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初到皇城

上一章:107.边陲小镇,劫杀截杀 下一章:109.奴大欺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那镇上的居民?”沐清漪回头看着被粉色的烟雾笼罩的小镇,秀眉微蹙。连莫问情自己都忌惮不已的毒到底有多厉害。只看此时那雾色中的小镇就知道了。

无心脸色也是微变,如果这毒当真如莫问情所说的那么厉害,那这个镇上的人岂不是都死光了。药王谷主,果然是名不虚传。

莫问情侧首淡淡的看了一眼沐清漪,道:“十丈之内,寻常人无人能活。方圆一里之内沾染了雾气的人,只会昏睡两天。醒来之后头痛一些日子而已。”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莫问情下手却是够毒,不过她也不是良善之辈。容瑾给她的玉指环暗器都没有用过就直接给摔碎了,那一摔至少毒死了七八个人。他们不死,死的就是她啊。这世道…不都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么?

“药王谷主果然非同凡响,小女佩服。”抛开这个问题,沐清漪含笑拱手道。

莫问情看着眼前的少女毫不做作朝自己拱手为礼,丝毫没有一般的姑娘家的羞涩和不安,刚刚经历了几乎危及生命的危险,神态却依然安定从容。淡淡的月色下,少女浅浅的笑容似乎带着一种莫名的温暖,让他冷漠的容颜也不由得缓和了一些。

“在下连累了两位,多亏姑娘机警。”莫问情淡淡道。

沐清漪淡笑道:“也要多亏了莫谷主的配合。”如果不是莫问情先一步看明白了他们的打算的话,也不会那么容易。如果连拿黑衣人都不敢动手去抓莫问情的话,那么如果莫问情不配合只怕他们也没那么容易就能将人扣住。

莫问情看着两人,道:“两位也是往西越去的?”

沐清漪点头,道:“正是。”

莫问情沉吟了片刻,道:“既然如此,不如同行如何?”沐清漪有些惊讶,按说莫问情身怀异宝,不怀疑他们别有用心就已经不错了,居然还邀请他们同行?还是说莫问情本身就怀疑他们,所以才邀他们同行以便随时好解决?

这小镇前往西越本就只有一条路,除非原路返回不然的话不同行也不行了。沐清漪看了看无心,点头应道:“如此,就有打扰莫谷主了。”

因为担心那些黑衣人还有余党,三人趁着黑夜赶路往西越的方向而去。虽然重要的东西都随身带着,但是马匹却来不及带出来,三人也只能安步当车的在夜色中行走了。

又走了将近一个时辰,见并没有人跟上来,莫问情才停了下来,看着面上有些倦色的沐清漪道:“休息一会儿,天亮了再赶路。”

沐清漪点点头,她也是确实是累了。一个没有丝毫武功底子的女子跟着两个男人走了一个多时辰的夜路本就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无心扶着沐清漪在一片平坦的地方靠着大树做了下来。转身去捡了些柴火生火。莫问情光明正大的将一些不知名的东西洒在了他们附近,然后吃在沐清漪的对面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无心便回来生好了火,甚至还带了一只刚刚猎到了野兔野兔回来架在火上烤着。折腾了大半夜三人倒是都有些饿了。

坐在火堆前,沐清漪也不避讳,光明正大的打量着眼前的白衣男子。心中的疑惑也就更深了。这莫问情下手虽然心狠手辣,但是眉宇间清冷端凝,眼神也是沉凝如冰,显然并不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喜好权势的人。但是,这样的人为什么回去帮慕容煜呢?

“姑娘有何疑问?”莫问情冷声问道。

沐清漪眨了下眼,压下了心中的疑惑好奇的问道:“九霄仙芝是什么东西?”

