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九殿下的回礼

上一章:115.拒情 下一章:117.初见西越帝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青儿有些呆滞的跪坐在地上,望着已经闭上眼睛休息的容瑾,眼泪默默地流了出来。

她一直以为这么多年来她是唯一一个一直跟在王爷身边的丫头,至少在王爷的眼中他她是有一点点不同的。却不知道,原来在王爷的眼中她仅仅是对那个来历不明的顾流云一点点的冒犯也是罪该万死的。

殿下…殿下怎么可以这么的心狠……

无情皱着剑眉,冷眼望着眼前一脸哀怨的青儿,淡然道:“还不出去领罚。”对于这种看不清形势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人无情从来都不屑给予同情。

青儿咬了咬牙,终究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狠狠地瞪了无情一眼,转身出去了。

前面豫王府恢宏的大厅里,西越皇室的几个王爷都坐在厅里喝着侍女送上来的茶水眼中带着若有所思的意味。

虽然容瑾开府已经快一月有余,但是他们这些皇兄弟们却都是实打实的第一次驾临豫王府。只看这豫王府的摆设和面积,就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心生怨恨了。这其中自然又以身为皇长子的质王容璜为最。

容璜身为西越帝的长子,又是嫡子,原本应该是铁板钉钉的皇位第一继承人。但是西越帝早在数年前就已经明说过了,西越的太子之位,不立嫡,不立长,只选能。其实身嫡长子,这么多年都没能坐上太子之位,本身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容璜看着这面积比自己的质王府最少也要大一倍,装潢陈设更是丝毫不比宫中的差的模样,一张保养还算得宜的脸早就已经阴沉了下来。

其他的皇子心里自然也不怎么舒服,年纪最小的十一皇子容琪冷笑一声道:“父皇果然是最疼九哥了,这府里就是比起皇宫也丝毫不差了。”

“可不是么……”八皇子也跟着搭腔,怪声怪气的道。

坐在容璋下首的容琰打量着大厅里,淡淡道:“九弟府上的人倒是都乖巧的很。三哥,你说是不是?”虽然没有主人出来招待,但是从将他们引到大厅就做,到后面丫头上茶等等都是有条不紊的,丝毫没有他们之前听说的豫王府里乱成一团的模样。看来,这个新来的顾总管倒真是有几分本领。

“却是不错。”容璋依然是面带病容,听到容琰的问话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仿佛对此丝毫没有兴趣一般。

对于他这副模样容琰也早就习惯了,并不以为意。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倒是旁边的七皇子容琮嗤笑了一声,虽然没说话但是其中嘲讽的意味不言而喻。

“七弟。”容琰皱了皱眉,警告的扫了七皇子一眼。七皇子轻哼一声不再说话。

十一皇子有些不耐烦的道:“九哥这是什么意思?咱们亲自来探望他,他连个面都不见么?”

“十一弟,九弟病了。”容琰淡淡道。

十一皇子切了一声偏过头去也不再说话。

“顾总管来了。”外面传来一个侍女们行礼的声音。众人不由的齐齐的往门口望去。容瑾虽然没有什么实权,却是父皇最宠爱的皇子没有之一。所以只要是有心太子之位的皇子对他的关注就绝不会比任何人少。无论是拉拢还是防备,都是绝对有必要的。争夺嫡位,最终争得是什么?不过是圣宠二字罢了。

自然容瑾从外面带了一个来历不明的总管回来的事情也瞒不过众人。甚至连顾流云的来历也被翻了不少出来。只是无论他们如何翻来翻去,最多也只能查到是一个素来比较低调的大商户顾家的小公子罢了。倒是顾流云这个名字引起了容琰的一丝注意。但是总的来说,顾流云也只是引起他们的注意罢了,真要大动干戈还没那个价值。

