起来。

“姑娘,在下凌威镖局少主凌天豪,未知姑娘芳名?”那青年男子上前几步走到沐清漪跟前一揖,含笑问道。

沐清漪有些好奇的看了看这群人,回头看向坐在一边的容瑾。在来到西越之前的十几年里她连华国的京城都很少离开,自然没见过真的镖局走镖的人,此时见了这些人自然有些好奇起来。

“姑娘,出门在外大家交个朋友如何?”那凌天豪见眼前的绝色美人不肯理会自己反而看着对面的黑衣男子,心中不悦语气也是一沉,更多了几分威胁之意。

沐清漪清眸一转,淡淡笑道:“我又不认识你。”

凌天豪笑道:“姑娘告诉我名字不就认识了么?姑娘要到哪儿去不如在下送姑娘一程。如今世道不好,姑娘如此国色天香,若是路上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没人保护姑娘可是万万不成的。”说着还不忘斜睨了容瑾一眼,那眼神就差被说这个小白脸根本就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哪儿能保护美人儿。

一边说着,凌天豪便伸手想要拉拉美人的小手,顺便再一亲芳泽。

旁边容瑾俊眸微敛,一抬手手中的折扇啪的一声敲在了凌天豪的手背上。凌铁寒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跟前的美人已经被黑衣的小白脸拉到身边去了。

“啊?!”顾不得计较美人被拉走,凌铁寒捧着右手脸色大变,连连的退了好几步,“你对本公子做了什么?”那看似轻描淡写的一下,竟然让他的手骨仿佛断了一半的疼痛。整个右手现在竟连动都动不了一下。

跟在他身后原本想要看热闹的众人立刻围了上来,将两人团团为主,“小白脸,你对我们少主做了什么?!”

容瑾一手拉着沐清漪,一手悠然的挥动着手中的折扇挑眉笑道:“凌威镖局?难道你爹没告诉过你,走镖的时候…别惹事?”

凌天豪脸色难看,这是他第一次亲自走镖,一路上都是顺顺利利,眼看着快要到了难免有些志得意满,又见到这样一个国色天香的绝色美人,才忍不住上前搭讪,没想到竟然惹到了不好惹的角色。

刚刚容瑾的折扇在他手上轻轻敲了一下,若是平常人那一下就算是用的力气再打也不可能伤到他。只能是内力高强的人以内力将他的手震伤了。

凌天豪虽然有些傲气,但是也不是真的不知轻重的人。知道对方不好惹只得有些惋惜的看了一眼旁边的白衣少女,咬牙道:“在下只是想要交个朋友,冒犯两位了还请恕罪。”

沐清漪眨了眨眼睛,依旧看向容瑾。此时这一切的主导者俨然便是容九公子了,沐清漪也乐得扮作一个乖巧沉默的小姑娘。

容瑾剑眉微挑,看着凌天豪道:“凌公子这一趟,走的是什么镖?”

凌天豪一怔,盯着容瑾的目光立刻充满了警惕和防备。但是再看看他身边明显就不会武功的白衣少女,有人会带着一个不会武功的绝色美女劫镖么?又慢慢的放松了戒备,淡淡道:“没什么,一点不值钱的货物罢了。”

“不值钱的货物?”容瑾笑道:“如果连魏家从西域购买的珠宝都是不值钱的货物,那么这天下还有称得上之前的东西么?”

凌天豪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咬牙道:“这位公子,当真是消息灵通!”