莫问情还没有作答,无心沉声为她解惑道:“九霄仙芝是传说中的稀世灵药。将之列为天下第一奇药。据说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后来又有传说,习武之人服用了九霄仙芝,可以瞬间得到一个甲子的武功,而且虽然不能真正的长生不老,却也有延年益寿之效。据说,上一次得到九霄仙芝的是一百年前的天下第一高手韩问天。他少年时得到了九霄仙芝从此成为天下第一高手,一直活了一百零几岁外表看起来依然如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直到二十年前他突然失踪了,但是有传言说他并没有死,如今依然活着。”

“原来如此。”沐清漪点头。这世人一生所求的莫过于,权势名利,但是这一切却都必须是基于还活着的基础上。难怪这九霄仙芝会出入抢手,越有权有势的人就越怕死,也就越渴望这个东西。一般的普通人对此的吸引力反倒是要小许多。

沐清漪有些好奇的问道:“莫谷主,传言是真的么?九霄仙芝当真有如此奇效?”

“不知。”莫问情淡然道。

“不知?”如果连药王谷主都不知道,这种流言又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九霄仙芝可遇而不可求,我不知有何奇怪?”莫问情挑眉道。

沐清漪点头,“谷主说的是。不过,谷主既然得到如此奇宝,实在是不该再到处走动,想必在药王谷主寻常人物也不敢闯入吧。”

莫问情盯着沐清漪,打量了半晌问道:“姑娘不想要九霄仙芝?”

沐清漪含笑道:“我才十六岁。再过个十年八年的说不定我会想要的。”她当然想要,如果九霄仙芝真的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效果的话,如果…莫问情真的有的话。

良久,莫问情才点了点头算是赞同了她的话。一个不喜武的少女,十五六岁的时候自然不会考虑自己容颜衰老这种事情,对九霄仙芝的渴望确实不太多。除非是她也想要长命百岁。

“我到华国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办。”莫问情道。

沐清漪心中暗暗点头,确实是重要的事情,救了慕容煜一条命还害的大哥和表哥失踪了。

“药王谷中没有九霄仙芝。”莫问情又道。

火堆边的两人齐齐的看向莫问情,莫问情脸色如常,淡然道:“只是有心人放出的流言而已。”

沐清漪挑眉,“莫谷主得罪了什么人?”

莫问情沉默不语,沐清漪也就不再问了。莫问情这样的人,他想说谁也拦不住,他不想说谁也没办法逼他开口。她倒是更加好奇,莫问情为什么要跟她们说这些。

之后三人谁都不再开口,最后沐清漪靠着树干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

“小姐…”无心低声叫醒了沐清漪,昨晚太过疲惫了倒也让沐清漪难得的睡了个好觉。慢慢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色果然已经不早了。

“小姐,莫谷主…似乎有些不太好。”无心低声道。

沐清漪坐起身来朝莫问情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原本一直维持着坐姿的莫问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躺倒在了地上。脸色通红呼吸也有些挤出,看起来不像是睡着了倒像是昏迷了。

“怎么回事?”

无心摇了摇头,昨晚他也一直都没有察觉到莫问情有什么不对劲。直到今早醒来就开到人已经晕过去了。

沐清漪站起身来朝莫问情走了过去,“小姐,小心。”无心拦住她低声道。莫问情使毒的手段一流,身上未必没有防身的毒药。小姐贸然接近他实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蹲在莫问情身边,沐清漪心中也是反复不定。如果是刚刚知道莫问情的身份,沐清漪绝对是毫不犹豫,只要确定了莫问情真的昏迷不醒,就立刻动手除了此人。但是相处了半天,虽然相交不深但是沐清漪也看得出来,莫问情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而且,表哥身上的毒最后说不定也还需要药王谷的人帮忙。

另一方面,如今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莫问情有九霄仙芝,若是他们杀了莫问情,一旦传了出去,只怕全天下的人都要来找她麻烦了。当真是麻烦……

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沐清漪皱了皱眉,回头吩咐无心捉一直活物过来。无心动作极快,这深山之中的动物也不少,不一会儿就拎着一直野兔走了回来。

沐清漪指了指地上的莫问情,无心会意将奄奄一息的野兔网莫问情身上一扔。过了好一会儿野兔依然还在挣扎着只怕爬不起来。无心方才将它拎了回来,道:“没有毒。”

沐清漪叹了口气,点头道:“至少应该不是什么立刻发作的毒吧?”上前一步,执起莫问情的手把了把脉,她对医术只能说是少有涉猎,并不精通。只是觉得莫问情的脉搏有些快,却看不出来有是什么毛病。

无心也跟着上前帮忙,他虽然也不同医术但是到底还是习武之人,皱了皱眉道:“莫谷主似乎受了内伤。”

“以药王谷主的医术,受了内伤会昏迷不醒么?”慕容煜据说心脉都被人给弄坏了也被莫问情给救回来了。怎么自己反而不行了?