之间门口白衫晃动,一个俊美的白衣少年已经站在了门口。逆着光的原因,并不能很清楚的看清少年的脸,但是只是在门口那样站着却已经给人一种清越出尘的感觉。

“在下顾流云,见过诸位王爷。”沐清漪缓步踏入大厅里,朝着众人微微拱手一礼。

抬起头来,众人这才看清,即使是在挑剔的人也不得不在心中赞一声好人品。原本以为容瑾那副容貌在男子中就已经算得上是极致的俊美的,但是眼前这少年竟是丝毫也不输给容瑾。因为年纪尚小一些,轮廓看上却甚至比容瑾更加精致几分,和容瑾无时无刻的都带着仿佛要伤人的锐气不同,这少年只让人觉得何须如风,却又坚韧如修竹。眉目俊美,言谈举止却是沉稳优雅,从容中又三分洒脱之意。

容琰紧紧的盯着站在厅中的少年,虽然有些改变但是容琰依然一眼就能够认出这少年的身份。一个多月前,还在华国京城跟着慕容熙和顾秀庭,翻云覆雨搅得整个华皇皇室鸡犬不宁却一直隐藏甚深的白衣少年——张清。

对上容琰打量的目光,沐清漪也不退避,只是从容的一笑道:“王爷卧病在床,不方便亲自出来招待诸位王爷,还请诸位奖海涵。”

“九哥当真病了?”十一皇子高声道,其实他也不是不相信容瑾病了,毕竟容瑾的身体一直都那样,只不过是闲着无聊故意想要找茬罢了。

沐清漪点头道:“这是自然,未能亲自出迎王爷也很是遗憾,待到王爷病好了,一定亲自上门谢过诸位王爷。”

众人不由得嘴角抽了抽,这位新来的顾总管绝对是不了解老九的为人才这么说的。容九皇子嚣张了这么多年,哪儿对兄弟们生出过半丝的愧疚和遗憾来着?他只会嫌弃他们送的东西不合情意,然后顺手扔出去而已。

沐清漪仿佛没看到众人的表情一般,依旧从容不迫的站着,笑容温文尔雅。

十皇子好奇的看着沐清漪扬眉道:“你当真是豫王府的总管?”

沐清漪低眉浅笑道:“这岂能玩笑?”

“但是…你还不满十六岁吧?”十皇子道,“这么年轻怎么会成为豫王府的总管?你是怎么认识九哥的?”

沐清漪笑道:“前几日在马市上碰巧遇到了九殿下,不觉十分投缘。九殿下诚心相邀,正好在下在皇城也要留些时日,便答应了。”

十皇子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你是说,你跟九哥才认识不到十天?”

“流云跟九殿下确实是刚认识不久,不过却是一见如故。”沐清漪淡淡道,顾流云跟容瑾确实是刚刚认识的,之前认识的都是沐清漪和张清。

“顾公子是华国人?”一直没有开口的容颜突然问道。

沐清漪并不惊讶,含笑道:“在下…家中在华国也有些产业,也算是华国人吧。”

容琰眯眼,淡淡道:“本王在华国京城见过一位少年,跟顾公子长得颇为相似。他跟九弟也是认识的,不知道顾公子可认识他?他姓张,名清。”

容琰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白衣少年,眼前叫顾流云的白衣少年跟张清至少有八分相似,容琰几乎可以肯定这绝对是同一个人。容瑾找一个来历不明的总管他不在意,但是如果是张清这样的人,他就不得不留意了。

“张清?”沐清漪淡淡一笑,摇头道:“端王恕罪,在下下不认识此人。”

“这么说,顾公子也不认识顾秀庭了?”容琰道。

沐清漪挑眉笑道:“这个么…秀庭公子当年名满华国,怎么会不认识?何况…在下也姓顾。”

对于华国这些皇子们虽然不了解全部至少也了解一个大概的,七皇子挑眉盯着顾流云道:“难不成,你还跟华国的顾家有什么关系?”

