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奴大欺主

上一章:108.初到皇城 下一章:110.损人不利己的九爷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皇城九皇子豫王府里,刚刚从宫里帮出来住的九公子非常的不高兴,在书房里不停地踱着步,“清清为什么不来看本公子?清清明明已经到了京城…清清骗人…本公子连院子都替她准备好了啊……”

站在一边装壁画的无情默默的看着自家公子一边叨叨嘘嘘一边在书房里走来走去恨不得将书房的地板磨个洞一般,忍不住轻咳了一声道:“公子,沐小姐刚到西越…总需要时间准备一下。你现在过去找她她会不高兴的。”

刚刚想要踏出的脚步硬生生的收了回来,容九公子俊美的容颜满是阴鸷的气息,“她为什么要不高兴?”

无情在心中默默翻了个白眼,道:“公子…沐小姐不是来西越投靠您的。顾家的财势算不得天下第一,但是…咳咳,肯定比你有钱。顾家的产业如今都是沐小姐在打理,那个…沐小姐不是需要时间打理顾家的产业么?”

容瑾终于放弃了虐待书房的地板,默默的转身往书桌的方向走去。却在一刹那突然转身过,右手衣袖一震,一道劲风扫出,很快门外传来一声闷哼还有重物落地的声音。无情同时飞身而出,一把制住了跌落在院子里的一个下人打扮的男子,将他拉进了书房里。

容瑾坐在灯下,神色冷淡的盯着眼前一脸故作惊惶的男子,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没…小的,小的起夜,路过…路过这里,就突然被……”

“说实话,不难吧?”容瑾唇边勾起一丝嗜血的笑意,冰凉的手指落到了男子的脖子上。

“小的…小的说的是实话啊。殿下饶命…小的真的…真的…”男子哀声求饶,突然眸光一变,衣袖中抽出一柄闪着幽蓝光芒的匕首朝容瑾刺了过去。站在旁边的无情却仿佛根本没看一般。

容瑾不屑的轻哼一声,男子握着匕首的手腕便诡异的垂了下去,匕首砰然落地。男子惊骇的叫道:“你…你会武功!”

“显然,比你好。”容瑾冷笑道。修长的十指看似随意的从男子手臂上拂过,并没有看到他手指如何使力,只听一阵咔咔作响。男子哀嚎一声跌倒在了地上。

旁边的无情脸绷得紧紧的,盯着那男子的眼神里满是同情。公子用内力震断了他整条手臂上的每一寸骨头。男子原本强健的手臂现在软的犹如一根面条一般了。这样的伤势,就是神仙来了只怕也是回天无力了。

坐回椅子里,容瑾漫不经心的拉着帕子擦着自己的手。眸光却依然停留在地上的男子身上,“谁派你来的?说出来,本王给你一个痛快。”

“没…没有…”男子痛苦的呻吟着,却依然不改初衷。

“很好。”容瑾俊美的脸上泛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就连声音也透着十分的愉快,“无情,割了他的舌头…给本王将他绑到院外的大树上,给本王抽!”

“公子,抽多少?”无情问道。

“抽死算数。少于一千下,剩下的你就替他去挨。”容九公子漫不经心的道。

无情心中抽搐了一下,公子罚人的鞭子,稍微用点力气十鞭子就能抽死个人,一千下,公子是想要把他给打成血葫芦啊?不,是打成一堆血块儿。为了避免最后那些鞭子落在自己身上,无情还是决定自己亲自去执行比较好。作为一个合格的随身侍卫兼心腹,需要会的可不仅仅是武功好而已啊。

看着无情一脸惨淡的拎着那倒霉的细作出去,不一会儿院外就传来了噼噼啪啪的鞭子抽打的声音。容瑾冷笑一声悠然的靠回椅子里闭目养神。才刚帮进来就往他跟前凑的细作,正以为他眼睛是瞎了么?

