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损人不利己的九爷

上一章:109.奴大欺主 下一章:111.循王容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西越皇城做为一座与华国京城并称于世的皇城,还是无愧其繁华壮丽之名的。若单论面积,甚至比华国的京城还要略大那么一些。因为毗邻西越诸国,皇城里面各国的商旅也颇多,甚至有不少各种发色眸色的人,皇城里的百姓也早已经习以为常,不如华国百姓觉得怪异。

沐清漪来得也正是时候,正好赶上了西越皇城内外芙蓉花盛开的时候。芙蓉花又称木芙蓉,拒霜花,花朵大而色彩明丽,多有红色,粉红,银白等等。更有的芙蓉花早开为白色或浅色,午时或傍晚开放为深红,一日数变人称“三醉芙蓉”。

整个西越皇城内外都种满了这种芙蓉树,也让整个西越皇城在这临近深秋的季节更少了几分萧瑟添了几分美丽和生机。

沐清漪独自一人行走在皇城里,大街上同样人来人往,但是衣着笑谈却与华国似是似非,不尽相同。

随意走上了一座看上去似乎十分热闹的茶楼坐下,点了一壶茶两分点心,便悠然的坐在窗口欣赏这不同于华国的热闹繁华。

突然来了这么一位翩翩美少年,自然不可能不引起旁人的注意。不多时,便有人上来搭讪。

“这位小兄弟,在下有礼了。”一个含笑的男声从旁边传来,木清漪挑眉,侧首望去却是一个穿着蓝色锦衣的青年男子。只见那男子容貌硬挺,却眉目含笑。眉宇间带着一种潇洒大方的姿态,一看便知道非富即贵。

沐清漪点了点头道:“这位……”

男子歉然笑道:“在下南宫羽,还没请教小兄弟大名?”

沐清漪有些惊讶,“原来是南宫大将军的公子,幸会。”虽然来西越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该知道的沐清漪还是一点都没有落下的记清楚了。她素来都是个喜欢谋定而后动的人,自然不会到了一个地方连一些重要的人都记不住就出来乱晃。

这男子正是如今西越第一高手建威大将军南宫绝的次子南宫羽。南宫绝不仅是西越的建威大将军,更是西越二皇子庄王容瑄的舅舅。如今朝中的诸皇子大约分成三派,虽然看上去势均力敌,但是在军中却是二皇子一党独占鳌头,所以支持二皇子的南宫家是绝对不能不了解的。

听到沐清漪的话,南宫羽笑容不由得有些无奈,道:“看小兄弟不像是皇城的人,没想到…父亲的名声竟然如此响亮,竟然连在下也跟着受了不少的好处。”

沐清漪淡笑道:“南宫将军威名远播,在下怎能不知?”看起来,南宫羽并不为有这南宫绝这样一个父亲感到骄傲。也是,俗话说虎父无犬子,父亲太过厉害了,对于儿子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压力。做得好是应该的,做的不好就是败坏父亲的名声了。

南宫羽挥挥手,道:“还没请教小兄弟的大名呢,小兄弟如此俊雅的人物,只怕再过两年风姿当不输…呃,不知可否见告?”自知失言,南宫羽有些生硬的断掉了之前想要出口的话。

沐清漪也不在意,拱手笑道:“在下顾流云,见过南宫公子。”

“顾流云?来去随风,潇洒如云,果然是好名字。”南宫羽赞道。

沐清漪含笑道:“公子谬赞。”

南宫羽在沐清漪对面坐了下来,爽朗的笑道:“流云一看就是书香门第出身的雅士,我是个武夫,不喜欢那些客套话。流云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叫你流云,你叫我南宫即可。”

沐清漪笑道:“岂敢,南宫…一向这么的…平易近人么?”南宫羽的身份也算是敏感了,沐清漪实在有些好奇,他这样身份的人当真会随意在茶楼里遇到一个顺眼的人就上前折节相交?

南宫羽摇头,有些疑惑的笑道:“我虽然爱交朋友,却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交的。不过…我看到流云第一眼就觉得十分的投缘,有何不可?来,我以茶代酒敬流云一杯?”