其他的镖师也察觉到了事情不对,纷纷抽出了手中的兵器。

茶棚里本就没有什么人,这会儿出了这样的事就连老板和小二也机警的躲得远远的了。

容瑾淡淡的瞥了众人一眼,道:“东西留下,本公子不为难你们。”

凌铁寒怒道:“公子既然知道这是魏公子的货物,如何还敢……”

“魏无忌怎么了?本公子抢的就是魏无忌。”容瑾扬眉笑道。虽然略微易容了一下,但是依旧俊美的俊容上清楚的写着嚣张的挑衅。

“那就别怪咱们不客气了!”此时凌天豪也顾不得美女了,一挥手众多镖师便纷纷挥舞着武器冲了过来。

诚然凌威镖局在西越也算是一家不错的镖局,不然魏无忌的货物也不会交给他们押送。但是这些镖师若是对付普通的江湖中人固然没有问题,但是先要对付容九公子这样的高手显然就不够看了。

容瑾一手搂着沐清漪的腰肢,足下一点便掠出了茶棚。皮安然落地,对着一脸无奈的沐清漪微微一笑道:“清清在这里看着本公子教训他们。”

沐清漪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你是想要教训他们么?从头到尾你都是想要劫镖吧?

容瑾只这一手轻功便足够让这一群人震撼的了。但是货物若是在他们的手上丢了,只怕押上整个凌威镖局都赔不起。所以即使明知道不是对手,众人还是不得不冲向容瑾。

容瑾连修罗道都懒得露出来,手中的折扇潇洒的挥动,本是一张薄纸的扇面在他手中却锋利如刀。只见他犹如一只巨大黑色幻影在人群中闪动,不过片刻功夫,包括凌天豪在内的所有镖师都躺了一地。

凌天豪右手本就受了伤,此时更是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只得狠狠地瞪着依然气度悠然的容瑾,恨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容瑾淡淡一笑道:“你不用知道本公子是什么人,只要回去告诉魏无忌,他自然会知道的。”

凌天豪心念一转,顿时脸色一变道:“你是云隐公子!”一身黑衣,武功绝高,爱跟魏公子作对的,整个西越除了云隐公子别无分号。

容瑾也不在意他看破了自己的身份,悠然道:“东西本公子带走了,告诉魏无忌,想要的话就来找本公子吧。”

“凌威镖局不会忘记今天的事情的!”凌天豪咬牙道。

容瑾侧首,淡然的看着他道:“你最好还是祈祷你们快点忘了这件事比较好。”说完,也不再理会躺了一地的人,容瑾含笑走到沐清漪跟前,“清清,咱们走吧。”

沐清漪犹豫了一下,指了指身后好几车的货物问道:“这些你打算怎么办?”

容瑾笑道:“这个么,自然会有人来收拾的。这里讨厌的人太多了,咱们换个地方歇息吧。”

容瑾所谓的换个地方,让两人又赶了整整半天的路。终于来到了他们所在的目的地,一个距离华国皇城不过两日的路程的一座隐藏在深山中的城池。

被容瑾带着,穿过了危险重重的峡谷和天险,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座城池的时候沐清漪也不得不惊叹了。绝非夸张,这当真是一座城池。比起西越皇城他或许不够大,但是比起一般的城池却也绝对不差什么。更重要的是,这种城池建立在这样的群山险要之地,其中需要花费多少辛苦不言而喻。而这样的城池,也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建成的。

“这是?”沐清漪惊讶的看着容瑾。

容瑾含笑道:“这就是我要告诉清清的秘密啊。除了无情和无心,清清可是第一个知道这里的人。”

“这是什么地方?”沐清漪问道。

“这里是天阙城。”容瑾淡淡笑道。

“天阙城?”沐清漪哑然,她自幼熟读史册,就连许多正统文人不屑一顾的野史也多有涉猎,自然知道天阙城的存在。

据说天阙城曾经是数百年前一位奇人冷天阙所建。彼时正是天下大乱群雄逐鹿的时候,这位冷天阙同样也是逐鹿天下的枭雄中的一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人突然之间便消声觅迹不见踪影。如若不然,只怕如今这西越的天下到底是姓冷还是姓容也未可知。

但是此人的事迹也从来不见于正史,华国还好些野史之中多好有一些记载。但是西越的人却大多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过。正是因为这样奇特的现象,还有顾氏藏书中的也略有记载,沐清漪当初才略微留心了两分,没有真的当成传奇给忽略过去。