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见不到清清…真是让人烦躁。

第二天一早,西越皇城内外便流传出了一个恐怖的消息。昨天晚上九皇子突然大发雷霆,生生的将一个下人给活活抽死了。听说人被从九皇子府抬出来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来那是一个人了。只能看到血糊糊的一团,让不小心撞倒的人当场吓晕了过去。

从此,九皇子的丰功伟绩又添了一笔。成功的将自己从人见人怕上升到了能止小儿夜哭的程度。

听到这个消息,无心当成便打了个寒战。只是看看一人一脸平淡从容的批阅着账册的小姐,无心也只得默然了。

沐清漪两天都没有出门,只留在府里查看着几年的账册。之前没有送来的账册在之后的一天便都送了过来。但是沐清漪只是粗粗的翻过一遍便冷笑一声随手扔在了一边。这两天除了看账册,最重要的事情便是了解这几年京城的权贵之间的事情。眉娘虽然不知道公子为什么对这些事情明显比对自家的产业更感兴趣,却依然尽心的送上了自己能收集到的资料,其他不足的自然又无心这个容瑾身边曾经的侍卫兼心腹补上。

跟华国的皇子们的争斗之前几乎都是在暗地里进行的不同。西越的争斗更加的直接明了,也更加的冷酷。西越帝虽然早已经年过花甲,但是对于西越的掌控能力却远在华皇之上。他并不怕底下的皇子没争斗,甚至隐隐的有鼓励他们争斗的意思。如此一来,皇子们为了在父皇面前挣表现,只要是华皇吩咐下来的事情自然是不遗余力的也要办好。如此一来,整个朝堂反而显得比华国更加有活力和生机。

西越帝容慕天跟华皇一样都是青年登基,年轻的时候更是一代明君。若论功绩,西越立国几百年他也足可以跻身前三。只是容慕天年轻时候才称得上是开明果决,却也能礼贤下士。但是年纪越大,容慕天对大臣对子女却越发的严厉甚至是冷血起来。

满门抄斩这种事情,在西越甚至都算不得是什么大事了。就是大臣权贵当场被打死在朝堂上的事情也时有发生,这样的事情,若是在华国根本是不能想象的。华皇就算是在讨厌顾牧言,最后也还是打入天牢,最后由刑部判决处斩的。

也正是因为容慕天的这种铁血手腕,底下的皇子们争斗起来倒也面前还保留着一定的分寸,至今还没有出现过皇子因为朝中争斗自相残杀而死的事情。

容慕天膝下有十一子,九女。其中皇长子容璜今年已经四十二岁了,被封为质王。最小的十一皇子,今年也已经十七岁了。如今朝中的局势十分复杂,以皇后所生的皇长子质王和皇八子皇十一子是一党。四皇子端王容琰与五皇子七皇子十皇子一党,另外还有军功彪炳的二皇子庄王容瑄与六皇子一党。再然后就是独立于众人之外的容九公子,鉴于容九公子费尽心思的从华国拐人来做谋士,显然他迟早也准备下场争一争。

“那…三皇子呢?”沐清漪挑眉问道。

无心看了看正盯着眼前的卷宗沉思的沐清漪,犹豫了一下道:“三皇子容璋,封为循王。他…身体不好,从不参与皇子们的争斗。”

“身体不好?”沐清漪似笑非笑的看着无心,容九公子也是号称身体不好,不过杀起人来可从来没有手软过。

无心有些无奈的摸摸鼻子道:“这个…还是由九公子亲自告诉你比较好。”

“眉娘?”无心这里得不到答案,沐清漪便将目光转向了站在一边的眉娘。眉娘犹豫了一下,方才道:“这个…其实眉娘知道的也不太清楚。三皇子原本是已故的韦贵妃的儿子,后来娶了梅氏的嫡女为嫡妃。十九年前,循王妃突然薨逝,从此以后三皇子就经常缠绵病榻……”

沐清漪脑海中灵光一闪,皱眉道:“梅氏…似乎,九皇子的母妃也是姓梅的?”若不是无心脸色有些奇怪,沐清漪原本并没有往这方面去想。但是时间上的巧合却很容易就让人想明白了。十九年前梅王妃突然薨逝,也是十九年前,梅妃突然入宫受宠,当年剩下皇九子蓉瑾。虽然两年后梅妃就香消玉殒了,但是以西越帝对容瑾截然不同的态度来说,梅妃当年绝对不仅仅是宠极一时而已。