沐清漪举杯与他轻轻碰了一下,淡笑道:“是我该敬南宫才对。”

两人不由相视一笑,南宫羽有些好奇的道:“流云到皇城来所谓何事?”

沐清漪笑道:“在下祖上是华国人,家中略有些薄产,平日里也读了些书。这次来皇城却是打算四处看看长长见识罢了。”

南宫羽点了点头,也不问为什么他一个华国的富家公子要跑到西越皇城来增长见识。只是道:“流云在皇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沐清漪微笑着道谢,并不多说。南宫羽虽然这么说,但是以他们的交情真正有什么事还指望不上他。再多说就显得有些别有用心了。

侧过头看向窗外,沐清漪自然地换了个话题道:“西越皇城与华国果真是十分不同,华国虽处江南,这个时节却也有几分萧瑟了,倒是西越皇城如今还都是姹紫嫣红郁郁葱葱。”

南宫羽也不由一乐,道:“虽然我已经看得够了,不过每年确实是有不少雅士文人专程跑到皇城来看着芙蓉花来着。流云想必也是喜欢的。”

沐清漪点头笑道:“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怎能不喜欢?”

“闪开闪开!”南宫羽正要开口,底下的街道上传来一阵喧闹声,还夹杂着一阵马蹄声。南宫羽也是习武之人,自然听得出这是有人骑着快马朝这边奔了过来,不由得脸色一变,“混账!什么人竟敢在皇城中跑马?”

街道上的人们远远地看到骏马狂奔而来,纷纷往两边闪去。但是却总有人的反应没有那么快的。街边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眉的老婆婆从旁边的摊子上买了东西,正笑眯眯的转身想要穿过街道。显然老婆婆的耳朵并不太好,骏马狂奔而来的声音她根本没有听到。

“还不闪开!找死!”那骏马上一个披着水红色绣芙蓉短披风的美丽少女,手中拿着一条红色的软鞭。看到那老婆婆端是脸色一变,手中长鞭一挥便朝着老婆婆的身上挥了过去。

“该死的!”南宫羽低咒一声,再要起身相救却已经来不及了。街边的众人也不由得惊叫出声,先看着那少女老婆婆即便不被马踩到也要被那少女的鞭子给抽到了。

却见一道白影闪过,那少女座下的骏马嘶鸣一声突然人立而起,将那想要挥鞭打人的少女也颠的险些跌落下马背,那一鞭子自然也没能抽中了。

众人再一看,才发现那惊马的旁边在这一位神色冷漠的白衣胜雪的青年男子,不由得再一次惊叹出声。

莫问情?楼上,沐清漪有些惊讶的挑眉。

南宫羽却是真的松了一口气,定睛一看那马背上的少女低声道:“容心悦。”

“南宫认识她?”沐清漪奇道,姓容,应该是西越皇室的人了。

南宫羽有些头大的道:“是质王的长女,平湖郡主。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居然敢在皇城里当街跑马。”

平湖郡主沐清漪隐约还知道一些,皇长子容璜的第三女,也是西越帝如今还活着的孙女中最年长的一位,今年年方十八,据说性情有些飞扬跋扈。如今看着这皇城闹事中就敢策马狂奔的模样,传言果真还是有几分可信的。

南宫羽叹了口气道:“听说陛下打算将平湖郡主赐婚给刚刚册封的安顺郡王,难怪她不高兴了。”

“安顺郡王?刚刚册封的那位异姓王?”沐清漪挑眉道:“西越皇帝陛下对那位郡王倒是恩宠有加。”

知道眼前这小兄弟是华国人,对她有些古怪的语气南宫羽倒是不以为意。毕竟很多人都知道那个朱煜是华国人。一个异姓王而且还不是西越的异姓王,能得到陛下的册封总不会是无缘无故的。流云对他有意见也是可以理解的。南宫羽点了点头道:“平湖郡主心高气傲,怎么可能愿意嫁给一个来历不明的郡王?何况,那人还是端王带回来的。”端王和质王也算是对手,只怕质王自己也未必冷意将女儿嫁给一个很明显会是端王一党的人吧。

楼下的街道上,平湖郡主也同样被吓得不轻。有些惊魂未定的回过神来便看到站在旁边的白衣男子正一脸淡漠的扶着那耳背的老婆婆往街边走去。不由的怒气腾腾的叫道:“你站住!”