容瑾说眼前这座恢弘的城池就是天阙城…在这群山环绕的地方,修建出这样一座宏伟庞大的城池,他若不是天阙城,那这世上大约也没有天阙城了。

城中的城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行穿着黑色衣衫的男女从里面匆匆走了出来。

“见过城主!恭迎城主回城!”众人齐齐跪地,恭敬的道。

容瑾淡然挥手道:“起来吧。”

众人这才谢过起身,纷纷将好奇的目光看向了站在容瑾身边的沐清漪。为首的三男一女中站在最前面的一个青年男子忍不住问道:“城主,这位…姑娘是?”

容瑾淡然道:“这是沐清漪。”

男子一怔,有些惊讶的道:“华国长宁公主?”

沐清漪淡淡一笑,“天阙城好灵通的消息。”虽然隐藏在群山之中,不为世人所知,但是显然天阙城对天下的形势甚至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消息都掌握的十分精准。

男子一笑,低头道:“公主过奖了。”其实沐清漪虽然惊讶于天阙城的存在,眼前的众人却比她更加惊讶。要知道,城主接掌天阙城已经有数年之久,但是这位长宁公主却是第一位被城主带到天阙城来的人。这说明了,在城主心中这位公主是绝对值得信任的对象。这样的信任,只怕是面对他们这些人也是没有的。

“我姓沐,称我沐姑娘就可以。”沐清漪平静的道。

容瑾拉着沐清漪的手,微微拧眉。那青年男子一见顿时反应过来,连忙侧身让过道:“请城主和沐姑娘先入城歇息吧。”

容瑾脸色稍霁,这才点了点头拉着沐清漪当先踏入城中。

踏入隐世数百年的古城之中,沐清漪也不由的十分好奇。容瑾已经重新带上了属于云隐公子的面具,城中的街道上也有百姓们悠然的漫步着,仿佛如世间许多的寻常城池一般,如果忽略这其中大多数人都明显的有武功底子的话。

倒是沐清漪这样一个完全没有丝毫武功的人突然出现在城中,还跟城主并肩而行让许多人纷纷投以好奇的目光。

容瑾牵着她的手,一边走一边低声笑道:“清清喜欢这里么?回头我带你出来逛逛可好?”

沐清漪微微一笑道:“这一次我当真对九公子好奇起来了。”

容瑾笑道:“清清肯对本公子好奇,真是本公子的荣幸呢。清清尽管好奇便是,有什么需要解答的本公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沐清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我倒觉得,九公子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连路过的镖局都要抢,容瑾到底缺钱到什么程度不言而喻。她可不相信他带着她来此就只是为了跟她炫耀一下天阙城的宏大的。

容瑾摸摸鼻子,笑而不语。被清清拆穿了什么的,时间长了就习惯了。

城主府并不如一般的皇城或城池建在城中的最重要。而是建在城中正东方靠山的地方。整个城主府与山体连为一体,后面便是高的看不见顶峰的百丈绝壁。那光滑的仿佛有人精心打理过的绝壁上刻着一个巨大的龙行云端的图案,远远的从城外望去便能感觉到一股磅礴的霸气铺天盖地而来。

处在这样的环境下的城主府巍峨宏伟,更加让人不敢直视。虽然面积远不及西越和华国的皇宫庞大,但是给人的压力却更甚。也不得不让人惊讶于天阙城设计者的才智。

回到城主府,立刻便有侍女仆人迎了上来将众人引进了大厅。

容瑾拉着沐清漪坐在城主府大厅的主位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底下的众人,淡淡道:“这些日子,天阙城可有什么大事?”