“公子…这事您若是想知道,还是亲自问九公子比较好。”无心脸色有些发白的道。

眉娘对此倒没有什么想法,梅王妃和梅贵妃同出一门的消息在京城里早就已经是公认的实施了。至于真正的真相自然不是寻常百姓们能够知晓的。最多也不过是一些无聊的人们的猜测和意淫罢了。

沐清漪点点头,心中有了个大概她也没有勉强无心非要挖掘别人的私隐的嗜好。只是既然已经打定了注意相助容瑾,该了解的自然都要有个大概的了解才行。

“公子,各位管事求见。”门外,周黎儿进来小声禀告道。既然管事们都大方的将女儿送进来做丫头了。若是不使唤岂不是对不住他们。只是,不知道若是让他们知道了他们正打着注意的顾家公子是个女子,她倒是很好奇他们会是什么样的脸色。

“知道了,下去吧。”沐清漪淡淡道。

周黎儿有些哀怨的望了沐清漪一眼,低着头有些不甘的下去了。她好歹也称得上是个娇滴滴的美人,但是这个公子这些天下来却连正眼都没有看她一眼。难道真的是年纪太小了还不懂得喜欢姑娘家?但是皇城里这个年纪的公子哥们就算没有成婚大多数房里也都有了人啊。

看着周黎儿哀怨的模样,眉娘忍不住掩唇偷笑。

“笑什么?”沐清漪淡淡笑道。

眉娘笑道:“公子小小年纪就引得姑娘家如此…若是再过几年只怕比起西越第一美男子的九皇子也不遑多让了。若是眉娘在年轻二十岁,说不得也要被公子给迷住了。”

沐清漪忍不住唇角抽了抽,站起身来道:“走吧,去见见那些管事的人。”

前院的大书房里,已经做了不少人了。这些人都是皇城附近顾家的产业的管事。当然这些人并不知道这些产业的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或许也正是因为才让其中不少人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原来顾家还在的时候自然有能力有人手来管理和敲打,使他们不敢伸出异心。这几年冯止水一个人忙不过来,眉娘又是个女流之辈,这些人也就跟着不安分起来了。

如今突然又出现一个主子,而且还是一个年级尚小的主子,这些人自然是不会高兴了。那感觉就像是一道已经吞进去了一半的山珍海味,才刚刚尝了个味儿还来不及细细品味了就被人强压着吐出来。是个人都会觉得不乐意了。

书房里,众人正议论纷纷。就将门外一个穿着白衣手持折扇的俊美少年缓步走了进来。第一眼众人先是一怔,无论是谁见了这少年也不得不赞一声兰芝玉树,风流俊雅。这样的人物,若说是那个书香士族娇生惯养出来的金贵公子没有人会不信,但是若说要执掌这些偌大的产业,却是谁也不能心服的。第一眼见面,就不由得升起了一丝轻蔑之意。

“这位便是咱们家公子,流云公子。”眉娘含笑给众人引见。

“见过公子。”众管事连忙起身见礼,只是眉宇间却没有什么恭敬之意。眉娘看在眼里,微微蹙眉开口想要说什么,却见沐清漪微微摇了摇头,才将到口中的话给咽了回去。

沐清漪走到最前方的主位上坐了下来,眉娘在她右手方坐下,而无心却站在了她的身后一动不动,神色漠然的打量着众人。

见这模样,众人皆是一怔,有些不解的道:“公子,这是…。”

沐清漪淡淡道:“这是我的随身护卫,不用在意。”

看着明显不太好惹的无心,众人心中有些忐忑,一时间有些拿不定眼前这位波澜不惊的小主子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沐清漪却没有打算跟他们客气,随手从旁边桌上抽出一本账册扔到桌子中间,问道:“谁的?”