莫问情将老人家送到了街边人群里,方才回头平静的看着马背上的女子,淡然道:“闹市之中纵马狂奔,按律当斩。”

平湖郡主不由得一噎,她当然知道西越的律法,只是今天太过生气了才一时忘了控制。而且…这不是没伤人么?被吓到的是她好不好?

“你好大的胆子,谁敢斩本郡主?!”王子犯法庶民同罪,但是这世道又有哪个皇子当真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厮与庶民同罪的?那不过是用来糊弄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寻常小民罢了。

“倒是你,惊了本郡主,还不向本郡主赔罪!”看着眼前冷漠的仿佛丝毫不见自己放在眼里的男子,平湖郡主怒火中烧。她堂堂西越皇长孙女,平湖郡主。皇祖父居然想要将她嫁给那个什么安顺郡王朱煜。以为她是女子就不知道那朱煜的来历么?什么安顺郡王,不过是个被华国皇室除名了的无名无姓的家族败类罢了。现在看起来,竟然连随随便便街边上一个路人看起来都比他出色,居然还妄想皇家郡主!

平湖郡主却不知道,她看到的这一个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路人,而是一万个里面也挑不出来一个的当世俊杰。

莫问情微微皱眉,只觉得眼前的女子胡搅蛮缠无礼至极。他出身药王谷,生来便是药王谷的少谷主。身份尊贵,即使在江湖上行走,所到之处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一方豪杰无不对他客气礼让,谁敢对他如此无礼。若不是此时大庭广众,以这女子的行径莫问情就直接喂她毒药了。

淡淡的扫了平湖郡主一眼,莫问情转身便走。

“放肆!”被人如此无视,平湖郡主哪里能气得过,提起鞭子就往莫问情背后挥去。

“住手!”

这一次却是南宫羽赶上了救人。一看到平湖郡主想要挥鞭子南宫羽就直接从窗口一跃而下了,在半空中一抬手直接拽住了那红色的鞭梢。

“南宫羽,你好大的胆子!”

南宫羽手上一使力,就直接将平湖郡主从马背上拽了下来。幸好平湖郡主显然也会一些武功,有些踉跄的从马背上下来,落到了地上愤怒的瞪着南宫羽。

南宫羽挑眉道:“郡主闹市纵马也就算了,居然还想要提鞭子伤人,不如咱们到皇后娘娘跟前去请她评评理?”

平湖郡主脸色微变,轻哼一声撤回自己的鞭子道:“本郡主没有功夫跟你磨蹭。让他跟本郡主道歉,本郡主就当此时没有发生过。”

“笑话,若不是这位公子出手相救,刚刚那位老人家就被你给踩死了。你还要他道歉,还讲不讲理了?”南宫羽冷笑道。

平湖郡主不屑的道:“不过就是个贱民而已,死了就死了,又有什么了不起?”

在场的人神色都是一遍,有些不善的盯着眼前一脸骄傲的少女。虽然他们确实都是无权无势的庶民,却也还是有自尊心的,被这个高高在上的郡主如此轻蔑的辱骂,谁也高兴不起来。

南宫羽扬眉,同样给了她一个轻蔑的笑容。低声道:“这天下没有人贱,你除外。”

“南宫羽,你找死!”平湖郡主大怒,再一次提起鞭子就抽了过来。

那长鞭一挥舞起来便没有分寸,原本还围观的百姓们也连忙躲得远远地,生怕被殃及池鱼。心中却都不乏暗暗期望这南宫公子狠狠地教训这位郡主一番。

站在一边的莫问情看着眼前的一幕皱了皱眉,对于自己引起的这一切似乎丝毫也不动容。低头抚了抚衣袖,转身就往街道的另一边而去。

“你给我站住!”看到莫问情要走,平湖郡主也顾不得跟南宫羽打架,高声叫道。只可惜对方半点也没有理会她的意思,白色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街角。

