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王府总管

上一章:111.循王容璋 下一章:113.顾总管的手段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京城李府

李家在这偌大的皇城中并不算什么特别显眼的存在,虽然李家的老爷掌管着顾氏名下的三间绣坊绸缎庄以及一家染坊,财产比起来可能比京城不少的商人还要多许多。但是这些毕竟并不是他自己的产业。他只是代为打理,替人做事的罢了。

古人有云:人心不足蛇吞象。最初或许李家的老爷还会因为得到这份体面又报酬不低的工作而欣喜。但是时间久了难免就会生出一些别的想法,比如说…他为了绣坊和绸缎庄兢兢业业辛苦劳作,但是最后赚的钱却都给了那个不知道到底在哪儿什么也没干过的东家。比如说,这几年眉娘不过是一个女流之辈,却以大管事的名义压在他们几个之上。

再比如说,当他第一次挪用绣坊的钱没有被发现,第二次也没有被发现的时候,有一天正在烦恼该怎么将亏空的银子补上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如果这些都变成了他的,他还需要补么?

顾家的产业庞大,他一个人自然是不行的。所以他一面联络了同样跟他一样掌管着不少产业的另一个管事周成,两人一拍即合。原本如果再给他们几年时间,他们未尝不可以将自己手中掌握的所有资产全部转移,改头换面成为自己的,到时候即使眉娘想要追究她一个女子又能如何?

但是谁知道半路里杀出个程咬金,就在他们暗暗自鸣得意的时候,突然冲出来一个顾家的小公子顾流云。而且这不过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看真的对付起来竟然比二三十岁在商场上打滚的老油条还要不好糊弄,才刚刚一照面周成就被弄进了监狱里。

既然如此,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李管事满脸戾色,在心中阴狠狠的道。

“李大哥,这到底行不行?怎么派出去的人还没有回来?”书房里,一个穿着贵气,满头珠玉的中年妇人一脸焦急的道。

李管事收敛了脸上的阴狠之色,满脸堆笑的道:“低眉莫要担心,不过是个刚刚到皇城的黄毛小子罢了,岂会有失手之理?只管安心等这边是,过两天周老弟便能从牢房里安安稳稳的出来了。”

这妇人正是被沐清漪投入大牢的管事周成的夫人。周夫人是周成成为顾家的管事之后才成婚所娶的妻子,自然不是寻常的乡野村姑。而是一个落魄了的秀才家的小家碧玉。也算是出自书香门第了,可惜早年的贫困生活让她比周成更爱钱。周成舍不得将他吞了顾家的财产还回来,她自然更加舍不得了。

周夫人皱了皱眉道:“不知怎么的,我总觉得眼皮直跳。”

李管事给她说的也有些心气浮躁,沉声道:“弟妹想多了,咱们还是静待好消息。这一次,一定要将顾流云那小子送去见阎王。”

“不错,咱们将黎儿和如兰送去侍候他,已经很给他面子了,他居然不识抬举。”说起这个,周夫人也是一脸怒气。她的女儿生的如花似玉,那个小子不识抬举也就罢了,还将女儿吓得大病一场如今还在家里躺着爬不起来。原本还想着那小子若是识趣,她也多个好女婿,那些产业便当成是黎儿的聘礼罢了,既然顾流云如此不识趣,那就怪不得他们了。

看着周夫人同仇敌该的模样,李管事眼底闪过一丝轻蔑的眼光。真是个蠢货!不过蠢货也有蠢货的好处,将来若是事情败落了,她就是最好的替罪羊。

“启禀老爷,门外有位公子来访。”门外,下人有些战战兢兢的道。

李管事并没有察觉下人的语气有什么不对,没好气的怒斥道:“混账!本老爷不是说了么,今天不见客!”