无心犹豫了一下,道:“莫谷主的身体似乎并不太好,可能是累着了吧。小姐,咱们……”

沐清漪无奈的叹息,道:“去打些水来,总不能见人都在这里就走吧。好歹也得等他醒过来。”这深山野林里谁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野兽出没。若是堂堂一代药王谷主被野兽给吃了,还不如让她杀了呢。

无心点头道:“莫谷主身上应该有药。”

找出一瓶看起来像是医治内伤的要给莫问情服下,两人又早看了他半天,将近午时莫问情方才缓缓地醒了过来。

“你终于醒了。”看到他醒来,沐清漪抬手擦了擦耳边的汗珠,浅笑道。

莫问情冷淡的眼眸有片刻的失神,很快就回过神来,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什么时候了?”

沐清漪道:“快要到午时了。”

莫问情看着她道:“你们快走吧,很快会有人追上来的。”

沐清漪摇头淡笑道:“那就一起走吧。”

“我昨晚受了内伤,会拖累你们的。”莫问情道。沐清漪淡笑道:“现在丢下你走,还不如之前就见死不救呢。莫谷主若是觉得还能动的话,咱们就快走吧。面对真的有人追上来了。”

莫问情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终于没有再多说什么,默默的撑着身后的树站了起来。

原本只需要两天的路,三人在山里走了将近五天才走出来。无心一个人带着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和一个受了内伤的男子,还要绕过不少最终而来的人,等到终于走出了群山,所有人都不由得在心中松了口气。

这几天,为了躲着后面追来的人,三人谁都没有休息好。幸好有莫问情提供的丹药,即使沐清漪身体较弱这么几天折腾下来倒也没有生病。也幸好,不是每个人都有迷踪蝶这么阴损的玩意儿,深山从里中,三个人小心一些倒也没有被人发现。

“这几天有劳两位了,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快要到达西越边境上的一座小城前,莫问情转身对两人道。

沐清漪二人原本也没有和莫问情再同行的打算,也不客气,点头道:“莫谷主客气了,咱们就此别过。”

莫问情看着沐清漪皱了皱眉,抬手取出一枚银色的令牌递过去,道:“这几天多谢两位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可持此物到药王谷来找我。”

沐清漪心中微动,药王谷主的承诺自然不能不要,伸手接过,道:“莫谷主,告辞。”

莫问情点点头,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小姐,这位莫谷主……”无心皱着眉,低声道。之前因为莫问情救了慕容煜又害的他们疲于奔命,无论是沐清漪还是无心其实对莫问情的印象都不是很好。只是这几天相处下来,这位莫谷主除了话少了一些以外,看起来倒不像是个坏人。

沐清漪淡淡道:“或许是有什么误会,先找到大哥和表哥再说。若是不用与药王谷交恶也是一件好事。”平心而论,她不愿与莫问情这样的人为敌。但是在找到大哥和表哥之前,她也不会与此人相交。如果大哥和表哥出了什么事…无论是什么理由,莫问情依然是她的敌人。

无心点点头,在小姐心目中顾大公子的重要性只怕是谁也取代不了的。莫问情的迷踪蝶害的大公子下落不明,小姐没有趁机杀了他就已经很不错了。

看着无心脸上了然的表情,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她不是没想过杀了莫问情,不过她并不确定当时他们是否真的杀得了莫问情。莫问情那样的人,看起来可不像是会在陌生人面前失去所有的防御的人。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就更加肯定了,只是不太明白,莫问情煞费心思的试探她这个萍水相逢的人干什么?