依然是之前跟沐清漪说话的男子开口回答:“天阙城一切都好,属下幸不辱命,没有辜负城主所托。”

容瑾点头道:“很好,你办事我自然信得过。”

“谢城主赞赏。”男子恭敬的道。

“表哥!你还没说,她到底是什么人呢!”之前那四人中唯一的一个女子,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出声道。

闻言,沐清漪抬起头来看向那黑衣女子。容貌明艳秀美,身形修长妙曼,一袭黑衣裹着更是衬得整个人肤白如玉,秀美动人。手中握着一柄两尺长的短剑,看向沐清漪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挑衅和敌意。

沐清漪含笑挑眉,容瑾的表妹?梅家的人?有趣……

容瑾不悦的皱眉,淡淡道:“清清是天阙城未来的城主夫人。”

“什么?!”众人惊愕的看向坐在容瑾身边的白衣少女,沐清漪唇角抽了抽,慢慢侧首看着容瑾,温和的问道:“请问,我什么时候同意做什么城主夫人的?”

容瑾的笑容同样温和而坚定,“清清,我需要一个城主夫人。”

你需要我就得照着做么?沐清漪刚想要发怒,突然心中一动疑惑的看向容瑾。容瑾道:“清清,天阙城需要一个城主夫人。”

沐清漪慢慢的垂眸,不再说话。

沐清漪不说话,那黑衣女子却忍受不了,高声道:“表哥,你怎么可以娶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做城主夫人?!”

“放肆。”即使对着自家表妹,容瑾也没有变的更加有人情味,淡然道:“论身份清清是华国侯门嫡女,皇室公主。论容貌,更是堪称绝色。最重要的是,本城主决定了…她就是天阙城的城主夫人。你们,明白么?”

“不明白!凭什么……”黑衣女子瞪着沐清漪的眸光充满了愤恨,气冲冲的叫道。

嗖的一声,一道凌厉的指风破空而至。黑衣女子吓得脸色一白,连躲闪都来不及了。站在旁边的黑衣男子连忙拉了她一把才险险的避了过去只是脖子上依然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容瑾淡淡的扫了一眼众人,“明白了么?”

“属下明白,属下见过夫人!”其他众人回过神来,立刻单膝跪地恭敬的一拜,同时两个黑衣男子一左一右将那犹自回不过神来的黑衣女子也拉了下来。

见众人似乎没什么话要说了,容瑾原本阴鸷冷漠的俊美容颜上又重新绽出了愉悦的笑容,看着沐清漪微笑道:“清清,这几个都是天阙城的管事,以后他们都听你的。”

见他这么说,众人又是一愣。反应过来接受到容瑾冷漠的目光之后方才连忙上前见礼,“天阙城天枢见过夫人。”

天阙城众人显然都是以这个名叫天枢的男子为首,其他人也纷纷上前见礼,“属下天璇,天权,摇光,见过夫人。”

沐清漪有些好奇的笑道:“既然有天枢天璇天权摇光,必然是还有玉衡,开阳,天玑了?”只是没想到,那个称呼容瑾表哥的女子居然也是位居北斗七星中的摇光,想必也是有些本事的。摇光者,资粮万物者也。

天枢笑道:“夫人所言正是,只是此刻玉衡开阳和天玑却都不在城中。”

容瑾靠着椅子,侧首对沐清漪道:“清清,天枢主管天阙城的防御,天权是主管天阙城的内政,天璇主管与外界的诸多事宜,摇光……”容瑾皱了皱眉道:“若是有什么琐事,就吩咐摇光去办的。”

沐清漪明了,容瑾是在告诉她天阙城众人之中天枢的武功最高,天权应当是类似于谋士的存在。至于摇光…大约是没什么事情,纯粹的只占了个位置而已。至于为什么要保留下摇光这个几乎没有必要存在的位置,大概就是与容瑾为什么需要一个城主夫人的理由差不多了。

沐清漪淡淡的点了点头,浅笑道:“我初来乍到,以后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站在天枢之后明显更加开朗温和的青年男子笑道:“城主夫人在华国的手段可是让我等叹为观止,以后有什么事情还请夫人尽管吩咐就是了。”