沐清漪坦然的点头笑道:“在下家中确实是和顾家有些关系。只是…几年前因为一些事情所以家中的产业大多转移到了西越。”

众人了然,几年前还能有什么事情,自然是顾家被冤枉的案子,当时确实是牵连了不少人。这少年竟然姓顾,就算不是顾家本家的人只怕也是旁支。若是那时候逃入西越也不以为意,顾家被华皇弄得近乎灭绝,自然也不用担心顾家人会再跟华国藕断丝连。

“四弟怎么对顾总管的身世有兴趣起来了?”二皇子容瑄看着容琰若有所思的道。

容琰一怔,淡淡笑道:“只是看到顾公子和那位张公子长得十分相似,如此兰芝玉树之姿,世间能有一个已经是罕见,何况是两个,一时好奇罢了。”

沐清漪笑道:“想必如在下这般模样的人,世间也不在少数。不过能得端王一赞,在下三生有幸。”

容琰皱了皱眉不再说话。这个顾流云态度太过坦然,就连眼神都没有丝毫破绽,仿佛他们当真是第一次见面一般。若不是容貌太过相似又太过巧合,容琰只怕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多疑了。

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他倒是越发好奇起这个九弟到底想要干什么来了。从华国带回这样的一个人,说容瑾没有什么图谋他是决计不会相信的。

在容琰的心中,现在最大的敌人绝不是容瑾,而是身为嫡长子的容璜和手握兵权的容瑄。如果容瑾当真如他所想的有了什么心思的话,倒也不失为一个可以拉拢的对象。

沐清漪站在厅中不卑不亢的陪着众王爷说话,众人虽然惊讶这还未及弱冠的少年竟然有如此气度和心性,却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不一会儿便起身告辞了。

“顾公子,本王那表弟前些日子劳烦公子了,本王还没谢过。”临走时,庄王容瑄突然开口道。

只是一瞬间沐清漪便明白了容瑄所说的是什么事,含笑道:“王爷客气了,在下与南宫颇为投缘,也不是什么大事。”

容瑄淡淡笑道:“一出手便是两万多两,怎会不是大事?表弟手上有些不方便,回头本王便让人将银票送过来,如何?”

沐清漪垂眸,淡然道:“王爷胡闹,还请庄王见谅。”这个容瑄显然也并不是只会舞刀弄剑的武夫,既然连她借钱给南宫羽的事情都知道,自然也不会不知道南宫羽被容瑾给坑了的事情。

容瑄微微蹙眉,看着眼前这风淡云轻的少年,一时有些拿不定她这话是在说容瑾挤兑南宫羽,害得他花了十万两买了一匹马的事,还是容瑾坑了南宫羽五万两银子的事情。这些事情原本容瑄自然不会在意的,容瑾爱胡闹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但是如果容瑾是针对南宫羽的话他就不得不关心,毕竟这世上没有人不知道南宫家跟他的关系。

好一会儿,容瑄才淡淡笑道:“顾总管客气了,九弟深得父皇宠爱,一惯的爱玩爱闹,本王怎么会怪罪。本王先走一步,转告九弟好好养病。”

沐清漪点头,恭敬的将人送出大门。看着一群穿着四爪龙纹锦衣的王孙贵胄若有所思的眼光,沐清漪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华国的那些皇子一个个勾心斗角不止,这西越的皇子也都不是省油灯。

等到容瑾病好了一些,沐清漪果真押着愤愤不平的豫王殿下挨家挨户的往各位王爷府中一一拜访回礼。一时间,众王爷皇子纷纷觉得受宠若惊,将人送走了之后还盯着桌上放着的回礼直皱眉头,仿佛那不是豫王府的贺礼,而是装着会要人命的毒药一般。

庄王府里,容瑄盯着桌上的礼盒剑眉紧蹙。他旁边坐着威风赫赫的建威大将军南宫绝,南宫家的长子南宫翼,以及一脸百无聊赖的南宫家次子南宫羽,还有六皇子容琤。碰巧六皇子府距离豫王府比较近,于是最先被刺激到的就是六皇子容琤。等到六皇子捧着让自己胆战心惊的礼物到与自己最亲厚的二哥府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向坚毅果决的二哥正对着礼盒发呆。

南宫羽不耐烦的轻嗤了一声道:“不就是一个回礼么?打开看看不就完了?”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人,无论再简单的事情也非要想出十七八个道理来不可。不就是一份回礼么,难道豫王还能在上面涂上一沾就死的毒药,把所有的皇子都给毒死?

南宫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扫了弟弟一眼,道:“豫王什么时候正儿八经送过谁回礼?唯一一次收到他礼物的人有多倒霉你忘了吧?”

