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循王容璋

上一章:110.损人不利己的九爷 下一章:112.王府总管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宝马配名将,真是恭喜南宫公子啊。”看着一脸菜色的南宫羽,容九公子心情愉悦的笑道:“本王也盼着南宫公子将来能够骑着此马纵横沙场,所向披靡。”

南宫羽原本英挺的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笑意,有些愧疚的看向沐清漪道:“流云,那个…我大概要晚一些才能还你钱呢。”说来也是羞愧,堂堂建威将军府的二公子,居然问第一次见面的朋友借钱,还还不起。南宫羽有些围悲伤的看着那匹将要属于自己的雪花骢,未来两三年他大概都只能吃糠咽菜过日子了。

“没关系,我暂时不会离开皇城。南宫什么时候方便了再说吧,咱们不是朋友么?”沐清漪更加羞愧,她绝对不敢说出南宫羽会如此倒霉花了原定价钱两倍买了一匹马,有八成的原因都是因为她而被某人迁怒了。

“多谢流云,我……”南宫羽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不能陪流云玩儿了,还要去筹马钱呢。其实以南宫羽的家世他如果想要的话,十万两也不是拿不出来。只是这其中又牵扯到许多的是是非非,南宫羽为人素来光明正大,并不愿与朝堂上的是是非非搅在一起,宁愿自己的日子过的拮据一些。如今为了这批爱马,也只能厚着脸皮去跟自家大哥和老爹借钱了。

沐清漪也知道南宫羽的尴尬,含笑道:“南宫尽管去忙便是,我还想四处逛逛,有空咱们在一起出来喝茶?”

南宫羽点头笑道:“好,下次我请流云喝酒。流云有什么事可以派人到建威将军府找我。”

沐清漪含笑应下,目送了南宫羽去和那马匹的老板私下商量怎么付账的问题。淡淡的睨了一眼显然心情舒畅的某人一眼,转身走出了马市。

“清清……”容瑾巴巴的跟在后面叫道。两人的外表都太引人注目了,沐清漪还好她初到京城也没什么身份地位。但是容瑾却不一样,这样的两个人便是不做什么也要吸引无数人的目光,更不用说容瑾还眼巴巴的跟在沐清漪身后。沐清漪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拉起容瑾闪进了路边一处不起眼的酒楼里。

找了一间厢房坐下,沐清漪才看着容瑾问道:“九公子今天玩儿的高兴?”

容瑾嗯哼一声,幽怨的望着沐清漪,“清清好狠心,来皇城这么多天,居然都不肯来看看本公子。亏人家还心心念念的瞪着清清,清清居然去跟南宫羽那个傻小子玩儿……”

“南宫羽跟你比起来确实是不够聪明,坑了人家你就那么高兴?对你有什么益处么?”沐清漪没好气的道。有一种人专门干那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容九公子显然就是其中翘楚。

容瑾哼哼,道:“谁说没有益处?何况,本公子高兴就是最大的益处。谁让那傻小子让本公子不高兴的。”

傻小子?南宫羽怎么看也比你要年长好几岁吧?

懒得再南宫羽的事情上跟他胡扯,沐清漪抬眼道:“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容瑾不悦,“没事就不能找你么?清清,本公子以为你到了西越会直接来我府里一起住。我好不容易才想法子搬出宫来的。”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道:“无缘无故的,我要怎么跑到你府里去住?”

容瑾眼睛闪闪发亮,“你做了本公子的王妃,不久可以在府里住了么?我立刻进宫去求旨意,娶你做豫王妃。”

沐清漪毫不留情的将他靠近的俊脸推到一边,冷笑道:“所以,九公子打算娶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当王妃?还是说…之前九公子所谓的需要谋士只是说说而已?你只是需要一个皮相配得上你这张脸的女人?”