“但是……”下人哭丧着脸道:“但是那位公子说,您一定会将他的啊。”

李管事轻哼了一声道:“什么公子,爷倒要看看是什么了不得人物这么大的派头,他叫什么……”说话间,他狠狠地拉开了书房的大门,却在看到门外的人的瞬间所有的话都被堵在了龙喉咙里。

“顾…顾公子……”门前的庭院里沐清漪一身白衣如雪,平静的抬眼望着头顶湛蓝的天空。修长如玉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折扇,整个人带着一丝不经意的洒脱和冷然。

那李管事却是顿时吓得脸色发白,原本满是皱眉的额头上也生出了细细的汗珠,“公…公子,您怎么来了?”

沐清漪微微扬眉,淡然道:“怎么?李管事不欢迎?”

“不敢,不敢……。”李管事懦懦道,陪着笑请沐清漪和无心进去。心中一面暗暗盘算,这顾流云出现在这里,显然他派去的那些人失手了。那么顾流云到底知道多少呢?若不是知道了什么,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带着人跑到这里来吧?想到这里,看向沐清漪的眸光不经意的便带上了一丝杀意。但是在接触到无心冷漠无情的眸光之后又化作了一头的冷汗。

“公子,里面请。”

沐清漪似笑非笑的看了李管事一眼,带着无心走进了书房。进了书房,一照面便看到了还坐在里面的周夫人。书房本就没有多大的地方,周夫人想要躲也没地方躲,只得硬着头皮迎了上来道:“这位……”

“这位是顾公子……”李管事暗暗使了个眼色,抢先一步介绍到。回头又跟沐清漪陪笑道:“公子,这位是…周老弟的夫人,因为周老弟的事情她来拜托我帮忙……。”

那周夫人也不是不只是无知少女,一听便明白了李管事的意思。立刻往地上一跪,哀哀凄凄的哭泣道:“公子…我们老爷已经知道错了,求公子在给他一个机会吧。老爷为顾家效力了一辈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求公子放过他吧。妾身就是结草衔环也会报答公子的恩德……。”

“结草衔环?”沐清漪低沉温和的声音在书房里淡淡的香气,淡笑道:“周夫人不是嫌弃流云不知抬举么?周夫人结草衔环流云只怕受用不了。”

书房里,两人都是一愣。没想到,顾流云竟然早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李管事猛的站起身来,还没来得及动作,一柄明晃晃的宝剑便见到了他的脖子上,无心冷冷的盯着他道:“别动。”

一滴大大的汗珠从李管事的额头划过。李管事勉力挤出了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道:“公子…这,这都是误会……。”

“不会?怎么说?”沐清漪笑问。

“这……”李管事脑子转的飞快,却怎么也想不出要怎么将自己从现在的困境中拉出去。顾流云都能找到他家里来了,肯定就知道不少事情,刚刚有听到了他跟周夫人的对话,他还能如何辩解?

“看来是没有话说了。”沐清漪淡然道:“我给过你们机会,李管事今日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我很失望。今后如何处置,想必李管事都没有怨言了吧?”

李管事有些艰难的张了张嘴,对着明晃晃的长剑终究还是什么也说不出来,颓然的低下了头。

周夫人愣了半晌,终究还是双腿一软砰的一下坐倒在了地上。

沐清漪并没有送李管事去大牢,当天晚上李管事在自己的书房里自尽而死。消息一传出,顾家麾下的管事们对这位年少的公子顿时就大为改观了。

不过短短几天,两位管事以为投入大牢,今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出来,以为干脆就连性命都没有了。显然他们这位新主子虽然年纪小,模样俊秀,却并不是被娇养在豪门大院没见过世面的小少爷。不仅有手段,而且还下得了手。一时间,所有的管事们立刻都变得老老实实的,该改账册的改账册,该填补漏洞的填补漏洞。

等到沐清漪基本理清了这一切,冯止水也带着盈儿赶到了皇城。看到原本听眉娘说的不太好的局面已经被沐清漪打理的井井有条,冯止水对这位接手了顾家的一切的小姐更多了几分拜服。小姐的手段在华国京城的时候他早就已经见识过了,只是没想到小姐不仅精于谋略,就连商场上的本事也十分了得。只怕即使接手的是大公子本人,也未必会做的更好了。