“南宫羽,你给本郡主等着!”看到莫问情走的不见踪影,平湖郡主握着鞭子指着南宫羽恨声道。

南宫羽挑眉道:“没问题,本公子等着就是了。倒是郡主你…听说郡主马上就要大婚了,到时候本公子一定会送上厚礼,恭贺郡主…终于有人要了。”

“本郡主决不会嫁给那个废物!”平湖郡主咬牙道,恨恨的瞪了南宫羽一眼,马儿也不要了匆匆朝着莫问情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南宫羽看着街边的被抛弃的骏马皱了皱眉,道:“不错的马儿,真是糟蹋了。卖了还能换点银子当赔偿。”说着南宫羽随手摸出两锭银子抛给旁边的众人道:“拿去分分吧,当是赔偿了。”

“南宫,你这是?”沐清漪出来,便看到南宫羽牵着那平湖郡主的马等在门口。南宫羽笑道:“一匹好马,既然平湖郡主不要了,本公子就做点好事把它前去卖了。正好前几日我看中了一匹雪花骢还差点银子。”

沐清漪侧首看看,笑道:“确实是一匹好马。”虽然平湖郡主是西越帝的孙女,但是以南宫羽的身份倒也确实不必太过忌惮她。西越帝对自己的儿子女儿都不怎么样,对孙子孙女就更加不怎么样了。不然也不会随随便便就要将平湖郡主嫁给慕容煜。

听沐清漪这么一说,南宫羽不由得眼睛一亮,笑道:“流云也精通相马之术?”

沐清漪无奈的摇头道:“精通说不上,略知一二而已。”

南宫羽笑道:“略知一二也很不错,正好,流云可有兴趣去看看这世上难得一见的极品良驹?”

沐清漪虽然对骏马的兴趣并不是很大,但是看南宫羽这么兴致勃勃的模样,也不愿扫了他的兴,便也跟着去了。

南宫羽说要将平湖郡主的马买了并不是说笑的,当真便牵着马儿去了城南的马市以两千两的价格将马儿给卖掉了。拿着刚刚到手的银票,南宫羽有些泄气的叹了口气。

沐清漪有些好奇的挑眉道:“南宫这是怎么了?价格卖低了么?”虽然沐清漪并不知马匹的价格,但是,两千两怎么说应该都不算低了吧。这匹马也只是还算得上不错而已。

南宫羽叹气道:“雪花骢太贵了啊,两千两也不济什么事。算了,买不成咱们去看看也好啊,过了今天就要被别人买走了。”

随手将手中的银票分了一张给沐清漪,笑道:“反正也买不成,见者有份。”

沐清漪无语的捧着一千两一张的银票,她觉得她有点明白这南宫羽身为建威大将军的公子,二皇子的表弟为什么买匹马还会囊中羞涩了。

南宫羽拉着沐清漪挤进了马场最里面的一处地方,这里的人不如外面的熙熙攘攘,同样的这些人看起来也都是身份不凡的模样。南宫羽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一进来就有人跟他打招呼。南宫羽匆匆的回了礼,便直接了当的开口问道:“雪花骢呢?”

答话的那人指了指里面道:“在里面呢,可有不少人看中了,二公子不快些说不定就晚了。”

南宫羽俊容顿时一搭,爷再快没有钱也是白搭。

果然,不远处的一个马圈里关着一群通体雪白的骏马。只是第一眼看上去就让人觉得神骏非凡。那马儿在马圈里烦躁的走来走去,显得十分的烦躁不安。还不时的朝着周围围观的人们喷气。

南宫羽眼神火热的望着那雪白的骏马叹息道:“真是万里挑一的神驹啊。”

沐清漪挑眉道:“这马儿似乎…性子有些野。”

南宫羽道:“性子野才是好马啊,这雪花骢可是野马。据说当初为了围捕它就伤了好几十个人。这要是上了战场……。”

沐清漪摸摸鼻子沉默不语,你就不怕上了战场它给你来个窝里反?

“果真是好马,如此名驹…一万五千两当真不算贵。”旁边,一个衣着贵气的男子开口赞道。

旁边另一人挑眉道:“何止,如此神骏,就是三万两也是值当的。”

听着两人对话,旁边的南宫羽顿时黑了脸。别说三万两,就连一万五千两他也拿不出来。这些人买马大多数为了炫耀,根本就不懂得马儿,反倒是因为他们而将价格抬高的离谱,真是太讨厌了!

