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石室中的秘密

上一章:113.顾总管的手段 下一章:115.拒情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看着罗管事被拖出去,花厅里一片寂然。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心中暗暗咂舌,这新来的总管看似年少稚嫩,不想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沐清漪岂会不知道这些人心中再腹诽些什么?只是漠然一笑,抬头目光淡淡的扫过众人道:“诸位管事,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一直沉默不语的外管事夏冬终于在众人的注目中站起身来,沉声道:“王管事和罗管事固然有错,但是顾总管的责罚是否太过了一些。他们都是为王爷效劳多年的老人了。”

此话一说,众人顿时心有戚戚眼。他们都是豫王府麾下的管事,谁手里没有一点半点不好交代的东西,自然也会担心王罗二人会是自己的前车之鉴。

沐清漪平静的打量着夏冬,三十出头的年纪就能够成为豫王府的外管事,而且似乎还隐隐是众管事之首,自然不会是没有本事的人。而且在她如此重罚之下还敢站出来,想来这人身上是没有什么能抓的把柄了。

“这话…夏管事是不赞同我的裁决了?”沐清漪问道。

夏冬平静的道:“总管一出手便夺人性命,未免有伤天和。属下实难赞同。”

“既然如此,刚刚你为何不劝?”沐清漪淡淡问道。

夏冬一愣,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来看向沐清漪。却见那白衣少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悠然问道:“夏管事竟然有此恻隐之心,方才为何不肯为那两人说半句话?若是下手再狠一些,那罗管事可能已经咽气了。夏管事这马后炮放得…真是让本总管叹为观止啊。”

“这…属下绝无此意。”夏冬咬牙道。,沐清漪笑道:“这么说,夏管事是赞同我的决定了?”

夏冬此时却是进退两难,只得沉着脸道:“自然一切都由总管定夺,属下不敢多言。”

“既然如此,那就闭嘴。”沐清漪的声音骤然一冷,神色如冰,“既然没有人有话说了,今天便到此为止。剩下的人,手下所管理的产业将会重新调整,明天我会通知你们。若是没事,便都退下吧。”

众人脸色又是一变,只是刚刚沐清漪立威太甚一时间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纷纷起身告退了。

“清清今天真是威风八面,让本公子大开眼界啊。”

沐清漪正坐在花厅里低眉沉思,不知什么时候容瑾已经放下了手中的账册从隔壁的书房走了过来。也不在意位置,直接在沐清漪下首的位置坐了下来,眼神中带着赞赏和一丝丝的痴迷。

他一直就知道,清清运筹帷幄杀气腾腾的模样远比温雅灵秀的大家闺秀模样更加的美丽动人。即使是穿着一身男装,那精致的眉宇间不经意绽放出来的美丽和气势也足以让任何人惊艳无比。

沐清漪抬起头来,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偌大的两个房间里已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看完了?”沐清漪挑眉笑道。

容瑾俊美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清清……”

“别清了,从今天开始,该王爷你办的事情,劳驾您…一样不少都给我办完!”沐清漪咬牙切齿道。她就没见过这么闲散的王爷,就是慕容安那么废材没用的货色也还要时常处理一些自己府上的事情,容九公子倒好完全是撒手不管。他以为太子之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

见她动怒了,容瑾也难得的坐直了身子,望着沐清漪轻叹了口气道:“清清,如果我能处理,又何必让你牵扯到这些事情历礼来呢?”

沐清漪一怔,望着容瑾道:“什么意思?”

容瑾苦笑,看着她问道:“清清来了也有好几天了。清清觉得这府中我能信任的人有哪些?”

沐清漪默然,容瑾的笑容更加苦涩起来道:“这偌大的王府,整个京城里最风光大概莫过于我这豫王府了。但是…就这府里,我真正能够信任的人…只有清清你,和无情无心而已了。”

“薛管事?”沐清漪有些惊讶,却没想到容瑾的情况居然会这么糟糕。容瑾淡淡道:“他不会害我。”

但是却不一定是完全忠于他的。

“你真的想当太子?”沐清漪认真的看着他问道。

“难道我是骗清清过来玩儿的么?”