当初对于大公子不愿意接手顾家冯止水并非没有丝毫微词,但是现在看来或许大公子才是对的。大公子对功名利禄或者说是俗世羁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留恋,接受了顾家只怕也是勉力而为罢了。

“属下来迟,辛苦小姐了。”书房里,挥退了外人,只余下沐清漪冯止水无心和盈儿四人,冯止水方才恭敬的一拜,俯身请罪。

沐清漪连忙扶住他道:“冯先生这是做什么?先生在华国为我们善后,才是辛苦先生了。”

冯止水连道不敢,沐清漪含笑摇头道:“此处没有外人,先生还是坐下说话吧。”

“多谢小姐。”冯止水谢道。

沐清漪想了想,道:“以后…先生还是称呼我公子吧。”冯止水微微蹙眉,有些不赞同的道:“公子当真已经决定了要卷入西越皇室的争斗之中?”

冯止水这些年一直掌管着偌大的顾家产业,又是顾牧言最信任的心腹,许多事情沐清漪自然也不瞒他。对于沐清漪卷入西越皇室斗争之中,冯止水是不赞成的。无论怎么说,小姐都还是个女儿家,以小姐只能定然能让顾家更上一层楼,将来再成了家寻一个好夫君嫁了,无论如何也比冒着生命危险的去辅佐一个根本就毫无优势的皇子争夺皇位要强得多。

沐清漪平静的点头道:“既然已经答应了,自然是言出无悔。”

冯止水有些担忧的看着沐清漪道:“可是公子已经……”小姐已经十六岁了啊,夺嫡之事又岂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若是耽搁上几年,小姐的将来……

沐清漪莞尔笑道:“我知道冯先生是为了我好,这些我心中都已经有数了。以后必定事务繁多,还要先生助我。”

见她心意已定,冯止水也不再苦劝,只得恭敬的应道:“属下份内之事。”

说完了此时,沐清漪方才问起顾秀庭和慕容熙的消息。冯止水道:“来的路上属下确实收到过公子和慕容公子的消息。大公子说他们安全无虞,不过还有些事情暂时不能到西越来与公子会面,请公子不要为他们担忧。”

“当真如此?”沐清漪蹙眉,总觉得有些不放心。大哥不会武功,表哥虽然伸手不弱却身体虚弱,这两个人出门在外总是让人有些不放心的。

冯止水点头道:“属下亲自问过下面收信的人,是大公子亲自去交代的,当时大公子和慕容公子一切都好,并没有什么不妥。”

沐清漪点点头道:“那就好,若是大哥和表哥再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我。”

“属下明白。公子…这两天便要去豫王府?”冯止水问道。沐清漪有些无奈的点头道:“不错。”已经拖延了好几天,再不过去某人只怕又要闹腾了。

“小…呃,公子,那盈儿呢,盈儿也要跟着公子。”盈儿眨着灵动的眼睛眼巴巴的道。

沐清漪看了看一脸期待的盈儿,笑道:“也好,我身边也确实离不了盈儿呢。”

盈儿欢喜的点点头,还不忘得意的朝无心扬了扬下巴,“盈儿一定乖乖听公子的吩咐。”

“除了端茶倒水,铺床叠被,你还能帮公子做什么?”无心面无表情的道。

“你!”盈儿顿时睁大了眼睛,狠狠地瞪着无心咬牙道:“至少我还能帮公子端茶倒水,铺床叠被,你每天跟着公子跟前跟后的还不是什么都不会做!”