“何兄说的是,如此骏马正好下个月家父做寿,将它当做寿礼也是十分有面子的。”

“在下也正想着,将此马送给岳父大人呢……。”

看着南宫羽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模样,沐清漪不由在心中低笑。走到南宫羽身边低声问道:“南宫,这匹马当真那么重要?”

南宫羽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千金易得,名驹难求。出身将门的人哪个不盼着以一批稀世良驹相伴纵横沙场?”

沐清漪低眉想了想,从袖带中取出来一叠银票塞到他手里,道:“借你。”

“呃”南宫羽一愣,低头一看手中的一叠银票,每张都是五千两一张的,足足有五张,另外还加上了刚刚自己分给他的一张,一共两万六千两。

“这…这流云…”即使是爽快大方如南宫羽也不由得愣住了。两万多两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他们第一天认识流云就借给他这么多钱……

沐清漪笑道:“南宫不是说咱们投缘么?何况你刚刚还分我银票呢。既然如此,朋友有通财之义么。何况,你又不是不还我,我难道还怕建威将军府跑了不成?”

南宫羽有些不好意思的捏着银票,笑道:“是我小人之心了。”看了看手里的银票,在看看那雪白的雪花骢,心中当真是挣扎两难。借刚刚认识的朋友这么大一批钱固然是不好意思,但是如果错失了雪花骢,他肯定会后悔终生的啊。

“大丈夫行事干净利落,你怎么还如此磨磨唧唧?”沐清漪挑眉道。

南宫羽挣扎了许久,终于咬了咬牙点头道:“好,多谢流云了。我一定尽快还给你。”沐清漪淡淡一笑,点头道:“我自然相信南宫的。”

有了银子,南宫羽也跟着兴奋起来。他是真正的爱马之人,千金买马这样的事情自然也是毫不吝啬的。有了借来的两万多,再加上自己手中原本还有**千两,差不多也有个三万多了吧?

骏马自然是人人都想要得之,马的主人也想要卖个好价钱。于是便是一场竞拍,价高者得。

马儿的主人刚刚要宣布竞拍开始,外面便传来一阵喧哗声,“九皇子到!”

众人皆是一愣,九皇子在皇城里除了那张脸以外,名声当真不怎么样。而且,谁也没听说过九皇子喜欢名驹啊?

还没回神,就看到穿着一身黑色绣四爪银龙锦衣,外罩着一件素白纱衣的俊美青年漫步踏了进来。

无论容瑾的名声再怎么坏,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他的容貌确实是十分出众。即使是一脸阴鸷,浑身阴沉的气质也依然难掩他俊美无俦的容貌。即使是男子看了也不由的回不过神来来。沐清漪扮作男子的模样也是极为俊美的,但是因为年纪尚幼,又或者到底是女儿身,总是更多几分儒雅温文之意。不如容瑾这般,即使什么都不做只是淡淡的站着也仿佛能将人割伤一般的锐利。

“见过豫王殿下。”众人起身拜道。从前容瑾并没有爵位,京城权贵们只称呼九皇子。如今却已经封了豫王,就要以爵位称之了。

容瑾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道:“免了。”

有些阴鸷的目光从沐清漪身上慢慢的扫过,落在了站在他旁边的南宫羽身上。被豫王的目光洗礼,南宫羽也不以为意。九皇子性格喜怒不定,前一刻笑逐颜开后一刻就能翻脸杀人,京城里的众人早就已经习惯了,只当现在九皇子的心情不好罢了。

容瑾的心情确实是不太好,清清来了皇城好今天却一直没有去探望他。今天好不容易出门了,他正打算去跟她来个偶遇,没想到她居然已经先一步陪南宫羽来马市这样臭烘烘的地方玩儿了。这让容九公子怎么高兴得起来。

大摇大摆的走到沐清漪身边做了下来,容瑾也不理人,只是斜了那马儿的主人一眼问道:“怎么还不开始?”