容瑾顿时垮下了脸来,现在他明白了要清清答应嫁给他其实远比让清清答应辅佐他争太子之位要难得多。同时也不得不暗暗庆幸当初他开口要求的是清清辅佐他而不是做他的王妃,不然的话只怕清清还不肯来西越呢。不过没关系,既然已经到了西越了,清清就是本公子一个人的了。

“既然清清也承认你是本公子的谋士了,不是更应该住到府里,好方便本公子随时请教么?哪儿有谋士住的大老远的,见个面还要拐几道玩儿的啊。”容瑾立刻打蛇随棍上,笑眯眯的道。

对他如此轻而易举的放弃了关于王妃的话题有些微的惊讶,沐清漪也难得心情愉悦的点头应道:“等冯先生过来接手了西越的产业,我就过去。可好?”

其实他们都很清楚,别说沐清漪不愿意做什么豫王妃,就是她真的同意了一时半刻也无法实现。容瑾就算在纨绔不羁也还是一个西越皇子,娶妻的事情哪里是他自己说了算的了的。就算是再不挑也不可能娶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

容瑾能如此轻易的放弃,也让沐清漪更加满意了一些。至少还有一点打算争太子之位的样子。若是容瑾当真是不管不顾的非要干什么不可,作为豫王府未来的幕僚和谋士,沐清漪才要感到失望。

得到她的承诺,容瑾俊美的容颜顿时笑逐颜开。那明晃晃的笑颜险些幌花了沐清漪的眼,不由得在心中暗骂了一声妖孽。

“清清最好了,本公子一定会为清清准备好院落的,清清一定会喜欢的。”容瑾笑容满面的道,若是让外面的人们看到,恶名昭彰的九皇子豫王殿下居然会有如此纯粹的笑容,必定会吓落一地的下巴。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容九公子终于又心情谈正事了。看着沐清漪道:“慕容煜清清有什么打算?”

沐清漪挑眉道:“他现在是西越帝亲封的安顺郡王,就算是为了西越皇族的威信西越帝也要保他一阵子,我能奈他如何?”

容瑾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笑看着沐清漪道:“我可不相信清清真的就一点打算都没有,就这么放慕容煜逍遥快活。听说慕容煜可是要去平湖郡主了哟。”

“平湖郡主么?娶了也没什么不好啊。”沐清漪不以为意,平湖郡主那个脾气,娶了她到底是谁倒霉还真不好说。何况,如今慕容煜初到西越,明眼人都明白他肯定是站在端王这边的,但是如果他娶了质王的女儿,以后可就不好说了。另一方面,慕容煜跟着容琰来西越还真不是什么好打算,虽然当时的情况也容不得他选择了。以西越帝容慕天的脾气,根本就不会重要他更不会信任他。只要西越帝在位一天,当个无权无势徒有其名的王爷就是慕容煜这辈子的归宿了。

听了沐清漪的分析,容瑾抬起头来望着她的眼眸更加的明亮了起来,“哦?清清觉得父皇不会信任慕容煜?”

沐清漪淡淡道:“如果是九公子处在那个位置上,你会信任慕容煜么?”

容瑾眼眸一眯,冷身道:“本公子会立刻杀了慕容煜。”敢为了权势叛国的人,就没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今天慕容煜能背叛华国,明天就可以背叛西越。

“西越帝也会,只不过他显然没有九公子你这么着急而已。”喝着杯中的青茗,沐清漪平静的笑道。

容慕天那样的性格,连自己的皇子臣子都下得了手,更何况是一个别国来投奔的落魄皇子。身为上位者必定是最讨厌背叛的人。慕容煜背叛了华国,在西越帝那里就注定了永远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莫问情也来了皇城,听说…清清跟他已经认识了?”容瑾望着沐清漪,问道。

沐清漪点点头,有些担心的蹙眉道:“也不知道大哥和表哥怎么样了。”容瑾皱眉,虽然不喜欢顾秀庭和慕容熙,但是却也不能看着清清为他们担心秀眉紧锁。轻声安慰道:“清清你放心,本公子已经派人出去找他们了,只要他们出现在西越,一定会很快就找到他们的。”