沐清漪沉默了半晌,终于摇了摇头,诚恳的建议道:“不如你还是先去将西越的所有皇子都杀完了再说吧。这个可能比较容易一点。”

容瑾眨了下眼睛,无辜的望着沐清漪。

沐清漪面无表情的回看:她果然被容瑾给坑了。

一个皇子,想要登上太子之位需要什么?能力,名声,势力,军权,财富,还有帝王的信任。就算不能拥有全部,至少也要拥有其中的一项。而容九公子确是所有皇子中的奇葩,他什么都没有。皇帝对他是宠溺而不是信任,皇帝可以任由他胡作非为,任由他挥金如土,但是,却不会将太子之位交给他。

两个什么都没有的皇子和谋臣默默的无语了半晌,沐清漪揉了揉眉心道:“算了,慢慢来吧。至少…请殿下去向陛下求一个差事再说吧。”

“本皇子身体虚弱。”容瑾提醒道,见沐清漪神色不善,连忙补充道:“嗯,真是父皇和各位皇兄弟说的。”

沐清漪轻哼一声道:“药王谷主就在京城,想必…王爷还是有机会好转的。”

“药王谷主从来不给皇室中人看病。”容瑾提醒道。

“他一个月前才救了前华国六皇子现西越安顺郡王。”沐清漪淡然道。

“对了,你的武功……”沐清漪皱眉道。容瑾既然一直隐藏自己会武功的事情,自然是不能轻易暴露的,但莫问情可就未必看不出来了。容九公子不屑的轻哼,“如果连魏无忌,南宫绝和聂云,哥舒翰都看不出来,你凭什么觉得莫问情能够看出来?”

“是了,我都忘了你已经找了天下四大高手试验过了。”沐清漪满意的点头道,“很好,那么就麻烦王爷找个机会大病一场吧。最少是莫问情也在场的时候。”

书房里,两个同样有着天人之姿的绝世人物相视一笑,却让远在皇城另一个角落的药王谷主莫问情不经意的打了个寒战。

安顺郡王府

慕容煜一道西越西越帝便非常大方的册封他为安顺郡王。如此作为,果然是因为慕容煜贡献出了足以让皇帝满意的代价,同样的…现在只怕就是说破了嘴也不会有人相信慕容煜没有出卖华国了。

堂堂华国皇子居然出卖自己的国家换的郡王之位,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西越都狠狠地扇了华国一个大大的耳光。而华国刚刚折损了几乎所有的有能力的皇子的事情更加让西越帝无视了自己还有一个公主在华国的事情,将华皇的面子放在脚底下狠狠地踩。

郡王府里,慕容煜脸色难看的瞪着坐在跟前握着茶杯神色淡漠的莫问情,忍不住怒吼道:“我告诉过你,我绝对不会去什么药王谷的!”

“你会去的。”莫问情平静的看着他,淡定的陈述事实,“上次你服用的药,还有一半的解药要服。如果你不想下半辈子都当女人的话,最好乖乖跟我走。”

一提起上次的药,慕容煜本就铁青的脸色顿时彻底的黑了。如果从前有人告诉他有人有什么药能将男人变成女人的话,他绝对不会相信。但是经过了从华国到西越这一路的痛苦经历,他不得不信了。

其实那种药也并不是真的会将人变成女人,只是服用了那种药之后会仿佛练了缩骨功一般的身材四肢大幅缩短。容貌也随之变得更加的温和秀气,更加让慕容煜惊恐的是,他竟然发现路上整整大半个月他的胡须都完全没有长出来过。而这种药一旦不按时服用解药,或者使用次数更多,很可能就会永远也变不回来了。若是真的永远变成那样子,除了你自己谁还会相信你是男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救了本王本王很感激,但是那不代表你能够干涉本王的自由!”慕容煜咬牙切齿道。

他是在是不明白自己到底哪儿招惹这个煞星了,自从在华国救了他之后什么都不说就非要他跟他一起回什么药王谷,还说什么只要他呆在药王谷,保他一世平安?!