三年前,五皇子三十整寿,非要挤兑九皇子送他贺礼。接过寿宴上当场收到一个巨大无比的礼盒,打开以后里面装着的却是一只玉盆种着的奇臭无比的巨大的奇怪花卉。参见宴会的宾客不堪其扰直接掩鼻奔了出去。即使如此,那诡异的味道也缭绕了五皇子府足足一月有余。之后五皇子进宫告状,父皇也只是淡淡一句九皇子年少轻狂便过去了,可怜五皇子一家整整一个月无家可归只能住在城外的别院。

一提起这件事,众人都不由得头皮一麻。看向桌上的礼盒的目光就更加的警惕了。

但是收了礼总不能连人家送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南宫绝轻哼了一声站起身来慢慢走了过去。众人连忙退开了几丈远,南宫大将军武功盖世,就算真有什么恶作剧应该也不会有事吧?

南宫绝掀开盖子,看到里面的东西却是一愣。

“父亲,怎么……”南宫翼担心的问道,难道真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南宫绝嘴角抽了抽,淡淡道:“没什么,过来看看吧。”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为过去一看果然是没什么。浅紫色云纹的礼盒里放着一对雕工精美的玉珏。旁边还放着一个小巧的檀木盒子,容瑄犹豫了一下伸手打开,里面却是装着整整齐齐十张五千两的银票。还有一封精致素雅的信笺。

容瑄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这俊挺秀逸的字迹绝不是自家九弟所写,果然最后落款是一个俊逸如风的顾字。信上表明那日在马市只是王爷的一时兴起跟南宫二公子开个玩笑,不想二公子当真是爱马之人,请庄王将银票转呈南宫家云云。也请南宫公子大人大量不要见怪。

容瑄神色有些复杂的将银票转交给南宫羽,叹了口气道:“九弟这一次倒是找了一个不错的总管。”以容瑄对容瑾的了解,他是绝对没有耐心挑什么礼物的,想必这些都是那位少年总管一手打理的。进退有据,书信往来也是十分得体,果真是个人才。

南宫羽有些无措的捧着手中的银票,神色也有些纠结。刚刚听说了流云做了豫王府的总管,他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的,但是现在…豫王最爱胡闹了,流云就算是总管只怕也是管不了的。何况,明明是他们先认识的,这事也怪不到流云身上。

南宫翼若有所思的凝眉道:“如此,二弟倒是可以跟顾流云多多交往一些。”无论九皇子本性如何,都改变不了他对陛下的影响力和陛下对他的宠爱。若是能够和九皇子打好关系,在陛下面前自然也会多几分颜面。虽然二皇子军功卓著,能力同样也不弱,但是上面有一个身为嫡长子的质王压着,将来怎么样实在是不好说。

南宫羽皱了皱眉,他虽然不愿参与这些事情却并不是真的不明白。自然是知道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若是断然拒绝的话他也是不远的,虽然跟流云只是相交不深,但是他却总觉得跟他十分投缘,是这皇城中他难得的想要深交的人物。

六皇子皱眉,想了想道:“二哥,九弟如今这般…是否也有了什么变化?”

容瑄挑眉,“六弟这话怎么说?”

众人齐齐望向容琤,容琤道:“父皇对九弟的宠爱自不必说。这些年父皇一直没有要九弟入朝办事,一是因为九弟的身体,二是九弟的性子实在是有些…现在九弟若是改好了,只怕朝中的局势……”

众人不由默然,以陛下对九皇子的宠爱,这些年却一直都没有给他实权,本身就有些奇怪。只是九皇子的身体和性格确实是不适合做什么正事。如果九皇子突然开始上进了,只怕陛下也会觉得老怀大慰吧?但是如果是这样,朝中的局势…只怕将有大变。

南宫翼把玩着折扇,一边道:“就算是如此,也没什么不好。九皇子入朝的晚,如今朝中势力已经基本上固定了。同样的,如今质王,王爷还有端王僵持不下,有个人进来搅局未尝不是好事。”

容瑄摇摇头道:“说这些还太早,要九弟当真入朝了才能算。倒是…九弟已经开衙建府,大婚的事情父皇只怕也要开始考虑了吧?”