沐清漪也只能点头,虽然担心大哥和表哥,但是全天下这么大,除非他们主动联络她否则无异于大海捞针。虽然还不知道容瑾私底下到底有多大的势力,但是至少比她一个人到处去找要有希望的多。

“暂时先不要跟莫问情接触了。”沐清漪淡淡道。还没有找到表哥,跟莫问情接触也没什么意义。何况他们还不知道莫问情跟慕容煜到底有什么关系。虽然莫问情本人看起来并不让人觉得讨厌,但是人也从来都不是以好坏就能够区分的。很多时候还有彼此的立场,至少她要确定莫问情不是无条件的站在慕容煜那边的。不然即使莫问情同意他也不敢让他给表哥看病。

容瑾点点头,他对莫问情没有兴趣,自然是清清怎么说怎么算。

沐清漪犹豫了一下,看着容瑾比寻常人更白皙许多的容颜道:“你要不要找莫谷主看一看?他既然肯来皇城,又跟慕容煜有关系,那个什么不结交皇室中人的规矩应该也不是那么的不近人情吧?”

容瑾轻哼一声道:“不必,我就是这样了,别说是他了,他似乎都没法子。”见他如此斩钉截铁的拒绝,沐清漪也不勉强,只在心中盘算着以后问清楚了再做打算。

“启禀公子,杨老板求见。”门外,无情低声禀告道。

容瑾挑了挑眉,淡淡道:“让他进来。”

门被推开,沐清漪惊讶的发现无情口中的杨老板竟然就是之前在马市上卖雪花骢的那个马主人。杨老板看到坐在容瑾身边的沐清漪先是怔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恭恭敬敬的拱手道:“小的见过豫王殿下,见过这位…。”

“顾公子。”容瑾淡淡道。

“见过顾公子。”

容瑾挥手道:“免了,如何…南宫羽将银票拿来了么?”那杨老板满脸堆笑的连连点头,笑道:“王爷真是料事如神,十万两银票一分不少。真是…小的的一点心意,多谢王爷指点。”

说着杨老板将一叠银票双手放到容瑾跟前的桌上,便识趣的告退了。

朝惊讶的盯着自己的清清得意的扬了扬眉,容瑾随手拿起桌上的银票看了一眼便放到了沐清漪跟前。沐清漪拿起来一看,那杨老板果真是十分大方,五千两一张的银票足足有十章,共计五万两。

“这是何意?”

“给清清啊。清清真是太会花钱了,才第一次见南宫羽居然就借给他那么多,万一他不还了怎么办?不过没关系,本公子会赚回来的,本公子的钱都给清清花。”容瑾真诚的道。

重点是在这里吗?

沐清漪眼角直跳,堂堂王爷一朝皇子,居然跟马商合伙敲别人的竹杠。如果是那些脑满肠肥有钱没处花的纨绔权贵也就算了,敲诈的居然还是南宫羽这样一看就正直磊落的正人君子,他于心何忍啊?

“这老板倒是大方,居然一下子就让出一般来。”一共才十万两,容九公子什么都没做就坐在那里说了两句话就得到了五万两,空手套白狼这一手九公子果然玩的娴熟无比。

容九公子浑不在意,淡定的道:“没有本公子,他最多也就卖个三万两,现在凭空多赚了两万两,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说的也是。”而且还能跟九皇子豫王殿下打上交道,不干的是白痴。所以这件事算下来,唯一一个倒霉的依然是南宫羽一个人。

“九爷看南宫羽很不顺眼?”南宫羽是南宫绝的儿子,南宫绝又是庄王容瑄的亲舅舅,容瑾看南宫羽不顺眼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原本没有,现在没错。”九爷理直气壮的道。

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容瑾,两人方才起身出了茶楼。却不想刚刚下楼看到迎面而来的人容瑾原本还言笑晏晏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僵硬了。

来着是一个穿着月白色云纹锦衣的俊雅中年男子。那男子肤色有些惨白,显然身体并不太好,而且身形也是十分消瘦,眼神幽深沉静。看上去应该还未及不惑之年,但是那鬓间的头发却已经花白。