无心挑了挑眉没说话,不屑的意味不言而喻。

“你……”

“盈儿!”冯止水头疼的抚额,盈儿年幼丧母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娘的将女儿拉扯大。难道没有娘亲教养当真是不行么,他可没教过女儿这么的刁蛮模样。

沐清漪淡淡一笑,抬手阻止了冯止水,笑道:“无妨,他们闹着玩儿呢。”

冯止水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这丫头胡闹的很,还请公子多多海涵。”

“无妨,盈儿很好。”沐清漪笑道。

第二天一早,沐清漪只带着盈儿和无心二人便光明正大的登上了新落成的豫王府的大门。

此时的豫王府里却是一片哀鸿遍野。一大早整个王府就已经是鸡飞狗跳,虽然已经不是第一天这样了,但是大多数的人们还是感觉无法适应。

九皇子在宫里被陛下宠得无法无天,偏偏他还身体虚弱稍不顺意就要大病一场,府里侍候的人们哪一个不是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但是这位王爷可不是你小心就能够伺候好的。

昨天一早,王爷身边侍候的大丫头四个被认出来三个,每人赏了使绊子。一个个娇滴滴的姑娘家被打得连叫都叫不出来。前天早上,王爷吃饭吃了一半掀了桌子,整个厨房里从掌勺的厨子到烧火的丫头,一个没跑了通通挨罚。

今天早上,众人战战兢兢的侍候着主子,好不容易挺过去了什么事都没发生。到了最后,一个上茶的丫头显现将水倒在了王爷的身上,自然又免不了一阵闹腾,那笨手笨脚的丫头被打了一顿直接给扔出了府外。但是那丫头本是陛下赐给王爷的下人中的一户,一家子老小都在府中做事。那丫头的娘没眼色居然闹到了王爷跟前,这还了得,若不是管家拦着只怕那一家子都要活不了了。

“王爷……”管家站在容瑾跟前,一边抹着汗一边用那有些尖细的声音犹犹豫豫的道。

容瑾歪在椅子里,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斜睨了他一眼道:“有话直说。”

管家叹了口气,道:“我的王爷啊,这些人虽说都是下人,不过到底也是陛下赏赐的。您用的不顺手骂就骂了,打就打了,可是若真是杀了他们,被有心人传到陛下那里,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这管家本事宫中的太监,从容瑾小时候就一直伺候着他。十几年过去了也一直没有被换掉,因此在容瑾跟前也还有几分面子。容瑾这次出宫建府懒得找管事就顺手将他带出来了。但是按西越的规矩,太监是不能插手外面的事务的,因此他也只能做个内务管家。

容瑾轻哼一声道:“难道还要本王去牵就他们?”

管家叹了口气道:“王爷不喜欢他们,回头寻个理由换掉就是了。”

“随便吧。”容瑾懒懒的挥挥手道:“别让他们出现在本王面前,不然…本王一个个弄死他们!”说话间,阴测测的寒意毕露。管家无奈的叹了口气,要这个小主子收敛脾气是不成了,他还是快些想法子将人给换了吧。

“启禀王爷,外面有位公子求见。”

容瑾眼睛微亮,抬眸淡然道:“哪个公子?”

“那位公子说是姓顾的,应王爷之邀而来。”

容瑾立刻站起身来,匆匆往外面走去,“请他进…算了,本王亲自去!”

“这…”管家惊讶与自家小主子居然会如此礼遇一个人,“这位顾公子是…。”谁啊?看着一阵风一般的离去的容瑾,管家默默地咽回了肚子里。

“清清……”沐清漪被府里的管事带着往王府里走去。一路行来,看得出来西越帝对容瑾确实是不错,整个王府不仅面积大,规格也远在普通的王府之上。府中的景致更是美不胜收,说是王府却都能比得上一座皇家园林了。

容瑾一阵风一般的卷到了沐清漪面前,满脸欢欣的拉起沐清漪的手笑道:“清清你终于来了。”完全不顾拎着沐清漪进来的管事如何的惊愕,脸上的笑容明亮的让人怀疑九皇子是不是被人给掉包了。

“九公子……”沐清漪无奈的拉开容瑾拉着自己的手,她可不想穿着男装过来还要被人怀疑以色事人。

容瑾淡淡的瞥了那一脸呆滞的管事一眼,对方顿时觉得背脊一凉,十分识趣的悄悄遁了。

“清清你终于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容瑾笑眯眯的道。沐清漪无奈的声音一声,咬牙切齿道:“九爷,你还记不记得我是来干什么的?!”