把玩着手中刻着一个莫字的银色令牌,沐清漪淡淡一笑,至少,这几天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的。药王谷主的印信…可不是只能莫问情办事那么简单的。

进了城,沐清漪再一次换下了女儿家的装扮,换上了一身白色的男装,手持一把山水折扇,俨然又是一个风采翩然的白衣俏公子。

无心也换上了身上的华国衣衫,穿上了一身黑色的西越服饰,两人走在这边境小城里倒也并不扎眼。一进城,就听到不少消息传来。不如说之前出使华国的端王带着九皇子回国,陛下龙心大悦当场便赏赐了端王领亲王双俸,并封了端王膝下的嫡次子为荣郡王。这样的恩宠在华皇诸多的皇子中可以说是头一份儿了。

另外,跟着端王出使华国的九皇子一回京就再一次病倒了。虽然九皇子已经年近二十却还没有大婚,西越皇依然册封了九皇子为豫王,并且赐了王府搬出了皇宫。

西越帝对九皇子的宠爱是举世皆知的,西越皇子十五岁成年之后无论大婚与否都必须搬出宫中。而九皇子却一直在宫里住到十九岁。虽然没有封爵位,但是整个皇城中上至皇子公主,下到权贵子弟却是谁也不敢招惹这位皇子。而如今,陛下终于打算让九皇子出宫建府了,还唯恐爱子受了委屈,封了没有任何功劳可言的九皇子亲王之位。这让一干十四五岁就开始在朝堂上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的皇子们心里如何能服气?

还有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西越帝册封了一个名叫朱煜的人为顺宁郡王。西越朝堂内外没有人知道此人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被册封。但是西越帝统治了西越几十年的铁血手腕让许多大臣名门了,当皇帝通知他们一件事的时候,他们除了“陛下圣明”以外,最好什么也别说。

这些事情原本不会传的这么快的,但是沐清漪和无心一路上磨磨蹭蹭,又在山里呆了好几天,等到他们出来的时候别说容琰等人回京的队伍早就过去了,就连西越京城的事情也早就已经尘埃落地了。

只是,这些看似寻常的饭后余谈的消息,听在沐清漪的耳中却隐隐有一种山雨欲来的不祥之感。

一路上没有再耽搁,沐清漪和无心二人不过快马加鞭,不过七天时间便赶到了西越皇城。

比起华国的一马平川,西越境内更多高山大泽,皇城虽然修建在开阔之处,背后却依然靠着一座巍峨的高山,风景秀丽完全不同于华国。

一进城,便有顾家麾下的产业主事者出来迎接。顾家能够屹立数百年不倒,便是深知何为狡兔三窟的道理。顾家的产业更是从来都不止华国一个地方。即使是西越北汉深知是周边诸国也不乏有顾家的产业在经营。自从沐清漪决定了要来西越之后,顾家的产业重心也渐渐地移向西越。包括一直替顾家执掌产业的冯止水等人也会前来西越,只不过冯止水手中的杂事速诸多,倒是要比沐清漪还要慢上许多。

前来迎接沐清漪的是一名三十五六岁模样的中年夫人,容貌清秀,更透着几分书香门第的儒雅。只是比起华国女子有更多了几分大方和坚韧之气。看到沐清漪二人,对方立刻便迎了上来,恭敬的拜道:“属下顾氏西越商铺管事眉娘,见过公子。”

沐清漪含笑点头道:“眉娘辛苦了,有劳。”

眉娘看到眼前这眉目秀雅中尚带着几分稚气的少年,也不由得一愣。虽然早就收到了冯总管的消息,知道接手顾家产业的主子是以为俊秀的少年,只是眼前的少年看上去仿佛还不到十五岁的模样,实在是让她有些始料未及。这样一个俊秀可爱的少年,真的有能力执掌的诸多产业么?