将众人交换着眼神似乎在算计着什么,南宫羽皱眉道:“你们不是想要跟九皇子结亲吧?哪个姑娘受得了九皇子的性子?”

南宫翼笑道:“若真是如此,确实是大有可为。说起来五妹和七妹也到了适婚的年龄了。”

“你们真是疯了。”南宫羽道。他不反对联姻,权贵之间的结合本身就都是利益的结合。但是也不能明知道是送死还要将人送过去吧?九皇子年方十九还为大婚绝对不是因为他身体弱,而是因为他恶劣的性格使然,根本就没有姑娘敢嫁给他。

南宫绝挥挥手道:“这些事情咱们考虑的都太早了,没有陛下的旨意谁敢多说什么?”

南宫翼淡淡道:“九皇子若是当真有心入朝,就必定要选妃。”成家立业治国平天下,在世人的眼中,没有成婚的男子就还算不得是成年的男子,自然也就没有能力立业治国平天下。

容瑄望着桌上的一双玉珏,剑眉微微蹙起。总感觉…这皇城会有什么变化。

回礼,本身是一件非常寻常而且正常的事情。但是当这件事摊在了送不知道什么叫礼节的九皇子豫王身上是却顿时震惊皇城了。

九皇子殿下居然能够送出正常的回礼,并且还亲自上门回访每一家王府。难道九皇子殿下终于长大了么?只是…九皇子殿下的少年无知的时间未免太长了一点啊。

这些人默默的不知道在为谁欣慰的人们却不知道,豫王府里,他们以为已经长大了的九皇子又瞬间变小了。

“清清…你送那么多东西给他们干什么…还有那五万两银票,那是本公子给清清的零花钱……”有气无力的趴在桌上,从来只知道受礼不知道要送礼的九殿下感觉各种不适应。

沐清漪搁下笔,抬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很穷么?回礼是应有的礼貌,不回礼以后谁送你礼物?”

九爷得意非凡,“本公子从小打大送来不回礼,谁敢不送本公子?”

这种事情…很值的得意么?

完全不知道某人在得意什么的沐清漪无语的撇了撇唇角。不说话说回来,容九公子确实是挺穷的。翻了翻手里的账册,沐清漪一抬手将账册往他脑门上拍了过去。

容瑾一抬手账册便落到了手里,无辜的眨眼,“清清?”

“解释清楚,上面的钱都去哪儿了?”沐清漪淡然道。

“解释……”容九公子眼神儿漂浮,“什么解释?”

沐清漪冷笑,“别跟我说被你那些管事给坑了,十成里他们敢坑你一成就算胆子不错了。”说起来,性格恶劣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容九公子确实是从来不管账册,但是敢像顾家的管事那样坑人的却完全没有,当然这也是因为这些产业都是皇家的产业的原因。所以,即使手下人手脚不太干净,容瑾原本应该也不太穷的。

“梅妃娘娘留给你的产业,每年至少应该有七十万两的盈利,更不用说梅妃娘娘应该还留下了不少现银给你,还有这些年陛下的各种上次,各家皇子娘娘朝臣送的礼物。鉴于你从来不回礼的吝啬性格,保守估计你现在最少应该有…一千一百万两以上的身家。但是现在……”沐清漪挑眉冷笑,“王府内外所有的家当加起来竟然不足一百万两!”九皇子不是不知道回礼,是他真的太穷么,根本就回不起礼。除了那些各种铺子庄子不能动以外,整个王府真正能动用的银两居然不足十万两。这些年在寻常百姓看来就算是锦衣玉食也够一家子过两辈子了。但是对于这些皇子送个古董动辄万两来说,根本就不够看。

“清清…家里不是做官的么?怎么算账也这么厉害?”容瑾呆滞的道。

这些账册可是他亲自改出来的,就算最厉害的账房先生没有一两个月也休想算清楚。没想到还不到半个月,清清居然就已经算的一清二楚了。

沐清漪冷笑一声,端起手边的茶喝了一口,淡淡道:“我不反对王爷存零花钱。不过…你是不是将零花和正事给弄反了?还是,王爷…私底下还干了些什么不能见人的事情?”