“三哥。”容瑾微微垂眸,沉声唤道。

沐清漪心中一惊,这中年男子竟然就是西越帝第三子循王容璋。西越帝诸子年纪相差不少,最年长的质王容璜是西越帝还是皇子的时候与正妃所生,今年已经四十有八,身为第三子容璋今年也有四十二岁了。而四皇子端王容琰却是西越帝登基以后出生的,今年三十八岁。但是即使之相差了四岁,容璋的模样跟容琰比起来竟像是老了十几岁一般。

容璋原本并没有看到容瑾,他一边漫步而行一边望着路边满树淡粉色的芙蓉花有些出神。听到容瑾的声音才停下了脚步,看到容瑾先是怔了一下方才淡淡的点了点头道:“是九弟啊。”

容瑾点头,一时间两人竟是无言以对。容瑾一贯的刁钻伶俐,没话也能找话说的能力在他面前似乎被遗忘了一般。

容璋显然也没有想要跟这个小弟弟倾心交谈的意思,见他没话要说,目光在容瑾身后的沐清漪身上淡淡的扫过,道:“九弟自便。”说完,便直接从容瑾身边走了过去。

望着容璋渐行渐远的背影,沐清漪定定的望着同样望着前方很难得的面无表情的容瑾。有一瞬间她都怀疑容瑾会不会当场哭出来。

“容瑾。”沐清漪有些担心的低声道。容璋的王妃和梅贵妃之间的那些关系猜想在民间流传的也不算少。虽然谁也不敢放到明面上来光明正大的讲什么,但是想要完全禁绝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看容瑾对容璋的态度,只怕…也不是完全的以讹传讹吧。

容瑾回头,望着沐清漪许久才突然笑了起来,眨眨眼睛道:“三哥一直都不太喜欢本公子呢,本公子这么玉树临风,他居然不喜欢本公子,真是太让人伤心了。”

沐清漪也不点破他,含笑道:“是啊,九公子如此玉树临风,全天下人都要为你神魂颠倒了。少一两个你就放过人家吧。”

“本公子才不稀罕别人神魂颠倒。只要清清对本公子神魂颠倒就行了。”容瑾笑眯眯道。

与容瑾分手之后,沐清漪漫步而行缓缓往顾府的方向而去。一边走着,一边回想着刚刚容瑾的神色。虽然容九公子的演技一向可称得上是出神入化登峰造极,但是在沐清漪面前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是要打折扣的。即使容瑾表现的再怎么不在意,但是沐清漪心中很清楚,在容瑾的心中容璋这个三哥跟他别的兄弟是不一样的。不管是因为梅贵妃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愿意,很显然容瑾在乎他。

“无心。”

不多时,无心穿着一身顾府寻常的侍卫服侍出现在她的身后,“公子。”

沐清漪一边走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折扇,问道:“容瑾和循王的关系如何?”

无心沉吟了一下道:“还好。”

“还好?”看容璋和容瑾的表现,可称不上是还好。

无心道:“跟九公子与别的皇子的关系比起来,确实是还好。”闻言,沐清漪忍不住想要抚额,“他跟别的皇子关系到底有多差?”

无心低头回忆了一下道:“九皇子曾经…打过质王家的大公子,骂过庄王妃老女人丑八怪,去年端王府世子妃的亲妹妹亲九公子喝茶,接过那杯茶全倒到世子妃和那姑娘的脸上去了。还有五皇子…五皇子想把侧妃的表妹送给九公子做侍妾,九公子一鞭子将那女人抽毁容了,还奏请陛下将那女人赐给五皇子做继妃。去年九公子不小心一脚把七皇子踹水里去了,还嘲笑七皇子肥胖的像条猪…八皇子……”

“够了……”沐清漪有些痛苦的呻吟,以手轻抚着眉心阻止了无心的回忆。总之就是一句话,皇城人民讨厌容瑾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此人的恶形恶状简直就是罄竹难书。

“他这么闹,皇帝就没有说什么?”