“是是…这就开始…。”马儿的主人喜得连连道,连皇子都亲自驾临,可见他的马儿如何的珍贵。那卖马的主人在心中暗暗盘算着要不要将价格再提高一些。只是看了看容九公子不耐烦的模样,到底还是没有那个胆子。

雪花骢的底价果然是一万五千两,但是很快就有人开始往上面加价。南宫羽也很快加入了其中,双眉紧锁,眼光恶狠狠地瞪着前方不远处的马儿,自有一股不成功便成仁的话豁出去的气势。

“两万一千两。”

“两万两千两。”

“两万五千两……”

“三万两……”

“三万一千两……”价格蹦到三万两以上之后加价的人就渐渐的少了。大多数人都是想要买个炫耀的玩意儿罢了,但是能炫耀的东西也不知是骏马一件。价格太过离谱了自然也就都放弃了,也只有真正爱马的人才舍得一掷千金的。

“三万一千五百两。”南宫羽咬牙道,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已经没有多少人出价了,心中不由得一喜。

“三万两千两。”

南宫羽绷得更紧了,“三万两千二百两。”

“三万两千五百两……”

“三万四千两!”南宫羽咬牙,一口气加了一千五百两,这一次他是真的豁出去了,若是对方还要加钱,他也只能败北了。

好一会儿,总算没有人开口了。但是南宫羽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坐在沐清漪旁边的人突然开口,悠然道:“三万四千一百两。”

“你…。”要不是开口的人是容瑾,南宫羽当场就要破口大骂了。深吸了一口气,南宫羽压上了自己最后的家当,“三万四千五百两。”

“三万四千六百两。”容瑾悠悠然道。

“豫王什么时候也喜欢起马儿来了?”南宫羽有些愤愤的道。

容九公子挑眉,“本王什么时候说我喜欢了?”

不喜欢你花这么多钱买来干什么?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望向一身黑色锦衣的俊美王爷。

容九公子朝着南宫羽愉悦的一笑,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寒光毕现,“看着很不错,宰了来吃味道一定也不错。”只是那模样看起来不像是要吃马肉,倒像是要吃南宫羽的肉。

如果容瑾真的想吃南宫羽的肉,说不定南宫羽还不会那么愤怒。也不顾的身份尊卑,南宫羽有些愤怒的瞪着容瑾,“王爷是故意的。”

容瑾挑眉,笑道:“本王是啊。”

“王爷看南宫羽哪儿不顺眼?”

“是啊。”容瑾大方的承认。

“王爷一定要跟我抢这匹雪花骢?”

容瑾点头,认真的道:“没错啊,无论他出多少,本王都比他多一百两。”这是明摆着要抢了。但是南宫羽却不可奈何,咬牙切齿道:“我要是出十万两呢?”

容瑾公子笑眯眯道:“你出了价不就知道了么?”

“我…。”南宫公子险些一口气提不上来,恋恋不舍的望着马圈里那通体雪白的雪花骢只觉得心口一阵阵的抽疼。

“看来南宫公子是不想要了,怎么样,小兄弟,一块儿跟本王去吃烤马肉怎么样?”看着南宫羽吃瘪,容九公子好心情的伸出一只手勾住沐清漪的肩膀笑道。

沐清漪抬手将他的胳膊移开,“多谢王爷,在下不吃马肉。”

“没关系,本王将马匹剥下来送你怎么样?”

“我出十万两!”南宫羽终于忍不住重口而出。众人惊呼出声,齐齐的看向容瑾。

在所有人的注目中,容九公子优雅的一挑眉道:“十万两么…看来南宫公子果然是爱马之人。这匹马…就归你了。本王还是有成人之美的。”

切!众人默默在心中吐槽。看向南宫羽的模样就像在看一个冤大头。唯有卖马的人满脸笑容,欢欣鼓舞,心中对容九公子感激不尽。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09.奴大欺主 下一章:111.循王容璋
热门: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五卷 苗疆风情画(下) 诈欺大师 颜狗 有病,不治 凤凰图腾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镜浦杀人事件 和霸总假戏真做 安珀志4:奥伯龙之手 紫禁城魔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