众人抬眼看了一眼,一个四十多岁一脸精明的消瘦男子站起身来道:“回公子,是小的的。小的是主管酒楼的周成。”

沐清漪抬眼,淡淡的看着他道:“顾家的生意,西越的酒楼占着大头。你负责这京城府附近各地六家酒楼,其中包括皇城里数一数二的月华楼。每月月入超过七万两,你现在告诉本公子,这四年来账册上只剩下了不到三十万两?”

周成脸色一紧,咬牙道:“回公子,小的每年都将营收交给了眉管事!酒楼的账册上自然是没有钱了。”

沐清漪冷笑一声道:“不错,过去三年,三年前你上交了五十万两,两年前你缴了三十五万两,去年你缴了二十万两。理由是…生意不好……”

“这…如今京城酒楼林立,生意确实是不好做。”周成硬着头皮道。

沐清漪点点头道:“竟然你不会做生意,那就不用做了。本公子只会另外派会做的人接手,另外…账册上还差六十七万三千二百两。三天内全部补上,少一两…咱们便官府见吧。”

“六…六十七万两……”周成脸色一白,他一下子哪里拿得出来六十多万两?更没想到的是,这个顾流云居然连零头都算的清清楚楚,“不!公子你血口喷人…我…我哪儿有那么多钱?”

沐清漪勾唇一笑,道:“哦?那么你在京城的那座大宅子,城外的三个庄子,还有听说你那第四房小妾只赎身钱就花了一万二千两。随便卖卖也能凑个十几万两吧?还有挂在你夫人娘家名下的那几家铺子…周成,你放肆!”

一拍桌子,看似娇小瘦弱的人儿气势确实非同凡心,看着眼前面如冰霜的少年,众人心中皆是一惊,“周成,你原本不过是个落第的秀才,穷困潦倒险些饿死街头。上一代负责皇城生意的管事救了你,培养你成为酒楼的管事,你就是这么报答顾家的?本公子现在便告诉你,顾家有能力捧起你,就能重新将你踩进泥土里!”

周成依然想要垂死挣扎,“不,公子你血口喷人。我一辈子为了顾家兢兢业业,到头来就得到如此下场……公子你诬陷功臣,我不服!你们难道不肯为我说句话么?今天我落得如此下场,明天你们也是跟我一般。”

在座的人木有的有些动摇,犹豫了一下终于有人开口道:“公子……”

话还没说完,之间沐清漪一笑道:“黄管事,你别忙着开口。待会儿本公子再跟你算账!”

“陈管事,林管事。”沐清漪淡淡道。

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六旬老人站了起来,恭敬地道:“公子。”

木清漪淡淡微笑道:“两位这几年辛苦了。今年的薪酬之外没人再加两万两。另外,林管事,我听说你膝下有一子颇有才敢,如果有意你可以教导他一些。若是能够胜任,将来也可接了你的担子。”

闻言,林管事大喜。他为了手下的产业操劳了一辈子,也继续了一笔不菲的产业。但是膝下却又两个儿子,这点产业又有些不够分了。若是让长子继承了自己的遗产,而次子又能够接替自己的职位的话,对两个儿子也都算是公正的了。

“多谢公子恩典,小的一定好好教导犬儿,必不敢辜负了公子的恩德。”

沐清漪含笑点头,示意无心过去将老人家扶起来。侧首又看向另一边的陈管事,笑道:“陈管事正当盛年,可有意愿更上一城楼?”

那陈管事一怔,连忙道:“属下必定为公子肝脑涂地。”

“我不需要你肝脑涂地,只要尽心尽责便可。”沐清漪笑道,“以后周成手下的产业也交给你打理。”

“是,公子。”陈管事大喜,周成手中的产业比他自己原本所管理的要多出两三倍。虽然周成并不是这些酒楼的老板,却是明面上的经营者,即使是在皇城的商人中也是很有脸面的了。

见沐清漪轻言细语之间便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别人,周成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公子…公子,小的冤枉…公子明察啊。”

“明察?”沐清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你若是能够告诉我…你从哪儿来的前娶小妾,置房产的话,我就考虑一下明察的事情。”