莫问情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沉声道:“我说了,我答应过一个人保你性命。我不想呆在外面,你自然要跟我一起回药王谷。”

“疯子!”慕容煜气结,因为他答应过什么人保他性命,他就要一身受制呆在那个什么药王谷不许出来?若是就这么躲进什么药王谷,那他跟死了有什么差别?

“你是想自己走还是我带你走?”莫问情问道。

慕容煜咬牙,看着莫问情冷笑道:“你说你答应了别人保护我?”

莫问情点头。

慕容煜扬眉道:“那好,我告诉你…你若是强行带我去什么药王谷,我立刻就自杀。”

莫问情不以为意,“你不会。你若是想死早就死了。”

慕容煜无话可说,半晌才终于有些忍无可忍的道:“不管是谁拜托你保护我,我不要你保护,这总可以了吧?”

莫问情凤眼微微一眯,隐隐透出一丝寒芒,“你确定?”

“什么意思?”慕容煜警惕的问道。

莫问情缓缓道:“你竟然不想要我保护,我之间救过你…那么,你就去死吧。”说完,便站起身来抬手想要结束慕容煜的性命。

慕容煜吓了一跳,连忙退的远远的,“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莫问情道:“跟我回药王谷,终身不出。”

“凭什么?!”慕容煜怒吼道,二十多年翩翩公子的风度荡然无存。

莫问情漫声道:“你心性阴损毒辣,人品卑劣。本没有资格让我救你,更不该再活在世上。但是…他临死前求我保你,你就不能再离开药王谷。”

慕容煜脸上已经没有什么表情了。阴损毒辣,人品卑劣,不该活在世上。这种话若是被人义愤填赝的骂出来慕容煜或许还没什么感觉,但是被莫问情这么毫无感情的说出来,慕容煜只觉得自己心里扭曲的已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如果不是他真的不是莫问情的对手,他早就冲上前去将眼前这个人戳几个窟窿了。

“谷主,属下求见。”就在慕容煜不知道要如何解决眼前的难题的时候,门外一个低沉的女声响起。

“进来。”莫问情完全没有这是在别人府中的自觉,平静的道。

一个穿着朱红衣衫的少女走了进来,有些好奇的看了看慕容煜对着慕容煜拱手禀告道:“启禀谷主,药王谷飞鸽传书。”

莫问情接过朱衣少女呈上的信,飞快的浏览了一边皱了皱眉道:“我要先回药王谷一趟。朱儿,你跟着他。”

叫朱儿的少女皱了皱眉,“谷主…是要朱儿保护安顺郡王么?”

莫问情冷漠的道:“不,如果他再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就杀了他。”

“是,谷主。”朱儿点头领命,眨着灵动的眼睛兴致勃勃的盯着慕容煜。

慕容煜大怒,在这对主仆的眼中仿佛他的性命是什么不值一提的东西一般随时可以夺取,“莫问情,你别太过分!”

莫问情只是随意的扫了他一眼,便转身出门去了。

朱儿看了看慕容煜,眼唇一笑道:“安顺郡王,你要小心一点哦。千万别再谷主回来之前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免得让奴婢为难。”

看着这主仆二人离去,慕容煜原本堪称俊美的容颜已经狰狞的扭曲起来,咬牙切齿的道:“莫问情…药王谷…本王不会放过你们的!”