一千万两能干些什么自然不必说,而且以梅家的家底只怕这还只是保守的估计。沐清漪很难想象容瑾在外面装疯卖傻的,私底下到底干了什么需要这么多钱。总不会私底下养了军队真想造西越帝的反吧?

“清清……”容九公子谄媚的叫道。

“嗯哼?”沐清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现在不能告诉清清。”容瑾小心翼翼的看着沐清漪。木清漪挑眉,浑不在意的道:“无所谓,下回九爷想要挪用银两的时候记得多给府里留点就行了,豫王府还要过日子呢。”

“清清怎么不问为什么不能告诉清清?”

沐清漪从善如流,“为什么不告诉我?”

容瑾笑眯眯道:“因为除非清清做了我的娘子,我才要告诉清清。”

“哦。”沐清漪点点头,皮笑肉不笑的道:“那你就憋在心里吧。”

“可是我想要告诉清清。”容瑾不悦的道。

“你想如何?”沐清漪挑眉,容瑾眼眸一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沐清漪,将她纤细的身体揽在怀中,笑容充满了贼兮兮的意味,“清清让我亲亲一下。”

说完,也不等沐清漪反应,直接就低头见微凉的薄唇贴了上去。

“容瑾!”沐清漪怒极,只是她的力气又怎么推得开容九公子。幸好容瑾并不想惹她生气,只是一脸餍足的砸吧了一下嘴唇笑道:“这算是咱们的定情之吻吧?清清以后要对本公子负责哦,本公子也会对清清负责的。这样…本公子就可以告诉清清了。”未婚妻也是妻嘛,当然可以共享一切秘密了。

沐清漪无奈的叹息,“容瑾,在你不需要我帮忙之前,我不会离开的。”所以你能别再玩这些粘人的把戏了么?

容瑾眨了眨眼睛,有些忧伤的垂下了眼眸。

“清清真的很讨厌我么?”

沐清漪摇摇头,她不讨厌他,只要了解这个人,容瑾绝不是一个会让人讨厌的人。她只是讨厌感情而已。

“清清不要离开我。”容瑾低声道。

“好。”沐清漪淡淡道,“那么……”

容瑾沉声道:“以后本公子不提王妃的事情了。”

沐清漪微微松了口气,点头道:“很好。”

“那么清清发誓,不会离开我。”容瑾道。

“好,在你不需要我相助之前,我不会离开你。”沐清漪认真的道。

容瑾满意的搂住她,将下巴枕在她肩头上道:“那就好。”那么,本公子绝不会有不需要你的时候,清清就一直留在本公子身边吧。王妃什么的,不过是个名号而已,总有一天,本公子的一切都会与清清分享的。

“过些日子,咱们去一个好玩儿的地方。”容瑾道。

沐清漪有些不自在的点了点头,她也不知道这样跟容瑾纠缠下去最后到底会怎么样。大哥的担心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身为女子想要纯粹的做什么,总是比男子更难。更重要的是,她…居然无法真正的拒绝容瑾。容瑾答应的这所谓的条件,不过是一个看似不错实则漏洞百出的借口罢了。

或许有一点…但是,绝对不是现在……

“启禀王爷,陛下召王爷和顾总管进宫。”门外,无情沉声禀告到。

容瑾半垂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寒芒,站起身来淡淡道:“本王知道了。”

------题外话------

那嘛…其实九爷不是不懂爱情,在他心中的爱情就是这样的。喜欢清清,想要一辈子在一起,不喜欢清清看重别人,想要保护清清,自己的一切都可以跟清清共享。他不是不懂爱情,他根本没想过什么样才算是爱情什么样不算。在他心里就是这样,他其实是不会表达而已。不够以后九爷会更加成熟的。九爷其实是一个骨子里跟正常人一直隔绝的孩纸,所以又不少事情他确实是不明白的。他也不会去弄明白,只会照着自己想要的走。

本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15.拒情 下一章:117.初见西越帝
热门: 夜夜夜惊魂(第3季) 轻狂 穿成校草的死对头[穿书] 藏地密码10神圣大结局 心理追凶:罪有应得 你们谁看见我的龙了 装穷 你就是馋我的兔子![娱乐圈] 第七感 小娇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