“公子言重了,这都是眉娘份内之事。公子请。”眉娘侧身想请。

“公子。”无心看了看沐清漪,欲言又止。

沐清漪淡然一笑道:“请。”

眉娘能够以女子之身执掌顾家在西越皇城的所有产业,能力自然是不凡。早在沐清漪和无心到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住所。皇城城西的一座三进的大宅子。

府邸的上方正大光明的挂着顾府二字,整个府邸面积颇大,装潢也是按照顾家书香世家的喜好装饰的清幽雅致又不失大气。最前面的院落是作为平日里办公宴客之所,中间几个院落是客院,主子所在的院子却是在最后面一进,带着一个小花园,清幽雅致,宁静怡人。

眉娘在前面带着路,一边笑道:“冯总管之前便来信说公子喜欢安静,所以眉娘特地让人将主院附近都种植了花草,旁边还有一座小藏书楼,只是现在还空着,过两日便将书籍整理了搬进来。若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公子恕罪。”

沐清漪含笑打量着整个院落,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眉娘做的极好,辛苦你了。咱们去书房看看吧。”

“是,公子。”

眉娘又引着沐清漪往书房而去,刚到书房门口时却见门口已经站了两个丫头打扮的少女。见到一行人过来连忙上前来行礼,“奴婢见过公子。”

沐清漪微微蹙眉,倒不是她对眉娘的安排有什么意见,而是眼前这两个少女都是十四五岁的模样,容貌娇媚动人,巧笑倩兮。虽然穿着一身丫头的服饰,但是看起来却并不太像是做丫头的人。

“眉管事,这是?”

眉娘同样也是秀眉微蹙,似乎眼前的情形并不为她所知。不过很快又展眉,恭敬的道:“这两位一位是主管酒楼的周管事的长女周黎儿,一位是主管绣房布庄的李管事的次女李如兰。之前周管事和李管事提过,让她们过来侍候公子,不过属下……”

明显是当时眉娘并没有同意,但是现在却不知道怎么的这两个姑娘却出现在了顾府里。

这两个姑娘虽然确实可算是顾家的下人,但是在外人面前却也是家世富足的小家碧玉,衣食住行都有人侍候着的闺阁小姐,现在却送到她这里来做伺候人的丫头,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知道这事不能怪眉娘,沐清漪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两名少女,踏步走进了书房里。

她并忌讳用身边管事的子女,只要是愿意为顾家效忠的,她也并不介意给他们的后人一些机会。但是眼前这两个显然并不如盈儿一般的能干懂事,只是被她略微冷淡的对待,眼中就露出了委屈的模样,显然平日里也是被娇惯着的千金小姐。

沐清漪走到书房里的书案后面坐了下来,随手翻了翻桌上摆着的账册和卷宗,抬眼问道:“所有店铺的账册都在此?”

眉娘恭敬的答道:“西越皇城以及皇城附近的两个州,共有酒楼、客栈、茶楼、布庄、绣房以及米粮行等共五十七家。这里是属下手下茶楼和绣房的账册。”

“那么…其他的账册呢?还是…其他的管事都不知道本公子来了?”手指漫不经心的轻叩着桌上的账册,沐清漪淡淡问道。

“启禀公子。”旁边被冷落的两个丫头中,那个年纪稍长一些的名叫周黎儿的少女上前一步,娇声道:“还请公子恕罪,公子来得匆忙,爹爹还来不及整理账册因此便晚了一些。爹爹说了请公子放心,爹爹一定会尽快整理好账册送来给公子过目的。”

那叫如兰的少女也连连点头道:“周姐姐说的对,还请公子宽限两日。”

沐清漪抬眼,平静的看着眼前两个娇美动人的少女,挑眉道:“宽限两日?”

沐清漪女子装扮堪称绝色,如今扮成男子更多了几分英气,却也依然俊俏非凡。只是微微一挑眉便看得两名少女脸红心跳。娇艳通红,含情脉脉的望着她道:“公子慈悲,定然不会怪罪的。”

沐清漪点点头道:“也罢,既然你们都说了两天,那就两天吧。不过,两天后若是看不到账册,本公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你们明白么?”