另一个一直没有说话,却显得更加温文尔雅的男子也跟着点了点头笑道:“天璇说的不错,夫人尽管吩咐便是。属下天权。”如果不是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沐清漪几乎要以为这是一个儒雅温和的书生了。不过沐清漪同样也能清楚的感觉到,这大殿之中,出了摇光,就要数这个天权对她最有敌意了。

微微勾唇一笑,沐清漪笑道:“如此,我就不客气了。到时候就有劳天权了。”

天权儒雅的容颜顿时僵了一下,淡淡的点了点头。

见他们都认识完了,容瑾便有些不耐烦的起身拉着沐清漪要走,“清清,我带你去瞧瞧咱们住的地方。”

“表哥,你要跟她住在一起?!”摇光又惊又怒,尖声道:“就算她是未来的城主夫人,你们还没有大婚怎么可以住在一起?!”

“闭嘴!”容瑾不耐烦的道:“你若是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就称呼本公子城主!不然就从这里滚出去。”见城主对自家表妹都如此不客气,原本后面还想要说些什么的人们也纷纷缩了缩脖子将想要说的话吞了回去。他们只是担心天阙城的安危而已,既然城主如此信任这位未来的城主夫人,想必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他们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触了城主的逆鳞不是?

摇光被容瑾厉声的斥责吓得呆了一呆,秀美的眼眸中顿时盈满了泪光。她从小便在这天阙城中长大,容瑾做了城主之后更是高高在上宛如公主一般的存在,城里的人谁见了她不退让三分。如今却在大殿上被容瑾如此不客气的训斥,心中的难堪和委屈可见一斑。

沐清漪抬手轻轻拍了拍容瑾的手,淡淡道:“摇光姑娘说的没错,你那么大声做什么?”

“清清……”容瑾不满的叫道。

自己百般讨好却得不到一个好脸的表哥却对另一个女子言听计从,这样的刺激对摇光来说显然是有些不能接受的。后退了一步,狠狠地瞪了沐清漪一眼,含泪道:“谁要你假好心!”说完,幽怨的望了容瑾一眼便含泪奔了出去。

看着她泪奔而去的背影,天枢几个却暗暗松了口气。幸好她跑了,若是留在这里的话,说不定还要挨上城主两下呢。到时候他们可不一定难得住城主。

容瑾冷眼看着底下众人的神色,冷哼了一声道:“天枢天权,上次我离城之时告诉过你们整顿城中的事务,现在你们告诉我,没什么摇光还会出现在这里?”

天枢无奈的在心中苦笑了一下,什么整顿事务,分明是整顿摇光一个人。七星之中其他六人都是各司其职,唯独摇光虽然沾着天阙城七星的位置,实际上却根本做不了什么。只是梅家在天阙城举足轻重,又是城主的表妹,所以才一直保留着这个位置罢了。这两年,摇光越发的不知道分寸了,以城主六亲不认的个性,能容忍她到现在已经是不容易了。

“属下失职,还请城主降罪。”天枢也不辩驳,直接跪下请罪。

容瑾也不是当真不讲理的人,自然不会不知道天枢的为难之处,摆摆手道:“算了,此事我会亲自去跟外祖父和舅舅讲,你不必理会了。”

天枢松了口气,连忙道:“多谢城主。”

“瑾儿有什么事要亲自跟我讲?”天枢还没来得及起身,门外一个带笑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一个穿着褐色祥纹锦衣的中年男子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17.初见西越帝 下一章:119.执掌天阙城
热门: 假结婚后我带娃溜了[娱乐圈] 奇想,天动 我想独自美丽[快穿] 亡灵颂歌 弄潮(掌舵者) 四个影帝把我宠成顶流 特工在异世 青麟屑 另类间谍 乡村欲望:禁忌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