容瑾委屈的撇撇嘴道:“清清这么认真做什么?好吧,清清跟我走。”

“我叫顾流云,字子清。劳驾王爷叫我流云或者子清就可以了。”清清什么的,私底下还能够忍受。当真外人的面如此口无遮拦,沐清漪担心自己总有一天会想要弑主。

“清…呃子清,这样叫着多生疏啊。”容瑾不满。

“我们本来就不熟,谢谢。”沐清漪毫不留情的道。

容瑾还想要说什么,奈何他们已经到了前院的书房所在的院落了,只得不甘的将还没说完的话吞了回去。

院子里,王府里的内外管事们早已经候着了。整个王府面积颇大,容瑾出宫的时候西越帝的赏赐也不少,所以管事也不少。内外管事男男女女加起来足足有二三十人。

这些人都是突然接到王爷的命令匆匆赶来的,正在猜疑着王爷突然召集他们做什么的时候,毕竟这些日子王爷表现的对府里府外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每天除了发脾气就是准备发脾气,此时看到王爷神色愉悦的带着一个白衣少年走进来,不由得都是一愣。

“见过王爷。”众人起身行礼。

容瑾神色漠然,一挥手道:“起来吧。”走到最前方的椅子里坐下,又指了指旁边空着的椅子道:“清…子清坐吧。”

在众人惊愕的神色中,沐清漪有些无奈的走过去坐了下来。

容瑾仿佛丝毫没有看到下属震惊的神色,淡然道:“这是顾公子,顾流云。从今天起,他就是王府的大总管。王府里任何事情他都可以处理,他说的话,就是本王的意思。你们…明白?”

院子里一时间寂静无声,所有的人都是一脸空白的望着前方看上去比自家王爷长得还要精致三分的白衣少年。那一身看似寻常的白衣与自家王爷黑色云纹锦衣看上去竟是十分的和谐。

“王爷不妥。”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回过神来,连忙出声道。

“不妥?”容瑾挑眉,眯眼看着那中年男子问道:“你是哪根葱儿,跟本王说不妥?”

那中年男子脸上不由得一阵青,咬牙道:“属下豫王府外管事夏冬。”

“哦?说说看,有何不妥?”容瑾问道。

那夏管事道:“这顾流云来历不明不说,而且年纪尚有,怎么能担得起豫王府总管一职?”

容瑾不屑的笑道:“本王觉得他担得起,他就担得起。明白么?王府是本王的,本王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

夏管事气得顿足,“王爷怎可如此?属下忠言逆耳,还请王爷慎重三思。”

另一边一个看似精明的中年妇女也站出来,道:“夏管事说的是,请王爷三思才是。这位顾公子年纪尚小,怎么管的来王府里这么多的事情。”

容瑾懒懒的拖着下巴道:“区区王府能有什么事儿?子清是本王刚交的好友,本王亲自请他来做王府的管事的,有什么问题?何况…子清管不过来不是还有你们么?难道你们都是吃白饭的?”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王爷竟将一个刚刚认识的人请来做王府的总管,这简直就是儿戏之极。就算王爷无心嫡位之争,但是总还是一个王爷皇子,岂可如此草率。虽然九皇子任性妄为之名早已经名震皇城,但是众人还是不由得觉得下限再一次被刷到了。

“顾公子,公子觉得你能胜任王府的总管么?”那夏冬咬牙问道。

沐清漪秀眉微挑,淡淡道:“既然王爷诚心相邀,试试何妨?何况,在下也没有打算一辈子在这里做总管。一年半载之后说不定有了去处就走了呢。想必也耽误不了王府什么事儿。”