“启禀王爷…端王府来使者,请王爷前去赴宴。”门外,下人战战兢兢的禀告道。

“滚!”慕容煜怒吼道。

“是、是…王爷息怒……”门外的下人吓了一跳,连忙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混账!”慕容煜一脚踢飞身边不远处的一个椅子,椅子撞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这几日慕容煜过的并不顺心,虽然西越帝封了他一个郡王的爵位,但是却没有给他哪怕半点权力。这虽然是原本就已经预料到了的事情,但是对于从前在华国呼风唤雨的恭王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难道…他真的必须要依附于某一个皇子么?慕容煜闭了闭眼,心中更将不知所踪的顾秀庭和慕容熙恨到了骨子里。

沐清漪新任豫王府的大总管并不怎么费劲,一来是身为王爷的容瑾不问缘由全然支持的态度,二是豫王府新立,这些管事和下人即使是想要抱团也还没成气候,被沐清漪一番雷霆手段的整治下来,顿时换了一个样子。

虽然京城里的各位皇子王爷也都早已经知道了豫王府多了一位少年总管的事情,却也并没有做什么表示。毕竟,总管在怎么重要也只是一个属下而已,以他们的身份自然不能去关心自家兄弟府里的一个属下如何,只是暗中命人打探一番自然是免不了的。

可惜沐清漪身边从不让人近身,除了无心和盈儿以外,其余所有的丫头仆役都只能在清宁轩里做一些粗使的活儿。至于容瑾的静心苑里虽然是处处漏洞,但是无奈容九公子的院子里实在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若以一干想要打探消息的人们纷纷铩羽而归。

“见过顾总管。”

静心苑里,沐清漪一进门便发现有些不对劲。往日里还人来人往的静心苑此时却是空荡荡的,一路行来连一个洒扫的丫头都没有看见。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丫头也是行色怱怱。

“这是怎么了?王爷在哪儿?”沐清漪蹙眉,淡淡问道。

那小丫头脸色发白,慌乱的看了沐清漪一眼道:“回总管,王爷…王爷病了。”

沐清漪心中一跳,她也连着见过几次容瑾发病的模样,期间的痛苦自然不言而喻。只是没想到今天居然又发作起来了,连忙快步往容瑾的房间的方向走去。

“哎呀,总管……”那小丫头连忙拦住沐清漪道:“总管,王爷…王爷发病起来可吓人了,你千万别过去啊。”虽然沐清漪这几天的凌厉手段吓到了不少人,但是对于这些底下的小丫头们来说对这个俊美的仿佛仙人一般的总管却还是很有好感的。不仅是因为顾总管长得好看,而且对人还十分亲切,从来不会无故责骂惩罚底下的人。

沐清漪浅浅一笑道:“谢谢你,不用担心,我过去看看。”

那小丫头俏脸一红,只得呆呆的看着她转身而去。

来到容瑾的房间门口,果然看到几个侍卫站在门口严阵以待,无情也站在不远处抱着剑靠着树干站着,只看神情就知道也不轻松。

“顾总管请留步。”沐清漪还没走到门口,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沐清漪微微蹙眉,看着眼前一身青衣的清秀少女,“这是做什么?”沐清漪并不爱往容瑾的院里跑,因为一般每天她才刚刚起身容瑾就已经自发自动的到清宁轩报到了。不过沐清漪还是记得,这个少女是容瑾身边的管事大丫头名唤青儿,据说是跟着容瑾一起长大的,因此在府中也还算有几分脸面。至少,短短半个月容瑾身边的大丫头差不多都换个个遍了她却能够呆上好几年。

但是,即使如此也不代表她区区一个管事的丫头可以挑战她身为总管的权威。

青儿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眼中不自觉的闪过一丝嫉妒。有些倨傲的扬起下巴道:“王爷现在不方便见人,顾总管先请回吧。等王爷想要见你的时候,自然会召见。”

从第一次见到开始青儿就不喜欢顾流云。但是她绝不会承认那是因为这个顾流云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即使他身为男子,但是那风姿那容貌却比这世上绝大多数的女子都更加好看。整个京城大概也只有王爷能够与之相媲美。每次看到顾流云和王爷站在一起,她就会生出一种莫名的惶恐。仿佛他们两个才应该是一起的人,而旁人都只会成为他们跟前不起眼的陪衬一般。

更不用说,她是除了无心和无情以外跟在王爷身边最久的人。但是王爷对顾流云的恩宠却厚的让她连嫉妒都觉得可笑。才认识没多久,王爷居然就派了无心保护他的安全,这个顾流云…绝对是个祸害!