周成哑然,他哪里说得出来。做管事太久了,每天无数的钱从手边流过怎么能不动心?刚开始的时候只是一点点小动作,只要他小心一点儿谁也看不出来。但是后来渐渐地动作越来越大,连他自己也收不住了。何况这几年主家根本没有人来监察过,渐渐的他也就越来越随意了,偶尔甚至会想着能不能将这些都变成自己的。

沐清漪平静的看着他道:“你说不出来,我也不想听。人心不足蛇吞象,顾家救了你,教了你,最后养大了你的胃口。现在,所有的一切顾家都收回。你…好自为之。眉娘,派人送她去官府。”

“是,公子。”

眉娘起身,换来门外的护院将周成带了出去。

书房里的气氛立刻有些沉重起来,沐清漪神色默然的看着在座的众人,道:“各位也是一样,当真是赔了的,我不会怪罪。若是其他原因造成的…七天之内,将账册重新做出来送到府里来,本公子既往不咎。否则,就准备去跟周成做伴吧。真心为顾家效力的,本公子不会亏待,但是如果有人吃里扒外。或者是想要吞了不属于他的东西,就别怪我不念主仆之情。”

听到沐清漪的话,众人心中都不由升起几分寒意,同时也暗暗地松了口气。至少…公子还给了他们补救的法子,而不是如周成一般的一下子就被逼到了死路。在场的人都明白,公子这是要杀鸡儆猴,而周成很不幸就成了那只鸡。

“各位,明白了么?”清冷的目光如雪一般的扫过每个人的脸上,众人连忙起身应道:“是,公子。”

“很好,各位请回吧。”

“是,小的告退。”

看着众人退了出去,眉娘长长地出了口气,有些欣慰的看着沐清漪道:“难怪冯总管对公子如此放心,公子一出手果然是不同凡响,眉娘佩服。”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苦笑道:“我这也是迫不得已,等到冯总管过来,这些事情也就不用我费心了。”这些事情,一定要做自然也难不倒她,但是以后的事情必定不少,沐清漪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专心打理这些产业的。若不是这些人太过肆无忌惮,她原本并没有打算跟这些管事见面。

“公子…公子…放开我,我要见公子。”门外响起一阵喧闹声,沐清漪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无心淡然道:“是周黎儿。”

揉了揉眉心,沐清漪点头道:“让她进来。”

眉娘出去吩咐门外的护卫,片刻后周黎儿便满脸泪水的冲了进来,往沐清漪面前咚的一声跪倒在地,哭求道:“公子…求求你放过我爹爹吧。奴婢求求你…放过我爹吧。”

“眉娘,你先去做事吧。”沐清漪皱了皱眉,抬眼吩咐站在一边有些不知所措的眉娘,“这里我来处置。”

眉娘松了口气,虽然不喜欢这些越来越过分了的管事,但是她跟这些人相处的日子也都不止十年了,曾经也还是有过不短的时间交情十分不错的。如今看到周成落得如此下场,一面觉得他应有此报,一面又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是,眉娘告退。”

书房里再一次安静下来,只剩下坐着的沐清漪,站着的无心和跪在地上满眼泪水的周黎儿。

周黎儿今年也不过年方是十五六岁,正是少女最娇媚可人的时候。虽然算的不国色天香却也长得柔媚动人,这样的美人垂泪原本应该很让人心生怜惜的。但是这心生怜惜的人中却不包括本身就身为女子的沐清漪和冷心冷情的无心。

何况,以沐清漪的阅历什么样的女子没有见过?到底是真哭还是假哭一眼便可看的清清楚楚。

“你想要说什么?”好一会儿,沐清漪才开口淡淡问道。

周黎儿有些错愕的抬起头来,对上她平淡无波的眼神。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挫败的感觉来,这位顾公子看着她的眼睛里没有半点波动,就算是对女色不感兴趣,平常人看到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这样痛哭也会生出几分怜惜之情吧?