无心也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陛下对九皇子的宠爱不是假的。别的皇子无论是放在哪朝哪代这般嚣张也早就混不下去了。但是西越帝却完全不同,几乎是毫无限制的宠爱着九皇子。无论容瑾做了什么,西越帝从来不问谁对谁错。若是别人不对固然要狠狠地罚,就算是错真的在容瑾,也从来都是当做没看见一般。

“很有趣。”沐清漪点点头道。西越帝这么做到底是真的宠爱容瑾这个皇子呢还是想要养废这个儿子呢?以沐清漪现在的心思看来,只怕是后者居多。若是一个做父亲的真的疼爱自己的儿子,就不会不为他的将来着想。容瑾的身体不好,绝不是京城皇位的最佳人选,如今得罪光了所有的皇子将来新主登基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要知道,华皇已经年近七十,就算是再高寿有还能活多少年?而容瑾却连弱冠都还不到。

“有趣?”无心不解,他完全没有看出来这有什么可有趣的。只是继续道:“所以…总之所有的公主皇子九殿下都看他们十分不顺眼。”

“他看循王很顺眼?”

“呃,也不是这么说。”无心想了想道:“大概是因为他们一直就很冷淡吧,而且循王殿下常年在府中养病,九殿下就算再不顺眼也不能打上门去挑衅吧。而且,九皇子很受宠,其他的皇子无论是为了什么原因最开始都会想要去拉拢接近九公子,但是循王却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九公子大概也就不怎么讨厌循王了。”

“什么人?!”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走到了一处宁静的胡同里。无心警惕的回身将沐清漪挡在了身后。

不一会儿,一群衣着各异手持兵器的人从胡同的两边围了上来。

无心剑眉微皱,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谁派你们来的?”

为首一个男子看了看两人,有些阴狠的笑道:“谁拍咱们来的?这个么…你们还是倒地底下去问阎王吧。只可惜了这么俊俏的一个公子哥儿,偏偏要自找死路。”

沐清漪抬手点了点无心的肩膀,无心沉默的让开了一些,却依然警惕的护在她的身边。,沐清漪挑眉,淡笑道:“在下初到皇城,自问并没有得罪什么人。诸位要我的命总要有个原因吧?”

“原因?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要什么原因?”那男子狞笑道。

“为财么?”沐清漪沉吟了一下,笑道:“若只是求财还不简单。难道请你们的人能给各位的比本公子能给的还要多么?要多少钱,各位尽管开口便是,何必动刀动枪?”

为首的男子眯着眼盯着沐清漪打量了半晌,笑道:“你这个公子哥儿,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模样,没想到胆子还不小。”

沐清漪淡笑道:“谬赞了,钱本公子有的是,只要阁下告诉我谁指使你们的,他给你多少钱本公子双倍给你。”

围着他们的众人眼睛不由得一亮,他们也是拿钱办事的,自然是钱越多越好。不由得都将期盼的目光望向那为首的男子。

为首那男子心中也是一动,不过他到底是领头的人,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冷笑一声道:“不用穷费唇舌了,若是出尔反尔,以后还有谁敢来找我办事?”

沐清漪偏着头,有些疑惑的看向无心问道:“这一行…一般来说不是应该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么?”

无心正色道:“想必他们也收不了多少钱,三年不开张早饿死了。”

“可恶!找死!”如此明显的嘲讽让为首那男子脸色一沉,也不管其他举刀就朝着沐清漪砍了过来。

对于这种只会一些拳脚功夫的乌合之众,无心连动都没有动,一抬手便握住了他的手腕,轻轻一捏男子发出一声惨叫,手里的大刀哐当落地。

无心脸色丝毫不变,飞起一脚踢飞了身后想要偷袭的人。其他人一看这阵势就知道遇到了硬点子,自家老大却被人家捏在手里,不由的都有些畏畏缩缩起来。

沐清漪低头看着被无心单手押跪在地上的男子,挑眉道:“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厉害人物派来的。”

无心点头,“确实只是比一般的地痞流氓要高明一点而。”真有什么能耐的人不会拿这种东西来丢人现眼。

沐清漪点头么,“本公子初到皇城,应该也不会得罪什么权贵才对。这位…麻烦告诉我,花钱雇你们的人姓什么叫什么?”