闻言众人又是一阵气闷,旁边的容九公子俊眸微眯,紧紧的盯着对面侃侃而谈的沐清漪。

沐清漪悠然的笑道:“所以,以后…还请各位担待了。”言下之意,不管他做不做得了总管,这豫王府总管之位他都坐定了。

“胡闹!简直是胡闹!”夏冬忍不住怒斥道。众人看向沐清漪的目光也更多了几分轻视的以为。这顾流云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除了那张脸长得实在是俊俏的很以外,当真是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而九王爷素来喜爱美色,只怕是……

看着众人脸上只差没写着狐媚二字的愤怒表情,沐清漪没好气的斜了容瑾一眼。容九公子却是丝毫也不以为意,懒懒的打了个呵欠道:“本王要说的事情就是这些,总之…以后府里有什么事都跟顾总管禀告,没事别拿那些鸡毛蒜破的破事来烦本王。,明白了么?”

“王爷,此事万万不可,请王爷三思!”夏冬咚地一声跪倒在地,沉声劝道。总管掌握着整个王府大权,在王妃未立之前地位仅次于王爷。这样的重要职位怎么能够交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来历不明的小子?何况……

其他人各自对望了一眼,也纷纷跪地相劝。无论是为了忠心也好,或者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也好。顾流云这个突然空降而来的总管显然是让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的。

容瑾皱眉,眉宇间隐隐有了几分不耐烦的神色。危险的盯着众人道:“本王是豫王还是你们是?”

“这…自然是王爷才是。”

“既然如此,本王的决定你们有什么不满的?”容瑾沉声道。

“属下等也是为了王府着想,请王爷三思啊。”

容瑾冷笑一声道:“不用三思,本王已经四思五思过了。从今天起顾流云就是王府的总管。谁还有意见就给本王滚出王府去,谁在多嘴…别怪本王心狠手辣。对了…本王可没有什么法不责众的规矩,大不了本王再请父皇换一批管事就是了。哼!”

说完,容瑾站起身来直接拉起沐清漪就往里间走去。丝毫不留会身后还跪了一地的管事们。

看着容瑾含怒而去,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王爷显然是铁了心要让这个顾流云做王府的总管了。而且,容瑾的性格他们也都明白,当真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夏管事,这…这顾流云到底是什么人啊?”身边的人纷纷问道。原本夏冬是最有希望成为豫王府总管的人,但是当初他们被赏赐给豫王的时候,王爷却并没有决定谁做总管。王府总管一职就一直这么空着,横竖豫王府也没有什么大事,倒也没有什么不便。现在突然出现一个无名的小子做大总管,众人自然是不服的。

夏冬脸色有些不好看,却只是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没听说王爷有这么一个朋友。”

夏管事说的太客气了,王爷根本就没有朋友。

其中一人道:“看这顾公子的模样,也不像是皇城人。”京城里,若是有这么一个俊美超群的人物,就算家世平平只怕也早就名扬皇城了。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赞同,他们也确实没听说过有顾流云这么一个人物。

“难不成,真是王爷刚刚认识的?”

若真是如此,王爷还当真是胡闹的够了。

“咱们该如何丝毫?难道真的就这么认了那小子做王府的总管?”

“不认了又能如何?王爷的手段你又不是没见过。”

“说的也是,不认了又能如何?”有人无奈的叹道,只是跟着这样的一个皇子,人生真的还有希望么?

夏冬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跟前书房紧闭的大门,沉声道:“他既然敢接下这个差事,总要有几分本事才是。若是不行,就算王爷保他,他自己也会走的。”

众人一愣,不由得交换了一个意会的眼神。夏冬说的没错,总管可不是没事喝茶聊天逛园子的闲职。若是没有几分本事,每天只是那些琐事就能将人给逼疯。既然这姓顾的小子敢揽下这个才是,也要让他们看看他的本事才行。若是没那个金刚钻,既趁早别揽那个瓷器活儿。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11.循王容璋 下一章:113.顾总管的手段
热门: 一份不适合女人的工作 我用医术拯救星际 鉴罪者 鱼龙变 我总在春天想起你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4:决战冥王圣殿 穿成虐文男配[穿书] 二律背反的诅咒 最散仙 土匪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