两个少女面面相觑,有些不明白沐清漪是什么意思。沐清漪淡然道:“本公子到来之前就已经通知过各处管事,将账册送来给我查阅。即使两位姑娘说时间太紧来不及整理,本公子再给你们两日的时间。如果到时候还看不到账册,本公子就不得不怀疑周管事和李管事的能力,是不是足以掌管这么多的店铺了。”

两名少女脸色均是一白,听公子这个意思竟是想要将爹爹手中的店铺挥手,这却是万万不能的。她们能过着如今这样锦衣玉食的宛如权贵千金的生活,都是因为她们的父亲手中掌握着的产业。但是她们却也无比的清楚,这些产业并不是他们家自己的。如果公子撤掉了父亲手中掌握的产业,他们不只是身价要一跌千丈,就连现在这样舒适的生活可能也维持不了。

“公子说笑了。”周黎儿苍白着脸,强笑道:“父亲一定会按时间账册送来给公子过目的。”

沐清漪满意的点点头道:“如此最好,本公子一向不曾管过这些事情,冯总管和眉管事信任各位管事,我也不想对各位管事失望。你们说…是不是?”

“是…公子说的是。”两名少女连声赞道。

“很好,你们下去了。”

两名少女也顾不得其他,一前一后急匆匆的跑了出去,连片刻都不愿久留。

看着两人争先恐后的出去,眉娘不由得掩唇低笑起来。这小公子看起来仿佛稚气未脱的模样,没想到却是个心性坚定,心中自有丘壑的人。也难怪冯总管对他如此放心了。

看了一眼掩唇偷笑的眉娘,沐清漪有些无奈的道:“眉娘,西越这边,这两年到底如何?”

眉娘脸上的笑颜一敛,轻声叹了口气道:“说实话…若是公子再不来,属下只怕就撑不住了。”

“这么严重?”沐清漪皱眉道。

眉娘双眼微红,道:“自从四年前开始,主家就再也没有人来过西陵了,就连冯总管也因为华国事务繁忙,两年多以前才来过一次。公子是知道的,这自古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这么大的一笔财富掌握在手中,有谁会不动心?开始的时候这些人胆子还没那么大,但是时间久了却不见有人来巡视检查,这些人的胆子就越来越大。竟一年来,不少人更是将这些产业当成自己家的了一般。另外,如今皇城里各位皇子争夺储位也是越演越烈。其中需要的银钱更是不计其数,咱们家有好几家赚钱的产业都被人给盯上了……”

“辛苦你了。”看着眉娘有些倦意的容颜,沐清漪轻声叹道。

眉娘含泪道:“公子这是什么话,顾家对眉娘恩重如山,眉娘做这些都是份内之事。只是眉娘无能,受不住顾家的产业。”

沐清漪安慰的笑道:“以后这些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你去通知下去,两天后着各处的管事到顾府来见我,若是到时候没到的,本公子便不当他是顾家的人。”

将沐清漪信心满满的母亲,眉娘的眉宇间也放松了许多,连忙点头道:“是,眉娘立刻去办。”

看着眉娘出去,沐清漪方才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虽然早有预料,却没想到西越的情况比我预想中的更糟糕。”看了一眼站在一边欲言又止的无心,木清漪笑道:“有话直说便是。”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更有这从华国到西越一路相随保护,无心也明白小姐已经渐渐将自己当成自己人了。犹豫了一下,无心道:“公子…您是否忘了,您答应过九公子,一到皇城就去找他的。”

“……”沐清漪默然半晌,方才道:“刚到京城,大家都很忙…改天吧。”

------题外话------

推——三昧水忏:她是特工009,最擅长中医药膳,却穿越到过着猪狗生活的相府庶女身上!

嫡母姨娘嫡姐庶妹渣男当她是柿子来捏?!呸!看谁斗得过谁!

谁曾想一道圣旨,竟要她嫁给全城尽知的不举鬼面王!无奈之下求治愈,她只好端上一锅十全大补汤!

可为何喝下汤药的是她!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07.边陲小镇,劫杀截杀 下一章:109.奴大欺主
热门: 恶龙咆哮~嗷呜 银色猎物 穿成豪门Alpha的反派弃夫[穿书] 女主她弟[穿书] 我是勤行第一人 我就想谈个恋爱[重生] 全仙界都觉得我深有苦衷 皇帝的鼻烟壶 瑶池地宫 你是不是喜欢我