沐清漪神色淡然的看着眼前一脸得意的望着她的青儿。心中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她实在是不明白眼前这个丫头对着身为“男子”的他露出如此嫉妒和挑衅的目光是为了什么。

“无情,王爷怎么了?”沐清漪问道。

无情沉声道:“启禀顾公子,王爷发病了。”

“无情!”青儿气得直跳脚,“你怎么可以将王爷的私事告诉别人?!”

无情面无表情的看着青儿道:“顾公子不是别人,王爷若是有什么事府中大小事情都由顾公子决断。”

“我能进去看看么?”沐清漪问道。

无情犹豫了一下道:“王爷这次发作的…有些厉害。”想了想,还是点头道:“公子千万小心一些。”

沐清漪点了点头,转身往房门口走去。

“站住!”青儿怒道,再一次跑到沐清漪跟前将他拦住,道:“没有王爷的准许,不许进去。”

“放肆。”沐清漪皱眉,有些不耐的盯着眼前一脸怒气腾腾的少女,漠然道:“我做什么事需要你一个小小的丫头来反对么?”

“你…你…我是王爷身边的贴身侍女!”青儿气红了脸。

沐清漪道:“是么,那就谨记你身为侍女的责任,别的事情别多嘴。开门。”

守在门口的侍卫看了看无情,无情点点头示意他们开门。侍卫这才恭敬的打开了房门,“顾公子,小心。”

沐清漪点了点头,踏步踏入房门。身后传来青儿怨毒的诅咒声,“你最好被王爷给杀了!”

随手关上房门,沐清漪皱了皱眉。容瑾的房间比想象中的更大,里里外外隔出来三间,最里面才是容瑾的卧室。

房间里不是传出一些奇怪的声响,因为有了无情的提醒沐清漪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小心翼翼的慢慢往里走去。同时开口唤道:“容瑾,你醒着么?”

里面的动静停了一下,显然里面的人是醒着的,但是却并没有应声。

“容瑾,是我。你听得见么?”沐清漪再次开口。能够让无情这么小心提醒,必然表示这此时的容瑾又一定的攻击性。沐清漪可不想倒霉成为误伤的对象。

许久,就在沐清漪以为他已经昏过去了时候,才听到容瑾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清清,进来……”

虚弱的声音让沐清漪心中一惊,连忙快步走了进去。房间里的景象却吓了沐清漪一跳。容瑾并不在自己的卧室里,沐清漪对着空荡荡的卧室凝眉半晌,环视着房间的每一处,终于在一个明显像是移动过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奇怪的像是机关的东西。

盯着那东西看了半晌,沐清漪才从袖袋中取出在华国的时候容瑾交给自己的那块据说是可以调动梅家的势力的玉佩放进了机关里的凹凸处。果然大小刚刚合适,轻轻往下一按,玉佩转动了一下发出沉重的声响。原本靠墙放着的柜子朝着另一边移了过去,露出一扇厚重的石门。

沐清漪小心的推开石门,里面的情景却让她吓了一跳。那个房间并不大,但是四面墙壁都是用最坚固的花岗石砌成的,里面除了一张床以外,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容瑾靠着墙倚坐在是墙上,几条铁链子将他的四肢都锁在了墙壁上,让他的行动只能被限制在那小小的一方天地里。

“容瑾!”