那男子却还有几分骨气,硬咬着牙不肯搭话。

沐清漪皱了皱眉,扫了一眼围在旁边想要退去又不甘心想要动手又不敢的众人,“谁知道,我给他五百两。而且保证今天的事既往不咎。”

众人开始犹豫起来,其中有几个明显的有些欲言又止。

地上那领头的男子忍着头咬牙朝手下怒斥道:“不许说!”

无心手上一用力,咔嚓一声男子又是一声惨叫,显然是肩胛骨被捏碎了。沐清漪温和的看着众人道:“看来你们的头儿不太愿意为你们着想。那我就只好请各位到衙门走一趟了,相信衙门里的刑具会让各位开口的。”

“不…不要,我知道……”其中一个身形矮小的男子终于忍不住了站了出来,战战兢兢的道:“我知道…我听老大和对方说话来着…是一个姓李的,好像是什么布庄的老板……。”

“混蛋!”领头的男子痛的龇牙咧嘴,忿恨的瞪着出卖了消息的矮小男子。

那男子却不在乎这个,陪着笑一脸谄媚的望着沐清漪道:“公子…我知道的都说了。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他跟着头儿也是为了赚钱而已,五百两在富贵人家或许还不够一桌菜的前,但是对于普通的小民百姓来说已经够舒舒服服的生活半辈子了。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在跟着过这种朝不保夕的日子呢?

沐清漪含笑扬了一下眉,转身对无心道:“动手吧。”无心领命,随手抛开被他压制住的男子,一掠而去扑向了周围的众人。这些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砰砰砰的倒在了地上叠成了一堆小山。一个压一个底下还有人被压得唉唉直叫。

倒在地上捧着肩头痛得直皱眉的领头男子这才脸色发白,明白自己是遇到真正的高手了。只是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一个刚刚进皇城没什么背景的福家公子哥儿身边怎么会有这样的高手。

看着地上倒了一地的人,沐清漪淡然道:“派人送去官府吧,这皇城的安全实在是太糟糕了。”

无心认同的点点头,敢在皇城里面就想要动手杀人,确实是胆子不小。

“你以为我会怕么?官府又如何,爷进去两三个月又能出来了。到时候……”为首那男子一听要送他们去官府,立刻觉得眼前这少年身边的人虽然厉害,但是还是个循规蹈矩不知世事的公子哥儿,立刻便出言威胁道。

无心皱了皱眉,朝沐清漪点点头表示此事确实有可能发生。横竖这些人不可能被判问斩,如此一来只要有办法在官府活动一下,几个月就放出来不是不可能,“公子,要不要……”

“不用。”沐清漪抬手阻止,笑容可掬的看着眼前一脸凶神恶煞的男子道:“帮我送张帖子去给南宫家的二公子。就说…这些人意图杀人劫财,还威胁要出狱报复我。请他帮个小忙吧。”

“南宫家……”男子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沐清漪的笑容却越发的明丽起来,“建威大将军府的二公子,南宫羽啊。听说他最是嫉恶如仇,想必不会置之不理的。”

无心道:“公子说的是,以公子和南宫公子的交情只是小事一桩。”

完了……

那男子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绝望的神色,南宫羽确实是嫉恶如仇,更何况这人还是他的朋友。如果南宫羽要重罚他们,还有谁敢放水?

“你…你答应过给我钱,既往不咎的。”那矮小的男子终于回过神来,不甘心的叫道。

沐清漪笑容和煦,“敌人的话,没兑现之前最好不要相信。”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10.损人不利己的九爷 下一章:112.王府总管
热门: 我能增加熟练度 我只是为了100亿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三线轮回 病弱omega反派C位出道 痴情buff转移了[快穿]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世界一级基建狂魔 我是勤行第一人 隐形解体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