沐清漪居高临下的望着跪在地上的周黎儿,伸出一只手轻巧的抬起她的下巴,柔声问道:“你…想要说什么?”

周黎儿不由得脸上一红,连忙道:“公子…我,求公子明鉴,我爹爹对公子和顾家忠心耿耿绝不敢有丝毫的异心……求公子放过我爹爹吧。”

沐清漪脸上的笑容浅淡而温和,平静的看着楚楚可怜的望着自己的少女。身后拉起她的手,在少女羞涩的神色中轻柔的拉开了一些衣袖,雪白的玉腕上露出一只白玉雕芙蓉缠枝的玉镯子。轻柔的把玩着这只镯子,沐清漪悠悠道:“北汉特有的羊脂白玉,皇城第一玉雕师的作品。即使是许多侯门世家的千金小姐也不一定能够拥有吧?”

周黎儿脸上一白,手腕上那支原本一直是她骄傲的资本的镯子此时却仿佛是一个被烧红了的铁圈一般的烫手。

“公子…公子,奴婢……”

沐清漪微笑道:“我不关心你爹是不是对我忠心耿耿,欺主的下人公子我以后也不敢用。你若真是想要救你爹,不如回去想想怎么将欠我的钱都还给我。看在周成为顾家效命了几十年的份上,我可以不送他去坐牢。”

“不…”周黎儿连连摇头,想要挣扎着收回自己被沐清漪抓着的手。她们早已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日子,如果把所有的东西都还给了顾家,她们一家子都要穷困潦倒了。更重要的是,如今即使将她们家所有的东西都卖了也无可能补得齐这几年爹爹亏空的数字。

她是周家的千金小姐,她不要过苦日子。

“公子,求求您放过我们吧。黎儿…黎儿愿意为奴为婢偿还公子的恩情……。”想到此处,周黎儿抓着沐清漪的衣袖哀声哀求道。只是那美眸含泪,轻盈婉转的模样,其中勾引的意图显而易见。

看着她不知悔改的模样,沐清漪冷笑一声道:“为奴为婢么?正好…本公子初到皇城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打点。听说九皇子喜好美人儿,我看黎儿的姿容也不差。昨儿九皇子府上不是死了一个下人么,现在在送一个过去,也好跟九皇子套个交情。”

“啊?!不要……”闻言,周黎儿顿时吓得花容失色。现在他们只是可能活的穷困潦倒而已,若真是进了九皇子府,能不能活得下去还是一回事儿。

九皇子在京城里的名声一直处于十分诡异的两极边缘。一方面所有的女子都痴迷于他绝代的姿容。但是另一方面她们有无比的惧怕着他莫测的脾气和心性。对于周黎儿这样没见过容瑾的真面目的女子来说,自然是对他的惧怕更多于痴迷,听到沐清漪明显就不怀好意的话,怎么能不惧怕。

“你别怕……”看着她俏脸煞白的模样,沐清漪柔声安慰道:“若是不小心出了什么以外,本公子也算你为顾家尽忠了。你爹吞了的那些钱,本公子也可以既往不咎,你看如何?”

“不…不要…。”周黎儿飞快的放开了拽着的衣袖,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连连后退,“不要…求求你放过我……”

“无心,带她出去吧。”

“是,公子。”无心点头应道。

“不!不要…救命啊,你这个恶魔……”周黎儿忍不住失控的放声大叫,终于在无心的手将要碰到她之前昏死了过去。

无心默默地收回手看着沐清漪问道:“公子,正要将她送给九公子?”

沐清漪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开个玩笑而已,谁知道容九的命好居然这么吓人?”周黎儿这样的人送去九皇子府能有什么用?

无心有些惭愧的低头,九公子之前确实是忘了告诉小姐他早就声名狼藉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08.初到皇城 下一章:110.损人不利己的九爷
热门: 和暴戾Alpha合约结婚后 穿成炮灰总裁的男妻 最强游戏架构师 盈盈ABO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第13个小时 珠穆朗玛之魔1 星际机甲传奇 来自末世的顶流[娱乐圈] 当炮灰男配有了公主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