“清…清…”容瑾脸上的神色显然是极度的痛苦,但是那看起来并不粗的铁链也不知道是什么做成了,竟然让他那样的武功修为也动不了丝毫。更加让沐清漪震惊的是,容瑾往日里幽深漆黑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血红色,配上那苍白的脸色和散乱的发丝,就像是一个择人而噬的恶鬼一般。

“容瑾……”即使猜测到容瑾这一次发病可能不同寻常,但是沐清漪也没有想到会看到如此情形。心中不由得抽疼了一下,来不及细想便朝着容瑾走去。

“不要,不要过来…清清…”容瑾靠着墙壁,全身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就连那乌黑的发丝也被打湿了有些凌乱的贴在脸上。很显然,他也在极力的忍耐着什么。

“不要过来,清清。”容瑾摇头,艰难的道。锁住他双手的铁链被拉扯的咔咔作响,身下的石床上也满是斑斑的抓痕和血迹,再看看容瑾那双血迹斑斑的双手,很容易便能明白这些痕迹是怎么来的。

“容瑾…怎么会这样?”沐清漪咬牙,低声喃喃道。她一直以为容瑾的病只是会让他每次发病都疼痛无比然后身体虚弱而已。但是现在看起来,容瑾倒是一点儿都不虚弱。她毫不怀疑如果现在容瑾没有被锁住的话,他有力气破坏任何他看到的人事物。

“清清…唔…救我……”容瑾痛苦的望着站在门口的白衣少女,心中矛盾之极。既渴望他能够靠近自己,又明白一旦她真的靠近他肯定会伤害道她的。就是这种无法抉择的挣扎让他的脑海里仿佛被针扎了一样的一阵一阵的痛着,也让他的心情更加狂暴起来。

“啊啊?!放开我…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容瑾怒吼着,充血的双眸闪动着妖红的光芒。几条链子被他拉扯的绷得紧紧的,沐清漪甚至觉得只要再多用一点力气,那些帘子哈只怕就要断了。

“容瑾,你到底怎么了?”沐清漪焦急的喊道。

“痛…唔,清清,头痛…好想、好想杀人…血…不,清清…清清救我……”容瑾断断续续的说着没有丝毫的逻辑的话,不停地挣扎着想要扯断锁着自己的帘子。

看着眼前仿佛被汗水浸泡过的一般在痛苦中挣扎着的妖异男子,沐清漪不知怎么的只觉得眼睛一阵阵酸涩,一滴清泪不自觉的划出了眼角。

她救不了容瑾,她没有绝世武功可以靠近安慰他,她也没有绝顶的医术可以知道他现在到底是怎么了。她唯一能做的,只有站在这里看着他在痛苦中煎熬。

闭了闭眼,沐清漪转身往门外走去。

“清清…不要走……。”小小的石室里,容瑾的声音显得绝望而无力,“不要走,清清…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啊……”血红的双眸望着空荡荡的石室,一股无比冰冷的孤寂的感觉将痛苦中的容瑾包围了起来。心中极力压制的杀气也跟着无节制的疯狂涌动。都走了…没有人会留在他的身边的…杀了吧,把所有的人都杀掉…就再也不会这么痛苦了…

“不,清清…别走…”别离开我,一个人…好孤单好冷啊……

狂乱中,一丝清幽的琴声突然转进了他的脑海中。琴声清幽而平静,仿佛一阵淡淡的清风抚慰着他真正作痛的脑海。轻声中带着淡淡的暖意,让他冰冷幽暗的心中仿佛慢慢的也跟着升起了一丝淡淡的温暖。

容瑾有些茫然的抬起头,便看到石门旁边刚刚离开的人儿已经去而复返。她席地而坐,将一方古琴放在膝上素手轻轻地拨动着,古朴而平和的乐声从她的指间缓缓地流了出来。

“清清……”你没走么…你不怕我…清清……

沐清漪一边抚弄着琴弦,一边望着床上的容瑾,柔声道:“别怕,我会陪着你的。”

“清清…清清…”容瑾靠着墙闭上了眼睛,竭力的忍耐着又一波疯狂用来的痛楚和嗜血的冲动,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清幽的琴声上。

清心普善咒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13.顾总管的手段 下一章:115.拒情
热门: 暗杀1905 第2部 穿成炮灰哥儿后我嫁了反派 奇想,天动 第101次逃婚(下) 东宫 超时空男团 邪少药王 那个要渡我的和尚弯了 五大贼王5:身世谜图 斗破苍穹之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